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五十九卷目录

 菫部汇考〈石龙芮附〉
  紫菫图
  石龙芮图
  诗经〈大雅绵〉
  礼记〈内则〉
  尔雅〈释草〉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本草纲目〈菫 紫菫 石龙芮〉
 菫部纪事
 菫部杂录
 荼部汇考
  荼图
  诗经〈邶风谷风 唐风采苓 小雅采𦬊〉
  礼记〈月令 内则〉
  尔雅〈释草〉
  大戴礼记〈夏小正〉
  汲冢周书〈时训解〉
  毛诗陆疏广要〈谁谓荼苦 薄言采𦬊〉
  丘光庭兼明书〈苦菜辨〉
  陆佃埤雅〈荼〉
  徐光启农政全书〈苦荬菜考〉
  本草纲目〈苦菜 水苦荬〉
 荼部艺文〈诗〉
  苦荬〈二首〉      明黄正色
 荼部选句
 荼部纪事
 荼部杂录
 荼部外编
 菘部汇考
  菘图
  贾思协齐民要术〈作菘咸菹法 菘根榼菹法 菘根萝卜菹法 菘葵咸菹法〉
  陆佃埤雅〈菘〉
  王圻三才图会〈菘菜〉
  王世懋瓜蔬疏〈菘〉
  本草纲目〈菘〉
  闽书〈南产〉
  直省志书〈历城县 邹平县 莱芜县 日照县 招远县 昌邑县 太平县 雒南县〉
 菘部艺文〈诗〉
  食煮菜简吕居仁      宋韩驹
  田园杂兴〈二首〉     范成大
  菘             陆游
  墨菜画卷         元吴镇
  白菜           许有壬
  画菜          明李东阳
 菘部选句
 菘部纪事
 菘部杂录

草木典第五十九卷

菫部汇考〈石龙芮附〉

  释名
《菫》《诗经》     《齧》《尔雅》
《苦菫》《尔雅》    《菫葵》《唐本》
《旱芹》《纲目》    《赤芹》《纲目》
《紫菫》《图经》    《蜀芹》《图经》
《楚葵》《图经》    《苔菜》《图经》
《水萄菜》《图经》   《起贫草》《李时珍》
《石龙芮》《通志》   《地椹》《通志》
《天豆》《通志》    《石能》《通志》
《彭根》《通志》    《鲁果能》《通志》
《水菫》《吴普》    《胡椒菜》《救荒》

紫菫图


石龙芮图石龙芮图

《诗经》《大雅绵》《诗经》《大雅绵》

周原膴膴,菫荼如饴。
 〈传〉菫菜也。〈笺〉周之原地肥美,其所生菜,虽有性苦
 者,甘如饴也。〈疏〉内则菫荁枌榆,则菫是美菜,非苦
 荼之类。《释草》又云:芨,菫草。郭璞曰:即乌头也。江东
 人呼为菫。《晋语》:骊姬将谮申生寘鸩于酒,寘菫于
 肉。贾逵曰:菫,乌头也。然则菫者其乌头乎。笺云:性
 苦者,皆甘如饴。若是菫荁之菫,虽非周原亦是甘
 矣。明菫,是乌头也。〈大全〉《本草》曰:乌头与附子同根,形
 似乌鸟之头,蜀人谓乌头,苗为菫草。

《礼记》《内则》

子事父母,菫,荁,枌,榆,免,薧,滫,瀡,以滑之。
 〈注〉荁,菫类也。冬用菫,夏用荁,〈疏〉荁似菫,而叶大。按
 《士虞礼》:夏用葵,冬用荁。《郑注》云:乾则滑,夏秋用生
 葵,冬春用乾荁,与此不同者,此经菫荁相对,故冬
 用菫,夏用荁。士虞礼葵与荁相对,故夏用葵,冬用
 荁也。

《尔雅》《释草》

齧苦菫
 〈注〉今菫,葵也。叶似柳,子如米,汋食之滑。〈疏〉齧,一名
 苦菫,可食之菜也。郭云:今菫,葵也。叶似柳,子如米,
 汋食之滑者。《本草》《唐本注》云:此菜野生,非人所种,
 俗谓之茎菜,叶似,花紫色者,内则云菫荁枌榆
 是也。《本草》云:味甘,此云苦者,古人语倒犹甘草,谓
 之大苦也。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菫,曰齧,曰苦菫。《尔雅》云:齧,苦菫。今人亦谓之菫菜,野
出。味虽苦而甘,黄花者杀人。唐武后寘诸食中,以毒
贺兰氏,暴死者,盖此种也。
石龙芮,曰鲁果能,曰地椹,曰石能,曰彭根,曰天豆。沈
括云:有两种,水中生者,叶光而末圆。陆生者,叶毛而
末锐。

《本草纲目》

释名
掌禹锡曰:《尔雅》云:齧,苦菫也。郭璞云:即菫葵。《本草》言:
味甘,而此云苦菫。古人语倒犹甘草,谓之大苦也。
李时珍曰:其性滑如葵,故得葵名。
  集解
苏恭曰:菫菜,野生。非人所种,叶似菜,花紫色。
掌禹锡曰:说文云菫,根如荠,叶如细柳,子如米,蒸汋
食之甘滑,内则云菫荁枌榆是矣。
李时珍曰:此旱芹也。其性滑利,故《洪舜俞赋》云:烈有
椒桂滑,有菫榆一种,黄花者有毒杀人,即毛芹也。见
草部毛莨,又乌头,苗亦名菫,有毒,各见本条下。
  叶气味
甘寒无毒。
  主治
《唐本》曰:捣汁洗马毒疮并服之。又涂蛇蝎毒,及痈肿。
孟诜曰:久食除心下烦热,主寒热鼠瘘,瘰𤻤生疮,结
核聚气,下瘀血,止霍乱,又生捣汁半升服,能杀鬼毒
即吐出。
  发明
孟诜曰:菫叶,止霍乱,与香茙同功,香茙即香薷也。
  附方
结核气,菫菜日乾为末,油煎成膏摩之,日三五度,便
瘥。〈孟诜食疗〉
湿热气旱,芹菜日乾为末,糊丸梧子大,每服四十丸,
空心温酒下,大杀百虫毒。〈寿域神方〉
蛇咬疮,生杵菫汁,涂之。〈万毕术〉
紫菫释名
李时珍曰:菫蕲芹四字一义也,详下。
  集解
苏颂曰:紫菫生江南吴兴郡,淮南名楚葵,宜春郡名
蜀芹,豫章郡名苔菜,晋陵郡名水萄菜也。
李时珍曰:苏颂之说,出于唐元宗天宝单方中,不具
紫菫形状。今按《轩辕述宝藏论》云:赤芹,即紫芹也。生
水滨,叶形如赤芍药,青色。长三寸许,叶上黄斑,味苦
涩。其汁可以煮雌制汞伏朱砂,擒三黄号为起贫草。又土宿真君《本草》云赤芹,生阴厓陂泽近水石间,状
类赤芍药,其叶深绿,而背甚赤。茎叶似荞麦,花红可
爱,结实亦如秕荞麦,其根似蜘蛛,嚼之极酸苦涩。江
淮人三四月采苗,当蔬食之。南方颇少,太行王屋诸
山最多也。
  苗气味
酸平微毒。
  花气味
酸微温无毒。
  主治
苏颂曰:大人小儿脱肛。
  附方
凡大人小儿脱肛,每天冷及吃冷食,即暴痢不止,肛
则下脱。久疗不瘥者,春间收紫菫花二斤,曝乾为散,
加磁毛末七两相和,研细涂肛上纳入,即使人噀冷
水于面上。即吸入肠中,每日一涂,药噀面不过六七
度,即瘥矣。又以热酒半升,和散一方寸匕,空腹服之,
日再服,渐加至二方寸匕,以瘥为度。若五岁以下小
儿,即以半杏子许和酒服之,忌生冷陈仓米等物。〈天宝
单方〉
石龙芮释名
陶弘景曰:生于石上,其叶芮芮短小,故名。
苏恭曰:实如桑椹,故名地椹。
掌禹锡曰:《尔雅》云齧,苦菫也。郭璞云:即苦菫也。《本草》
言:味甘而此云苦者,古人语倒犹甘草,谓之大苦也。
李时珍曰:芮芮细貌,其椹之子,细芮故名。地椹以下,
皆子名也。水菫以下,皆苗名也。苗作蔬食,味辛而滑,
故有椒葵之名。《唐本草》《菜部》:水菫,系重出。今依吴普
本草,合并为一。
  集解
《别录》曰:石龙芮,生太山川泽石边。五月五日采子,二
月八月采皮阴乾。
陶弘景曰:今出近道,子形粗似蛇床子,而扁非真好
者,人言是菑菜子也。东山石上所生者,其叶芮芮短
小,其子状如葶苈,黄色。而味小辛,此乃是真也。
苏恭曰:今用者俗名水菫,苗似附子,实如桑椹,生下
湿地。五月熟,叶子皆味辛,山南者粒大如葵子。关中
河北者,细如葶苈,气力劣于山南者,陶以细者为真
未为通。论又曰:菫菜,野生。非人所种,叶似,花紫色。
陈藏器曰:《尔雅》云芨菫。《草注》云乌头苗也。苏恭注天
雄亦云石龙芮,叶似菫草,故名水菫。据此则菫草是
乌头苗,水菫定是石龙芮,更非别草也。
苏颂曰:今惟出兖州,一丛数茎,茎青紫色,每茎三叶,
其叶短小,多刻缺子如葶苈,而色黄。苏恭所说乃水
菫,非石龙芮也。兖州所生者,正与《本草》及陶氏说合,
为得其真。
寇宗奭曰:石龙芮有两种。水中生者,叶光而子圆。陆
地生者,叶毛而子锐。入药须水生者,陆生者又谓之
天灸,而补不足,茎冷失精。
李时珍曰:苏恭言水菫,即石龙芮。《苏颂》非之非矣。按
《汉吴普本草》:石龙芮,一名水菫,其说甚明。《唐本草》《菜
部》所出,水菫,言其苗也。《本经》石龙芮,言其子也。寇宗
奭所言陆生者,乃是毛华,有大毒,不可食。水菫即俗
称胡椒菜者,处处有之,多生近水下湿地,高者尺许。
其根如荠,二月生苗,丛生圆茎分枝,一枝三叶,叶青
而光滑,有三尖多细缺。江淮人三四月采,苗瀹过晒,
蒸黑色为蔬。四五月开细黄花,结小实大如豆状,如
初生桑椹,青绿色。搓散则子甚细,如葶苈子,即石龙
芮也。宜半老时采之,范子计然云:石龙芮,出三辅色
黄者善。
  子根皮气味
苦平无毒。
吴普曰:神农苦,平岐伯酸,扁鹊大寒,雷公咸无毒。
徐之才曰:大戟为之使畏茱萸,蛇蜕皮。
  子根皮主治
本经曰:风寒湿痹,心腹邪气,利关节,止烦满,久服轻
身明目不老。
《别录》曰:平肾胃气,补阴气不足,失精,茎冷令人皮肤,
光泽有子。
大明曰:逐诸风,除心热躁。
  发明
李时珍曰:石龙芮,乃平补之药。古方多用之,其功与
枸杞覆盆子相埒,而世人不知用何哉。
  水菫气味
甘寒无毒。
李时珍曰:微辛苦涩。
  水菫主治
《唐本》曰:捣汁洗马毒疮,并服之,又涂蛇蝎毒及痈肿。
孟诜曰:久食除心,下烦热,生寒热鼠瘘,瘰𤻤生疮,结
核聚气,下瘀血,止霍乱,又生捣汁半升,服能杀鬼毒,
即吐出。  发明
孟诜曰:菫叶,止霍乱,与香茙同功,香茙即香薷也。
  附方
结核气,菫菜日乾为末,油煎成膏摩之,日三五度,便
瘥。〈孟诜食疗〉
蛇咬伤疮,生菫杵汁,涂之。〈万毕术〉
血疝初起,胡椒菜叶挼,按揉之。〈集简方〉

菫部纪事

《后汉书·崔和传》:和为平昌太守,性鄙吝,埋钱百斛,其母李春思菫,惜不买。
《晋书·刘殷传》:殷字长盛,新兴人也。高祖陵,汉光禄大夫。殷七岁丧父,哀毁过礼,服丧三年,未曾见齿。曾祖母王氏,盛冬思菫而不言,食不饱者一旬矣。殷怪而问之,王言其故。殷时年九岁,乃于泽中恸哭,曰:殷罪衅深重,幼丁艰罚,王母在堂,无旬月之养。殷为人子,而所思无获,皇天后土,愿垂哀悯。声不绝者半日,于是忽若有人云:止,止声。殷收泪视地,便有菫生焉,因得斛馀而归,食而不减,至时菫生乃尽。
《宋书·王元谟传》:孝武狎侮群臣。尝为元谟作四时诗曰:菫荼供春膳,粟浆充夏飧。酱调秋菜,白醝解冬寒。

菫部杂录

仪礼特牲馈食,礼铏芼用苦若薇,皆有滑。夏葵冬荁,《淮南子》:蝮蛇螫人,傅以和菫则愈,物故有重而害反为利者。
《酉阳杂俎》:菫,黄花杀人。
《梦溪笔谈》:石龙芮,今有两种。水中生者,叶光而末圆。陆生者,叶毛而末锐。入药用生水者,陆而生亦谓之天灸,取少叶揉系臂上,一夜作大泡,如火烧者是也。

荼部汇考

释名

《荼》《诗经》     《苦》《诗经》
《𦬊》《诗经》     《苦菜》《礼记》《游冬》《别录》    《苦苣》《嘉祐》
《苦荬》《纲目》    《水苦荬》《图经》《谢婆菜》《图经》   《褊苣》《日用》
《老鹳菜》《救荒》   《天香菜》《李时珍》
《半边山》《李时珍》

荼图


《诗经》《邶风谷风》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
〈传〉荼,苦菜也。〈笺〉荼,苦矣。而君子于己之苦毒,又甚于荼比方之荼。则甘如荠。〈大全〉永嘉陈氏曰:物莫苦于荼,妇人见弃,其情甚苦,则荼反甘于荠矣。

《唐风采苓》

采苦采苦,首阳之下。
〈疏〉陆玑云:苦菜生山田及泽中,得霜甜脆而美。所谓菫荼如饴,内则云濡豚包苦,用苦菜是也。

《小雅采𦬊》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
〈疏〉陆玑疏云:𦬊菜,似苦菜也。茎青白色,摘其叶,白汁出,肥可生食,亦可蒸为茹。青州人谓之𦬊,西河雁门𦬊尤美,胡人恋之不出塞是也。〈朱注〉𦬊,苦菜也。青白色,摘其叶有白汁出,肥可生食,亦可蒸为茹,即今苦荬菜,宜马食军行采之,人马皆可食也。

《礼记》《月令》

孟夏之月,苦菜秀。
〈陈注〉朱氏曰:苦菜味苦,感火之味而成。

《内则》

濡豚,包苦实蓼。
〈陈注〉包裹之,以苦菜实蓼于其腹中,而煮之也。

《尔雅》《释草》

荼苦菜

〈注〉诗曰:谁谓荼苦,苦菜可食。〈疏〉此味苦,可食之菜。一名荼,一名苦菜,《本草》一名荼草,一名选,一名游冬。按易纬通卦验元图云苦菜。生于寒秋,经冬历春乃成。月令孟夏苦菜,秀是也。叶似苦苣,而细断之,有白汁,花黄似菊,堪食,但苦耳。注云诗曰:谁谓荼苦,邶风谷风篇文也。

《大戴礼记》《夏小正》

四月王负莠取荼,荼也者,以为君荐蒋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小满之日,苦菜秀苦,菜不秀,贤人潜伏。
《毛诗陆疏广要》邶风

《谁谓荼苦》

荼,苦菜,生山田及泽中。得霜甜脆而美。所谓菫,荼如饴,内则云濡豚包苦,用苦菜是也。
《尔雅》云:荼,苦菜。郭注云:诗曰谁谓荼苦,苦菜可食。郑注云:生山谷,味苦。今人呼苦益邢。疏云此味苦,可食之菜。一名荼,一名苦菜,《本草》一名荼草,一名选,一名游冬。案易纬通卦验元图云苦草,生于寒秋,经冬历春乃成。月令孟夏苦菜,秀是也。叶似苦苣,而细断之有白汁,花黄似菊,堪食,但苦耳。《博雅》云:游冬,苦菜也。《埤雅》云:荼,苦菜。此草凌冬不彫,故一名游冬。时训解云:小满之日,苦菜秀苦,菜不秀,贤人潜伏。《仪礼》云:铏芼羊苦。《蜀本图经》云:春花夏实,至秋复生,花而不实,经冬不彫。《衍义》云:苦菜四方皆有,在北道则冬方凋敝,在南方则冬夏常青,叶如苦苣,更狭。其绿色差淡,味苦。花与野菊似,春夏秋皆旋开花。诗缉云:经有三荼,一曰苦菜,二曰委叶,三曰英荼。此诗谁谓荼苦。及唐采苓云:采苦采苦,绵菫荼如饴之荼,皆苦菜也。良耜以薅荼蓼之荼,委叶也。郑出其东门,有女如荼,英荼也。鸱鸮,予所捋。《荼传》云萑苕。疏云薍之秀穗,英荼之类。按《朱传》云:蓼属谓与以薅荼蓼之荼,同似不可从,严华谷辨之甚详,但以捋荼为英荼之类,恐未必然。
小雅

《薄言采𦬊》

𦬊菜,似苦菜也。茎青白色,摘其叶有白汁出,脆可生食,亦可蒸为茹,青州谓之𦬊。西河雁门尤美,胡人恋之不出塞。
按朱晦庵云:苦菜也。陆元恪又云:似苦菜,则又一种矣。颜氏家训云:江南别有苦菜,叶似酸浆,其花或紫或白,子大如珠。熟时或赤或黑,此菜可以释劳案。郭景纯注《尔雅》云:此乃蘵黄除也。今河北谓之龙葵,梁世讲礼者,以此当苦菜,既无宿根,至春子方生耳,亦大误也。据云此菜可以释劳,宜乎人马皆食。又云至春方生,似合军行之时,或青州雁门以为𦬊,江南无其名耳。

《丘光庭兼明书》《苦菜辨》

月令孟夏苦菜秀。孔颖达曰:菜似马薤,而花白其味极苦。明曰:按夏小正四月王萯秀,月令用小正为本,改王萯为苦菜也。诗豳风四月秀葽,郑康成疑,葽为王萯。今验四月秀者,野人呼为苦葽。春初取煮去苦味,和米粉作饼食之。四月中茎如蓬艾,花如牛蒡花,四月秋气生,故苦葽秀则一岁,物成自苦葽。始月令所书,皆应时之物,其言苦菜即苦葽也。颖达所见别是一物,不可引以解此。

《陆佃·埤雅》《荼》

荼,苦菜也。苦菜生于寒秋,经冬历春至夏乃秀,月令孟夏苦菜秀,即此是也。此草凌冬不彫,故一名游冬,凡此则以四时制名也。颜氏家训曰:荼,叶似苦苣,而细断之有白汁,花黄似菊。诗曰:出其东门,有女如云,出其闉阇,有女如荼。云盖言盛,荼盖言繁也。传曰:秦网密于秋荼。诗曰:菫荼如饴,菫毒荼苦。故言如饴,以著风土之善。国语曰:寘鸩于酒,寘菫于肉。诗曰:谁谓荼苦,其甘如荠,盖言其事,又苦也。礼曰:婚姻之礼,废则夫妇之道,苦而淫辟之罪,多矣。其此之谓欤。

《徐光启·农政全书》《苦荬菜考》

俗名老鹳菜,所在有之,生田野中。人家园圃种者,为苦荬脚,叶似白菜,小叶抪茎而生,梢叶似鹳嘴形。每叶间分叉,撺葶如穿叶状,稍间开黄花,味微苦,性冷无毒。
救饥

采苗叶煠熟,以水浸洗淘净,油盐调食。出蚕蛾时,切不可取拗,令蛾子赤烂,蚕妇忌食。
元扈先生曰:可作恒蔬,蚕特忌之,尝过。
《本草纲目》苦菜释名
李时珍曰:苦荼,以味名也。经历冬春,故曰游冬。许氏《说文》:苣作𦼫,吴人呼为苦荬,其义未详。嘉祐《本草》言:岭南吴人植苣,供馔名苦苣,而又重出苦苣,及苦荬条,今并并之。
集解

《别录》曰:苦菜,生益州川谷山陵道旁,凌冬不死,三月三日采阴乾。
《桐君药录》曰:苦菜,三月生扶疏,六月花从叶出。茎直花黄,八月实黑,实落根复生,冬不枯。
苏恭曰《尔雅》云:荼,苦菜也。《易通卦验元图》云苦菜,生于寒秋,经冬历春得夏乃成。一名游冬,叶似苦苣,而细断之有白汁,花黄似菊,所在有之,其说与桐君略同,苦俗亦名苦菜,非此荼也。韩保升曰:春花夏实,至秋复生。花而不实,经冬不凋。寇宗奭曰:此月令四月,小满节后,苦菜秀者也。四方皆有,在北道者,则冬方凋。生南方者,冬夏常青。叶如苦苣而狭,绿色差淡,折之白乳汁出,味苦。花似野菊,春夏秋皆旋开。
李时珍曰:苦菜,即苦荬也。家栽者呼为苦苣,实一物也。春初生苗,有赤茎白茎二种。其茎中空而脆,折之有白汁胼,叶似花萝卜菜叶而色绿带碧上叶抱茎梢叶似鹳嘴,每叶分叉,撺挺如穿叶状,开黄花如初绽野菊,一花结子,一丛如茼蒿子。及鹳虱子花罢,则收敛子上有白毛,茸茸随风飘扬,落处即生。
陈士良曰:蚕蛾出时,不可折取,令蛾子青烂,蚕妇亦忌食之,然野苣若五六回拗后,味反甘滑,胜于家苦荬也。
正误

陶弘景曰:苦菜,疑即茗也。茗,一名荼,凌冬不凋,作饮能令人不眠。
苏恭曰:诗云谁谓荼苦,即苦菜,异名也。陶氏谓荼为茗,茗乃木类。《尔雅》《释草》云:荼,苦菜也。音途释木云槚,苦荼也。音迟遐,切二物。全别不得比例,陶说误矣。
菜气味

苦寒无毒。
张机曰:野苣,不可共蜜食。令人作肉痔。
李时珍曰:脾胃虚寒,人不可食。
主治

本经曰:五脏邪气,厌〈伏也〉谷胃痹,久服安心益气,聪察少卧,轻身耐老。
《别录》曰:肠澼渴热,中疾恶疮,久服耐饥寒,豪气不老。嘉祐曰:调十二经脉霍乱,后胃气烦逆,久服强力,虽冷甚益人。
陈藏器曰:捣汁饮除面目,及舌下黄,其白汁涂丁肿,拔根滴痈上,立溃。
《衍义》曰:点瘊子自落。
大明曰:傅蛇咬。
汪机曰:明目主诸痢。
李时珍曰:血淋痔瘘。
发明

寇宗奭曰:苦苣捣汁,傅丁疮殊验。青苗阴乾,以备冬月,为末水调傅之。
李时珍曰:按《洞天保生录》云:夏三月宜食,苦荬能益心和血通气也。又陆文量《菜园杂记》云:凡病痔者,宜用苦苣菜,或鲜或乾,煮至熟烂,连汤置器中,横安一板坐之,先熏后洗,冷即止,日洗数次,屡用有效。
根主治

嘉祐曰:赤白痢,及骨蒸并煮服之。
李时珍曰:治血淋,利小便。
花子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寇宗奭曰:去中热,安心神。
汪颖曰:黄疸疾,连花子研细二钱,水煎服日二次,良。
附方

血淋尿血,苦荬菜一把,酒水各半煎服。〈资生经〉血脉不调,苦荬菜晒乾为末,每服二钱,温酒下。〈卫生易简方〉
喉痹肿痛,野苦荬捣汁半盏,以灯心浸汤,捻汁半盏,和匀服。〈普济方〉
对口恶疮,野苦荬擂汁一钟,入姜汁一匙,和酒服以渣傅,一二次即愈。〈唐宝经验方〉中沙虱毒,沙虱在水中,人澡浴则著人身,钻入皮里,初得皮上正赤,如小豆黍粟摩之,痛如刺,三日后寒热发疮毒,若入骨杀人。岭南多此,即以茅叶刮去,以苦菜汁涂之,佳。〈肘后方〉
壶蜂叮螫,苦荬汁涂之,良。〈摘元方〉
水苦荬集解
《苏颂》曰:水苦荬,生宜州溪涧侧,叶似苦荬,而厚光泽。根似白朮,而软。二八九月采其根食之。
根气味

微苦辛寒无毒。
主治

苏颂曰:风热上壅,咽喉肿痛,及项上风𤻤,以酒磨服。

荼部艺文〈诗〉《苦荬》明·黄正色

但得菜根俱可啖,况于苦荬亦奇逢。初尝不解回甘味,惯醉方知醒酒功。茹素无缘荤未断,禅宗有约障难空,北窗入夏稀盘饾。莫厌频频饷阿侬,
盘飧落落对瓜畦。杜撰人间苦荬齑,嫩绿浮羹莼让滑。微酸入口舌应迷,野人生计谁云薄。藿食家风未是低,为报青蝇莫相点,欲随芹曝献金闺。

荼部选句

唐杜甫诗:苦苣刺如针。

荼部纪事

竹书纪年,天子西征,丙辰至于苦山西膜之。所谓茂苑天子,于是休猎,于是食苦。
《晋书·五行志》:天纪三年八月,建邺有鬼目菜于工黄狗家生,依缘枣树,长丈馀,茎广四寸,厚二分。又有荬菜生工吴平家,高四尺,如枇杷形,上圆,径一尺八寸,茎广五寸,两边生叶,绿色。东观案图,名鬼目作芝草,荬菜作平虑,遂以狗为侍芝郎,平为平虑郎,皆银印青绶。干宝曰:明年平吴,王浚止船正得平渚,姓名显然,指事之徵也。黄狗者,吴以土运承汉,故初有黄龙之瑞。及其季年,而有鬼目之妖托黄狗之家。黄称不改,而贵贱大殊,天道精微之应也。
义熙二年九月,扬武将军营士陈盖家有苦荬菜,茎高四尺六寸,广三尺二寸,厚二寸,亦草妖也。此殆与吴终同象。识者以为苦荬者,买勤苦也。自后岁岁征讨,百姓劳苦,是买苦也。十馀年中,姚泓灭,兵始戢,是苦荬之应也。《水经注》:若城东得苦菜,夏浦浦东有苦菜,夏江径其北,故浦有苦菜之名焉。
《北梦琐言》:唐刘仆射崇龟,以清俭自居。甚招物论,尝召同列餐苦荬朝。士有知其矫,乃潜问小苍头,曰:仆射,晨餐何物。苍头曰:泼生吃了也。朝中闻而哂之。
珍珠船唐景龙二年,郿县民王上宾家有苦荬菜,高三尺馀,上广尺馀,厚二分。
《山家清供》《刘彝学士宴集》:间必欲主人设苦荬,狄武襄公青帅边,时边郡难以时置,一日集彝与韩魏公对坐,偶此不设。谩骂狄公,至黔卒。狄公声色不动,仍以先生呼之,魏公知狄真将相。器诗云:谁谓荼苦,刘可谓甘如荠者,其为法。用醯酱独伴生菜,然太苦则加姜盐而已。礼孟夏,苦菜秀是也。《本草》一名荼。安心益气,隐居云作屑饮,可不寐,今交广多种之。
《闻见前录》:陕西豪士刘易,多游边,喜谈兵。宝元康定间,韩魏公宣抚五路,荐于朝,赐处士。易善作诗,魏公为书,或不可其意,则发怒洗去。魏公欣然再书,不惮尹师鲁。帅平凉延,易府第,尊礼之狄武襄代,师鲁遇之亦厚。每燕设易嗜食苦马菜,不得即叫怒无礼,边城无之。狄公为求于内郡,后每燕集终日,唯以此菜啖之,易不能堪,方设常馔,时称狄公善制也。〈按刘易疑即刘

〉荼部杂录

《诗经》

《豳风》:七月九月,叔苴采荼薪樗。

《大雅》:绵

周原膴膴,菫荼如饴,〈注〉荼蓼属。
大雅有声,丰水有𦬊,武王岂不仕。《仪礼》:公食大夫礼,铏芼牛藿羊苦,〈注〉苦,苦荼也。特牲馈食礼,铏芼用苦若薇,皆有滑,夏葵冬荁。颜氏家训诗云:谁谓荼苦。《尔雅》:毛传并以荼,苦菜也。又礼云苦菜秀。按易纬通卦验元图曰苦菜。生于寒秋,更冬历春得,夏乃成。今中原苦菜,则如此也。一名游冬,叶似苦苣,而细摘断有白汁,花黄似菊。江南别有苦菜,叶似酸浆,其花或紫或白,子大如珠,熟时或赤或黑,此菜可以释劳。按郭璞注《尔雅》:此乃蘵黄蒢也,今河北谓之龙葵,梁世讲礼者,以此当苦菜,既无宿根,至春子方生耳,亦大误也。又高诱注《吕氏春秋》曰:荣而不实,曰英苦菜。当言英益知非龙葵也。《野客丛谈》:世谓古之荼,即今之茶。不知荼有数种,非一端也。诗曰:谁谓荼苦,其甘如荠者,乃苦菜之荼。如今苦苣之类,周礼掌荼。毛诗有女如荼者,乃苕荼之荼也。正萑苇之属,惟荼槚之荼,乃今之茶也。世但知兰荼,而莫辨故辨之。

荼部外编

《襄垣县志》《唐二仙女世传》:事继母,遇冬月,母思食苦菜,求之不得,泣血于生母之墓。而成寐醒,获菜供母。贞德协应,人疑升仙。唐武德中,追封冲淑,冲惠真人。

菘部汇考

释名

《菘》《别录》     《白菘》《唐本》
《紫菘》《唐本》    《牛肚菘》《唐本》
《黄芽菜》《燕京名》  《白菜》《俗名》

菘图


《贾思协·齐民要术》《作菘咸菹法》

水四升,盐三升,搅之令杀菜。又法:菘一行,女曲间之。

《菘根榼菹法》

菘净洗,遍体须长切,方如算子,长三寸许,束菘根。入沸汤小停,出及热与盐酢,细缕切橘皮和之,料理半奠之。

《菘根萝卜菹法》

净洗通体,细切长缕,束为把,大如十张纸卷,暂经沸汤即出。多与盐二升,煖汤合把,手按之。又细缕切,暂经沸汤,与橘皮和。及煖与则黄坏料理满奠煴。菘、葱、芜菁根悉可用。

《菘葵咸菹法》

收菜时,择取好者,菅蒲束之。作盐水,令极咸于盐水中,洗菜即纳瓮中。其洗菜盐水,澄取清者,泻著瓮中,令没菜肥,即止。不复调和,菹色仍青,与生菜不殊。

《陆佃·埤雅》《菘》

菘,性凌冬不彫,四时长见。有松之操,故其字会意。而《本草》以为交,耐霜雪也。旧说菘菜北种。初年半为芜菁,二年菘种,都绝芜菁。南种亦然。盖菘之不生,北土犹橘柚之变,于淮北矣。芜菁似菘,而小有台。一名葑,一名须。《尔雅》曰:须薞,芜也,今俗谓之台。菜方言曰:陈楚之间,谓之丰。赵魏之郊,谓之大芥。其紫华,谓之芦菔,一名莱菔,所谓温菘是也。

《王圻·三才图会》《菘菜》

菘菜,即白菜。南北皆有之,与芜菁相类。但梗短叶阔,厚而肥,味甘温无毒。主通利肠胃,除胸中烦,解酒渴。扬州一种菘叶,圆而大。或若箑啖之,无滓。绝胜他方者,此所谓白菘也。又有牛肚菘,叶最大厚,味甘。紫菘叶薄,细味小苦,有小毒。然能杀鱼腥,最相宜也。多食过度,惟生姜能解其性。

《王世懋·瓜蔬疏》《菘》

古人食菜所重。曰:秋末晚菘,竟无定说。即《尔雅》翼亦难凭也。大都,今之冬菜,如郡城箭杆菜之类,皆可称菘。箭杆,虽佳然,终不敌燕。地黄芽菜可名,菜中神品。其种亦可传,但彼中经冰霜,以籧庐覆之,叶脱色改黄,而后成。此却不宜耳。
《本草纲目》菘释名
李时珍曰:按陆佃《埤雅》云菘,性凌冬晚彫,四时常见。有松之操,故曰菘。今俗谓之白菜,其色青白也。
集解

陶弘景曰:菘,有数种,犹是一类。止论其美与不美,菜中最为常食。
寇宗奭曰:菘叶如芜菁,绿色差淡,其味微苦,叶嫩稍阔。
苏颂曰:扬州一种菘叶,圆而大,或若箑啖之,无渣。绝胜他土者,疑即牛肚菘也。
李时珍曰:菘,即今人呼为白菜者,有二种。一种茎圆厚微青,一种茎扁薄而白。其叶皆淡青白色,燕赵辽阳。扬州所种者,最肥大而厚,一本有重十馀斤者,南方之菘畦内,过冬。北方者多入窖内,燕京圃人又以马粪入窖,壅培不见。风日长出,苗叶皆嫩黄色脆美无滓,谓之黄芽菜。豪贵以为嘉品,盖亦仿韭黄之法也。菘子如芸薹子,而色灰黑。八月以后种之,二月开黄花,如芥花四瓣。三月结角,亦如芥。其菜作菹,食尤良,不宜蒸晒。
正误

苏恭曰:菘有三种。牛肚菘,叶最大厚,味甘。紫菘,叶薄细,味少苦。白菘,似蔓菁也。菘菜不生北土,有人将子北种,初一年即半为芜菁,二年菘种都绝。将芜菁子南种,亦二年都变,土地所宜如此。
《苏颂》曰:菘,南北皆有之。与蔓菁相类,梗长叶不光者,为芜菁。梗短叶阔厚而肥者,为菘。旧说北土无菘,今京洛种菘,都类南种,但肥厚差不及尔。
汪机曰:蔓菁,菘菜,恐是一种。但在南土,叶高而大者,为菘。秋冬有之,在北土,叶短而小者,为蔓菁,春夏有之。
李时珍曰:白菘即白菜也。牛肚菘即最肥大者。紫菘即芦菔也。开紫花,故曰紫菘。苏恭谓白菘似蔓菁者,误矣。根叶俱不同,而白菘根坚小,不可食。又言南北变种者,盖指蔓菁紫菘而言,紫菘根似蔓菁,而叶不同种类。亦别又言,北土无菘者,自唐以前,或然近则白菘。紫菘南北通有,惟南土不种,蔓菁种之亦易生也。苏颂漫为两可之言,汪机妄起臆断之辨,俱属谬误,今悉正之。
茎叶气味

甘温无毒。
大明曰:凉微毒,多食发皮肤风瘙痒。
孟诜曰:发风冷,内虚,人不可食,有热人食亦不发病。性冷可知,《本草》言性温,未解其意。
陶弘景曰:性和利人,多食似小冷。
张仲景曰:药中有甘草食菘,即令病不除也。
苏颂曰:有小毒,不可食多,多则以生姜解之。
吴瑞曰:夏至前食,发气动疾,有足疾者忌之。
李时珍曰:气虚胃冷,人多食恶心吐沫,气壮人则相宜。
主治

《别录》曰:通利肠胃,除胸中烦,解酒渴。
萧炳曰:消食下气,治瘴气,止热气嗽,冬汁尤佳。宁原曰:和中利大小便。
子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陶弘景曰:作油涂头长发,涂刀剑不锈。〈音秀〉
附方

小儿赤游,行于上下。至心即死,菘菜捣傅之即止。〈张杰子母秘录〉
漆毒入疮,白菘菜捣烂涂之。
飞丝入目,白菜揉烂,帕包滴汁二三点,入目即出。〈普济方〉
酒醉不醒,菘菜子二合细研,井华水一盏,调为二服。〈圣惠方〉

《闽书》《南产》

菘菜,与芜菁相类。梗长而叶不光者,为芜菁。梗短叶阔厚而肥者,为菘。周颙所谓秋末晚菘是也。张九龄自函京携种,归曲江种之,闽中呼为张相菘。《曾师建记》谓北地无菘,南地无芜菁。体性相似,而形状不同,地土然也。

《直省志书》《历城县》

方产白菜,四郊皆有。趵突泉东上者,佳冬月地窖中,生者为黄芽。

《邹平县》

物产菘,即白菜,扁干黄芽味美。

《莱芜县》

物产白菜,有莲花箭干二种。

《日照县》

物产白菜,有莲花箭干铃杵三种。

《招远县》

物产白菜,有二种。一种茎圆厚微青,一种叶扁薄而白。其叶皆淡青白色,在菜中最为常食。

《昌邑县》

物产白菜,有三种。莲花箭干铃杵。

《太平县》

物产白菜,叶阔而长者为杓。白茎圆而长者为箭。笴白叶阔而短者为莲。花白并淹藏以禦冬。

《雒南县》

物产菜亦不乏,然较三辅迟旬月,地寒故也。有圆根者,疗饥济荒,与蔓菁同功。

菘部艺文〈诗〉《食煮菜简吕居仁》宋·韩驹

晓谒吕公子,解带浮屠宫。留我具朝餐,唤奴求晚菘。洗箸点盐豉,鸣刀芼姜葱。俄顷香馥座,雨声传鼎中。方观翠浪涌,忽变黄云浓。争贪歙钵暖,不觉定碗空。忆登金山顶,僧饭与此同。还家不能学,空费烹调功。硬恐动牙颊,冷愁伤肺胸。君独得其妙,堪持饷衰翁。异时闻豪气,爱客行庖丰。殷勤故煮菜,知我林下风。人生各有道,旨蓄用禦冬。今我无所营,枵腹何由充。岂惟台无馈,菜把尚不蒙。念当勤致此,亦足慰途穷。

《田园杂兴》范成大

桑下春蔬绿满畦,菘心青嫩芥薹肥。溪头洗择店头卖,日暮裹盐沽酒归。
拨雪挑来塌地菘,味如蜜藕更肥醲。朱门肉食无风味,只作寻常菜把供。

《菘》陆游

雨送寒声满背蓬,如今真是荷锄翁。可怜遇事常迟钝,九月区区种晚菘。

《墨菜画卷》元·吴镇

菘根脱地翠毛湿,雪花翻匙玉肪泣。芜蒌金谷暗尘土,美人壮士何颜色。山人久刮龟毛毡,囊空不贮揶揄钱。屠门大嚼知流涎,淡中滋味吾所便。元脩元脩今几年,一笑不直东坡前。

《白菜》许有壬

土膏新且嫩,筐筥荐纷披。可作青精饭,仍携玉版师。清风牙颊响,真味士夫知。南国称秋末,投簪要及时。

《画菜》明·李东阳

谁写西园数叶菘,露华清晓湿蒙茸。玉堂夜半苏郎渴,此味无因献九重。

菘部选句

梁简文帝谢敕赉大菘,启吴愧千里之莼,蜀惭七菜之赋,是知泮宫采茆,空入鲁诗流火,烹葵徒传豳曲。唐杜甫诗:奴肥为种菘。
罗隐诗:叶长春菘阔。
宋苏轼诗:白菘类羔豚,冒土出熊蹯。
刘子翚诗:周郎爱晚菘,对客素称赏。今晨喜荐新,小嚼冰霜响。
陆游诗:身在有馀真妙语,杯羹何地欠秋菘。
金元好问诗:菘肥秋未黄。

菘部纪事

《南齐书·武陵昭王晔传》:尚书令王俭诣晔,晔留俭设食,柈中菘菜䱒〈音谒〉鱼而已。《周颙传》:颙清贫寡欲,终日长蔬食。虽有妻子,独处山舍。文惠太子问颙:菜食何味最胜。颙曰:春初早韭,秋末晚菘。
《南史·范元琰传》:元琰家贫,唯以园蔬为业。尝出行,见人盗其菘,元琰遽退走。母问其故,具以实答。母问:盗者为谁。答曰:向所以退,畏其愧耻,今启其名,愿不泄也。于是母子秘之。
《清异录》:王奭善营,度子弟不许仕宦,每年止火田玉乳萝卜,壶城马面菘,可致千缗。
江右多菘菜,粥笋者恶之,骂曰:心子菜,盖笋奴菌妾也。
《辍耕录》:扬州至正丙申丁酉间,兵燹之馀城中,屋址遍生白菜大者,重十五斤,小者亦不下八九斤,有膂力人所负才四五窠耳,亦异哉。

菘部杂录

《山家清供》:文惠太子问颙曰:何菜为最。颙曰:春初早韭,秋末晚菘。然菘有三种,惟白于玉者,甚松脆。如色稍青者,绝无味。因侈其白者,曰松玉。亦欲世之有所决择也。
不寒齑法:用极清面汤,截菘叶和姜椒茴萝,欲亟熟,则以一杯元齑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