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诏命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诏命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

 第一百三十七卷目录

 诏命部汇考
  周礼〈天官大宰 春官大祝 内史 外史 御史〉
  史记〈秦始皇本纪〉
  刘熙释名〈释典艺〉
  蔡邕独断〈诏书〉
  隋书〈礼仪志 百官志〉
  唐会要〈黄麻写诏〉
  李肇翰林志〈诏书纸色〉
  叶梦得石林燕语〈诏纸诏意〉
 诏命部总论
  易经〈姤卦 巽卦 涣卦〉
  书经〈舜典〉
  礼记〈缁衣〉
  刘协文心雕龙〈诏策〉
  王通中说〈问易篇〉
  王应麟玉海〈汉诏令总叙〉
  徐师曾文体明辩〈昭 命 谕告 玺书 赦文〉

文学典第一百三十七卷

诏命部汇考

《周礼》《天官》
大宰,作大事,则戒于百官,赞王命。
〈订义〉王东岩曰:国家之举事,凡其大者不可不戒饬百官。故戒百官则有命。命,即训戒之言也。大宰赞助王者之出教令,若书之多士、多方,所以诰多士。庶邦皆言王若曰是也。
《春官》
大祝,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二曰命。
内史掌书王命,遂贰之。郑康成曰:副写藏之。项氏曰:凡有王命既书以出,遂藏。其贰皆史所当载也。
外史掌书外令。项氏曰:王言惟作命,不言臣下罔攸禀令。则上出之为命,下禀之为令。故内史书内谓之命,外史书外谓之令。王氏曰:命,后世所谓制也。故内史书之令。后世所谓诏也。故外史书之外。令,国令也。外史掌书之而内史执其贰,谓之外令,以别于女史之内令。王昭禹曰:一定而不可易者,命也。因事而告者,令也。

若以书使于四方,则书其令。
王昭禹曰:以书使于四方。外史书其令,则掌外令故也。黄氏曰:令犹今言制敕也;书犹今言制书敕书也。
御史,掌赞书。〈郑注〉王有命,当以书致之,则赞为辞;若今《尚书》作诏文。

《史记》《秦始皇本纪》

二十六年,秦初并天下,丞相绾、御史大夫劫、廷尉斯等议。命为制,令为诏,天子自称曰朕。制曰:可。

《刘熙·释名》《释典艺》

诏书。诏,昭也。人暗不见事宜则有所犯,以此示之,使昭然知所有由也。

《蔡邕独断》《诏书》

天子命令有四,三曰诏书。诏书者,诏诰也。有三品。其文曰告。某官官如故事,是为诏书。群臣有所奏,请尚书令奏之,下有制曰,天子答之曰可;若下某官云云亦曰诏书,群臣有所奏请,无尚书令奏制之字,则答曰已奏,如书,本官下所当至亦曰诏。
天子命令之别名,一曰命,〈出君下臣名曰命;〉二曰令,〈而行之名曰令;〉三曰政。〈著之竹帛名曰政。〉

《隋书》《礼仪志》

后齐正日,侍中宣诏慰劳州郡国使。诏牍长一尺三寸,广一尺,雌黄涂饰,上写诏书三。计会日,侍中依仪劳郡国计吏,问刺史太守安不,及谷价麦苗善恶,人间疾苦。又班五条诏书于诸州郡国使人,写以诏牍一枚,长二尺五寸,广一尺三寸,亦以雌黄涂饰,上写诏书。正会日,依仪宣示使人,归以告刺史二千石。一曰,政在正身,在爱人,去残贼,择良吏,主决狱,平徭赋。二曰,人生在勤,勤则不匮,其劝率田桑,无或烦扰。三曰,六极之人,务加宽养,必使生有以自救,没有以自给。四曰,长吏华浮,奉客以求小誉,逐末舍本,政之所疾,宜谨察之。五曰,人事意气,干乱奉公,外内溷淆,纲维不设,所宜纠劾。正会日,侍中黄门宣诏劳诸郡上计。劳讫付纸,遣陈土宜。字有脱误者,呼起席后立。书迹滥劣者,饮墨水一升。文理孟浪无可取者,夺容刀及席。既而本曹郎中考其文迹才辞可取者,录牒吏部,简同流外三品叙。

《百官志》

陈用官式,吏部先为白牒,录数十人名,吏部尚书与参掌人共署奏。敕或可或不可。其不用者,更铨量奏请。若敕可,则付选,更色别,量贵贱,内外分之,随才补用。以黄纸录名,八座通署,奏可,即出付典名。而典以名帖鹤头板,整威仪,送往得官之家。其有特发诏授官者,即宣付诏诰局,作诏章草奏闻。敕可,黄纸写出门下。门下答诏,请付外施行。

《唐会要》黄麻写诏

开元三年十月,始用黄麻纸写诏。上元三年二月,制敕并用黄麻纸。

《李肇·翰林志》《诏书纸色》

凡赐予徵召、宣索处分曰诏,用白麻纸。慰抚军旅曰书,用黄麻纸。荐告词文用青藤纸,朱书。宰相及使相告用色背绫金花纸。节度使用白背绫金花纸。命妇金花罗纸。吐蕃及赞普书别录用黄花五色绫纸。吐蕃宰相已下书用五色麻纸。南诏及清平官书用黄麻纸。开元十六年置学士院,专掌内命。凡拜免将相、号令征伐皆用白麻。中书所出独得用黄麻。其白麻皆在翰林院。

《叶梦得·石林燕语》《诏纸诏意》

唐中书制诏有四封。拜册书用简,以竹为之。画旨而施行者曰发、曰敕,用黄麻纸。承旨而行者曰敕牒,用黄藤纸。赦书皆用绢黄纸。始贞观间,或曰:取其不蠹也。纸以麻为上,藤次之。用此为重轻之辨。学士制不自中书出,故独用白麻纸而已,因谓之白麻。今制不复以纸为辨,号为白麻者亦池州楮纸耳。曰发、曰敕,今手诏之类。而敕牒乃尚书省牒,其纸皆一等也。唐诏令虽一出于翰林学士,然遇有边防机要大事,学士所不能尽知者,则多宰相以其处分之要者自为之辞,而付学士院使增其首尾常式之言而已,谓之诏意。故无所更易增损,今犹见于李德裕《郑畋集》。中近岁或尽出于宰相进呈讫,但召待诏即私第书写,或诏学士宰相面授意,使退而具草,然不能无改定也。

诏命部总论

《易经》《姤卦》

象曰:天下有风,姤,后以施命诰四方。
〈程传〉风行地上,与天下有风皆为周遍。庶物之象而行于地上。遍触万物则为观经,历观省之象也。行于天下周遍四方,则为姤施发命令之象也。称后者,后王之所为也。

《巽卦》

彖曰:重巽以申命,刚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顺乎刚。是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象曰: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本义〉巽顺而入必究乎。下命令之象重巽,故为申命也。随相继之义。

《涣卦》

九五,涣汗其大号。涣,王居无咎。
〈本义〉阳刚中正以居尊位,当涣之时,能散其号令。与其居积则可以济涣而无咎矣。九五巽体,有号令之象。汗谓如汗之出而不反也。〈大全〉朱子曰:涣汗其大号,号令当教,如汗之出千毛百窍中,迸散出来。这个物出不会反,却不是说那号令不当反,只是取其如汗之散出,自有不反底意思。又曰:涣汗其大号,圣人当初就人身。上说出一汗字为象,不为无意,盖人君之号令当出乎人君之中心,由中而外,由近而远,虽至幽至远之处无不被而及之,亦犹人身之汗,出乎中而浃于四体也。

《书经》《舜典》

帝曰:龙,朕堲谗说殄行,震惊朕师,命汝作纳言,夙夜出纳朕命,惟允。
〈注〉纳言,官名。命令政教必使审之,既允而后出。则谗说不得行,而矫伪无所托矣。〈大全〉出纳朕命如诗。出纳王命,王之喉舌欲其谨。审上之命,令命之善者宣出之,不善者缴纳之,如后世封还词头之类。

《礼记》《缁衣》

子曰:王言如丝,其出如纶;王言如纶,其出如綍。
〈注〉言言出弥大也。

《刘协·文心雕龙》《诏策》

皇帝御㝢,其言也神。渊嘿黼扆,而响盈四表,唯诏策乎。昔轩辕唐虞,同称为命。命之为义,制性之本也。其在三代,事兼诰誓。誓以训戎,诰以敷政,命喻自天,故授管锡引。《易》《姤》象:后以施命诰四方。诰命动民,若天下之有风矣。降及七国,并称曰命。命者,使也。秦并天下,改命曰制。汉初定仪则,则命有四品:一曰策书,二曰制书,三曰诏书,四曰戒敕。敕戒州部,诏诰百官,制使赦命,策封王侯。策者,简也。制者,裁也。诏者,告也。敕者,正也。《诗》云畏此简书,《易》称君子以制度数,《礼》称明君之诏,《书》称敕天之命,并本经典以立名目。远诏近命,习秦制也。《记》称丝纶,所以应接群后。虞重纳言,周贵喉舌,故两汉诏诰,职在尚书。王言之大,动入史策,其出如綍,不反若汗。是以淮南有英才,武帝使相如视草;陇右多文士,光武加意于书辞:岂直取美当时,亦敬慎来叶矣。观文景以前,诏体浮新,武帝崇儒,选言弘奥。策封三王,文同训典;劝戒渊雅,垂范后代。及制诰严助,即云:厌承明庐,盖宠才之恩也。孝宣玺书,赐太守陈遂,亦故旧之厚也。逮光武拨乱,留意斯文,而造次喜怒,时或偏滥。诏赐邓禹,称司徒为尧;敕责侯霸,称黄钺一下。若斯之类,实乖宪章。暨明帝崇学,雅诏间出。安和政弛,礼阁鲜才,每为诏敕,假手外请。建安之末,文理代兴,潘勖九锡,典雅逸群。卫觊禅诰,符命炳耀,弗可加已。自魏晋诰策,职在中书。刘放张华,互管斯任,施命发号,洋洋盈耳。魏文帝下诏,辞义多伟。至于作威作福,其万虑之一弊乎。晋氏中兴,惟明帝崇才,以温峤文清,故引入中书。自斯以后,体宪风流矣。夫王言崇秘,大观在上,所以百辟其刑,万邦作孚。故授官选贤,则义炳重离之辉;优文封策,则气含风雨之润;敕戒恒诰,则笔吐星汉之华;治戎燮伐,则声有荐雷之威;眚灾肆赦,则文有春露之滋;明罚敕法,则辞有秋霜之烈:此诏策之大略也。戒敕为文,实诏之切者,周穆命郊父受敕宪,此其事也。魏武称作敕戒,当指事而诰,勿得依违,晓治要矣。及晋武敕戒,备告百官;敕都督以兵要,戒州牧以董司,警郡守以恤隐,勒牙门以禦卫,有训典焉。戒者,慎也,禹称戒之用休。君父至尊,在三罔极。汉高祖之《敕太子》,东方朔之《戒子》,亦顾命之作也。及马援已下,各贻家戒。班姬《女戒》,足称母师也。教者,效也,言出而民效也。契敷五教,故王侯称教。昔郑弘之守南阳,条教为后所述,乃事绪明也;孔融之守北海,文教丽而罕于理,乃治体乖也。若诸葛孔明之详约,庾稚恭之明断,并理得而辞中,辞之善也。自教以下,则又有命。《诗》云有命自天,明命为重也;《周礼》曰师氏诏王,明诏为轻。今诏重而命轻者,古今之变也。赞曰:皇王施令,寅严宗诰。我有丝言,兆民伊好。辉音峻举,鸿风远蹈。腾义飞辞,焕其大号。

《王通·中说》《问易篇》

程元问叔恬曰:续书之有志有诏,何谓也。叔恬以告文中子,子曰:志以成道,言以宣志。诏其见王者之志乎。其恤人也。周其致用也。悉一言而天下应,一令而不可易,非仁智博达则天明命,其孰能诏天下乎。

《王应麟·玉海》《汉诏令总叙》

策有制策、诏策、亲策;敕有诏敕、玺敕、密敕;书有策书、玺书、手书、权书。〈见匈奴传〉《赫蹄书》,诏有制诏、亲诏、密诏、特诏、优诏、中诏、清诏、手诏、笔诏、遗诏,令有下令、著令、挈令及令甲、令乙、令丙,谕有口谕、风谕、谯谕,宥罪有赦〈阙〉,诸王有诰,召天下兵有羽檄,要诘有誓约,延拜有赞,以至有报、有赐、有问、有诰,又有手迹,手记、诏记、其曰恩泽诏书。宽大诏书,一切诏书,及哀痛之诏,随事名之策命。简长二尺,短者半之,以篆书罢免用尺,一木两行,以隶书遗单于。书牍以尺一寸,选举召拜亦书之尺一板。诏书有真草,又有案。案者,写诏之文。制诏皆玺封。尚书重对。唯赦赎令,司徒印露布州郡。诏记绿绨,方底,用御史中丞印,通官文书不著姓,诏书皂囊施检报书,绿囊密诏,或衣带间,丹书藏之石室,策书藏之金匮,此其制也。诏御史大夫下相国,相国下诸侯王,御史中执法下郡守制下御史,御史大夫下丞相,丞相下中二千石,二千石下郡太守;诸侯丞相从事下当用者如律令。郡国长史上计丞相,御史记室,大音读敕毕,遣以诏书。部刺史奉诏条察州,所察毋过六条。〈阙〉夜下诏书决之亟也。甲寅书报应之疾也,毋下所赐书几事密也,封还诏书、涣号不容于轻出也,更报单于书辞令不嫌于修饰也,六月甲子诏书非赦令也,皆蠲除之。虽反汗犹愈于,遂非也。有司毋得言赦前事,所以示民信也。策书泰深痛切,君子作文为贤者讳,所贵乎体之识也。昧死奏诏书二十三事,所重乎祖宗之法也。玺书封小诏书独下,抑不可不虑其召疑而贾激也。案尚书大行无遗诏,诏书独臧婴家,及安得诏书封三子事,尤有国者所当谨察也。然有不敢奉诏者,有期期不奉诏者,有以死争不奉诏者,有诏数彊予然后奉诏者,有廉问不如吾诏者,以重论敢有议诏不如诏者,皆要斩。误宣诏者应罚金。谓诏书不可用者,丞相御史劾之。无承用诏书意者,御史奏之。而奉诏不谨者,皆坐以不敬。丞相被策书则步出司农,发诏书则鸣鼓。其言如此。
《徐师曾·文体明辩》《诏》
按刘协云:古者王言若轩辕、唐虞同称为命,至三代始兼诰誓而称之。今见于书者是也。秦并天下,改命曰制、令曰诏,于是诏兴焉。汉初,定命四品,其三曰诏,后世因之。夫诏者,昭也。告也。古之诏词皆用散文,故能深厚尔雅,感动乎人。六朝而下,文尚偶俪,而诏亦用之。然非独用于诏也。后代渐复古文而专以四六施之诏,诰、制、敕、表、笺、简、启等类则失之矣。然亦有用散文者,不可谓古法尽废也。今取汉以下诸作分为古俗二体而别之。

《命》

按朱子曰:命,犹令也。《字书》:大曰命,小曰令。此命令之别也。上古王言同称为命,或以命官,如《书》说命囧,命是也。或以封爵如《书》微子之命,蔡仲之命是也。或以饬职,如《书》毕命是也。或以锡赉,如《书》文侯之命是也。或传遗诏,如《书》顾命是也。秦并天下,改命曰制。汉唐而下则以策书封爵、制诰命官,而命之名亡矣。然周文之见于《左传》者犹存,故首录之以备一体。

《谕告》〈附〉

《字书》云:谕,晓也。告命也。以上敕下之辞。商周之书未有此体,至《春秋内外传》始载。周天子谕告诸侯及列国,往来相告之辞。然皆使人传言,不假书翰,故今不录,而仅采汉人之作以为式。

《玺书》〈附〉

按蔡邕曰:玺者,印也。信也。古者尊卑共之。《左传》,鲁襄公在楚,季武子使公冶问玺书,追而与之,此诸侯大夫印称玺者也。又卫宏云:秦以前民皆以金玉为印,然则天子之印以玉,独称玺,群臣莫敢用,自秦始也。汉初有三玺:天子之书用玺以封,故曰玺书,又曰赐书。唐以后独称曰书,亦玺书之类也。其为用,或以告谕,或以答报,或以奖劳,或以责让,而其体则以委曲恳到,能尽褒劝警饬之意为工。今制,朝廷与诸王亦用书,疑即玺书也。

《赦文》〈德音文字附〉

《字书》云:赦者,舍也。肆赦之语始见于《虞书》,而《周礼》司刺掌三舍之法吕,刑有疑赦之制。则或以其情之可矜,或以其事之可疑,或以其人之在三赦三宥八议之列,是以赦之。非不问其情之浅深,罪之轻重而概赦之也。后世乃有大赦之法,于是为文以告四方,而赦文兴焉。又谓之德音,盖以赦为天子布德之音也。然唐之时,或厉风俗,亦称德音。则德音之与赦文自是两事不当强而合之也。今各仍其称以附赦文之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诏命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