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隔尾 钦定曲谱
北曲南吕宫隔尾与中吕出入。同前
作平作上作平
历代作品
共62,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二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九首
白仁甫 1226 - 1310 一首
乔吉 1280 - 1345 一首
吴昌龄 一首
李致远 一首
戴善夫 一首
范子安 一首
萧德祥 一首
纪君祥 一首
马致远 四首
高文秀 三首
宫大用 二首
张国宝 一首
张寿卿 一首
尚仲贤 三首
你道是无钱的子弟那𥚃迎丧殡。云:你兀自戏说哩。唱:这须是你爱钱的虔婆送了人。
卜儿云:这亡化的。不知是婆娘是汉子。正旦唱:那亡化的婆娘不须你问。卜儿云:不知他偌大年纪了。正旦唱:多管是未及到五旬。
卜儿云:为甚的无个亲眷那。正旦唱:你道为甚的无个六亲。卜儿云:不知害甚么病死了那。正旦唱:想则为那苦剋瞒心钞儿上紧。
嗨比俺娘那熬煎争十倍。
恰才这些崎崄艰难好做一回。
哎不做美的恩官干坏了他把戏。
哎唱话的小一则好打恁兀那把门的老嘿。
切不可放过这没钱雁看的。
子弟每是个茅草冈、沙土窝初生的兔羔儿乍向围场上走,我是个经笼罩、受索网苍翎毛老野鸡蹅踏的阵马儿熟。
经了些窝弓冷箭镴枪头,不曾落人后。
恰不道“人到中年万事休,”我怎肯虚度了春秋。
你便温柔起手𥚃须当硬。我呆想望迎头儿撇会清。
恰才轻掿着春葱尽侥倖。带云:似这等酥密般抢白。唱:遮莫你骂我尽情。
我断不敢回你半声。也强如编修院𥚃和书生每厮强挺。
他藉妆梳颜色花难并。宜环佩腰肢柳笑轻。
一对不倒踏窄小金莲尚古自剩。想天公是怎生。
这世情。教他独占人间第一等。
你说道少盐欠醋无滋味。加料添椒才脆美。
但愿娘亲蚤痊济。饮羹汤一杯。
胜甘露灌体。得一个身子平安倒大来喜。
这厮搬调咱老母收留你。
自药死亲爷。
待要諕嚇谁。
张驴儿云:我家的老子。倒说是我做儿子的药死了。人也不信。做叫科云:四邻八舍听着。窦娥药杀我家老子哩。卜儿云:罢么。你不要大惊小怪的。嚇杀我也。张驴儿云:你可怕么。卜儿云:可知怕哩。张驴儿云:你要饶么。卜儿云:可知要饶哩。张驴儿云:你教窦娥随顺了我。叫我三声的的亲亲的丈夫。我便饶了他。卜儿云:孩儿也。你随顺了他罢。正旦云:婆婆。你怎说这般言语。唱:我一马难将两鞍韝。
想男儿在日。
曾两年匹配。
却教我改嫁别人其实做不得。
俺孩儿犯着徒流绞斩萧何律。枉读了恭俭温良孔圣书。
拷打的浑身上怎生觑。打的来伤觔动骨。
更疼似悬头刺股。他每爷饭娘羹何曾受这般苦。
一壁厢大哥行牵挂着娘肠肚,一壁厢二哥行关连着痛肺腑。
要偿命留下孩儿宁可将婆子去。
似这般狠毒。
又无处告诉。
手扳定枷梢叫声儿屈。
我见他严容端坐挨着罗幌。可甚么和气春风满画堂。
我最愁是劈先𥚃递一声唱。这𥚃但有个女娘。
坐场。可敢烘散我家私做的赏。
这南阳排叟村诸亮。辅佐着洪福齐天汉帝王。
一自为臣不曾把君诳。这场。
勾当。不由我索向君王行酝酿个谎。
我推粘翠靥遮宫额。怕绰起罗裙露绣鞋。
我忙忙扯的鸳鸯被儿盖。翠冠儿懒摘。
画屏儿紧挨。是他撒滞殢把香罗带儿解。
锦机织就传情帕。翠沼栽成并蒂花。
何日青鸾得同跨。锦衾绣榻。
弓鞋罗袜。玉软香温受用煞。
我贫僧呵半生养拙无人识。你一举成名天下知。
这的是名利与清闲各滋味。东坡云:你这出家的怎生。正末唱:俺躲人间是非。
东坡云:俺为官的怎生。正末唱:您请皇家富贵。带云:好便好。则为一首满庭芳。贬上黄州。也怪不着。唱:兀的是那才调清高落来得。
辨清浊不在清白眼。誇悬解何劳道士肝。
银海澄澄洞诸幻。快还。
九山。满地松风洞天晚。
我则道他喜居苦志颜回巷。却元来爱近多情宋玉墙。
这搭儿厮叙的言词那停当。想昨日在坐上。
那些儿势况。苫眼铺眉尽都是谎。
你莫不是燃犀温峤江心𥚃走。你莫不是鼓瑟湘灵水面上游。
却教我呆邓邓葭蒲边耐心守。这𥚃又不是关津隘口。
又不是你家前院后。怎么的唤渡行人在那搭儿有。
我常时有命如无命。怎好又厮罗若无情做有情。
云:不争我开门去教嫂嫂入来。这礼上就不是了。教俺哥哥知道又是打。旦云:孙二快开门。你哥哥有事着我叫你来。正末唱:俺哥哥便今日有事呵到明日旋折證。嫂嫂你这搭儿莫不错行。
旦云:我不是错行哩。正末唱:前者得过承。是我那滴水檐前受了的冷。
你道是古来多被奸臣弄。便是圣世何尝没四凶。
谁似这万人恨千人嫌一人重。他不廉不公。
不孝不忠。单只会把赵盾全家杀的个绝了种。
你休笑这丐儿披定羊皮懒。你会首休猜做大卧单。
云:马儿。我吃了三盏茶。无一盏真的。郭云:怎生无有一盏真的。正末唱:我吐与你木瓜𥚃枣酥佥𥚃脂杏汤𥚃瓣。云:马儿你吃了者。郭云:吃不得。正末唱:只恁般左难。
右难。云:马儿吃了者。郭云:其实吃不得。正末云:你不吃接了盏者。正末哄科云:打碎了盏儿也。郭云:倒諕我一惊。正末唱:我看你怎发付松风兔毛盏。
恁的般长门前抱怨的宫娥旧。怎知我西宫下偏心儿梦境熟。
爱他晚妆罢描不成画不就。尚对菱花自羞。
做到旦背后看科:唱:我来到这妆台背后。元来广寒殿嫦娥在这月明𥚃有。
则与这高山流水同风韵。抵多少野草閒花作近邻。
满地白云扫不尽。你与我紧关上洞门。
休放个客人。我待静倚蒲团自在盹。
俺只待下棋白日閒消困。高枕清风睡杀人。
世事无由恼方寸。则除你个继恩。
使臣。方便向君王行奏得准。
你那𥚃蒲萄酒设销金帐。罗绮筵开白玉堂。
闻知道魏相国亲身到宅上。做徘徊科云:既是请丞相赴宴。怎又请我。唱:故意把寒儒厮奖。
显的他宽洪海量。云:哦。我知道了也。唱:多应是须贾高情将我这范雎来讲。
正是那耕牛为主遭鞭杖。
哑妇倾杯反受殃。
灾祸临身自天降。
我吃了这一场棍棒。
天那这的是为国于家落来的赏。
哎呀。
我几曾醉眠绣被流苏帐。
莫不是梦断茅芦映雪窗。
长叹罢刚将眼睁放。
我看了这厢。
我又觑了那厢。
天也原来我这七尺身躯在那厕坑𥚃倘。
见高车来俺只索倒屣连忙接。第五伦云:老夫非私来。奉圣人的命。特来敦请贤士。正末唱:听的道君命至越着俺披襟走不迭。
云:相公有请。第五伦云:老夫久闻贤士大名。如雷贯耳。今得一睹。实为三生之幸。愿贤士早脱白衣。同朝帝阙。正末云:小生堕落文章。似卖着一件物事。不能出手。第五伦云:似卖着甚物事。正末唱:卖着领雪练也似狐裘赤紧的遇着那热。但得本钱儿不折上手来便撇。
第五伦云:老夫特来沽之。正末唱:本待要求善价而沽诸。争奈这行货儿背时也。
我待学踰垣的段干木非为𢠳。
垂钓的严子陵不是呆。
枉了您个开阁公孙弘到茅舍。
第五伦云:傅说板筑。高宗封为太宰。岂非古今盛事。正末唱:量小生才不及傅说。
第五伦云:据贤士之才。断不在蒯彻之下。正末唱:辩不及蒯彻。
第五伦云:贤士。老夫此一来专是徵聘贤士为官。正末唱:我只怕进退无名。
着人做笑话儿说。
要从良便写约无差错。侯兴云:我不要。正末云:我道你是家生孩儿。一定不要。唱:他要家私停分有下梢。
侯兴云:我也不要。正末云:哦。你也不要。侯兴云:老爹。这是两件。第三件怎么说哩。旦儿云:老爹。你是必休说。正末唱:定奴儿与你为妻你可是要也不要。侯兴云:这件我若不要。害疔疮。正末唱:窨约。
想度。把我半世儿清名误赚了。
我为甚直抄过绿径慌忙迸。我则怕迟到蓝桥淹了尾生。
则这窃玉偷香的急心性。冷落了那画屏。
香消了宝鼎。这其间倚定鸳鸯枕头儿等。
咱这屯营劄寨宁心等。瞋目攒眉侧耳听。
恰待高叫声随何你那一步八个谎的可也唤不应。咱则道是有人来觑咱动静。
做看科云:可不是。唱:咱则道是有人来供咱使令。做看科云:可又不是。呸。唱:却元来是扑剌剌风动辕门这一幅绣旗的影。
我从二十三上早驱军校。经到四五千场恶战讨。
怎想头直上轮环老来到。我喑约。
慢慢的想度。嗨刮马似三十年过去了。
那鞭却似一条玉蟒生鳞角。便是半截乌龙去了牙爪。
那鞭着远望了吸吸地脑门上跳。那鞭休道十分的正着。
则若轻轻地抹着。敢教你睡梦里惊急列地怕道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