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蝼蛄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七十二卷目录

 蝼蛄部汇考
  蝼蛄图
  礼记〈月令〉
  尔雅〈释虫〉
  大戴礼记〈夏小正〉
  方言〈蝼蛄杂释〉
  古今注〈蝼蛄〉
  埤雅〈蝼蛄〉
  尔雅翼〈蝼〉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蝼蛄部选句
 蝼蛄部纪事
 蝼蛄部外编
 伏翼部汇考
  伏翼图
  尔雅〈释鸟〉
  方言〈蝙蝠杂释〉
  古今注〈仙鼠〉
  北户录〈红蝙蝠〉
  尔雅翼〈服翼〉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脑主治 血及胆主治 天鼠屎释名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直省志书〈兖州府〉
 伏翼部艺文
  蝙蝠赋          魏曹植
  先师庙驱蝠记      明柳应聘
 伏翼部纪事
 伏翼部杂录
 伏翼部外编
 蜉蝣部汇考
  蜉蝣图
  诗经〈曹风〉
  尔雅〈释虫〉
  荀子〈大略篇〉
  大戴礼记〈夏小正〉
  方言〈蜉蝣杂释〉
  毛诗陆疏广要〈蜉蝣之羽〉
  埤雅〈蜉蝣〉
  尔雅翼〈蜉蝣〉
  本草纲目〈蜉蝣〉
 蜉蝣部艺文
  蜉蝣赋〈有序〉      晋傅咸
 蜉蝣部选句
 蜉蝣部杂录
 蜻蛉部汇考
  蜻蛉图
  尔雅〈释虫〉
  淮南子〈齐俗训〉
  方言〈蜻蛉杂释〉
  博物志〈戏术〉
  古今注〈蜻蜓〉
  埤雅〈蜻蝏〉
  尔雅翼〈蜻蛉〉
  刘侗促织志〈蜻蜓〉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蜻蛉部纪事
 蜻蛉部杂录

禽虫典第一百七十二卷

蝼蛄部汇考

《释名》

蝼蝈《礼记》    《尔雅》天蝼《尔雅》    蝚《尔雅》
蛖蝼《尔雅》    梧鼠《荀子》
蛄诣《方言》    杜蛒《方言》蝼螲《方言》    蟓蛉《方言》
杜狗《方言》    蛞蝼《方言》
硕鼠《古今注》   《埤雅》土狗《尔雅翼》   蟪蛄《尔雅翼》
仙姑《本草纲目》

蝼蛄图


《礼记》《月令》

孟夏之月,蝼蝈鸣。
〈大全〉马氏曰:蝼蝈鸣则阴,而伏者乘阳而鸣也。

《尔雅》《释虫》

𧎅,天蝼。
〈注〉蝼蛄也,夏小正曰:则鸣。〈疏〉𧎅一名天蝼,一名硕鼠,即今之蝼蛄也。

蝚,蛖蝼。
〈注〉蛖蝼,蝼蛄类。〈疏〉此言蝚及蛖蝼者,蝼蛄之异名耳。

《大戴礼记》《夏小正》

三月:𧎅则鸣,𧎅,天蝼也。

《方言》蝼蛄杂释

蛄诣谓之杜蛒,蝼螲谓之蝼蛄,或谓之蟓蛉,南楚谓之杜狗,或谓之蛞蝼。

《古今注》蝼蛄

蝼蛄一名天蝼,一名𧎅,一名硕鼠,有五能而不成伎术。一飞不能过屋,二缘不能穷木,三没不能穷谷,四掘不能覆身,五走不能绝人。

《埤雅》蝼蛄

蝼蛄,臭虫,一名𧎅,一名天蝼。孙炎《尔雅》正义以为𧎅是雄者,喜鸣,善飞雌者,腹大羽小,不能飞翔,食风与土腰,以前甚涩,腰以后甚利类,从曰:磨铁致蛄汗鞯,引兔蜃灰,除蠹言物之相关感,有如此者。法言曰:狐狸蝼螾不膢腊也,与言若牛羊之用。人则蝼螾不膢,狐狸不腊矣。方言云:蝼螲谓之蝼蛄。周官曰:马黑脊而般臂。蝼先儒云:蝼蛄臭也,传所谓腥,蝼而不可飨。膻恶而不可亲盖出于此,一曰蝼宜读如蝼蚁之蝼吕子曰:流水不腐,户枢不蝼蝼者,蚁也。医经以为狐狸蝼蚁之馀,勿食,食之,令人生瘘岂,近是乎。《广志·小学篇》曰:蝼蛄会稽,谓之蛄。

《尔雅翼》

蝼小虫穴土中,好夜出今,人谓之土狗。一名蝼蛄,一名硕鼠,一名𧎅〈音觓〉,亦一名蟪蛄,以孟夏鸣应阴之虫,其出入与蚓同时。淮南子孟夏之月,蝼蝈鸣,蚯螾出盖。四月阴气,始动于下,故二物应之而鸣,又螾亦随出。至冬则又随尽扬雄。法言所谓狐狸蝼螾不膢腊,也与是也,蝼与螾皆穴土以居,宜于土者,故黄帝以土德王天下。天先见大蝼。大螾。黄帝曰:土德胜,故其色尚黄,其行则土,然说文解螭云,若龙而黄,北方谓之地蝼。则未知黄帝时所见为,何等也。此物有神异。故《干宝记》庞氏常祠蝼蛄王逸,九思云蝼蛄兮,鸣东茅蠘兮,号西以其应阴而鸣比。小人也有五能而不能成,其伎一飞不能过屋,二缘不能穷木,三泅不能渡谷,四穴不能覆身,五伎不能绝人。按荀卿称螣蛇无足而飞,梧鼠五技而穷,谓鼯鼠飞生者,尔说文称鼫为五技之鼠,则已别是鼠之一类,而崔豹《古今注》又以此蝼,一名鼫鼠者,当之三者不同,未知孰是今蝼。翅小而短,不能覆背飞去,皆不远又穴土而居,常露于外,以今见则五技殆,谓此也,今中蝼顶金最为上,以六两为一垛,有卧蝼蛄穴云。

《本草纲目》《释名》

蝼蛄,一名仙姑。
李时珍曰:《周礼》注云蝼臭也,此虫气臭,故得蝼名,曰姑,曰婆,曰娘子,皆称虫之名,蟪姑同蝉名,蝼蝈同蛙名,石鼠同硕鼠,名梧鼠同飞生名,皆名同物异也。

集解

《别录》曰:蝼蛄生东城,平泽夜出者良,夏至取暴乾。陶弘景曰:此物颇协鬼神,昔人狱中得其力,今人夜见多打杀之,言为鬼所使也。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穴地粪壤中而生,夜则出外求食,荀子所谓梧鼠五技而穷,蔡邕所谓硕鼠五能不成,一技者,皆指此也,魏诗硕鼠乃大鼠,与此同名,而技不穷固不同耳。寇宗奭曰:此虫立夏后,至夜则鸣,声如蚯蚓,月令蝼蝈鸣者,是矣。
李时珍曰:蝼蛄穴土而居,有短翅,四足吸风,食土喜就,灯光入药,用雄或云用火烧地,赤置蝼于上,任其跳死覆者,雄仰者,雌也,类从云磨铁致蛄汗,鞯引兔物相感也。

《气味》

咸寒无毒。
日华曰:凉有毒,去翅足,炒用。

《主治》

《本经》曰:产难出肉中刺,溃痈肿下,哽噎解毒,除恶疮。日华曰:水肿头面肿。
李时珍曰:利大小便,通石淋,治瘰骨哽。朱震亨曰:治口疮甚效。

《发明》

陶弘景曰:自腰以前甚涩,能止大小便,自腰以后甚利,能下大小便。
朱震亨曰:蝼蛄治水甚效,但其性急,虚人戒之。苏颂曰:今方家治石淋导水,用蝼蛄七枚,盐二两,新瓦上铺盖,焙乾研末,每温酒服一钱,匕即愈也。

《附方》

十种水病,腹满喘促不得卧,圣惠方:以蝼蛄五枚,焙乾为末,食前白汤服一钱,小便利为效。杨氏加甘遂末一钱,商陆汁一匙,取下水为效,忌盐一百日。小便秘者,圣惠方用蝼蛄,下截焙研,水服五分,立通。保命集用蝼蛄一个,葡萄心七个,同研露一夜,日乾研末,酒服。乾坤秘韫,用端午日取蝼蛄阴乾,分头尾,焙收,治上身用头末,七个治中用腹末,七个治下用尾末,七个食前酒服。
大腹水病肘后,用蝼蛄炙熟,日食十个。普济半边散治水病,用大戟芫花甘遂大黄各三钱,为末。以土狗七枚,五月能飞者,捣葱铺,新瓦上焙之,待乾,去翅足,每个剪作两半,边分左右,记收欲退,左即以左边,七片焙研,入前末,二钱,以淡竹叶,天门冬煎汤,五更调服,候左退。三日后服右边,如前法。
㗜鼻消水面浮甚者,用土狗一个,轻粉二分,半为末,每㗜少许,入鼻内,黄水出尽,为妙。〈杨氏家藏方〉石淋作痛方见发明下。
小便不通,葛洪方用大蝼蛄二枚,取小体以水一升,渍饮,须臾即通。寿域方:用土狗下截,焙研,调服五分生研,亦可。谈野翁方加车前草同根捣汁服。唐氏经验方:用土狗后截,和麝捣纳脐中,缚定即通。
医方摘要:用土狗一个,炙研入冰片,麝香少许,翎

管吹入茎内。
大小便闭,经月欲死,普济方:用土狗推车客各七枚,男并用头,女用身,瓦焙焦为末,以向南樗皮,煎汁饮一,服神效。
胞衣不下,困极腹胀,则杀人。蝼蛄一枚,水煮二十沸,灌入下喉,即出也。〈延年方〉
脐风出汁,蝼蛄、甘草等分并炙,为末,傅之。〈总录〉牙齿疼痛,土狗一个,旧糟裹定湿,纸包煨焦,去糟研末,傅之立止。〈本事方〉
紧唇裂痛,蝼蛄烧灰傅之。〈千金方〉
塞耳治聋,蝼蛄五钱,穿山甲炮五钱,麝香少许,为末。葱汁和丸塞之,外用㗜鼻,药即通。〈普济方〉头项瘰𤻤,用带壳蝼蛄七枚,生取汁肉,入丁香七粒,于壳内,烧过与肉同,研用纸花贴之。〈救急方〉
箭镞入肉,以蝼蛄杵汁滴上,三五度自出。〈千金方〉针刺在咽同上。
误吞钩线蝼蛄,去身吞其头,数枚勿令本人知。〈圣惠方〉

蝼蛄部选句

古诗:凛凛岁云暮,蝼蛄多鸣悲。

蝼蛄部纪事

《竹书纪年》:黄帝时,有大蝼如羊,大螾如虹。帝以土气胜,遂以土德王。〈按《云笈七签》黄帝时蝼蛄,有大如牛,犬如羊者。〉《搜神记》:庐陵太守太原庞企,字子及,自言其远祖,不知几何世也,坐事系狱,而非其罪,不堪拷掠,自诬服,及狱将上,有蝼蛄虫行其左右,乃谓之曰:使尔有神,能活我死,不当善乎。因投饭与之。蝼蛄食饭尽,去,顷复来,形体稍大。因异之,乃复与食。如此去来,至数十日间,其大如豚。及竟报,当行刑,蝼蛄夜掘壁根为大孔,乃破械,从之出。去久,时得活。于是庞氏世世常以四节祠祀之于都衢处。后世稍怠,不能复特为馔,乃投祭祀之馀以祀之,至今犹然。

蝼蛄部外编

《续异志》:晋义熙中,零陵施子然神,精辨悟家中,作田至穫时,作蜗牛庐于田侧,守视一夜未眠,见一中形丈夫著黄练,单衣袷直造席,捧手与子然语子,然问其姓名,即答云:仆姓卢名钩家,在壈溪,溪边临水后。掘田塍见大坎有蝼蛄,斗许而数头极壮,一尤大子然,悟曰:近日客卢钩,反音则蝼蛄也,家在壈溪,即西坎也,灌以沸汤于是遂绝。

伏翼部汇考

《释名》

蝙蝠《尔雅》    服翼《尔雅》
仙鼠《方言》    老鼠《方言》
《方言》    蟙䘃《方言》飞鼠《古今注》   天鼠《本草纲目》
夜燕《本草纲目》

伏翼图


《尔雅》《释鸟》

蝙蝠,服翼。
〈注〉齐人呼为蟙䘃,或谓之仙鼠。〈疏〉蝙蝠,一名服翼。郭云齐人呼为蟙䘃,或谓之仙鼠。

《方言》蝙蝠杂释

蝙蝠自关而东,谓之服翼,或谓之仙鼠,或谓之老鼠,或谓之舋鼠。自关而西,秦陇之间,谓之蝙蝠,北燕谓之蟙䘃。

《古今注》仙鼠

蝙蝠一名仙鼠,一名飞鼠,五百岁则色白,脑重集则头垂,故谓之倒折食之神仙。

《北户录》红蝙蝠

红蝙蝠出陇州,皆深红色,惟翼脉浅黑,多双伏红蕉花,间采者若获其,一则一不去南人收为媚,药王子年拾遗云有五色蝙蝠,异物志鼍虱鱼因风入空木而化为蝙蝠,灵枝图说曰:蝙蝠服之寿,万岁又媚药,载软金鸟辟寒。金龙子布谷脚胫骨鹊,脑砂矮茎草,左行草独未,见录红蝙蝠,处岂阙载乎。

《尔雅翼》服翼

服翼,蝙蝠。服翼,郭氏云:齐人呼为蟙䘃,或谓之仙鼠,盖服翼似鼠,有肉翅而黑。栖人家屋隙中,遇夜则飞。夏夜尤甚,捕蚊蚋食之。《新序》曰:黄鹄白鹤一飞千里,使之与燕服翼藏之。空庑之下,庐室之间,其便未必能过,燕服翼也。盖燕昼飞,服翼夜动,皆工于空中,盘旋者,然服翼肉翅,而无羽触,物辄堕,故无力堕,则不能复起。今洞谷乃有大者,殷殷如风,雷述异记,云荆州青溪秀辟,诸山往往见乳穴,穴中玉泉交流,有蝙蝙千岁体,如白银栖,则倒悬,或以为脑重,故然此亦性之常,不为异也。又今人以为鼠,食巴菽而化,故其类亦自相生,不特化而已。《淮南子》乃云:鱼食巴菽〈恐作豆〉而死,鼠食之而肥。《博物志》云:鼠食巴豆三年,重三十斤,不言化为服翼,然则俗说盖,未可信也。

《本草纲目》《释名》

伏翼一名天鼠,一名夜燕。
苏恭曰:伏翼者,以其昼伏有翼也。李时珍曰:伏翼《尔雅》作服翼,齐人呼为仙鼠,仙经列为肉芝。

《集解》

《别录》曰:伏翼生太山川谷及人家屋间,立夏后采阴乾天,鼠屎生合浦山谷,十一月十二月采。陶弘景曰:伏翼非白色,倒悬者,不可服。苏恭曰:伏翼,即仙鼠也。在山孔中,食诸乳石精汁,皆千岁,纯白如雪,头上有冠,大如鸠鹊。阴乾服之,令人肥健,长生寿千岁,其大如鹑,未白者已百岁,而并倒悬,其脑重也,其屎皆白色,入药当用此屎。苏颂曰:恭说乃《仙经》所谓肉芝者,然今蝙蝠多生古屋中,白而大者,盖稀其屎,亦有白色,料其出乳石孔者,当应如此耳。寇宗奭曰:伏翼日亦能飞,但畏鸷鸟,不敢出耳,此物善服气,故能寿冬月,不食可知矣。李时珍曰:伏翼形似鼠,灰黑色,有薄肉翅,连合四足及尾,如一夏出冬蛰,日伏夜飞,食蚊蚋,自能生育,或云虱风,化蝠鼠亦化蝠蝠,又化魁蛤,恐不尽然,生乳穴者,甚大,或云燕避,戊巳蝠伏庚申,此理之不可晓者也,夫白色者,自有此种,尔仙经以为千百岁,服之令人不死者,乃方士诳言也。陶氏苏氏从而信之,迂矣。按李石续《博物志》云:唐陈子真得白蝙蝠,大如鸦,服之,一夕大泻而死,又宋刘亮得白蝙蝠,白蟾蜍,仙丹服之,立死呜呼。书此足以破惑矣。其说始载于抱,朴子书葛洪误世之,罪通乎。天下又唐书云:吐蕃有天鼠,状如雀,大如猫,皮可为裘,此则别是一种鼠,非此天鼠也。
伏翼脩治
雷敩曰:凡使要重一斤者,先拭去肉上毛,及去爪肠留,肉翅并觜脚,以好酒浸一宿,取出以黄精,自然汁五两,涂炙至尽,炙乾用。时珍曰:近世用者,多煆存性耳。

《气味》

咸平无毒。
日华曰:微热有毒之才曰苋实,云实为之使。

《主治》

《本经》曰:目瞑痒痛明,目夜视有精光,久服令人喜乐,媚好无忧。
日华曰:久服解愁。
《别录》曰:疗五淋利水道。苏恭曰:主女人生子,馀疾带下病,无子。时珍曰:治久欬上气,久疟瘰𤻤,金疮内漏,小儿鬾病惊风。藏器曰:五月五日,取倒悬者,晒乾和桂心薰陆,香烧烟辟蚊子,夜明砂鳖甲为末,烧烟亦辟蚊。

《发明》

李时珍曰:蝙蝠性能泻人,故陈子真等服之,皆致死。观后治金疮方,皆致下利,其毒可知。《本经》谓其无毒,久服喜乐,无忧。日华云久服解愁者,皆误后世之言。适足以增忧益愁而已,治病可也,服食不可也。

脑主治

陈藏器曰:涂面去女子面疱,服之令人不忘。

血及胆主治

陈藏器曰:滴目令人不睡,夜中见物。陶弘景曰:伏翼目及胆术,家用为洞视法。

天鼠屎释名

一名鼠法,一名石肝,一名夜明砂,一名黑砂星。陶弘景曰:方家不用,俗不识也。李当之曰:即伏翼屎也,方言名天鼠尔。

《修治》

李时珍曰:凡采得以水淘去灰,上恶气,取细砂晒乾焙,用其砂乃蚊蚋眼也。

气味

辛寒无毒,之才曰恶白敛白微。

《主治》

《本经》曰:面痈肿皮肤洗,洗时,痛腹中,血气破,寒热积聚,除惊悸。《别录》曰:去面上黑皯。苏恭曰:烧灰酒服方寸匕,下死胎。日华曰:炒服治瘰𤻤。苏颂曰:治马扑损痛,以三枚投,热酒一升,取清服立止。数服便瘥出,续传信。方慎微曰:捣熬为末,拌饮与,三岁小儿食之,治无辜病,甚验。宗奭曰:治疳有效。时珍曰:治目盲障,瞖明目除疟。

《发明》

李时珍曰:夜明砂及蝙蝠,皆厥阴肝经,血分药也,能活血消积,故所治目,瞖盲障,疟鬾疳惊淋带,瘰𤻤痈肿,皆厥阴之病也。按《类说》云定海徐道,亨患赤眼食蟹,遂成,内障五年忽梦一僧,以药水洗之,令服羊肝丸,求其方。僧曰:用洗净,夜明砂当归蝉,蜕木贼去节,各一两,为末,黑羊肝四两,水煮烂,和丸梧子,大食后,熟水下五十丸,如法服之,遂复明也。

《附方》

仙乳丸,治上焦,热昼常,好瞑用伏翼五两,重一枚,连肠骨炙燥,云实炒五两,威灵仙三两,牵牛炒苋实各二两,丹砂铅丹各一两,腻粉半两,为末,蜜丸绿豆大,每服七丸,木通汤下,以知为度。〈普济方〉
久欬上气,十年二十年诸药不效,用蝙蝠除翅足,烧焦研末,米饮服之。〈百一方〉
久疟不止,范汪方用蝙蝠七个,去头翅足,捣千下丸,梧子大每服一丸,清汤下鸡,鸣时一丸,禺中一丸。久疟不止,伏翼丸,用蝙蝠一枚,炙蛇蜕皮一条,烧蜘蛛一枚,去足,炙鳖甲一枚,醋炙麝香半钱,为末,五月五日午时,研入炼蜜,和丸麻子,大每温酒下五丸。〈圣惠方〉
小儿惊痫,用入蛰蝙蝠一个,入成块朱砂,三钱在腹内,以新瓦合锻,存性候冷,为末,空心分四服,儿小分五服白汤下。〈医学集成〉
小儿慢惊返魂丹,治小儿慢惊及天吊夜啼,用蝙蝠一枚,去肠翅炙黄焦,人中白乾蝎焙,麝香各一分,为末,炼蜜为丸,菉豆大每服乳汁下三丸。〈圣惠方〉多年瘰𤻤不愈,神效,方用蝙蝠一个,猫头一个,俱撒上黑豆,烧至骨化为末,擦之乾,即油调傅内,服连召汤下。〈医学集成〉
金疮出血不止,成内漏,用蝙蝠二枚,烧末水服,方寸匕,当下水而血消也。〈鬼遗方〉
腋下狐臭,用蝙蝠一个,以赤石脂末半两,涂遍黄泥包,固晒乾锻存性以田螺水调涂腋下,待毒气上冲,急服下药行一二次,妙。〈乾坤秘要〉
乾血气痛,蝙蝠一个,烧存性每酒服一钱,即愈。〈生生编〉妇人新产,蝙蝠一个,烧研以五朝酒调下。〈摘元方〉内外障瞖夜明,砂末扎入,猪肝内煮,食饮汁效。〈直指方〉青盲不见,夜明砂秫米炒黄一两,柏叶炙一两,为末,牛胆汁和丸梧子大,每夜卧时,竹叶汤下二十丸,至五更,米饮下二十丸,瘥乃止。〈圣惠方〉
小儿雀目,夜明砂炒研,猪胆汁和丸,绿豆大,每米饮下。五丸,一方加黄芩等分为末,米泔煮猪肝取汁,调服半钱。
五疟不止,圣惠用夜明砂末,每冷茶服一钱,立效。又方治疟发,作无时经,久不瘥,用蝙蝠粪五十粒,朱砂半两,麝香一钱,为末,秫米饭丸小豆大,未发时白汤下十丸。
胎前疟疾,夜明砂末三钱,空心温酒服。〈经验秘方〉欬嗽不止,蝙蝠去翅足,烧为末一钱,食后白汤下。〈寿域神方〉
小儿魅病,以红纱袋盛夜明砂佩之。〈直指方〉
一切疳毒,夜明砂五钱,入瓦瓶内,以精猪肉三两,薄切入瓶内,水煮熟于前,以肉与儿食,饮其汁,取下腹中胎毒,次用生姜四两,和皮切炒同黄连末一两,糊丸,黍米大米饮,服日三次。〈全幼心镜〉
聤耳出汁,夜明砂一钱,麝香一字,为末,拭净掺之。〈圣惠方〉
溃肿排脓,夜明砂一两,桂半两乳香一分,为末,入乾砂糖,半两井水调傅。〈直指方〉
腋下狐臭,夜明砂末,豉汁调搽。
风虫牙痛,夜明砂炒,吴茱萸汤泡炒等分,为末,蟾酥和丸,麻子大方,绵裹二丸,含之吐涎。〈普济方〉

《直省志书》兖州府

崆峒山有洞,洞多蝙蝠,白者大如鸦。

伏翼部艺文

《蝙蝠赋》魏·曹植

吁何奸气生,兹蝙蝠形殊,性诡。每变常式行,不由足飞,不假翼明,伏暗动尽似鼠形,谓鸟不似二足,为毛飞而含,齿巢不哺𪃟空,不乳子不容,毛群斥逐羽族下,不蹈陆上不冯木。

《先师庙驱蝠记》明·柳应聘

夫气盛者,化神而绩异者,传永盖。自古志之矣,故鲁公作宰而蝗避,刘昆出牧而虎渡,韩退之在谪籍,而鳄徙。虽时异事殊,而精诚之极,感通无间,其致一也。则其所以寔著,当时而声,流后世者,岂偶然之故哉。吾郡学宫之先师庙正德中,更创于汪守应,轸规制宏邃,他郡弗如真圣人之攸居也,然惟宏也,故其大有容,惟邃也,故其幽可聚,而群蝠于是乎。窟穴焉丑类,实繁无虑千百岁月,滋久,势不可驱,释奠祼献之,际腥秽逼人,甚至不能卒事,为师若弟子者,咸为积愤而无如之,何也。嘉靖己未春,学政詹先生来谒庙,之初,升殿顾问,而得其概即,喟然曰:享祀弗洁典守者,不虔之咎也,人心弗安,圣灵曷,委余司祝史而使神明,弗委假息,污恶以贻圣人,羞余责弗,可以诿且彼避蝗驱,虎而徙鳄者,独非夫哉。乃卜日斋戒,祈请庙中,又遣投蝠以食而誓之,一似昌黎谕鳄之,旨至期,群蝠果尽飞去,而西如释氏之宫,由是庙貌肃清。神人胥悦旨苾旁达,祀事孔明嘻,亦奇矣。惟蝠寄形,飞潜仰食于虻,无求于人,非他物之为,暴而神祠丰屋,亦其恒性之,所必栖也,然处非其据理,固难容欲穷治之,譬则城狐,社鼠非赭宫,撤宇而不靳,吾之所甚爱,不昜得也。先生不劳役,徒不烦智计,不损物力数十年,隐伏之恶,一朝坐而逐之,拟诸徙鳄之,功虽显,微巨细事,有不伦然精诚,所通有感斯,应则旷百世而同符也。所谓诚能动物,而信及豚鱼者,非耶。事当不朽,无假文词为也,然应聘童时,则尝闻教于先君子矣,谓旧学庙中。群蝠颇集于时,学正黄先生为文谕之,而蝠即远徙,莫不啧啧称异,何意兹。复亲睹之也,黄事距今世方须臾耳,而知者,殆鲜无亦长老不存志,传莫纪而盛,美遂莫考欤,然则二先生之事固后,先辉映而希世罕有,均宜表章以昭世,罔极也。已学彦李椿彭湖,何昆单学,董炳辈相与尚论,斯事而以,记见属,故应聘不辞芜陋而秉笔之,黄名经岭南香山人,弃沾益州守而乞,改于斯当道者,偶以一言凌之,遂呼童负笥。即日长往清风高节足,方古人二百年,来学职之冠冕也,列祀名宦久矣,詹名周江右乐安人,历南平邛州两学而复于兹者,五年奕叶名阀敬敷,在宽忠信,文学无沗师表,又黄后之一人也,近甫迁重庆教授以去。

伏翼部纪事

《续博物志》:宋刘亮合仙丹,须白蟾蜍白蝙蝠,得而服之,立死。唐人陈子真得蝙蝠,大如雅,食之,一夕大泻而死。
《酉阳杂俎》:上尝梦白鸟飞,蝙蝠数十,逐而坠地。惊觉,召万回僧曰:大家即是上天时。翌日而崩。
《博异志》:游子木师古贞元初,行于金陵界村,落日莫投古精,舍宿见主人,僧主人僧乃送一陋室内安,止其本客,厅乃封闭不开师,古怒遂诘责主人僧,僧曰:诚非吝惜于此,而卑吾人于彼,前客宿于此者,未尝不大渐于斯,自某到已三十馀载,殆伤三十人矣。闭止周岁,再不敢令人止宿,师古不允其词,愈生猜责僧不得已,令启户洒扫乃实,年深朽室矣,师古存心而口貌,犹怒及入寝,亦不免有备预之志,遂取箧中便手刀子,一口于床头席下,用壮其胆耳寝,至二更,忽觉增寒惊觉,乃漂沸风冷如有扇焉。良久其扇复来,师古乃潜抽刀子于幄中,以刀子一挥,如中物乃闻堕于床左,亦更无他师古,复刀子于故处,乃安寝至四更,已来前扇又至师古,亦依前法挥刀中,物又如堕于地,握刀更候了无馀事。须臾,天曙,寺僧及侧近人同来扣户,师古乃朗言问之:为谁僧徒,皆惊犹询其来。由师古具述其状,徐徐拂衣而起,诸人遂于床右,见蝙蝠二枚,皆中刀,狼籍而死,每翅长一尺八寸,珠眼圆大,爪如银色,按《神异秘经法》云:百岁蝙蝠于人,口上服人精气,以求长生,至三百岁,能化形为人,飞游诸天据,斯未及三百岁耳。神力犹劣是为师古所制,师古因之亦知,有服炼术,遂入赤城山,不知所终宿在古舍下者,亦足防矣。
《续博物志》:丹水有石穴,蝙蝠大者多倒悬。
《稽神录》:李襌,楚州刺史承嗣少子也,居广陵宣平里大第。昼日寝庭前,忽有白蝙蝠,绕庭而飞。家僮辈竞以帚扑,皆不能中,久之,飞出院门,扑之亦不中。及飞出,至外门之外,遂不见。其年,襌妻卒,輀车出入之路,即白蝙蝠飞翔之所也。
《乌台诗》:案苏舜举知临安县,献役钞规,例于转运副使。王庭老王不喜,命急足押出城,后遇苏轼云:数日前入州,却被训狐押出。苏问训狐事,舜举云自来闻一小话云:燕以日出为旦,日入为夕;蝠以日入为旦,日出为夕。争之不决,诉之凤凰。至路,次逄一禽,语燕曰:不须往诉凤凰渴睡,却似训狐权摄意以讥庭,老不知是非也。苏赠舜举诗曰:餔糟睡方熟,酒湎唤不醒。奈何效燕蝠,屡欲争晨暝。
《空同子》:空同子之庐有蝠焉,多而秽令扑焉,扑者无始而有终,问焉曰:始扑之,逐逐扰扰其获也,少终立庐之中,俟焉至则扑之,故其获多甚哉,一之应万也。

伏翼部杂录

《春秋运斗枢》:行失瑶光,则服翼两头并翔,广江淮山渎之祠,则瑶光明服翼九足。
《孝经·援神契》:道德遗远蝙蝠伏匿,故夜食。
《抱朴子·登涉篇》:山中寅日,有自称虞吏者,虎也。子日称神人者,伏翼也。但知其物名,则不能为害。
《述异志》:荆州清溪秀壁,诸山山洞往往有乳窟,窟中多玉泉,交流中有白蝙蝠,大如鸦,按《仙经》云蝙蝠一名仙鼠,千载之后,体白如银栖,即倒悬盖,饮乳水而长生也。

伏翼部外编

《拾遗记》:岱舆山北有玉梁,千丈梁有五色蝙蝠,黄者无肠,倒飞腹向天白者,脑重头垂自挂黑者,如鸟至千岁,形变如小燕,青者毫毛,长二寸,色如翠,赤者止于石穴。
《幽明录》:宋初淮南郡,有物取人头髻,太守朱诞曰:吾知之矣,多买黐以涂壁,夕有一蝙蝠,大如鸡,集其上,不得去杀之,乃绝观之,钩帘下,已有数百人头髻。《独异志》:元宗朝,有张果老先生者,不知岁数,出于邢州。帝迎于内,礼敬甚。至问,无不知者。一旦,有道士叶静能,亦多知解,元宗问:果老何人。静能答曰:臣即知之。然臣言讫即死,臣不敢言。若陛下免冠跣足救臣,臣即能活。帝许之。静能曰:此混沌初分白蝙蝠精。言讫,七窍血流,偃仆于地。元宗遽往,果老徐曰:此小儿多口过,不谪之,败天地间事耳。帝哀恳久之,果老以水噀其面,复生。其后果老辞归邢州所隐之处,俄然不知所往。
《云笈七签》:张让家于桂州,客游湘鄂间。因得心疾,初则迷忘,在途忘行,在室忘坐,惑于昏晓,迷其东西。累月之后,复多狂怒,诟责鬼神,凌突于人,至于裸露驰骋,不知避忌。履水火,冒锋刃,不为忧患,时亦烧灼害之,伤割及之。道士袁归真,新刻黄神越章印,醮祭方毕,试为焚香,依法以印印之,印心及背。让正狂走,执而印焉,昏然而睡,归真知印之效也。复染丹炷香,再印其心,倏然疾愈。有物如鹘,从其口中,飞去数丈之外,坠于地上。众往视之,乃大蝙蝠耳。背上印字宛然,让乃平复如旧。归真持此印,所在救疾,大获灵验。

蜉蝣部汇考

释名


渠略《尔雅》    螶《方言》

蜉蝣图


《诗经》《曹风》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蜉蝣之翼,采采衣服。
〈正义〉蜉蝣渠略也,朝生而暮死,定本亦云渠略,俗本作渠蝼者,误也。

蜉蝣掘阅。
〈笺〉掘地解阅,谓其始生时也。〈朱注〉未详。

《尔雅》《释虫》

蜉蝣,渠略。
〈注〉似蜣螂,身狭而长,有角,黄黑色,丛生粪土中,朝生暮死,猪好啖之。〈疏〉舍人曰:蜉蝣一名渠略。南阳以东曰蜉蝣,梁宋之间曰渠略,夏小正曰蜉蝣,渠略也,朝生而暮死。《诗·曹风》云:蜉蝣之羽。

《荀子》《大略篇》

不饮不食者,蜉蝣也。

《大戴礼记》《夏小正》

五月:蜉蝣有殷。殷,众也。蜉蝣,殷之时也。蜉蝣者,渠略也,朝生而暮死。称有,何也。有见也。

《方言》蜉蝣杂释

蜉蝣秦晋之间,谓之螶
似天牛而小,有甲角出粪土中,朝生夕死。

《毛诗·陆疏广要》蜉蝣之羽

蜉蝣方土语也,通谓之渠,略似甲虫,有角大如指,长三四寸,甲下有翅,能飞。夏月阴雨时,地中出,今人烧炙啖之,美如蝉也。樊光曰:是粪中,蝎虫随雨而出,朝生而夕死。
《诗·曹风》云:蜉蝣之羽。郑注似蜣螂而小者,文彩多青黄色者。诗曰:蜉蝣掘阅掘阅,言掘土使解阅也。诗缉疏掘阅云:此虫土里化生,掘地而出。今曰更阅,谓升腾变化也,毛传朱传俱云蜉蝣,渠略也。朝生夕死,犹有羽翼以自修,饰音义渠本,或作螶音。
同略本,或作音,同沈云二字,并不施虫是也。

《埤雅》蜉蝣

虫似天牛,而小有甲角,长三四寸,黄黑色,甲下有翅能飞,烧而啖之,美于蝉也。翕然生覆水上,寻死随流。梁宋之间曰:渠略丛生郁栖中,朝生暮殒,有浮游之义。故曰蜉蝣也。诗曰:蜉蝣掘阅,麻衣如雪,以刺其奢而掘阅言,掘土使解阅也。管子曰:掘阅得玉,盖言羔裘如膏,则其好洁可知矣。麻衣如雪,则其好奢可知矣。夏小正云:蜉蝣有殷。殷,众也。蜉蝣,殷之时也。言有有见也。

《尔雅翼》蜉蝣

蜉蝣者速死之物,故以刺曹共公之,好奢言。虽衣服楚楚,安能久也。《淮南子》曰:蚕食而不饮,二十二日而化;蝉饮而不食,三十日而蜕;蜉蝣不食不饮,三日而死。又曰:鹤寿千岁,以极其游;蜉蝣朝生而暮死,尽其乐。盖以旦暮为期,远不过三日尔,蜉蝣出有时,故王褒颂圣主得贤臣云:蟋蟀俟,秋吟蜉蝣出,以阴言知时也。又许叔重注《淮南子》言:朝菌者,朝生暮死之虫也。生水上,状似蚕蛾,一名孳母,海南谓之虫邪,则亦蜉蝣之类。按今水上有虫羽甚,整白露节后,即群浮水上,随水而去,以千百计宛。陵人谓之白露虫。

《本草纲目》蜉蝣

李时珍曰:蜉蝣一名渠略,似蛣蜣而小,大如指,头身狭而长,有角,黄黑色,甲下有翅能飞,夏月雨后,丛生粪土中。朝生暮死,猪好啖之,人取炙食,云美于蝉也。盖蜣螂蜉蝣腹天牛皆蛴螬,蠹蝎所化此亦蜣螂之一种,不可不知也。或曰蜉蝣,水虫也,状似蚕蛾,朝生暮死。
蜉蝣部艺文《蜉蝣赋》〈并序〉      晋傅咸
读诗至蜉蝣,感其虽朝生暮死而能修其翼,可以有兴遂赋之。

有生之薄,是曰蜉蝣。育微微之陋质,羌采采而自修。不识晦朔,无意春秋,取足一日,尚又何求。戏停淹而委,馀何必江湖而是游。

蜉蝣部选句

魏阮籍咏怀诗:蜉蝣玩三朝,采采修羽翼。

蜉蝣部杂录

《易林》:蜉蝣戴盆,不能上山。摇推跛,顿伤其颜。《淮南子·诠言训》:龟三千岁,浮游不过三日〈浮游,渠略也,生三日死〉。以浮游而为龟忧养生之具,人必笑之矣。
《说林训》:鹤寿千岁,以极其游;蜉蝣朝生而暮死,而尽其乐。修短,各得其志也。
《抱朴子·对俗篇》:蜉蝣晓潜泉之地。
《论仙篇》:蜉蝣校巨鳌,白芨料大椿,岂所能及哉。《广庄》:今夫世之所谓夭折者,或三十二十;所谓善摄养者,最多不过百馀岁。辟二蜉蝣,一死于午,一死于暮,诸水族虫皆吊午而庆,暮而不知,时之顷刻也。

蜻蛉部汇考

释名


虰蛵《尔雅》    负劳《尔雅》
䗓莣《淮南子》   蝍蛉《方言》蜻蝏〈蝏一作蜓 《古今注》 胡蝶《古今注》
胡梨〈梨一作离 《古今注》 赤卒《古今注》
绛驺《古今注》   赤衣使者《古今注》
赤弁丈人《古今注》 绀蝶《古今注》
绀幡《古今注》   童幡《古今注》天鸡《古今注》   《埤雅》纱羊《本草纲目》  江鸡《本草纲目》
诸乘《本草纲目》  绀蠜《本草纲目》

蜻蛉图


《尔雅》《释虫》

虰蛵,负劳。
〈注〉或曰即蜻蛉也,江东呼狐梨,所未闻。〈疏〉即蜻蛉,六足四翼虫也,一名虰蛵,一名负劳,江东呼狐梨。《字林》云一名桑根,陶注《本草》云一名蜻蛉,是也。郭云所未闻者,虽有,或人之说,但经典未闻,所出示其无质,故云所未闻。

《淮南子》《齐俗训》

夫虾蟆为鹑,水虿为䗓莣,皆生非其类,唯圣人知其化。
〈注〉䗓莣,蜻蛉也。

《方言》蜻蛉杂释

蜻蛉,谓之蝍蛉。
六足四翼虫也,音灵江东,名为狐梨,淮南人呼蛜。

《博物志》戏术

五月五日,埋蜻蜓头于西向户下,埋至三日不食,则化成青真珠,又云埋于正中门。

《古今注》蜻蜓

蜻蛉一名蜻蝏,一名胡蝶,色青而大者,是也。小而黄者,曰胡梨,一曰胡离。小而赤者,曰赤卒,一名绛驺,一名赤衣使者,好集水上,亦名赤弁丈人。
绀蝶一名蜻蛉,似蜻蛉而色元绀辽,东人呼为绀幡,亦曰童幡,亦曰天鸡,好以七月群飞暗,天海边夷貊食之,谓海中青虾化为之也。

《埤雅》蜻蝏

蜻蝏饮露,六足四翼,其翅轻薄如蝉,昼取蚊虻食之。遇雨即多,好集水上,款飞尾端亭午,则亭名之曰蝏。以此字或作蜓蜓亦直也。一名蜻蛉,方言曰蜻蛉,谓之蝍蛉,淮南又呼蛜,亦曰蟌也,造化权舆曰水虿,为蟌字,说云蛉蜻蜓也。动止常廷,故又谓之蛉,令出于廷者也。古今注:蜻蛉一曰青亭,色青而大者,是也。赋云涂青蚨而还钱埋,蜻蛉而变珠说者,以为五月五日取其首,正中门埋之,皆成青珠,故类从曰青蛉之首,瘗而为珠也。
《尔雅翼》青蛉
青蛉好飞,集水上有青赤黄,三种色青而大者,曰青蛉,小而黄者曰胡梨,小而赤者曰赤卒,一曰绛驺,赤卒绛驺者,汉制导卒之服也。故以比之然。总曰蜻蛉。则以大者为主,一名䗓。淮南子称虾蟆为鹑水虿,为䗓莣,皆生非其类,唯圣人知其化,又称水虿为蟌孑,孑为蚊兔齧,为螚物之所为,出于不意。弗知者,惊知者,不怪详此类变,易固不足,惊又人皆习知不待圣人也。彼将因众人耳,目之所见,以极视听之,所不接盖,发端于此耳,水虿既化蜻蛉,蜻蛉相交还于水上,附物散卵出复,为水虿水虿复化焉,交相禅无已郭璞称,江东名为狐𥟖,淮南子呼蛜。今鄱阳人呼江鸡盖蛜之转说,文蜻蛉一名桑根。

《刘侗·促织志》蜻蜓

蜻蜓之类三:大而青者曰老青,红而黄者曰黄儿,赤者曰红儿。好系水而飞,飞童圈,竹结綵线,网曰絯循水,次群逐而扑之,名呼以祝,曰栖栖朴著,曰絯著得,一曰一朵,以色玩如花也,别有鳖身象,鼻而贝色大如朱缨,曰椿象生椿。其臭椿也,不可触有若半,赤豆而蓖麻点者,曰瓢儿,生蔬畦捉之,则溺腥黄污不可脱而童手之,不已也。有金光而绿色,甲坚而须劲,以动曰金牛儿。黑色白点曰春牛儿,无所可娱也,系而毙之则巳。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蜻䗓言其尾青葱也,蛉虰言其状伶仃也,或云其尾如丁也,或云其尾好高而挺。故曰蝏曰蜓,俗名纱羊,言其翅如纱也。按崔豹古今注云,大而色青者曰蜻蜓,小而黄者江东名胡黎,淮南名蛜,鄱阳名江,鸡小而赤者名曰赤,卒曰绛驺,曰赤衣使者。曰赤弁丈人,大而元绀者,辽海名绀蠜,亦曰天鸡,陶氏谓胡黎为蜻蛉政此耳。

《集解》

陶弘景曰:蜻蛉有五六种,惟青色大眼,一名诸乘,俗呼为胡黎者,入药道家云,眼可化为青珠,其馀黄细及黑者,不入药韩。保升曰:所在有之好飞,水际六足四翼。寇宗奭曰:蜻蜓中一种最大汴,人呼为马大头者,是也,身绿色,其雌者腰间有碧色,一遭入药用雄者。此物生于水中,故多飞水上,其类眼皆大。陶氏独言蜻蜓眼大,何也。李时珍曰:蜻蛉大头,露目短颈,长腰躲尾,翼薄如纱,食蚊虻,饮露水,造化权舆云水,虿化䗓,罗愿云水虿化蜻蛉,蜻蛉仍交于水上,附物散卵复,为水虿也。张华《博物志》亦言五月五日埋青蛉头于户内,可化青珠,未知然,否古方惟用大而青者,近时房中,术亦有用红色者。崔豹云:辽海间有绀蠜虫,如青蛉,而元绀色六七月,群飞暗天,夷人食之,云海中青虾,所化也。云南志云:澜沧蒲蛮,诸地凡土蜂蜻蛉蚱蜢之类,无不食之也。

《气味》

微寒无毒。

《主治》

《别录》曰强阴止精,日华曰壮阳暖水脏。

蜻蛉部纪事

《尸子》:荆庄王命养由基射蜻蛉,曰:吾愿生得之。养由基援弓射之,拂左翼。
《吕氏春秋·精论篇》:海上之人有好蜻者,每居海上,从蜻游,蜻之至者,百数而不止,前后左右尽蜻也,终日玩之而不去。其父告之曰:闻蜻皆从汝居,取而来,吾将玩之。明日往之海上,而蜻无至者矣。〈注〉蜻,蜻蜓,小虫,细腰,四翅,一名白宿。
《东方朔别传》:上置蜻蛉,盖下罗诸,数家独使朔。《易》对曰冯翊冯翊,六足四翼,头如珠尾,正直长尾短项,是非勾蒌即蜻蛚上,善赐帛十匹。
《潜确类书》:唐天祐末,岁蝗虫生地穴中,生讫则众蝗虫衔,其足翅而曳出。帝谓蝗曰:予何罪。食予苗,遂化为蜻蜓。
《清异录》:后唐宫人或网获蜻蜓,爱其翠薄,遂以描金笔,涂趐作小折枝花,金线笼贮养之,尔后上元卖花者,取象为之售于游女。
《戊辰杂抄》:有大龙,蜕于太湖之湄,其鳞甲中,出虫。顷刻化为蜻蜓,朱色人取之者,病疟今人见蜻蜓,朱色者谓之龙甲,又谓之龙孙,不敢伤之。

蜻蛉部杂录

《战国策》:庄辛谓楚襄王曰:王独不见夫蜻蛉乎。六足四翼,飞翔乎天地之间,俯啄蚊虻而食之,仰承甘露而饮之,自以为无患,与人无争也。不知夫五尺童子,方将调饴胶丝,加己乎四仞之上,而下为蝼蚁食也。古谚:蜻蛉鸣衣裘成。
《易林》:青蛉如云,城邑闭门。国君卫守,民困于患。古今谚:蜻蜓高谷子焦,蜻蜓低一坝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