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马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九十卷目录

 马部汇考二
  尔雅〈释马〉
  春秋纬〈说题辞〉
  山海经〈北山经 中山经 海外西经 海外北经〉
  吕氏春秋〈本味篇〉
  史记〈天官书〉
  大戴礼记〈夏小正 易本命〉
  神异经〈中荒经〉
  博雅〈马属〉
  博物志〈食忌〉
  汉中志〈名马出产〉
  南中志〈滇池驹〉
  广州记〈𩣡马〉
  宋书〈符瑞志龙马 腾黄〉
  孙氏瑞应图〈马徵 玉马〉
  齐民要术〈养牛马驴骡〉

禽虫典第九十卷

马部汇考二

《尔雅》《释马》

騊駼,马。
〈注〉《山海经》云:北海有兽,状如马,名騊駼,色青。〈疏〉良马名騊駼,字林云,北狄良马也。一曰野马。《瑞应图》云:幽隐之兽,有明王在位,即至是也。

野马。
〈注〉如马而小出塞外。〈疏〉如马而小出塞外者,案《穆天子传》云:野马日走五百里,是也。

騉蹄,趼,善升甗。
〈注〉甗山形似甑,上大下小。騉蹄,蹄如趼,而健上山。秦时有騉蹄苑。〈疏〉舍人云騉蹄者,溷蹄也。趼平也。谓蹄平正,善升甗者,登山隒也。一云甗者,阪也。言騉善登高历险,上下于阪。秦时有騉蹄,苑是也。李云騉者,其蹄正坚而平,似趼也。

騉駼,枝蹄,趼,善升甗。
〈注〉騉駼亦似马,而牛蹄。〈疏〉騉駼,马名。李巡曰:騉駼,其迹枝平似趼,亦能登高历危险也。孙炎云:騉駼之马,枝蹄如牛,而下平。郭云:騉駼,亦似马而牛蹄也。

小领,盗骊。
〈注〉《穆天子传》曰:天子之骏,盗骊騄耳。又曰:右服盗骊,盗骊千里马。〈疏〉领颈也,盗骊,骏马名也。骏马小颈,名曰盗骊云。

绝有力駥。
〈注〉即马高八尺,〈疏〉马绝有力者,名駥。郭云:即马高八尺者。

膝上皆白,惟馵。四骹皆白,驓。
〈注〉骹膝下也。

四蹢皆白,首。
〈注〉俗呼,为踏雪马。

前足皆白,騱。后足皆白,翑。前右足白,启。
〈注〉《左传》曰启服。

左白,踦。
〈注〉前左脚白。

后右足白,骧。左白,馵。
〈注〉后左脚白,《易》曰震为馵足。

骝马白腹,騵。
〈注〉骝,赤色,黑鬣。

骊马白跨,驈。
〈注〉骊,黑色跨髀间。

白州,驠。
〈注〉州窍。

尾本白,騴。
〈注〉尾株白。

尾白,駺。
〈注〉但尾毛白。

馰颡,白颠。
〈注〉戴星马也。

白达素,县。
〈注〉素鼻,茎也。俗所谓漫彻齿。

面颡皆白,惟駹。
〈注〉颡额。〈疏〉此辨马白色所在之异名也。马之膝上皆白者,惟馵也。骹膝下也,四膝下皆白色,驓蹢蹄也。四蹄皆白,名首俗呼,为踏雪马。言蹄白似踏雪也。前两足皆白,名騱;后二足皆白,名翑;前右足白,名启;前左足白,名踦;后右足白,名骧;后左足白,名馵;骝马赤色,黑鬣马也。若骝马,腹下白者,别名騵。诗《大雅》云:四騵,彭彭是也。孙炎云:骊,黑也。白跨,股脚白也。郭云:骊,黑色,跨髀间也。谓黑马髀间白,名驈。诗《鲁颂》云:有驈有皇,是也,州窍也。谓马之白,尻
者,名驠也。本根株也。马尾株白者,名騴。但尾毛白者,名駺馰。颡者,舍人曰馰白也。颡额也。额有白毛,今之戴星马也。易震为馰,颡素鼻茎也。其白,自额下达鼻茎者,名县。俗所谓漫彻齿。其面额皆白者,惟駹马。注云:《左传》曰:启服者,案昭二十九年,公至自乾侯,处于郓卫。侯来献其乘马,曰启服。杜预云:启服,马名是也。《易》曰:震为馵足,说卦文也。取其动而见也。

回毛在膺,宜乘。
〈注〉樊光云:俗呼之官府马,伯乐相马法,旋毛在腹下如乳者,千里马。

在肘后,减阳。在干,茀方。
〈注〉干胁。

在背,阕广。
〈注〉皆别旋毛所在之名。〈疏〉此别马旋毛所在之名也。回旋也,膺胸也。旋毛在膺者,名宜乘。樊光云:俗呼之官府马,伯乐相马法,旋毛在腹下如乳者,千里马也。旋毛在肘后者,名减阳干胁也。旋毛在胁者,名茀方。旋毛在背者,名阕广。

逆毛,居馻。
〈注〉马毛逆刺,〈疏〉字林云,马逆毛也。

騋牝,骊牡。
〈注〉《诗》云:騋牝三千。马七尺以上为騋,见《周礼》〈疏〉《诗》云:騋牝三千者,《鄘风·定之方中》篇文也。云七尺以上为騋,见《周礼》者,廋人文也。案郑元注《礼记·檀弓》引此文。云:騋牝骊牡,元谓七尺曰騋。牝者,色骊。牡者,色元。与郭异也。

元驹,袅骖。
〈注〉元驹,小马别名,袅骖耳。或曰此即騕袅,古之良马名。〈疏〉此郭氏两解。一云元驹,小马别名。袅骖耳,指谓今马驹也。一云或曰此即騕袅,古之良马名。言元驹袅骖,即騕袅也。

牡曰骘。
〈注〉今江东呼,马为骘。

牝曰騇。
〈注〉草马名。〈疏〉别马牝牡之异名也。郭云:今江东呼马为骘騇,即草马之名。

骝白,驳。黄白,騜。
〈注〉《诗》曰:騜驳其马。

骝马黄脊,騝。骊马黄脊,騽。
〈注〉皆背脊毛黄。

青骊,駽。
〈注〉今之铁骢。

青骊驎,驒。
〈注〉色有深浅斑驳隐粼,今之连钱骢。

青骊繁鬣,騥。
〈注〉《礼记》曰:周人黄马繁鬣繁,鬣两被毛,或云美髦鬣。

骊白杂毛,駂。
〈注〉今之乌骢。

黄白杂毛,駓。
〈注〉今之桃华马。

阴白杂毛,骃。
〈注〉阴浅黑,今之泥骢。

苍白杂毛,骓。
〈注〉《诗》曰:有骓有駓。

彤白杂毛,騢。
〈注〉即今之赭,白马彤赤。

白马黑鬣,骆。
〈注〉《礼记》曰:夏后氏骆马黑鬣。

白马黑唇,駩。黑喙,騧。
〈注〉今之浅黄色者,为騧马。

一目白,瞷。二目白,鱼。
〈注〉似鱼目也。《诗》曰:有驔有鱼。〈疏〉此别马,毛色不纯之异名也。孙炎曰:骝,赤色也。谓马有骝处,有白处者,曰驳。有黄处,有白处者,曰騜。骝马,脊毛黄者,名骊。马脊毛黄者,名騽青骊駽。孙炎曰:色青黑之间,青毛黑毛相杂者,名駽。今之铁骢也。青骊驎驒。孙炎曰:色有浅深似鱼鳞。郭云:色有深浅,斑驳隐粼,名驒。今之连钱骢。《说文》云:马文如鼍。《诗》云:有驒有骆,是也毛色青黑,而髦鬣繁多者,名騥。毛色黑白而复有杂毛相错者,名駂。《诗》云:叔于田乘乘駂,是也今谓之乌骢。毛色黄白而复有杂毛者,名駓。今谓之桃华马,阴浅黑色也。毛浅黑而白兼杂毛者,名骃。今谓之泥骢。《诗》云:有骃有騢是也。苍浅青也,毛有浅青,及白兼杂毛者,名骓,彤赤也。毛赤白兼杂毛者,名騢。《说文》云:似虾文也,即今之赭。白马也,鬣𩮀也。白马黑𩮀者,名骆。白马黑唇者,名駩。喙口也,黑喙者,名騧。《说文》云:黄马黑喙曰騧。郭云:今之浅黄色者,为騧马。诗云:騧骊是骖。是也一目白者名瞷,二目白者名鱼。言似鱼目也。注曰:騜驳其
马者,豳风东山篇文也。《礼记》周人黄马繁鬣者,明堂位文也。云繁鬣两被毛者,郭氏释之也。言繁鬣者,分其毛鬣两乡被之也。云或云美髦鬣者,又引或人以为一解,言其髦鬣繁多而美也。今《礼记》本繁作蕃,则或说为得。又《诗》曰:有骓有駓。又,诗曰:有鲟有鱼,皆鲁颂駉篇文也。又《礼记》曰:夏后氏骆马黑鬣,亦明堂位文也。

既差我马,差,择也。宗庙齐毫。
〈注〉尚纯。

戎事齐力。
〈注〉尚强。

田猎齐足。
〈注〉尚疾。〈疏〉云:既差我马者,此诗《小雅·吉日篇》文也。作者引之,然后作释云:差择也者,训差为拣择之义也。云宗庙齐毫,戎事齐力,田猎齐足者,此遂言择马之事也。李巡曰:祭于宗庙,当加谨敬,取其同色也。其次曰:戎事,谓兵革战伐之事,当齐其力以载干戈之属。舍人曰:田猎取牲于苑圃之中,追飞逐走,取其疾而已。郭云:尚纯尚强尚疾者,此毛传文也。案诗《小雅·车攻》云:我马既同毛传引此文,则每增二宇以解之,云宗庙齐毫,尚纯也。戎事齐力尚强也。田猎齐足,尚疾也。言齐其毫毛尚纯色,齐其马力尚强壮,齐其马足尚迅疾,义与此合。故郭氏取以为说也。

马八尺为駥。
〈注〉《周礼》曰:马八尺已上为駥。

《春秋纬》《说题辞》

地精为马十二月而生,应阴纪阳以合功。故人驾马任重致远,以利天下月度疾,故马善走。

《山海经》《北山经》

罴差之山,无草木,多马。
野马也,似马而小。

北鲜之山,是多马。
堤山,多马。
求如之山,滑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诸毗之水。其中多水马,其状如马,文臂牛尾,其音如呼。
郭曰:臂,前脚也。《周礼》曰:马黑脊而斑臂膢。汉武元狩四年,燉煌渥洼水出马,以为灵瑞者,即此类也。
任臣案汉马出于余吾之水,又元和中神马四
匹,出镇池河中。魏黄初间,于上党得择马。晋孝武太元十四年,镇池县河水有神马二匹。唐明皇时,灵昌郡得异马于河。随巢子云:夏后之兴方泽。出马,皆水马也。又考《襄阳记》:中庐山有地穴,汉时常有数百匹马出,遂名马穴。吴时陆逊复于此穴,得数十匹马出土中,更一异也。《附记之图》赞曰:马实龙精,爰出水类,渥洼之骏,是灵是瑞。昔在夏后,亦有河驷。

《中山经》

夸父之山,其北有林焉,名曰桃林,其中多马。

《海外西经》

白民之国,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
郭曰:《周书》曰:白民乘黄似狐,背上有两角,即飞黄也。《淮南子》曰:天下有道飞黄服皂。 任臣案《博物志》:白民国有乘黄,乘之,寿三千岁。《稽瑞录》云:成王时,白民献乘黄,游氏臆见曰乘黄。一名訾黄,龙翼马身,黄帝乘之而仙。汉武欲得之。《郊祀歌》曰:訾黄何不来下赭白马,赋飞黄伏皂。《辍耕录》云:轩辕获飞黄而独角,高诱。《淮南注》云:飞黄出西方,状如狐背,上有角。乘之,寿三千岁。宋《符瑞志》舜时,地出乘黄之马,李长吉诗:暂系腾黄马。吴正子注云:神黄也,一曰乘黄飞黄,或作古黄翠黄。如狐背,两角。乘之,寿千岁。抱朴子腾黄之马,吉光之兽,皆寿三千岁。即此图赞曰:飞黄奇骏,乘之难老,揣角轻腾,忽若龙矫,实鉴有德,乃集厥皂。

《海外北经》

北海内有兽,其状如马,名曰騊駼。

《吕氏春秋》《本味篇》

马之美者,青龙之匹,遗风之乘。
匹乘皆马名。《周礼》:七尺以上为龙,行迅谓之遗风。

《史记》《天官书》

房为府,曰天驷。
索隐曰:《尔雅》云:天驷房也。《诗纪·历枢》云:房为天马主车驾。宋均云:房既近心为明堂,又别为天府,及天驷也。

其阴右骖。
正义曰:房星,君之位。亦主左骖,亦主良马,故为驷
王者,恒祠之是马祖也。
《大戴礼祀》《夏小正》
四月:执陟攻驹。执也者,始执驹也。执驹也者,离之去母也。执而升之君也。攻驹也者,教之服车,数舍之也。五月:颁马。分夫妇之驹也。将间诸则。或取离驹纳之则法也。

《易本命》

八九七十二,偶以承奇,奇主辰,辰主月,月主马,故马十二月而生。

《神异经》《中荒经》

西南大荒有马,其大二丈,髯至膝,尾委地。蹄如丹,腕可握。日行千里,至日中而汗血,乘者当以絮缠头以辟风病,彼国人不缠。

《博雅》《马属》

白马黑脊。驙白马,朱鬣骆。飞黄驺吾,吉曈朱駮。飞兔金喙,騕袅走狐,駃騠飞鸿,野麋腹丹,骐骥騄駬,骅骝駣,汗血驒騱,巨虚騀鹿。

《博物志》《食忌》

马食谷则足重,不能行。

《汉中志》《名马出产》

武都郡出名马。

《南中志》《滇池驹》

滇池县长老传言池中有神马,或交焉,即生骏驹。俗称之曰滇池驹,日行五百里。

《广州记》《𩣡马》

平定县东巨海有𩣡马,似马牛尾一角。
《宋书》《符瑞志》
龙马者,仁马也,河水之精。高八尺五寸,长颈有翼。
腾黄者,神马也,其色黄。王者德御四方则出。《孙氏瑞应图》《马徵》
王者,贵人而贱货。则白马朱鬣,又云车马有节,则见腾黄者,神马也。其色黄,一名乘黄,亦曰飞黄,亦曰咸吉黄,或曰翠黄。一名紫黄,其状如狐,背上有两角,出白民之国。乘之,寿三千岁。

《玉马》

玉马者,清明尊贤则至。

《齐民要术》《养牛马驴骡》

服牛乘马,量其力能;寒温饮饲,适其天性;如不肥充繁息者,未之有也。
金日磾,降虏之煨烬,卜式编户齐民,以羊、马之肥,位登宰相。公孙弘、梁伯鸾,牧豕者,或位极人臣,身名俱泰;或身高天下,万载不磨。宁戚以饭牛见知,马稷牧养发迹。莫不由近及远,从微至著。呜呼小子,何可忽乎。故卜式曰:非独羊也,治民亦如是。以时起居,恶者辄去,无令败群也。

谚曰:羸牛劣马寒食下务,在充饱调适而已。
言其乏食瘦瘠,春中必死。

陶朱公曰:子欲速富,当畜五牸。
牛、马、猪、羊、驴五畜之牸。然畜牸则速富之术也。

《礼记·月令》曰:季春之月,合累牛、腾马,游牝于牧。
累、腾,皆乘匹之名,是月所以合牛马。

仲夏之月,游牝别群,则絷腾驹。
孕任欲止,为其牝气有馀,恐相蹄齧也。

仲冬之月,牛马畜兽,有放逸者,取之不诘。
《王居明堂礼》曰:冬命农毕积聚,继放牛马。

凡驴、马驹初生,忌灰气,遇新出炉者,辄死。
经雨者则不忌。

马:头为王,欲得方;目为丞相,欲得光;脊为将军,欲得强;腹胁为城郭,欲得张;四下为令,欲得长。凡相马之法,先除三羸、五驽,乃相其馀。大头小颈,一羸;弱脊大腹,二羸;小颈大蹄,三羸。大头缓耳,一驽;长颈不折,二驽;短上长下,三驽;大骼短胁,四驽;浅薄騧,五驽。骝马、骊肩、鹿毛、驒、骆,皆善马也。
马生堕地无毛,行千里。溺举一脚,行五百里。
相马不藏法:肝欲得小;耳小则肝小,肝小识人意。肺欲得大;鼻大则肺大,肺大则能奔。心欲得大;目大则心大,心大则猛利不惊,目四满则朝暮健。肾欲得小。肠欲得厚且长,肠厚则腹下广方而平。脾欲得小;肷腹小则脾小,脾小则易养。望之大,就之小,筋马也;望之小,就之大,肉马也:皆可乘致。致瘦欲得见其肉,
谓前肩守肉。
致肥欲得见其骨。骨谓头颅。

马,龙颅突目,平脊大腹,䏶重有肉:此三事备者,亦千里马也。水火欲得分。
水火,在鼻两孔间也。

上唇欲急而方,口中欲得红而有光:此马千里。马,上齿欲钩,钩则寿;下齿欲锯,锯则怒。颔下欲深。下唇欲缓。牙欲去齿一寸,则四百里;牙剑锋,则千里。嗣骨欲廉如织杼而阔,又欲长。
颊下侧入骨是。

目欲满而泽;眶欲小,上欲弓曲,下欲直。素中欲廉而张。
素,鼻孔上。

阴中欲得平。
股下。

主人欲小。
股里上近前也。

阳里欲高,则怒。
股中上之主人。

额欲方而平。八肉欲大而明。
耳下。

元中欲深。
耳下近牙。

耳欲小而锐如削筒,相去欲促。𩮀欲戴;中骨高二寸。
𩮀中骨也。

易骨欲直。
眼下直下骨也。

颊欲开,赤长。膺下欲广一尺以上,名曰挟尺,能久走。鞅欲方。
颊前。

喉欲曲而深。胸欲直而出。
髀间前向。

凫间欲开,望视之如双凫。颈骨欲大,肉次之。髻欲桎而厚且折;季毛欲长多覆,肝肺无病。
发后毛是。

背欲短而方,脊欲大而抗。脢筋欲大,
夹脊筋也。

飞凫见者怒。
胸欲筋也。

三府欲齐。
两骼及中骨也。

居欲颓而方。尾欲减,本欲大。胁肋欲大而洼,名曰上渠,能久走。龙翅欲广而长。升肉欲大而明。
髀外肉也。

辅肉欲大而明。
前脚下肉。

肠欲充,腔小。
腔,臁。

季肋欲张。
短肋。

悬薄欲厚而缓。
脚腔。

虎口欲开。
股肉。

腹下欲平满,善走,名曰下渠,日三百里。阳肉欲上而高起。
髀外近前。

髀欲广厚。汗沟欲深明。直肉欲方,能久走。
髀后肉也。

输鼠欲方。
直肉下也。

朒肉欲急。
髀里也。

间筋欲急短而减,善细走。
输鼠下筋。

机骨欲举,上曲如悬匡。马头欲高。距骨欲出前。间骨欲出。前后。
外凫,临蹄骨也。

附蝉欲大。前后目。
夜眼。

股欲薄而博,善能走。
后髀前骨。

臂欲长,而膝本欲起,有力。
前脚膝上句前。

肘后欲开,能走。膝欲方而庳。髀骨欲短。两肩骨欲深,名曰前渠,怒。蹄欲厚三寸,硬如石,下欲深而明,其后开如鹞翼,能久走。
相马从头始:头欲得高峻,如削成。头欲重,宜少肉,如剥兔头。寿骨欲得大,如绵絮苞圭石。
寿骨者,发所生处也。

白从额上入口,名俞膺,一名的颅,奴乘客死,主乘弃市,大凶马也。
马眼欲得高,眶欲得端正,骨欲得成三角,睛欲得如悬铃、紫艳光。目不四满,下唇急,不爱人;又浅,不健食。目中缕贯瞳子者,五百里;上下彻者,千里。睫乱者伤人。目下而多白,畏惊。瞳子前后肉不满,皆凶恶。若旋毛眼眶上,寿四十年;值眶骨中,三十年;值中眶下,十八年;在目下者,不借。睛却转后白不见者,喜旋而不前。目睛欲得黄,目欲大而光,目皮欲得厚。目上白中有横筋,五百里;上下彻者千里。目中白缕者,老马子。目赤,睫乱,齧人。反睫者,善奔,伤人。目下有横毛,不利人。目有火字在者,寿四十年。目偏长一寸,三百里。目欲长大。旋毛在目下,名曰承泣,不利人。目中五采尽具,五百里,寿九十年。良,多,血气也;驽,多赤青,肝气也;走,多黄,肠气也;材知,多白,骨气也;材,多黑,肾气也;驽,用策乃使讹也。白马黑目,不利人。目多白,却视有态,畏物喜惊。
马耳欲得相近而前竖,小而厚。一寸,三百里;三寸,千里。耳欲得小而前竦。耳欲得短,杀者良,植者驽,小而长者亦驽。耳欲得小而促,状如斩竹筒。耳方者千里;如斩筒,七百里;如鸡距者,五百里。
鼻孔欲得大。鼻头文如王、火字,欲得明。鼻上文如王、公,五十岁;如火,四十岁;如天,三十岁;如小,一十岁;如今,十八岁;如四,八岁;如宅,七岁。鼻如水文,二十岁。鼻欲得广而方。
唇不覆齿,少食。上唇欲得急,下唇欲得缓;上唇欲得方,下唇欲得厚而多理,故曰:唇如板鞮,御者啼。黄马白喙,不利人。
口中色欲得红白如火光,为善材,多气,良且寿。即黑不鲜明,上盘不通明,为恶材,少气,不寿。一曰:相马气:发口中,欲见红白色,如穴中看,此皆老寿。一曰:口中欲正赤,上理文欲使通直,勿令断错;口中青者,三十岁;如虹腹下,皆不尽寿,驹齿死矣。口吻欲得长。口中色欲得鲜好。旋毛在物后为御祸,不利人。刺刍欲竟骨端。
刺刍者,齿间肉。

齿,左右蹉不相当,难御。齿不周密,不久疾;不满不原,不能久走。一岁,上下生乳齿各二;二岁,上下生齿各四;三岁,上下生齿各六。四岁,上下生成齿二;
成齿,皆背三入四方生也。

五岁,上下著成齿四;六岁,上下著成齿六。
两厢黄,生区,受麻子也。

七岁,齿两边黄,各缺区,平受米;八岁,上下尽区如一,受麦。九岁,下中央两齿臼,受米;十岁,下中央四齿臼;十一岁,下六齿尽臼。十二岁,下中央两齿平;十三岁,下中央四齿平;十四岁,下中央六齿平。十五岁,上中央两齿臼;十六岁,上中央四齿臼;
若看上齿,依下齿次第者。

十七岁,上中央六齿皆臼。十八岁,上中央两齿平;十九岁,上中央四齿平;二十岁,上中央六齿平。二十一岁,下中央两齿黄;二十二岁,下中央四齿黄;二十三岁,下中央六齿尽黄。二十四岁,上中央二齿黄;二十五岁,上中央四齿黄;二十六岁,上中央六齿尽黄。二十七岁,下中二齿白;二十八岁,下中四齿白;二十九岁,下中尽白。三十岁,上中央二齿白;三十一岁,上中央四齿白;三十二岁,上中尽白。
颈欲得而长,颈欲得重。颔欲折。胸欲出,臆欲广。颈项欲厚而强。回毛在颈,不利人。
白马黑毛,不利人。肩肉欲宁。
宁者,却也。

双凫欲大而上。
双凫,胸两遂肉如凫。

脊欲得平而广,能负重;背欲得平而方。鞍下有回毛,名负尸,不利人。
从后数其胁肋,得十者良。凡马:十一者,二百里;十二者,千里;过十三者,天马,万乃有一耳。
一云:十三肋五百里,十五肋千里也。

腋下有回毛,名曰挟尸,不利人。
左胁有白毛直下,名曰带刀,不利人。
腹下欲平,有八字;腹下毛,欲前向。腹欲大而垂结,脉欲多;大道筋欲大而直。
大道筋,从肠下抵股者是。

腹下阴前,两道生逆毛入肠带者,行千里;一尺者,五百里。
三封欲得齐如一。
三封者,即尻上三骨也。

尾骨欲高而垂;尾本欲大,尾下欲无尾。
汗沟欲得深。
尻欲多肉。茎欲得粗大。
蹄欲得厚而大。
踠欲得细而促。
髂骨欲得大而长。尾本欲大而张。
膝骨欲圆而长,大如杯盂。
沟,上通尾本者,踏杀人。马有双脚胫亭,行六百里。回毛起踠膝是也。
䏶欲得圆而厚,里肉生焉。后脚欲曲而立。
臂欲大而短。
骸欲小而长。
踠欲促而大,其间才容靽。
乌头欲高。
乌头,后足外节。

后足辅骨欲大。
辅足骨者,后足骸之后骨。

后左右足白,不利人。
白马四足黑,不利人。
黄马白喙,不利人。
后左右足白,杀妇。
相马视其四蹄:后两足白,老马子;前两足白,驹马子。白毛者,老马也。
四蹄欲厚且大。四蹄颠倒若竖履,奴乘客死,主乘弃市,不可畜。
久步即生筋劳;筋劳则发蹄,痛凌气。
一曰:生骨则发痈肿。一曰:发蹄,生痈也。

久立则发骨劳;骨劳即发痈肿。
久汗不乾则生皮劳;皮劳者,𩥇而不振。汗未乾燥而饲饮之,则生气劳;气劳者,即𩥇而不起。驱驰无节,则生血劳;血劳则发强行。
何以察五劳。终日驱驰,舍而视之:不𩥇者,筋劳也;𩥇而不时起者,骨劳也;起而不振者,皮劳也;振而不喷者,气劳也;喷而不溺者,血劳也。筋劳者,两绊却行三十步而已。
一曰:筋劳者,𩥇起而绊之,徐行三十里而已。

骨劳者,令人牵之起,从后笞之起而已。皮劳者,夹脊摩之热而已。气劳者,缓系之枥上,远喂草,喷而已。血劳者,高系,无饮食之,大溺而已。饮食之节:食有三刍,饮有三时。何谓也。一曰恶刍,二曰中刍,三曰善刍。
善谓饥时与恶刍,饱时与善刍,引之令食,食常饱,则无不肥。剉草粗,虽是豆谷,亦不肥充;细剉无节,蓰而食之者,令马肥,不苦缰,自然好矣。

何谓三时。一曰朝饮,少之;二曰昼饮,则胸水;三曰暮,极饮之。
一曰:夏汗、冬寒,皆当节饮。谚曰:旦起骑谷,日中骑水。斯言旦饮须节水也。每饮食,令行骤则消水,小骤数百步亦佳。十日一放,令其陆梁舒展,令马硬实也。

夏即不汗,冬即不寒;汗而极乾。
饲父马令不斗法:
多有父马者,别作一坊,多置槽厩;剉刍及谷头,各自别安。唯著头,浪放不系。非直饮食遂性,舒适自在,至于粪溺,自然一处,不须扫除。乾地服卧,不湿不汗。百匹群行,亦不斗也。

饲征马令硬实法:
细剉刍,杴掷扬去粗,专取精,和谷豆秫之。置槽于回地,虽复雪寒,仍令安厂下。一日一走,令其肉热,马则硬实,而耐寒苦也。

凡以猪槽饲马,以石灰泥马槽,马汗系著门:此三事,皆令马落驹。
《术》曰:常系猕猴于马坊,令马不畏、辟恶、以消百病也。

治牛马病疫气方:
取獭屎,煮以灌之。獭肉及肝弥良,不能得肉、肝,入用屎耳。

治马患喉痹欲死方:
缠刀子露锋刃一寸,刺咽喉,令溃破即愈。不治,必死也。

治马黑汗方:
取燥马屎置瓦上,以人头乱发覆之,火烧马屎及发,令烟出,著马鼻下熏之,使烟入马鼻中,须臾即瘥也。

又方:
取猪脊引脂、雄黄、乱发,凡三物,著马鼻下烧之,使烟入马鼻中,须臾即瘥。

马中热方:
煮大豆及热饭啖马,三度愈也。

治马汗淩方:
取美豉一升,好酒一升,夏著日中,冬则温热,浸豉使液,以手搦之,绞去滓,以汁灌口。汗出,则愈矣。

治马疥方:
用雄黄、头发二物,以腊月猪脂煎之,发消;以抟揩疥令赤,及热涂之,即愈也。

又方:
汤洗疥,拭令乾。煮面糊,热涂之,即愈也。

又方:
烧柏脂涂之,良。

又方:
研芥子涂之,差。六畜疥,悉愈。然柏沥、芥子,并是燥药,其遍体患疥者,宜历落班驳,以渐涂之,待差,更涂馀处。一日之中,顿涂遍体,则无不死。

治马中水方:
取盐著两鼻中,各如鸡子黄许大,捉鼻,令马眼中泪出,乃止,良也。

治马中谷方:
手捉甲上长发,向上提之,令皮离肉,如此数过。以铍刀子刺空中皮,令突过。以手当刺孔,则有如风吹人手,则是谷气耳。令人溺上,又以盐涂,使人立乘数十步,即愈耳。

又方:
取饧如鸡子大,打碎,和草饲马,甚佳也。

又方:
取麦糵末三升,和谷饲马,亦良。

治马脚生附骨,不治者,入膝节,令马长跛,方:
取芥子,熟捣,如鸡子黄许,取巴豆三枚,去皮留齐,三枚亦捣熟,以水和,令相著。和时用刀子,不尔破人手。当附骨上,拔去毛。骨外,融蜜蜡周而拥之,不尔,恐药躁疮大。著蜡罢,以药敷骨上,取生布割两头,作三道急裹之。骨小者一宿便尽,大者不过再宿。然须要数看,恐骨尽便伤好处。看附骨尽,取冷水净洗疮上,刮取车轴头脂作饼子,著疮上,速以净布急裹之。三四日,解去,即生毛而无瘢。此法甚良,大胜炙者。然疮未瘥,不得辄乘,若疮中出血,便成大病也。

治马被刺脚方:
用穬麦和小儿哺涂,即愈。

马炙疮:
未瘥,不用令汗。疮白痂时,慎风。得瘥后,从意骑耳。

治马瘙蹄方:
以刀刺马踠丛毛中,使血出,愈。

又方:
融羊脂涂疮上,以布裹之。

又方:
取咸土两石许,以水淋取一石五斗,釜中煎取三二斗。剪去毛,以泔清净洗。乾,以咸汁洗之。三度即愈。

又方:
以汤洗净,燥拭之。嚼谷子涂之,以布帛裹。三度愈。若不断,用谷涂。五六度即愈。

又方:
剪去毛,以盐汤净洗去加,燥拭。于破瓦中煮人屎令沸,热涂之,即愈。

又方:
以锯子割所患蹄头前正当中,斜割之,令上狭下阔,如锯齿形;去之,如剪箭括。向深一寸许,刀子摘令血出,色黑,出五升许,解放,即瘥。

又方:
先以酸泔清洗净,然后烂煮猪蹄取汁,及热洗之,瘥。

又方:
取炊釜底汤净洗,以布拭水令尽。取黍米一升作稠粥,以故布广三四寸,长七八寸,以粥糊布上,厚裹蹄上疮处,以散麻缠之。三日,去之,即瘥。

又方:
耕地中拾取禾茇东倒西倒,若岩东西横地,取南倒北倒者,一垄取七科,三垄凡取二十一科,净洗,釜中煮取汁,色黑乃止。剪却毛,泔净洗去痂,以禾茇汁热涂之,一上即愈。

又方:
尿清羊粪令液,取屋四角草,就上烧,令灰入钵中,研令热。用泔洗蹄,以粪涂之。再三,愈。

又方:
煮酸枣根,取汁净洗,讫。水和酒糟,毛袋盛,渍蹄没疮处。数度即瘥也。

又方:
净洗了,捣杏仁和猪脂涂。四五上,即当愈。

治马大小便不通,眠起欲死,须急治之,不治,一日即死:
以脂涂人手,探谷道中,去结屎。以盐内溺道中,须臾得溺,便当瘥。

治马卒腹胀,眠卧欲死方:
用冷水五升,盐二斤,研盐令消,以灌口中,必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