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普天乐 元人小令格律
北曲中吕宫普天乐张养浩
,可押仄声韵
,可押仄声韵
,可押平或上声韵
,可押中声韵
案:此曲即正宫之《黄梅雨》,与《大成谱》高大石角内之《北普天乐》、正宫内之《南普天乐》,皆不相同。起句可叶,如养浩他作云:“喜归休,中年后。”鲜于必仁云:“稻粱收,菰蒲秀。”张可久云:“蕊珠宫,蓬莱洞。”王仲元云:“泪盈波,眉愁锁。”皆是。“图画中”句亦可叶,如养浩他作云:“把翠竹栽,黄茅盖。”滕宾云:“快意杯,蒙头被。”查德卿云:“阳台云雨空,青草池塘梦。”张可久云:“西楼羌管声,东阁新诗兴。”丘士元云:“菊渐衰,荷钱败。”皆是。《中原音韵》且谓“图”字以阳平为妙,“暮醉”二字以上去为妙。然衡诸他家,亦未尽然也。“家山”两句,有俱以仄叶者,如姚燧云:“今宵醉也,明朝去也,宁耐些些。”张可久云:“凉生院宇,人间洞府,客至蓬壶。”又云:“朱颜易老,青山自好,白发难绕。”有俱以平叶者,如张可久云:“今宵月明,声沉玉笙,影淡银灯。”鲜于必仁云:“尘飞乱沙,云开断霞,网晒枯槎。”有以一平一仄叶者,如鲜于必仁云:“西风渡头,斜阳岸口,不尽诗愁。”此上句以平叶,下句以仄叶者。张可久云:“寻村问酒,无人倚楼,有树维舟。”此上句以仄叶,下句以平叶者。又有第一句叶,第二句不叶者,如张可久云:“阑干晚风,菱歌上下,渔火西东。”此第一句以平叶者。任昱云:“冰壶影里,笙歌远近,台树高低。。此第一句以仄叶者。可知末韵上两句,可俱以仄叶,可俱以平叶,可俱不叶,亦可一叶一不叶。又“家山”句,滕宾作“茅舍数间”,为平仄仄平。然此例甚少,不必从之。《中原音韵》谓末句须仄仄平平。除第一字可不拘外,馀当从之。

《元人小令格律》录入:折殿川

钦定曲谱
北曲中吕宫普天乐即〔黄梅雨〕。张小山(小令)
作上
作去
「杜」字无去声。
历代作品
共41,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石君宝 1192 - 1276 一首
关汉卿 1220 - 1300 十七首
张养浩 1270 - 1329 一首
张小山 1270 - 1348 一首
张国宾 一首
张鸣善 二首
郑德辉 二首
马致远 二首
王仲文 一首
李致远 一首
狄君厚 一首
佚名 四首
放下我这采桑篮。
我拣着这鲜桑树。
只见那浓阴冉冉。
翠锦哎模糊。
冲开他这叶底烟。
荡散了些梢头露。
做采桑科唱:我本是摘茧缫丝庄家妇。
倒做了个拈花弄柳的人物。
我只怕淹的蚕饥。
那𥚃管采的叶败。
攀的枝枯。
普救姻缘西洛客说姻缘,普救寺寻方便。
佳人才子,一见情牵。
饿眼望将穿,馋口涎空咽。
门掩梨花闲庭院,粉墙儿高似青天。
颠不刺见了万千,似这般可喜娘罕见,引动人意马心猿。
西厢寄寓娇滴滴小红娘,恶狠狠唐三藏。
消磨灾障,眼抹张郎。
便将小姐央,说起风流况。
母亲呵怕女孩儿春心荡,百般巧计关防;
倒赚他鸳鸯比翼,黄莺作对,粉蝶成双。
酬和情诗玉宇净无尘,宝月圆如镜;
风生翠袖,花落闲庭。
五言诗句语清,两下里为媒证,遇着风流知音性,惺惺的偏惜惺惺。
若得来心肝儿敬重,眼皮儿上供养,手掌儿里高擎。
随分好事梵王宫月轮高,枯木堂香烟罩。
法聪来报,好事通宵。
似神仙离碧霄,可意种来清醮,猛见了倾国倾城貌。
将一个发慈悲脸儿朦着,葫芦啼到晓。
酩子里家去,只落得两下里获铎
封书退贼不念《法华经》,不理《梁皇忏》,贼人来至,情理何堪!
法聪待向前,便把贼来探,险把佳人遭坑陷,消不得小书生一纸书缄。
杜将军风威勇敢,张秀才能书妙染,孙飞虎好是羞惭。
虚意谢诚东阁玳筵开,不强如西厢和月等。
红娘来请:“万福先生。”
“请”字儿未出声,“去”字儿连忙应。
下功夫将额颅十分挣,酸溜溜螫得牙疼。
茶饭未成,陈仓老米,满瓮蔓菁。
母亲变卦若不是张解元识人多,怎生救咱全家祸?
你则合有恩便报,倒教我拜做哥哥。
母亲你忒虑过,怕我陪钱货,眼睁睁把比目鱼分破。
知他是命福如何?
我这里软摊做一垛,咫尺间如同间阔,其实都伸不起我这肩窝。
隔墙听琴月明中,琴三弄,闲愁万种,自诉情衷。
要知音耳朵,听得他芳心动。
司马、文君情偏重,他每也曾理结丝桐。
又不是《黄鹤醉翁》,又不是《泣麟悲凤》,又不是《清夜闻钟》。
开书染病寄简帖又无成,相思病今番甚。
只为你倚门待月,侧耳听琴,便有那扁鹊来,委实难医恁。
止把酸醋当归浸,这方儿到处难寻。
要知是知母未寝,红娘心沁,使君子难禁。
莺花配偶春意透酥胸,春色横眉黛,新婚燕尔,苦尽甘来。
也不索将琴操弹,也不索西厢和月待,尽老今生同欢爱,恰便似刘阮天台。
只恐怕母亲做猜,侍妾假乖,小姐难挨。
花惜风情小娘子说因由,老夫人索穷究,我只道神针法灸,却原来燕侣鸾俦。
红娘先自行,小姐权落后,我在这窗儿外几曾敢咳嗽,这殷勤着甚来由?
夫人你得休便怵,也不索出乖弄丑,自古来女大难留
张生赴选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
恨相见难,又早别离易。
久已后虽然成佳配,奈时间怎不悲啼!
我则厮守得一时半刻,早松了金钏,减了香肌。
旅馆梦魂为功名,伤离别,可怜见关山万里,独自跋涉。
楚阳台朝暮云,杨柳岸朦胧月,冷清清怎地挨今夜?
梦魂儿这场抛撇。
人去也,去时节远也,远时节几日来也?
喜得家书久客在京师,甚的是闲传示?
心头眼底,横倘莺儿。
趁西风折桂枝,已遂了青云志。
盼得他一纸音书,却是断肠诗词。
堪为字史,颜筋柳骨,献之羲之。
远寄寒衣想张郎,空僝僽,缄书在手,写不尽绸缪。
修时节和泪修,嘱咐休忘旧。
寄去衣服牢收授,三般儿都有个因由:这袜儿管束你胡行乱走,这衫儿穿的着皮肉,这里肚常系在心头。
夫妇团圆为风流,成姻眷,恩情美满,夫妇团圆。
却忘了间阻情,遂了平生愿。
郑恒枉自胡来缠,空落得惹祸招愆。
一个卖风流的志坚,一个逞娇姿的意坚,一个调风月的心坚。
初相见玉堂中。
常想在天宫内。
则索向空间偷觑。
怎生敢整顿观窥。
得如今伏侍他。
情愿待为奴婢。
厨房中水陆烹炮珍羞味。
箱匮内无限锦绣珠翠。
但能勾与你插戴些首饰。
执料些饮食。
则这的我早福共天齐。
水挼蓝。
山横黛。
水光山色,掩映书斋。
图画中。
嚣尘外。
暮醉朝吟妨何碍。
正黄花三径齐开。
家山在眼。
田园称意。
其乐无涯。
老梅边,孤山下。
晴桥螮蝀,小舫琵琶。
春残杜宇声,香冷荼蘼架。
淡抹浓妆山如画。
酒旗边三两人家。
斜阳落霞。
娇云嫩水,剩柳残花。
听言罢不觉笑咍咍。
我这𥚃刚行刚蓦。
把我这身躯强整。
将我这脚步儿忙抬。
云:官人。叫化些儿波。杂当云:无斋了也。正末唱:哎。
可道哩饿纹在口角头。
食神在天涯外。
不似俺这两口儿公婆每便穷的来煞。
直恁般运拙也那时乖。
云:官人也。唱:但的他残汤半碗充实我这五脏。
带云:不济事。不济事。唱:哎婆婆也咱去来波可则索与他日转千街。
雨儿飘,风儿扬。
风吹回好梦,雨滴损柔肠。
风萧萧梧叶中,寸点点芭蕉上。
风雨相留添悲怆,雨和风卷起凄凉。
风雨儿怎当,雨风儿定当,风雨儿难当。
洛阳花,梁园月,好花须买,皓月须赊。
花倚栏干看烂熳开,月曾把酒问团圆夜。
月有盈亏花有开谢,想人生最苦离别。
花谢了三春近也,月缺了中秋到也,人去了何日来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想鬼病最关心。
似宿酒迷春睡。
绕晴雪杨花陌上。
趁东风燕子楼西。
抛闪杀我年少人。
辜负了这韶华日。
早是离愁添萦系。
更那堪景物狼藉。
愁心惊一声鸟啼。
薄命趁一春事已。
香魂逐一片花飞。
龙椅上。紧扶着。
大小官员。扬尘舞蹈。
若有个敢喧呼的正犯新条。依班次休待慢分毫。
百官每听处分一齐的忙呼噪。扶持着有德的君王谁敢违拗。
不是请来的先君剑利水吹毛。他则索封侯拜爵。
称臣上表。列土分茅。
我世跳出虎狼丛。
拜辞了鸳鸯会。
云:我要写又无纸。旦云:我这𥚃有手帕。正末唱:这手帕中做布撚。
好做铺尺。
菜园中无纸笔。
将手帕铺在田地。
就着这水渠中插手在青泥内。
打与你个泥手模便当休离。
咱两个恩断义绝。
花残月缺。
再谁恋锦帐罗帏。
谢吾师。
倾心爱。
有田文义气。
赵胜的胸怀。
打一统法帖碑。
去向京师卖。
到处𥚃书生都相待。
谁肯学有朋自远方来。
那𥚃取鸣时的凤麟。
则别些个喧檐的燕雀。
当路的狼豺。
受摧残。
遭凌辱。
这无情的棍棒。
俺孩儿是有限的身躯。
祗候做唤科云:杨谢祖苏醒着。正旦唱:你看么揪头发将名姓呼。
喷冷水将形容来污。
打的来应心疼痛处。
怎不教我放声啼哭。
常言道做着不避。
避着不做。
正旦做打闪过跪科:唱:我可便死待何如。
刘唐你是狠爹爹。
整折倒了我三个月。
都则为偷寒送煖。
我和他义断恩绝。
那婆娘衠一味嫉妒心。
无半米着疼热。
指望和意同心成家业。
到送的俺子父每两处分别。
那婆娘这其间知他是醒也醉也。
我如今知他是死也活也。
僧住赛娘儿呵知他是有也没也。
出为将便是镇华夷。
入为相居朝鸾驾。
镇华夷呵便似挟太山以超北海。
朝鸾驾呵便索待漏院久立东华。
假若封加你官位高。
至如升迁得你功劳大。
刬地索招罪招殃添惊怕。
儿呵则不如无是无非且做庄家。
外云了:这的是送的你荣华富贵。
外云:兀的是还你魂的高车驷马。
云了那的是取你命的大纛高牙。
我意慌速。
心犹豫。
若无显證。
怎辩亲疏。
递合同科:搽旦云:争奈我不识字如何。正末唱:伯娘可也不会读将去。
着伯父亲身觑。
云:好一固贤达的伯娘也。我错埋怨了他。唱:他元来是九烈三贞贤达妇。
兀的个老人家尚然道出嫁从夫。
搽早入门科:正末云:呀。伯娘入去了。可怎么这一晌还不见出来。我早猜着了也。唱:一来是收拾祭物。
二来是准备孝服。
第三来可是报与亲属。
想当日在御园中。
先帝也可便閒行步。
正遇着春风澹荡。
春色荣敷。
恰觑着锦鸠儿要中他。
打的那金弹子无寻处。
传示着众妃嫔向花丛𥚃分头去。带云:其时却是西宫李美人拾得这金弹来。唱:
偏是他李美人拾得在荒芜。
多则是天生分福。
又遇着姻缘对付。
成就了麟趾关雎。
你莫不是断王事费精神。张道南云:不是。嬷嬷唱:莫不是因茶饭伤脾胃。
张道南云:也不是。嬷嬷唱:莫不是风寒感冒。因病成疾。
张道南云:也不是。嬷嬷唱:莫不是文章上苦用心。张道南云:也不是。嬷嬷唱:莫不是鞍马上多劳力。
张道南云:这都不是。做叹气科:嬷嬷唱:哎。他那𥚃无语无言只是长吁气。
多敢怕等閒间泄漏了天机。他又不肯明明的说破。
则这般恹恹的瘦损。好教我暗暗的猜疑。
问行初。
添惊怪。
他道我头似土块。
身似泥胎。
支更在金殿中。
听事在衙门外。
牌面上书神字催香实。
拂西风满面尘埃。
也不是张千李牌。
也不跟州官县宰。
这一场恰便似鬼使神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