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尾 其三 元初 · 关汉卿
子弟每是个茅草冈、沙土初生的兔羔儿乍向围场上走,我是个经笼罩、受索网苍翎毛野鸡蹅踏阵马儿熟。
经了些窝弓冷箭镴枪头不曾人后
恰不道“人到中年万事休”,我怎肯虚度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