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四十四卷目录

 桂部纪事
 桂部杂录
 桂部外编
 梫部汇考
  本草纲目〈梫木〉

草木典第二百四十四卷

桂部纪事

《汲冢周书》:王会解自深桂。〈注〉自深,亦南蛮也。
《阚子》:鲁人有好钓者,以桂为饵,黄金为钩。
《战国策》:苏秦之楚,三日乃得见乎王,谈卒,辞而行,王曰:寡人闻先生若闻古人,今先生乃不远千里而临,寡人曾不肯留,愿闻其说。对曰:楚国之食,贵于玉薪。贵于桂谒者难得见,如鬼王难得见如天帝。今令臣食玉炊桂,因鬼见帝。王曰:先生就舍,寡人闻命矣。《汉书·南粤传》:南粤王赵佗,因使者献,桂蠹一器。〈注〉应劭曰:桂树中蝎虫也。师古曰:此虫食桂,故味辛,而渍之以蜜食之也。
《十洲记》:汉武帝时,西域使献续弦胶吉光裘帝厚谢。使者而遣去,赐以牡桂乾姜诸物。
《翰林杂事钞》:武帝谓东方朔孔颜之道德何胜,方朔曰:颜渊如桂,馨一山,孔子如春风,至则万物生。《西京杂记》:初,修上林苑,群臣远方,各献名果异树,有掏桂十株。
《洞冥记》:有远飞鸡,夕则还依人,晓则绝飞四海。朝往夕还,常衔桂枝之实,归于南山,或落地,而生高七八尺。众仙奇爱之,剉以酿酒,名曰:桂醪。尝一滴,举体如金色,陆通尝饵黄桂之酒。
孟岐,河清之逸人也。年可七百岁,谈及周初事,了然如目前。岐侍周公升坛上,岐以手摩成王足,周公以玉笏与之。岐尝宝执,每以衣袂拂拭,笏厚七分。今锐断恒切桂叶食之,闻帝好仙,披草盖而来谒帝焉。《拾遗记》:宣帝元凤二年,于琳池之南起桂台以望远气。东引太液之水,有一连理桂,树上枝跨于渠水下,枝隔岸而南生,与上枝同一株。
《世说》:客有问陈季方,足下家君有何功德,而荷天下重名。季方曰:吾家君譬如桂树,生太山之阿,上有万仞之高,下有不测之深,上为甘露所沾,下为渊泉所润。当斯之时,桂树焉。知泰山之高,渊泉之深,不知有功德与无也。
《晋书·郤诜传》:诜以对策上第,拜议郎。累迁雍州刺史。武帝于东堂会送,问诜曰:卿自以为何如。诜对曰:臣举贤良对策,为天下第一,犹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帝笑。
《地理志》:桂阳郡有桂岭开花遍树,林岭尽香。
《临海记》:郡东南有白石山,望之如雪。山有湖,传云金鹅之所集,八桂之所植。
《庐山记》:山有三石梁,广不盈尺,俯盼杳然无底。吴猛将弟子过此梁,见老翁坐桂树下,以玉杯盛甘露,与猛。
《拾遗记》:闇河之北有紫桂成林,其实如枣群仙饵焉。韩终采药,四言诗曰:闇河紫桂实大如枣,得而食之,后天不老。
岱舆山北有玉梁千丈,驾元流之上,紫苔覆漫,味甘而柔滑,食者千岁不饥。玉梁之侧有斑斓,自然云霞龙凤之状。梁去元流千馀丈,云气生其下,旁有丹桂紫桂白桂皆直上百寻,可为舟航,谓之文桂之舟。《水经注》:林邑城隍堑之外,林棘荒蔓,榛梗冥郁,藤盘筀秀参错际天。其中香桂成林,气清烟澄,桂父县人也。栖居此林,服桂得道。
《南部烟花记》:陈后主为张贵妃丽华造桂宫于光昭殿,后作圆门如月障,以水晶后庭设素粉罘罳,庭中空洞无他物,惟植一桂树,下置药杵臼使丽华恒,驯一白兔,丽华被素褂裳,梳凌云髻,插白通草苏,孕子靸玉华飞头履时,独步于中,谓之月宫,帝每入宴乐呼丽华张嫦娥。
《唐书·后妃传》:太宗贤妃徐惠,湖州长城人。生五月能言,四岁通《论语》《诗》,八岁自晓属文。父孝德,尝试使拟《离骚》《小山篇》曰:仰幽岩而流盼,抚桂枝以凝想。将千龄兮此遇,荃何为兮独往。孝德大惊,知不可掩,于是所论著遂盛传。太宗闻之,召为才人。
《五行志》:垂拱四年三月,雨桂子于台州,旬馀乃止。《元行冲传》:行冲,博学,尤通故训。及进士第,累迁通事舍人。狄仁杰器之。尝谓仁杰曰:下之事上,譬富家储积以自资也,脯腊膎胰以供滋膳,参朮芝桂以防疾疢。门下充旨味者多矣,愿以小人备一药石,可乎。仁杰笑曰:君正吾药笼中物,不可一日无也。
《唐国史》:补南中有山洞一泉,往往有桂叶流出。好事者因目为流桂泉。
《罗浮山记》:山顶有桂,《山海经》所谓贲禺之桂也。《一品集》:李德裕平泉庄,有东阳之牡桂。
《平泉山居草木记》:有剡溪之红桂,钟山之月桂,曲阿之山桂,永嘉之紫桂,剡中之真红桂。
《南部新书》:杭州灵隐山多桂,寺僧曰月中种也。至今中秋夜,往往子坠,寺僧亦曾拾得。招贤寺僧植桂香紫可爱,郡守白公号紫阳花。
《清异录》:韩恭叟离合岩桂二字为严山圭木。
《孙公谈苑》:南唐后主尝召徐锴至清暑阁,前地经雨草生砖缝中,薙去复生。锴曰:《吕氏春秋》云桂枝之下无杂木,味辛故也。后主令取桂屑数斗匀布缝中,经宿尽死。
《诗话》:窦禹钧有五子俱登科,冯道赠之诗曰: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
《杭州府志》:月桂峰在武林山,宋僧遵式序云:天圣辛卯秋,八月十五夜,月有浓华,云无纤翳,天降灵实,其繁如雨,其大如豆,其圆如珠,其色有白者、黄者、黑者,壳如芡实,味辛。识者曰:此月中桂子。好事者播种林下,一种即活。
《闻见前录》:钱文僖公自枢密留守西都,因府第起双桂楼西城,建临园驿,命永叔师鲁作记。
《彦周诗话》:先伯父熙宁九年四月二十七日夜梦至一处,榜曰:清香馆,东边有别院,东壁有诗牌云题:冀公功德院。山东李白其诗曰:秋风吹桂子,只在此山中。待得春风起,还应生桂丛。桂丛日已满,清香何时断。只为爱清香,故号清香馆。伯父自作记,梦一篇,书之甚详。
《宋史·五行志》:元丰三年六月己未,饶州长山雨木子数亩,状类山芋子,味香而辛,土人以为桂子,又曰菩提子,明道中尝有之。是岁大稔。
《东坡诗注》:天竺昔有梵僧云此山自天竺鹫山飞来,八月十五夜尝有桂子落。
《罗湖野录》:太史黄公鲁直元祐间丁家,艰馆,黄龙山从晦堂和尚游而与死心。新老灵源清,老尤笃,方外契。晦堂因语,次举孔子谓弟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者,是丘也。于是请公诠释而至于再。晦堂不然其说,公怒形于色,沈默久之。时当暑退凉生,秋香满院。晦堂乃曰:闻木樨香乎。公曰闻晦堂曰:吾无隐乎尔公欣然领解,及在黔南致书死心曰:往日尝蒙苦口提撕,常如醉梦,依稀在光景中,盖疑情不尽,命根不断,故望崖而退耳。谪官在黔州道中,昼卧觉来,忽然廓尔寻思,平生被天下老和尚谩了多少,唯有死心。道人不肯,乃是第一相为也。噫世之所,甚重者道而已,公既究明,则杜子美谓文章一小技,岂虚也哉。
《李焘长编》:秦桧使人谕晏享为谋士,享答曰:为我谢秦公,姜桂之性,到老愈辣。
《老学庵笔记》:张子韶对策有桂子飘香之语。赵明诚妻李氏嘲之曰:露花倒影柳三变,桂子飘香张九成。《涌幢小品》:绍定间,舒岳祥读书馆中,中秋月色皎然,闻瓦上声如撒雹,甚怪之,其祖拙斋启门视之,乃曰此月中桂子也。我尝得之天台山中,呼童子就西庭中,拾得二升,大如豫章,子无皮,色白如玉,有纹如雀卵,其中有仁,嚼之作芝麻气味,囊之杂菊花作枕,清芬袭人,其收拾不尽散落砖隙者,旬辄出树子叶,柔长经冬犹秀寻徙置盆中,久之失其所在。
《真率笔记》:关关赠俞本明,以青华酒杯酌酒,辄有异香在内,或有桂花,或梅或兰,视之宛然。取之若影,酒乾亦不见矣,俞宝之。
《元氏掖庭记》:大内有迎凉之所,曰清林阁。又有温室曰春熙。台以椒涂壁,被之文绣香桂为柱。
《明外史·杨黼传》:黼,云南太和人也。好学,读《五经》皆百遍。书工篆籀,兼好释典。或劝其应举,笑曰:不理性命,理外物耶。庭前有大桂树,缚板树上,题曰桂楼。偃仰其中,歌诗自得。躬耕数亩以供甘旨,但求亲悦,馀不顾也。
《话腴》:明之象山士子,史本有木樨。忽变红色,异香因接本献阙下,高庙雅爱之画为扇,面仍制诗以赐。从臣自是四方争传,其本岁接数百。史氏由此昌焉,一卉之微香色,稍异能动,至尊入品题且昌,其主可以人而不如木乎。
《客座新闻》:衡山神祠,其径绵亘四十馀里,夹道皆合抱,松桂相间连。云蔽日人行空翠中。而秋来香闻十里,计其数云:一万七千株,真神幻佳境。
《弇山园记》:芙蓉池之西北度,有小桥崇阜若马脊,皆植桂凡数十百树,曰金粟岭。
《涌幢小品》:兰溪高子章先,世封树之地两桂。当庭取东坡何氏读书《堂语》扁曰:香入云杜端。父为之赋曰:缘曾分月种,故发入云香。子章曰:似矣,请更数语端。父再属长篇云:山麓有庭,存古意不种。凡花惟种桂,苔封藓剥迸鳞皴,雪劲霜顽,耸苍翠栽培,岂解一日成。爱惜至今,犹不易来人不必问。典型对此俨然,前辈是树,前翁仲不可求树下。子孙能几世,子孙立竹满庭,除前人于此见心事。近年乔木几家存,是中林壑何阴翳,前人种树爱读书,种时已喻书中义。后人读书念前人对树类能歌蔽芾。八月九月秋风高,金丹变化乘飘飘。朝元顾祖归寒殿,仙香直入干云霄。老兔痴蟾开鼻孔,奏彻虚皇应得宠。虚皇锡赉万琼瑶,赏君爱护月中种。
《七曲山记》:文昌殿后为桂香殿,丹粟秋飘一邑尽,染弥月犹馥。
《花史》:无瑕尝著素裳折桂。明年开花,洁白如玉,女伴折取,簪髻号无瑕玉花。
《杭州府志》:张君房为钱塘,令夜宿月轮山寺,僧报曰:桂子下塔遽,起望之纷如烟雾。回旋成穗散,坠如牵牛,子黄白相间,咀之无味。
《祁门县志》:永乐癸未明,伦堂西桂树丛生挺二枝,高绝花先众枝,香清殊常。是秋黄汝济汪宗顺二人,充贡并领乡举。
《应城县志》:正统八年八月,应城学宫桂,花黄变红。《祁门县志》:景泰癸酉秋,初明伦堂前桂树,挺生红花二枝树。久花本黄故足瑞,是秋叶琦发解,南畿同科者六人。
《馀姚县志》:龙山朱氏庭中有白木犀,忽吐丹花,占曰:此状元兆。已而王海日华宅其所,果中状元。
《婺源县志》:成化丁未,知县蓝章。厅舍桂一株,植久至是始结子,累累如葡萄状,味甘美可食。
《桐庐县志》:成化七年夏五月,明伦堂下老桂忽喷异香,众讶谛视。惟姚纲得一花于老干间,是秋中亚魁。《巢县志》:弘治五年春二月,县学桂早花。
《湘潭县志》:嘉靖癸丑冬,有老桂一株,结实大如枣,味甘如蔗,历岁暮严,寒实犹不绝,陈令应信作亭以纪之。在县署北后人,往往见青衣女郎数人,出入树根中,遂以为怪树,乃见伐。
《浮梁县志》:嘉靖三十一年,北隅侯有功家大锅内,泔水中生桂花数十枝,烂如金粟微有香。是年有功登乡,举癸丑进士。
《贵州通志》:平越府福泉山,在府城内南隅仙人张三丰修真。处浴山池傍有古桂一株,久枯。明万历间,有丐者浴于池,寺僧秽之丐者曰:无伤也,吾能为若活此树,乃掬水沃其根,挂巾于树而去。是年桂复荣人,始知三丰再来也。
《巢县志》:万历十六年元日,桂花开。
《南康府志》:万历十九年辛卯二月,建昌儒学内桂花结子。是年生员徐中素中乡榜,次年壬辰教谕黄士吉中甲榜。
《溧水县志》:万历二十三年乙未正月上旬,儒学桂树华。
《贵州通志》:万历二十九年夏五月,雨桂子于贵阳。三十三年夏四月,雨桂子。
《宁乡县志》:天启癸亥,明伦堂两桂盛开,结子盈枝。次年再实。
《德清县志》:天启三年,文庙前大桂开花。数十朵各八九瓣大如茉莉树花,谢落此独芳茂。
《昆阳州志》:崇祯三年八月,原任平越通判。杨士芳有黄桂一株,忽开红桂,一枝色如朱砂。州守绅士诣家相贺,以为和气所致云。
《六合县志》:乌石山在县西北四十五里,上有乌石寺。旁有古桂,扶疏苍蔚行者,望树而赴寺焉。每花时香达十里许,惜墙围湫隘。土人云:西北山中,树遂无此大。
唐氏园有古桂十馀株,翠碧如垂天之云,尤为怪玮。《婺源县志》:古桂在甲道六山下,宋平章马廷鸾手植。至今尚存,轮囷盘曲与他桂,独异其后裔扶乩。称马公来题联,有六世祖碧梧老去尚存。丞相府五百年,丹桂时来应放状元花之句。
《黟县志》:双桂在县后,堂香闻数里。
《泾县志》:桂山县西北十里,高十馀丈,山多桂树。《嘉定县志》:真如侯氏,宅老桂高数丈,大数围荫五亩。宅宋元时,物每花时,香闻十里外。
《松江府志》:丹桂楼在南钱村,有红木樨数株因名。《临安县志》:开化院古桂大可数围高踰十寻秋时花繁金粟风送旃檀妙香闻于十里。
《石门县志》:桂山在明伦堂后,高五丈馀,旧多桂树,故名。
《山阴县志》:延桂阁在府治中,前有岩桂甚古。
《东阳县志》:面香阁在县治西北隅,四围皆植岩桂,因名。
《永康县志》:桂岩山去县十五里,中有木樨故名。《西安县志》:塘台山在县东三十里,盈川乡高可数里上,有池深不可测,池畔老桂二株,皆合抱开时,香闻数里。
《常山县志》:桂岩在县北二十里,上有桂树百馀株,不种自生。过秋花发,风送清香数里。
《玉山县志》:双桂井在县治内,正衙之北,泉甘而美。四时不竭,昔人植二桂于上,故名。
《贵溪县志》:秋香原在县北十四都多桂树,秋香袭人故名。
《临川县志》:仙桂峰古会仙观也,东岩丹桂一株,为浮丘公手植。根不甚深,盘绕石外,每岁四季花,花而香间,亦不花而香都人。士以祈梦至者,闻则必贵,故山以仙桂传,而观之名隐。
《万安县志》:五桂岩前古桂,森立每花开,香闻数里。《重庆府志》:涪州南长滩里,内岩下有古桂树。花不常开,其年有士,登科则花。
《彭水县志》:龟池山去县城一百里,上有桂树,秋发黄花,冬开赤花。
《宁祥县志》:双桂峰桂树,郁茂秋香拂人。
《从化县志》:桂峰在县北二百里,其上多产桂树。《龙门县志》:桂峰山在县北七十里,多桂花。秋风时,来香闻十里。
《嶍峨县志》:桂峰在县城南三里,层峦叠嶂多产春桂,望之蔚然可观。
《大理府志》:浪穹县县治之西,学宫之右,四桂双双树,立秋吐蕊珠背负古松,呼风送馥居然幽胜。
《赵州志》:金桂山古有金桂,生其岭郁然,成林因名。

桂部杂录

《礼记·檀弓》:曾子曰:丧有疾,食肉饮酒,必有草木之滋焉。以为姜桂之谓也。
《庄子》:桂可食,故伐之。
尸子春华秋英曰:桂。
《吕氏春秋》:物之美者,招摇之桂。
《韩诗外传》:姜桂因地而生,不因地而辛。
春秋运斗枢椒桂连名士起。
春秋潜潭巴宫桂鸣下,土诸侯另有声。〈注〉桂好木植于宫中,犹天子封有声誉者为诸侯,今乃鸣是乃成其声名于下,土之祥也。
盐铁论山林不让姜桂,以成其崇君子,不辞负薪之言以广其名。
说文桂江南木,百药之长。
《晋书·陆机传》:论兰植中涂,必无经时之翠;桂生幽壑,终保弥年之丹。非兰怨而桂亲,岂涂害而壑利。而生灭有殊者,隐显之势异也。
《褚氏遗书》:善用药者,姜有桂之效。
金楼子,桂花不实,玉卮不当。
夫翠饰羽,而体分象美牙,而身丧蚌怀珠,而致剖兰含香而遭焚,膏以明而遂煎,桂以蠹而成疾。
《酉阳杂俎》:旧言:月中有桂,有蟾蜍,故异书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树,创随合。其人姓吴名刚,西河人,学仙有过谪令伐树。释氏书言:须弥山南面,有阎扶树,月过树影,入月中或言月中蟾桂地影也。空处水影也,此语差近。
大凡木脉,皆一脊,唯桂叶三脊。
兼明书代人谓及第为折月桂者。明曰:昔者郤诜射策登第。天子问之曰:卿自以为何如。对曰:臣以为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今人谓为折月桂,何其谬欤。且月中无地,安得有桂,盖以地影入于月中,似树形耳。
《梦溪笔谈》:杨文公《谈苑记》江南后主患清暑,阁前草生。徐锴令以桂屑布砖缝中,宿草尽死。谓《吕氏春秋》云:桂枝之下无杂木盖,桂枝味辛螫故也。然桂之杀,草木自是其性不为辛螫也。雷公炮炙论云:以桂为丁以钉木中,其木即死。一丁至微,未必能螫大木,自是其性相制耳。
《避暑录话》:苏子瞻在惠州,作桂酒尝问其二子,迈过云:一试之而止大抵,气味似屠苏酒二子,语及亦自抚掌大笑。《刘禹锡传》信方有桂浆法善造者,署月极快美,凡酒用药未有不夺,其味者况桂之烈。楚人所谓桂酒椒浆者,安知其为美酒,但土俗所尚,今欲因其名以求美,亦过矣。
世以登科为折桂,此谓:郤诜对策。东堂自云:桂林一枝也,自唐以来用之。温庭筠诗云:犹喜故人先折桂,自怜羁客尚飘蓬。
演繁露东堂桂晋郤诜试,东堂得第。自言犹桂林一枝,东堂者晋宫之正殿也。山谦丹阳记曰:前殿正殿也,东西堂魏制也。在周为小寝也。
《物类相感志》:木樨蛀者,用芝麻梗带壳束,悬树上。《闻见后录》:蜀中喜事者,南归多载木,犀花以来种之,皆生或择嫩条,接冬青枝间亦生。岂其类也,谓万年枝者冬青也。玉树者槐也,宫苑中多此二木,特易以美名冬青又名冻青。贵其有岁寒不改之节。故司马长卿谓之,女贞自不为文君地也。
学斋呫哔《吕氏春秋》云:草木之花,皆五出。雪花独六出。古今莫喻其理,独朱文公谓:地六为水之成数,雪者水结为花,故六出。或言花中惟岩桂四出之异。余谓土之生物,其成数五。故草木花皆五,惟桂乃月中之木,居西方地四,乃西方金之成数,故四出。而金色且开于秋,云:此桂之在《离骚》以喻君也。先师魏鹤山岩桂诗云:虎头点点开金粟,犀首累累佩印章。自注云:顾虎头善画金粟佛公孙衍,佩五国相印真善,借谕而体物矣。余亦尝赋岩桂云:四出花中异三开,格外芳名。高评月品,韵胜赏秋。香或者颇许之,以为弗可移,赋他花木也。
《澄怀录》:韩熙载云:对花焚香木,樨宜龙脑。
《三馀赘笔》:曾端伯以岩桂为仙友;张敏叔以桂为仙客。
瓶史木樨毬子,早黄为上。
浴木樨,宜清慧儿。
木樨以芙蓉为婢。
《瓶花谱》:二品,八命岩桂。
《瓶史月表》:八月花盟主,丹桂木樨。九月花客卿,月桂花历,八月桂香飘。

桂部外编

《神仙传》:离娄公服竹汁,饵桂得仙。
《搜神记》:彭祖者殷时大夫也,姓篯名铿。帝颛顼之孙。陆终氏之中子,历夏而生。商末号七百岁,常食芝桂。《列仙传》:范蠡好食桂,饮水卖药。人间世世见之。《拾遗记》:王母与燕昭王游于燧林之下,说炎帝钻火之术,取绿桂之膏,燃以照夜。忽有飞蛾,御火状如丹雀来,拂于桂膏之上。
《抱朴子》:赵佗子服桂二十年,足下生毛,日行五百里,力举千斤。
《广州记》:桂父常食桂,叶众知其神尊事之。一旦与乡曲别,飘然入云。
《天地运度经》:太山北有桂树七十株,天神青腰玉女三千人守之,其实赤如橘,人食之一年仙官迎之,常有九色,飞凤宝光珠,雀鸣集于此。
《宣室志》:交城县南十数里,常夜有怪见于人。多悸而病且死焉,里人患之久矣。其后里中人有执弧矢夜行者,县南见一魁然若巨人状。衣朱衣以皂巾蒙其首,缓步而来欹,偃若甚醉者,里人惧即引满而发,果中焉。其怪遂退里,人惧少解即北走至旅舍,且语其事。明日抵县城见郭之西,丹桂有一矢。贯其上果,里人之矢,取之以归。镞有血甚多,白于县令。令命焚之,由是县南无患。

梫部汇考

图阙

《本草纲目》

梫木集解
陈藏器曰:梫木生江东,林筤间树如石榴,叶细高丈馀,四月开花白如雪。
李时珍曰:此木今无识者,其状颇近山矾。恐古今称谓不同尔。
气味

苦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破产后血煮汁服之,其叶煎汁,洗疮。癣捣碎封蛇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