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甘蔗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十三卷目录

 葡萄部汇考
  葡萄图
  周礼〈地官场人〉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葡萄〉
  郭橐驼种树书〈种葡萄〉
  周密癸辛杂识〈种葡萄法〉
  王世懋果疏〈葡萄〉
  本草纲目〈葡萄 葡萄酒〉
  王象晋群芳谱〈葡萄〉
  广群芳谱〈葡萄〉
  直省志书〈固安县 新城县 齐河县 滋阳县 邹县 曹县 钜野县 高唐州 日照县 福山县 莱阳县 翼城县 洧川县 洛阳县〉
 葡萄部艺文一
  与群臣诏         魏文帝
  与吴监书          同前
  蒲桃赋           钟会
  右史院蒲桃赋       宋宋祁
  绿蒲桃赞          前人
  蒲桃酒赋        金元好问
  葡萄酒赋         明王翰
 葡萄部艺文二〈诗词〉
  葡萄歌         唐刘禹锡
  和令狐相公谢太原李侍中寄蒲桃
                前人
  题张十一旅舍蒲萄      韩愈
  咏葡萄          唐彦谦
  葡萄            前人
  范景仁席中赋葡萄    宋梅尧臣
  赋园中所有         苏辙
  景珍太博见示旧唱和葡萄诗因而次韵 黄庭坚
  葡萄           杨万里
  葡萄乾           前人
  咏葡萄          王十朋
  咏葡萄           前人
  题葡萄架          张栻
  甲子岁后园葡萄      元郝经
  题温日观葡萄        杨载
  葡萄           洪希文
  葡萄            刘诜
  题松庵上人墨葡萄〈二首〉 傅若金
  墨葡萄          贡性之
  题肃万邦葡萄        前人
  葡萄           郑允端
  画葡萄引        明王九思
  葡萄架〈二首〉       冯琦
  葡萄次韵〈二首〉     李东阳
  葡萄           李梦阳
  葡萄            沈周
  题温日观葡萄次韵〈以上诗〉僧守仁
  眼儿媚          宋张镃
  鹧鸪天〈以上词〉      前人
 葡萄部选句
 葡萄部纪事
 葡萄部杂录
 葡萄部外编
 甘蔗部汇考
  甘蔗图
  东方朔神异经〈南荒经〉
  嵇含南方草木状〈诸蔗〉
  贾思协齐民要术〈甘蔗〉
  洪迈糖霜谱
  本草纲目〈甘蔗 沙糖 石蜜〉
  王象晋群芳谱〈甘蔗〉
  直省志书〈西安县 泉州府 番禺县〉
 甘蔗部艺文一
  感物赋          魏文帝
  都蔗赋          晋张协
 甘蔗部艺文二〈诗〉
  咏甘蔗          宋舒亶
 甘蔗部选句
 甘蔗部纪事
 甘蔗部杂录
 甘蔗部外编

草木典第一百十三卷

葡萄部汇考

《释名》
蒲陶《汉书》    葡萄《本经》
草龙珠〈李时珍〉  马乳葡萄〈李时珍〉
水晶蒲萄〈李时珍〉 紫葡萄〈李时珍〉
绿葡萄〈李时珍〉  琐琐葡萄〈李时珍〉
木通〈苗名〉    蘡薁子〈苏颂〉
赐紫樱桃《群芳谱》

葡萄图


《周礼》地官
场人掌国之场圃,而树之果蓏珍异之物,以时敛而藏之。
〈注〉珍异:葡萄、枇杷之属。

凡祭祀宾客,共其果蓏,享亦如之。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葡萄

葡萄

汉武帝使张骞至大宛,取葡萄实,于离宫别馆旁尽种之。西域有葡萄,蔓延以生。《广志》曰:葡萄有黄、白、黑三种者也。

蔓延性,缘不能自举,作架以承之。叶密,阴厚,可以避热。
十月中,去根一步许掘作坑,收卷葡萄悉埋之,近枝茎,薄安黍穰弥佳,无穰直安土亦得。不宜湿,湿则冰冻。二月中,还出舒而上架。性不耐寒,不埋,即死,其岁久,根茎粗大者,宜远根作坑,勿令茎折,其坑外处,亦掘土并穰培覆之。

摘葡萄法
逐熟者一一零叠,一作摘取从本至末,悉皆无遗,世人全房折杀者。

作乾葡萄法
极熟者,一一零压摘取,刀子切去蒂,勿令汁出。蜜两分,和内葡萄中煮,四五沸,漉出,阴乾便成矣,非直滋味倍胜,又得夏暑不败坏也。

藏葡萄法
极熟时,全房折取,于屋下作荫坑,坑内近地凿壁为孔,插枝于孔中,选筑孔使坚屋子,置土覆之,经冬不异也。

《郭橐驼种树书》种葡萄

葡萄欲其肉实,当栽于枣树之旁,于春钻枣树,上作窍子,引葡萄枝入窍中,透出至二三年,其枝既长大,塞满树窍便可,斫去葡萄根,托枣根以生,便得肉实如枣,北地皆如此法种。
灌溉葡萄当用米泔水,肉汁尤妙。

《周密癸辛杂识》种葡萄法

有传种葡萄法,于正月末取葡萄嫩枝,长四五尺者,捲为小围令紧,先治地土,松而沃之以肥,种之,止留二节在外。异时春风发动,众萌竞吐,而土中之节不能条达,则尽萃华于出土之二节。不二年,成大棚,其实大如枣,而且多液,此亦奇法也。

《王世懋果疏》葡萄

葡萄虽称凉州,江南种亦自佳。有紫水晶二种,宜于水边,设架一年可生,累垂可玩,不但以供饾饤也。

《本草纲目》葡萄

释名
李时珍曰:葡萄,《汉书》作蒲桃,可以造酒,人酺饮之,则醄然而醉,故有是名。其圆者,名草龙珠;长者,名马乳葡萄;白者,名水晶葡萄;黑者,名紫葡萄。《汉书》言张骞使西域,还,始得此种,而《神农本草》已有葡萄,则汉前陇西旧有,但未入关耳。
集解

《别录》曰:葡萄生陇西五原燉煌山谷。
陶弘景曰:魏国使人多赍来南方,状如五味子而甘美,可作酒。云用藤汁殊美,北人多肥健、耐寒,盖食,斯乎,不植淮南,亦如橘之变于河北也。人说即是,此间蘡薁恐亦如枳之与橘耶。
苏恭曰:蘡薁,即山葡萄苗,叶相似,亦堪作酒,葡萄取子汁酿酒,陶云用藤汁,谬矣。苏颂曰:今河东及近汴州郡皆有之,苗作藤蔓而极长大,盛者一二本,绵被山谷间。花极细而黄白色,其实有紫、白二色,有圆如珠者;有长似马乳者;有无核者,皆七月八月熟,取汁可酿酒。按《史记》云大宛以葡萄酿酒,富人藏酒万馀石,久者十数年不败。张骞使西域,得其种还,中国始有,盖北果之最珍者。今太原尚作此酒寄远也,其根茎中空相通,暮溉其根,而晨朝水浸于中矣,故俗呼其苗为木通,以利小肠。江东出一种,实细而酸者,名蘡薁子。
寇宗奭曰:段成式言葡萄有黄、白、黑三种,《唐书》言,波斯所出者大如鸡卵,此物最难乾不乾不可收,不问土地,但收皆可酿酒。
李时珍曰:葡萄,折藤压之最易生。春月萌苞生叶,颇似括楼叶而有五尖,生须延蔓引数十丈。三月开小花成穗,黄白色,仍连著实星编珠聚。七八月熟,有紫、白二色,西人及太原平阳皆作葡萄乾,货之四方。蜀中有绿葡萄,熟时色绿;云南所出者大如枣,味尤长;西边有琐琐葡萄,大如五味子而无核。按:《物类相感志》云:甘草作钉,针葡萄立死,以麝香入葡萄皮内,则葡萄尽作香气,其爱憎异于他草如此。又言其藤穿过枣树,则实味更美也。《三元延寿书》言葡萄架下不可饮酒,恐虫屎伤人。
实气味

甘,平涩无毒。
孟诜曰:甘、酸、温,多食令人卒烦闷,眼暗。
实主治

《本经》曰:筋骨湿痹,益气,倍力强志,令人肥健,耐饥忍风寒,久食轻身不老,延年,可作酒。
《别录》曰:逐水,利小便。
甄权曰:除肠间水,调中,治淋。
苏颂曰:时气、痘疮不出,食之,或研酒饮,甚效。
发明

苏颂曰:按魏文帝诏,群臣曰:葡萄当夏末涉秋,尚有馀暑,醉酒宿酲。掩露而食,甘而不饴、酸而不酢、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渴。又酿为酒,甘于曲糵,善醉而易醒,他方之果宁有匹之者乎。
朱震亨曰:葡萄属土,有水与木火,东南人食之,多病热;西北人食之,无恙,盖能下走渗道,西北人禀气厚故耳。
根及藤叶气味

同实
根及藤叶主治

孟诜曰:煮浓汁细饮,止呕哕及霍乱后恶心,孕妇子上冲心,饮之即下,胎安。
李时珍曰:治腰脚、肢腿痛,煎汤淋洗之,良。又饮其汁,利小便,通小肠,消肿满。
热淋涩:痛葡萄捣取自然汁、生藕捣取自然汁、生地黄捣取自然汁、白沙蜜各五合,每服一盏,石器温服。〈圣惠方〉
胎上冲心:葡萄煎汤,饮之即下。〈圣惠方〉
水肿:葡萄嫩心十四个、蝼蛄七个,去头尾,同研,露七日,曝乾为末。每服半钱,淡酒调下,暑月尤佳。〈洁古保命集〉
葡萄酒集解
孟诜曰:葡萄可酿酒,藤汁亦佳。
李时珍曰:葡萄酒有二样酿成者味佳:有如烧酒法者;有大酿者取汁同曲,如常酿糯米饭法,无汁用乾葡萄末亦可。魏文帝所谓葡萄酿酒,甘于曲米。醉而易醒者也。烧者,取葡萄数十斤同大曲酿酢取,入甑蒸之,以器承其滴露,红色可爱,古者西域造之。唐时破高昌,始得其法。按:梁四公记云:高昌献葡萄乾冻酒,杰公曰:葡萄皮薄者味美,皮厚者味苦,其风俗冻成之酒,终年不坏。叶子奇草木子云:元朝于冀宁等路造葡萄酒,八月至太行山辨其真伪。真者下水即流,伪者得水即冰冻矣。久藏者中有一块,虽极寒,其馀皆冰,独此不冰,乃酒之精液也,饮之令人透液而死。酒至二三年,亦有大毒饮。膳正要云:酒有数等,出哈喇火者最烈,西番者次之,平阳太原者又次之。或云葡萄久贮,亦自成酒,芳甘酷烈,此真葡萄酒也。
酿酒气味

甘,辛热微毒。
李时珍曰:有热疾、齿疾、疮疹人,不可饮之。
主治

李时珍曰:暖腰肾、驻颜色、耐寒。
烧酒气味

辛甘,大热,有大毒。
李时珍曰:大热、大毒甚于烧酒。北人习而不觉,南人切不可轻生饮之。
主治

正要曰:益气、调中、耐饥、强志。
汪颖曰:消痰破癖。

《王象晋·群芳谱》葡萄

葡萄,一名赐紫樱桃。水晶葡萄,晕色带白,如著粉,形大而长,味甚甘,西番者更佳;马乳葡萄,色紫,形大而长,味甘。紫葡萄,黑色,有大小二种、酸甜二味。绿葡萄,出蜀中,熟时色绿,若西番之绿葡萄,名兔睛,味胜糖蜜,无核,则异品也,其价甚贵。琐琐葡萄,出西番,实小如胡椒,今中国亦有种者,一架中间生一二穗。种植:取肥枝如拇指大者,从其孔盆底穿过,盘一尺于盆内,实以土,放原架下。时浇之,候秋间生根,从盆底外截断,另成一架,浇用冷肉汁或米泔水。
收藏:北方天寒,初冬须以草裹,埋地中尺馀,俟春分后取出,卧置地数日,然后架起子,生时去其繁叶,使沾风露,则结子肥大。

《广群芳谱》葡萄

今塞外有十种葡萄:伏地公领孙、哈密公领孙、哈密红葡萄、哈密绿葡萄、哈密白葡萄、哈密黑葡萄、哈密琐琐葡萄、马乳葡萄、伏地黑葡萄、伏地玛瑙葡萄。

《直省志书》固安县

土产葡萄,有白、紫、癞三种。白者谓水晶葡萄,近又有一种,长而甘,名为马乳葡萄。

新城县

物产葡萄,玛瑙、马乳二种。

齐河县

物产葡萄,有白、黑数种。

滋阳县

物产葡萄,有牛心、羊眼、马乳、水晶诸名。

邹县

物产葡萄,有紫、白二种。

曹县

物产葡萄,紫樱、马乳、白三种,白者较胜。

钜野县

物产葡萄,黑、白二色。

高唐州

物产葡萄,其品二,黑、白。

日照县

物产葡萄,有紫、白二色。

福山县

物产葡萄,有黑、白、玛瑙、虎眼、雀卵等名。

莱阳县

物产葡萄,有白、紫、玛瑙诸种。

翼城县

物产葡萄,有甘、酸二种,人用之以作酒。

洧川县

物产葡萄,白而圆者,名水晶,紫而长者,名马乳。

洛阳县

土产白葡萄、玛瑙葡萄。

葡萄部艺文一《与群臣诏》魏文帝

南方龙眼、荔枝,宁比西国葡萄、石蜜乎。酢且不如。中国凡枣味,莫若安邑御枣也。

《与吴监书》同前

中国珍果甚多,且复为说。葡萄当其夏末涉秋,尚有馀暑,醉酒宿酲,掩露而食,甘而不䬼,脆而不酸,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倦。又酿以为酒,甘于曲糵,善醉而易醒,道之固以流涎咽嗌,况亲食之耶。南方有橘酢,正裂人牙时有甜耳,即远方之果宁有匹者乎。
《葡萄赋》〈并序〉钟会余植葡萄于堂前,嘉而赋之。

美乾道之广覆兮,佳阳泽之至淳,览遐方之殊伟兮,无斯果之独珍。托灵根于元圃,植昆山之高垠。绿叶蓊郁,暧若重阴翳羲和;秀房陆离,焜若紫英乘素波。仰承甘液之灵露,下歙丰润于醴泉。总众和之淑美,体至气于自然。珍味允备,与物无俦,清浊外畅,甘旨内遒,滋泽膏润,入口散流。
《右史院葡萄赋》〈并序〉宋·祁癸酉之仲夏,予受诏修书寓于右史院。紬绎多暇,裴回堂除有葡萄一本,延蔓疏瘠,垂实甚寡。予且玩且咀,以为省户凝切,禁廷敞闲,人不夭摧,禽不栖啄。与平原槁壤,有间匪灌丛。宿莽所干,而条悴叶芸,不为时珍,何耶。得非地以所宜为安,根以屡徙为危,封植浸灌,信美非愿,因为小赋,代其臆,对云:

昔炎汉之遣使道西域而始通,得葡萄之异种,偕苜蓿以来东。矜所从以至远,遂遍植乎离宫。去葱雪之寒乡,托崤函之福地,并万宝以均载,历千古而舒粹。玩之可使蠲烦,食之足以平志,不由甘而取坏,乃因少而获贵。鄙袖苞之轻侻,贱蔗境之尘滓。粤何人。斯殖我于兹,托深严之秘署,切轇轕之文榱。培孤茎以膏壤,引柔蔓乎标枝。泉石渠以蒙浸,露金茎而并滋。布凉影于月宫,猎重葩于禁飔。蔽风庐之岑寂,隐肃唱而逶迟。彼得地而逢辰,宜欣欣以茂遂;奚敷华而委质,反惨惨而滋瘁。乏磊砢于当年,让纷华于此世。是必野荄非曾掖之玩,抑乃菲实异太官之味。因枳橘之屡迁,叹匏瓜之徒,系亦犹郁柳有性,不愿杯棬之华;海鸟取容,非荣觞酒之馈。胡不放之岩际,归之垄阴。上敷荣于樛木,外结庇于缁林。蒙烟沐雾,跨野弥岑。丰茸大德之谷,栖息无檎之禽。保深根以庇本,诫繁宝之披心,穷天年以善育,奚斤斧之可寻。乱曰:阶药衒华堂萱争,丽枝以万年为名,木以五衢称瑞,是皆托中涓以进,孰荷钩盾之为地结。赏心以自如,非孤生之所冀。
《绿葡萄赞》前人北方葡萄,熟则色紫,今此色正绿,云:

西南所宜,柔蔓纷衍缥。穗绿实,其甘可荐。
《葡萄酒赋》〈并序〉元·好问刘邓州光甫为予言:吾安邑多葡萄而人不知有,酿酒法少。日尝与故人许仲祥摘其实并米炊之,酿虽成,而古人所谓甘而不䬼、冷而不寒者固已失之矣。贞祐中,邻里一民家避寇,自山中归,见竹器所贮葡萄在空盎上者,枝蒂已乾,而汁流盎中,薰然有酒气,饮之良酒也。盖久而腐败,自然成酒耳。不传之秘一朝而发之,文士多有所述。今以属子,子宁有意乎。予曰:世无此酒,久矣。予亦尝见还自西域者云:大食人绞葡萄浆,封而埋之,未几成酒,愈久者愈佳。有藏至千斛者。其说正与此合。物无大小,显晦自有时,决非偶然者,夫得之数百年之后,而證数万里之远,是可赋也。于是乎赋之。其辞曰:

西域开,汉节回。得葡萄之奇种,与天马兮俱来。枝蔓千年,郁其无涯。敛清秋以春煦,发至美乎胚胎。意天以美,酿而饱予。出遗法于湮埋,索罔象之元珠,荐清明于玉杯。露初零而未结,云已薄而仍裁。挹幽气之薰然;释烦悁于中怀。觉松津之孤峭,羞桂糈之尘埃。我观酒经,必曲糵之中媒,水泉资香洁之助,秫稻取精良之材。效众技之毕前,敢一物之不谐。艰难而出美,好徒酖毒之贻。哀繄工倕之物化,与梓庆之心斋。既以天而合德,故无桎乎灵台。吾然后知圭璋玉毁,青黄木灾。音哀而鼓钟,味薄而盐梅。惟挥残天下之圣法,可以复婴儿之未孩。安得纯白之士而与之同此味哉。
《葡萄酒赋》〈并序〉明·王翰洪武辛酉,谒禹庙。有以葡萄酒见饷者,其甘寒清洌,虽金柈之露、玉杵之霜不能过也。饮讫颓然而醉,觉而西山雨霁,新凉晚生。飏茶烟于鬓影,漱松风于牙齿,于是命童子,执笔书是赋以酬之。赋曰:

有西域先生蔓硕生者,谒安邑主人。主人曰:何先生质性朴木,言谀而体丰,不动而能与人同,不言而能为人容。慕先生之风者,能遗千乘之贵;味先生之道者,可忘万钟之隆。且支派之繁衍,流泽之不穷者,其有自乎西域。客起而揖,曰:昔卯金氏之五叶,好逞兵。而西征广利之师律未辑,博望之使节已行。吾皇考时方埋名匿形,韬光匿馨。何聘帛之三往,竟上贡乎西京。虽一拔而遽起,冀中叶之是荣。尚未忘乎故土,尝含酸而寄情。于是觐武皇于未央之殿,因上表而致名也。武皇见皇考中硕而外茂、气芳而德醇,曰:此真席上之珍也。或待诏于上林,或备问于几筵,或与金母之桃同荐,或与玉屑之露同蠲。东方之谑因吾而逞其技;相如之渴赖吾以获其痊。向使武皇能尽用吾,皇考之道必不祀灶而求仙也。尔后太原之蔓延,安邑之蝉联。吾能一说,使百匹之帛可得,三品之职遽迁。叔达之行以吾而表其孝,宋公之赋因我而著其贤。予小子诚,中原之一枝共大宛之一天者也。主人曰:出处地望,吾闻之矣。请闻先生之为道。客曰:吾始也好甘言以媚人畜,阴冷以发疾愧。学道之不醇,方发愤以改习。遵曲生之遗法,亦弃水而绝粒。讶刀圭之入口,疑骨脱而生翼。其心也湛然若止水,其气也盎然若春色。挹之而不污浊;引之而不反慝。先生向言质性朴木,言腴而体,丰者,实由乎此矣。吾能使棱峭者浑沦,彊暴者藏神。戕贼而机变者皆抱璞而含真。欲使区宇之人皆从吾,于无何有之乡而为,葛天氏之民也。主人曰:善乎,先生之为道也。于是命仆就席具,几百拜,定交于先生。先生于是哑然而笑,欣然而谈,泛然而挹。春江之波,湛然若临秋月之潭,噀九天之珠玉,蜚万壑之烟岚。主人不觉气和而意适,体薰而心醉。颓然而就枕,不知明月之在。西南觉而使童子兮,执笔记先生之良醰。

葡萄部艺文二〈诗词〉《葡萄歌》唐·刘禹锡

野田生葡萄,缠绕一枝蒿。移来碧墀下,长苗日日高。分岐浩繁缛,修蔓盘诘曲。扬翘向庭柯,意思如有属。为之立长架,布濩当轩绿。米液溉其根,理疏看渗漉。繁葩组绶结,悬实珠玑蹙。马乳带轻霜,龙鳞曜初旭。有客汾阴至,临堂瞪双目。自言我晋人,种此如种玉。酿之成美酒,令人饮不足。为君持一斗,往取凉州牧。
《和令狐相公谢太原李侍中寄葡萄》前人

珍果出西域,移根到北方。昔年随汉使,今日寄梁王。上相芳缄至,行台绮席张。鱼鳞含宿润,马乳带残霜。染指铅粉腻,满喉甘露香。酝成千日酒,味敌五云浆。咀嚼停金盏,称嗟响画堂。惭非末座客,不得一枝尝。
《题张十一旅舍葡萄》韩愈
新茎未遍半犹枯,高架支离倒复扶。若欲满盘堆马乳,莫辞添竹引龙须。

《咏葡萄》唐彦谦

西园晚霁浮嫩凉,开尊漫摘葡萄尝。满架高撑紫络索,一枝斜亸金琅珰。天气飕飕叶栩栩,蝴蝶声乾作晴雨。神蛟清夜蛰寒潭,万片湿云飞不起。石家美人金谷游,罗帏翠幕珊瑚钩。玉盘新荐入华屋,珠帐高悬夜不收。胜游记得当年景,清气逼人毛骨冷。笑呼明镜上遥天,醉倚银床弄秋影。

《葡萄》前人

金谷风露凉,绿珠醉初醒。珠帐夜不收,月明堕清影。

范景仁席中赋葡萄    宋梅尧臣

朱盘何累累,紫乳封霜厚。今为马谷繁,昔酿凉州酒。乃知西土珍,汉使传应久。

《赋园中所有》苏辙

葡萄不禁冬,盘屈似无气。春来乘盛阳,覆架青绫被。龙须乱无数,马乳垂至地。初如早梅酸,晚作醲酪味。谁能酿为酒,为尔架前醉。满斗不与人,凉州几时至。

《景珍太博见示旧唱和葡萄诗因而次韵》黄庭坚


映日圆光万颗馀,如观宝藏隔虾须。夜愁风起飘星去,晓喜天晴缀露珠。宫女拣枝模锦绣,论师持味比醍醐。欲收百斛供春酿,放出声名压酪奴。

《葡萄》杨万里

才喜盘藤捲叶生,又惊压架暗阴成。夏褰凉润青油幕,秋摘甘寒黑水晶。近竹犹争一尺许,抛须先𦊰两三茎。今年乞种江南去,长使茅斋怯晚晴。

《葡萄乾》前人

凉州博酒不胜痴,银汉乘槎领得归。玉骨瘦将无一把,向来马乳太轻肥。

《咏葡萄》王十朋

珠帐临檐挂,龙须满架抽。也知堪酿酒,不要博凉州。

《咏葡萄》前人

水晶马乳荐新秋,青紫酸甘孰味优。只可堆盐饷韩子,不宜酿酒博凉州。

《题葡萄架》张栻

君家小圃占春光,眼看龙须百尺长。移向楼边并春井,明年垂实更阴凉。

《甲子岁后园葡萄》元·郝经

深院荒草长,短蔓裂塼缝。葡萄本西果,南国谁与种。插芦为扶持,灌溉甚珍重。瘦骨紫节舒,龙头青线控。蟠蟠上疏篱,茜茜将远纵。遭遇虽后时,取实望秋仲。摘露添俎豆,庶閒馆人供。谁知六月旱,卉木焦死众。断秧馀几花,勉强著土拥。竟作缠结枯,日绕空悼痛。肺渴口重乾,望梅心欲烘。忽忆河陇秋,满地无歇空。支离半空架,丰茸十里洞。拇乳积成岸,澒接梁栋。一派玛瑙浆,倾注百千瓮。往岁见沙陀,回鹘正来贡。诏赐琥珀心,雪盛瓶尽冻。查牙饮流澌,气压黑马湩。一旦离魏阙,五载犹在宋。见此复何时,鸟道目逆送。

《题温日观葡萄》杨载

老禅嗜酒醉不醒,强坐虚檐写清影。兴来掷笔意茫然,落叶满庭秋月冷。醉中捉笔两眼花,倚檐架子攲复斜。翠藤盘屈那可辨,但见满纸生龙蛇。

《葡萄》洪希文

走架龙须弱不支,炎天待月立多时。醍醐纵美输清滑,璎珞虽圆让陆离。珍异曾誇太冲赋,累垂已入退之诗。当年若得传方法,博取凉州亦一奇。

《葡萄》刘诜

枯叶展大蝶,低枝屈长虬。露寒压成酒,无梦到凉州。

《题松庵上人墨葡萄》傅若金

汉苑寻常露下时,月明高架影参差。上林近日无来使,肠断江南见一枝。
露颗含香近客衣,蜜蜂蝴蝶绕藤飞。夜来应值骊龙睡,探得明珠月下归。

《墨葡萄》贡性之

酒醒西楼月欲斜,满窗晴影走秋蛇。狂夫剩有相如渴,一滴凉州未许赊。

《题肃万邦葡萄》前人

忆骑官马过滦阳,马乳累累压架香。酿就琼浆三百斛,胡姬当道唤人尝。

《葡萄》郑允端

满筐圆实骊珠滑,入口甘香冰玉寒。若使文园知此渴,露华应不乞金盘。

《画葡萄引》明·王九思

汉武唯知贵异物,博望常劳使西域。大夏康居产富饶,胡桐柽柳非奇特。独取葡萄入汉宫,遂遣天王亲外国。当时肉味压侯王,今日霜根遍西北。吾家十亩后园里,长条几架南山侧。龙须时袅水风斜,马乳尽垂秋雨色。故园一别惊风雨,画图相对思乡土。青钱已办雇河舟,白首行看住草楼。但愿千缸酿春酒,未须一斗博凉州。

《葡萄架》冯琦

晻暧繁阴覆绿苔,藤枝萝蔓共萦回。自随博望仙槎后,诏许甘泉别殿栽。的的紫房含雨润,疏疏翠幄向风开。词臣病渴沾新酿,不羡金茎露一杯。


一架扶疏碧水浔,午凉不散绿云深。芳香未让醍醐美,秀色全滋薜荔阴。紫玉含风秋液冷,元珠入夜月华侵。莫言西域传来晚,犹及相如赋上林。

《葡萄次韵》李东阳

采采西林白露团,一时清赏故人欢。萧条四十年前事,又向谁家卷里看。


西土葡萄别样团,谪居聊此写清欢。荔枝香水谁高下,且与诗人一例看。

《葡萄》李梦阳

万里西风过雁时,绿云元玉影参差。酒酣试取冰丸嚼,不说天南有荔枝。

《葡萄》沈周

秋棚昨夜黑风呼,鬼泪滢滢夜不枯。明日担夫晓街上,一筐新味赏明珠。

《题温日观葡萄次韵》僧守仁

龙扄失钥十二重,骊珠迸落鲛人宫。镔刀剪断紫璎珞,累累马乳垂金风。树根吹火照残墨,冷雨松棚秋鬼哭。蔗丸嚼碎流沙冰,鸭酒呼来汉江绿。铁削虬藤剑三尺,雷梭怒穴陶家璧。昙胡醉起面秋岩,一索摩尼挂空壁。

《眼儿媚》宋·张镃

元霜凉夜铸瑶丹,飘落翠藤间西风。万颗明珠巧缀零,露漙沾。时人那识风流品,马乳喜堆盘玉纤。旋摘银罂分酿莫,负清欢。

《鹧鸪天》前人

阴阴一架绀云凉,袅袅千丝翠蔓长。紫玉乳圆秋结穗,水晶珠莹露凝浆。相并熟,试新尝。累累轻剪粉痕香,小槽压就西凉酒,风月无边是醉乡。

葡萄部选句

魏荀勖《葡萄赋》:灵运宣流休祥允淑懿,彼秋方乾,元是畜有葡萄之珍奇,应淳和而延育。
晋左思《蜀都赋》:葡萄乱溃。
《魏都赋》:葡萄结阴。
潘岳《閒居赋》:石榴、蒲桃之珍,磊落蔓衍乎其间。唐李白诗:葡萄出汉宫〈又〉,葡萄开景风。
杜甫诗:一县葡萄熟。
王维诗:葡萄逐汉臣。
李颀诗:长安春物旧相宜,小苑葡萄花满枝。
姚合诗:筐封紫葡萄。
张谔诗:昨夜葡萄初上架。
宋梅尧臣诗:南庭葡萄架,万乳累将磓。张耒诗:葡萄盘屈如秋蛇,春来蛰起纡横斜。
张九成诗:葡萄得凉州,所求辄复效。
陆游诗:烂紫葡萄重垂架。
元顾阿瑛诗:葡萄玉盏酌西凉。

葡萄部纪事

《汉书·大宛国传》:大宛左右以葡萄为酒,富人藏酒至万馀石,久者至数十岁不败。俗嗜酒,马嗜苜蓿。宛别邑七十馀城,多善马。马汗血,言其先天马子也。张骞始为武帝言之,上遣使者持千金及金马,以请宛善马。宛王以汉绝远,大兵不能至,爱其宝马不肯与。汉使妄言,宛遂攻杀汉使,取其财物。于是天子遣贰师将军李广利将兵前后十馀万人伐宛,连四年。宛人斩其王母寡首,立母寡弟蝉封为王。与汉约,岁献天马二匹。汉使采葡萄、苜蓿种归。天子以天马多,又外国使来众,益种葡萄、苜蓿离宫馆旁,极望焉。
《且末国传》:且末,有葡萄诸果。
《难兜国传》:难兜国,种五谷、葡萄诸果。
《罽宾国传》:罽宾地平,温和,有苜蓿,杂草奇木,檀、櫰、梓、竹、漆。种五谷、葡萄诸果。
《后汉书·粟弋国传》:粟弋国属康车。出名马牛羊、葡萄众果,其土水美,故葡萄酒特有名焉。
《燉煌·张氏家传》:扶风孟佗以葡萄酒一升,遗张让,即擢凉州刺史。
《秦州记》:秦野多葡萄。
晋宫阁名华林园,葡萄百七十八株。
《前凉录》:张洪茂,燉煌人也,作葡萄酒,赋文致甚美。《后凉录》:龟兹国人奢侈,家有至千斛葡萄。
《宋书·张畅传》:世祖镇彭城,畅为安北长史、沛郡太守。元嘉二十七年,魏主托拔焘南侵,太尉江夏王义恭总统诸军,出镇彭、泗。焘至送骆驼、骡、马及貂裘、杂饮食。云:貂裘与太尉,骆驼、骡与安北,葡萄酒杂饮,叔侄共尝。
《金楼子》:大月氏国,善为葡萄花叶酒,或以根及汁酝之。其花似丁香而绿荣、碧须,春夏之时,万须竞发,如鸾翼,八月中风至,吹叶上伤裂,有似绫纨,故人呼为葡萄,风亦名为裂叶风。
《梁书·扶桑国传》:扶桑国有桑梨,经年不坏。多葡萄。《高昌国传》:高昌国出良马、葡萄酒、石盐。大同中,子坚遣使献鸣盐枕、葡萄、良马、氍毹等物。
《洛阳伽蓝记》:白马寺浮图前,葡萄枝叶繁衍,实伟于枣,味殊美,冠于中京。帝至熟时常诣取之,或复赐宫人,宫人得之,转饷亲戚,以为奇味。得者不敢辄食,乃历数家。
《北齐书·李元忠传》:元忠,赵郡柏人人也。武定元年,除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曾贡世宗葡萄酒一盘。世宗报以百练缣,遗其书曰:仪同位亚台铉,识怀贞素,出藩入侍,备极要重。而犹家无担石,室若悬磬,岂轻财重义,奉时爱己故也。久相嘉尚,嗟咏无极,𢘆思标赏,有意无由。忽辱葡萄,良深佩戴。聊用绢百匹,以酬清德也。其见重如此。
《酉阳杂俎》:庾信谓魏使尉瑾曰:我在邺,遂大得葡萄。奇有滋味。陈昭曰:作何形状。徐君房曰:有类软枣。信曰:君殊不体物,可得言。似生荔枝。魏肇师曰:魏文有言:末夏涉秋,尚有馀暑。酒醉宿酲,掩露而食,甘而不䬼,酸而不酢,道之固以流涎称奇,况亲食之者。瑾曰:此物实出于大宛,张骞所致,有黄、白、黑三种,成熟之时,子实逼侧,星编珠聚。西域多酿以为酒,每来岁贡。在汉,西京似亦不少。杜陵田五十亩,中有葡萄百树。今在京兆,非直止禁林也。信曰:乃园种户植,接荫连架。昭曰:其味何如橘柚。信曰:津液奇胜,芬芳减之。瑾曰:金衣素里见苞作,贡向齿自消良应不及。
《大唐新语》:高祖尝宴侍臣,果有葡萄。陈叔达为侍中,执而不食,上问其故,对曰:臣母患口乾,求之不得。高祖曰:卿有母遗乎。遂呜咽流涕,复赐帛百疋,以市甘珍。
《南部新书》:太宗破高昌,收马乳葡萄,种于苑中,并得酒法。仍自损益:造酒,成绿色,芳香酷烈,味若醍醐。《景龙文馆记》:四月上巳日,上幸司农,少卿王光辅庄驾,还朝。后中书侍郎南阳岑羲设茗,饮葡萄浆,与学士等讨论经史。
《零陵总记》:李直方,常第果实。若贡士,以葡萄为五。《云南记》:云南多乾葡萄。
《酉阳杂俎》:贝丘之南有葡萄谷,谷中葡萄,可就其所食之,或有取归者,即失道。世言王母葡萄也。天宝中,沙门昙霄因游诸岳至此谷,得葡萄,食之,又见枯蔓堪为杖,大如指,五尺馀。持还本寺植之,遂活,长高数仞,荫地幅圆十丈,仰观若帷盖焉。其房实磊落,紫莹如坠,时人号为草龙珠帐。
《云仙杂记》:杨炎食葡萄,曰:汝若不涩,当以太原尹相授。
《唐书·大食国传》:大食,本波斯地。土硗砾不可耕,岁献贵人。葡萄大者如鸡卵。
《西域记》:焉者国,土宜葡萄。笯赤建国,多葡萄。
《于阗国传》:于阗,土宜葡萄,人多酝以为酒,甚美。《清异录》:河东葡萄有极大者,惟土人得啖之,其至京师者百二,子紫粉头而已。
《记事》:珠小儿发初生,为小髻十数,其父母为儿女相,胜之,辞曰:葡萄髻十穗,胜五穗。
《图绘宝鉴》:戴进,字文进,喜作葡萄,配以钩勒竹、蟹爪草,奇甚。
胡大年、僧晓庵皆工葡萄。
徐柱,字梦节,东吴人,善写葡萄。
《农田馀话》:古人。无画葡萄者。吴僧温日观夜于月中,视葡萄影有悟,出新意,似飞白书体为之。酒酣兴发,以手泼墨,然后挥写,迅于行草,收拾散落,顷刻而就,如神,甚奇特也。其弟子沈仲华,湖州人,传其法,亦佳,世多见之。
《安邑县志》:明朝洪武六年前,太原岁进葡萄酒。至六年间,太祖谓省臣曰:朕饮酒不多,太原岁进葡萄酒,自今令其勿进。国家以养民为务,岂宜口腹累人哉。尝闻宋太祖家法,子孙不得于远方取珍味,甚得贻谋之道也。相传本县陶村,前代设专官督进葡萄酒,本省他县葡萄盖寡,未有可造酒者,所进即陶村产也。
《蒙阴县志》:张文忠母病,思食葡萄。时值河水泛涨,文忠哭,祝曰:如无孝心,随水湮没。遂渡取葡萄奉母,母即愈。

葡萄部杂录

《画墁录·陶隐居注本草葡萄》:北人多肥健,谅食此物,却不知有羊肉面也。蒙泉杂言:《酉阳杂俎》《六帖》皆载葡萄由张骞自大宛移植汉宫。按《本草》已具,神农九种,当涂熄火,去骞未远。而魏文之诏实称中国名果,不言西来,是唐以前无此论。予尝以为大宛之种必与中国者异,故博望取之。段白所载必有所据,但失实耳。比戍、酒泉屡尝取,乾之名曰琐琐,比中国者差小,形圆而色正赤,其味甘美,非中国者可敌。则予所见,庶或得之。今此种处处有之,独蒲坂者胜。土人乾之以资贸易,江南重之,称蕃葡萄。曰蕃云者,岂承袭琐琐之乾与。姑识之,以俟知者。

葡萄部外编

《宣室志》:晋阳西有童子寺,在郊牧之外。贞元中,有邓圭者寓居于寺。秋夜与朋友数辈会宿,忽见一手自牖间入,色黄而瘦甚。圭开其牖,闻有唫啸之声,讯之曰:汝为谁。对曰:我隐居山谷有年矣,今夕纵风月之游,闻先生在此,故来奉谒,愿得坐牖下,听先生与客谈。圭许之,既坐,与客谈笑极欢,久之告去。明夕再来,又以手出于牖间,圭以缗系其臂,牢不可解,遂引缗而去。明日,圭与客穷其迹,至寺北百馀步,有葡萄一株,甚蕃茂,而缗系其枝,有叶类人手,果牖间所见。遂掘其根而焚之。
《甲申杂记》:湖南提刑唐秷云,其父諲为湖北漕。有一道人,间与唐漕饮,取千里外物,不移刻。一日,唐思河东葡萄,又思峡中新荔子。酒数巡,则令人就其卧屏间取之,皆美新若方折枝者。

甘蔗部汇考

《释名》
《神异经》   甘蔗〈草木状〉〈说文〉     竹蔗〈陶弘景〉
荻蔗〈陶弘景〉   昆崙蔗〈孟诜〉
杜蔗《糖霜谱》   西蔗《糖霜谱》
䒒蔗《糖霜谱》   蜡蔗《糖霜谱》红蔗《糖霜谱》   紫蔗《糖霜谱》

甘蔗图


《东方朔·神异经》南荒经

南方有之林,其高百丈,围三尺八寸,促节多汁,甜如蜜咋。齧其汁,令人润泽,可以节蛔虫。人腹中蛔虫,其状如蚓,此消谷虫也,多则伤人,少则谷不消。是甘蔗能减多益少,凡蔗亦然。

《嵇含南方草木状》诸蔗

诸蔗,一曰甘蔗,交趾所生者,围数寸,长丈馀,颇似竹。断而食之,甚甘;笮取其汁,曝数日成饴,入口消释,彼人谓之石蜜。南人云甘蔗可消酒,又名干蔗。司马相如乐歌曰太尊蔗浆折朝酲,是其义也。泰康六年,扶南国贡诸蔗,一丈三节。

《贾思协·齐民要术》甘蔗

《说文》曰藷蔗也;《案书传》曰:或为芉蔗;或干蔗;或邯;或甘蔗;或都蔗,所在不同。
雩都县,土壤肥沃,偏宜甘蔗。味及采色,馀县所无。一节数寸长,郡以献御。
《异物志》曰:甘蔗远近皆有,交趾所产甘蔗特醇,好本末,无薄厚,其味至均,围数寸,长丈馀,颇似竹。斩而食之,既甘,笮取,汁如饴饧,名之曰糖,益复珍也。又煎曝之,凝而冰,破如塼;食之,入口消释,时人谓之石蜜。家法政曰:三月可种甘蔗。
《洪迈·糖霜谱》论糖霜

糖霜之名,唐以前无所见。自古食蔗者始为蔗浆。宋玉《招魂》所谓胹鳖炮羔有柘浆些是也。其后为蔗饧,孙亮使黄门就中藏吏取交州献甘蔗饧是也。后又为石蜜。《南中八郡志》云:笮甘蔗汁,曝成饴,谓之石蜜。《本草》亦云:炼糖如乳,为石蜜是也。后又为蔗酒,唐赤土国用甘蔗作酒,杂以紫瓜根是也。唐太宗遣使至摩揭陀国,取熬糖法,即诏扬州上诸蔗,榨沈如其剂,色味愈于西域远甚,然只是今之沙糖。蔗之技尽于此,不言作霜,然则糖霜非古也。历世诗人模奇写异,亦无一章一句言之,唯东坡公过金山寺,作诗送遂宁僧圆宝云:涪江与中泠,共此一味水。冰盘荐琥珀,何似糖霜美。黄鲁直在戎州,作颂答梓州雍熙长老寄糖霜云:远寄蔗霜知有味,胜于崔子水晶盐。正宗扫地从谁说,我舌犹能及鼻尖。则遂宁糖霜见于文字者,实始于二公。甘蔗所在皆植,独福唐、四明、番禺、广汉、遂宁有糖冰,而遂宁为冠。四郡所产甚微,而颗碎色浅味薄,才比遂之最下者,亦皆起于近世。唐大历中,有邹和尚者,始来小溪之伞山,教民黄氏以造霜之法。伞山在县北二十里,山前后为蔗田者十之四,糖霜户十之三。蔗有四色,曰杜蔗,曰西蔗,曰䒒蔗,《本草》所谓荻蔗也,曰红蔗,《本草》昆崙蔗也。红蔗止堪生啖,䒒蔗可作沙糖,西蔗可作霜,色浅,土人不甚贵,杜蔗紫嫩,味极厚,专用作霜。凡蔗最困地力,今年为蔗田者,明年改种五谷以息之。霜户器用,曰蔗削,曰蔗镰,曰蔗凳,曰蔗碾,曰榨斗,曰榨床,曰漆瓮,各有制度。凡霜,一瓮中品色亦自不同,堆叠如假山者为上,团枝次之,瓮鉴次之,小颗块次之,沙脚为下;紫为上,深琥珀次之,浅黄又次之,浅白为下。宣和初,王黼创应奉司,遂宁常贡外,岁别进数千斤。是时,所产益奇,墙壁或方寸,应奉司罢,乃不再见。当时因之大扰,败本业者居半,久而未复。遂宁王灼作《糖霜谱》七篇,具载其说,予采取之以广闻见。
《本草纲目》甘蔗释名
李时珍曰:按野史云,吕惠卿言:凡草皆正生,嫡出,惟蔗侧种,根上庶出,故字从庶也。嵇含作竿蔗,谓其茎如竹竿也。《离骚》《汉书》皆作柘字,通用也。藷字出许慎《说文》,盖蔗音之转也。
集解

陶弘景曰:蔗出江东为胜,庐陵亦有好者。广州一种,数年生,皆大如竹,长丈馀。取汁为沙糖,甚益人,又有荻蔗,节疏而细,亦可啖也。
苏颂曰:今江浙、闽广、湖南、蜀川所生,大者亦高丈许,其叶似荻,有二种。荻蔗,茎细短而节疏,但堪生啖,亦可煎稀糖;竹蔗,茎粗而长,可笮汁为沙糖。泉福、吉广诸州多作之鍊沙糖,和牛乳为乳糖,惟蜀川作之。南人贩至北地者,荻蔗多而竹蔗少也。
孟诜曰:蔗有赤色者,名昆崙蔗;白色者,名荻蔗。竹蔗以蜀及岭南者为胜,江东虽有而劣于蜀产,会稽所作乳糖,殆胜于蜀。
李时珍曰:蔗皆畦种丛生,最困地力。茎似竹而内实,大者围数寸,长六七尺,根下节密,以渐而疏,抽叶如芦叶而大,长三四尺,扶疏四垂。八九月收茎,可留过春,充果食。按:《王灼糖霜谱》云:蔗有四色:曰杜蔗,即竹蔗也,绿嫩薄皮,味极醇厚,专用作霜;曰西蔗作霜色浅;曰䒒蔗亦名蜡蔗,即荻蔗也,亦可作沙糖;曰红蔗,亦名紫蔗,即昆崙蔗也,止可生啖,不堪作糖。凡蔗榨浆,饮固佳,又不若咀嚼之味隽永也。
蔗气味

甘,平涩无毒。
《大明》曰:冷。
孟诜曰:共酒食,发痰。
吴瑞曰:多食,发虚热,动衄血。
《相感志》云:同榧子食,则渣软。
主治

《别录》曰:下气、和中、助脾气、利大肠。
《大明》曰:利大小肠、消痰止渴、除心胸烦热、解酒毒。李时珍曰:止呕哕反胃,宽胸膈。
发明

李时珍曰:蔗,脾之果也。其浆甘寒,能泻火热。素问所谓甘温除大热之意。煎鍊成糖,则甘温而助湿热,所谓积温成热也。蔗浆,消渴解酒,自古称之,故汉《郊祀乐歌》云:百味旨酒布兰生,泰尊柘浆折朝酲。唐王维《樱桃诗》云:饱食不须愁内热,大官还有蔗浆寒。是矣。而孟诜乃谓共酒食发痰者,岂不知其有解酒、除热之功耶。日华子大明又谓:沙糖能解酒毒。则不知既经煎鍊,便能助酒为热,与生浆之性异矣。按《晁氏客话》云:甘草遇火则热,麻油遇火则冷,甘蔗煎饴则热,水成汤则冷。此物性之异。医者可不知乎。又野史云卢绛中病,痁疾疲瘵。忽梦白衣妇人云:食蔗可愈。及旦买蔗数挺,食之翌日,疾愈。此亦助脾和中之验欤。
滓主治

李时珍曰:烧存性,研末,乌桕油调涂。小儿头疮白秃,频涂,取瘥烧烟,勿令入人目,能使暗明。
附方

发热口乾、小便赤涩:取甘蔗,去皮,嚼汁咽之,饮浆亦可。〈外台秘要〉
痰喘气急方见山药。
反胃、吐食、朝食暮吐、暮食朝吐、旋旋吐者,用甘蔗汁七升、生姜汁一升、和匀,日日呷之。〈梅师方〉
乾呕不息:蔗汁温服半升,日三次,入姜汁更佳。〈肘后方〉痁疟疲瘵见前。
眼暴、赤肿、碜涩疼痛:甘蔗汁二合,黄连半两,入铜器内慢火煎浓,去滓点之。〈普济方〉
虚热咳嗽、口乾涕唾:用甘蔗汁一升半,青粱米四合,煮粥,日食二次,极润心肺。〈董氏方〉
小儿口疳:甘蔗烧研,掺之。〈简便方〉
沙糖集解
苏恭曰:沙糖,出蜀地,西戎、江东并有之,笮甘蔗汁,煎成紫色。
吴瑞曰:稀者为蔗糖,乾者为沙糖,毬者为毬糖,饼者为糖饼。沙糖中,凝结如石,破之如沙,透明白者,为糖霜。
李时珍曰:此紫沙糖也,法出西域。唐太宗始遣人传其法入中国。以蔗汁过樟木槽,取而煎成,清者为蔗饧,凝结有沙者为沙糖,漆瓮造成;如石如霜如冰者为石蜜,为糖霜、为冰糖也。紫糖亦可煎化,印成鸟兽果物之类,以充席献。今之货者,又多杂以米饧诸物,不可不知。
气味

甘寒无毒。
苏恭曰:冷利过于石蜜。
孟诜曰:性温,不冷,多食令人心痛,生长虫,消肌肉、损齿、发疳𧏾。与鲫鱼同食,成疳虫;与葵同食生流癖;与笋同食,不消,成症身,重不能行。
主治

《唐本草》曰:心腹热胀、口乾渴。
《大明》曰:润心肺、大小肠,热解酒毒,腊月瓶封,窖粪坑中,患天行热狂者,绞汁服甚良。
李时珍曰:和中、助脾、缓肝气。
发明

寇宗奭曰:蔗汁清,故费煎鍊致紫黑色。今医家治暴热多用为。先导兼啖驼马,解热;小儿多食,则损齿生虫者。土制水裸,虫属土,得甘即生也。朱震亨曰:糖生胃火,乃湿土生热,故能损齿生虫,与食枣病龋同,意非土制水也。
李时珍曰:沙糖性温,殊于蔗浆,故不宜多食。与鱼笋之类同,食皆不益人。今人每用为调和,徒取其适口,而不知阴受其害也。但其性能和脾、缓肝,故治脾胃及泻肝,药用为先导。《本草》言其性寒,苏恭谓其冷利,皆昧此理。
附方

下痢禁口:沙糖半斤,乌梅一个,水二碗,煎一碗,时时饮之。〈摘元方〉
腹中紧胀:白糖以酒三升煮服之,不过再服。〈子母秘录〉痘不落痂:沙糖调新汲水一杯,服之。白汤调亦可。日二服。〈刘提点方〉
虎伤人疮水化:沙糖一碗,服并涂之。〈摘元方〉上气喘嗽、烦热、食即吐逆:用沙糖、姜汁等分,相和,慢煎二十沸,每咽半匙取效。
食韭口臭:沙糖解之。〈摘要方〉
石蜜释名
苏恭曰:石蜜,即乳糖也,与虫部石蜜同名。
李时珍曰:按《万震凉州异物志》云:石蜜非石类,假石之名也,实乃甘蔗汁,煎而曝之,则凝如石,而体甚轻,故谓之石蜜也。
集解

段志约曰:石蜜,出益州及西戎,煎鍊沙糖为之,可作饼块,黄白色。
苏恭曰:石蜜,用水牛乳、米粉和煎。成块,作饼,坚重。西戎来者佳,江左亦有,殆胜于蜀。
孟诜曰:自蜀中、波斯来者良,东吴亦有,不及两处者。皆煮蔗汁、牛乳,则汤细白耳。
寇宗奭曰:石蜜,川浙者最佳。其味厚,他处皆次之。煎鍊以铜象,物达京师。至夏月及久阴雨,多自消化。土人先以竹叶及纸裹包,外用石夹埋之,不得见风,遂可免。今人谓之乳糖。其作饼,黄白色者谓之捻糖,易消化,入药至少。
李时珍曰:石蜜即白沙糖也。凝结作饼,块如石者为石蜜;轻白如霜者为糖霜;坚白如冰者为冰糖;皆一物有精粗之异也。以白糖煎化,模印成人物、狮象之形者,为飨糖。《后汉书》注所谓猊糖是也。以石蜜和诸果仁及橙橘皮、缩砂、薄荷之类作成饼块者,为糖缠;以石蜜和牛乳酥酪作成饼块者为乳糖;皆一物数变也。《唐本草》明言:石蜜,煎沙糖为之,而诸注皆以乳糖即为石蜜,殊欠分明。按《王灼·糖霜谱》云:古者惟饮蔗浆,其后煎为蔗饧,又曝为石蜜。唐初以蔗为酒,而糖霜则自大历间,有邹和尚者来住蜀之,遂宁伞山始传造法,故甘蔗所在植之,独有福唐、四明、番禺、广汉。遂宁有冰糖,他处皆颗碎,色浅,味薄,惟竹蔗绿嫩,味厚,作霜最佳。西蔗次之。凡霜一瓮,其中品色亦自不同。惟叠如假山者为上,团枝次之,瓮鉴次之,小颗块又次之,沙脚为下;紫色及如水晶色者为上,深琥珀色次之,浅黄又次之,浅白为下。
气味

甘寒、冷利,无毒。
主治

《唐本草》曰:心腹热胀,口乾渴。
孟诜曰:治目中热膜,明目。和枣肉、巨胜末为丸,噙之,润肺气,助五脏,生津。
李时珍曰:润心肺燥热、治嗽消痰、解酒和中、助脾气、缓肝气。
发明

朱震亨曰:石蜜甘喜入脾。食多则害,必生于脾。西北地高,多燥,得之有益;东北地下,多湿,得之未有不病者,亦兼气之厚薄不同耳。
李时珍曰:石蜜、糖霜、冰糖、比之紫沙糖,性稍平,功用相同,入药胜之。然不冷利。若久食,助热、损齿、生虫、之害同。

《王象晋·群芳谱》甘蔗

甘蔗,丛生,茎似竹,内实,直理有节,无枝。长者六七尺,短者三四尺,大者围数寸,高丈许。又扶风蔗一丈三节,见日即消,遇风即折;交趾蔗,特醇厚,本末无厚薄,其味至均,围数寸,长丈馀,取汁曝之,数日成饴,入口即消,彼人谓之石蜜。多食蔗,衄血;烧其滓,烟入目则眼暗。
种植:谷雨,内于沃土,横种之。节间生苗,去其繁冗。至七月,取土封壅其根,加以冀秽。俟长成收取。虽常灌水,但俾水势流满,润湿则已,不宜久蓄。

《直省志书》西安县

物产:甘蔗,有紫、白二种。紫者,产出龙游,仅供咀嚼;白者,种自闽中来,可碾汁、炼糖,与闽中所鬻糖利几相伯仲,但不知以糖为霜耳。

泉州府

物产:甘蔗,性温,味甘,泉南沙糖煮蔗所成。又有一种,𠏉小而甜薄,名曰荻蔗。

番禺县

物产:甘蔗,邑人种时,取蔗尾,断截二三寸许,二月于吉贝中种之。拔吉贝时,蔗已长数尺。又至十月,取以榨汁,煮为糖,此种名竹蔗;一种名白蔗,宜食不能为糖;一种红者,伤跌折骨,捣用醋,敷患处,仍断蔗,破作片夹之,折骨复续,人家种以备用。
甘蔗部艺文一《感物赋》〈并序〉      魏文帝
南征荆州,还,过乡里,种诸蔗于中庭。涉夏历秋,先盛后衰,悟兴废之无常,慨然永叹,乃作斯赋。云:

伊阳春之散节,悟乾坤之交灵。瞻元云之蓊翳,仰沈阴之杳冥。降甘露之丰霈,垂长溜之泠泠。掘中堂而为圃,植诸蔗于前庭。涉炎夏而既盛,迄凛秋而将衰。岂在斯之独然,信人物其有之。

《都蔗赋》晋·张协

若乃九秋良期,元酎初出。黄华浮觞,酣饮累日。挫斯蔗而疗渴,共漱醴而含蜜。清津滋于紫梨,流液丰于朱橘。择苏妙而不逮,何况沙糖与椰实。

甘蔗部艺文二〈诗〉《咏甘蔗》宋·舒亶

瑶池宴罢王母还,九芝飞入三仙山。空馀绛节留人间,云封露洗无时闲。节旄落尽何斓斑,野翁提携出茅菅。吴刀戛戛鸣双环,截断寒冰何潺潺。相如赋就空上林,倦游渴病长相侵;刘伶爱酒真荒淫,狂来歌倒沧溟深。此时一嚼轻千金,垆边何用文君琴。五斗一石安足斟,坐想毛发生青阴。萧瑟甘滋欲谁让,柤梨橘柚纷殊状。冷气相射杯盘上,顾郎不见休惆怅。佳境到头还不妄,诗成虽愧阳春唱,全胜乞与将军杖。

甘蔗部选句

汉刘向《杖铭》:都蔗虽甘,殆不可杖;佞人悦己,亦不可相。
司马相如《子虚赋》:诸柘巴苴。
张衡《南都赋》:藷蔗姜。晋左思《蜀都赋》:甘蔗辛姜,阳蓲阴敷。
梁昭明《太子七召》:蔗有盈丈之名。
晋张载《失题诗》:江南都蔗,酿液丰沛,三巴黄甘、瓜州素柰,凡此数品,殊美绝快,渴者所思,铭之常带。唐杜甫诗:茗饮蔗浆携所有,瓷罂无谢玉为缸〈又〉,偶然存蔗芉〈又〉,春雨馀甘蔗。王维诗:大官还有蔗浆寒。
韦应物诗:姜蔗滂湖田。
韩愈诗:初味犹啖蔗。
元稹诗:甘蔗消残醉。
白居易诗:浆甜蔗节调。
韩翃诗:醒酒犹怜甘蔗热。
薛能诗:压春甘蔗冷。
宋钱惟演诗:蔗浆消内热。
陆游诗:蔗浆那解破馀酲。
金庞铸诗:蔗蜜浆寒冰皎皎。
元顾瑛诗:蔗浆玉碗冰泠泠。

甘蔗部纪事

《文帝典论》:尝与奋威将军邓展共饮,论剑良久,谓言:将军法非也,余顾尝好之,又得善术,因求与余对。时酒酣耳热,方食芉蔗,便以为杖。下殿,数交,三中其臂。《江表传》:孙亮使黄门以银碗并盖,就中藏吏,取交州所献甘蔗饧。黄门先恨藏吏,以鼠矢投饧中,启言吏不谨。亮呼吏持饧器入,问曰:此器既盖,无缘有此,若矢先在饧中,当湿。今矢中燥,黄门将有恨于汝耶。吏𨙫头,曰:尝从某求宫中莞席,有数,不敢与。亮曰:必是此也。覆问黄门,具首服。
《晋书·顾恺之传》:恺之每食甘蔗,恒自尾至本。人或怪之。云:渐入佳境。
《宋书·张畅传》:世祖镇彭城,畅为安北长史、沛郡太守。元嘉二十七年,魏主拓拔焘南侵,太尉江夏王义恭总统诸军出镇彭泗。焘始至,仍登城南亚父冢,于戏马台立毡屋。先是,焘未至,世祖遣将马文恭向萧城,为魏所破,文恭走得免,队主蒯应见执。至小市门曰:魏主致意安北,远来疲乏,若有甘蔗及酒,可见分。时防城队主梁法念答曰:当为启闻。应乃自陈萧城之败。又问应:魏主自来不。曰:来。问:今何在。应举手指西南。又曰:士马多少。答云:四十馀万。法念以焘语白世祖,世祖遣人答曰:知行路多乏,今付酒二器,甘蔗百挺。闻彼有骆驼,可遣送。明旦,焘遣送骆驼、骡、马及貂裘、杂饮食。
《南史·宜都王铿传》:铿善射,常以堋的太阔,曰:终日射侯,何难之有。乃取甘蔗插地,百步射之,十发十中。《范云传》:云,字彦龙,南乡舞阴人。永明十年使魏,魏使李彪宣命,至云所,甚见称美。彪为设甘蔗、黄甘粽,随尽绝益。彪笑谓曰:范散骑小复俭之,一尽不可复得。《庾沙弥传》:嫡母刘氏寝疾,沙弥晨昏侍侧,衣不解带。及母亡,水浆不入口。刘好啖甘蔗,沙弥遂不食焉。宗人都官尚书咏,表言其状,应纯孝之举,梁武帝召见,嘉之,以补歙令。
《隋书·赤土国传》:赤土国,以甘蔗作酒,杂以紫瓜根。酒色黄赤,味亦香美。
《唐书·南蛮传》:骠古朱波也。土宜椒、粟、稻、粱,蔗大若胫,无麻、麦。
《清异录》:丘鹏南出甘蔗,啖,朝友云黄金颡。
湖南马氏有鸡狗坊,卒长,能种子母蔗。
《镇江府志》:南唐卢绛微,时往还涧壁,病痁且死。夜梦白衣妇人,颇有姿色,歌菩萨蛮劝绛樽酒,其辞云:玉京人去秋萧索,画檐鹊起梧桐落。攲枕悄无言,月和残梦圆。背灯惟暗泣,甚处砧声急。眉黛小山攒,芭蕉生暮寒。歌已谓绛曰:子病食蔗,即愈。诘朝求蔗食之,果瘥。
《群碎录》:宋神宗问吕惠卿,曰:蔗字从庶,何也。曰:凡草木,种之俱正。生蔗独横生,盖庶出也,故从庶。
《谈薮》:甄龙友云卿,永嘉人,滑稽辩捷,为近世之冠。楼宣献自西掖出守以首春觞客甄预坐席间,谓公曰:今年春气一何太盛。公问其故,甄曰:以果奁甘蔗知之,根在公前而末已至此。公为罚,掌吏众訾其猥率。山家清供,雪夜张一斋饮。客酒酣,簿书何君,时奉出沆瀣浆一瓢,与客分饮,不觉酒容为之洒。然问其法,谓得之禁苑。止用甘蔗、芦菔,各切作方块,以水烂煮,即已,盖蔗能化酒,芦菔能化食也。酒后得,其益可知矣。《楚词》有蔗浆,恐即此也。
《瀛厓胜览》:瓜哇国有甘蔗,粗大,长可二三丈。《泉南杂志》:甘蔗,𠏉小而长,居民磨以煮糖,泛海售商。其地为稻利薄,蔗利厚,往往有改稻田种蔗者,故稻米益乏。

甘蔗部杂录

《搜采异闻录》:甘蔗只生于南方,北人嗜之而不可得。魏太武至彭城,遣人于武陵王处求酒及甘蔗。郭汾阳在汾上,代宗赐甘蔗二十条。《子虚赋》所云诸蔗巴苴。诸蔗者,甘柘也,盖相如指言楚云梦之物。《汉郊祀歌》:泰尊柘浆以为,取甘蔗汁以为饮。

甘蔗部外编

《糖霜谱》:唐大历间,有僧号邹和尚,跨白驴,登伞山,结茅以居。须盐、米、薪、菜之属,书寸纸,系钱缗,遣驴负至市。人知为邹也,取平值挂物于鞍,纵归。一日,驴犯山下黄氏蔗苗,黄请偿于邹。邹曰:汝未知因,蔗糖为霜,利当千倍。吾语汝,塞责可乎。试之,果信。自此流传其法。至末年,北走通泉县灵鹫山龛中,其徒追及,但见一文殊石像,始知为大士化身,而白驴者,乃狮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