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诗经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经籍典

 第一百五十九卷目录

 诗经部艺文三
  题吴才老毛诗叶韵补音  明陈凤梧
  前题           许宗鲁
  题吕东莱家塾读诗记    顾起元
 诗经部艺文四〈诗〉
  周诗          晋夏侯湛
  补亡诗六首         束晰
  毛诗诗           前人
  七月流火         唐敬括
  白露为霜          颜粲
  前题            徐敞
  鹤鸣九皋          陈季
  振振鹭           李频
  六诗           僧齐己
  补新宫〈序〉       丘光庭
  补茅鸱〈序〉        前人
  召赴资政殿听读诗义感事 宋吴冲卿
  次韵吴冲卿召赴资政殿听读诗义感事 王安石
  经筵讲诗彻章进诗      楼钥
  读毛诗         金郭邦彦
  奉旨讲宾之初筵     明汪广洋
  补亡诗          朱载堉
  豳风            杨爵
  咏二南          金九畴

经籍典第一百五十九卷

诗经部艺文三

《题吴才老毛诗叶韵补音》明·陈凤梧

盈天地间物凡有形必有声,乃自然之理也。仰观于天,若雷霆之号令,风雨之吹嘘;俯察于地,若江河之冲激,鸟兽之嗥鸣,无不有声,亦无不有韵。况人灵于万物参乎?三才其言之出,自中五声,而文字又声之精者,故上古圣人制为律吕以谐五声,使咸协音韵,可以被之管弦,用之家乡、邦国,其极至于动天地、感鬼神,而致雍熙、泰和之盛良有以也。《诗》三百篇之有韵固不待言矣,若夫《易》之爻象,彖系书之明良赓,歌仪礼之祀醮嘏,辞《春秋》《左传》之𦅸辞歌谚,句语短长率皆协韵,虽或出于旁通假借,而实合乎音律之,自然不及《国语》史汉。老、庄、荀、扬、韩、欧诸子,其叙述之词,间出韵语亦皆吻合世变,既远经生学子,役于词赋声,偶虽读其书而不知其韵识者,病之。宋儒吴才老博学好古,乃采辑古经传子史协韵,分为四声,各释其音义,汇成一书,名曰《韵补》。其援引该博,考据精当,诚有功于文字之学。晦庵先生作《诗集传》悉本其韵以协三百篇之旨,其见信于大儒,盖不苟也。嘉兴郡旧有刻板,岁久漫漶毁,而未完而习举业者复视之为长物,是以无传焉。予读书中秘,时见同馆胡世臣购得一本,尝假而录之,仅得其音而不及悉其义,久而亡失,后宦游中外,往往求诸缙绅,间未得也。正德己卯,予以服阕北上,道经三衢会提学宪,今光禄刘公德夫论及书籍德,夫曰:方伯何公道亨藏有善本,欲刻之以传,比至钱塘,首访何公,遂假其书阅之,不啻如获拱璧。公因嘱予序之,既而公以入觐未及梓,顷擢大中丞巡抚,河南保釐之暇乃成厥志焉。伻来以书速序,予既辞不获,乃述韵补之源流暨重刻之颠末,以引诸篇,端使四方学者知是书之,不易得、不可以忽焉,而不之究心也。公名天衢,楚之道州人,与予同举弘治丙辰进士,历官中外风节,才望推重,同时而力学稽古,汲汲不倦,观于斯刻,足以见其志之所存矣。

《前题》许宗鲁

余少受时于家庭,诵而不协,窃有疑,谓:诗者,宫徵之所谐也,管弦之所被也,岂宜乖刺正音而附载叶韵,不知所本续检它书,知有所谓韵补者。力求罕值比习业翰馆,见同馆出抄本,然又简略过甚,字存其音,引据全阙,读之滋惑焉。及按吴中,乃从都太仆,所获嘉禾旧刻,岁远楮蠹,十仅存其九,文、真二韵又复错,简不分乃重,假杨仪部所藏,参伍以校,间有补裨,而书人脱缪,失其本真,复不可读,乃又属校于吴士皇甫生,亦有反正而未完也。及按宣城,谋于同年梅氏,梅氏力赞之,遂相与覆校,于是稽诸载籍,殚力仇正,犹未慊于余心,鲁尝闻之韵者,诗之矩也,字者韵之,原也,矩败则物废,原别则派乖,夫字不苟作至理寄焉,韵不苟叶至和宰焉。倘事其和而弗基,诸理弗和也。基诸理而弗探其文,弗理也。今兹之韵以复古也,乃顾载以俗文,俾理和所基昧不可讲,将和其听,先蒙其视焉,此何用耶?于是颇原六书,本文以正俗体之害义者,而韵补稍可观矣。然传录易伪学士观,复乃锓于木工,凡再月乃卒。厥书既出以授于人,乃人之好者、恶者,是者、非者纷若,聚讼而袭藏,覆瓿见各不同。许子曰:嗟兮!物有定质,人鲜至情,苟溺于所偏,燕石且宝;蒙于乃心,莹莹荆璧,楚庭不售,而和氏悲焉,迨其后也赵人获之,秦欲绐取蔺相如,至于欲与首俱碎璧,岂有二轻重?在人遇弃有时。夫何怪哉?凡今人诵诗读书,一取正于朱子,曰:是则是,非则非,无非趋向大贤,以为准的。吴氏韵补,文公固用以韵诗骚矣,而去取犹异焉,又何故耶?余读吴氏书固非凿空臆为者,音本诸母,转声以相叶,唇齿喉舌准旧弗更,而援引指證朗然大备。使古人韵语铿锵戛击,播于律吕,罔或忤违,吴氏之功綦多哉!

《题吕东莱家塾读诗记》顾起元

东莱先生吕成公《读诗记》旧南雍蜀省皆有刻,岁久夷漫,罕行于世,余皆有藏本。南考功陈,君取而讽焉,谋于寮苏君、程君,授诸梓既成,属余以序,余维国家功,令立诗学,宫士所受以紫阳集传为宗,一切古注疏罢勿肄,故成公所记虽学士大夫心知好之而不获与紫阳。偶余间尝反覆研味,参诸往志,得其说与文公异者,凡有四焉。文公取夹漈、郑氏牴牾小序之说,多斥毛郑而以己意为之序,成公则尊用小序且谓毛诗率与经传合为,独得其真,其异一也。文公释思无邪谓劝善惩恶,究乃归正,非作诗之人皆无邪。成公则直谓诗人以无邪之思作之云耳,其异二也。文公以《桑中》《溱洧》即是郑、卫二雅,乃名为雅,成公则谓二诗并是雅声。彼《桑间》《濮上》,圣人固已放之,其异三也。文公以二南,房中之乐正大、小雅,朝廷之乐商颂、周颂,宗庙之乐《桑中》《溱洧》之伦不可以荐鬼神,御宾客,成公则谓:凡诗皆雅乐也,祭祀聘享皆用之,惟《桑间》,郑卫之音,乃世俗所用。元不列于三百篇数,其异四也。余又尝因此考之而觉成公之说长诗序,自毛苌、郑元、沈重、萧统皆以为子夏作。韩文公谓:子夏不有序诗之道,三疑汉儒,所附托伊川断以小序,作于当时,国史而大序,非圣人不能。程大昌又辨:小序,古序也。两语外续而申之,依范晔、乃卫宏所缀诸说,棼棼迄无定论,然诗之有序也,犹听讼之有證验也。證验必于其人与世之近者求之,以毛氏之源流,子夏贯穿先秦古书,自河间献王已深知其精者犹不足信,今用己见隃度《静女》《采葛》诸诗,为若后世子夜之歌、侑客之乐者,郑樵章俊卿之论是,且奚据哉?有善、有恶,诗词固尔。作者之志非美善则刺恶,何邪之有?故均一淫佚之辞也,书奔者之思,则邪书刺奔者之思,则正今第以辞而邪之。则《叔于田》,本刺郑庄也,而辞乃爱。《段扬之水》,本刺晋昭也,而辞乃戴武,是直为后世美新劝晋之蒿矢矣。圣人奚取焉,乃存之为乱贼口实哉!汉志载卫地桑间、濮上之阻,男女亟聚会声色生焉。近代博南新郑著录言郑声淫者,谓郑国作乐之声过于淫,非谓郑诗皆淫也。是以,《乐记》曰:流僻邪散,逖成涤滥之音,作而民淫乱。夫声与辞其分固已晰矣。《青衿》安知非以刺学?《风雨》安知非以思贤?《有女同车》安知非以刺婚?《遵大路》安知非以留君子?而必以为淫昏不检之人,自道其谑浪啁唽之语乎?圣人所删者又何等篇?曾是斥秽登良,乃憖寘此也。《左氏》记季札之观乐也,所歌者《邶鄘》《郑卫》皆在焉,则诸诗固雅乐矣。使其为里巷狭邪所用,周乐恶得有之,鲁之乐工又何自取异国淫邪之辞,肄之于韶夏濩武间也?且郑伯如晋,子展赋《将仲子》,郑伯享赵,孟子太叔赋《野有蔓草》。郑六卿饯韩宣子,子齹赋《野有蔓草》,子太叔赋《褰裳》,子游赋《风雨》,子旗赋《有女同车》,子柳赋《箨兮》,皆见美于叔。向赵孟韩起,然则郑诗未尝不可施于燕享。假令尽为淫奔所作,岂有两国君卿大夫相见乃自歌其里巷狭邪之淫辞,以黩媟俎豆下伍伶诨者哉?必不然矣。盖遍考宋儒方回、马端临辈所论著,错以古今诸贤之言,二书异同较若指掌,而成公之说其理似有不可废者,士君子生千载之后读古人书,政自未易,诗又多微辞,尤难臆决,要在衷诸理而是质诸心而安耳,苟其有得于心与?理即璅语稗说,持之有故犹不可弃,况贤人君子之言重席,解颐之论确有师承,可俟百世而不惑者哉!然则读文公集传者,于成公所记,恶可忽诸抑,又闻扬雄有言:哓哓之学,各习其师范晔。亦云:书理无二义,归有宗硕举之徒莫之或徙,故通人鄙其,固夫考正亡逸,稽覈异同。使积滞群疑,涣然冰释,固通经博古者之大快也。余故详次昔人所评,为读二家诗备。《折衷》焉,诗之作也。以风雅颂为之经,以赋比兴为之纬,风则闾巷风土、男女情思之辞;雅则朝会宴享、公卿大夫之作;颂则鬼神宗庙、祭祀歌舞之乐,其所以分者,皆以篇章节奏之异而别之也。赋则直陈其事;比则取物为比;兴则托物兴辞,其所以分者又以属辞命意之不同而别之也。先王盛时,天子巡狩,命太史陈诗以观民风,迨王灵不振,巡狩之礼亡而陈诗之礼废矣。吾夫子删而定之为三百十一篇,其以二南为首者,犹《易》之首乾坤,书之先二典也。其以商颂、鲁颂为终者,犹《书》之讫于周而兼录费誓秦誓也。其降《黍离》为国风者,盖自平王东迁,雅颂不作,而其风下齐于列国也。其以《豳风》居十三国之末者,以曹桧之乱极思治必如是,而后可也。故先儒以《二南》二十五篇为正风《邶鄘》《豳风》十三国为变风;《鹿鸣》《菁莪》二十六篇为正小雅;《六月》《何草不黄》五十六篇为变小雅;《文王》《卷阿》十八篇为正大雅;《民劳》《召旻》十三篇为变大雅,然《周南》无周公之诗,而《召南》有召公之诗,盖周公在内近于文王,虽有德而不见,则其诗不作;召公在外远于文王,功业著明,则诗作于下也。《七月》,周公所作而系于风;《公刘》,召公所作而列于雅,盖《七月》之诗,言其风俗,故系于《豳风》《公刘》之诗,言其政事,故列于大雅也。鲁之有颂者,成王以周公有大勋劳,而赐以天子礼乐也。商之有颂者,成王封微子以承先代之后,有乐歌以奉成汤之祀也。宋之无风者,以其时王所客不可贬黜,故巡狩不陈其诗也。楚之无诗者,以其僭号称王不可黜陟,故太史不录其诗也。诗序之作,说者不同先儒,以序之首句为毛公所分,而其下推说云云,为后人所益也。汉兴言诗者,四家:鲁诗起于申公,而盛于韦贤;齐诗起于辕固,而盛于匡衡;韩诗起于韩婴,而盛于王吉;毛诗则毛公为之训诂,郑元为之笺注,三诗既亡而毛诗独存,虽其义未能尽合于经,而考三家仅存之说,其不合者尤多焉。鲁诗则谓《关雎》者,刺康后之晏,起而作也。齐诗则谓《黍离》者,卫公子寿闵其兄,伋而作也。韩诗则谓《芣苢》者,妇人伤夫有恶,疾而作也。若此者皆与毛氏异矣。至于赵宋欧阳氏、王氏、苏氏、吕氏于诗皆有训释,虽各有发明而未能无遗憾者,自朱子之传一出,则三百篇之旨灿然复明,若天空之日月,而出于云霾之积阴也。

诗经部艺文四〈诗〉

《周诗》晋·夏侯湛

《周诗》者,南陔白华,华黍由庚,崇丘由仪,六篇有其义,而亡其辞,湛续其亡,故曰《周诗》也。

既殷斯虔,仰说洪恩。夕定晨省,奉朝侍昏。宵中告退,鸡鸣在门。孳孳恭诲,夙夜是敦。

《补亡诗六首》束晰

晰与同业畴人肄修乡饮之礼,然所咏之诗,或有义无辞,音乐取节,阙而不备,于是遥想既往,思存在昔,补著其文以缀旧制,
南陔孝子相戒以养也。

循彼南陔,言采其兰。眷恋庭闱,心不遑安。彼居之子,罔或游盘。馨尔夕膳,洁尔晨餐。
循彼南陔,厥草油油。彼居之子,色思其柔。眷恋庭闱,心不遑留。馨尔夕膳,洁尔晨羞。
有獭有獭,在河之涘。凌波赴汨,噬鳑捕鲤。嗷嗷林乌,受哺于子。养隆敬薄,惟禽之似。勖增尔虔,以介丕祉。
白华孝子之洁白也

白华之萼,被于幽薄。粲粲门子,如磨如错。终晨三省,匪惰其恪。
白华绛趺,在陵之陬。茜茜士子,涅而不渝。竭诚尽敬,亹亹忘劬。
白华元足,在丘之曲。堂堂处子,无营无欲。鲜侔晨葩,莫之点辱。
华黍时和岁丰宜黍稷也

黮黮重云,习习和风。黍华陵巅,麦秀丘中。靡田不播,九谷斯丰。
奕奕元霄,濛濛甘霤。黍发稠华,禾挺其秀。靡田不殖,九谷斯茂。
无高不播,无下不植。芒芒其稼,参参其穑。蓄我王委,充我民食。玉烛阳明,显猷翼翼。
由庚万物得由其道也

荡荡夷庚,物则由之。蠢蠢庶类,王亦柔之。道之既由,化之既柔。木以秋零,草以春抽。兽在于草,鱼跃顺流。四时递谢,八风代扇。纤阿案晷,星变其躔。五纬不愆,六气无易。愔愔我王,绍文之迹。
崇丘万物得极其高大也

瞻彼崇丘,其林蔼蔼。值物斯高,动类斯大。周风既洽,王猷允泰。
漫漫方舆,迥迥〈一作回回〉洪覆。何类不繁,何生不茂。物极其性,人永其寿。
恢恢大圆,茫茫九壤。资生仰化,于何不养。人无道夭,物极则长。
由仪万物之生各得其仪也

肃肃君子,由仪率性。明明后辟,仁以为政。鱼游清沼,鸟萃平林。濯鳞鼓翼,振振其音。宾写尔诚,主竭其心。
时之和矣,何思何修。文化内辑,武功外悠。

《毛诗诗》前人

无将大车,维尘冥冥。济济多士,文王以宁。显允君子,大猷是经。
聿修厥德,令终有俶。勉尔遁思,我言维服。盗言孔甘,其何能淑。谗人罔极,有腼面目。

《七月流火》唐·敬括

前庭一叶下,言念忽悲秋。变节金初至,分空〈一作寒〉火正流。气含凉夜早,光拂夏云收。助月微明散,沿河丽景浮。礼标时令爽,诗异〈一作兴〉国风幽。自此观邦正,〈一作邪正〉深知玉叶〈一作王业〉休。

《白露为霜》颜粲

悲秋将岁晚,繁露已成霜。遍渚芦先白,沾篱菊自黄。应钟鸣远寺,拥雁度三湘。气逼襦衣薄,寒侵宵梦长。满庭添月色,拂水敛荷香。独念蓬门下,穷年在一方。

《前题》徐敞

早寒青女至,零露结为霜。入夜飞清景,凌晨积素光。驷星初晰晰,葭菼复苍苍。色冒沙滩白,威加木叶黄。鲜辉袭纨扇,杀气掩干将。葛屦那堪履,徒令君子伤。

《鹤鸣九皋》陈季

胎化呈仙质,长鸣在九皋。排空散清唳,映日委霜毛。万里思寥廓,千山望郁陶。香凝光不见,风积韵弥高。凤侣攀何及,鸡群思忽劳。升天如有应,飞舞出蓬蒿。

《振振鹭》李频

有鸟生江浦,霜华作羽翰。君臣将比洁,朝野用为欢。月影林梢下,冰光水际残。翻飞时共乐,饮啄道皆安。迥翥宜高咏,群栖入静看。由来鸳鹭侣,济济列千官。

《六诗》〈风骚旨格〉僧齐己

一曰大雅;

一气不言含有象,万灵何处谢无私。
二曰小雅;

天流皓月色,池散芰荷香。
三曰正风;

都来消帝力,全不用兵防。
四曰变风;

当道冷云和不得,满郊芳草即成空。
五曰变大雅;

蝉离楚树鸣犹少,叶到嵩山落更多。
六曰变小雅;

寒禽依古树,积雪占苍苔。
诗有六义:
一曰风;

高齐日月方为道,动合乾坤始是心。
二曰赋;

风和日暖方开眼,雨润烟浓不举头。
三曰比;

丹顶西施颊,霜毛四皓须。
四曰兴;

水谙彭泽阔,山忆武陵深。
五曰雅;

捲帘当白昼,移榻对青山。
远道擎空钵,深山踏落花。
六曰颂;

君恩到铜柱,蛮款入交州。
《补新宫》〈序〉丘光庭〈昭二十五年,《左传》
叔孙昭子聘于宋公,享之赋《新宫》,又燕礼升歌《鹿鸣》,下管《新宫》。今诗序无此篇,盖孔子返鲁之后,其诗散逸,采之不得故也。三百之篇,孔子既已删定,子夏从而序之,其序不冠诸篇,别为编简,纵其辞寻逸,则厥义犹存。若《南陔》《白华》之类,故束晰得以补之,惟此《新宫》则辞义俱失。苟非精考难究根源,按新者有旧之辞也,新作《南门》、新作《延厩》是也。宫者,居处、燕游、宗庙之总称也。士蔿城绛,以深其宫,梁伯沟其公,宫,居处之宫也。楚之章华,晋之虒祁,燕游之宫也。成三年,新宫灾祢,庙之宫也。然则正言新宫,居处之宫也。盖文王作丰之时,新建宫室,宫室初成而祭之,因之以燕宾客,谓之为考考成也,若宣王斯干考成室之类是也,亦谓之落落者以酒浇落之也。若楚子成章华之台,愿与诸侯落之类是也。因此之时,诗人歌咏其美以成篇章,故周公采之为燕享歌焉。必知此《新宫》为文王诗者,以《燕礼》云,下管《新宫》。下管者,堂下以笙奏诗也。乡饮酒礼云工升而歌《鹿鸣》《四牡》《皇皇者华》,歌讫笙入,立于堂下,奏《南陔》《白华》《华黍》,笙之所奏例,皆小雅,皆是文王之诗。《新宫》既为下管所奏,正与《南陔》事同,故知为文王诗也。知非天子诗者,以天子之诗,非宋公所赋,下管所奏故也。知非诸侯诗者,以诸侯之诗不得入雅,当在国风故也。知非祢庙诗者,以祢庙之诗不可享宾故也。
知非燕游之宫诗者,以燕游之宫多不如礼,其诗必当规刺,规刺之作是为变雅,享宾不用变雅故也。由此而论,则《新宫》为文王之诗亦已明矣。或问曰:文王既非天子,又非诸侯,为何事也?答曰:周室本为诸侯文土,身有圣德,当殷纣之代三分天下之众,二分归周,而文王犹服事纣武王,剋殷之后,谥之曰文,追尊为王。其诗有风焉,周召南是也。有小雅焉,《鹿鸣》《南陔》之类是也。有大雅焉,《大明》《棫朴》之类是也。有颂焉,《清庙》《我将》之类是也。四始之中皆有诗者,以其国为诸侯,身行王道薨,后追尊故也。《新宫》既为小雅,今依其体以补之云尔。
《小序》〈新宫成室也,宫室毕乃祭而落之,又与群臣、宾客 燕饮,谓之成也。〉

奂奂新宫,礼乐其融。尔德维贤,尔心维忠。维忠以公,斯筵是同。人之醉我,与我肃雍。
奂奂新宫,既奂而轮。其固如山,其俨如云。其寝斯安,宫室以分。我既考落,以燕群臣。
奂奂新宫,既祭既延。我钟我镛,于以醉贤。我宴斯宫,有礼无愆。斯宫以安,康后万年。
新宫三章章八句

《补茅鸱》〈襄二十八年,《左传》

齐庆封奔鲁,叔孙穆子食庆封,庆封汜祭,穆子不说,使工为之讽《茅鸱》。杜元凯曰:《茅鸱》逸诗刺不敬也。凡诗先儒所不见者,皆谓之逸,不分其旧亡与删去也。臣以《茅鸱》非旧亡,盖孔子删去耳。何以明之?按襄二十八年,孔子时年八岁,记曰:男子十年,出就《外傅》,学《书》《记》;十有三年,学《乐》《诗》,舞《勺》《论语》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则庆封奔鲁之日与孔子就学之年,其间相去不远,其诗未至流散,况周礼尽在鲁国,孔子贤于叔孙,岂叔孙尚得见之,而孔子反不得见也?由此而论,《茅鸱》之作不合礼,为孔子删去亦已明矣。或曰:安知《新宫》不为删去耶?答曰:《新宫》为周公所收,燕礼所用,不与《茅鸱》同也。曰:《茅鸱》为风乎?为雅乎?非雅也,风也。何以言之?以叔孙大夫所赋,多是国风故也。今之所补亦体风焉。
《小序》茅鸱刺食禄而无礼也。在位之人有重禄而无礼,度君子以为茅鸱之不若作诗以刺之。

茅鸱茅鸱,无集我冈。汝食汝饱,莫我为祥。愿弹去汝,来彼凤凰。来彼凤凰,其仪有章。
茅鸱茅鸱,无啄我雀。汝食汝饱,莫我肯略。愿弹去汝,来彼瑞鹊。来彼瑞鹊,其音可乐。
茅鸱茅鸱,无搏𪅃鹠。汝食汝饱,莫我为休。愿弹去汝,来彼鸤鸠。来彼鸤鸠,食子其周。
茅鸱茅鸱,无我陵。汝食汝饱,莫我好声。愿弹去汝,来彼仓鹰。来彼仓鹰,祭鸟是徵。
茅鸱四章章八句

《召赴资政殿听读诗义感事》宋·吴冲卿

雪销鳷鹊御沟融,燕见殊恩缀上公。昼日乍惊三接宠,正风获听二南终。解头共仰天颜喜,墙面裁容圣域通。午漏渐长知禹惜,侍臣何术补尧聪。

《次韵吴冲卿召赴资政殿听读诗义感事》王安石


周南麟趾圣人风,未有驺虞系召公。雅颂兼陈为四始,笙歌合奏以三终。讨论诏使成书上,休瀚恩容著籍通。墙面岂能知奥义,延陵听赏自为聪。

《经筵讲诗彻章进诗》楼钥

圣主承丕祚,于今岁几迁。昭回光饰物,刚健位乘乾。善治新更化,当阳独揽权。诛锄及共鲧,擢任列闳颠。旧日方谋始,宸心最急先。未遑亲政理,首务辟经筵。恭俭甘卑室,尊严拱细旃。昼居勤已甚,坐侍礼无前。讲彻诗三百,时逢运半千。诸儒深论说,六义极摩研。俯阅毛公传,旁参郑氏笺。慨寻中古意,重是素王编。旧本三千首,终存十二篇。虽遭煨烬厄,所赖咏歌全。开迹因农事,安民在井田。成功时迈勺,兴业大明绵。东国思平赋,南山乐得贤。艰难由后稷,劳来美周宣。起自绍熙载,迨兹嘉定年。关雎后肇彼,殷武遂终焉。宠数传中旨,恩光被迩联。神文期继踵,元祐信齐肩。内厩颁云骑,雕鞍绚锦鞯。茗分龙焙品,香拂御炉烟。舞役咸宣力,孤生亦备员。少时曾学制,老去未忘筌。纳禄诚休矣,归耕久晏然。钤车俄促召,梓里谓登仙。词禁容挥翰,天官命典铨。岂知侵暮岁,重得侍甘泉。朽质何能报,孱躯殆欲捐。尚思求谲谏,海岳效尘涓。

《读毛诗》金·郭邦彦

含气有喜怒,触物无不鸣。天机泄鸟迹,文字从此生。谁言土苇器,声合天地清。朴怀牺氏瑟,巧露娲皇笙。末流不可障,声律随合并。遍读萧氏选,不见真性情。怨刺杂讥骂,名曰离骚经。颂美献谄谀,是谓之罘铭。诗道初不然,自是时代更。秦火烧不死,此物如有灵。至今三百篇,殷殷金石声。汉儒各名家,辨口剧分争。康成独麾戈,诸儒约连衡。祭酒最后出,千古老成精。我欲读尔雅,不辨螯蟹名。尚怜沈谢辈,满箧月露形。孔徒凡几人,入室无长卿。三子论性命,举世为讥评。白首草太元,才得覆酱罂。不知匡鼎说,愈笑人愈听。

《奉旨讲宾之初筵》明·汪广洋

维周临九有,运祚何其昌。本支既蕃衍,道化亦流行。粤若卫武公,展也令誉彰。耄年儆畏深,罔敢贻怠荒。反躬益淬砺,托言敷雅章。朝夕冀相接,寤寐耿弗忘。爰思庸为诗,燕飨礼极明。苟不究终始,曷能鬯抑扬。时维肆筵日,冠盖来煌煌。秩然宾主分,蔚然鹓凤翔。俎豆陈左右,肴核荐馨香。旅酬倡欢虞,八音迭铿锵。惟云在和乐,毋以踰太康。请观嘉会初,靡不罄所飨。史臣相我右,监官佐我傍。容止慎有节,语言矜有常。终希蹈矩矱,勿为深炎凉。所以古君子,勉勉念自彊。迨兹礼物既,宁莫怀所往。三爵稍不识,主宾实傍徨。峨峨弁倾侧,傞傞舞趋跄。喧笑四座起,谑浪殊未央。遽俾出童羖,而为中心伤。所以古君子,兢兢恒自将。矧今创造始,风云八方。凡我百执事,岂不负责望。般乐诚怠傲,流连乃荒亡。屏翰既有托,启居在不遑。至尊宵旰间,文武翕弛张。揽辔奠民庶,驻车问贤良。匮抽金石封,取鉴法殷汤。上以继神圣,下以息抢攘。刍荛亦何幸,培植纡宠光。焉知作者意,讽咏悉其详。据经掇训诂,庶几于佛彷。天容俨垂霁,诸老赋颙邛。拜手稽首书,愚衷见毫芒。彤庭扇微飙,白楮浮清霜。晴槐转午影,尧日正舒长。

《补亡诗》朱载堉

南陔有风,吹彼苞棘。厥景婆娑,欲静弗得。孝子事亲,当竭其力。父母之恩,昊天罔极。
南陔有风,吹彼桑梓。慕我父母,终身敬止。勖哉伯仲,以及娣姒。恪尔晨昏,絜尔甘旨。
景薄桑榆,日亦云暮。父母俱存,兄弟无故。虽有至乐,宁不深虑。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右南陔三首》

嗟彼白华,莹然如玉。君子立身,必慎其独。无贻亲辱,嗟彼白华。莹然如琇,君子立身。必谨所守,无贻亲咎。嗟彼白华,莹然如霜。君子立身,如圭如璋。为亲之光,嗟彼白华。莹然如雪,君子立身。清清洁洁,庶无玷𡙇。嗟彼白华,莹然如冰。君子立身,战战兢兢。庶无怨憎。
《右白华五首》

彼华者黍,彼实者稷。相彼秋成,时万时亿。
彼华者黍,彼实者麦。时和岁丰,囷盈仓积。
彼华者黍,彼实者菽。农夫之庆,邦家之福。
彼华者黍,彼实者麻。君子爱民,不骄不奢。
彼华者黍,彼实者禾。君子爱物,不溢不过。
《右华黍五首》

天运元亨,万物由庚。王道正直,荡荡平平。
寒暑以序,雨旸以时。百谷用成,庶绩咸熙。
草木蕃庶,鸟兽咸若。仰睹鸢飞,俯窥鱼跃。
习习景风,甘雨其濛。醴泉泄泄,玉烛融融。
《右由庚四首》

瞻彼崇丘,积土成高。相彼大海,积水成涛。
卷石积多,其形嵯峨。勺水积久,势若江河。
宝藏货财,靡所不足。积善之家,必有馀福。
鸟兽鱼龙,咸遂其性。积善之家,必有馀庆。
《右崇丘四首》

肃肃令仪,君子由之。秩秩彝伦,君子求之。率性之道,君子修之。
何谓彝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朋友有信。兄爱弟敬,夫和妻顺。
君令臣恭,父慈子孝。夫妻相敬,兄弟相好。惠于朋友,无德不报。
维物有则,维民秉彝。好斯美德,由此令仪。上和下睦,皞皞熙熙。
《右由仪四首》

《豳风》杨爵

硕肤一逊德愈光,叹自东人乐绣裳。不有风云雷雨动,鸱鸮岂易悟周王。
《咏二南》金·九畴《关雎》
关雎一诵意沨沨,化始闺门四海同。十五国风殊美刺,宜歌宜咏二南中。
再吟

天生二圣理阴阳,鼓瑟房中万国康。齐治皆关友乐意,一篇尤在第三章。
《葛覃》
葛覃萋萋叶满溪,喈喈黄鸟向丛啼。裁成絺绤真无斁,怜煞美人久在西。
再吟

槃水清清浣我衣,思宁父母愿言归。敢来师氏床前告,一见双亲拜德辉。
《卷耳》
采来卷耳不盈筐,忽觉怦怦别有忙。只为怀人无意绪,且将底事寘周行。
再吟

砠矣高冈两两连,騑騑驷牡变黄元。觥罍酌罢还将进,争奈瘏痡不肯前。
《樛木》
拂拂薰风来自南,南山樛木郁鬖鬖。满丛葛藟皆承荫,葵足区区也应惭。
再吟

逮下初无嫉妒心,六宫美女受恩深。声声乐只歌君子,福履篇中送好音。
《螽斯》
么渺微虫何所知,借吟二圣讵相宜。只缘生育能繁衍,拟况多男允若兹。
再吟

百男佳庆咏螽斯,揖揖诜诜好蔓滋。借问中宫谁作范,千秋宜把后妃师。
《桃夭》
曈昽春日正迟迟,笑对桃花若有知。滟潋浓腮堪拟似,愿侬与汝趁良时。
再吟

婉娩争知姆教娴,睢鸠流韵遍人间。六州同看刑于化,尽学湘妃嫁有鳏。
《兔罝》
圣代贤才萃一时,公侯将相总相宜。渭滨岂独来遗老,到处鹰扬尽可师。
再吟

貔虎桓桓尚未临,兔罝肃肃遍中林。武夫莫笑赳赳气,尽是干城与腹心。
《芣苢》
衣裳纫就出香闺,玉手纤纤可并携。生趣凝眸皆乐意,道旁芣苢故依依。
再吟

绿叶葱葱穗更长,蝶蜂飞舞乱红籹。笑将衣带轻轻扱,采得宜男各自忙。
《汉广》
汉水洋洋江水悠,渣滓涤尽见清流。刘郎纵有相逢意,争奈天仙不可求。
再吟

错薪楚蒌并翘翘,万卉丛中似可招。欲向马前扶锦镫,藐姑一去自逍遥。
《汝坟》
佳气横天遍汝坟,条枚葱郁望如云。征衣频寄无消息,抛却香笼未忍熏。
再吟

征鞍忽谢入深闺,翻觉惊疑魂欲迷。细拭双眸遥一认,今宵相聚忆相睽。
《麟趾》
二圣雍雍和气中,六宫蔼蔼尽春风。酝成仁厚无穷意,百个佳儿似阿翁。
再吟

吁嗟麟趾咏振振,添一男儿一圣人。留得至今汤饼会,尽思天上送麒麟。
《鹊巢》
鹊巢偏肯让鸠居,浑朴才思性若虚。养就深闺纯静致,箫声遥听迓香车。
再吟

騑騑百两烂盈门,南国佳人尽沐恩。不是房中琴瑟奏,谁从到处正乾坤。
《采蘩》
南国风行尽孝思,夫人也有采蘩时。不关无事聊相乐,一束溪毛鉴在兹。
再吟

僮僮夙夜在公时,渐自东房玉步移。直到从君奠盎后,诚心未散复祁祁。
《草虫》
喓喓惊听草虫鸣,拨起愁思也动情。物态随时皆已变,如何不见有归旌。
再吟

忧来思遣陟南山,采蕨采薇尽等閒。忽听征车山下住,瞥然一见已开颜。
《采蘋》
蚕缫亲浴粟亲舂,菹豆还须采自躬。南涧新来明且洁,讵同绘藻耀山龙。
再吟

圆筥方筐本未偕,采时已自别根荄。分明锜釜不相乱,牖下从容颂有斋。
《甘棠》
剪伐同心戒勿伤,流连茇舍倍凄凉。山樵不解讴歌事,佳什偏传三两章。
再吟

绿叶垂垂荫道旁,一歌召伯意洋洋。堪笑后人谁足似,去思处处颂甘棠。
《行露》
朝露匪阳未肯稀,夜行厌浥畏沾衣。不闻言告归宁者,薄浣勤勤有后妃。
再吟

我墉我屋自完坚,与女何伤便欲穿。欲讼无情理自屈,鼠牙雀角亦徒然。
《羔羊》
职列浚明美有家,化行自不爱繁华。周衰犹有晏婴者,况是当年更委蛇。
再吟

节俭还饶正直风,五紽五緎胜蒙戎。臣心清白无回曲,退食雍容知自公。
《殷其雷》
殷殷户外忽闻雷,雷在南山绕不开。独有怀人千里外,间关犹自陟崔嵬。
再吟

独怜寂寂守空扉,琴奏房中曾几徽。不畏雷声惊百里,天开雨霁应知归。
《摽有梅》
桃李纷纷尽落花,西州闻道赋宜家。只今梅子皆成实,独倚浓阴待月赊。
再吟

三三五五落花砖,梅子倾筐伴我眠。酸尽心肠人不识,肯残香性被人怜。
《小星》
淡淡疏云星亦稀,在东三五故依依。似怜行夜为相伴,还望迟迟待我归。
再吟

长侍中宫命各违,闻宣德意拜恩辉。今宵莫笑锦衾烂,怜妾担来力已微。
《江有汜》
妾身本是出姬姜,一媵名邦不自强。閒过半生浑似梦,不知何岁赋求凰。
再吟

闻道西方有圣人,六宫妾媵尽承恩。流风生愧皆知悔,邂逅今宵雨露新。
《野有死麇》
春闺寂寂闷无词,频托香腮何所思。为鹿为麇门外事,隔帘羞看幕低垂。
再吟

纵使君行脱脱舒,云山渺渺是吾庐。自从设帨浑难近,试听群尨吠也欤。
《何彼秾矣》
金屋原来贮阿娇,王姬下嫁更称娆。仪容不必矜都丽,但看刑于美二姚。
再吟

上林桃李自秾华,千里竞看綵凤车。淑德无劳誇贵盛,有谁不识帝王家。
《驺虞》
芸芸万汇沐深仁,庶草繁芜瑞色臻。飞走郊原皆自得,双双叠叠并前陈。
再吟

驺虞赋性有仁风,借况仁人性亦同。周召篇章吟不厌,题诗好向二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