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三十八卷目录

 麻部汇考一
  胡麻图
  诗经〈王风丘中有麻 陈风东门之池 豳风七月〉
  礼记〈内则〉
  周礼〈天官典枲〉
  尔雅〈释草〉
  春秋纬〈说题辞〉
  淮南子〈地形训〉
  南越志〈疏麻〉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麻 种麻子 胡麻 杂说〉
  罗愿尔雅翼〈麻〉
  王象晋群芳谱〈青蘘〉
  本草纲目〈油麻 胡麻油 麻枯饼 胡麻花 麻秸〉
  高濂遵生八笺〈芝麻酱方 胡麻粥 芟什麻方 服食巨胜法〉
  闽书〈南产〉
  天工开物〈麻 攻麻〉

草木典第三十八卷

麻部汇考一

胡麻释名

〈周礼〉     黂〈尔雅〉
〈尔雅〉     藤弘〈博雅〉
胡麻〈本经〉    巨胜〈本经〉
方茎〈吴普〉    狗虱〈别录〉
鸿藏〈别录〉    细麻〈别录〉
油麻〈食疗〉    脂麻〈衍义〉

胡麻图


《诗经》王风丘中有麻

丘中有麻
〈疏〉言丘中硗埆之处。所以得有麻者,乃留氏子嗟之所治也。由子嗟教民农业,使得有之。〈朱注〉麻谷名子可食皮、可绩为布者。〈大全〉本草曰:一名麻勃,此麻土花勃勃者,麻子味甘,平无毒园圃,所莳今人作布及履用之。

陈风东门之池

东门之池,可以沤麻。〈又〉东门之池,可以沤纻。
〈疏〉考工记:㡛氏以涚水沤其丝。注云:沤渐也,楚人曰:沤。齐人曰:涹然则沤,是渐渍之名,毛传沤柔也。谓:渐渍之使柔韧也。陆玑疏云:纻亦麻也,科生数十茎,宿根在地中,至春自生,不岁种也。荆扬之间,一岁三收。今官园种之,岁再刈刈便生,剥之以铁,若竹挟之,表厚皮自脱。但得其里,韧如筋者,谓之徽纻。今南越纻布,皆用此麻。

豳风七月

九月叔苴
〈疏〉苴麻之有实者也。叔苴谓:拾取麻,实以供食也。

《礼记》内则

子事父母,饘,酏,酒,醴,芼,羹,菽,麦,蕡,稻,黍,粱,秫,唯所欲。
〈古注〉蕡熬枲实〈疏〉释:草云黂枲实也,此中菽豆以下。供尊者所食,悉皆须熟,或煮、或熬。故云:熬枲实也。
《周礼》天官
典枲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疏〉枲麻也,按《丧服传》云:牡麻者,枲麻也。则枲是雄麻,对苴是麻之有蕡实者也。

掌布缌缕纻之麻草之物,以待时颁功而授赍。
〈注〉缌十五升,布抽其半者。白而细疏曰纻。杂言:此数物者,以著其类众多,草葛䔛之属。〈疏〉云:掌布缌缕纻之,麻草之物者,欲见布缌缕用麻之物,纻用草之物,布中可以兼用。葛䔛之,草为之。

及献功受苦功,以其贾楬而藏之,以待时颁。
〈注〉郑司农云:苦功谓麻,功布纻。〈疏〉苦功谓麻,功为盬粗之功。

颁衣服授之,赐予亦如之。岁终,则各以其物会之。

《尔雅》释草

黂枲实〈黂音焚〉
〈注〉《礼记》曰:苴麻之有黂。〈疏〉枲麻也,黂者即麻子名也。故云:黂枲实也。注:《礼记》曰:苴麻之有黂者,仪礼丧服传文也。传所以解经,故亦谓之。礼记也按《丧
服经云苴绖传》曰:苴绖者,麻之有黂者是也。

枲麻
〈注〉别二名〈疏〉麻一名枲故注:云别二名。禹贡青州,云厥贡岱畎丝枲是也。

莩麻母〈莩音孚〉
〈注〉苴麻盛子者〈疏〉苴麻之盛子者也。一名莩,一名麻母。

《春秋纬》说题辞

麻之为言微也。阴精寝密女,作微纤也。

《淮南子》地形训

汾水濛浊而宜麻。

《南越志》疏麻

疏麻大二围高数丈,四时结实无衰落。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麻

尔雅曰:黂枲实枲麻。注:别二名,莩麻母。疏苴麻之盛子者也。一名莩,一名麻母孙炎。注曰:黂麻子,莩苴麻盛子者。崔寔曰:牡麻无实好肥,理一名为枲也。

凡种麻用白麻子
白麻子为雄麻,颜色雄白。〈缺〉破枯焦,无膏润者。秕子也亦不中种。市籴者口含令,少时颜色如旧者佳,如变黑者衰。崔寔曰:牡麻青白无实,两头锐而轻浮。

麻欲得良田,不用故墟。
故墟亦良,有破叶夭折之患,不任作布也。

地薄者粪之。
粪宜熟,无熟粪者,用小豆底亦得。崔寔曰:正月粪畴畴麻田也。

耕不厌熟
纵横七遍以上,则麻无叶也。

田欲岁易
抛子种则节高

良田一亩,用子三升,薄田二升。
穊则细而不长,稀则粗而皮恶。

夏至前十日为上时,至日为中时,至后十日为下时。
麦黄种麻,麻黄种麦,亦良候也。谚曰:夏至后不没狗。或答曰:但雨多湿橐驼。又谚曰:五月及泽,父子不相借言及泽也。夏至后者非惟浅,短皮亦轻薄。此亦趋时,不可失也。父子之间,尚不相假借,而况他人乎。

泽多者先渍麻子令芽生
取雨水浸之,生芽疾,用井水则生迟。浸法:著水中如炊两石米,顷出著席上,布令厚三四寸,数搅之。令均得地气一宿,则芽出水。若滂沱十日亦不生,

待地白背耧耩漫掷子,空曳劳。
截雨脚即种者,地湿麻生瘦;待白背者麻生肥;

泽少者,暂浸即出不得;待芽生耧头中下之。
不劳曳挞

麻生数日中,常驱雀。
叶青乃止

布叶而锄
频频再遍,止高而锄者乃伤麻。

勃如灰便刈
刈拔各随乡法。未勃者收皮,不成放勃,不收即驱

,欲小缚欲薄。字典不载〉
为其易乾

一宿辄翻之
得霜露则皮坏也。

穫欲净
有叶者易烂

沤欲清水,生熟合宜。
浊水则麻黑;水少则麻脆;生则难剥大;烂则不任。挽泉不冰冻,冬日沤者,即为柔明也。

卫诗曰:艺麻如之何。衡从其亩。
《泛胜之书》曰:种枲太早则刚坚,厚皮多,节晚则不坚。宁失于早,不失于晚。穫麻之法,穗勃勃如灰,拔之夏至后二十日,沤枲枲和如丝。
崔寔曰:夏至先后各五日,可种牡麻。
牡麻有花无实

种麻子

崔寔曰:苴麻麻之,有蕴者苧麻是也。一名黂

止取实者,种斑黑麻子。
斑黑者饶寔。崔实曰:苴麻子黑又实,而重 治作。烛不作麻

耕须再遍,一亩用子二升,种法与麻同。三月种者为上时;四月为中时;五月初为下时。大率二尺留一科。
穊则不耕
锄常令净荒则少实

既放勃拔去雄
若未放勃去雄者,则不成子实。

凡五谷地畔,近道者多为六畜所犯,宜种胡麻麻子。
胡麻六畜不食。麻子科大,收此一实,足供美烛之费也。

慎勿于大豆地中,杂种麻子。
扇地两损,而收并薄。

六月中,可于麻子地间,散芜菁子而锄之。拟收其根杂。《阴阳书》曰:麻生于杨,或前七十日,花后六十日,熟种忌四季,辰戌丑未戊己。
《泛胜之书》曰:种麻预调和田,二月下旬、三月上旬傍雨种之麻,生布叶锄之。率九尺一树,树高一尺,以蚕矢粪之;树三升无蚕矢,以溷中熟粪粪之,亦善;树一升,天旱以流水浇之;树五升,无流水曝井水,杀其寒气以浇之。雨泽适时勿浇,浇不欲数养麻如此。美田则亩五十石及百石,薄田尚三十石。穫麻之法,霜下实成速斫之;其树大者以锯锯之。
崔寔曰:二三月可种苴麻。
麻之有实者为苴
胡麻《汉书》:张骞外国得胡麻,今俗人呼为乌麻者,非也。《广雅》曰:狗虱胜茄胡麻也。本草经曰:青蘘一名巨胜,今世有白胡麻,八棱胡麻,白者油多。

胡麻宜白地种。二三月为上时,四月上旬为中时,五月上旬为下时。
月半前种者实多,而成月半后种者,少子而多稗也。

种欲截雨脚
若不缘湿而不生

一亩用子二升,漫种者,先以耧耩,然后散子,空曳劳。
劳上加人,则土厚不生。

耧耩者炒沙,令燥中和半之。
不和沙下,不均垄种,若荒得用锋耩。

锄不过三遍,刈束欲小。
束大则难燥打,手便不胜。

以五六束为一丛,斜倚之。
不尔则风吹,倒损收也。

候口开乘车诣,田斗薮。
倒竖以小杖,微打之。

还丛之三日,一打四五遍乃尽耳。
若乘湿横积,蒸热速乾革。日:郁衰无风吹,亏损之。虑浥者不中为种子,然于油无损也。

崔寔曰:二月、三月、四月、五月时,雨降可种之。

杂说

凡种麻地,须耕五六遍。倍盖之,以夏至前十日下子,亦锄两遍,仍须用心、细意抽拔,全稠闹,细弱不堪留者即去。却一切但依此法,除虫灾外,小小旱不至全损,何者缘盖磨数。多故也。又锄耨,以时谚曰:锄头三寸,泽此之谓也。

《罗愿·尔雅翼》

麻实既可以养人,而其缕又可以为布,其利最广然。麻之属总名麻。别而言之,则有实者,别名苴;而无实者,别名枲子。夏丧服传曰:苴绖者,麻之有蕡者也。牡麻者,枲麻也蕡。即实也牡,即无实之名也。然此类亦通名麻。枲故或以蕡为枲实,盖假借言之耳。麻实又有文理故属金,为西方之谷。明堂月令:秋则食麻与犬,秋气既凉又向寒,无害故食当,方之谷牲。而至仲秋,则又以犬尝麻先,荐寝庙也。若豳风,则九月菽苴盖食农夫者,不嫌于晚耳。麻实既谓之蕡。故古者朝事之笾,熬麻麦以实之,谓之麷蕡。又麻于植物中最为多子,故诗称桃之夭夭有蕡其实言:桃花色既盛,又结子之多。如麻子,然以况室家之相宜,而其继续繁衍者。如此说,文又云:萉枲实,或作黂,则音虽异,而意同后世。说《本草》者,或以蕡为牡麻之华,则与《诗雅》所说大异。麻华亦自古人所贵,故《九歌》云:折疏麻兮,瑶华将以遗兮。离居说者曰:麻华色白,故比于瑶,此华香服食,可致长年,故以为美。将以赠远则是华,亦可用特,不可为蕡耳。又有苘者亦麻类。有实音,如顷亩之顷说,文引诗:衣锦苘衣,盖礼所为;衣锦絅衣,恶其文之。著者字或作䔛、作,又作犬。迥切则通于,褧顈要皆,此布之衣也。又胡麻亦有实,本生大宛,一名油麻、一名狗茎、一名方茎,纯黑者名巨,胜亦曰:一叶两荚为巨。胜或曰:茎圆名胡麻,茎方名巨胜。又说:角作四棱者名胡麻,八棱者为巨胜。俗云:必夫妇同种,即生而茂盛。道家以为,饭陶隐居言:八谷之中,胡麻最为良。以诗黍、稷、稻、粱、禾、麻、菽、麦为八谷。而引董仲舒云:禾是粟苗,麻是胡麻。按胡麻大宛之种,张骞得之以归。诗人所称,岂应近舍中国之苴,而远述大宛之巨胜。此说非是,又以其胡物而细,故别谓中国之麻为汉麻,亦曰大麻。

《王象晋·群芳谱》青蘘

青蘘服食,家作菜用。秋间取巨胜,子种肥地畦中。如种菜法:苗出,锄令无草。乾即灌水,采食滑美如葵。

《本草纲目》油麻

释名
李时珍曰:按沈存中笔谈云胡麻即今油麻,更无他说。古者中国止有大麻,其实为蕡,汉使张骞始自大宛,得油麻种来。故名胡麻,以别中国大麻也。寇宗奭衍义亦据此,释胡麻。故今,并入油麻焉。巨胜即胡麻之角,巨如方胜者,非二物也。方茎以茎名,狗虱以形名,油麻脂,麻谓其多脂油也。按张揖广雅,胡麻一名藤弘,弘亦巨也,别录一名鸿,藏者乃藤弘之误也。又《杜宝拾遗记》云:隋大业四年,改胡麻曰交麻。
集解

别录曰:胡麻一名巨胜,生上党川泽,秋采之,青蘘巨胜苗也,生中原川谷。
陶弘景曰:胡麻八谷之中,惟此为良。纯黑者名巨胜,巨者大也。本生大宛,故名胡麻,又以茎方者为巨胜,圆者为胡麻。
苏恭曰:其角作八棱者,为巨胜。四棱者,为胡麻。都以乌者为良,白者为劣。
孟诜曰:沃地种者八棱,山田种者四棱,土地有异功力则同。
雷敩曰:巨胜有七棱,色赤味酸涩者,乃真。其八棱者,两头尖者,色紫黑者,及乌油麻,并呼胡麻,误矣。苏颂曰:胡麻处处种之,稀复野生,苗梗如麻。而叶圆,锐光泽嫩,时可作蔬道,家多食之。本经谓:胡麻一名巨胜,陶弘景以茎之方圆分别,苏恭以角棱多少分别,仙方有服胡麻、巨胜二法功用小别,是皆以为二物矣。或云:即今油麻本生胡中,形体类麻。故名胡麻。八谷之中,最为大胜,故名巨胜,乃一物二名。如此,则是一物而有二种。如天雄附子之类。故葛洪云:胡麻中有一叶,两尖者为巨胜。别录序例云:细麻即胡麻也,形扁扁尔其茎,方者名巨胜是也。今人所用胡麻之叶,如荏而狭尖,茎高四五尺,黄花生子成房。如胡麻角而小嫩,时可食,甚甘滑利,大肠皮亦可作布类。大麻色黄而脆,俗亦谓之黄麻。其实黑色如韭子,而粒细味苦如胆杵,末略无膏油。其说各异,此乃服食家要药,乃尔差误,岂复得效也。
寇宗奭曰:胡麻诸说,参差不一。止是今人,脂麻更无他义。以其种来自大宛,故名胡麻。今胡地所出者,皆肥大,其纹鹊,其色紫黑,取油亦多。嘉祐本草白:油麻与此乃一物,但以色言之,比胡地之麻,差淡不全。白尔,今人通呼脂麻故二条治疗大同,如川大黄上党人参之类。特以其地所宜立名,岂可与他土者,为二物乎。
李时珍曰:胡麻,即脂麻也。有迟、早二种,黑、白、赤三色。其茎皆方,秋开白花,亦有带紫艳者。节节结角,长者寸许。有四棱、六棱者,房小而子少。七棱、八棱者房大。而子多,皆随土地肥瘠而然。苏恭以四棱为胡麻,八棱为巨胜。正谓其房胜,巨大也。其茎高者三四尺;有一茎独上者,角缠而子少;有开枝四散者,角繁而子多。皆因苗之稀稠而然也。其叶有本团,而末锐者;有本团,而末分三丫,如鸭掌形者。葛洪谓:一叶两尖为巨胜者。指此盖不知乌麻、白麻皆有二种叶也。按本经:胡麻一名巨胜。吴普本草,一名方茎抱朴,子及五符经并云巨胜;一名胡麻,其说甚明。至陶弘景始分,茎之方圆。雷敩又以赤麻为巨胜,谓乌麻非胡麻。嘉祐本草复出,白油麻以别胡麻,并不知巨胜即胡麻。中丫叶巨胜而子肥者。故承误启疑如此,惟孟诜谓:四棱、八棱为土地肥瘠。寇宗奭据沈存中之说,断然以脂麻为胡麻,足以證诸家之误矣。又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收胡麻法,即今种收脂麻之法。则其为一物,尤为可据。今市肆间,因茎分方圆之说,遂以茺蔚子伪,为巨胜;以黄麻子及大藜子伪为胡麻。误而又误矣。茺蔚子长一分许,有三棱;黄麻子黑如细,韭子味苦;大藜子状如壁虱,及酸枣核仁味辛甘,并无脂油,不可不辨。梁𥳑文帝劝医文有云:世误以灰涤菜子为胡麻,则胡麻之讹,其来久矣。
唐慎微曰:俗传胡麻,须夫妇同种,即茂盛。故本事诗云:胡麻好种无人种,正是归时又不归。
胡麻修治

陶弘景曰:服食胡麻,取乌色者,当九蒸九暴,熬捣饵之。断谷长生,充饥虽易,得而学者,未能常服。况馀药耶蒸不熟。令人发落,其性与伏苓相宜。俗方用之甚少,是以合汤丸尔。
雷敩曰:凡修治,以水淘去浮者。晒乾以酒拌,蒸从巳至亥出,摊晒乾臼中舂,去粗皮,留薄皮,以小豆对拌,同炒豆熟,去豆用之。
气味

甘平无毒
陈士良曰:初食利大,小肠久食,即否去陈留新。镜源曰:巨胜可煮丹砂。
主治

本经曰:伤中虚羸,补五内,益气力,长肌肉,填髓脑,久服轻身不老。
别录曰:坚筋骨、明耳目、耐饥渴、延年、疗金疮、止痛及伤寒、温疟、大吐后虚热羸困。
陈日华曰:补中益气,润养五脏,补肺气,止心惊,利大小肠,耐寒暑,逐风湿气,游风头风,治劳气,产后羸困,催生落胞,细研涂发,令长,白蜜蒸饵治百病。
李廷飞曰:炒食不生风病,风人久食,则步履端正,语言不蹇。
苏恭曰:生嚼、涂小儿头疮,煎汤浴恶疮,妇人阴疮大效。
白油麻气味

甘大寒无毒
寇宗奭曰:白脂麻世用,不可一日阙者,亦不至于大寒也。
宁原曰:生者性寒,而治疾炒者;性热,而发病蒸者;性温而补人。
孟诜曰:久食补人肌肉,其汁停久者,饮之发霍乱。
主治

孟诜曰:治虚劳、滑肠胃、行风气、通血脉、去头上浮风、润肌肉,食后生啖一合,终身勿辍;又与乳母服之,孩子永不生病;客热,可作饮汁服之;生嚼,傅小儿头上,诸疮良。
苏恭曰:仙方蒸以辟谷。
发明

甄权曰:巨胜乃仙经所重,以白蜜等分合服,名静神丸,治肺气、润五脏。其功甚多,亦能休粮,填人精髓,有益于男子。患人虚,虚而吸,吸者加而用之。
李时珍曰:胡麻取油,以白者为胜;服食,以黑者为良,胡地者尤妙。取其黑色,入通于肾,而能润燥也;赤者,状如老茄子,壳厚油少,但可食尔。不堪服食惟钱乙。治小儿痘疮,变黑归肾,百祥丸,用赤脂麻煎汤送下。盖亦取其解毒耳。五符经有巨胜丸。云:即胡麻本生大宛,五谷之长也,服之不息,可以知万物,通神明与世常存。参同契亦云巨胜可延年,还丹入口,中古以胡麻为仙药。而近世罕用,或者未必有此神验,但久服有益、而已耶。刘阮入天台,遇仙女,食胡麻饭,亦以胡麻同米作饭,为仙家食品焉。尔又按苏东坡与程正辅书云凡痔疾,宜断酒肉与盐酪,酱菜厚味及粳米。饭唯宜食淡面一味,及以九蒸胡麻。即黑脂麻,同去皮,茯苓入少,白蜜为面。食之日久,气力不衰,而百病自去。而痔渐退,此乃长生要诀。但易知而难行尔,据此说,则胡麻为脂麻,尤可凭矣。其用茯苓,本陶氏注:胡麻之说也,近人以脂麻擂烂,主滓入绿豆粉,作腐。食其性平润,最益老人。
附方

服食胡麻,抱朴子云:用上党胡麻三斗,淘净甑蒸,令气遍。日乾以水淘,去沫再蒸,如此九度。以汤脱去皮,簸净炒香为末,白蜜或枣膏丸弹子大,每温酒化下。一丸日三服,忌毒鱼、狗肉、生菜,服至百日,能除一切痼疾。一年身面光泽不饥;二年白发返黑;三年齿落更生;四年水火不能害;五年行及奔马;久服长生。若欲下之,饮葵菜汁。孙真人云:用胡麻三升,去黄褐者,蒸三十遍,微炒香为末,入白蜜三升,杵三百下。丸梧桐子大,每旦服五十丸,人过四十以上,久服明目,洞视肠柔如筋也。仙方传云:鲁女生服胡麻,饵朮绝谷。八十馀年甚少,壮日行三百里,走及獐鹿。服食巨胜,治五脏虚损、益气力、坚筋骨。用巨胜,九蒸九暴收贮,每服二合,汤浸布裹挼去皮,再研水滤汁,煎饮和粳米,煮粥食之。李时珍曰:古有服食胡麻、巨胜二法方,不出于一人。故有二法,其实一物也。白发返黑,乌麻九蒸九晒研末,枣膏丸服之。〈千金方〉腰脚疼痛:新胡麻一升,熬香杵末,日服一小升,服至一斗。永瘥温酒、蜜汤、姜汁皆可下。〈千金方〉
手脚酸痛微肿:用脂麻熬研五升酒,一升浸一宿,随意饮。〈外台方〉
入水肢肿作痛:生胡麻捣涂之。〈千金方〉
偶感风寒,脂麻炒焦,乘热擂酒饮之,煖卧取微汗,出良。
中暑、毒死救生:散用新胡麻一升,微炒令黑摊冷,为末新汲水,调服三钱,或丸弹子大水下。〈经验后方〉呕啘不止,白油麻一大合,清油半斤,煎取三合,去麻温服。〈近效方〉
牙齿痛肿:胡麻,五升水,一斗煮汁,五升含漱吐之,不过二剂神良。〈肘后方〉热淋茎痛:乌麻子、蔓菁子各五合,炒黄,绯袋盛以井华水三升,浸之,每食前服一钱。〈圣惠方〉
小儿下痢赤白:用油麻一合,捣和蜜汤服之。〈外台方〉解下胎毒:小儿初生,嚼生脂麻,绵包与儿咂之,其毒自下。
小儿急疳,油麻嚼傅之。〈外台方〉
小儿软疖,油麻炒焦,乘热嚼烂傅之。〈谭氏小儿方〉头面诸疮,脂麻生嚼傅之。〈普济方〉
小儿瘰𤻤,脂麻连翘等,分为末频,频食之。〈简便方〉疔肿恶疮,胡麻烧灰,针砂等分为末,醋和傅之,日三。〈普济方〉
痔疮风肿作痛,胡麻子煎汤洗之,即消。
坐板疮疥生,脂麻嚼傅之。〈笔峰杂兴〉
阴痒生疮,胡麻嚼烂,傅之良。〈肘后方〉
乳疮肿痛,用脂麻炒焦、研末,以灯窝油调涂,即安。妇人乳少,脂麻炒研入盐,少许食之。〈唐氏〉
汤火伤灼,胡麻生研,如泥涂之。〈外台方〉
蜘蛛咬疮,油麻研烂傅之。〈经验后方〉
诸虫咬伤〈同上〉
蚰蜒入耳,胡麻炒研,作袋枕之。〈梅师方〉
谷贼尸,咽喉中痛痒,此因误吞谷芒,桧刺痒痛也。谷贼属咽尸,咽属喉,不可不分。用脂麻炒研,白汤调下。〈三因方〉
痈疮不合,乌麻炒黑,捣傅之。〈千金方〉
小便尿血,胡麻三升,杵末,以东流水二升,浸一宿,平旦绞汁顿热服。〈千金方〉
虎爪伤人,先吃清油一碗,仍以油麻洗疮口。〈赵原阳济急方〉
胡麻油集解
陶弘景曰:生笮者良若蒸炒者。止可供食及燃灯耳。不入药用。
寇宗奭曰:炒熟乘热压出油,谓之生油。但可点照须再煎炼,乃为熟油。始可食,不中点照,亦一异也。如铁自火中出,而谓之生铁亦此义也。
李时珍曰:入药以乌麻油为上,白麻油次之。须自笮乃良若市肆者,不惟已经蒸炒,而又杂之以伪也。
气味

甘微寒无毒
主治

别录曰:利大肠,产妇胞衣不落,生油摩肿生秃发。孙思邈曰:去头面游风。
陈藏器曰:主天行热闷,肠内结热,服一合,取利为度。孟诜曰:主瘖哑,杀五黄,下三焦热毒气,通大小肠,治蛔心痛,傅一切恶疮、疥癣,杀一切虫。取一合和鸡子两颗、芒硝一两,搅服少时,即泻下热毒,甚良。
陈日华曰:油煎膏,生肌长肉,止痛消痈肿,补皮裂。李时珍曰:解热毒,食毒虫,毒杀诸虫蝼蚁。
灯盏残油主治

李时珍曰:能吐风痰,食毒涂痈肿、热毒,又治猘犬咬,伤以灌疮口,甚良。
发明

陈藏器曰:大寒乃常食所用而发冷,疾滑精髓,发脏腑渴困脾脏,令人体重损声。
陈士良曰:有牙齿疾,及脾胃疾,人切不可吃治饮食物。须逐日熬熟用之,若经宿,即动气也。
刘完素曰:油生于麻,麻温而油寒,同质而异性也。朱震亨曰:香油乃炒熟脂麻所出,食之美且不致疾。若煎炼过,与火无异矣。
李时珍曰:张华博物志言:积油满百石,则自能生火。陈霆墨谈言:衣绢有油,蒸热则出火星。是油与火同性矣。用以煎炼,食物尤能动火生痰。陈氏谓之大寒。珍意不然,但生用之,有润燥、解毒止痛、消肿之功。似乎寒耳。且香油能杀虫。而病发症者,嗜油炼油能自焚,而气尽则反冷。此又物之元理也。
附方

发症饮油外,台云病发症者,欲得饮油。用油一升入香泽煎之,盛置病人头边,令气入口鼻,勿与饮之。疲极眠睡虫,当从口出,急以石灰粉,手捉取抽尽,即是发也。初出如不流水中,浓菜形。又云:治胸喉间,觉有症虫上下,常闻葱豉食香,此乃发症虫也。二日不食,开口而卧,以油煎葱豉,令香置口边,虫当出以物引去之,必愈。
发瘕腰痛:《南史》云:宋明帝宫人,腰痛牵心发,则气绝。徐文伯诊曰:发瘕也以油灌之,吐物如发,引之长三尺。头已成蛇,能动摇,悬之滴尽惟一发尔。
吐解蛊毒,以清油多饮取吐。〈岭南方〉
解河豚毒:一时仓卒无药,急以清麻油,多灌取吐出毒物,即愈。〈卫生易简方〉
解砒石毒:麻油一碗灌之。〈卫生方〉
大风热疾:近效方云:婆罗门僧疗大风疾,并热风,手足不遂,压丹石热毒,用硝石一两,生乌麻油二大升,同纳铛中,以土墼盖口,纸泥固济细火煎之,初煎气鯹,药熟则香气发。更以生脂麻油二大升和合微煎之,以意斟量,得所即内不津,器中凡大风,人用纸屋子坐病人外面,烧火发汗,日服一大合,壮者日二。服三七日,头面疱疮皆灭也。〈图经〉
伤寒发黄,生乌麻油一盏水,半盏鸡子,白一枚和搅服尽。〈外台〉
小儿发热,不拘风寒,饮食时行痘疹,并宜用之,以葱涎入香油内,手指蘸油摩擦小儿五心、头、面、项、背诸处,最能解毒凉肌。〈直指〉
预解痘毒:外台云:时行暄暖,恐发痘疮,用生麻油一小盏,水一盏,旋旋倾于油内,柳枝搅稠如蜜。每服二三蚬壳,大人二合,卧时服之三五服,大便快,利疮自不生矣。此扁鹊油剂法也。直指用麻油,童便各半盏,如上法服。
小儿初生,大小便不通,用真香油一两,皮硝少许,同煎滚冷定,徐徐灌入口中,服下即通。〈蔺氏经验方〉卒热心痛,生麻油一合,服之良。〈肘后方〉
鼻衄不止,纸条蘸真麻油入鼻,取嚏即愈。有人一夕衄血盈,盆用此而效。〈普济方〉胎死腹中,清油和蜜等,分入汤顿服。〈普济方〉
漏胎、难产因血乾涩,也用清油半两、好蜜一两同煎数十沸,温服胎滑即下。他药无益,以此助血为效。〈胎产须知〉
产肠不收:用油五斤,炼熟盆,盛令妇坐盆中饭久,先用皂角炙去皮、研末,吹少许入鼻,作嚏立上。〈斗门〉痈疽发背,初作即服此,使毒气不内攻,以麻油一斤,银器煎二十,沸和醇醋二碗,分五次一日服尽。〈直指〉肿毒初起,麻油煎葱,黑色趁热,通手旋涂自消。〈百一选方〉喉痹肿痛,生油一合,灌之立愈。〈总录〉
丹石毒发,发热者不得食热物,不用火为使,但著厚衣暖卧,取油一匙,含咽戒怒二七日也。枕中记云:服丹石,人先宜以麻油一升、薤白三升切纳油中,微火煎黑,去滓合酒,每服三合,百日气血充盛也。身面疮疥方同下。
梅花秃癣:用清油一碗,以小竹子烧火入内,煎沸沥猪胆汁一个,和匀剃头擦之二三日即愈。勿令日晒。〈普济方〉
赤秃发落:香油水等,分以银钗搅和,日日擦之,发生乃止。〈普济方〉
发落不生:生胡麻油涂之。〈普济方〉
令发长黑:生麻油、桑叶煎过,去滓沐发,令长数尺。〈普济〉滴耳治聋:生油日滴三五次,候耳中塞出即愈。〈总录〉蚰蜒入耳:刘禹锡传信方,用油麻油作煎饼枕卧,须臾自出。李元淳尚书在河阳。日蚰蜒入耳,无计可为。脑闷有声,至以头击门柱奏状。危困因发,御医疗之,不验,忽有人献此方乃愈。〈图经〉
蜘蛛咬毒,香油和盐掺之。〈普济方〉
冬月唇裂,香油频频抹之。〈相感志〉
身面白癜:以酒服生胡麻油一合,一日三服至五斗。瘥忌生冷猪鸡鱼蒜等百日。〈千金方〉
小儿丹毒,生麻油涂之。〈千金方〉
打扑伤肿:热麻油和酒饮之,以火烧热地,卧之觉,即疼肿俱消。松阳民相殴用此方,经官验之,了无痕迹。〈赵葵行营杂录〉

麻枯饼

李时珍曰:此乃笮去油麻滓也,亦名麻籸。音辛荒岁。人亦食之,可以养鱼肥田亦。周礼草人强坚,用蕡之义。
附方

揩牙乌须麻枯八两,盐花三两,用生地黄十斤,取汁同入,铛中熬乾,以铁盖覆之,盐泥泥之,煅赤取研末。日用三次,揩毕饮姜茶,先从眉起,一月皆黑也。〈养老书〉疽疮有虫生,麻油滓贴之,绵裹当有虫出。〈千金方〉
青蘘释名

别录曰:梦神巨胜苗也,生中原山谷。
气味

甘寒无毒
主治

本经曰:五脏邪气,风寒湿痹,益气,补脑髓,坚筋骨,久服耳目聪明,不饥不老增寿。
孙思邈曰:主伤暑热。
陈日华曰:作汤沐头,去风、润肠、滑皮肤、益血色。甄权曰:治崩中血凝注者,生捣一升,热汤绞汁半升,服立愈。
李时珍曰:祛风解毒,润肠又治飞丝,入咽喉者嚼之,即愈。
发明

寇宗奭曰:青蘘即油麻叶也。以汤浸良久,涎出稠黄色。妇人用之梳发,与日华作汤沐发之说相符。则胡麻之为脂麻无疑。
陶弘景曰:胡麻叶甚肥滑,可沐头。但不知云何服之。仙方并无用此,亦当阴乾为丸散尔。
李时珍曰:按服食,家有种青蘘作菜食法,云秋间,取巨胜子种畦中,如生菜之法,候苗出,采食滑美不减。于葵则本草所著者,亦茹蔬之功,非入丸散也。

胡麻花

孙思邈曰:七月采最上标头者,阴乾用之。
陈藏器曰:阴乾渍汁溲面,食至韧滑。
主治

孙思邈曰:生秃发。
李时珍曰:润大肠,人身上生肉丁者,擦之即愈。
附方

眉毛不生,乌麻花阴乾为末,以乌麻油渍之,日涂。〈外台秘要〉
麻秸主治
李时珍曰:烧灰入点痣,去恶,肉方中用。
附方

小儿盐哮:脂麻秸瓦内烧,存性出火毒,研末以淡豆腐蘸食之。〈摘元方〉
聤耳出脓:白麻秸刮取一合、花胭脂一枚为末,绵裹塞耳中。〈圣济总录〉

《高濂·遵生八笺》芝麻酱方

熟芝麻一斗,捣烂用六月六日水煎滚,㫰冷用调匀,水淹一手指封口。晒五七日后,开将黑皮去后,加好酒酿糟三碗、好酱油三碗、好酒二碗、红面末一升、炒菉豆一升、炒米一升、小茴香末一两和匀,过二七日后用。

胡麻粥

用胡麻去皮,蒸熟更炒令香。用米三合淘净,入胡麻三合研汁,同煮粥熟,加酥食之。

芟什麻方

糖卤下小锅,熬至有丝。先将芝麻去皮,晒乾或微炒,乾碾成末,随手下在糖内搅匀和成一处,不稀不密。案上先洒芝麻末,使不沾。乘热泼在案面上,仍著芝麻末,使不沾古轳,搥杆开切象眼块。

服食巨胜法

胡麻肥黑者,取无多少,簸治蒸之。令热气周遍如炊。顷便出曝,明旦又蒸曝。凡九过止烈日,亦可一日三蒸曝,三日凡九过燥讫。以汤水微沾,于臼中捣,使白复曝燥簸,去皮熬使香。急手捣下粗筛,随意服日二三升;亦可以蜜丸如鸡子大,日服五枚;亦可饴和之;亦可以酒和服。稍稍自减,百日无复病;一年后身面滑泽,水洗不著肉;五年水火不害,行及奔马。

《闽书》南产

麻八谷之良,其实为苴。诗曰:九月菽苴注,麻实也有黑麻、白麻。有胡麻作角八棱,种出大宛,汉张骞得之。凡物自胡来者,皆曰胡。如胡荽、胡桃之类。一曰巨胜,两头尖锐,作角七棱,色纯赤二麻可为饭,可为油,俗云:必夫妇同种乃茂,有大麻可绩布。尔雅所谓黂也。闽中名苧,麻绩之曰縩,以成夏布其用行天下。

《天工开物》

凡麻可粒、可油者,惟火麻、胡麻二种。胡麻即脂麻。相传西汉始自大宛来,古者以麻为五谷之一。若专以火麻当之,义岂有当哉。窃意诗书五谷之麻,或其种已灭,或即菽粟之中别种,而渐讹其名号,皆未可知。也今胡麻味美而功高。即以冠百谷,不为过火。麻子粒压油无多,皮为疏恶。布其值几何。胡麻数龠充肠移时不馁。粔饵饴饧得粘,其粒味高而品贵其为油,也发得之,而泽腹得之,而膏腥膻得之,而芳毒厉得之,而解农家能广种厚实可胜言哉。种胡麻法:或治畦圃、或垄田亩,土碎草净之。极然后以地灰微湿,拌匀麻子而撒种之。早者三月种,迟者不出大暑,前早种者花实亦待中秋乃结。耨草之功,唯锄是视,其色有黑、白、赤三者。其结角长寸许,有四棱者房小,而子少八棱者房大,而子多皆因肥瘠所致,非种性也。收子榨油,每石得四十斤,馀其枯,用以肥田,若饥荒之年,则留供人食。

攻麻

凡胡麻刈穫于烈日中,晒乾束为小把,两手执把相击,麻粒绽落,承藉以簟席也。凡麻筛与米筛小者同形,而目密五倍麻。从目中落叶残角屑,皆浮筛上而弃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