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芄兰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四十一卷目录

 葶苈部汇考
  葶苈图
  礼记〈月令〉
  尔雅〈释草〉
  汲冢周书〈时训解〉
  本草纲目〈葶苈〉
 葶苈部纪事
 葶苈部杂录
 蒺藜部汇考
  蒺藜图
  诗经〈鄘风墙有茨 小雅楚茨〉
  尔雅〈释草〉
  陆佃埤雅〈蒺藜〉
  罗愿尔雅翼〈茨〉
  徐光启农政全书〈蒺藜考〉
  本草纲目〈蒺藜〉
  直省志书〈莱芜县 同州〉
 蒺藜部选句
 蒺藜部纪事
 蒺藜部杂录
 蒺藜部外编
 芄兰部汇考
  芄兰图
  诗经〈卫风芄兰〉
  尔雅〈释草〉
  毛诗陆疏广要〈芄兰之支〉
  本草纲目〈萝摩〉

草木典第一百四十一卷

葶苈部汇考

释名
靡草《礼记》      蕇《尔雅》
葶苈《尔雅》      狗荠《广雅》
丁历《别录》      大室《本经》
大适《本经》

葶苈图


《礼记》月令

孟夏之月,靡草死。
〈注〉旧说云,靡草,荠葶苈之属。〈疏〉靡草无文,故引旧说以明之,葶苈之属,以其枝叶靡细,故云靡草。

《尔雅》释草

〈音典〉葶苈
〈注〉实叶皆似芥,一名狗荠,《广雅》〈疏〉蕇,一名葶苈,郭云:实叶皆似芥,广雅又名狗荠,本草一名丁历,一名大室,一名大适,《陶注》云,今近道亦有母则狗荠,子细黄,至苦是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小满又五日,靡草死,靡草不死,国纵盗贼。
《本草纲目》葶苈释名
李时珍曰:名义不可强解。
集解

《别录》曰:葶苈生槁城平泽及田野,立夏后采实,阴乾。陶弘景曰:出彭城者最胜,今近道亦有,母即公荠也。子细黄,至苦,用之当熬。
苏颂曰:今汴东、陕西、河北州郡皆有之,曹州者尤佳,初春生苗,叶高六七寸,似荠根,白色,枝茎俱青,三月开花,微黄,结角子,扁小如黍粒微长,黄色,月令孟夏之月,靡草死,许慎郑元注皆云,靡草荠葶苈之属,是也。一说葶苈单茎向上,叶端出角,粗且短,又有一种狗芥草,叶近根下作奇,生角细长,取时必须分别此二种也。
雷敩曰:凡使勿用赤须子,真相似,只是味微甘苦耳。葶苈子之苦,入顶也。
李时珍曰:按《尔雅》云:蕇葶,苈也,郭璞注云,实叶皆似芥,一名狗荠,然则狗芥即是葶苈矣。盖葶,苈有甜苦二种,狗芥味微甘,即甜葶苈也。或云甜葶,苈是菥蓂子,考其功用,亦似不然。
子修治

雷敩曰:凡使葶苈,以糯米相合,置于燠上微焙,待米熟去米,捣用。
子气味

辛寒无毒。
《别录》曰:苦大寒,得酒良。
甄权曰:酸有小毒,入药炒用。
李杲曰:沈也,阴中阳也。
张仲景曰:葶苈傅头疮,药气入脑杀人。
徐之才曰:榆皮为之,使得酒良,恶白僵蚕石龙芮。李时珍曰:宜大枣。
子主治

《本经》曰:症瘕积聚结气,饮食寒热,破坚逐邪通,利水道。
《别录》曰:下膀胱水伏,留热气皮间,邪水上出,面目浮肿,身暴中风,热痱痒,利小腹,久服令人虚。
甄权曰:疗肺痈,上气,欬嗽止喘,促除胸中痰饮。李时珍曰:通月经。
发明

李杲曰:葶苈大降气,与辛酸同,用以导肿气,《本草十剂》云泄可去闭,葶苈,大黄之属。此二味皆大苦寒,一泄血闭,一泄气闭,盖葶苈之苦寒,气味俱厚不减,大黄又性过于诸药,以泄阳,分肺中之闭,亦能泄大便,为体轻象阳,故也。
寇宗奭曰:葶苈有甜苦二种,其形则一也,经既言味辛苦即甜者,不复更入药也。大概治体,皆以行水走泄为用,故曰久服令人虚,盖取苦泄之义,药性论不当言味酸。
朱震亨曰:葶苈属火,性急,善逐水病,人稍涉虚者,宜远之。且杀人,甚健何必久服,而后虚也。
王好古曰:苦甜二味,主治不同,仲景泻肺汤用苦,馀方或有用甜者,或有不言甜苦者,大抵苦则下泄,甜则少缓量,病人虚实用之,不可不审。《本草》虽云,治同而甜苦之味,安得不异。
李时珍曰:甘苦二种,正如牵牛黑白二色,急缓不同,又如葫芦甘苦二味,良毒亦异,大抵甜者下泄之性,缓虽泄肺而不伤胃,苦者下泄之性急,既泄肺而易伤胃。故以大枣补之,然肺中水气膹满,急者非此不能除,但水去则止,不可过剂尔,既不久服,何至杀人。《淮南子》云:大戟去水,葶苈愈胀,用之不节,乃反成病。亦在用之有节耳。
附方

阳水暴肿,面赤烦渴,喘急,小便涩,其效如神,甜葶苈一两半,炒研末,汉防己末二两,以绿头鸭血及头合捣万杵丸,梧子大,甚者空腹,白汤下十丸,轻者五丸,日三四服,五日止,小便利,为验一加猪苓末二两。〈外台秘要〉
通身肿满,苦葶苈炒四两为末,枣肉和丸,梧子大,每服十五丸,桑白皮汤下,日三服,此方人不甚信,试之自验。
水肿尿涩,梅师方用甜葶苈二两炒为末,以大枣二十枚,水一大升,煎一升,去枣,入葶苈末,煎至可丸。如梧子大,每饮服六十丸,渐加,以微利为度。 崔氏方,用葶苈三两,绢包,饭上蒸熟,捣万杵丸,梧子大,不须蜜和,每服五丸,渐加至七丸,以微利为佳,不可多服。令人不堪,若气发服之得利,气下即止水气,无比。萧驸马水肿,服此得瘥。
外科精义,治男妇大小头面手足肿,用苦葶苈炒研,枣肉和丸,小豆大,每服十丸,煎麻子汤下,日三服,五七日小便多,则消肿也,忌咸酸生冷。
大腹水肿,肘后方,用苦葶苈二升,炒为末,割鶤雄鸡血及头合捣丸,梧子大,每小豆汤下十丸,日三服。又方葶苈二升,春酒五升,渍一夜,稍服一合,小便当利。 又方葶苈一两,杏仁二十枚,并熬黄色捣,分十服,小便去当瘥。
腹胀积聚,葶苈子一升,熬以酒五升,浸七日,日服三合。〈千金方〉
肺湿痰喘,甜葶苈炒为末,枣肉丸服。〈摘元方〉
痰饮欬嗽,含奇丸,用曹州葶苈子一两,纸衬炒令黑,知母一两,贝母一两,为末,枣肉半两,沙糖一两半和丸,弹丸大,每以新绵裹一丸含之,咽津甚者,不过三丸。〈箧中方〉
欬嗽,上气不得,卧或遍体气肿,或单面肿,股足肿,并主之,葶苈子三升,微火熬研,以绢袋盛,浸清酒五升中,冬七日夏三日,初服如桃许大,日三夜,一冬月日二夜二,量其气力取微利下为度。如患急者,不待日满,亦可绞服。〈崔知悌方〉
肺壅喘急,不得卧,葶苈、大枣、泻肺汤主之,葶苈炒黄捣末,蜜丸弹丸大,每周大枣二十枚,水三升,煎取二升,乃入葶苈一丸,更煎取一升,顿服,亦主支饮不得息。〈金匮玉函方〉
月水不通,葶苈一升为末,蜜丸,弹子大,绵裹纳阴中一寸,一宿易之,有汁出止。〈千金方〉
卒发颠狂,葶苈一升,捣三千杵,取白犬血和丸,麻子大,酒服一丸,三服取瘥。〈肘后方〉
头风疼痛,葶苈子为末,以汤淋汁沐头,三四度即愈。〈肘后方〉
疳虫蚀齿,葶苈、雄黄等分,为末,腊月猪油和成,以绵裹,槐枝蘸点。〈金匮要略〉
白秃头疮,葶苈末涂之。〈圣惠方〉
瘰𤻤已溃,葶苈二合,豉一升,捣作饼子,如钱大,厚三分,安疮孔上,艾作炷灸之,令温热,不可破肉,数易之。而灸但不可灸初起之,疮恐葶苈气入脑,伤人也。〈永类方〉
马汗毒气入腹,葶苈子一两,炒研,水一升,浸汤服取,下恶血。〈续十全方〉

葶苈部纪事

《华佗别传》有人苦头眩,头不得举,目不得视,积年,佗使悉解衣倒悬,令头去地一二寸,濡布拭身体,令周匝候视诸脉,尽出五色,佗令弟子数人以铍刀决脉,五色血尽视赤血出,乃下,以膏摩被覆汗出周匝,饮以葶苈、犬血散,立愈。

葶苈部杂录

《博物志》岁欲苦苦草先生,苦草,谓葶苈也。
《药谱》葶苈别名,良医匕首。

蒺藜部汇考

释名

《诗经》       蒺藜《尔雅》
旁通《本经》      屈人《本经》
止行《本经》      休羽《本经》
升推《纲目》

蒺藜图


《诗经》鄘风墙有茨

墙有茨,不可扫也。〈又〉墙有茨,不可襄也。〈又〉墙有茨,不可束也。
〈朱注〉茨,蒺藜也。蔓生,细叶,子有三角,刺人。〈大全〉《本草》曰:一名蒺藜,注云子有刺,状如菱而小,军家铸铁作之,以布敌路,亦呼蒺藜。

小雅楚茨

楚楚者茨,言抽其棘。
〈传〉楚,楚茨棘貌,抽除也。〈笺〉茨,蒺藜也。〈疏〉茨,蒺藜释草文也,郭璞曰:布地蔓生,子有三角,刺是也。

《尔雅》释草

茨蒺藜
〈注〉布地蔓生,细叶,子有三角刺人。见诗,〈疏〉茨一名蒺藜,郭云布地蔓生,细叶,子有三角刺人,见诗者。按诗小雅云,楚楚者,茨是也。

《陆佃埤雅》蒺藜

蒺藜布地,蔓生,子有三角,刺人,状如菱而小,蒺之言疾也,一名茨,可以茨墙,故谓之茨墙,有《茨序》曰:国人疾之,而不可道也,正言蒺藜,以此诗曰:墙有茨,不可扫也。言欲扫去之,反伤墙也。以刺秽碍。易曰:据于蒺藜,六三以柔乘刚,故曰据于蒺藜,据于蒺藜,非所据而据焉者也。今兵家乃铸铁为之,以梗敌路,亦呼蒺藜。《韩诗外传》以为春植桃李,夏得荫其下,秋得食其实,春植蒺藜,夏不得采其叶,秋得其刺焉。故君子慎所立也。师旷曰:岁欲苦苦草先生,苦草,葶苈也。岁欲旱旱草先生,旱草,蒺藜也。

《罗愿·尔雅翼》

茨,蒺藜也。布地,蔓生,细叶,子有三角,状如菱而小,刺人。生道上,长安最饶人,行多著木屐,故易以据于蒺藜,言所恃伤也。七谏曰:江离弃于穷巷兮,蒺藜蔓乎。东厢,东厢者,宫室所严礼乐所,在观其所生,以知治,忽故瑞应图云,王者任用贤良,则梧桐生于东厢,今蒺藜生之,以见所任之非人。赵简子曰:夫植桃李者,夏得其休息,秋得其食焉。植蒺藜者,夏不得休息,秋得其刺焉。以言阳虎所植之非其人,则与七谏义同也。诗墙有茨,言卫公子顽,国人疾之,而不可道,盖茨虽可恶,依墙以生,欲扫去之,则恐伤墙,以喻公子顽虽可疾,欲道之则恐伤国体,叔孙怒季孙,指楹而言曰:虽恶是,其可去乎。亦此义也。正义引媒氏云,凡男女阴讼,听之于胜国之社,胜国亡国也。亡国之社,掩其上而栈,其下使无所通,故就之以听阴,讼明不当宣露,则其社之墙亦有茨,不可知尔。今军旅亦以铁作茨,以布敌路,谓之铁蒺藜,或云铁蒺藜菱角等起于隋炀帝征辽为之,然六韬中已有此物,《鼍错传》谓之渠,答诸葛亮,卒于五丈,原魏人追之,长史杨仪多布铁蒺藜,则其来已久。

《徐光启·农政全书》蒺藜考

本草一名旁通,一名屈人,一名止行,一名休羽,一名升推,一名蒺藜,一名茨,处处有之。
救饥

收子炒微黄,捣去刺,磨面作烧饼,或蒸食皆可。元扈先生曰:本是胜药,尝过。
《本草纲目》蒺藜释名
陶弘景曰:多生道上及墙上,叶布地,子有刺,状如菱而小,长安最饶人,行多著木履,今军家乃铸铁作之,以布敌路,名铁蒺藜。易云,据于蒺藜,言其凶伤,诗云墙有茨,不可扫也,以刺梗秽,方用甚稀。
李时珍曰:蒺,疾也,藜利也,茨刺也。其刺伤人,甚疾,而利也。屈人止行,皆因其伤人也。
集解

《别录》曰:蒺藜子生冯翊平泽或道旁,七月八月采实,暴乾。
苏颂曰:冬月亦采之,黄白色,郭璞注尔雅云,布地蔓生,细叶,子有三角,刺人是也。又一种白蒺藜,今生同州沙苑,牧马草地最多,而近道亦有之,绿叶细蔓,绵布沙上,七月开花,黄紫色,如豌豆花而小,九月结实,作荚子便可采其实,味甘而微腥,褐绿色,与蚕种子相类,而差大,又与马薸子酷相类,但马薸子微大,不堪入药,须细辨之。
寇宗奭曰:蒺藜有二等,一等杜蒺藜,即今之道旁布地而生者,开小黄花,结芒刺。一种白蒺藜,出同州沙苑牧马处,子如羊内肾,大如黍粒,补肾药,今人多用,风家惟用刺蒺藜也。
李时珍曰:蒺藜叶如初生皂荚,叶整齐可爱,刺蒺藜状如赤根菜,子及细,菱三角四刺,实有仁,其白蒺藜结荚,长寸许,内子大如脂麻,状如羊肾,而带绿色,今人谓之沙苑蒺藜,以此分别。
子修治

雷敩曰:凡使拣净,蒸之,从午至酉,日乾,木臼舂,令刺尽,用酒拌再蒸,从午至酉,日乾用。
大明曰:入药不计丸散,并炒去刺用。
子气味

苦温无毒。
《别录》曰:辛微温。
甄权曰:甘,有小毒。
马志曰:其性宣通,久服不冷而无壅,热当以性温为是。
徐之才曰:乌头为之使。
子主治

《本经》曰:恶血,破症,积聚喉痹,乳难,久服长肌肉,明目轻身。
《别录》曰:身体风痒,头痛欬逆,伤肺,肺痿,止烦下气,小儿头疮痈肿,阴溃可作摩粉。甄权曰:治诸风𤻤疡,疗吐脓,去燥热。大明曰:治奔豚,肾气,肺气,胸隔满,催生堕胎,益精,疗水脏冷,小便多,止遗沥,泄精,溺血肿痛。
苏颂曰:痔漏阴汗,妇人发乳,带下。
李时珍曰:治风秘,及蛔虫心腹痛。
白蒺藜气味

甘温无毒。
白蒺藜主治

李时珍曰:补肾,治腰痛,泄精虚损劳乏。
发明

苏颂曰:古方皆用有刺者,治风明目最良,神仙方亦有单服蒺藜法,云不问黑白,但取坚实者,舂去刺用。李时珍曰:古方补肾,治风皆用刺蒺藜,后世补肾多用沙苑蒺藜,或以熬膏和药,恐其功亦不甚相远也。刺蒺藜炒黄,去刺,磨面作饼,或蒸食,可以救荒。
花主治

寇宗奭曰:阴乾为末,每温酒服二三钱,治白癜风。
苗主治

李时珍曰:煮汤洗疥癣,风疮,作痒。
附方

服食法,蒺藜子一石,七八月熟时收取,日乾,舂去刺,杵为末,每服二钱,新汲水调下,日三服,勿令中绝断。谷长生服之一年,以后冬不寒,夏不热,二年老者复少发白复黑,齿落更生,服之三年身轻长生。〈神仙秘旨〉腰脊引痛,蒺藜子捣末,蜜和丸,胡豆大,酒服二丸,日三服。〈外台秘要〉
卒中五尸,蒺藜子捣末,蜜丸,胡豆大,每服二丸,日三服。
大便风秘,蒺藜子炒一两,猪牙皂荚去皮,酥炙五钱,为末,每服一钱,盐茶汤下。〈普济方〉
月经不通,杜蒺藜、当归等分,为末,米饮,每服三钱。〈儒门事亲方〉
催生下衣,难产,胎在腹中,并包衣不下,及胎死者,蒺藜子、贝母各四两,为末,米汤服三钱,少顷不下,再服。〈梅师方〉
通身浮肿,杜蒺藜日日煎汤洗之。〈圣惠方〉
蛔虫心痛,吐清水,七月七日采蒺藜子,阴乾,方寸匕,日三服。〈外台秘要〉
万病积聚,七八月收蒺藜子,水煮熟,曝乾,蜜丸,梧子大,每酒服七丸,以知为度,其汁煎如饴,服之。
三十年失明,补肝散,用蒺藜子,七月七日收,阴乾,捣散,食后水服,方寸匕,日三。〈外台秘要〉
牙齿动摇,疼痛及打动者,土蒺藜去角,生研五钱,淡浆水半盏,蘸水入盐,温漱,甚效,或以根烧灰贴牙。即牢固也。〈御药院方〉
牙齿出血不止,动摇,白蒺藜末,旦旦擦之。〈道藏经〉打动牙疼,蒺藜子或根为末,日日揩之。〈瑞竹堂方〉鼻塞出水,多年不闻香臭者,蒺藜二握,当道车碾过,以水一大盏煮,取半盏,仰卧,先满口含饭,以汁一合灌鼻中,不过再灌,嚏出一两个息肉似赤蛹虫,即愈。〈圣惠方〉
面上瘢痕,蒺藜子,山栀子各一合,为末,醋和,夜涂旦洗。〈救急方〉
白癜风疾,白蒺藜子六两,生捣为末,每汤服二钱,日二。服一月绝根,服至半月白处见红点,神效。〈孙真人食忌〉一切丁肿,蒺藜子一升,熬捣,以醋和,封头上拔根。〈外台秘要〉
鼻流清涕,蒺藜苗二握,黄连二两,水二升,煎一升,少少灌鼻中,取嚏不过,再服。〈圣惠方〉
诸疮肿毒,蒺藜蔓洗,三寸截之,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去滓,纳铜器中,又煮,取一升,纳小器中,煮如饴状,以涂肿处。〈千金方〉
蠼螋尿疮,绕身匝即死,以蒺藜叶捣,傅之无叶用子。〈备急方〉

《直省志书》莱芜县

物产白蒺藜,出同州者佳,他邑无,独莱芜有之。

同州

方产白蒺藜,引蔓如刺蒺藜,而茎叶异,紫花结荚,实大于蚕种肾,形碧绿色。

蒺藜部选句

楚屈原《离骚》薋菉葹以盈室兮,判独离而不服。汉东方朔《七谏》蒺藜蔓乎东厢。
唐柳宗元诗:古道饶蒺藜,萦回古城曲。

蒺藜部纪事

《说苑》晋平公置酒虒祁之堂,使郎中马章布蒺藜于阶上,令人召师旷。师旷至,履而上堂,平公曰:安有人臣履而上人主堂者乎。师旷解履,刺足伏刺,膝仰天而叹,公起引之,曰:今者与叟戏,叟遽忧乎。对曰:忧夫,肉自生虫而还,自失也,木自生蠹而还,自刻也,人自兴妖而还,自贼也,五鼎之具,不当生藜,藿人主堂庙,不当生蒺藜。平公曰:今为之奈何。师旷曰:妖已在前,无可奈何,入来月八日,修百官,立太子,君将死矣。至来月八日,平旦谓师旷曰:叟以今日为期,寡人如何。师旷不乐,谒归,归未几,而平公死,乃知师旷神明。阳虎得罪于卫北,见简子,曰:自今以来,不复树人矣。简子曰:何哉。阳虎对曰:夫堂上之人臣,所树者,过半矣,朝廷之吏臣,所立者,亦过半矣。边境之士臣,所立者亦过半矣。今夫堂上之人亲,却臣于君,朝廷之吏,亲危臣于众,边境之士亲,劫臣于兵。简子曰:唯贤者为能报恩,不肖者不能,夫树桃李者,夏得休息,秋得食焉。树蒺藜者,夏不得休息,秋得其刺焉。今子之所树者,蒺藜也。自今以来择人而树,无已树而择之。《晋书·宣帝本纪》:青龙二年,诸葛亮率众十馀万出斜谷,垒于郿之渭水南原。帝与之对垒百馀日,会亮病卒,诸将烧营遁走,百姓奔告,帝出兵追之。关中多蒺藜,帝使军士二千人著软材平底水屐前行,蒺藜悉著屐,然后马步俱进。追到赤岸。
《五行志》:义熙中,宫城上及御道左右皆生蒺藜,亦草妖也。蒺藜有刺,不可践而行,生宫墙及驰道,天戒若,曰:人君不听政,虽有宫室、驰道、若空废也,故生蒺藜。

蒺藜部杂录

《易经》困六三,困于石,据于蒺藜,〈程传〉蒺藜刺不可据之,物三以不善之德,居九二刚中之上,其不安犹藉刺也。
《韩诗外传》:春植蒺藜,夏不得采其叶,秋得其刺焉。《博物志》:岁欲旱,旱草先生,旱草,谓蒺藜也。
《药谱》:蒺藜别名秦尖。

蒺藜部外编

《续搜神记》:沛国有一士人,同生三子,年将弱冠,皆有声无言,忽有一人从门过,因问曰:此是何声。答曰:是仆之子,皆不能言。客曰:君可内省,何以致此。主人异其言,思忖良久,乃谓客曰:昔为小儿时,当床上有燕巢,中有三子,其母从外得哺三子,皆出口受之,积日如此,试以指内巢中燕雏,亦出口受之,因以三蔷茨食之,既而皆死,昔有此事,今实悔之。客曰:是也。言讫,其三子之言语忽然周稳,盖能知过之故也。

芄兰部汇考

释名

芄兰《诗经》      雚《尔雅》
萝摩《诗疏》      白环藤《拾遗》
斫合子《拾遗》     雀瓢《拾遗》
鸡肠《拾遗》      羊婆妳《纲目》
薰器《拾遗》      婆婆针线包〈俗名〉
婆婆针袋儿〈俗名〉

芄兰图


《诗经》卫风芄兰

芄兰之支,童子佩觿。〈又〉芄兰之叶,童子佩韘。
〈疏〉释草云:雚芄兰,郭璞曰:蔓生,断之有白汁,可啖。陆玑疏云:一名萝摩,幽州人谓之雀瓢,毛以为芄兰之支,性柔弱,阿傩以兴君子之德,当柔润温良。今君之德,何以不温柔,而为骄慢。郑以为芄兰之支柔弱,恒延蔓于地,有所依缘,则起以兴幼稚之君,幼时闇昧于政,有所任用,乃能成其德。

《尔雅》释草

〈音贯〉芄兰
〈注〉雚芄,蔓生,断之有白汁,可啖。〈疏〉雚一名是芄兰。郭云:雚芄,蔓生,断之有白汁,可啖。案如此注,则以。雚芄,一名兰,或传写误芄衍字,诗卫风云,芄兰之支,陆玑云,一名萝摩,幽州人谓之雀瓢。

《毛诗陆疏广要》卫风芄兰

芄兰之支

芄兰,一名萝摩,幽州人谓之雀瓢,蔓生,叶青绿色, 而厚,断之有白汁,鬻为茹滑美,其子长数寸,似瓠子。
《尔雅》云:雚芄兰,邢氏云雚,一名是芄兰,郭云雚芄蔓生,断之有白汁,可啖,案如此注则以。雚芄一名兰,或传写误芄衍字,诗卫风云芄兰之支,郑氏云即萝摩菜,蔓生,断之有白汁,可啖。笺云芄兰柔弱,恒蔓于地,有所依,缘则起。沈括曰:芄兰之支,支荚也。芄兰生荚,支出于叶间,垂之如觿状,其叶如佩韘之状。
《说文说苑》《石经》俱作芄兰之支,许慎云枝木别生枝条也。
《本草纲目》萝摩释名
陈藏器曰:汉高帝用子傅军士金疮,故名斫合子。李时珍曰:白环即芄,字之讹也,其实嫩时,有浆,裂时如瓢,故有雀瓢、羊婆妳、之称。其中一子有一条白绒,长二寸许,故俗呼婆婆针线包,又名婆婆针袋儿也。
集解

陶弘景曰:萝摩作藤生,摘之有白乳汁,人家多种之。叶厚而大,可生啖,亦蒸煮食之。谚云,去家千里,勿食萝摩枸杞。言其补益精气,强盛阴道,与枸杞叶同。苏恭曰:按陆玑诗疏云,萝摩一名芄兰,幽州谓之雀瓢,然雀瓢是女青别名也。萝摩叶似女青,故亦名雀瓢,女青叶似萝摩,两叶相对,子似瓢,形大如枣许,故名雀瓢。根似白薇,茎叶并臭,生平泽。《别录》云,叶嫩时似萝摩,圆端大,茎实黑。
陈藏器曰:萝摩,东人呼为白环,藤生篱落间,折之有白汁,一名雀瓢,其女青终非白环,二物相似,不能分别。
又曰:斫合子作藤生,蔓延篱落间,至秋霜合子,如柳絮。一名鸡肠,一名薰桑。
李时珍曰:斫合子即萝摩子也,三月生苗,蔓延篱垣,极易繁衍,其根白软,其叶长,而后大前尖,根与茎叶断之,皆有白乳如构汁,六七月开小长花,如铃状,紫白色,结实长二三寸,大如马兜铃,一头尖,其壳青,软中有白绒,及浆霜后枯裂,则子飞,其子轻薄,亦如兜铃子,南人取其绒作坐褥代绵,云甚轻暖。诗云,芄兰之支,童子佩觿,芄兰之叶,童子佩韘。觿音畦解,结角锥也。此物实尖,垂于支间,似之韘,音涉张弓,指彄也。此叶后弯,似之,故以比兴也。一种茎叶及花皆似萝摩,但气臭,根紫,结子圆大如豆,生青熟赤,为异此。则苏恭所谓女青,似萝摩,陈藏器所谓二物相似者也。苏恭言其根似白薇子,似瓢形,则误矣。当从陈说此乃藤生女青,与蛇衔根之女青名同物异,宜互考之。
子叶气味

甘辛,温无毒。
李时珍曰:甘,微辛。
主治

《唐本草》曰:虚劳补,益精气,强阴道,叶煮食,功同子。陈藏器曰:捣子傅金疮,生肤止血,捣叶傅肿毒。李时珍曰:取汁傅丹毒赤肿,及蛇虫毒即消,蜘蛛伤。频治不愈者,捣封二三度,能烂丝毒,即化作脓也。
附方

补益虚损,极益房劳,用萝摩四两,枸杞根皮、五味子、柏子仁、酸枣仁、乾地黄各三两,为末,每服方寸匕,酒下,日三服。〈千金方〉
损伤血出,痛不可忍,用篱上婆婆针袋儿擂水,服渣,罨疮口,立效。〈袖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