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柰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一卷目录

 李部纪事
 李部杂录
 李部外编
 柰部汇考
  柰图
  尔雅〈释木〉
  刘熙释名〈释饮食〉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柰林檎〉
  段成式酉阳杂俎〈脂衣柰 白柰〉
  本草纲目〈柰〉
 柰部艺文一
  报陈思王诏        魏文帝
  谢赐柰表          曹植
  谢始兴王赐柰启      梁刘潜
  柰赋           宋吴淑
 柰部艺文二〈诗〉
  咏柰           梁褚濡
  和萧国子咏柰花       谢瑱
  深夏忽见柰树上犹存一颗实
              宋梅尧臣
 柰部选句
 柰部纪事
 柰部杂录
 柰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二十一卷

李部纪事

《列子》:师门啸父弟子食桃李葩。
《前汉书·五行志》:惠帝五年十月,桃李华。
《文帝本纪》:六年冬十月,桃李华。
《洞冥记》:武帝起,神明台上有九天道、金床、象席、琥珀,镇杂玉为簟。帝坐良久,设甜水之冰以备沐濯,酌瑶琨碧酒,炮青豹之脯,果则有涂阴紫梨琳国碧李,仙众与食之。
《东方朔外传》:东方朔与弟子俱行,朔渴,令弟子叩道傍人家门,不知室主姓名,呼之不应。朔复往,见博劳飞集其家李木上,谓弟子曰:主人当姓李,名博,汝呼当应。室中人果有姓李名博者,出与朔相见,即入取饮与之。
《前汉书·成帝本纪》:建始四年秋,桃李实。
《风俗通》:汝南南顿张助于田中种禾见李核,意欲持去,顾见空桑中有土,因殖种,以馀浆溉灌,后人见桑中反复生李,转相告,语有病目痛者息阴下,言李君令我目愈,谢以一豚,目痛小疾亦行自愈,众犬吠声。因盲者得视远近,翕赫其下,车骑常数千百,酒肉滂沱閒。一岁馀,张助远,出来还见之,惊云:此有何神,乃我所种耳。因就斮也。
《独异志》:东汉赵伯翁尝昼寝,群孙戏其腹上内七李于脐中,李至烂,流汁出,其家谓其将死,后李核出而无患。
《西溪丛语》:许昌节度使小厅,是故魏景福殿魏太祖挟献帝自洛都许州,有小李子色黄大如樱桃,谓之御李子,即献帝所植。
《花史》:刘公干居邺下,一日桃李烂,漫值诸公子延赏,久之方去。公干问仆曰:损花乎。仆曰:无,但爱赏而已。公干曰:珍重。轻薄子不损折,使老夫酒兴不空也。遂饮花下。
《述异记》:濑乡老子祠有红缥李一,李二色。
魏文帝安阳殿前,天降朱李八枚,啖一枚可数日不食。今李种有安阳李,大而有甘者,即其种也。
武陵源在吴中山,无他木,尽生桃李,俗呼为桃李源。源上有石洞,洞中有乳水,世传秦末丧乱吴中人于此避难,食桃李实者皆得仙。
杜陵有金李,李大者谓之。夏李尤小者,呼为鼠李。房陵定山有朱仲李园三十六所,潘岳《閒居赋》云:房陵朱仲之李。李尤《果赋》云:三十六园朱李是也。中山有缥李,大如拳者呼仙李。李尤《果赋》云:如拳之李。陆士衡《果赋》曰:中山之缥。李又云:仙李缥而神李红。《晋书·五行志》:吴孙亮建兴元年九月,桃李华。孙权世政烦赋重,人彫于役。是时诸葛恪始辅政,息校官,原逋责,除关梁,崇宽厚,此舒缓之应也。一说桃李寒花为草妖,或属孽。
魏文帝景元三年十月,桃李华。时文帝深树恩德,事崇优缓,此其应也。
《高士传》:长灵安丘生病笃,弟子公沙都来省之,与安丘至于庭树下,闻李香,开目见双赤李著枯枝,都仰手承,李自堕掌中,安丘食之,所苦尽愈。
《晋书·王济传》:和峤性至俭,家有好李,帝求之,不过数十。济候其上直,率少年诣园,共啖毕,伐树而去。《王戎传》:戎年六七岁,尝与群儿戏于道侧,见李树多实,等辈竞趣之,戎独不往。或问其故,戎曰:树在道边而多子,必苦李也。取之信然。戎拜司徒,性好兴利,家有好李,常出货之,恐人得种,恒钻其核。以此获讥于世。
《邺中记》:华林园有春李,冬华春熟。
《孝子传》:王祥后母庭中有李始结子,使祥昼视鸟雀,夜则驱鼠。一夜风雨大至,祥抱泣至晓,母见之恻然。《语林》:和峤性至俭,家有好李,诸弟往园中食,李而皆计核责钱。
《花史》:潘岳为河阳令,栽桃李,号河阳满县花。
《元晏春秋》:卫伦过予,言及于味,称魏故侍中刘子阳食饼,知盐生精味之至也。予曰:师旷识劳薪,易牙别淄渑。子阳今之妙也,定之何难。伦因命仆取粮糗以进,予尝之曰:麦也,有杏李柰味。三果之熟也不同时,子焉得兼之。伦笑而不言,退告人曰:士安之识。过刘氏,吾将来家实多,故杏时将发揉以杏汁,李柰将发又揉以李柰汁,故兼三味。
《晋书·五行志》:穆帝永和九年十二月,桃李华。是时简文辅政,事多㢮略,舒缓之应也。《洞冥记》:琳国去长安九万里生玉叶李,色如碧玉,数千年一熟,味酸,昔韩终尝饵此李,因名韩终李。《荆州记》:房陵有好李。
《风土记》:南郡有细李,有青皮李。
《述异记》:晋晖章殿前有嘉李。
《宋书·符瑞志》:晋孝武帝太元十八年十月戊午,临川东兴令惠欣之言,县东南溪傍有白银树、芳灵树、李树,并连理。
太元十九年正月丁亥,华林园延贤堂西北李树连理。
元嘉十四年,南郡江陵光袆之园甘李二连理。《南齐书·五行志》:建元初,李子生毛。
《祥瑞志》:永明四年二月,秣陵县高天明园中李树连理,生高三尺五寸,两枝别生,复高三尺,合为一干。七年,江宁县李树二株连理,两根相去一丈五尺。《南史·王僧孺传》:僧孺幼聪慧,年五岁便机警,有馈其父冬李,先以一与之,僧孺不受,曰:大人未见,不容先尝。
《述异记》:邯郸有故邯郸宫基存焉,中有赵王之果园,梅李至冬而花,春得而食。
《花史》:水晶李出天台,闲闲真人曾致元帝。
《洛阳伽蓝记》:河间王琛造迎风馆于后园,窗户之上列钱青锁,玉凤衔铃,金龙吐佩。素柰朱李枝条入檐,伎女楼上坐而摘食。
《花木录》:北齐武帝改芳林园为仙都苑,植名果,有合欢杏、同心李。
《颜氏家训》:齐武成帝子琅琊王尝朝南殿,见钩盾献早李,还索不得,遂大怒。诟曰:至尊已有,我何意无。不知分齐率皆如此。
《海山记》:炀帝在西苑,一日明霞院美人杨夫人喜报帝曰:酸枣邑所进玉李一夕忽长,清阴数亩。帝沈默甚久曰:何故而忽茂。夫人云:是夕院中人闻空中若有千百人语言,云李木当茂,洎晓看之,已茂盛若此。帝欲伐去,左右或奏曰:木德来助之。应也。又一夕,晨光院周夫人来奏,云院中杨梅一夕忽尔繁盛。帝喜问曰:杨梅之茂,能如玉李乎。或曰:杨梅之茂,终不敌玉李之盛。帝往两院观之,亦自见玉李繁茂,后梅李同时结实,院妃来献。帝问二果孰胜,院妃曰:杨梅虽好味,颇清酸,终不若玉李之甘,苑中人多好玉李。帝叹曰:恶梅好李,岂人情哉。天意乎。后帝将崩扬州,一日院妃报,杨梅已枯死,帝果崩于扬州。
《唐书·五行志》:显庆四年八月,有毛桃树生李。李,国姓也。占曰:木生异实,国主殃。
《枢要录》:伍贯卿居沅陵,家有李花一株,月夜奴婢遥见花作数团,如飞仙状上天去。花上露水倏然作雨数千点。花亡矣。
《承平旧纂》:萧瑀、陈叔达于龙昌寺看李花,相与论李有九标,谓香雅细淡洁密,宜月夜宜绿鬓宜白酒。神龙中陈州官舍有李树花将尽,忽更鲜茂而生花焉。
《大唐新语》:安金藏丧母,庐于墓侧,有涌泉自出,又有李树盛冬开花,犬鹿相狎采访使卢,慎以闻,诏旌其门闾。
《唐书·五行志》:开元二十一年,蓬州枯杨生李枝,有实,与显庆中毛桃生李同。
《李乂传》:乂进吏部侍郎,与宋璟等同典选事,请谒不行,时人语曰:李下无蹊径。
《开元轶事》:明皇谙音律,善度曲,尝临轩纵击羯鼓制一曲曰:春光好方奏。时桃李俱发。
《高僧传》:唐肃宗至德二年返辕指,扶风令释元皎于凤翔。开元寺置御药师场,忽于法会内生一丛李树,有四十九茎。元皎等表贺,帝喜曰:此大瑞。应答敕云:瑞李繁滋,国之兴兆,生在伽蓝之内,足知觉树之荣感,此殊祥与师同庆。
《唐书·五行志》:兴元元年春,亳州真源县有李树,植已十四年,其长尺有八寸,至是枝忽上耸,高六尺,周回如盖九尺馀。李,国姓也。占曰:木生枝耸,国有寇盗。《叙闻录》:宪宗以凤李花酿换骨胶赐裴度。
《零陵总记》:李直方,常第果实若。贡士以绿,李为首。《高隐外书》:元微之、白乐天两不相下。一日同咏李花,微之先成苇绡之句,乐天乃服。盖苇绡白而轻,一时所尚。
《唐志》:北狄渤海有九都之李。
《唐书·五行志》:大和三年,成都李树生木瓜,空中不实。咸通十四年四月,成都李实变为木瓜。时人以为:李,国姓也;变者,国夺于人之象。
《好事集》:王侍中家堂前,有鼠从地出其穴,即生李树,花实俱好,此鼠精李也。
辟寒王琼妙于化物方,冬以药封桃李数株,一夕尽开。
《云仙杂记》:崔奉国家有一种李,肉厚而无核,识者曰:天罚乖龙必割其耳,耳血堕地,故生此李。
明宗不豫冯道入问,因指果实曰:如食桃不康,他日见李思戒。
《谈苑》:许州小窑出好李,太常少卿刘蒙正有园在焉,多植之。每遣人负担归京师以遗,贵要窃尝得之,绝大而味佳。
《宋史·五行志》:元符元年八月,旋州李木连理。
崇宁四年正月,襄城县李梨木连理。
绍兴二十一年,建德县定林寺桑生李实,栗生桃实,占曰:木生异实,国主殃。
《老学庵笔记》:杨廷秀在高安有小诗云:近红莫看失胭脂,远白宵明雪色奇。花不见桃唯见李,一生不晓退之诗。予语之曰:此意古人已道,但不如公之详耳。廷秀愕然问:古人谁曾道。予曰:荆公所谓积李兮缟夜,崇桃兮炫昼是也。廷秀大喜曰:便当增入小序中。《耕桑偶记》:终南及庐岳出好李花,两京贵侠富民以千金买种,终庐有致富者。
《说林》:立夏日俗尚啖李,时人语曰:立夏得含李,能令颜色美。故是日妇人作李会,取李汁和酒饮之,谓之驻色酒。一曰是日啖李,令不瘦夏。
《武夷山记》:峰山有仙李,如小鸟卵,长而色赤,味亦酸美。
《异林》:明弘治甲寅枫树生李实,又岁丙辰,李树生豆荚,苕苕满枝。
《花史》:嘉兴府城西南地产佳李,因名欈李。《越绝书》:作就李又云:吴王曾醉西施于此,号醉李。
《客燕杂记》:京师佳果有麝香李、盘山李。
《山阴县志》:成化三年丁亥,村落间李生桃实。
《诸暨县志》:成化三年冬桃李花。
《怀宁县志》:成化十二年丙申冬,大燠桃李花。
《安肃县志》:成化丁酉九月桃李花。
《颍上县志》:成化丁酉桃李冬,花树有实如王瓜,体空亦不堪食。
《山阴县志》:成化十三年丁酉春,村落间李树上忽生栀。
《兰溪县志》:弘治八年九月,乡间梨李皆再花。
《高安县志》:弘治八年,枫树结李实,桃李冬花。
《丰县志》:弘治十五年冬桃李花。
《临洮府志》:正德元年秋,诸州县桃李花尽放。
《诸暨县志》:正德二年冬,桃李花有实者。
《高平县志》:正德九年,桃李冬花,至有成实者。
《新昌县志》:正德九年桃李冬花成实。
《咸宁县志》:正德十一年桃李冬花。
《钟祥县志》:正德十一年十二月桃李花。
正德十三年秋八月桃李花。
《安庆府志》:正德十四年己卯三月,李结实如瓜,其味甜,其长寸。
《怀宁县志》:正德十四年己卯三月李结实如瓜。《临洮府志》:正德十四年秋八月诸州县桃李重花。《吴县志》:正德十五年庚辰冬桃李俱花。
《崇明县志》:正德十五年十一月桃李花。
《颍上县志》:嘉靖壬午冬,和气如春,桃李诸果木皆华,间或有实者。
《石埭县志》:嘉靖十年冬十二月桃李花。
《临洮府志》:嘉靖十四年秋八月桃李重花。
《柏乡县志》:嘉靖二十四年冬十月桃李花。
《福州府志》:嘉靖三十七年夏四月,闽各县李树上生桃。
《贵池县志》:嘉靖三十八年冬桃李花。
《长垣县志》:嘉靖三十九年冬十月桃李华。
《云南府志》:嘉靖四十一年正月,崇明李实如瓜。《长垣县志》:隆庆元年冬十月,桃李花。
《松江府志》:隆庆二年冬十月,桃李花。
《潼关卫志》:穆宗六年九月,桃李花。
《重庆府志》:万历五年春,合州李树结长豆。
《溧水县志》:万历十八年十月,既望桃李花
《汤溪县志》:万历二十七年,四都李树生瓜。
《南阳县志》:万历三十二年冬十月,南召桃李成华。《怀宁县志》:万历四十四年丙辰冬,燠桃李花。
《陕西通志》:万历四十五年澄城冬月,桃李皆华。《赣县志》:万历四十六年冬,桃李实。
《钟祥县志》:天启五年十月,桃李花。
《桐城县志》:崇祯三年庚午,李树结实如瓜。
《仙居县志》:崇祯五年,桃李冬实。
《鸡泽县志》:崇祯九年十月,桃李花。
《新安县志》:崇祯十二年十月,桃李悉华。
《武进县志》:崇祯十三年,李生瓜。
《蒲圻县志》:崇祯十三年冬十一月,桃李尽花。
《高淳县志》:崇祯十四年辛巳,李树生物如瓜。
《睢宁县志》:学前城隈树桃李百馀株,春日始和,众芳竞发,殷红浅白掩映亭桥。
《富阳县志》:长沙在望仙三图,其地李花成行,延袤里许。每当烂漫之日,飞花片片,著地皆如积玉云。《连山县志》:巾子山顶上有石池,四时不涸。傍边有桃李二株,盛夏子熟,芬芳袭人。有登其巅者采食之,不觉饥。或私携至半山,风雨骤起迷路,弃之复霁。故谚有云:巾子山,宜吃不宜担。

李部杂录

《诗经·卫风·木瓜》: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
《王风·丘中有麻》:丘中有李,彼留之子。
《小雅》:南山有台,南山有杞,北山有李。
《大雅·抑》: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管子》:五沃之土,其木宜梅李。
《荀子》:桃李倩粲于一时,时至而杀。至于松柏经隆冬而不凋,蒙霜雪而不变,可谓得其性矣。
《前汉书·五行志》:僖公三十三年十二月,李梅实。刘向以为周十二月,今十月也,李梅当剥落,今反华实,近草妖也。先华而后实,不书华,举重者也。阴成阳事,象臣颛君作威福。一曰,冬当杀,反生,象骄臣当诛,不行其罚也。故冬华华者,象臣邪谋有端而不成,至于实,则成矣。是时僖公死,公子遂颛权,文公不悟,后有子赤之变。一曰,君舒缓甚,奥气不臧,则华实复生。董仲舒以为李梅实,臣下彊也。记曰:不当华而华,易大夫;不当实而实,易相室。冬,水王,木相,故象大臣。刘歆以为庶徵皆以虫为孽,思心蠃虫孽也。李梅实,草妖。《汉武内传》:仙药之上者,有员丘红李。
《盐铁论》:夫李梅实多者,来岁为之衰。
《许慎·说文》:李果也,从木子声,杍古文李。
《西溪丛语》:潘岳《閒居赋》:房陵朱仲之李。李善云:朱仲李,未详,按《述异记》云:房陵定山有朱仲李三十六所,许昌节度使小厅,是故魏景福殿董卓乱,魏太祖挟令迁帝自洛都许。许州有小李,子色黄,大如樱桃,谓之御李子,即献帝所植,至今有焉。王逸《荔枝赋》云:房陵缥李。
《格物丛话》:桃李二花同时并开,而李之淡泊纤秾香雅洁密,兼可夜盼有,非桃之所得而埒者。
《三柳轩杂识》:余尝评花,以为李如东郭贫女。
《花经》:五品五命千叶李。
《瓶花谱》:七品三命千叶李。
《瓶史》:月表二月花,使令李花。
《花历》:二月李能白。
《灌国史语》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予谓桃花如丽姝,歌舞场中定不可少;李花如女道士,烟霞泉石间独可无一乎。

李部外编

《黄帝内传》:王母遗帝上清玉文之李。
《神仙传》:老子之母适至李树下而生,老子生而能言,指李树曰:以此为我姓。
《汉武内传》:李少君谓帝曰:钟山之李大如瓶,臣以食之,遂生奇光。
《集真记》:西王母居龙月城,城中产黄李,李花开则三影,结实则九影,花实上皆有黄中二字,王母惜之过于蟠桃。与紫阳真官博戏,则以一二百枚递分胜负。《列异传》:袁本初时有神出河东,号度索君,人共为立庙。兖州苏氏母病,祷见一人著白单衣,高冠,冠似鱼头,谓度索君。曰:昔临庐山下共食白李,未久已三千年,日月易得使人怅然去。后度索君曰:此南海君也。《真人王褒内传》:五云丹山上有元云李,食之得仙。《珍珠船》:刘纲唾盘成李,其妻樊夫人唾盘成獭,食之。《抱朴子》:五原蔡诞入山而还,欺其家人云:到昆崙山有玉桃玉李,形如世间者,但光明洞彻而坚。以玉井水洗之,便软而可食。
《平阳府志》:隋裴谌闻喜人。大业中,入白鹿山采练十数年,与王敬伯为友。敬伯曰:仙海无涯,盍归乎。谌曰:吾梦醒者,不复抵迷。敬伯遂游京洛。贞观初拜参军,迁大理评事,赐绯奉使淮南。舟次高邮,一老人蓑笠鼓棹而过,敬伯视之,乃谌也。维舟握手延坐,曰:兄所须当以奉给。谌笑曰:鱼鸟各适,何矜炫为。吾市药广陵青园桥东数里樱桃园北,车门即吾宅也。敬伯至广陵间以访之,果有车门,渐进愈佳,青衣传命谌,衣冠揖入。栋宇器物,悉非人世所睹,日暮促席燃九光,灯光华满,座女乐数十人,皆绝色。谌又顾黄头曰:王评事,吾山中友,别近十年宜远致。丽姝黄头唯,旋引一妪自西阶上。敬伯视之,似其妻赵氏。赵氏亦熟目。敬伯骇异之。一青衣以玳瑁筝授赵氏,乃赵氏素善者。敬伯取坐间殷色李投之赵氏,顾敬伯潜系衣带间。将曙,谌召黄头曰:送赵夫人回。乃谓敬伯曰:使君宿此,得无惊郡伯乎。且就馆閒,时再来。敬伯去五日将还,复诣之,则一荒凉地也,惆怅而行及京,奏事毕,抵第。赵氏怒曰:女子诚陋,奈何致以悦人。朱李尚在也。敬伯始悟谌得仙矣。

柰部汇考

释名

《别录》     频婆《梵名》
紫柰《西京杂记》  丹柰
素柰        绿柰
朱柰        赤柰
冬柰        青柰

白柰〈俱《纲目》   脂衣柰《西京杂记》

柰图


《尔雅》释木

其。
〈注〉棪实似柰,赤可食。〈疏〉棪,一名,其郭云棪实似柰,赤可食。《山海经》云:堂庭之山多棪木。注云:子似柰而赤,可食,是也。

《刘熙·释名》释饮食

柰油,捣柰实,和以涂缯上,燥而发之,形似油也。柰脯,切柰暴乾之如脯也。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柰林檎

《广志》曰:橏掩蓲柰也。又曰:柰有白、青、赤三种,张掖有白柰,酒泉有赤柰。西方例多柰,家以为脯数十百斛,蓄积如收藏枣栗。魏明帝时诸王朝,夜赐东城柰一区。陈思王谢曰:柰以夏熟,今则冬生,物非时为珍。恩绝,口为厚诏曰:此柰从凉州来。《晋宫閤簿》曰:秋有白柰。《西京杂记》曰:紫柰别有素柰、朱柰。《广志》曰:理琴以赤柰。

柰林檎,不种但栽之。
种之虽生,而味不佳。

取栽如压桑法,又法栽如桃李法。
作柰麨法
拾烂柰内瓮盆合,勿令风入,六七日许当大烂以酒腌痛拌之,令如粥状,下水更拌以罗漉去受子,良久澄清。泻去汁,更下水,复拌如初,看无臭气乃止。泻去汁,置布于上,以灰饮汁如作米粉法,汁尽
刀剔大如梳,掌于日中曝乾研作末,便甜酸芬香。

作柰脯
柰熟时中破,曝乾即成矣。

《段成式·酉阳杂俎》脂衣柰

脂衣柰,汉时紫柰,大如升,核紫花青,研之有汁可漆,或著衣,不可浣也。

白柰

白柰,出凉州野猪泽,大如兔头。
《本草纲目》柰释名
李时珍曰:篆文柰字,象子缀于木之形,梵言谓之频婆,今北人亦呼之,犹云端好也。
集解

陶弘景曰:柰,江南虽有而北国最丰,作脯食之不宜人。林檎,相似而小,俱不益人。
陈士良曰:此有三种大而长者,为柰圆者,为林檎,皆夏熟,小者味涩为梣,秋熟一名楸子。
李时珍曰:柰与林檎,一类二种也。树实皆似林檎而大,西土最多,可栽可压,有白、赤、青三色,白者为素柰,赤者为丹柰,亦曰朱柰,青者为绿柰,皆夏熟。凉州有冬柰,冬熟,子带碧色。《孔氏六帖》言:凉州白柰,大如兔头。《西京杂记》言:上林苑紫柰大如升,核紫花青,其汁如漆,著衣不可浣,名脂衣柰。此皆异种也。郭义恭《广志》云:西方例多柰,家家收,切曝乾为脯,数十百斛以为蓄积,谓之频婆粮。亦取柰汁为豉,用其法取熟柰纳瓮中,勿令蝇入,六七日待烂以酒腌痛,拌令如粥状,下水更拌,滤去皮子,良久去清汁,倾布上,以灰在下引汁,尽划开,日乾为末,调物甘酸得所也。刘熙《释名》载:柰油,以柰捣汁涂缯上,暴燥取下,色如油也。今关西人以赤柰楸子取汁涂器中,暴乾名果单是矣。味甘酸,可以馈远。杜恕《笃论》云:日给之花似柰,柰实而日给,零落虚伪,与真实相似也,则日给乃柰之不实者。而王羲之帖云:来禽日给,皆囊盛为佳果,则又似指柰为日给矣。木槿花,亦名日及,或同名耳。
实气味

苦寒,有小毒。
《别录》曰:多食令人肺壅胪胀,有病尤甚。
孙思邈曰:酸苦寒涩无毒。
李时珍曰:按《正要》云:频婆甘,无毒。
主治

孟诜曰:补中焦诸不足,气和脾,治卒食饱气壅不通者,捣汁服。
《千金方》曰:益心气,耐饥。
《正要》曰:生津止渴。

柰部艺文一《报陈思王诏》魏·文帝

此柰从凉州来,道里既远。又冬来转暖,故中变色不佳耳。
《许赐柰表》曹植
即夕,殿中虎贲宣诏,赐臣等冬柰一奁,诏赐使温啖,夜非食时而赐。见及柰,以夏熟,今则冬至,物以非时为珍。恩以绝口为厚,非臣等所宜荷之。

《谢始兴王赐柰启》梁·刘潜

酒泉之实,称于王赋;瓜州之咏;说自张文。亦有太冲,嗟其夏成。子建畅其寒熟潘,园曜白孙井浮朱。并见重于昔时,而沾恩于兹日。

《柰赋》宋·吴淑

惟此素柰,果中之珍。茂虎丘之嘉实,秀上林之晚春。白花兴谣,既自于天宫织女元云在御,更闻于南岳夫人。若夫张掖称奇,瓜州擅美。实或丹而或白,英半绿而半紫。杨愔不顾,因号干奇童。王祥守之,乃成于孝子。状同日给之华,名记圆丘之异。潘尼有清渠之咏,卢谌有夏祠之制。采昆崙之绝域,植华林之丹地。夏成者既嘉,冬熟者尤贵。备四真之荐羞,有三元之芳旨。
柰部艺文二〈诗〉《咏柰》梁·褚沄
成都贵素质,酒泉称白丽。红紫夺夏藻,芬芳掩春蕙。映日照新芳,丛林抽晚蒂。谁谒重三珠,终焉竞八桂。不让圜丘中,粢洁华庭际。

《和萧国子咏柰花》谢瑱

俱荣上节初,独秀高秋晚。吐绿变衰园,舒红摇落苑。不逐奇幻生,宁从吹律㬉。幸同瑶华折,为君聊赠远。

《深夏忽见柰树上犹存一颗实》

宋梅尧臣


累累后堂柰,落尽风雨枝。行药偶散步,倚杖聊纵窥。林叶隐孤实,山鸟曾未知。物亦以晦存,悟兹身世为。

柰部选句

《汉王逸·荔子赋》:酒泉白柰。
《晋左思·蜀都赋》:素柰夏成。
《潘岳·閒居赋》:二柰曜丹白之色。
《张载·失题诗》:三巴黄甘,瓜州素柰。凡此数种,殊美绝泱。浊者所思,铭之常带。
唐杜甫诗:宿阴繁素柰,过雨乱红蕖。〈又〉轻笼熟柰香。姚合诗:素柰花开西子面。
宋梅尧臣诗:岂无山石榴,独见庭柰喜。

柰部纪事

《真诰》:夏禹诣钟山,啖紫柰醉,金酒服灵实。
《洞冥记》:天汉二年,帝升苍龙阁思仙术,召诸方士,言远国遐方之事。东方朔下席操笔跪而进曰:有紫柰,大如斗,甜如蜜。核紫花青,研之有汁如漆,可染衣,其汁著衣不可湔浣,亦名阇衣柰。
《汉武故事》:上握兰园之金精,摘圆丘之紫柰。
《西京杂记》:汉初修上林苑,群臣各献名果珍树,中有白柰、绿柰,绿花紫色。
《述异记》:汉末杨氏,家园中产神柰三株。
《晋书·王祥传》:祥性至孝。早丧亲,继母朱氏不慈,祥愈恭谨。有丹柰结实,母命守之,每风雨,祥辄抱树而泣。其笃孝纯至如此。
《宋书·符瑞志》:晋武帝太始二年六月壬申,嘉柰一蒂十实,生酒泉。
《元晏春秋》:卫伦过予言,及于味,称魏故侍中刘子阳,食饼知盐生,精味之至也。予曰:师旷识劳薪,易牙别淄渑。子阳今之妙也,定之何难。伦因命仆取粮糗以进,予尝之曰:麦也,有杏李柰味。三果之熟也不同时,子焉得兼之。伦笑而不言,退告人曰:士安之识过刘氏,吾将来,家实多,故杏时将发糅以杏汁,李柰将发又糅以李柰汁,故兼三味。
《拾遗记》:昆皋山有柰,冬生如碧色,以玉井水洗食之,骨轻柔能腾虚也。
《洛阳伽蓝记》:报德寺多果木,柰味甚美,冠于京师。白马寺浮图前柰林实重七斤,味殊美,冠于中京。帝至熟时常诣取之,或复赐宫人。宫人得之,转饷亲戚,以为奇味。得者不敢辄食,乃历数家。
河间王琛造迎风馆于后园,窗户之上列钱,青琐玉凤衔铃,金龙吐佩。素柰朱李枝条入檐,伎女楼上坐而摘食。
《北齐书·杨愔传》:愔一门四世同居,家甚隆盛,昆季就学者三十馀人。学庭前有柰树,实落地,群儿咸争之,愔颓然独坐。其季父炜适入学馆,见之大用嗟异,顾谓宾客曰:此儿恬裕,有我家风。
《朝野佥载》:贞观中,顿丘有人于黄河渚上拾菜得一树,栽子大如指,持归莳之,三年乃结子五颗,味如柰又似林檎多汁,异常酸美。送县,县上州,以其奇味乃进之。后树长成,渐至三百颗,每年进之,号曰朱柰,至今犹存德贝博等州。取其枝接所在丰足,人以为从西域浮来,碍渚而住矣。
《洽闻记》:河州凤林关有灵岩寺,每七月十五日,溪穴流出,圣柰大如盏以为常。
《虎丘山疏》:虎丘山下三面有春秋二柰。
《燕都韦园记》:去园里许有柰子古树,婆娑数亩。春时花盛开,望之如雪。三夏叶特繁密,列坐其下,微雨烈日俱不到,被荫若夏屋。公安袁宏道尝谓戒坛老松、显灵宫柏、城南柰子,可称卉木中三绝云。

柰部杂录

《汉武内传》:仙药之次者,有圆丘紫柰,出永昌。

柰部外编

《洞仙传》:展上公学道于伏龙,地乃植柰,弥满所住之上,常白诸仙人云:昔在华阳下食白柰,美忆之。未久,忽已三千岁矣。郭四朝后来住其处,又种五果上公。云:此地善可种柰,所谓福乡之柰,可以除灾疠。《南岳夫人传》:夫人姓魏名华存,性乐神仙。季冬夜半,有四真人降,夫人静室,因设元丘紫柰。夫人还,王屋山王子乔等并降,时夫人与真人为宾主,设三元紫柰。
《续仙传》:谢元卿遇神仙,设元洲白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