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一半儿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仙吕宫一半儿陈克明
一半儿一半儿平或上
案:《中原音韵》定格举陈氏此例,以为音律独先,当从之.又此调与《忆王孙》同,但多“一半儿”三字,《忆王孙》只用平煞,而《一半儿》则多用上煞,显有差别,不可相混。“春”字可仄叶,如关汉卿云:“独入罗帏淹泪眼。”徐再思云:“今日看花惟袖手。”陈氏他作云。一种春心无处耗。”皆是。“分”字亦可仄叶,如关汉用云:“乍孤眠好教人情兴懒。”王和卿云:“两三行字真带草。”胡祇遹云:“窗上一枝梅弄影。”徐再思云:“隋苑春归闻杜宇。”皆是。“粉”字又可平叶,诸家用之者亦甚多。惟若用仄,则必叶上耳。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仙吕宫一半儿张小山(小令)
作上
作上作上
「薜」字无上声,乃入作上也。
历代作品
共62,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关汉卿 1220 - 1300 四首
白朴 1226 - 1310 一首
张可久 1270 - 1348 二首
孟汉卿 一首
张国宝 一首
直夫 一首
吴昌龄 一首
郑廷玉 一首
马致远 一首
高文秀 一首
王鼎 二首
秦简夫 一首
王和卿 二首
佚名 一首
查德卿 八首
杨景贤 一首
舒弘志 一首
尤侗 1618 - 1704 一首
碧纱窗外静无人,跪在床前忙要亲。
骂了个负心回转身。
虽是我话儿嗔,一半儿推辞一半儿肯。
银台灯灭篆烟残,独入罗帏淹泪眼。
乍孤眠好教人情兴懒。
薄设设被儿单,一半儿温和一半儿寒。
多情多绪小冤家,迤逗的人来憔悴煞;
说来的话先瞒过咱,怎知他,一半儿真实一半儿假。
为甚么泪漫漫不住点儿流。
莫不是为索债与人家惹争斗。
我这𥚃连忙迎接慌问候。
他那𥚃要说缘由。卜儿云:羞人答答的。教我怎生说波。正旦唱:
则见他一半儿徘徊一半儿丑。
云鬟雾鬓胜堆鸦,浅露金莲簌绛纱,不比等闲墙外花。
骂你个俏冤家,一半儿难当一半儿耍。
花边娇月静妆楼,叶底沧波冷翠沟,池上好风闲御舟。
可怜秋,一半儿芙蓉一半儿柳。
海棠香雨污吟袍。
薜荔空墙闲酒瓢。
杨柳野风凉野桥。
放诗豪。
一半儿行书一半儿草。
恰便是小鹿儿扑扑地撞我胸脯。
火块似烘烘烧我肺腑。
云:敢是我这身体不洁净。触犯神灵。望金鞭指路。圣手遮拦。唱:莫不是腥臊臭秽把你这神道触。
云:李德昌。你差了也。既为神灵。怎见俺众生过犯。唱:我可也重思虑。
带云:我猜着这病也。唱多敢是一半儿因风一半儿雨。
你这般借钱取债结交游。
做大妆么不害羞。
知你那爷贫也富也活也死也那无共有。
你那一日不秦楼。
正是几处笙歌几处愁。
则俺那祖公是开国旧功臣。
叔父你从小𥚃一个敢战军。
这金牌子与叔父带呵也是本分。
见婶子那壁意欣欣。
云:叔父。你受了这牌子者。老千户云:我可怎么做的。正末唱我见他一半儿推辞一半儿肯。
只见他高烧银烛影摇红。
满注名香宝鼎中。
全不似初见时恁般乔面孔。
殷勤地捧金钟。
元来是一半儿妆呆一半儿懂。
这钗钏委的是金子委的是银。
搽旦云:是金子的。正末云:兀那婆子。我问你咱。唱:你两个端的是家奴端的是民。
卜儿云:哥哥。俺是好百姓。正末唱:似这般俺夫妻心不忍。
带云:大嫂。唱:若有那拿粗挟细踏狗尾的但风闻。
这东西一半儿停将一半儿分。
如今人宜假不宜真。
则敬衣衫不敬人。
题起修行耳怕闻。
直恁的没精神。
一半儿应承一半儿盹。
我适才途中马上见他些。
那一个妇人叠坐着鞍儿把身体趄。
那一个乔才横摔着鞭儿穿插的别。
我打个模状儿说。
可不道有一半儿朦胧倒有一半儿切。
别来宽褪缕金衣,粉悴烟憔减玉肌,泪点儿只除衫袖知。
盼佳期,一半儿才干一半儿湿。
鸦瓴般水鬓似刀裁,小颗颗芙蓉花额儿窄。
待不梳妆怕娘左猜。
不免插金钗,一半儿蓬松一半儿歪。
问甚么东廊西舍是旧椽欂。
扬州奴云:前厅和后阁。都是新翻瓦的。正末唱:问甚么那后阁前堂都是新盖造。
扬州奴云:既然叔叔要呵。你侄儿填定价钱五百锭。莫不忒多了些么。正末唱:不是你歹叔叔嫌你索的来忒价高。
扬州奴云:叔叔。这钱钞几时有。正末云:这许多钱钞也一时办不迭。唱:多半月少十朝。
扬州奴云:叔叔。这项货紧。则怕着人买将去了。正末云:你要五百锭。我先将二百五十锭交付你。唱我将这五百锭做一半儿赊来一半儿交。
将来书信手拈着,灯下姿姿观觑了。
两三行字真带草,提起来越心焦。
一半儿丝挦一半儿烧。整句意思是:一会儿想把信撕破,一会儿又想烧掉它!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书来和泪怕开缄,又不归来空再三。
这样病儿谁惯耽?
越恁瘦岩岩。
一半儿增添一半儿减。
他狠毒呵恰似两头蛇。
乖劣呵浑如双尾蠍。
我将明珠一斛亲弃撇。
小二云:官人。你敢是心邪了也。正末唱:不是俺心邪。
我只是一半儿支吾一半儿者。
绿窗时有唾茸粘,银甲频将彩线挦。
绣到凤凰心自嫌。
按春纤,一半儿端相一半儿掩。
自将杨柳品题人,笑捻花枝比较春。
输与海棠三四分。
再偷匀,一半儿胭脂一半儿粉。
海棠红晕润初妍,杨柳纤腰舞自偏。
笑倚玉奴娇欲眠。
粉郎前,一半儿支吾一半儿软。
自调花露染霜毫,一种春心无处托。
欲写又停三四遭。
絮叨叨,一半儿连真一半儿草。
梨花云绕绵香亭,胡蝶春融软玉屏。
花外鸟啼三四声。
梦初惊,一半儿昏迷一半儿醒。
琐窗人静日初曛,宝鼎香消火尚温。
斜倚绣床深闭门。
眼昏昏,一半儿微开一半儿盹。
柳绵扑槛晚风轻,花影横窗淡月明。
翠被麝兰熏梦醒。
最关情,一半儿温馨一半儿冷。
厌听野雀语雕檐,怕见杨花扑绣帘。
拈起绣针还倒拈。
两眉尖,一半儿微舒一半儿敛。
我则见柳垂绿线草铺茵。
星撒残棋月挂轮。
石上鹿皮铺垫的稳。
松下有白云。
我且做一半儿朦胧一半儿盹。
笋舆冲雨过春岚,竟日濂𩅼透葛衫。
晚歇邮亭破不堪,纸窗挦。
一半儿空棂,一半儿黏。
罢餐出户万山尖,百折千回绕屋檐。
翻覆灯前睡不甜,宦愁添。
一半儿军糈,一半儿盐。
按:整理自《古今图书集成》庆远府部
清和天气晓寒余,客梦江干赋索居,风动琐□绿满除。
漫摊书,一半儿斜阳一半儿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