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韵字:  或选择
韵字 五絶 952七絶 8229五律 4305七律 7163 304五排 271七排 29四言 24六言 277古風 1280樂府 151 243 7辭賦 1琴操 1 16其他 260 240
共7163,分19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元稹 (1首)
刘禹锡 (6首)
刘长卿 (2首)
岑参 (1首)
张祜 (1首)
李商隐 (4首)
李白 (1首)
杜牧 (5首)
杜甫 (4首)
杜荀鹤 (3首)
温庭筠 (4首)
放言五首 其二(唐·元稹)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莫将心事厌长沙,云到何方不是家。酒熟餔糟学渔父,饭来开口似神鸦。

竹枝待凤千茎直,柳树迎风一向斜。总被天公沾雨露,等头成长尽生涯


送浑大夫赴丰州(唐·刘禹锡)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自大鸿胪拜,家承旧勋。

凤衔新诏降恩华,又见旌旗出浑家。故吏来辞辛属国,精兵愿逐李轻车。

毡裘君长迎风驭,锦带酋豪踏雪衙。其奈明年好春日,无人唤看牡丹花。


郡斋书怀寄江南白尹兼简分司崔宾客(唐·刘禹锡)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绮季 吴公 

谩读图书三十车,年年为郡老天涯。一生不得文章力,百口空为饱煖家。

绮季衣冠称鬓面,吴公政事副词华。还思谢病吟归去,同醉城东桃李花。


和乐天柘枝(唐·刘禹锡)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王母 

柘枝本出楚王家,玉面添娇舞态奢。鬓改梳鸾凤髻,新衫别识斗鸡纱。

鼓催残拍腰身软,汗透罗衣雨点花。画筵曲罢辞归去,便随王母上烟霞。


和乐天斋戒月满夜对道场偶怀咏(唐·刘禹锡)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常修清净去繁华,人识王城长者家。案上香烟铺贝叶,佛前灯焰透莲花。

持斋已满招闲客,理曲先闻命小娃。明日若过方丈室,还应问为法来邪。


和仆射牛相公寓言二首 其一(唐·刘禹锡)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两度竿头立定誇,回眸举袖拂青霞。尽抛今日贵人样,复振前朝名相家。

御史定来休直宿,尚书依旧趁参衙。具瞻尊重诚无敌,犹忆洛阳千树花。


鱼复江中(唐·刘禹锡)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扁舟尽室贫相逐,白发藏冠镊更加。远水自澄终日绿,晴林长落过春花。

客情浩荡逢乡语,诗意留连重物华。风樯好住贪程去,斜日青帘背酒家。


上巳日越中与鲍侍郎泛舟耶溪(唐·刘长卿)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兰桡缦转傍汀沙,应接云峰到若耶。旧浦满来移渡口,垂杨深处有人家。

永和春色千年在,曲水乡心万里赊。君见渔船时借问,前洲几路入烟花


送常十九归嵩少故林(唐·刘长卿)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桃源 

迢迢此恨杳无涯,楚泽嵩丘千里赊。岐路别时惊一叶,云林归处忆三花。

秋天苍翠寒飞雁,古堞萧条晚噪鸦。他日山中逢胜事,桃源洞里几人家。


赴嘉州过城固县寻永安超禅师房(唐·岑参)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三车 五马 

满寺枇杷冬着花,老僧相见具袈裟。汉王城北雪初霁,韩信台西日欲斜。

门外不须催五马,林中且听演三车岂料巴川多胜事,为君书此报京华。


赠柘枝(唐·张祜)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鸳带排方镂绿牙,紫罗衫卷合欢花。当筵舞汗销胸雪,入破凝姿动脸霞。

帽侧蹙腰铃数转,亚身招拍腕频斜。须臾曲罢归何处?称道巫山是我家。


隋宫(唐·李商隐)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帝家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

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对床夜语》
前辈云:诗家病使事太多,盖皆取其与题合者类之,如此乃是编事,虽工何益?……若《隋宫》诗云:“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又《筹笔驿》云:“管乐有才真不忝,关张无命欲何如!”则融化斡旋,如自己出,精粗顿异也。
《瀛奎律髓》
“日角”、“天涯”巧。
《吴礼部诗话》
“日角”、“锦帆”、“萤火”、“垂杨”是实事,却以他字面交蹉对之,融化自称,亦其用意深处,真佳句也。
《批点唐音》
此篇句句用故实,风格何在?况又俗,且用小说语,非古作者法律。初联、结语亦俗,大抵晚唐起结少有好语。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弼以此为四虚体。周秉伦曰:通篇以虚意挑剔讥意。即结语,不曰难面阴灵于文帝,而曰岂宜问淫曲于后主,见殷鉴不远,致覆成业于前车。可笑、可哭之甚,殊有深思。评者病其风格不雅,则可;如谓其用小说语,彼稗官野史,何者非古今人文赋中料耶!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于今”妙!只二字,便是冷水兜头蓦浇。“终古”妙!只二字,便是傀儡通身线断,直更不须“腐草”、“垂杨”之十字也(“于今腐草”联下)。
《五朝诗善鸣集》
五六是他人结语,用在诗腹,别以新奇之意作结,机杼另出,义山当日所以独步于开成、会昌之间。
《二冯先生评点才调集》
冯班云:腹联慷慨,专以巧句为义山,非知义山者也。
《义门读书记》
无句不佳,三四尤得杜家骨髓。前半展拓得开,后半发挥得足,真大手笔。后半讽刺更觉有力。
《载酒园诗话又编》
义山《隋宫》诗:“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飞卿《春江花月夜》曰:“十幅锦帆风力满,连天展尽金芙容。”虽竭力描写豪奢,不及李语更能状其无涯之欲。
《唐诗贯珠》
按诗情乃凭吊凄凉之事,而用事取物却一片华润。本来西昆出笔不宜淡薄,加以炀帝始终以风流淫荡灭亡,非关时危运尽之故,故作者犹带脂粉,即以诮之耳,最为称题。
《唐诗绎》
此诗全以议论驱驾事实,而复出以嵌空玲珑之笔,运以纵横排宕之气,无一笔呆写,无一句实砌,斯为咏史怀史之极。
《野鸿诗的》
《隋宫》诗:“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日角”非太宗然也,前代之君亦有之;况二字究未有稳贴,明知先有下句,不得已借以强对。然只此一联,语虽工,而作意何在?
《唐诗别裁》
言天命若不归唐,游幸岂止江都而已!用笔灵活,后人只铺叙故实,所以板滞也。
《唐诗笺注》
五十六字中以议论运实事,翻空排宕,与《南朝》诗同一笔意。
《唐贤清雅集》
参用活法夹写,便动荡有情,古今凭吊绝作。
《诗法易简录》
言外有无限感叹,无限警醒。
《辍锻录》
李商隐之“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不过写景句耳,而生前侈纵,死后荒凉,一一托出,又复光彩动人,非惊人语乎?
《历代诗法》
风华典雅,真可谓百宝流苏,千丝铁网。
《葚原诗说》
其造语幽深,律法精密,有出常情之外者。
《瀛奎律髓汇评》
钱湘灵云:此首以工巧为能,非玉溪妙处。查慎行:前四句中转折如意。三四有议论,但“锦帆”事实,“玉玺”字凑。纪昀:中四句步步逆挽,句句跌脱。结句佻甚,盛唐人决不如此。
《玉溪生诗说》
纯用衬贴活变之笔,一气流走,无复排偶之迹。首二句一起一落,上句顿,下句转,紧呼三四句。“不缘”、“应是”四字,跌宕生动之极。无限逸游,如何铺叙?三四只作推算语,便连未有之事,一并托出,不但包括十三年中事也,此非常敏妙之笔。结句是晚唐别于盛唐处。
《昭昧詹言》
先君云:“寓议论于叙事,无使事之迹,无论断之迹,妙极妙极。”又曰:“纯以虚字作用,五六句兴在象外,活极妙极,可谓杰作。”
《李义山诗辨正》
结以冷刺作收,含蓄不尽,佥觉味美于回,律诗寓比兴之意,玉溪惯法也。
《诗境浅说续编》
凡作咏古诗,专咏一事,通篇固宜用本事,而须活泼出之;结句更须有意,乃为佳构。玉溪之《马嵬》、《隋宫》二诗,皆运古入化,最宜取法。首句总写隋宫之景。次句言芜城之地何足控制宇内,而欲取作“帝家”,言外若讥其无识也。三四言天心所眷,若不归日角龙颜之唐王,则锦帆游荡,当不知其所止。五六言于今腐草江山,更谁取流萤十斛;怅望长堤,唯有流水栖鸦,带垂杨萧瑟耳。萤火垂杨,即用隋宫往事,而以感叹出之。句法复摇曳多姿。末句言亡国之悲,陈、隋一例。与后主九原相见,当同伤宗稷之沦亡,玉树荒嬉,岂宜重问耶!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日角:指人的额骨突出饱满如日的形态。此处指李渊。陈后主:陈朝的最后一个皇帝。

【简析】:
这首诗的主旨是写陈后主没有吸取隋帝荒淫无道而亡国的教训。诗写得含蓄流畅,隐含讽刺和质问。

咏史(唐·李商隐)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青海马 蜀山蛇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何须琥珀方为枕,岂得真珠始是车。

运去不逢青海马,力穷难拔蜀山蛇几人曾预南薰曲,终古苍梧哭翠华。


昨日(唐·李商隐)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青鸟使 

昨日紫姑神去也,今朝青鸟使来赊。未容言语还分散,少得团圆足怨嗟。

二八月轮蟾影破,十三弦柱雁行斜。平明钟后更何事,笑倚墙边梅树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李义山诗解》
篇中无限颠倒思量,结处一齐扫却,有如天空云灭,此最得立言之体者。……“笑倚墙边梅树花”,淡语,意味却自深长,与老杜“鸡虫得失无了时,注目寒江倚山阁”同一抒轴。
《重订李义山诗集笺注》
程梦星曰:此亦惜别之词,别无寄托。
《玉溪生诗集笺注》
“更”字惨极,味乃不穷,诗为元夕次日作。三句忆匆匆往还,四句叹欢聚甚少、五取破镜之义,六指哀筝之调,皆互见为令狐绚所赋诸诗中。结则极状无聊也。
《李义山诗辨正》
此篇寄意令狐屡启陈情不省,故托艳体以寓慨。宛转情深,字字血泪,真玉溪生平极用意之作。措辞凄痛入神,绝无一点尘俗气。

宋玉(唐·李商隐)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伤心庾开府 

何事荆台百万家,惟教宋玉擅才华。楚辞已不饶唐勒,风赋何曾让景差。

落日渚宫供观阁,开年云梦送烟花。可怜庾信寻荒径,犹得三朝托后车。


太华观(唐·李白)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厄磴层层上太华,白云深处有人家。道童对月閒吹笛,仙子乘云远驾车。

怪石堆山如坐虎,老藤缠树似腾蛇。曾闻玉井金河在,会见蓬莱十丈花。


长安杂题长句六首 其六(唐·杜牧)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斗蛙蟆 许史 

丰貂长组金张辈,驷马文衣许史家。白鹿原头回猎骑,紫云楼下醉江花。

九重树影连清汉,万寿山光学翠华。谁识大君谦让德,一毫名利斗蛙蟆


街西长句(唐·杜牧)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将军笛 

碧池新涨浴娇鸦,分锁长安富贵家。游骑偶同人斗酒,名园相倚杏交花。

银鞦騕袅嘶宛马,绣鞅璁珑走钿车。一曲将军何处笛,连云芳草日初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鼓吹笺注》
首句先写出“新涨浴娇鸦”五字,衬起“碧池”。文章点染,鲜妍可喜。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前解写池上大家各自叠山疏沼,种树栽花,起楼筑台,征歌选舞,一一门有一一锁,一一园属一一姓。于是而引他都人相逢斗酒,共夸墙树十里交花,举国如狂,不可化诲也。通解四句,须知最妙是起句之“新涨浴娇鸦”五字。独有此五字不入一解中来,今先生则正注意于此,以见自己眼色只看碧池新水,不看名园杏花,以自表人醉独醒也(首四句下)。此写一时流连荒亡,马则正嘶,车则正走,笛则正发,日则正未斜也(后四句下金雍补注:“日初斜”,妙。终有必斜之日,而彼意中乃殊未觉其斜,便写尽流连荒亡人之可悯可笑。
《唐诗近体》
佳句,比“绿杨宜作两家春”尤妙(“名同相倚”句下)。

商山麻涧(唐·杜牧)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云光岚彩四面合,柔柔垂柳十馀家。雉飞鹿过芳草远,牛巷鸡埘春日斜。

秀眉老父对樽酒,茜袖女儿簪野花。征车自念尘土计,惆怅溪边书细沙。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一写四面,二写中间,三写闲静,四写丰乐,便较陶令《桃花源记》为烦矣。五、六忽然写一父老樽酒、女儿衣袖,以深显自家形秽。“书细沙”者,无颜自明,而又不能含糊付之也。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
此诗字字古朴,字字新颖,又字字美丽;披之如身入桃源,虽竟日坐卧其中,不厌也。
《唐贤清雅集》
朴而弥雅,源出《国风》,非后人好书琐事可比。

正初奉酬歙州刺史邢群(唐·杜牧)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翠岩千尺倚溪斜,曾得严光作钓家。越嶂远分丁字水,腊梅迟见二年花。

明时刀尺君须用,幽处田园我有涯。一壑风烟阳羡里,解龟休去路非赊。


登九峰楼(唐·杜牧)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晴江滟滟含浅沙,高低绕郭滞秋花。牛歌鱼笛山月上,鹭渚鹙梁溪日斜。

为郡异乡徒泥酒,杜陵芳草岂无家。白头搔杀倚柱遍,归棹何时闻轧鸦


曲江陪郑八丈南史饮(唐·杜甫)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傍青门 

雀啄江头黄柳花,鵁鶄鸂鶒满晴沙自知白发非春事,且尽芳尊恋物华

近侍即今难浪迹,此身那得更无家。丈人文力犹强健,岂傍青门学种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此诗中四句不言景,皆止言乎情。后山得其法,故多瘦健者,此也。
《唐诗镜》
佳在谈笑而成,第六句畅情极倒,结有隐隐自处意在。
《杜诗说》
一气转下,势若连环,格法甚别(“自知白发”句下)。
《杜臆》
“雀啄柳花”,已奇,而“黄柳花”,更异;首二句正物华之可恋者也。……此诗起最有力,若他人必用为实联矣;一气转下,势若连环,妙甚。
《唐诗评选》
《曲江》五律,兴致酣适,非此则杜无天分矣。
《义门读书记》
与《九日蓝田》诗意同,而彼作首联更有力。
《瀛奎律髓汇评》
冯班:“两情两景”,乃蒙训法耳,大家老手,岂可拘此?纪昀:一气旋转,清而不薄、此种最难学。晚唐诗但知点缀景物,故宋人矫之,以本色为工;然此非有真气力,则才薄者浅弱,才大者粗野,初学易成油滑,老手亦致颓唐,不可不慎也。
《杜诗镜铨》
邵云:亦是写景耳,作起语妙绝;若写入中联,便觉平平(“雀啄江头”二句),黄白山云:一气转下,势若连环,格法其别(“自知白发”二句下)。
《昭昧詹言》
起二句先写景,分外清新。三、四,入情,用笔盘旋曲注,与《九日崔氏庄》同。五、六,平叙。结句拓转作收。是时公官拾遗,却有去官之志,故五、六云然。郑盖亦有归隐语,故收句勉之。

题桃树(唐·杜甫)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小径升堂旧不斜,五株桃树亦从遮。高秋总喂贫人实,来岁还舒满眼花。

帘户每宜通乳燕,儿童莫信打慈鸦寡妻群盗非今日,天下车书一家。


秋兴八首 其二(唐·杜甫)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八月查 画省 三峡无猿 

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南斗望京华。听猿实下三声泪,奉使虚随八月查

画省香炉违伏枕,山楼粉堞隐悲笳。请看石上藤萝月,已映洲前芦荻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品汇》
刘云:语苦(“听猿实下”句下)。
《七修类稿》
通篇悲惋,实、虚、违、隐,又是篇中之目。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刘辰翁曰:“画省香炉”虽点缀意,然亦朴。吴山民曰:三、四根“京华”句说来。周珽曰:精笃快思,异情自溢。
《唐诗评选》
斡旋善巧。尾联故用活句,以留不尽。
《杜臆》
“望京华”正故园所在也。望而不得,奚能不悲?……公虽不奉使,然朝廷授以省郎……公不赴任,实以病故,是“画省香炉”,因“伏枕”而“违”也。
《杜诗解》
三,应云“听猿三声实下泪”,今云然者,句法倒装,与第七首三、四一样奇妙,……“请看”二字妙,意不在月也。“已”字妙,月上山头,已穿过藤萝,照此洲前久矣,我适才得见也。先生唯有望京华过日子,见此月色,方知又是一日了也。
《义门读书记》
后此皆“望京华”之事,三字所谓诗眼也。以“夔府”、“京华”蹉对……上承“日斜”,下起“月映”,忽晦忽明,曲折变化。
《钱注杜诗》
“每依南斗望京华”,皎然所谓“截断众流句”也。孤城砧断,日薄虞渊,万里孤臣,翘首京国,虽又八表昏黄,绝塞惨淡,唯此望阙寸心,与南斗共其色耳。此句为八首之纲骨。
《围炉诗话》
子美在夔,非是一日,次篇乃薄暮作诗之情景……“依南斗”而“望京华”者,身虽弃逐凄凉。而未尝一念忘国家之治乱。……猿声下泪,昔于书卷见之,今处此境,诚有然者,故曰“实下”;浮查犹上天,已不得还京,故曰“虚随”、……日斜吟诗,诗成而月已在“藤萝”、“芦荻”,只以境结,而情在其中。
《唐诗别裁》
“望京华”,八首之旨,特于此章指出。
《读杜心解》
二章,乃是八首提掇处。提“望京华”本旨,以申明“他日泪”之所由,正所谓“故园心”也。……首句,点明“夔府”。次句,所谓点眼也。三、四,申上“望京华”,起下“违伏枕”。……五、六长去“京华”,远羁“夔府”也。……“藤萝月”应“落日”。“芦荻花”含“秋”字。此章大意,言留南望北,身远无依,当此高秋,讵堪回首!正为前后筋脉。旧谓夔州暮景,是隔壁话。
《杜诗镜铨》
此八诗之骨(“每依北斗”句下)。对结无痕,(八首)篇篇映带秋意(“请看石上”二句下)。此首言才看落日,已复探更,正见流光迅速,总寓不归之感,故下章接言“日日”。
《近体秋阳》
《秋兴》诗虽以雄瞻擅名千古,实乃唯此作与“玉露”、“昆明”二篇为胜。然“玉露”篇独“丛菊”一联叫绝,“昆明”篇结语不出,虽强为之解者,累墨连楮,而总无裨于实理;又不如此篇深细见情,惋折可爱也。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曰:虚实作句眼、字法,杜陵每用之,盖亦无端,此更有力。五、六“违”既自言,“隐”亦在己。二句琢叠,弥费安吟,遂成沈郁。结语回映日斜。“八月”二句绪道所迟暮之感,意流语对,乃见萧疏。评:此首以“夔府”二字为纽,以下俱属夔府情景。
《杜诗言志》
通首重“望京华”三字,盖“望京华”者乃少陵之至性所钟,生平命脉,皆在于此。
《昭昧詹言》
正言在夔府情事。结句乃叹岁月蹉跎,又值秋辰,作惊婉之情,以致哀思。乃倒煞题“秋”字,收拾本篇,即从次句“每”字生来。“每”者,二年在此,常此悲思,而今不觉忽又值秋辰,玩末章末句可见。《笺》乃妄解,引皎然盲说,以次句为“截断众流”。此诗词意景物,皆主夔府言,不主长安,何谓“截断众流”也?……七句无限之情不说,八句变律。先兴后秋。

舍弟观赴蓝田取妻子到江陵喜寄三首 其三(唐·杜甫)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蒋诩径 邵平瓜 

庾信罗含俱有宅,春来秋去作谁家。短墙若在从残草,乔木如存可假花。

卜筑应同蒋诩径,为园须似邵平瓜比年酒开涓滴,弟劝兄酬何怨嗟。


题衡阳隐士山居(唐·杜荀鹤)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闲居不问世如何,云起山门日已斜。放鹤去寻三岛客,任人来看四时花。

松醪腊酝安神酒,布水宵煎觅句茶。毕竟金多也头白,算来争得似君家。


送僧归国清寺(唐·杜荀鹤)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吟送越僧归海涯,僧行浑不觉程赊。路沿山脚潮痕出,睡倚松根日色斜。

撼锡度冈猿抱树,挈瓶盛浪鹭翘沙。到参禅后知无事,看引秋泉灌藕花。


秋日卧病(一作秋日旅中)(唐·杜荀鹤)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浮世浮名能几何,致身流落向天涯。少年心壮轻为客,一日病来思在家。

山顶老猿啼古木,渡头新雁下平沙。不堪吟罢西风起,黄叶满庭寒日斜


郊居秋日有怀一二知己(唐·温庭筠)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稻田凫雁满晴沙,钓渚归来一径斜。门带果林招邑吏,井分蔬圃属邻家。

皋原寂历垂禾穗,桑竹参差映豆花。自笑谩怀经济策,不将心事许烟霞。


送陈嘏之侯(一作候)官兼简李常侍(唐·温庭筠)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海槎 

纵得步兵无绿蚁,不缘句漏有丹砂。殷勤为报同袍友,我亦无心似海槎

春服照尘连草色,夜船闻雨滴芦花。梅仙自是青云客,莫羡相如却到家。


寄分司元庶子兼呈元处士(唐·温庭筠)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闭门高卧莫长嗟,水木凝晖属谢家。缑岭参差残晓雪,洛波清浅露晴沙。

刘公春尽芜菁色,华廙愁深苜蓿花。月榭知君还怅望,碧霄烟阔雁行斜。


西江上送渔父(唐·温庭筠)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严光 

却逐严光向若耶,钓轮菱棹寄年华。三秋梅雨愁枫叶,一夜篷舟宿苇花。

不见水云应有梦,偶随鸥鹭便成家。白蘋风起楼船暮,江燕双双五两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人生一样年华,却有各样寄法,直至到头平算,始悟“钓纶茭棹”之人,真是落得无量便宜也。三四写之,特地兜上心来愁闷,却因微雨一回,置之度外;身世只有扁舟,以视世上之秦重楚重、君忧民优、生难死难,碑踣碑立,诚为快活不了也(首四句下)。五,言更无不见水云之时也;六,言更无不似鸥鹭之人也;七八言一任风起风息,只在水云鸥鹭之中间,不似艑舸楼船,五两占风,临暮又欲他去也(末四句下)。
《东岩草堂评订唐诗鼓吹》
朱东岩曰:将渔父写得无量便宜,异常受用,正与世上君忧民忧、生难死难、碌碌风尘者迥别矣。
《载酒园诗话又编》
七言近体之佳者,如“暂对杉松如结社,偶同麝鹿自成群”、“醉后独知殷甲子,病来犹作《晋春秋》”、“不见水云应有梦,偶随鸥鹭便成家”,不问而知为高僧、隐士、渔父矣。
《古唐诗合解》
今因白蘋风动,双燕欹斜,而楼船中人方且朝欢暮乐,盖不知楼船外之风色何如也!此盖用反衬法,以入世人与出世人对照言之,自觉冷热两途,盖有所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