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府 牡丹芳 美天子忧农也(唐·白居易)  显示自动注释

牡丹芳,牡丹芳,黄金蕊绽红玉房千片赤英霞烂烂,百枝绛点(一作燄)灯煌煌。

照地初开锦绣段,当风不结兰麝囊(一作裳)仙人琪树白无色,王母桃花小不香。

宿(一作晓)露轻盈泛紫艳,朝阳照耀生红光。红紫二色间深浅,向背万态随低昂。

映叶多情隐羞面,卧丛无力含醉妆低娇笑容疑掩口,凝思怨人如断肠。

秾姿贵彩信奇绝,杂卉乱花无比方。石竹金钱何细碎,芙蓉芍药苦寻常。

遂使王公与乡士,游花冠盖日相望。庳车软舆贵公主(一作子),香衫细马豪家郎。

卫公宅静闭东院,西明寺深开北廊。戏蝶双舞看人(一作花)久,残莺一声春(一作娇)日长。

共愁日照芳难驻,仍张帷(一作罗)幕垂阴凉。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

三代以还文胜质,人心重华不重实。重华直至牡丹芳,其来有渐非今日。

元和天子忧农桑,恤下动天天降祥。去岁嘉禾生九穗,田中寂莫无人至。

今年瑞麦分两岐,君心独喜无人知。无人知,可叹息。

我愿暂求造化力,减却牡丹妖艳色。少回乡士爱(一作士女看)花心,同似(一作助)吾君忧(一作爱)稼穑。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国史补》
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馀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以不耽玩为耻。执金吾铺官围外寺观种以求利,一本有直数万者。元和末韩令始至长安,居第有之,遽命斫去,曰:“吾岂效儿女子邪?”
《唐宋诗醇》
极写牡丹之秾丽,忽接“三代以还文胜质”四句,迂腐语耸然夺目。下乃接“元和天子忧农桑”一段正意,便觉峭折有波澜。若低手为之,则一直说下耳。
《元白诗笺证稿》
乐天《秦中吟》有《买花》一首,可与此篇相参证。盖二者俱为咏牡丹之作也。……此花于高宗、武后之时,始自汾晋移植于京师。当开元、天宝之世,犹为珍品。至贞元、元和之际,遂成都下之盛玩。此后乃弥漫于士庶之家矣。李肇《国史补》之作成,约在文宗大和时。其所谓“京师贵游尚牡丹三十馀年矣”云者,自大和上溯三十馀年,适在德宗贞元朝。此足与元、白二公集中歌咏牡丹之多相证发者也。白公此诗之时代性,极为显著,洵唐代社会风俗史之珍贵资料,故特为标出之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