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表章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表章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

 第一百四十六卷目录

 表章部汇考
  周礼〈春官〉
  刘熙释名〈释书契〉
  蔡邕独断〈章表〉
  周书〈武帝本纪〉
  唐书〈百官志〉
  宋史〈职官志〉
  徐度却扫编〈礼部郎中掌百官笺表〉
  叶梦得石林燕语〈集句表 引黄〉
  明会典〈表笺 表式〉
大清会典〈表式〉
 表章部总论
  刘协文心雕龙〈章表〉
  王应麟辞学指南〈表〉
  吴讷文章辩体〈表〉
  徐炬事物原始〈表〉
  徐师曾文体明辩〈章 表 致辞附〉

文学典第一百四十六卷

表章部汇考

《周礼》《春官》

内史,凡四方之事书,内史读之。
〈订义〉贾氏曰:诸侯凡事有书,奏白于王,内史读示王。

《刘熙·释名》《释书契》

下言上,曰表。思之于内,表施于外也。又曰上,示之于上也。又曰言,言其意也。

《蔡邕·独断》《章表》

凡群臣上书于天子者,有四名:一曰章。三曰表。章者,需头称稽首上书,谢恩、陈事、诣阙、通者也。表者,不需头上言臣某言,下言臣某诚惶诚恐、稽首顿首、死罪死罪。左方下附曰某官臣某甲上。文多用编两行,文少以五行,诣尚书通者也。公卿、校尉、诸将不言姓,大夫以下有同姓官别者,言姓。章曰:报闻公卿使谒者,将大夫以下至吏民。尚书左丞奏闻,报可表文,报已奏如书。凡章表皆启封,其言密事得皂囊盛。

《周书》《武帝本纪》

建德四年夏四月丁酉,初令上书者并为表,于皇太子以下称启。

《唐书》《百官志》

尚书省,凡下之达上,其制有六:一曰表。
门下省,下之通上,其制有六:五曰表。

《宋史》《职官志》

通进司隶给事中,掌受三省、枢密院、六曹、寺监百司奏牍,文武近臣表疏及章奏房所领天下章奏案牍,具事目进呈,而颁布于中外。
进奏院,隶给事中,掌受诏敕及三省、枢密院宣劄,六曹、寺监百司符牒,颁于诸路。凡章奏至,则具事目上门下省。若案牍及申禀文书,则分纳诸官司。凡奏牍违戾法式者,贴说以进。熙宁四年,诏:应朝廷擢用材能、赏功罚罪事可惩劝者,中书检正、枢密院检详官月以事状录付院,誊报天下。元祐初,罢之。绍圣元年,诏如熙宁旧条。靖康元年二月,诏:诸道监司、帅守文字,应边防机密急切事,许进奏院直赴通进司投进。旧制,通进、银台司,知司官二人,两制以上充。通进司,掌受银台司所领天下章奏案牍,及阁门在京百司奏牍、文武近臣表疏,以进御,然后颁布于外。银台司,掌受天下奏状案牍,抄录其目进御,发付勾检,纠其违失而督其淹缓。发敕司,掌受中书、枢密院宣敕,著籍以颁下之。

《徐度·却扫编》《礼部郎中掌百官笺表》

唐制礼部郎中,掌百官笺表,故谓之南宫舍人。国朝常择馆,阁中能文者同判。礼部便掌笺表,有印曰礼部名表之印。王文恭圭初,以馆职为之。其后就转知制,诰又就迁。学士仍领辞,不受曰御史中丞岁时,率百官上表,而反令学士舍人掌诏。诰之臣,主为缮辞定草,既轻重不伦,亦事体未便。今失之尚近可以改正,欲乞检会旧例,以礼部名表印。择馆职有文者付之,则名分不爽矣。议者是之及官制行,遂复唐之旧云。

《叶梦得·石林燕语》《集句表》

旧大朝会等庆贺及春秋谢赐衣,请上听政之类,宰相率百官奉表,皆礼部郎官之职。唐人谓之南宫舍人。元丰官制行,谓之知名表郎官。礼部别有印曰:知名表印,以其从上官,一人掌之。大观后朝廷,庆贺事多非常例,郎官不能得其意。蔡鲁公乃命中书舍人杂为之,既又不欲有所去取。于是参取首尾,或摘其一两联,次比成之。故辞多不伦,当时谓之集句表。礼部所撰,惟春秋两谢赐衣表而已。

《引黄》

唐制降敕,有所更改,以纸贴之,谓之贴黄。盖敕书用黄纸,则贴者亦黄纸也。今奏状劄子皆白纸,有意所未尽,揭其要处,以黄纸别书于后,乃谓之贴黄,盖失之矣。其表章略举事目与日月道里见于前,及封皮者,又谓之引黄。

《明会典》《表笺》

国初定制。凡进贺表笺,亲王于天子前自称曰第几子某王某,称天子曰父皇陛下,称皇后曰母后殿下。若孙,则自称曰第几孙某封某,称天子曰祖父皇帝陛下,称皇后曰祖母皇后殿下。若天子之弟,则自称曰第几弟某封某,称天子曰大兄皇帝陛下,称皇后曰尊嫂皇后殿下。若天子之侄则自称曰第几侄某封某,称天子曰伯父皇帝陛下,叔父皇帝陛下,称皇后曰伯母皇后殿下,叔母皇后殿下。若封王者其分居伯叔及伯叔祖之尊则自称曰某封臣某,称天子曰皇帝陛下,称皇后曰皇后殿下。若从孙再从孙三从孙,自称曰从孙某封某、再从孙某封某、三从孙某封某,称皇帝曰伯祖皇帝陛下、叔祖皇帝陛下,称皇后曰伯祖母皇后殿下、叔祖母皇后殿下。至嘉靖间,始令各王府进贺表笺,但用圣号,不许用家人礼。至今遵行。
凡进表笺,洪武二十六年定天寿圣节。在外五品以上衙门止进,表文一通,正旦冬至拜进皇帝表文。中宫笺文、东宫笺文各一通。在外各王府并、各布政司、按察司、及直隶府州表笺,俱各差官赍进。礼部各州表笺进于各府。各府进于布政司。其馀五品以上衙门、隶布政司者,亦进于布政司。布政司差官类进礼部。其各都司及直隶卫所差官赍进五军都督府。至日礼部官,以各处所进表笺目,通类奏闻。
正统间,令天下诸司进贺表笺,非职官不得遣。万寿圣节,三司堂上官自进;冬至等节,许差本司首领官及所属府州卫所佐贰官进。弘治十七年奏准,今后天下都、布、按三司庆贺表笺,除万寿圣节照例差委堂上官赍进外,其馀冬至等节。如果堂上官差,占照例于本司首领官及所属府县卫所佐贰官员,内差委不许滥差杂职官员赍进。嘉靖四年奏准,辽东苑马寺系裁减衙门万寿圣节等表文,只差主簿等官赍进。

《表式》

圣节正旦冬至亲王上表洪武间定。
第某子某王某〈今作某王臣某〉诚欢诚忭稽首顿首上言,伏以皇天眷命、统驭万方、圣治神功、臣民欢戴。恭惟皇帝陛下缵承列圣奉天勤民,是以本支繁盛而宗社永安也。臣某恪守藩邦,忻逢圣旦〈正旦长至〉心驰遥贺、敬仰紫宸,祝圣寿于万年,同天长而地久,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
太皇太后寿旦正旦冬至亲王上表弘治初定。伏以天祐皇明衍庆源于万世,位高宸极溥德泽于八纮。臣庶欢忻华夷仰戴,恭惟圣慈仁寿太皇太后陛下,睿智聪明、齐庄中正、同任姒之至,圣辅文武之治。功德化昭明,谋谟广大,是以宗社奠安,本支隆盛而建家国、天下悠久之福也。臣某叨守外邦,兹逢圣旦〈正旦长至〉谨秉诚心驰遥贺于九重,祝齐天之万寿,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皇太后寿旦正旦冬至亲王上表〈群臣同〉弘治初定。伏以景运弘开重熙累洽实资坤德之懿,允开邦本之隆。海内臣民不胜欢戴,恭惟皇太后陛下聪明端淑、恭俭慈祥、夙赞理于宫闱,克迓承于天眷,遂启嗣统之瑞聿,兴致治之光。是以诞膺徽号而享盛福于悠久也。臣某〈亲王叨守外邦群臣职守藩维〉忻逢令旦〈正旦长至〉仰九重而拜贺,祝万寿以维期无任,瞻仰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
圣节正旦冬至群臣上表洪武间定。
某衙门某官臣某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上言,伏以天祐下民四时序,而风雨时,五谷熟而人民育。恭惟皇帝陛下承天受命,君师宇内相以奠之,和以安之。是以克享天心,永膺宝历,大一统文明之治,开万载太平之基。〈后改为溥仁恩于四海建太平于万年〉臣某等幸遇明时,忻逢圣旦〈正旦 布政司用职守承宣府州职在牧民长至 按察司职守宪纲盐运司职在盐司都司职总戎师腹里卫所职典戎行边竟卫所职守藩维土官衙门职守边裔〉心驰遥贺仰紫宸而三祝,祈圣寿以齐天,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
太皇太后寿旦正旦冬至群臣上表成化间定。伏以运启皇明德隆坤载茂衍庆源之序,昭宣化理之基,中外腾欢,臣民仰戴。恭惟圣慈仁寿太皇太后陛下,齐庄贞静、中正仁慈、克相先皇而续后之功益。大用兴圣嗣,而治平之道,维新光被八纮,祥开万世。是以诞膺天下之至,养而安享尊荣之多福也。臣某〈叨守外邦职守藩维〉忻逢圣旦〈正旦长至〉仰宫闱之深远,祝圣寿于久长,无任瞻仰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群臣谢恩表洪武间定。
某衙门某官臣某某年月日钦蒙,〈给赐某物升授某职〉谨奉表称谢者。臣某诚欢诚忭稽首顿首上言,伏以圣恩敷布广大,如天凡在臣民,均沾雨露。恭惟皇帝陛下圣神文武、治同百王、春育海𣹢、兆民忻戴。是以天心永眷而基业愈昌也。臣某等深蒙恩宠,补报是图,惟坚葵藿之诚上,祝万年之寿。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
以上并用小字,真书,其署名加小。
表文前上面贴黄帖,一方如印,大帖下用印。黄帖上所书,如圣寿,写进贺圣寿。表文正旦,写进贺正旦。表文冬至,写进贺冬至。表文谢恩,写进上谢恩。表文末后年月日上,亦用印。封皮上,用黄帖。上所书如前黄帖,下用印,印下写具官臣某上进。谨封于上进,谨封字上用印,副本用手本小字,真书后年月日上用印,黄绫裱褙袱匣。
凡表笺,洪武间令止作散文,不许循习四六旧体,务要言词典雅,不犯应合,回避凶恶字样。仍用朱笔圈点句读,表用黄纸,笺用红纸为函。外用夹板夹护,拜进并依见行仪式。又令进表笺及一应文字。若有御名、庙讳,合依古二名,不偏讳,嫌名不讳。若有二字相连者,必须回避写,字之际不必缺其点画。二十九年以天下诸司所进表笺,多务奇巧,词体骈俪。令翰林院撰庆贺谢恩表笺成式,颁于天下诸司,令如式录进。正统间奏准,凡表笺,字、画俱用洪武正韵写进。

《大清会典》《表式》

皇上万寿元旦冬至表式。
某亲王〈臣某〉等诸王、贝勒、文武官员〈臣〉等,〈凡在外官员各称某衙门某官臣某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
上言,伏以
德统乾元首正六龙之位,
建用皇极弘开五福之先,
恭惟

皇帝陛下,
率育苍生,
诞膺,

景命寰区和协,声教覃敷四海一,而万国来王川岳
灵而俊乂,斯出太平有象。
历服无疆,〈臣〉等恭遇。
熙朝欣逢

圣诞。〈或正旦长至 凡在外官员于此句下添入身羁职业心恋阙廷〉伏愿
玉烛长调庆雍熙于九牧。
金瓯永固登仁寿于万年,〈臣〉等无任瞻

天仰。
圣欢忭之至谨奉
表,称
贺以

闻。
太皇太后圣寿表式。
某亲王〈臣某〉等诸王、贝勒、文武官员〈臣〉等,〈凡在外官员各称某衙门某官臣某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
上言,伏以
坤德无疆首立

母仪之极,
天麻滋至聿彰
圣寿之隆,庆积
重闱欢腾函夏。恭惟

昭圣慈寿恭简安懿章庆敦惠温庄康和仁宣弘靖太皇太后陛下,
齐庄中正,
光大含弘,
开历服亿万年燕,

天昌后
迈春秋八千岁锡类施仁,兹当

寿岂之辰咸切尊亲之戴。〈臣〉等〈王等属在懿亲
文官职守封圻 土官职在边方武官职典戎行
欣逢〉盛节,伏愿
瑞霭宫庭常集介眉之祐,
化行寰海永昭恒月之辉。〈臣〉等无任瞻

天仰
圣欢忭之至,谨奉
表,称
贺以

闻。
太皇太后正旦表式。
某亲王〈臣某〉等诸王贝勒文武官员〈臣〉等,〈凡在外官员各称某衙门某官臣某〉诚欢诚忭稽首顿首
上言,伏以
乾元启瑞
坤厚凝禧,欣瞻四序、回春永赖、
重闱有庆。恭惟

昭圣慈寿恭简安懿章庆敦惠温庄康和仁宣弘靖太皇太后陛下,
敬孚壸范,
德著徽音,

慈恩笃祜升平,
圣善弘开景运,化日舒长于万国,太和光被于昌辰。
〈臣〉〈王等属在懿亲 文官职守封圻 武官职典戎行土官职在边方〉躬逢
正旦,转璇枢而献颂,望切瞻云,祝崧寿以陈词诚
抒拱极。〈臣〉等无任瞻

天仰
圣欢忭之至,谨奉
表,称
贺以

闻。
太皇太后冬至表式。
某亲王〈臣某〉等诸王贝勒文武官员〈臣〉等,〈凡在外官员各称某衙门某官某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
上言,伏以
初阳来复,
六宇升平,
龙楼瑞霭、昌时
凤历、和舒化日。恭惟

昭圣慈寿恭简安懿章庆敦惠温庄康和仁宣弘靖太皇太后陛下,
肃雍叶庆,
纯敬昭徽,
配德端位于

重闱,
启后著功于

皇极,安贞体顺、
尊养凝庥。〈臣〉等〈王等属在懿亲 文官职守封圻 武官职典戎行
土官职在边方
欣逢〉长至,诵
孝慈之则,四海回暄,见

天地之心,万灵受泰。〈臣〉等无任瞻
天仰
圣欢忭之至,谨奉
表,称
贺以

闻。
皇太后圣寿表式。
某亲王〈臣某〉等诸王贝勒文武官员〈臣〉等,〈凡在外官员各称某衙门某官臣某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
上言,伏以
坤德弘昭启,
一人之有庆,

天休茂集绵,
万寿以无疆,喜溢宫闱、欢腾海宇。恭惟
仁宪恪顺诚惠纯淑端禧皇太后陛下,
恩隆锡类,
化著慈徽,开奕叶之灵,长
仁膏普,被介千秋之纯,祜
福履骈臻,兹当

寿岂之辰,咸切尊亲之戴。〈臣〉等〈王等属在懿亲
文官职守封圻 土官职在边方 武官职典戎行
恭逢〉盛节,伏愿
瑞霭彤闱,
遐算益增,昌炽
祥呈,瑶牒
洪禧、永并升恒。〈臣〉等无任瞻

天仰
圣欢忭之至,谨奉
表,称
贺以

闻。
皇太后正旦表式。
某亲王〈臣某〉等诸王贝勒文武官员〈臣〉等,〈凡在外官员各称某衙门某官臣某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
上言,伏以
乾元肇瑞、
坤厚凝禧、天工合阴、教以咸亨、岁序应阳、和而成
泰。恭惟

仁宪恪顺诚惠纯淑端禧皇太后陛下,
仁弘育物,
德懋嗣音,泽流时夏,知化日之方长,世济如春,适昌辰之初启。〈臣〉〈王等属在懿亲〉
文官职守封圻 土官职在边方 武官职典戎行
恭逢
正旦,望
椒殿而称,觥愿膺纯,嘏喜
瑶阶之增,荚茂对清时。〈臣〉等无任瞻

天仰
圣欢忭之至,谨奉
表,称
贺以

闻。
皇太后冬至表式。
某亲王〈臣某〉等诸王贝勒文武官员〈臣〉等,〈凡在外官员各称某衙门某官臣某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
上言,伏以
一阳初复、
万汇昭苏、
泰阶共际、升平
福履、弥增昌炽。恭惟

仁宪恪顺诚惠纯淑端禧皇太后陛下,
恩隆祚嗣,
化洽宫庭,象
坤道以安贞,惟德用懋,集

天麻而永保,与时皆亨。〈臣〉等〈王等属在懿亲
文官职守封圻 土官职在边方 武官职典戎行
欣逢〉长至,祥呈云物,瞻
化日之舒长,颂献升恒,祝
纯禧之茂集。〈臣〉等无任瞻

天仰
圣欢忭之至,谨奉
表,称
贺以

闻。
以上并用小字,真书表文前,上面贴黄帖,一方如印,大帖下用印,黄帖所书如

万寿写进贺
万寿。表文正旦,写进贺正旦。表文冬至,写进贺冬至。
表文末后年月日上亦用印,封皮上用黄帖,上所书如前黄帖,下用印,印下写某官〈臣某〉上进。谨封于上,进谨封字上用印。副本用手本小字,真书后年月日上用印,黄绫裱褙袱匣。

表章部总论

《刘协·文心雕龙》《章表》

夫设官分职,高卑联事。天子垂珠以听,诸侯鸣玉以朝。敷奏以言,明试以功。故尧咨四岳,舜命八元,固辞再让之请,俞往钦哉之授,并陈辞帝庭,匪假书翰。然则敷奏以言,即章表之义也;明试以功,即授爵之典也。至太甲既立,伊尹书诫,思庸归亳,又作书以缵。文翰献替,事斯见矣。周监二代,文理弥盛。再拜稽首,对扬休命,承文受册,敢当丕显。虽言笔未分,而陈谢可见。降及七国,未变古式,言事于王,皆称上书。秦初定制,改书曰奏。汉定礼仪,则有四品:一曰章,二曰奏,三曰表,四曰议。章以谢恩,奏以按劾,表以陈请,议以执异。章者,明也。《诗》云为章于天,谓文明也。其在文物,赤白曰章。表者,标也。《礼》《表记》,谓德见仪。其在器式,揆景曰表。章表之目,盖取诸此也。按《七略》《艺文》,谣咏必录;章表奏议,经国之枢机,然阙而不纂者,乃各有故事,而在职司也。前汉表谢,遗篇寡存。及后汉察举,必试章奏。左雄奏议,台阁为式;胡广章奏,天下第一:并当时之杰笔也。观伯始谒陵之章,足见其典文之美焉。昔晋文受册,三辞从命,是以汉末让表,以三为断。曹公称为表不必三让,又勿得浮华。所以魏初表章,指事造实,求其靡丽,则未足美矣。至于文举之《荐祢衡》,气扬采飞;孔明之辞后主,志尽文畅;虽华实异旨,并表之英也。琳瑀章表,有誉当时;孔璋称健,则其标也。陈思之表,独冠群才。观其体赡而律调,辞清而志显,应物掣巧,随变生趣,执辔有馀,故能缓急应节。逮晋初笔札,则张华为俊。其三让公封,理周辞要,引义比事,必得其偶,世珍《鹪鹩》,英顾章表。及羊公之辞开府,有誉于前谈;庾公之《让中书》,信美于往载。序志显类,有文雅焉。刘琨《劝进》,张骏《自序》,文致耿介,并陈事之美表也。原夫章表之为用也,所以对扬王庭,昭明心曲。既其身文,且亦国华。章以造阙,风矩应明,表以致禁,骨采宜耀:循名课实,以文为本者也。是以章式炳贲,志在典谟;使要而非略,明而不浅。表体多包,情伪屡迁。必雅义以扇其风,清文以驰其丽。然恳惬者辞为心使,浮侈者情为文屈,使繁约得正,华实相胜,唇吻不滞,则中律矣。子贡云心以制之,言以结之,盖以辞意也。荀卿以为观人美辞,丽于黼黻文章,亦可以喻于斯乎。赞曰:敷奏绛阙,献替黼扆。言必贞明,义则弘伟。肃恭节文,条理首尾。君子秉文,辞令有斐。

《王应麟·辞学指南》《表》

表,明也,标也。标著事绪使之明白,三王以前,谓之敷奏。秦改为表,汉群臣书四品,三曰表。阳嘉元年,左雄言孝廉先诣,公府文吏课笺奏。又胡广以孝廉试章奏,然则章奏试士,其始此欤。唐显庆四年,进士试关内父老迎驾表。开元二十六年,西京试拟孔融荐祢衡表,则进士亦试表。

《吴讷·文章辩体》《表》

《韵书》:表,明也。标著事绪使之明白,以告乎上也。三代以前,谓之敷奏。秦改为表,汉因之。窃尝考之汉晋,皆尚散文,盖用陈达情事。若孔明前后出师,李令伯陈情之类是也。唐宋以后多尚四六,其用则有庆贺、有辞免、有陈谢、有进书、有贡物,所用既殊,则其辞亦各异焉。西山云:表中眼目全在破题,要见尽题意又忌太露,贴题目处须字字精确,且如进实录不可移于目录。若汎滥不切,可以移用,便不为工矣。大抵表文以简洁精致为先,用事忌深僻;造语忌纤巧;铺叙忌繁冗。

《徐炬·事物原始》《表》

尧咨四岳,舜命九官,并陈词不假,书翰则敷奏以言,章表之义也。汉时有章、表、奏、駮四等,盖汉制也。苏氏演义曰:表者,白也,以情旨表白于外也。

《徐师曾·文体明辩》《章》

按刘协云章者,明也。古人言事皆称上书。汉定礼仪乃有四品,其一曰章,用以谢恩及考。后汉论谏庆贺间,亦称章,岂其流之寖广欤。自唐而后,此制遂亡。

《表》

《字书》云:表者,标也,明也。标著事绪使之明白,以告乎上也。古者献言于君,皆称上书。汉定礼仪乃有四品,其三曰表。然但用以陈请而已。后世因之,其用寖广。于是有论谏、有请劝、有陈乞、有进献、有推荐、有庆贺、有慰安、有辞解、有陈谢、有讼理、有弹劾,所施既殊。故其词亦异至,论其体则汉晋多用散文,唐宋多用四六,而唐宋之体又自不同唐人声律。时有出入而不失乎雄浑之风。宋人声律极其精切,而有得乎明畅之旨,盖各有所长也。然有宋唐人而为古体者,有唐人而为宋体者,此又不可不辩也。今取汉以下名家诸作,分为三体而列之:一曰古体,二曰唐体,三曰宋体,使学者有考云。宋人又有笏记书词于笏,以便宣奏,盖当时面表之词也。故取以附焉。然表文书于牍,则其词稍繁,笏记宣于廷,则其词务简。此又其体之别也。

《致辞》〈附〉

按致辞者,表之馀也。其原起于越臣,祝其主而后世因之。凡朝廷有大庆贺,臣下各撰表文,书之简牍以进,而明廷之宣扬,宫壸之赞颂,又不可缺。故节略表语而为之辞,观宋文鉴以此杂于表中,盖可知已。今之祝赞,即其制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表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