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麦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麦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三十二卷目录

 麦部汇考
  麦图
  诗经〈鄘风桑中 周颂思文〉
  礼记〈王制〉
  周礼〈天官食医 夏官职方氏〉
  尚书大传〈种麦〉
  春秋纬〈说题辞 佐助期〉
  孝经纬〈援神契〉
  大戴礼记〈夏小正〉
  淮南子〈地形训〉
  许慎说文〈麦〉
  郭义恭广志〈麦〉
  贾思协齐民要术〈大小麦 杂说〉
  郭橐驼种树书〈麦〉
  罗愿尔雅翼〈麦 麰〉
  韩氏直说〈刈麦〉
  徐光启农政全书〈种麦〉
  本草纲目〈小麦 大麦 穬麦〉
  天工开物〈麦总论 麦工 麦灾 攻麦〉
  闽书〈南产〉
  直省志书〈宛平县 良乡县 固安县 清苑县 柏乡县 邢台县 历城县 新城县 齐东县 泰安州 莱芜县 滨州 城武县 曹州 昌邑县 定襄县 翼城县 平陆县 绛州 和顺县 马邑县 祥符县 太康县 洧川县 鄢陵县 延津县 襄城县 永宁县 咸阳县 渭南县 乾州 平凉县 西凉县 六合县 歙县 太平府 清河县 高邮州 通州 吴县 常熟县 太仓州 上海县 靖江县 丹徒县 平湖县 天台县 上高县 新宁县 泉州府 同安县〉
  雀麦图
  尔雅〈释草〉
  徐光启农政全书〈雀麦考〉
  本草纲目〈雀麦〉
  燕麦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燕麦考〉
  荞麦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荞麦考〉
  本草纲目〈荞麦 苦荞麦〉
  高濂遵生八笺〈荞麦花方〉

草木典第三十二卷

麦部汇考

释名

《诗经》     来《诗经》
《诗经》     麳《博雅》《博雅》     小麦《别录》
大麦《别录》    穬麦《吴普》
糯麦〈李时珍〉   迦师错《梵书名》

麦图


《诗经》鄘风桑中

爰采麦矣,沬之北矣。
〈朱注〉麦谷名秋种夏熟者。〈大全〉白虎通曰:麦,金也。金旺而生,火旺而死。

周颂思文

贻我来牟,帝命率育。
〈传〉牟麦率用也。〈注〉牟字书作麰,音同。或作《孟子》云:,大麦也。《广雅》云:麳,小麦。麰,大麦也。〈疏〉《孟子》赵岐注云:麰麦,大麦也。

《礼记》王制

庶人夏荐麦,麦以鱼。
〈陈注〉麦与黍皆南方之谷,故配以鱼与豚皆阴物也。
《周礼》天官
食医凡会膳食之宜,雁宜麦。
〈正义〉雁味甘平,大麦味酸而温,小麦味甘微寒,气味
相成。〈订义〉雁,阳也。麦,秋种而夏熟,得阳气为多。与雁相宜。
夏官
职方氏正东曰:青州其谷宜稻麦。

《尚书大传》种麦

秋昏虚星中,可以种麦。

《春秋纬》说题辞

麦之为言殖也。寝生触冻而不息,精射刺直,故麦含芒事且立也。

佐助期

麦神名福习。

《孝经纬》援神契

黑坟宜黍麦。

《大戴礼记》夏小正

三月祈麦、实麦实者,五谷之先见者,故急祈而记之也。
九月鞠,华而树麦时之急也。

《淮南子》地形训

济水通和而宜麦。

《许慎说文》

麦,金也。金王而生,火王而死。 麦芒谷秋种厚薶,故谓之麦。从来有穗者从久。 麰,周所受来牟也。一麦二缝,象其芒刺之形,天所来也。 麧,坚麦也。 ,小麦屑覈也。,磨麦也。 麦,覈屑也。十斤为三斗,从麦啻声。 麷,煮麦也。 麸麦,甘鬻也。 麦,茎也。〈麧痕入声音琐音矬音替麷音风麸音孚音捐〉

《郭义恭广志》

麦,似大麦,出凉州。旋麦,三月种八月熟,出西方。赤小麦,赤而肥,出郑县。有半夏小麦,有秀芒大麦,有黑穬麦。
贾思协《齐民要术》大小麦
《尔雅》曰:大麦麰小。《麦䅘广志》曰:卤水麦,其实大。麦形有缝。税麦似大麦,出凉州。旋麦三月种八月熟,出西方。赤小麦赤而肥,出郑县。语曰:湖猪肉,郑稀熟。山提小麦至粘弱。以贡御有半夏小麦,有秃芒大麦,有黑积麦。陶隐居《本草》云:大麦为五谷长。即今裸麦也。一名麰麦,似穬麦,唯无皮耳。穬麦此是今马食者。然则大、穬二麦种别名异,而世人以为一物,谬矣。按世有落麦者,秃芒是也。又有春种穬麦也。

大小麦皆须五月六月暵地。
不暵地而种者,其收倍。薄崔寔曰:五月一日蕃麦田也。

种大小麦,先㽟逐犁䅖种者佳。〈㽟音劣䅖间淹〉
再倍省种子而科大逐犁郭之亦得,然不如作䅖耐早。

其山田及刚强之地则耧下之。〈耧音耧〉
其种子宜加五省于下田。

凡耧种者,匪直土浅易生,然于锋锄亦便。穬麦非良地则不须种。
薄地徒劳种而必不收。凡种穬麦高下田皆得用,但必须良熟耳。高田借拟禾豆,自可专用下田也。

八月中戊社前种者为上时。
掷者亩用子二升半。

下戊前为中时。
用子三升。

八月末九月初为下时。
用子三升半或四升。

小麦宜下种。
歌曰:高田种小麦,穇不成穗。男儿在他乡,那得不憔悴。音廉穇音衫〉

八月上戊社前为上时。
掷者用子一升半。

中戊前为中时。
用子二升。

下戊前为下时。
用子二升半。

正月、二月劳而锄之,三月、四月锋而更锄。
锄麦倍收,皮薄面多而锋劳各得。再遍为良也。

今立秋前治讫。
立秋后则虫生。

蒿艾簟盛之良。
以蒿艾闭窖埋之亦佳窖麦法。必须日曝令乾及
热埋之。

多种久居供食者宜作劁。〈才凋切〉麦倒刈,薄布顺风放火,火既著即以扫帚扑灭,仍打之。
如此者夏虫不生。然唯中作麦饭及面用耳。

《礼记·月令》曰:仲秋之月,乃劝人种麦无或失时。其有失时行罪无疑。
郑元注曰:麦者,接绝续乏之谷,尤宜重之。

《孟子》曰:今夫麰麦,播种而耰之。其地同树之时又同。浡然而生,至于日至之时皆熟矣。虽有不同,则地有肥硗雨露之养,人事之不齐也。
《杂阴阳书》曰:大麦生于杏,二百日秀,秀后五十日成。麦生于亥,壮于卯,长于辰,老于已,死于午,恶于戌,忌于子丑。小麦生于桃,二百一十日秀,秀后六十日成。忌与大麦同。虫食杏者麦贵。
种瞿麦法以伏为时。
一名地面,良地一亩,用子五升,薄田三四升,

亩收十石。浑蒸曝乾,舂去皮,米全不碎。炊作飧甚滑细,磨下绢筛作饼亦滑美。然为性多秽。一种此物,数年不绝。耘锄之功更益劬劳。〈筛音筛〉
《尚书大传》曰:秋昏虚星中可以种麦。
虚,北方元武之宿。八月昏中见于南方。

《说文》曰:麦耘谷秋种厚埋,故谓之麦。麦,金王而生,火王而死。
《泛胜之书》曰:凡田有六道,麦为首种。种麦得时无不善。夏至后七十日可种宿麦,早种则虫而有节,晚种则穗小而少实。当种麦若天旱无雨泽,则薄。渍麦种以酢〈且故反〉浆,并蚕矢夜半渍,向晨速投之,令与白露俱下。酢浆令麦耐旱,蚕矢令麦忍寒。麦生黄色,伤于太稠。稠者锄而稀之,秋锄以棘柴耧之,以壅麦根。故谚曰:子欲富,黄金覆。黄金覆者,谓秋锄麦曳柴壅麦根也。至春冻解棘柴曳之突绝其乾叶,须麦生复锄之。到榆荚时注雨止,候土白背复锄。如此则收必倍冬雨雪止以物辄蔺麦上,掩其雪,勿令从风飞去。后雪复如此。则麦耐旱多实。春冻解耕如土种旋麦,麦生根茂盛莽,锄如宿麦。
泛胜之区麦种区大小如中农夫区禾收区种。凡种一亩,用子二升,覆土厚二寸,以足践之,令种土相亲。麦生根成锄区间秋草缘以棘柴律土壅麦根。秋旱则以桑落晓浇之。秋雨泽适勿浇之。麦冻解棘柴律之突绝,去其枯叶,区间草生锄之。大男大女治十亩。至五月收区一亩得百石。以上十亩得千石。以上小麦忌戌。大麦忌子。除日不中种。
崔寔曰:凡种大、小麦,得白露节可种。薄田秋分,种中田后十日。种美田唯穬,早晚无常。正月可种春麦、豍豆,尽二月止。
青稞麦
治打时稍难,唯伏日用碌碡碾。

右每十亩用种八斗。与大麦同。时熟好收四十石。石八九斗,面堪作麨,及饼饦甚美。磨总尽无麸。
锄一遍佳,不锄亦得。

杂说

凡荞麦,五月耕,经三十五日草烂得转并种,耕三遍。立秋前后皆十日内种之。假如耕地三遍,即三重著子。下两重子黑,上头一重子白。皆是白汁,满似如浓。即须收刈之。但对梢相答铺之其白者,日渐尽变为黑。如此乃为得所。若待上头总黑半,已下黑子尽总落矣。其所粪种黍地亦刈。黍子即耕两遍熟。盖下糠麦至春锄三遍止。
凡种小麦地,以五月内耕一遍。看乾湿转之耕三遍。为度亦秋社后即种。至春能锄得两遍最好。
《博物志》曰:人啖麦橡,令人多力健行。
《西域诸国志》曰:天竺十一月六日为冬至。则麦禾十二月十六日为腊,腊麦熟。
《说文》曰:麰,周所受来麰也。

《郭橐驼种树书》

小麦忌戌,大麦忌子。
腊日种麦及豆,来年必熟。麦苗盛时,须使人纵牧于其间。令稍实。则其收倍多。麦属阳,故宜乾原。稻属阴,故宜水泽。
小麦不过冬,大麦不过年。
麦最宜雪谚云:冬无雪,麦不结。
种麦之法:土欲细,沟欲深,耙欲轻,撒欲匀。晒麦之法:宜烈日之中乘热而收。仍用苍耳叶或麻叶碎杂其中,则免化蛾。

《罗愿尔雅翼》

麦者,接绝续乏之谷。夏之时旧谷已绝,新谷未登,民于此时乏食。而麦最先熟,故以为重。董仲舒曰:春秋于他谷不书,至无麦禾则书之。以此见圣人于五谷,最重麦与禾也。因说武帝劝关中种麦,而明堂月令亦有仲秋劝种麦之文。其有失时行罪无疑。凡以接续所赖,惧民不以为意耳。又禾下即种为稍劳。故郑司农注稻人称今时谓禾下麦为荑下麦。言芟荑其禾,于下种麦。又注薙氏云:俗间谓麦下为荑,言芟荑其麦,以其下种禾豆。则是卒岁之间,无旷土闲民,此惰农所难,故劝之。麦比他谷,独隔岁种,故号宿麦。说者亦或以为首种,传曰:秋昏虚星中可以种麦。《说文》曰:麦芒谷秋种厚薶,故谓之麦。麦,金也。金王而生,火王而死。小麦生于桃,二百四十日秀,秀后六十日成。盖秋种、冬长、春秀、夏实。具四时之气,自然兼有寒温热冷。故小麦微寒以为曲。则温面热而麸冷。其地暖处亦可春种至夏便收。然比秋种者四气不足,故有毒河渭以西白麦面京,以其春种缺二时气使然也。麦既备有四时之气,而《说文》以麦为金者,特以其金王而生,又遇火而死。《郑注月令》则云:麦实有孚甲属木,黍秀舒散属火,麻实有文理属金,菽实孚甲坚合属水,稷五谷之长属土。此据明堂月令四时,与中央所食为说。养生家则以为麦心之谷养心气、心病,宜食。是又以为南方之谷皆各自为义。然麦性微寒以为金,则许氏之说,优矣。古称高田宜黍稷,下田宜稻麦。今小麦例须下田,故古歌有曰:高田种小麦,终久不成穗。若大麦则不然。诗所谓:青青之麦,生于陵陂。者谓大麦也已。别具于麰中。古者朝事之豆有麷蕡,先儒以麷为熬麦,许叔重以为煮麦。又小麦屑皮谓之麸。小麦屑之覈谓之。麦覈屑十觔为三斗者谓之。麦末谓之面。麦甘鬻谓之麮饼。𥶶谓之𪍠。若䴭䃺。麦若捣谓之。坚麦谓之麧。又相谒食麦谓之。陈楚之间谓之餥。楚人谓之飵。秦人谓之〈麮音去𥶶音鞠𪍠音哭䴭音才音滑䃺音磨音拈餥音匪飵音昨恩去声

麰者,周所受瑞麦来麰也。一作牟,又作。即今之大麦。《说文》云:牟,大也。盖生于杏,二百日而秀,秀后五十日而成。《孟子》曰:麰麦播种而耰之,其地同,树之时又同。勃然而生,至于日至之时皆熟矣。此麰之候也。《吕氏春秋》曰:孟夏之月,百谷三叶,而获大麦其始。盖后稷受之于天。故诗曰:贻我来牟。又曰:于皇来牟。刘向以为釐麰麦也。始自天降,此皆以和致和,获天助也。然则来麰一物唯《广雅》以麰为大麦,来为小麦。按《说文》云:来,周所受瑞麦。来麰,一来二缝象,芒刺之形天所来也。故谓行来之来。《说文》以此解来,则来麰不应为二物。然则来麰为大麦,明矣。后稷忧勤,万民天赐之麦,盖使其麦丰稔,则谓之贻我来牟耳。不必雨之种也。然古今雨粟事亦甚多,安知其始不如此乎。虽然,后稷所植多矣。而独言此者,以其至艰。书曰:暨稷播奏庶艰食。鲜食,今麦早种则虫而有节,晚种则穗小而少实。又为性多,秽一种之,终岁不绝,耘锄之功此所以为艰食欤。方言曰:𪍠䴭麰,䴽曲也。自关而西秦豳之间曰𪍠,晋之旧都。曰䴭,齐右河济。曰,或曰麰,北鄙。曰䴽曲,其通语也。盖大麦以为曲。还得麰之本名。䴽,是小麦为之。䴽,细饼曲也。,有衣曲也。大麦宜为饭,又可为酢,其糵可为饧。〈䴽音陴音蒙音果字典不载〉

《韩氏直说》刈麦

五六月麦熟。带青收一半,合熟收一半。若过熟则抛费。每日至晚即便载麦上场,堆积用苫缴覆以防雨作。
苫须于雨前,农隙时备下。

如搬载不及即于地内苫积,天晴乘夜载上场。即摊一二车,薄则易乾。碾过一遍,翻过又一遍,起秸下场,扬子收起。虽未净,直待所收麦都碾尽然。后将未净秸秆再碾。如此可一日一场,比至麦收尽,已碾讫三之二。农家忙并无似蚕麦。古语云:收麦如救火。
梅天雨更多故。

若少迟慢一值阴雨,即为灾伤。迁延过时,秋苗亦误锄治。

《徐光启农政全书》种麦

种大麦,早稻收割毕,将田锄成行陇,令四畔沟洫通水,下种以灰粪盖之,须灰粪均调为上。
种小麦须拣去雀麦、草子,簸去秕粒。在九、十月种。种法与大麦同。若太迟恐寒鸦至食之,则稀出少收。

《本草纲目》小麦

释名
李时珍曰:来亦作䅘。《许氏说文》云:天降瑞麦,一来二麰,象芒刺之形,天所来也。如足行来,故麦字从来。从音绥足行也。诗云:贻我来牟是矣。又云:来象其实,象其根。《梵书》名麦曰迦师错。
集解

苏颂曰:大小麦,秋种、冬长、春秀、夏实,具四时中和之气,故为五谷之贵。地暖处亦可春种,至夏便收。然比秋种者四气不足,故有毒。
李时珍曰:北人种麦漫撒,南人种麦撮撒。北麦皮薄面多,南麦反此。或曰收麦以蚕沙和之,辟蠹。或云立秋前以苍耳剉碎同晒收,亦不蛀。秋后则虫已生矣。盖麦性恶湿,故久雨水潦即多不熟也。
气味

甘微寒无毒。〈入少阴太阳之经〉
甄权曰:平有小毒。
苏恭曰:小麦作汤,不许皮坼。坼则性温,不能消热。止烦也。
陈藏器曰:小麦秋种夏熟,受四时气足,兼有寒、热、温、凉。故麦凉、曲温、麸冷、面热,宜其然也。河渭之西白麦面亦凉,以其春种阙二气也。李时珍曰:新麦性热,陈麦平和。
主治

别录曰:除客热,止烦渴、咽燥。利小便,养肝气,止漏血、唾血。令女人易孕。
孙思邈曰:养心气、心病,宜食之。
寇宗奭曰:煎汤饮,治暴淋。
药性云:熬末服,杀肠中蛔虫。
李时珍曰:陈者煎汤饮,止虚汗,烧存性。油调涂诸疮汤火伤灼。
发明

李时珍曰:按《素问》云,麦属火,心之谷也。郑元云:麦有孚甲属木。许慎云:麦属金,金王而生,火王而死。三说各异,而别录云麦养肝气,与郑说合。孙思邈云:麦养心,气,与素问合。夷考其功,除烦,止渴,收汗利溲,止血,皆心之病也。当以素问为准。盖许以时,郑以形,而素问以功性,故立论不同尔。
朱震亨曰:饥年用小麦代谷,须晒燥以少水润。舂去皮,煮为饭食,可免面热之患。
附方

消渴心烦。用小麦作饭及粥食。〈心镜〉
老人五淋身热腹满。小麦一升,通草二两,水三升煮一升,饮之即愈。〈奉亲书〉
项下瘿气。用小麦一升,醋一升,渍之晒乾为末,以海藻洗,研末三两和匀,每以酒服。方寸七日三。〈小品方〉眉鍊头疮:用小麦烧存性为末油调敷。〈儒门事亲〉白癜风癣:用小麦摊石上烧,铁物压出油擦之,甚效。〈医学正传〉
汤火伤灼未成疮者:用小麦炒黑,研入腻粉,油调涂之。勿犯冷水,必致烂。〈袖珍方〉
金疮肠出:用小麦五升,水九升煮。取四升。绵滤取汁。待极冷,令病人卧席上,含汁噀之肠渐入,噀其背,并勿令病人知及多人见。傍人语即肠不入也。乃抬席四角轻摇,使肠自入,十日中但略食美物,慎勿惊动即杀人。〈刘涓子鬼遗方〉
浮麦气味

甘、咸、寒,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益气除热,止自汗、盗汗,骨蒸虚热,妇人劳热。
麦麸主治

日华曰:时疾热疮,汤火疮烂,扑损伤折瘀血,醋炒罯贴之。
陈藏器曰:和面作饼,止泄痢,调中去热健人。以醋拌,蒸热袋盛包,熨人马冷失腰脚伤折处,止痛散血。李时珍曰:醋蒸熨手足,风湿痹痛,寒湿脚气,互易至汗出,并良末服止虚汗。
发明

李时珍曰:麸乃麦皮也。与浮麦同性,而止汗之功次于浮麦。盖浮麦无肉也。凡人身体疼痛及疮疡肿烂沾渍,或小儿暑月出痘疮,溃烂不能著席睡卧者,并用夹褥盛麸缝合,藉卧性凉而软,诚妙法也。
附方

虚汗盗汗,卫生宝鉴:用浮小麦文武火炒为末,每服二钱,半米饮下,日三服或煎汤代茶饮。 一方以猪嘴唇煮熟切片蘸食亦良。
产后虚汗:小麦麸、牡蛎等分为末,以猪肉汁调服二钱,日二服。〈胡氏妇人方〉
走气作痛:用酽醋拌麸皮炒热,袋盛熨之。〈生生编〉灭诸瘢痕:春夏用大麦麸,秋冬用小麦麸,筛粉和酥敷之。〈总录〉
小儿眉疮:小麦麸炒黑研末,酒调敷之。
小便尿血:面麸炒香,以肥猪肉蘸食之。〈集元方〉
面气味

别录曰:甘温有微毒,不能消热止烦。
大明曰:性壅热,小动风气,发丹石毒。
孙思邈曰:多食长宿澼,加客气,畏汉椒萝卜。
主治

陈藏器曰:补虚,久食实人肤体,厚肠胃,强气力。日华曰:养气,补不足,助五脏。
寇宗奭曰:水调服,治人中暑,马病肺热。
李时珍曰:傅痈肿损伤,散血止痛,生食利大肠,水调服止鼻衄、吐血。
发明

孟诜曰:面有热毒者,多是陈黝之色。又为磨中石末在内,故也。但杵食之即良。
陈藏器曰:面,性热。惟第二磨者凉。为其近麸也。河渭以西白麦面性凉,以其春种阙二气也。汪颖曰:东南卑湿,春多雨水,麦已受湿气,又不曾出汗。故食之作渴,动风气,助湿发热。西北高燥,春雨又少,麦不受湿,复入地窖出汗。北人禀厚少湿,故常食而不病也。
李时珍曰:北面性温,食之不渴。南面性热,食之烦渴。西边面性凉,皆地气使然也。吞汉椒,食萝卜皆能解其毒。见萝卜条《医方》中,往往用飞罗面,取其无石末而性平易尔。陈麦面水煮食之无毒。以糟发胀者能发病、发疮性。作蒸饼和药,取其易消也。按李廷《飞延寿书》云:北多霜雪,故面无毒。南方雪少,故面有毒。顾元庆檐曝偶谈云:江南麦花夜发,故发病。江北麦花昼发,故宜人。又且鱼稻宜江淮,羊面宜京洛,亦五方有宜不宜也。面性虽热而寒食,日以纸袋盛悬风处,数十年亦不坏。则热性皆去,而无毒矣。入药尤良。
附方

热渴心闷:温水一盏,调面一两饮之。〈圣济总录〉中暍卒死:井水和面一大抄服之。〈千金〉夜出盗汗:麦面作弹丸,空心卧时煮食之,次早服妙。香散一帖取效。
内损吐血:飞罗面略炒以京墨汁或藕节汁调服二钱。〈医学集成〉
大衄血出:口耳皆出者用白面,入盐少许,冷水调服三钱。〈普济方〉
中蛊吐血:小麦面二合水,调服半日当下出。〈广记〉呕哕不止:醋和面作弹丸二三十枚,以沸汤煮熟,漉出投浆水中。待温吞三两枚,哕定,即不用再吞。未定至晚再吞。〈兵部手集〉
寒痢白色:炒面每以方寸匕入粥中食之,能疗日泻百行医师不救者。〈外台〉
泄痢不固:白面二斤炒焦黄,每日空心温水服一二匙。〈正要〉
诸疟久疟:用三姓人家寒食面各一合,五月五日午时采青蒿,擂自然汁,和丸绿豆,大临发日早无根水下一丸。一方加炒黄丹少许。〈德生堂方〉
头皮虚肿:薄如蒸饼状,如裹水以口嚼面,傅之良。〈梅师〉咽喉肿痛,卒不下食:白面和醋,涂喉外肿处。〈晋济方〉妇人吹奶水:调面煮糊,欲熟即投无灰酒一盏,搅匀热饮,令人徐徐按之,药行即瘳。〈圣惠方〉
乳痈不消:白面半觔炒黄,醋煮为糊,涂之即消。〈圣惠方〉破伤风病:白面炒盐各一撮,新水调涂之。〈普济方〉金疮血出不止:用生面乾敷五七日即愈。〈蔺氏经验方〉远行脚趼成泡者:水调生面涂之,一夜即平。〈海上〉折伤瘀损:白面、栀子仁同捣以水调,傅之即散。火燎成疮:炒面入栀子仁末,和油傅之。〈千金〉疮中恶肉:寒食面二两,巴豆五分,水和作饼,烧末掺之。〈仙传外科〉
白秃头疮:白面豆豉和研,酢和傅之。〈普济方〉小儿口疮:寒食面五钱,硝石七钱,水调半钱涂足心,男左女右。〈普济方〉
妇人断产:白面一升,酒一升,煮沸去渣分三服。经水至时前日夜、次日早及天明服之。
阴冷闷痛,渐入腹肿满:醋和面熨之。〈千金方〉一切漏疮:盐面和团,烧研傅之。〈千金方〉瘭疽出汁,生手足、肩背,累累如赤豆:剥净,以酒和面傅之。〈千金方〉
一切疔肿:面和腊猪脂封之良。〈梅师方〉伤米食积:白面一两,白酒曲二丸,炒为末,每服二匙。白汤调下,如伤肉食山查汤下。〈简便方〉
大麦释名
李时珍曰:麦之苗粒皆大于来,故得大名。牟亦大也。通作麰。
集解

陶弘景曰:今稞麦,一名牟麦。似穬麦,惟皮薄尔。苏恭曰:大麦出关中,即青稞麦。形似小麦而大,皮厚,故谓大麦。不似穬麦也。
苏颂曰:大麦,今南北皆能种。莳穬麦有二种,一种类小麦而大,一种类大麦而大。
陈藏器曰:大、穬二麦前后两出,盖穬麦是连皮者,大麦是麦。米但分有壳无壳也。苏以青稞为大麦,非矣。青稞似大麦,天生皮肉相离。秦陇、巴西种之。今人将当大麦米,粜之不能分也。
陈承曰:小麦,今人以磨面日用者为之。大麦,今人以粒皮似稻者为之。作饭滑,饲马良。穬麦,今人以似小麦。而大粒、色青黄作面,脆硬食多胀人。汴洛河北之间又呼为黄稞。关中一种青稞,比近道者粒微小、色微青,专以饲马。未见入药用。然大、穬二麦其名差互。今之穬麦似小麦,而大者当谓之大麦。今之大麦不似小麦,而穬脆者当谓之穬麦。不可不审。
李时珍曰:大穬二麦注者不一。按《吴普本草》,大麦一名穬麦,五谷之长也。王祯《农书》云:青稞有大、小二种,似大小麦,而粒大皮薄,多面无麸。西人种之,不过与大小麦异名而已。《郭义恭广志》云:大麦,有黑穬麦,有麦,出凉州,似大麦。有赤麦,赤色而肥,据此则穬麦是大麦中一种,皮厚而青色者也。大抵是一类异种。如粟粳之种近百总是一类。但方土有不同尔。故二麦主治不甚相远。大麦亦有粘者,名糯麦。可以酿酒。
气味

咸温微寒,无毒。为五谷长,令人多热。
孟诜曰:暴食似脚弱为下气,故也。久服宜人。熟则有益带。生则冷而损人,石蜜为之使。
主治

别录曰:消渴除热,益气调中。
陈士良曰:补虚劣,壮血脉,益颜色,实五脏,化谷食,止泄,不动风气。久食令人肥白滑肌。肤为面胜于小麦,无躁热。
苏恭曰:面平胃止渴,消食疗胀满。孟诜曰:久食头发不白,和针砂、没石子等染发黑色。李时珍曰:宽胸下气凉血,消积进食。
发明

寇宗奭曰:大麦性平凉滑腻。有人患缠喉风食不能下,用此面作稀糊,令咽以助胃气而平。三伏中,朝廷作麨以赐臣下。朱震亨曰:大麦初熟,人多炒食。此物有火,能生热病,人不知也。
李时珍曰:大麦作饭食香而有益,煮粥甚滑,磨面作酱甚甘美。
附方

食饱烦胀,但欲卧者:大麦面熬微香,每白汤服方寸匕佳。〈肘后方〉
膜外水气:大麦面、甘遂末各半两,水和作饼炙熟,食取利。〈总录〉
小儿伤乳腹胀,烦闷欲睡:大麦面生用,水调一钱服。白面微炒亦可。〈保幼大全〉尿疮:大麦嚼傅之,日三上。〈伤寒类要〉肿毒已破:青大麦去须,炒暴花,为末傅之。成靥揭去又傅数次即愈。
麦芒入目,大麦煮汁,洗之即出。〈孙真人方〉
汤火伤灼:大麦炒黑研末,油调擦之。
被伤肠出:以大麦煮汁,洗肠推入。但饮米糜百日乃可。〈千金〉
卒患淋痛:大麦三两,煎汤入姜汁,蜂蜜代茶饮。〈圣惠方〉
穬麦释名
李时珍曰:穬之壳厚而粗矿也。
集解

陶弘景曰:穬麦是马所食者。服食家并食。大、穬二麦令人轻健。
萧炳曰:穬麦西川人种食之,山东河北人正月种之,名春穬,形状与大麦相似。
李时珍曰:穬麦有二种。一类小麦而大,一类大麦而大。
苏颂曰:穬麦即大麦一种。皮厚者陈藏器谓即大麦。之连壳者非也。按别录,自有穬麦功用,其皮岂可食乎。详大麦下。
气味

甘微寒,无毒。
陶弘景曰:此麦性热而云微寒,恐是作屑与合壳异也。
苏恭曰:穬麦性寒。陶云性热,非矣。江东少有,故也。大明曰:暴食似动冷气,久即益人。
主治

别录曰:轻身除热,久服令人多力健行。作糵温中消食。
萧炳曰:补中,不动风气,作饼食良。
发明

李时珍曰:别录麦糵附见穬麦下,而大麦下无之。则生糵当以穬为良也。今人通用,不复分别矣。

《天工开物》麦总论

凡麦有数种。小麦曰来麦之长也。大麦曰牟,曰穬。杂麦曰雀、曰荞。皆以播种同时,花形相似,粉食同功而得麦名也。四海之内,燕、秦、晋、豫、齐、鲁诸道烝民粒食小麦居半,而黍、稷、稻、粱仅居半。西极川云东至闽浙吴楚腹焉,方长六千里中,种小麦者二十分而一。磨面以为捻头环饵馒首汤料之需,而饔飧不及焉。种馀麦者,五十分而一。闾阎作苦以充朝膳,而贵介不与焉。穬麦独产陕西,一名青稞。即大麦随土而变而皮成青黑色者。秦人专以饲马。饥荒人乃食之。〈大麦亦有粘者河洛用以酿酒〉雀麦细穗,穗中又分十数细子,间亦野生荞麦实非麦类,然以其为粉疗饥,传名为麦,则麦之而已。凡北方小麦历四时之气,自秋播种,明年初夏方收。南方者种与收期时日差短。江南麦花夜发,江北麦花昼发。亦一异也。大麦种穫期与小麦相同。荞麦则秋半下种,不两月而即收。其苗遇霜即杀,邀天降霜迟迟,则有收矣。

麦工〈北耕种耨〉

凡麦与稻,初耕垦土则同播种。以后则耘。耔诸勤苦皆属稻。麦惟施耨而已。凡北方厥土坟垆易解释者,种麦之法。耕具差异。耕即兼种其服牛起土者。耒不用耕,并列两铁于横木之上,其具方语曰:镪镪。中间盛一小斗,贮麦种于内。其斗底空梅花眼,牛行摇动种子,即从眼中撒下。欲密而多则鞭牛疾走,子撒必多。欲稀而少则缓其牛,撒种即少。既撒种后,用驴驾两小石团压土埋麦。凡麦种紧压方生。南地不与北同者,多耕多耙之后,然后以灰拌种,手指拈而种之。种过之后,随以脚根压土,使紧,以代北方驴石也。耕种之后,勤议耨锄。凡耨草,用阔面大镈。麦苗生后,耨不厌勤。〈有三过四过者〉馀草生,机尽诛。锄下则竟亩。精华尽聚,嘉实矣。功勤易耨,南与北同也。凡粪麦田,既种以后,粪无可施为,计在先也。陕洛之间忧虫蚀者,或以砒霜拌种子。南方所用惟炊烬也。〈俗名地灰〉南方稻田有种肥田。麦者不粪麦实。当春小麦、大麦青青之时,耕杀田中蒸罨土性。秋收稻谷必加倍也。凡麦收空隙,可再种他物。自初夏至季秋时日,亦半载择土宜而为之。惟人所取也。南方大麦有既刈之,后乃种迟生粳稻者,勤农作苦明赐无不及也。凡荞麦,南方必刈。稻,北方必刈。菽稷而后种。其性稍吸肥腴,能使土瘦。然计其穫入业偿半谷有馀。勤农之家何妨再粪也。

麦灾

凡麦妨患抵稻三分之一。播种以后,雪霜晴潦皆非所计。麦性食水甚少,北土中春再沐雨水一升,则秀华成嘉粒矣。荆扬以南唯患黴雨。倘成熟之时,晴乾旬日,则仓廪皆盈,不可胜食。扬州谚云:寸麦不怕尺水。谓麦初长时任水灭顶无伤。尺麦只怕寸水,谓成熟时寸水软根倒茎沾泥,则麦粒尽烂于地面也。江南有雀一种,有肉无骨,飞食麦田,数盈千万然不广及,罹害者数十里而止。江北蝗生则大祲之岁也。

攻麦〈飏 磨罗〉

凡小麦,其质为面,盖精之至者。稻中再舂之米粹之至者,麦中重罗之面也。小麦收穫时,束槁击取如击稻法。其去秕法北土用飏,盖风扇流传未遍率土也。凡飏不在宇下,必待风至而后为之。风不至,雨不收,皆不可为也。凡小麦既飏之,后以水淘洗尘垢净,尽又复晒乾。然后人磨。凡小麦,有紫、黄二种。紫胜于黄。凡佳者,每石得面一百二十斤,劣者损三分之一也。凡磨大小无定,形大者用肥健力牛曳转,其牛曳磨时,用桐壳掩眸。不然则眩晕。其腹系桶以盛遗,不然则秽也。次者用驴磨,斤两稍轻。又次小磨,则止用人推挨者。凡力牛一日攻麦二石,驴半之,人则强者攻三斗,弱者半之。若水磨之法,其详已载攻稻水碓中,制度相同。其便利又三倍于牛犊也。凡牛马与水磨皆悬袋磨上,上宽下窄,贮麦数斗于中,溜入磨眼,人力所挨则不必也。凡磨石有两种。面品由石而分。江南少粹白上面者,以石怀沙滓相,磨发烧,则其麸并破,故黑颣参和面中,无从罗去也。江北石性冷腻,而产于池郡之九华山者,美更甚。以此石制磨,石不发烧。其麸压至扁秕之极不破,则黑疵一毫不入。而面成至白也。凡江南磨,二十日即断齿。江北者经半载方断。南磨破麸得面百斤,北磨只得八十斤。故上面之值增十之二。然面觔小粉皆从彼磨出,则衡数已足,得值更多焉。凡麦经磨之后,几番人罗勤者不厌重复。罗匡之底用丝织罗地,绢为之湖丝所织者罗面千石。不损若他方。黄丝所为经百石而已,朽也。凡面既成,后寒天可经三月,春夏不出二十日则郁坏。为食适口贵及时也。凡大麦则就舂去膜,炊饭而食。为粉者十无一焉。荞麦则微加舂杵去衣,然后或舂或磨以成粉,而后食之。盖此类之视小麦精粗、贵贱,大径庭也。

《闽书》南产

《麦广雅》曰:大麰也,小䅘也。《本草》云:北方之麦,秋种、冬长、春秀、夏实,全备四时之气,故无毒。南方之麦冬种夏实,四时之气不备,故有毒。有大麦、有小麦、有荞麦,秆红花白实三棱而黑秋花冬实。有穬麦类麦而壳稍异。福州曰米麦,泉州曰蔚麦,兴化曰穬麦,福宁曰玉麦。惟穬为古名。

《直省志书》宛平县

物产麦有三种:大、小、荞。

良乡县

物产大麦、小麦、春麦、雁麦、荞麦。

固安县

土产麦大、小、穬,无芒、荞。

清苑县

土产麦有大、有小、有荞、有春、有秋、有米、有玉。

柏乡县

物产米大麦、芒大麦、小麦、火麦、红麦、白麦、荞麦。

邢台县

物产麦有五种。大麦冬种者、春种者皮粗而粒大,成米谓之大麦仁。止可炊饭食之。佳小麦有黄皮麦,有红麦,白麦,光头麦,紫庭白籽实麦。县西北先熟,东南次之,西山中又次之,上下熟差十日。

历城县

方产小麦。有白、有紫白者,粒肥而佳。大麦穗有六棱者,为六棱麦。露仁者为青颗麦。宜饭醋糵。宜饧有春秋两名,种宜畦中湿地。玉麦、荞麦入伏种,霜前收,可佐二麦之歉。

新城县

物产大麦、小麦、时麦,三种荞麦。

齐东县

物产大麦、小麦、荞麦、春麦。

泰安州

物产麦有麳、麰、荞三种。

莱芜县

物产麦有大小二种,白红二色。春种者曰春麦、麰麦。又有荞麦,夏三伏内种。

滨州

物产麦有大麦、小麦、荞麦。新增一种曰转蔓麦。

城武县

物产麦有红白二种。

曹州

物产大麦、小麦。小麦有红、白二种。荞麦有白色一种。

昌邑县

物产麦有大、小、春、玉、荞五种。

定襄县

物产大麦、小麦、荞麦、油麦、燕麦。

翼城县

物产麦有大、小、赤、白数种。

平陆县

土产麦有大小二种。大麦则曰露仁,曰草大麦。小麦则曰火麦,曰白麦。

绛州

物产麦之属大麦。有芒芽可为饴糖。小麦有芒。无芒种甚多。州人日夕饔飧胥用之饼饵蒸食,治造颇为得宜。其法筛簸,除去皮壳,淘净,贮器幽滋。过夕向日晒八九分乾,磨成面。重罗细白如霜雪,酵发,手揉益以乾面,使虚实得宜。作为诸品样式入甑箄,蒸出洁白丰腴,甘美可食。诸都邑所罕有。至于祀神餪女,剪刻花鸟,著枣、怀肥、传色、染綵,争斗奇巧。其大盈盘逾尺规。可至仞城内,无问大小人家,各具甑笼,皆能手自捏造。妇女造作甚劳,相习不以为苦。本地所出不足资于邻邑。关西水陆运贩,日相络绎,盖俗使然也。荞麦、燕麦炒以为糇,可食。

和顺县

土产春麦、雪麦。大麦地寒不多种。油麦性寒多种。当五谷之半。

马邑县

土产麦有小、大二种。俱春分前种之,去秋无雨则地燥而不能下种。春无雨则不苗,夏无雨则不秀。大麦刈于小暑。小麦刈于大暑。与雁门以南迥不同焉。外有荞麦一种,初伏乃种,霜早则尽萎。又有油麦一种,亦秋熟。而种之者少。

祥符县

物产芒大麦、红小麦、荞麦、米大麦、白小麦。

太康县

物产小麦、大麦、米大麦、山大麦。

洧川县

物产麦有大麦、小麦、裕麦数种。

鄢陵县

土产麦秋种,亦有春种者。大麦、三月黄、嘉小麦自黄皮蝤子之外,有白麦、御麦为最嘉。其他曰红秆,曰铁秆,曰光头,曰条儿之类,类难悉举。

延津县

物产麦麦、晚麦、短秆春麦、赤须卢麦、北麦。

襄城县

土产芒大麦、后种先熟。米大麦,亦可酿酒。芋麦,煮仁作饭最佳,今多酿酒。小麦襄土第一奇种,耐旱多收。八九月种者为上。荞麦俗名陪麦。

永宁县

物产麦有大、小、腴、雁四种。

咸阳县

物产小麦有芒麦,有无芒者,为和尚麦。色白者为白麦。色紫者为紫麦。早熟者为三月黄,生毕原者上品。大麦穗有六棱者为六棱麦。有露仁者为青稞。俱可酿酒。

渭南县

物产麦有三种。小麦出渭河北者,粒小,食之易化。河以南者粒差大,而色不光鲜。然一种名三月黄者先诸麦熟,细腻洁白,河北弗如也。大麦皮粗粒大,煮食之佳。谓之大麦仁。荞麦作面不甚佳。可备诸谷之不熟。

乾州

物产小麦皮薄面多,佳于他处。每斗更重二斤。

平凉县

物产番麦,一曰西天麦。苗叶如薥秫而肥短,末有穗如稻而非实。实如塔、如桐子,大生节间。花垂红绒在塔末,长五六寸,三月种八月收。

西凉县

土产大麦、黑大麦、番麦、燕麦、冷山麦、换香头班鸠早大干麦、里周全红花麦、芝麻麦、西番麦、白麦、甜荍麦、苦荍麦、青颗麦、竹根早红麦。

六合县

物产麦之属大麦、有糯者,可以酿酒,磨面作酱。亦甘美。管麦、大麦之无芒者,面与小麦同造,酱甘美。

歙县

物产大麦有高丽麦,有糯麦,为饭亦宜。小麦有长穬麦,麸厚而面少。有白麦,面亦少。有赤谷麦,麸少而面多。

太平府

物产大麦五种。白大麦一名牟麦,长粒、长芒、白稃、粘于粒。管麦即无芒大麦,落秸稃自退六棱,中、早红、粘三种。旧志所载,今无。小麦七种。白小麦稃白芒短,长关小麦黄白稃,芒长,排子小麦黄白稃,芒短。和尚小麦一名火烧麦,黄白稃,无芒。早白松蒲娜麦三种。旧志所载,今无。

清河县

物产有麰、有麦,皆芒谷。玉麦无芒。火麦色赤而早熟。犹岭南有火米也。又有穬麦,麦之似麰者,亦早熟。

高邮州

物产大麦有数种。麦、晚麦、淮麦。短秆小麦有数种:春麦、芦麦、北麦、短管、赤谷、白谷。荞麦有甜、苦二种。

通州

物产麦有大小并早晚二色。元麦俗呼为𥣬,三月熟者糯,带青炒食似新蚕。又粳者曰舜麦,色稍赤。

吴县

物产麦之属大麦、小麦、𥣬麦、荞麦、舜哥麦、紫秆麦、西番麦,形似稷,而枝叶大,结子累累如芡实。

常熟县

物产小麦有紫稗、长萁、舜哥、火烧头数种。

太仓州

物产麦有三:一曰大麦。其早者皮厚有芒,其晚收皮薄无芒者曰老脱须。一曰小麦,早者曰抄梅,言抄在黄梅前也。中曰火烧头,晚收、长穗、白壳、有芒者曰百脚麦。一曰稞麦。俗呼𥣬麦。微分粳糯红曰红𥣬。紫曰紫𥣬。性软宜食。但磨粉较少。青曰青𥣬,白曰白𥣬,性硬,磨多粉。又有一种曰绿树青。大约大麦小麦遍处皆有。𥣬麦惟吴中盛。州地高比他邑独垦。然小麦总不及北地。

上海县

物产大麦、小麦、赤麦有早晚二种。白麦亦有二种。白𥣬麦俗名圆麦,有赤白二种。荞麦立秋前后下种,八九月收刈。舜哥麦俗名火烧头。火烧麦无芒。雀麦一名燕麦。

靖江县

食货麦之属大麦有早晚二色。有四棱,有六棱。小麦亦早晚二色。有舜哥,有紫秆,有梅前黄,有卢昝头,有火烧头诸名。圆麦俗呼曰𥣬,又粳者曰舜麦。

丹徒县

物产麦有大小。大麦之种二,曰春,曰黄秆。小麦之种三曰赤壳,曰白壳,曰宣州。

平湖县

物产麦有赤剥麦,无芒谷。

天台县

物产小麦、大麦、矮赤长秆赤麦、光头、皆小麦类。稞麦、穬麦皆大麦类。

上高县

物产米大麦、谷大麦、紫色麦、白色麦。

新宁县

物产面麦、谷麦、晚姑娘麦、甜荞麦、苦荞麦。

泉州府

物产麦之属大麦。有一种名曰早黄大麦。一种名乌肚麦。米肚青色,名青大麦。郁麦壳薄易脱,故名:五叶麦。

同安县

物产麦芒粒稀松早熟者曰早黄,白者曰秫麦。穗大颗稠密者曰松蕾麦。初熟时人多炒而食之,有火能生热病。番麦状如薏苡。
雀麦释名

雀麦《尔雅》    蘥《尔雅》
燕麦《尔雅注》   杜姥草《外台》
牛星草〈李时珍〉

雀麦图


《尔雅》释草

蘥雀麦〈蘥音药〉
〈注〉即燕麦也。〈疏〉蘥一名雀麦,一名燕麦。《本草》云:生故墟野林下,苗似小麦而弱,实似穬麦而细。

《徐光启农政全书》雀麦考

本草一名燕麦,一名蘥,生于荒野林下。今处处有之。苗似燕麦而又细弱,结穗像麦穗而极细小,每穗又分作小叉穗十数个,子甚细小,味甘,性平,无毒。
救饥

采子春去皮,捣作面蒸食,作饼食亦可。
《本草纲目》雀麦释名
李时珍曰:此野麦也。燕雀所食,故名。《日华本草》谓此为瞿麦者,非矣。
集解

苏恭曰:雀麦在处有之,生故墟野林下。苗叶似小麦而弱,其实似穬麦而细。
寇宗奭曰:苗与麦同,但穗细长而疏。唐刘梦得所谓菟葵燕麦,动摇春风者也。
周宪王曰:燕麦穗极细,每穗又分小叉十数个,子亦细小,舂去皮,作面蒸食及作饼食,皆可救荒。
米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充饥滑肠。
苗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苏恭曰:女人产不出,煮汁饮之。
附方

胎死腹中,胞衣不下上抢心:用雀麦一把,水五升,煮二升温服。〈子母秘录〉
齿𧏾并虫积年不瘥:从少至老者用雀麦,一名杜姥草,俗名牛星草,用苦瓠叶三十枚,洗净,取草剪长二寸,以瓠叶作五包包之,广一寸,厚五分,以三年酢渍之,至日中以两包火并炮,令热纳口中,熨齿外边,冷更易之。取包置水中,解视即有虫长三分。老者黄色,少者白色。多即二三十枚,少即一二十枚。此方甚妙。〈外台秘要〉

燕麦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燕麦考

田野处处有之。其苗似麦撺葶,但细弱,叶亦瘦细,抪茎而生结,细长穗,其麦粒极细小,味甘。〈撺七官切〉
救饥

采子舂去皮,捣磨为面食。

荞麦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荞麦考

处处种之。苗高二三尺许,就地科叉生。其茎色红,叶似杏叶而软,微𧣪。开小白花,结实作二蒴。味甘平,性寒无毒。
救饥

采苗叶煠熟油盐调食。多食微泻,其麦或蒸,使气馏〈音溜〉于烈日中,晒令口开,舂取仁,煮作饭食,或磨为面,作饼蒸食皆可。
《本草纲目》荞麦释名
李时珍曰:荞麦之茎弱而翘,然易长易收,磨面如麦。故曰荞,曰荍。而与麦同名也。俗亦呼为甜荞。以别苦荞。《杨慎丹铅录》指乌麦为燕麦,盖未读《日用本草》也。
集解

萧炳曰:荞麦作饭,须蒸使气馏烈日,暴令开口,舂取米仁作之。
李时珍曰:荞麦南北皆有。立秋前后下种,八九月收。刈性最畏霜。苗高一二尺,赤茎绿叶,如乌𣓌树叶。开小白花,繁密粲粲然。结实累累,如羊蹄实,有三棱。老则乌黑色。《王祯农书》云:北方多种,磨而为面,作煎饼配蒜食,或作汤饼。谓之河漏,以供常食。滑细如粉,亚于麦面。南方一种但作粉,饵食乃农家居冬谷也。
气味

甘平,寒,无毒。
孙思邈曰:酸,微寒,食之难消。久食动风,令人头眩。作面和猪羊肉热食不过八九顿,即患热风。须眉脱落,还生亦希。泾邠以北多此疾。又不可合黄鱼食。
主治

孟诜曰:实肠胃,益气力,续精神,能鍊五脏滓秽。萧炳曰:作饭食压丹石毒,甚良。
吴瑞曰:以醋调粉,涂小儿丹毒、赤肿、热疮。
李时珍曰:降气宽肠,磨积滞,消热肿风痛,除白浊白带,脾积泄泻。以沙糖水调炒面二钱服,治痢疾。炒焦热水冲服,治绞肠沙痛。
发明

汪颖曰:本草言荞麦能鍊五脏滓秽,俗言一年沈积在肠胃者,食之亦消去也。
李时珍曰:荞麦最降气宽肠,故能鍊肠胃滓滞,而治浊带、泄痢、腹痛、上气之疾。气盛有湿热者宜之。若脾胃虚寒,人食之则大脱元气而落须眉。非所宜矣。孟诜云:益气力者,殆未然也。按《杨起简便方》云:肚腹微微作痛,出即泻泻亦不多,日夜数行者,用荞麦面一味作饭,连食三四次即愈。予壮年患此,两月瘦怯尤甚。用消食化气药俱不效。一僧授此而愈。转用皆效。普济治小儿天吊,及《历节风方》中亦用之。
附方

欬嗽上气:荞麦粉四两,茶末二钱,生蜜二两,水一碗,顺手搅千下,饮之良久,下气不止,即愈。〈儒门事亲〉十水肿喘:生大戟一钱,荞麦面二钱,水和作饼,炙熟为末,空心茶服。以大小便利为度。〈圣惠方〉
男子白浊,魏元君济生丹用荍麦炒焦为末。鸡子白和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盐汤下,日三服。
赤白带下,方同上。禁口痢疾:荞麦面每服二钱,砂糖水调下。〈坦仙方〉痈疽发背一切肿毒:荍麦面、硫黄各二两为末,井华水和作饼,晒收。每用一饼磨水傅之,痛则令不痛,不痛则令痛,即愈。〈直指〉
疮头黑凹:荞麦面煮食之,即发起。〈直指〉痘疮溃烂:用荞麦粉频频傅之。〈痘疹方〉
汤火伤灼:用荞麦面炒黄研末,水和,傅之如神。〈奇效方〉蛇盘瘰𤻤围接项上:用荞麦炒去壳,海藻、白僵蚕炒去丝,等分为末,白梅浸汤,取肉减半和丸菉豆大,每服六七十丸。食后临卧米饮下,日五服。其毒当从大便泄去。若与淡菜连服尤好。淡菜生于海藻上,亦治此也。忌豆腐、鸡羊、酒面。〈阮氏方〉积聚败血,通仙散治,男子脾积,女人败血,不动真气:用荍麦面三钱,大黄二钱,半为末,卧时酒调服之。〈多能鄙事〉
头风畏冷:李楼云:一人头风,首裹重绵,三十年不愈。予以荞麦粉二升,水调作二饼,更互合头上,微汗即愈。〈怪證奇方〉
头风风眼:荞麦作钱大饼,贴眼四角。以米、大艾炷灸之,即效如神。
染发令黑:荞麦、针砂二钱,醋和,先以浆水洗净,涂之荷叶包,至一更洗去。再以无食子、诃子皮、大麦面二钱,醋和涂之。荷叶包至天明洗去。即黑。〈普济方〉绞肠沙痛:荞麦面一撮,炒水烹服。〈简便方〉小肠疝气:荞麦仁炒去尖,胡卢巴酒浸,晒乾,各四两,小茴香炒一两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空心盐酒下五十丸,两月大便出白脓,去根。〈孙天仁集效方〉噎食:荞麦秸烧灰,淋汁入锅内煎。取白霜一钱,入蓬砂一钱,研末,每酒服半钱。〈海上方〉
壁虱蜈蚣:荞麦秸作荐,并烧烟熏之。
苦荞麦集解
李时珍曰:苦荞出南方。春社前后种之,茎青多枝叶,似荞麦而尖。开花带绿色,结实亦似荞麦。稍尖而棱角不峭。其味苦恶,农家磨捣为粉,蒸使气馏滴去,黄汁乃可作为糕饵。食之色如猪肝,谷之下者聊济荒尔。
气味

甘苦温,有小毒。
李时珍曰:多食伤胃、发风、动气,能发诸病。黄疾人尤当禁之。
附方

明目枕:苦荞皮、黑豆皮、绿豆皮、决明子、菊花同作枕,至老明目。〈邓才杂兴〉

《高濂遵生八笺》荞麦花方

先将荞麦炒成花,量多少将糖卤加蜂蜜少许,一同下锅。不要动熬。至有丝略大些,却将荞麦花随手下在锅内搅匀。不要稀了。案上铺荞麦花,使不沾。将锅内糖花拨在案上,杆开切象眼块。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麦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