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西河 钦谱
西河 《碧鸡漫志》:“大石调《西河慢》,声犯正平。”张炎词名《西湖》。

西河 三段一百五字,前段六句四仄韵,中段七句四仄韵,后段六句四仄韵 周邦彦

  佳丽地 南朝盛事谁记 山围故国绕清江 髻鬟对起 怒涛寂寞打孤城 风樯遥度天际 
  平中仄中平中仄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仄


  断崖树 犹倒倚 莫愁艇子曾系 空馀旧迹郁苍苍 雾沈半垒 夜深月过女墙来 伤心东望淮水 
  中中中中中仄中平中仄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仄


  酒旗戏鼓甚处市 想依稀 王谢邻里 燕子不知何世 入寻常 巷陌人家 相对如说兴亡 斜阳里 
  仄平仄仄仄仄仄中平中平中平仄中仄中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仄中仄平平平平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辛词之少押一韵,陈词之句读小异,周词别首之少押一韵、又句读参差,刘词之添字,王词之减字,皆变格也。 此词第二段起例作三字两句,谱内辛词、周词、刘词、王词亦然。 按张炎词前段第三句“闹红深处小秦筝”,“闹”字仄声。吴文英词后段第二句“残寒退、初卸罗绮”,“残”字平声,“退”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五词。 前段第二句、中段第三句例作“平平仄仄平仄”,或“仄平平仄平仄”,周词别首平仄与诸家不同,辛词正照此填,当自成一体,不可参校。 后段起句连用五仄声字,陈允平和词亦然。若周词别首及辛词俱作折腰句法,与诸家异。即黄升词之“大江东去日西坠”亦未合格,谱内概不校注平仄。

格二 三段一百五字,前段六句四仄韵,中段七句四仄韵,后段五句四仄韵 辛弃疾

  西江水 道是西江人泪 无情却解送行人 月明千里 从今日日倚高楼 伤心烟树如荠 会君难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别君易 草草不如人意 十年著破绣衣茸 种成桃李 问君可是厌承明 东方鼓吹千骑 
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


  对梅花 更消一醉 看明年 调鼎风味 老大自怜憔悴 过吾庐 定有幽人相问 岁晚渊明归来未 
  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


此与周词同,惟后段结句作九字一句、七字一句异。 此词后段起句七字作上三下四句法,与周词别首同。

格三 三段一百五字,前段六句三仄韵,中段七句五仄韵,后段六句四仄韵 周邦彦

  长安道 潇洒西风时起 尘埃车马晚游行 霸陵烟水 乱鸦栖鸟夕阳中 参差霜树相倚 到此际 
  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

愁如苇 冷落关河千里 追思唐汉昔繁华 断碑残记 未央宫阙已成灰 终南依旧浓翠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


  对此景 无限愁思 绕天涯 秋蟾如水 转使客情如醉 算当时 万古雄名 尽是作 后来人 
  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凄凉事 
平平仄


此与“佳丽地”词同,惟前段起句不用韵,中段换头多押一韵异。

格四 三段一百五字,每段各六句,四仄韵 陈允平

  形胜地 西陵往事重记 溶溶王气满东南 英雄间起 凤游何处古台空 长江缥缈无际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


  石头城上试倚 吴襟楚带如系 乌衣巷陌几斜阳 燕閒旧垒 后庭玉树委歌尘 凄凉遗恨流水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


  买花问酒锦绣市 醉新亭 芳草千里 梦醒觉非今世 对三山 半落青天 数点白鹭飞来 西风里 
  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


此和周词也,惟中段第一、二句作六字一句异。

格五 三段一百十一字,前段六句三仄韵,中段九句五仄韵,后段五句五仄韵 刘一止

  山驿晚 行人昨停征辔 白沙翠竹锁柴门 乱峰相倚 一番急雨洗天回 扫云风定还起 断岸树 
  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

愁无际 念凄断 谁与寄 双鱼尺素难委 遥知洞户隔烟窗 簟横秋水 淡花明玉不胜寒 绿尊初试冰蚁 
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


  小欢细酌任敧醉 扑流萤 应卜心事 谁记天涯憔悴 对今宵 皓月明河千里 梦越空城疏烟里 
  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


此亦周“佳丽地”词体,惟中段添三字两句异。

格六 三段一百四字,前段六句四仄韵,中段七句四仄韵,后段五句五仄韵 王彧

  天下事 问天怎忍如此 陵图谁把献君王 结愁未已 少豪气概总成尘 空馀白骨黄苇 千古恨 
  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

吾老矣 东游曾吊淮水 绣春台上一回登 一回揾泪 醉归抚剑倚西风 江涛犹壮人意 
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


  只今袖手野色里 望长淮 犹二千里 总有英心谁寄 近新来 又报烽烟起 绝域张骞归来未 
  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


此亦与周“佳丽地”词同,惟后段结减一字作八字一句、七字一句异。
龙谱
西河 《碧鸡漫志》卷五引《脞说》:“大历初,有乐工取古《西河长命女》加减节奏,颇有新声。”又称:“《大石调·西河慢》声犯正平,极奇古。”《清真集》入“大石”,当即此曲。一百五字,分三段,第一、二段各四仄韵,第三段五仄韵。

西河 定格 周邦彦

  佳丽地 南朝盛事谁记 山围故国绕清江 髻鬟对起 怒涛寂寞打孤城 风樯遥度天际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


  断崖树 犹倒倚 莫愁艇子曾系 空馀旧迹郁苍苍 雾沉半垒 夜深月过女墙来 伤心东望淮水 
  仄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


  酒旗戏鼓甚处市 想依稀 王谢邻里 燕子不知何世 向寻常巷陌人家相对 如说兴亡斜阳里 
  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

历代作品
共76,分3页显示  上一页  1  2
近现代(续上)
顾随 1897 - 1960 二首
张伯驹 1898 - 1982 一首
黄公渚 1900 - 1964 一首
陈家庆 1903 - 1970 一首
卢前 1905 - 1951 一首
袁荣法 1907 - 1976 一首
当代
饶宗颐 1917 - 2018 一首
蔡淑萍 1946 - ? 一首
张晓虹 1958 - ? 一首
刘斯翰 一首
谷海鹰 一首
添雪斋 一首
石任之 一首
西河(一九二七年) 现当代 · 顾随
夜梦晤伯屏,颜色惨澹,作别无语,遗书案头,飘然竟去。余亦惊寤,心犹怦怦动。逾数日,梦境时时往来,心目中,因倚声纪之。
愁未已。
思君自是憔悴。
飘然入我梦魂中,泪痕似洗。
向人欲语不成声,迷离君又行矣。

遗劄在,仍道是。
人生难得如意。
登天拟问碧翁翁,奈天又醉。
世间甚处可埋愁,行看身葬江水。

醒来汗下竟遍体。
尚心疑、真也还伪。
忽地披衣惊起。
正重衾不暖,炉灰渐冷。
夜雪沈沈敲窗纸。
西河 用清真韵(一九三三年) 现当代 · 顾随
燕赵地。
悲歌慷慨犹记。
雄师故国已千年,梦酣未起。
眼中落落竟谁豪,风云撩乱天际。

算天险,难仗倚。
横江铁锁谁系。
茫茫万里古长城,只馀坏垒。
凭阑极目送斜阳,滔滔东去流水。

旧京短巷更闹市。
见呼朋、归去乡里。
试问只今何世。
甚仓皇、落魄无言相对。
萧索黄天红尘里。
形胜地,兴亡梦里谁记。
寒流北望接天低,怒潮又起。
归帆去棹送征人,斜阳冉冉无际。

曲阑畔,曾共倚,桃叶渡口船系。
当年第宅剩春风,燕泥故垒。
昔游回首几经年,应知愁似江水。

绿杨白板旧酒市,想枇杷、花下门里,换了繁华人世。
只秦淮、片月凄凉,相对曾照南朝,歌声里。
南九水。
修途蜒蜿十里。
云峦影落竹窝青,锦屏迤逦。
山舒水缓景宜人,此间林壑尤美。

纱帽崮,霞外倚。
观川台畔伤逝。
楼空谩勒北山移,燕迷旧垒。
石桥弹月尚依然,风林声韵宫徵。

卖鱼日午一閧市。
旗亭侧、曾记沽醉。
不分沧桑如此。
抚婆娑古柳,阅人成世。
蜃气楼台,斜阳里。
龙榆生评:结尾苍浑沈郁,无穷感喟。
旧游地。
重来旧事堪记。
钿车陌上动芳尘,晚风骤起。
杏花微雨近清明,暮烟遥挂天际。

绿杨外,栏杆倚。
瓜皮小艇谁系。
古城怅望寂无人,苔深故垒。
一奁翠浪湿斜阳,兴亡不管湖水。

地偏小隐远隔市。
喜良宵、月照千里。
■■■■■■。
祗高楼茗坐,依依相对。
佳境疑在西湖里。
歌吹地。
秦淮旧事犹记。
乌衣巷北小红楼,画船沸起。
淡笼月色榜声中,笙簧遥度空际。

露阑畔,曾悄倚。
玉骢柳下重系。
山围故国一周遭,旌旗四垒。
大江日夜绕南朝,抽刀难断流水。

蕊宫梦起贝货市。
渺当初、花外坊里。
幻想百年身世。
问明珰艳迹,何人还对。
桃叶桃根寒烟里。
今古事。
思量大抵如此。
中原烽火未曾收,鼓鼙又起。
汉家版籍旧丹青,才余残剩山水。
谁会我、凝望里。
空弹几许清泪。
冷风扑面入危楼,夕阳万里。
醉中起舞发悲歌,吴钩光照衣袂。
凭高漫把断槛倚。
仗元龙、湖海豪气。
恨不熊貔千骑。
尽杀胡奴死。
一快平生心头意。
形胜地。
前游嘉遁堪记。
长源含雪决飞泉,激波暗起。
绕湖断岸屡崩奔,悲禽时出林际。

石缘绿,犹悄倚。
孤舟镇日长系。
滔滔极望渺津涯,雾迷旧垒。
回看路邈更缅归。
合流别有山水。

村蟠水曲自远市。
指高人岩麓居里。
也拟暂抛尘世。
看成章奏理。
何时相对。
依谷怀秋浮云里
⑴ 谢客山居赋云:“怀秋成章、含笑奏理。”翁近有论谢诗长文。
西河 回乡吟二首之一(1999—2002年) 当代 · 蔡淑萍
序:1987年春节,余曾回原籍川北农村,时已行包产到户,乡亲们俱得温饱,感而赋小令数首,记山乡之变,抒欣然之情。2001年秋,余再返故乡,适逢淫雨逾月,颇误农时。少壮男女皆外出打工,家家耕种多为老人,小学校放农忙假已半月馀,虽一二年级小孩子亦然。复多感慨,词以记实。
旬月雨。
归来不惯山路。
泥深石滑复盘盘,引援失处。
几回梦到故村边,却惊荒僻如故。

雨初歇,山裹雾。
湿云乍漏光缕。
催收促种趁农时,正争日暮。
几家蓑笠荷犁锄,偏多衰翁颓妪。

早闻谷贱并重负。
愧灯前、新具鸡黍。
父老一村重聚。
感乡情、往事宵深还诉。
怕问来年还归否?
注:席间,有乡长者叹曰,“等你下次回来,我们只怕都不在了。”闻之心伤,几至泣下。
飞鸣镝,载梦分云追日。
一声霹雳射天狼,炫天镌迹。
江南占得好风光,安然燕北横笛。
战旗红,霁天碧。
热血沸如潮汐。
高穹朗朗净无尘,漫将虹挹。
捋成彩练作花鞭,英风播遍消息。

向东瀛、试悬画戟。
向南溟、振起高翼。
九万里凭谁识。
问轩辕、可晓看家三羽,可听华庭夸圆璧?
曾游地。
瞢腾溪峤还记。
虎喑狼哑郁深箐,巉岩猝起。
孤眠龙象作儿啼,一声愁破空际。

灵和肉,颠倒倚。
顽痴诡谲谁会。
人生窘比窒公车,汗埋臭昵。
独寻荒野托幽心,漆灯似眼如水。

搜罗百怪出海市。
冷回头、娑婆千里。
羡汝生逢清世。
叹天人、笔墨茫茫相对。
为赋鲲鹏南云里。
按:
【陈永正曰】奇险光怪,极似今释澹归。
【徐晋如曰】如公孙大娘舞剑器,奇险中见正大。孤眠二句,已自不凡,二叠过片则出神入化矣。
【王晓峰曰】(汗埋句)有生色。亦自适之作也。转折之间,颇事冥搜。挥洒西河如此,足见功力。
西河 当代 · 谷海鹰
芳讯断。
高楼数尽归雁。
斜阳梦冷卧胭脂,郁怀醉遣。
彩云枉自弄新姿,多情依旧飘散。

月眉细,灯韵浅。
素辉对映窗幔。
零愁杂绪理无端,七弦意懒。
为谁镜里护朱颜,争留驹隙光短。

茗烟一霎舞蝶幻。
似当初、轻拂花面。
密约百年相伴。
甚香盟逐水,繁华都换。
空向灵台缫诗茧。
按:【晦窗评】此词流露悲抑难胜之情,殆君函中所谓性情之“另一面”乎?“为谁镜里护朱颜,争留驹隙光短”,何等沉痛!王静安词云“朱颜辞镜花辞树”,与君慨叹庶几相似。静安《浣溪沙》有“试上高峰窥皓月,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句,窃以为前首《采桑子》所抒情感即“偶开天眼”,而此词则正所谓“可怜身是眼中人”也!“繁华都换,空向灵台缫诗茧”,心为诗茧所缚,愈缠愈紧,安得出离此纷纷扰扰之红尘乎?饶君参禅礼佛,养性修身,依然难以保持内心之平衡也。
西河(辛巳四月廿二(2001-5-14)) 当代 · 添雪斋
愁怎赋,何堪写尽飞絮。
新词旧谱换柔肠,任伊寄去。
却留两地自飘零,疏帘空卷寒雨。
待抛断,情一缕,黦痕翠袖如许。
无端锦字送灵犀,再添乱绪。
纵成别意两三分,东风依旧收取。

断魂总在绝意处,料今宵、难弃难遇。
做了梦中悲侣,借寻常一曲相思句,重约他生听君语。
西河 当代 · 石任之
桥廿四。
桥头花讯同拟。
扬州有鹤翅髡髡,只恹恹睡。
蜀岗虽好不生云,小山何物能寄。

但持去,梦而已。
弄凉梅雨天气。
夜深灯散似秋星,被风拾起。
破眠滴沥北窗寒,些须残暑惊避。

老蚕作茧不到底。
缫馀丝、春慵重纪。
止酒三杯婪尾。
听绵绵、叶叶潇潇,肯信身是芭蕉,虚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