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牌列表凡例诸家论说
甘州歌 钦定曲谱
南曲仙吕宫过曲甘州歌此犯本宫。《琵琶记》
【八声甘州】
作平
【排歌】
作平
作平
【换头】
作平
作平
只见
作平
宿作平
第一个「日」字、「数」字、「待」字、一声「一」字可用平声。「紧」字可用平韵。「争」字、「前」字可用仄声。「闷损」、「寄陇」、「雾霭」、「共饮」、「瘦马」、「步紧」去上声,「已添」上平声,「水蘸」上去声,俱妙。「望」字不可作去声唱。「停」字、「暝」字俱非韵脚。《旧谱》并载〔尾声〕,盖因与换头一曲相连,遂误编入,实与〔甘州歌〕无涉,今删去。
历代作品
共80,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朱权 1378 - 1448 四首
徐霖 1462 - 1538 二首
陆采 1497 - 1537 八首
孙梅锡 四首
吾邱瑞 四首
张景 二首
佚名 七首
生:自离故里。谩回首家乡极目何处。
萱亲年老。一喜又还一惧。
晨昏幸托年少妻。深感岳丈相怜一处居。
合:蒙嘱付。牢记取。
教我成名先寄数行书。休悒怏。
莫叹嗟。白衣换却锦衣归。
末:芳春景最奇。
正可人不暖不寒天气。
千红万紫。
开遍满目芳菲。
香车宝马逐队随。
不见来往游人浑似蚁。
合:争如我折桂枝。
十年身到凤凰池。
身荣贵。
回故里。
人人都道状元归。
净:迤逦松篁径里。见野塘溶溶水没沙嘴。
鸥凫往来。出没又还惊飞。
危桥跨涧人过稀。只见漠漠平沙接远堤。
合:途中趣。真是奇。
绿杨枝上啭黄鹂。难禁受。
闻子规。声声叫道不如归。
众:闻知皇都近矣。尚还隔几重烟水。
餐风宿水。岂惮路途迢递。
一心指望入试闱。恨不得胁生双翅飞。
合:寻宿处。莫待迟。
竹篱茅舍掩柴扉。天将暮。
日坠西。渔翁江上钓鱼归。
隔林相应。
听嘤嘤黄鸟。
尚尔呼朋。
同袍志合。
又何必骨肉相亲。
虽然四海皆兄弟。
未必知心能几人。
合:芝兰契。
金石盟。
客窗樽酒共论文。
东风软。
绮陌春。
马蹄踏碎落花尘。
净:香车逐后尘。
羞我谈弥六合。
心醉六经。
蝇随骥尾。
今日里愿随鞭凳。
只图草茅时得雨。
不道山花冷笑人。
合:风光好。
柳色新。
短亭过了又长亭。
沽美酒。
望远行。
牧童遥指杏花村。
才高年少。荷司空礼币相招。
龙门容接。信是庸流难到。
潭潭相府司文籍。耿耿襟期冠俊髦。
合:持法律。效管萧。
致身希不负青袍。行囊薄。
去兴高。观光上国陟层霄。
净丑:才离故国郊。
见繁红媚绿。
村村佳好。
流莺飞燕。
趁风日声弄新娇。
云山满目无终尽。
囊箧随身岂惮劳。
合:循幽涧。
过小桥。
酒旗摇漾慰萧条。
苔痕滑。
树荫饶。
危崖飞瀑杂鸣涛。
生:平生倚马豪。
吐胸中星斗。
芒寒光耀。
斜封徵辟。
匆匆驰骋鸣镳。
琴书跋涉愁千里。
头角峥嵘奋一朝。
合:誇瑚琏。
鄙斗筲。
从来出谷尚迁乔。
遵周制。
珥汉貂。
历观形胜赴皇朝。
净丑:天涯渐寂寥。
看峰岚凝紫。
残霞缥缈。
斜阳西逝。
闻空谷声答歌樵。
牛羊已下山径静。
鸟鹊争归林木扰。
合:炊烟起。
林影遥。
垂杨古渡晚平潮。
行踪倦。
旅况憔。
马蹄香逐暮尘消。
外:黄花尽后。
渐小春梅蕊。
点缀枝头。
轺车千里。
正值酿寒时候。
尘沙远驰天厩马。
雨雪轻沾御赐裘。
合:擎鸾诏。
到凤丘。
金符玉册壮遨游。
瞻天阙。
望冕旒。
龙光瑞气绕皇州。
旦:漂零骨肉忧。
想明珠何处。
破镜堪羞。
繁华消歇。
只有山河如旧。
追随又见长信月。
呜咽如闻渭水流。
合:思前事。
惮远投。
回头拭泪下龙楼。
苍山秀。
白露收。
萧条风物满秦州。
贴:寒云结不收。
看云边雁字。
点点离愁。
花情月态。
怕见断烟衰柳。
皇陵何处迷碧霭。
古冢谁家卧石牛。
合:鱼轩骤。
雁塞悠。
蛾眉憔悴怯三秋。
关山阻。
雨雪稠。
断肠羌管弄凉州。
小旦:凉风入殿头叹凄凄团扇。弃置谁收。
驰驱山路。也似孤眠宫漏。
承恩不贮金屋里。衔命空随翠葆辀。
合:君心别。妾命浮。
玉颜漂泊几时休。花宫闭。
椒寝幽。琵琶弹怨向边州。
旦:篷窗漫兴。
见山高月落。
石没潮升。
平堤初涨。
多少野鸥飞竞。
风飘翠袖空中举。
日照新妆水底明。
波纹皱。
钗影横。
烟花疑在镜中行。
溪蒲绿。
津树青。
帆樯如入画中生。
尼:禅关望已扃。
看白云缥渺。
乱封诸岭。
薜萝衣薄。
尽使峡风吹冷。
遥山晚带枫林翠。
别浦寒流石竹青。
恒沙渺。
彼岸平。
从教宝筏济群生。
慈航度。
法海澄。
悠然还学渡杯僧。
丑:桃花浪几层。看鱼吹春涨。
鸟下云屏。清江碧汉。
争睹画鹢飞腾飘飘雪捲芦花白。猎猎风吹荇带青。
村居远。驿岸平。
云鸠拖雨过前汀。兰桨荡。
桂棹轻。芰荷香里画船行。
净:偏谙水上情。
看开篙浪急。
捩柁风生。
青钱不用。
行看箬裹鱼烹。
长年江上谁怜我。
黄帽溪头别有名。
桃叶渡。
杨柳汀。
尽教沙嘴落帆轻。
烟波阔。
风日晴。
不须千里问归程。
小生:牙樯画艇。
正彭城南下。
直指金陵。
云山遮映。
看风帆来往缤纷。
城留云梦英雄往。
墓表留侯遗迹存。
桃花浪。
竹箭倾。
流经积石下龙门。
图名利。
甘远征。
今宵且宿吕梁津。
末:山阳堞雉新。
忆枚皋旧宅。
壮志嶙峋。
干将摩厉。
把王家社稷澄清。
钓鱼台下千金重。
漂母祠前一饭轻。
湖光滟。
山色明。
中流浪稳榜声停。
临风卧。
带月行。
前村灯火识安平。
丑:长亭傍水濆。
见碧霞祠里。
笑语轻盈。
游人如蚁。
对春光偏恼离魂。
迷楼百尺空凝眼。
烈庙三楹惜露筋。
思乡远。
愁路贫。
隔花啼鸟唤声频。
红轮坠。
皓月明。
舣舟拚醉广陵城。
外:雄藩铁瓮名。
论江南形胜。
此地峥嵘。
洪流泻影。
想英雄破浪飞腾。
金山寺下𤃩泉古。
浮玉峰边鸥鹭蹲。
渔舟宿。
商舶停。
妙高台上笑声闻。
怀忠胆。
抱赤心。
梦魂劳绕五云深。
贴:征车急骋。
看溪流决决。
山路登登。
深闺华胄。
怎奈水长山剩。
扳藤野猿啼夜急。
绕树归鸦逐旆惊。
前途远。
亭复亭。
柴门薄暮已将扃。
斜晖趁。
趱步行。
寒山半出白云层。
旦:明珠掌上矜。
翻做了道傍苦李。
任人遗剩。
香尘软步。
那堪露宿霜征。
云横半天惊雁影。
叶尽孤村见夜灯。
西风劲。
弱鬓轻。
疏林曲径石苔青。
忙驰骤。
钦限紧。
前村邮舍怎留停。
生:风尘缥缈。
自秣陵长往。
千里迢遥。
驱驰王事。
克尽此生忠孝。
旦:虽誇日边红杏好。
还愿庭前玉树高。
丑小生净:悠悠旆。
款款桡。
须知水陆一般劳。
瞻南闷。
盼北焦。
离情泛滥似春涛。
生:从来胆气豪。
为轻抛鸳侣。
便觉烦恼。
天光云影。
徘徊半晌无聊。
旦:君如念妾吟织锦。
妾定思君折大刀。
小生净丑:牵朱绂。
绾翠翘。
凤凰台上暂停箫。
桃花片。
杨柳条。
谁人妆点灞陵桥。
书生冒虎威。敢直言叩马。
乞赐听启。净:你怎么说外:将军。权臣在内。岂容大将立功于外。
权臣在内。大将军岂容功绩。
净:书生。俺如何处他外:将军莫若遣一心腹之人。暗通消息。必定召回岳军。而大事定矣。
若能暗使人通信息。管教他剋日班师怎敢违净:好计好计。叫把都每快取蒙古儿过来。谢书生
真奇计。且将军马扎住屯栖。
净:朔风寒凛。看彤云连野。
雨雪纷纷。付净:归途悽惨。
难比凤池鳌禁。占潜下外:禀老爷。
解语花私自逃去。雪天无处可觅净:巢倾鸟散。理之自然。由他去罢。
西堂已无留客主。付净:南浦难留出岫云。
合:蓝关远。秦岭横。
惭无湘子度韩文。休嗟怨。
勿涕零。复牵黄犬向东门。
净:人情等晓云。叹悠悠归棹。
无人怜问。付净:斜阳衰草。
西风里悲切王孙。小外奔上:小人是扬州管典人严冬手下差来的。
严冬向年打死人命。无人敢发。
今因老爷归了。被人告陷在狱。
求老爷一个帖儿救他一救。净:我自家也管不得。
怎救得他。你去。
外下:净:阖门总为閒内虎。入井难扶泉底人。
合:黄扉草。紫府尘。
旧时王谢燕何存。思庞老。
学邵平。从今辟世杜柴门。
净付净外上合:孤帆过几村。
睹归鸦落日。
频添愁闷。
楼船车马。
知不似昔日喧腾。
末:船上通报。
黄如桂要见老爷。
净:黄御史是我故人。
请上船来。
相见净惊介:呀。
这是董幼海。
先生何来。
末:小子向蒙教训。
特来拜谢。
净:已往之愆。
悔之晚矣。
付净见末介:董先生。
别来丰采倍常。
即日谅有荣擢。
末:小子戎伍之列。
何足挂齿。
净:愚父子乏物表忱。
不敢过拜。
末:在敝地经过。
本当奉些小礼。
奈我松江旧有三般土产。
今已无矣。
付净:甚么三般土产。
末:第一件。
我松江出得好墨。
但贤乔梓心上自是墨黑。
谅不希罕。
故不敢奉。
第二。
我松江出得好布。
近日被江西大夥强盗郭宜收去。
与众手下裹头。
各铺卖尽。
亦不得奉。
第三。
我松江出得好绒单。
不知赵文华的奸贼向年打那大单子何用。
行家折了本钱。
此后再不肯打。
小子止打得一个红帽儿在此。
送与东楼南雄去带。
袖出帽送介付净:惶愧惶愧。
末:不是黄块。
是一个金勇字。
这金子还高。
是七宝金[⿰⺡枭]器的成色。
付净:董先生。
勾了。
末:小生还有俚语几句。
赠乔梓荣归。
出诗诵介:人心昧。
天难昧。
报道循环岂无会。
文华死后懋卿亡。
继续应知第三位。
金山卫。
南雄卫。
不同先后还同罪。
凭君挽尽海洋波。
难洗奸名千载愧。
净:董先生。
愚父子已知罪矣。
末:如此。
小生告回。
请了片言诛破奸雄胆。
辱挞何须到市朝。
下净叹介付净:都是爹爹教他上船。
到受了小畜生这一场大气。
净:开船去罢。
省得又有人来。
合:柱中幸脱李膺手。
厕上须防郑虎臣。
休停辙。
莫问津。
江东父老面难亲。
游魂扰。
旅梦惊。
空思待诏在金门。
净付净外上合:山程又水程。
似行云追雁。
纵横不定。
湖山风景虽如旧。
欲玩无心。
付末背云:这两个是严家父子。
想他不认得我了。
我也只做不认得问他。
二位老爷。
路上可闻得夏老夫人的归船么。
净:不晓得。
付末:就是向年被严家流徙的夏老夫人。
今遇赦回来。
可晓得么。
付净:那里晓得。
付末:想他是女流。
路上不知名。
可晓得易解元的船么。
净:一发不晓得。
付末:就是向年被严家谋杀的易解元。
如今也在广西回来。
付净:那人好可恶。
说道不晓得就罢了。
外掩面羞介:好没趣。
付末:我且再问一声。
二位老爷想在京回。
闻严嵩父子问了充军。
此信可真么。
净:我不管閒事。
付末:早是这等不管閒事。
那见得有今日。
外掩面介:好大惭。
付净:那人行路自行路。
如何只管缠扰。
外:大哥。
我老爷不晓得信。
我在路上打听得夏老夫人就在后面来了。
你快去罢。
付末:如此多谢了。
指净付净介:咦。
正是相逢恨少鱼肠剑。
羞与仇人共戴天。
下外:老爷。
那人就是夏家朱裁。
今须鬓白了。
老爷不认得了。
净:原来如此无礼。
不知他一向逃在那里。
外:闻夏公爱妾苏赛琼有遗腹子。
一向是他抚养在江西。
付净:当时一发杀了他便是。
净:往事不可追矣。
且登程回去。
合:早知此日遭戏悔。
悔却当年勿横行。
雄心老。
客鬓星。
十分权势剩三分。
除簪笏。
服胄缨。
羞将旗鼓向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