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缕缕金 钦定曲谱
南曲中吕宫过曲缕缕金《琵琶记》
作平
作平
作平
作平
「马前」句「马」字可用平声,或用仄仄平平仄亦可。
历代作品
共87,分3页显示   2  3 下一页
施惠 一首
高明 五首
徐𤱻 一首
沈鲸 二首
许自昌 一首
沈受先 二首
汪廷讷 四首
邵璨 四首
王玉峰 二首
郑若庸 二首
沈采 一首
佚名 七首
外:教准备展芳樽。
得团圞都喜庆。
尽欢欣。
老旦:馆驿中有杂人来往。
其实不稳。
到南京得见圣明君。
那时节好会佳宾。
缕缕金 元末明初 · 高明
净:胡厮𠲮两乔才。
家中无宿火。
有甚强追陪。
丑:我自来妆风子。
如今难悔。
向丛林深处且徘徊。
特来看佛会。
缕缕金 元末明初 · 高明
途路上。实难挨。
盘缠都使尽。好狼狈。
试把琵琶拨。逢人乞丐。
荐公婆魂魄免沈埋。特来赴佛会。
缕缕金 元末明初 · 高明
生:时不利。命多乖。
双亲在途路上。怕生灾末丑:相公。
此是弥陀寺。略停车盖。
合:办虔诚恳祷拜莲台。特来赴佛会。
缕缕金 元末明初 · 高明
能吃酒。会噇斋。
吃得醺醺醉。便去搂新戒。
讲经和回向。全然尴尬。
你官人若是有文才。休来看佛会。
缕缕金 元末明初 · 高明
原来是蔡伯喈。马前都喝道状元来。
料想双亲像。他每留在。
敢天教我夫妇再和谐。都因这佛会。
平白地将咱赶出门。杀人来唤我去埋形你今
有些不乾净。须要对證。
生旦作慌介小生:唬得他夫妇战兢兢。一个个胆丧心惊。
伤民业骤成灰。
衣冠遭丧乱。
叹暌违。
内锣鼓喊声众惊介:郊野酣新战。
军声堪畏。
哭介:神销股栗泪交垂。
相看各狼狈。
身匍匐。
路盘回。
来寻王氏母。
义相随。
叫介:王姆姆。
韩姆姆。
如何都不见了。
天那。
好苦。
悲介:俄顷轻抛放。
吾侪之罪。
桑榆暮景两虺尵。
怎禁这颠沛。
笑介:甘唾井。
恨无因。
拾遗非祇幸得兼金
党结梁山泊。
反形足證
天教笼鸟翮凌云
银瓶落梧井作睡介
外小生净丑上:车儿紧。马如飞。
往来人似蚁。南北路东西。
千里京华道。不胜迢递。
望乡关杳杳白云飞。红尘染衣袂。
净:天已晚。日沈西。
归人争渡紧。茅舍掩柴扉。
前村寻宿店。且衔杯。
只因心急步行迟。停骖解行旆。
贤路辟。帝心虚。
龙丘桥与梓。藉吹嘘。
玉堂清望重。煌煌恩遇。
瀛洲原是地仙居。凤池好飞翥。
小生:期得士。效臣愚。
猥叨新宠眷。翰林除。
惭无稽古力。词垣窃据。
雷陈胶漆恐难如。弹冠庆相聚。
望烽火。
接云霄。
兼程驱虎旅。
似奔涛。
外净领兵下末领兵行介:金鼓喧天震。
争先驱道。
看人人英勇距堪超。
胡尘岂难扫。
胡尘岂难扫丑领兵上
秋林惨。
怒风号。
弯弓如满月。
射飞雕。
待把中原夺。
大家欢笑。
打喇酥吞得醉酕醄。
琵琶直恁扫。
琵琶直恁扫。
旦扶贴上:愁雨卧。怯霜征。
程途劳跋涉。苦伶俜。
怅恨姑年老。妾身羸病
弓鞋窄小怎生行。萍踪几时定。
贴旦上:家荡散。
业飘零。
携筐还负筥。
离家庭。
两口无依倚。
身如蓬梗向人烟骤处奔前程。
何时得安靖。
净扮老汉上:强壮日此从军。
风尘堪白首。
老辕门。
自恨沟渠殍。
饥寒难忍。
向墦间祭处乞壶飧。
谁人肯怜悯。
外上:乘驿传好艰辛。
水村才过了。
又山村。
见说沙场。
前途将近。
望疏林影里又斜曛。
停骖解劳顿。
遭横祸。
受奔驰。
只因自作孽。
改休书。
今日官司捕。
无能回避。
向深山深处暂栖迟。
明朝作区处。
明朝作区处。
向深山深处暂栖迟。明朝作区处下小生众上
旦丑:行匿影。步潜踪。
捧头如畏鼠。怕人逢。
四野豺狼满。干戈冗冗。
内鸣锣鼓旦丑慌介:看兵连祸结正无穷。浮生已如梦。
旦丑:荒草径。蒺藜丛。
免身锋镝下。苦匆匆。
内鸣锣介丑:小姐不好。蚕尾山中都是军马了旦悲介:怎么好。
蚕尾苍山迥。旌麾先拥。
看兵连祸结正无穷。浮生已如梦。
末上:擎丹诏。下皇州。
功成当食禄。圣恩优。
来到淮阴郡。不稽时候。
显男儿志气果封侯。人生怎能勾。
净上:恣浪荡。好游嬉。
不戴僧伽帽。不着道人衣。
风月机关事。颇知一二。
惯从閒处打乖儿。特来耍一会。
朝雨歇。冷凄凄。
直愁苔径滑。步行迟。
转过松林外。石桥流水。
看神霄宫殿瑞烟迷。端的是福地。
花落瓣。柳摧条。
一天风雨。恨在眉梢。
细看青衫上。泪痕多少生:那桥边是许宅了。
相携款款度危桥。朱门且轻造。
杨家将势咆哮。时时兵马耀。
向山椒。无故官兵杀。
滇南骚扰。特飞驰羽檄报中朝。
须臾肆天讨。须臾肆天讨。
滇南路贼兵骁。官军无故杀。
势难饶。今日彰天讨。
将须耆老。那淮阳刺史是人豪。
差他去征剿。差他去征剿。
净扮樵夫上:担柴担。转山湾。
更往长街上卖铜钱。沽买三杯酒且容消遣。
生急上:饶伊走上焰魔天。腾云也追赶。
此间已是官马头。怎么不见些动静。前面有个挑柴的。问他一声。老官。可见张丽容么。净:山里红没有。生:原来是耳聋的。
高声介:你见翠眉娘么。净:大尾羊在山上。
生:是个小娘。净:小羊。
大羊生的是小羊了。生:不是。
净:北寺在苏州。生:问你打从那里来。
净:我是沿河来的。生:你可见两只大官船么。
净:五月端午的虾蟆晒乾了。便是乾蟾。
生:我问你是两只大座船。曾过去么。
净:座船过去了。生:过去多少路了。
净:过去有两站路了。生:老官。
起动你指引。陪我去一去。
净:相公。一日不趁。
一日不活。我老人家要打柴。
没有閒工夫。生:我有银子谢你。
净:和尚得钱经也卖。你拿银子来看。
生与银介净:这等眠倒来。待我挑你去。
生:这反不便。只要你指引便了。
合:饶伊走上焰魔天。腾云也追赶
丑卖糖挑担上:挑糖担。到街前。
生意虽微细嘴儿甜。惯哄儿童辈铜钱来换。
卖糖卖糖。净生忙上:饶伊走上焰魔天。腾云也追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