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桃拔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五十八卷目录

 驺虞部汇考
  驺虞图
  酋耳图
  诗经〈召南驺虞〉
  尔雅〈释兽〉
  山海经〈海内北经〉
  宋书〈符瑞志〉
  毛诗陆疏广要〈于嗟乎驺虞〉
  埤雅〈驺虞〉
  尔雅翼〈驺虞 甝〉
  三才图会〈酋耳〉
 驺虞部艺文一
  封禅颂        汉司马相如
  五灵颂         后汉蔡邕
  驺虞颂          吴薛综
  驺虞赞          晋郭璞
  驺虞画赞〈有序〉    唐白居易
  驺虞赋〈有序〉      明胡俨
  驺虞颂           解缙
  驺虞颂〈有序〉       陈祥
  驺虞颂〈有序〉       夏迪
 驺虞部艺文二〈诗〉
  应制献驺虞诗〈有序〉   明胡俨
  驺虞诗           王直
 驺虞部纪事
 驺虞部杂录
 獬豸部汇考
  獬豸图
  神异经〈任法兽〉
  汉官仪〈豸冠〉
  宋书〈符瑞志〉
  述异记〈獬豸〉
  尔雅翼〈廌〉
  兽经〈獬豸〉
  三才图会〈獬豸〉
 獬豸部艺文一
  獬廌赋          唐宋皓
  獬豸赋           阙名
 獬豸部艺文二〈诗〉
  咏史           唐李华
 獬豸部纪事
 獬豸部杂录
 白泽部汇考
  白泽图
  宋书〈符瑞志〉
  三才图会〈白泽〉
 白泽部纪事
 白泽部外编
 桃拔部汇考
  桃拔图
  宋书〈符瑞志〉
  尔雅翼〈桃拔〉
 桃拔部纪事
 桃拔部外编
 角端部汇考
  角端图
  宋书〈符瑞志〉
  尔雅翼〈角端〉
 角端部选句
 角端部纪事

禽虫典第五十八卷

驺虞部汇考〈酋耳附〉

释名

驺虞《诗经》    甝《尔雅》
白虎《尔雅》    驺吾《山海经》
驺牙《史记》

驺虞图


酋耳图酋耳图

《诗经》《召南·驺虞》《诗经》《召南·驺虞》

彼茁者葭,壹发五豝,于嗟乎驺虞。
〈传〉驺虞义,兽也,白虎黑文,不食生草,有至信之德,则应之。〈正义〉白虎西方毛虫,故云义兽。

《尔雅》《释兽》

甝,白虎。
〈注〉汉宣帝时,南郡获白虎,献其皮骨爪牙。〈疏〉白虎名甝。

《山海经》《海内北经》

林氏国有珍兽,大若虎,五彩毕具,尾长于身,名曰驺吾,乘之日行千里。

《宋书》《符瑞志》

白虎,王者不暴虐,则白虎仁,不害物。

《毛诗·陆疏广要》《于嗟乎驺虞》

驺虞,即白虎也,黑文。尾长于躯,不食生物,不履生草,君王有德则见应,德而至者也。
中兴徵祥说云驺虞仁兽也,其尾参倍,状如虎,而白色,啸则风兴皓,身如雪,而无杂者是也。近代所谓白虎者,皆斑而虎文,尔雅所谓彪虎,耳瑞,应图云白虎仁而不害,王者不暴虐,恩及行苇,则见河图括地象云令。訾野中有玉虎,晨鸣雷声,圣人感期而兴诗考曰:古有梁驺,天子猎之田也。韩诗曰:驺虞天子,掌鸟兽官。贾谊《新书》:驺者,天子之囿也;虞者,囿之司兽者也。虞人翼五豝以待一发,所以复中也。又引墨子云:成王因先王之乐,名曰驺虞。诗缉曰:驺虞者,驺御及虞人也。作诗者呼驺虞之官而嗟,叹之言有尽而意,无穷盖三叹,国君之仁心而知其为文王之化也。月令季秋,天子乃教于田猎命仆及七驺咸驾,郑氏云:七驺谓趣马,主为诸官驾说者也。是驺为驺虞也。孟子齐景公田,则招虞人是虞,为虞人也。《礼记·射义》云:天子以驺虞为节,乐官备也。谓驺御虞人皆不乏人,则官备可知,毛氏以驺虞为义兽。白虎黑文,不食生物,陆玑山阴陆氏皆和之。司马封禅文云:囿驺虞于珍群,且谓般般之兽。白质黑章晋张华,又谓驺虞具五彩,乘之日行千里,皆祖毛氏也。今不从汉武帝时,建章宫后有异物出焉,其状如麋,东方朔云此驺牙也,或附会此驺虞即驺牙也,尔雅无驺虞名物,疏辨云,按礼射义,云天子驺虞为节,乐官备也。异义韩诗说云:驺虞天子,掌鸟兽官。鲁诗传云:古有梁驺者,天子之田也。贾谊《新书》曰:驺者,天子之囿也;虞者,囿之司兽者也。以驺为囿名及以梁驺为田名,仅见于鲁诗,贾子月令,教田猎命仆及七驺咸驾左传。晋悼公使程郑为御六驺属焉,则驺者马御也,舜典益作朕虞,周有山虞,泽虞大田,猎莱山泽之野,则虞者虞人也,韩诗说云:掌鸟兽官意盖近之。小序云:天下纯被文王之化,庶类繁殖蒐田,以时仁。如驺虞焦弱侯云:驺人不失驰,驱之法则物不过伤,虞人厉山泽之禁,故物性能遂因叹美归功于二官,以此解序,未为不可,而与射义所谓乐官备者亦可通矣。但山海经及纬候之书俱以为义兽,说其形者,或以为五采毕具,或以为白虎黑文,或以为皓身无杂,又各不同罗愿则据。淮南子文王囚羑里散,宜生得驺虞鸡斯之,乘以献于纣。谓文王之马,有名驺虞者,以其如林氏驺虞之俊逸而名之。文王必尝驾,以从田能与人相应。致获禽之多,故申而叹之,此又一说也。

《埤雅》《驺虞》

驺虞尾参于身白虎黑文,西方之兽也。王者有至信之德,则应不践生草,食自死之肉,传曰:白虎仁即此是也。夫其色见于白,其文见于黑,又义兽也。而名之曰虎。则宜正以杀为事,今反不履生草,食自死之肉,盖仁之至也。故序诗者曰:仁如驺虞,则王道成也。

《尔雅翼》《驺虞》

驺虞珍兽出,林氏山海经云:大若虎,五色毕具,尾长于身,名驺吾,乘之日行千里。刘芳诗义疏曰:虞或作吾,然则驺吾,则驺虞也。今诗之驺虞解者类以为此兽。欧阳公诗本义独引贾生说以为,驺者,文王之囿虞,其官也,然驺虞从古以为兽。司马相如云:囿驺虞之珍群史之说,有得兽而莫知其名者。东方朔识之曰:此所谓驺牙者也。则汉武时尝有兽号驺牙者矣。古者声音之假,借以牙为吾故九辩曰:左朱雀之茇茇兮,右苍龙之跃跃属。雷师之阗阗兮。通飞廉之衙,衙读者曰:衙犹,吾也。故朔称所谓驺牙则诗之。所谓驺虞者,尔岂可谓虞官也哉。然以诗为直,指此兽又大谬。盖此物自兽之俊逸者,以其俊逸。故马之健者比之,予于騊駼章中极其说,又西京赋云:围林氏之驺,虞扰泽马与腾黄是亦,以其似马而称之也。淮南子曰:屈商拘文王于羑里,于是散宜生,乃以千金求天下之珍怪,得驺虞鸡,斯之乘以献于纣,则文王之马有名驺虞,可见于此是马也,文王必尝驾习之以从田其智,足以知御者之情,其才能左右赴趋之意,使其进退周旋,莫不如欲。故曰:彼茁者葭一发五豝,彼茁者蓬一发五豵夫。五御以逐禽为难,今其马能与人相应,使获禽之多如此,盖可叹矣。此所以申言之曰于嗟乎,驺虞也,夫驺虞之马,工于逐禽,如此诗言,其仁何也。盖一发而得五,则庶类蕃殖矣。当葭蓬茁之时,则蒐田以时矣。有以见文王于平时不妄杀,如此,此其一时之义仁,如此诗则,王道成矣。不必指驺虞二字,求其说也。且诗之言,仁如驺,虞犹礼记言,好贤如缁衣,恶恶如巷伯,皆取其一篇之义。不然,则所谓缁衣者安知贤,而好之后之学者,不得其说。乃以驺虞不践生草。又曰:义兽许叔重注。淮南子亦云:驺虞食自死之兽,夫驺虞虎也。搏杀攫噬之类,又其修且硕,如此,安能日得夫兽之自死者而食之。且诗方矜一发五豵之敏,而顾嗟美禽兽为能不践食。生物是义安所措,此皆因诗之序,不知其为马,而增为之说也。许又云:白虎黑文,日行千里,与五采毕具者异。故并著之鸡斯云:神马也。

甝虎,西方之兽,白西方之色,文质皆应,其方,故古者祭祀之礼,以白琥礼,西方白言其色,虎言其形也。礼西方者,以其物享之之义也。祭白虎不常有故,郭氏但引汉宣帝南郡获白虎为验。司马相如称般般之兽白质黑章,为大瑞,而世之说者又以白虎为驺虞。许氏解淮南子称驺虞,白虎黑文食自死之兽,日行千里,驺虞之色,虽与山海经所说不合,然汉儒大抵皆以为白虎。又其言,白虎性仁,食自死之兽,瑞应图曰仁,而不害今。白虎不甚搏杀,坐食而已,或云虎之老而仁者,有合于仁,如驺虞之义,此先儒之所为说,欤周书王会曰般吾白虎晋宋时,正旦元会设白虎尊于殿庭盖上,施白虎若有能献直言者,则发此尊饮酒盖杜举之遗式,欲令言者猛如虎,无忌惮也。

《三才图会》酋耳

英林山有酋耳,周成王时,曾献之尾长于身,食虎豹,王者威及四夷,则此兽至。

驺虞部艺文一《封禅颂》汉·司马相如

般般之兽,乐我君囿。白质黑章,其仪可嘉。旼旼穆穆,君子之能。盖闻其声,今观其来。厥涂靡踪,天瑞之徵。兹亦于舜,虞氏以兴。

《五灵颂》后汉·蔡邕

大梁乘精,白虎用生。思睿信立,绕于垣坰。

《驺虞颂》吴薛综

婉婉白虎,优仁是崇。饥不侵暴,困不改容。敛威扬德,恺悌之风。圣德极盛,驺虞乃彰。

《驺虞赞》晋·郭璞

怪兽五彩,尾参于身。矫足千里,倏忽若神。是谓驺虞,诗叹其仁。
《驺虞画赞》〈有序〉唐·白居易
驺虞仁瑞之兽也,其所感所食,暨形状质文孙氏,瑞应图具载其事。元和九年夏,有以驺虞图赠予者,予爱其外猛而威,内仁而信又嗟其旷代不觌。引笔赞之词曰:

孟山有兽,仁心,毛质不践,生刍不食生物,有道则见非,时不出三季已还退,藏于密。我闻其名,徵之于书,不识其形得之,于图白质黑文,猊首虎躯,是耶,非耶,孰知之乎。已矣。夫已矣,夫前不见往者,后不见来者,吁嗟乎驺虞。
《驺虞赋》〈有序〉明·胡俨
永乐二年九月丁未,周王献驺虞于朝,休嘉之徵其仪穆,穆臣民聚观,莫不忻跃赞叹,臣俨谨按诗序曰:驺虞鹊巢之应也。格物总论曰:驺虞,似虎白
质黑文,不践生刍,不食生物,日行千里,人君有至信之德,则应之瑞。应图曰:驺虞义兽也。人君德至,鸟兽泽洞幽冥,则见凡若此者,在昔徒闻于纪载,未若今日之睹,其盛美焉。盖由圣天子德备中和,建立皇极,敦叙九族,蕃育群生之所致也。臣俨获际嘉祥不胜庆也,谨拜手稽首而献赋曰:

惟皇仁之溥,博均覆载于两仪,揭日月于中天,照运化之重熙九族。翕以雍睦万汇,耀而增辉。曰彝邦与蛮貊,皆稽颡乎。赤墀天地氤氛,川岳钟灵乃产异兽魁,然其形质皦皦而霜白,文黳黳而云蒸目荧。荧以夹,镜尾摇摇而参身见,周南之山谷,乃鹊巢之休徵,从二虎以为卫,岂百兽而同群,不食生物,不折柔茎,动则千里,啸则风生,猰㺄屏其丑类,骐麟协乎。至仁息不荫乎,恶木渴不饮乎。秽津隐岩峦之烟雾,远林麓之熇尘,于是虞人告祥,喜溢藩王爰命,轻驾八鸾,锵锵翠盖葳蕤锦旂悠扬,纲长坂委,蛇重冈陟,险巇披蒙,茸列羽骑,腾飞熊兔潜形,于三窟,猿罢啸于孤峰,风泛条而萧瑟月隐,霄而朦胧徘徊四顾,蹀躞微踪,众禽回翔,百神护从愿效奇于灵,囿遂托身于显融辞,长林之廖廓,就广路之丰隆,群邪为之辟,易壮士为之改容,乃献金门,乃陈丹陛王拜稽首天子万岁,天子曰:嘻,惟王孝恭殿彼,周邦光昭故封,行通神明,福禄攸降。故兹兽之时,出其令德之所钟。王曰:天子为天下君,乃圣,乃神,乃武,乃文,功光祖考,恩洽臣民,德至鸟兽,泽洞幽冥,和气薰蒸,坱圠无垠。惟以和而召和。故诸福之毕陈景星烂兮。璀璨卿云纷兮。轮囷禾异亩兮。同颖麦两岐兮。并芬文禽青兕重译效珍,赤踶白象,万里来驯,矧兹兽之旼旼,皆圣化之。所臻未储,精于玉烛已垂,象于苍旻于以昭至信扬,德馨表圣,知协义声殆天以彰圣人明,明之治岂藩国之所敢胜况。于是时器车出,而朱草生,甘露降而醴泉盈,角端见而长庚呈山岳呼。而鸑鷟鸣与驺虞而并耀垂不朽,于丹青彼林氏之五色,暨鐴山与琅琊,徒传闻于载籍嗟岁月兮。已赊孰若今之昭昭应宝祚之灵遐,乃有词臣载笔鸾坡爰效诗人形之咏歌,歌曰:吁嗟,驺虞兮。国之祯抚不惧兮。逼不惊黑章绕兮。白毳明倏长啸兮。祥风兴履择地兮。食不生参二虎兮。从百灵王用躬致兮。款天京旼旼穆穆兮。其仪贞鹊巢应兮。圣化成千秋万岁兮。歌太平。

《驺虞颂》解缙

圣德至同天地感驺,虞应嘉瑞,均许有山曰神后。嵩岳之辅,高岧峣荣光,紫气彻汉霄,瑞霭密并祥飙洽幽明,神骏奔,民欢欣月,光荡漾浮矞云睨视,如有白石蹲,非熊毛质异威,若虓虎何其驯。三旗旦七夕烂,渡江东云影粲,如玉斯温雪,斯白白毛滃滃间花黑露,漙漙凝石黑率舞,明庭感圣德,感圣德荷上天,永乐祯祥出简,编太平万寿万万年。
《驺虞颂》〈有序〉陈祥
永乐二年,周藩献驺虞百官咸奉表贺,臣荣作颂,又远方之国,麟鹿象犀并时偕至,臣缙,臣广,臣幼,孜佥有颂言,咸称嘉瑞是时,臣祥跧伏草茅,念惟驺虞物,不茹生蠕动勿履当圣人之世,而出应至仁也。圣人宝贤爱民崇儒,尊圣岂繄异物之,贵洒洒洋洋,未之爰及臣祥窃,有意兹幸备员,琐闼获观先所为,图谨续短章昭,宣圣德以毕夙心,臣祥不胜惶恐,颂曰:

昔在钧田,驺虞出焉,白质元章,仁性自然,钦惟文皇,慈和天植,民饥由己肉,不甘食鉴,揭文华奏辑名臣,于昭圣谟惟以保民不疑臣,福党禁亦除尧仁,如天应在驺虞,四拜孔子,尊尚濂洛,育养儒臣,虚怀謇谔异结,河冰脂凝露,华陛前卿,云闽海柏花,曹人之献,虎躯猊首,咸谓匪奇称贺,勿受饲象,有禁元兔愧夸岂。兹周畋而侈,休嘉成汤,解网商祚,永绵越裳却雉姬箓,以延圣仁远,佞皇图万年。
《驺虞颂》〈有序〉夏迪
尝闻真人应命,则天必降嘉瑞为之真符,如龙马洛龟,麒麟凤凰之属著,之简册昭然可考矣。惟我太祖高皇帝肇开皇明,修文偃武,殆四十年,民生皞熙物无疵厉,于是始授之,于陛下太和絪缊,储而为神发而为祥。故凡文犀白象嘉禾,瑞麦野蚕之茧,虽云并臻皆不足以当之,必有希世之瑞,出焉以昭至治,以饰洪猷,然后为至乃者,驺虞见于周王之阙下,中外臣庶观者,填溢以为天锡灵贶,为国祯祥,于是所在颂声洋洋作者。相继臣迪备职选曹念,不可默而无闻,谨拜手而献颂曰:

元穹储精宁舆效成,蓄为嘉祥,发为休徵,其祯伊何匪,麒匪,麟匪,骝匪,骊匪,兕匪,虎亦匪象犀粲,白质采黑章猊首,奋迅虎躯,昂藏是为驺,虞希世所有生物不食生刍不蹂,惟我皇上法祖宪天仁,覆恩洽际于八埏礼乐既成祯瑞四应,凡厥生民沾濡涵泳,吁嗟,驺虞亦既萃止,充此灵囿,跄跄济济为国之祥四灵。毕聚笃生圣人,受天之祜于斯万年作华夏主。

驺虞部艺文二〈诗〉

《应制献驺虞诗》〈有序〉   明胡俨

永乐十一年夏五月,驺虞见于山东之曹县。六月丁未朔,臣下以进白质黑章,惟性而驯,徵之载籍,实为瑞兽,是由皇上盛德之所致,乃太平之嘉应也。故不可无纪,述谨拜手,稽首而献诗曰:

圣皇端拱居明堂,梯航玉帛来万方。仁恩义泽被寰宇,运化熙熙跻虞唐。于此山东产灵兽,玉烛储精天降祥。雪花英英莹毛质,元云冉冉凝天章。不履生刍性仁厚,虎豹遁迹蛟龙藏。千岩万壑生光彩,山灵岳祇参翱翔。奇花异卉纷照耀,灵风满川甘露瀼。要之网罗不可致,虞人走告誇非常。近之不惊亦不惧,仪仪穆穆行跄跄。荐以雕笼籍芳褥,荣光叶气随飞扬。猊首斑斑献金阙,龙旗宝扇森开张。百僚拜舞庆嘉瑞,锵金鸣玉趋鹓行。昔者钧州已来贡,重见实由圣德昌。小臣忻跃载歌颂,愿播箫韶仪凤凰。

《驺虞诗》王直

有灵者兽,是曰驺虞。环滁之山,以潜以居。其灵维何,莫之与匹。既元其文,而白其质。猊首虎躯,尾参于身。一日千里,孰知其神。振振仁厚,不践生草。彼物之生,亦不以饱。维天生之,亦自天成。圣明之世,为祥为祯。维今天子,道德纯至。肫肫皇仁,远迩一视。昭事上帝,曰敬曰诚。孚于下民,皆乐其生。皇天维亲,兆民胥悦。神祇效灵,驺虞乃出。石固之山,荣光烛天。百兽从之,其行跹跹。彤轩文槛,帖然自致。翼以祥飙,献于天子。天开日晶,庆云垂英。百僚欢趋,驺虞在廷。驺虞在廷,实为大瑞。龙马神龟,乃同其类。昔在太宗,文德武功。驺虞之来,颂声沨沨。维今天子,祖武是继。驺虞复来,以昭盛治。穆穆圣明,天眷滋彰。万世之隆,万世之光。小臣作诗,以歌盛美。播之韶钧,垂示无已。

驺虞部纪事

《淮南子·道应训》:纣拘文王于羑里。于是散宜生乃以千金求天下之珍怪,得驺虞,以献于纣。纣见而说之,乃免其身。〈注〉驺虞白虎黑文而仁,食自死之兽,日行千里。
玉海散宜生等之于陵氏,取怪兽尾倍其身,名曰虞,郑云盖驺虞也。
《墨子·三辩篇》:周成王因先王之乐,命曰驺虞。
《汲冢周书·王会解》:史林以酋耳,酋耳者,身若虎豹,尾长三尺,其身食虎豹。
其西般吾白虎。
《史记·滑稽传》:武帝时,齐人有东方生名朔,拜为郎。建章宫后阁重栎中有物出焉,其状似麋。以闻,武帝往临视之。朔曰:臣知之,愿赐美酒粱饭大飧臣,臣乃言。诏曰:可。已飧又曰:某所有公田鱼池蒲苇数顷,陛下以赐臣,臣朔乃言。诏曰:可。于是朔乃肯言,曰:所谓驺牙者也。远方当来归义,而驺牙先见。其齿前后若一,齐等无牙,故谓之驺牙。其后一岁所,匈奴混邪王果将十万众来降汉。乃复赐东方生钱财甚多。
《汉书·宣帝本纪》:神爵元年三月,诏曰元康四年,南郡获白虎。
《后汉书·安帝本纪》:延光三年八月,颍川上言白虎二见阳翟。
《宋书·符瑞志》:汉章帝元和二年以来,至章和元年,凡三年,白虎二十九见郡国。
献帝延康元年四月丁巳,饶安县言白虎见。又郡国二十七言白虎见。
《吴志·孙权传》:赤乌六年春正月,新都言白虎见。《宋书·符瑞志》:赤乌十一年五月,鄱阳言白虎仁。晋武帝泰始元年十二月,白虎见河南阳翟。见弘农陆浑。
二年正月己亥,白虎见辽东乐浪。辛丑,白虎见天水西。
晋武帝咸宁三年二月乙丑,白虎见沛国。
武帝太康元年八月,白虎见永昌南罕。
太康四年七月丙辰,白虎见建平北井。太康十年十月丁酉,白虎见犍为。
《晋书·成帝本纪》:咸和八年五月,麒麟、驺虞见于辽东。《宋书·符瑞志》:成帝咸和八年五月己巳,白虎见新昌县。
简文帝咸安二年三月,白虎见豫章南昌县西乡石马山前。
孝武太元十四年十一月辛亥,白虎见豫章郡。太元十九年二月,行巩令刘启期言白虎频见。行温令赵邳言白虎频见。
《晋书·安帝本纪》:隆安二年冬十月,新野言驺虞见。《宋书·符瑞志》:安帝隆安五年十一月,襄阳言驺虞见于新野。
宋武帝永初元年八月癸巳,白虎见枝江。
少帝景平元年十月,白虎见桂阳耒阳。
文帝元嘉十九年十月,白虎见弋阳、期思二县,南豫州刺史武陵王讳以闻。
元嘉二十五年二月己亥,白虎见武昌,武昌太守蔡兴宗以闻。十一月丁丑,白虎见蜀郡二,赤虎导前,益州刺史陆徽以闻。
二十六年四月戊戌,白虎见南琅琊半阳山,二虎随从,太守王僧达以闻。
孝武孝建三年三月壬子,白虎见临川西丰。
《南齐书·祥瑞志》:升明二年,驺虞见东安县五界山,狮子头,虎身,龙脚。《诗传》云:驺虞,义兽,白虎黑文,不食生物,至德则出。
升明三年三月,白虎见历阳龙亢县新昌村。新昌村,嘉名也。《瑞应图》云:王者不暴白虎仁。
建元四年三月,白虎见安蛮虔化县。
中兴二年二月,白虎见东平寿张安乐村。
《南史·梁武帝本纪》:天监十年春正月戊子,荆州言驺虞见。
《册府元龟》:武德五年,丰州言驺虞见。
武德七年,仁州言驺虞见。
太宗以武德九年八月即位,十月,沂州言驺虞见。贞观二年十月,安州言驺虞见。
贞观六年四月,楚州言驺虞见。
贞观九年闰四月,衡州言驺虞见。
贞观十年三月,襄州言驺虞见。
贞观十五年四月,庆州言驺虞见。
贞观十九年二月,滁州言驺虞见。
贞观二十一年十月,南代州驺虞见。
《朝野佥载》:天后时,涪州龙虎界多虎暴。有一兽似虎而绝大,日正午逐一虎,直入人家噬杀之,不食其肉。自是县界不复有虎矣。录奏,检瑞图,乃酋耳。
《册府元龟》:开元二十四年三月,获瑞兽,酋耳形类虎,尾长于身,有豹文,能食虎。
文宗太和元年十一月,河中观察使薛平奏当管虞乡县王贤乡有白虎,入灵峰观谨按孙氏瑞应图白虎者,义兽也,名驺虞。王者德至鸟兽,泽洞幽冥则见谨画图,进上敕付所司。
《齐东野语》:世所谓祥瑞者,麟凤驺虞皆是也。然夷考所出之时,多在危乱之世,今不暇,援引古昔,姑以近代显著者言之。武成元年驺虞见,武定永平三年驺虞见壁山有三鹿随之。
虎荟文宣朝祥瑞,无间远迩,永乐甲申八月,驺虞出周郊,二虎随之,宣德乙酉,来安县石固山获驺虞二是,关雎鹊巢之应备于一时也。
《汾阳县志》:白彪山城西二十五里,石巉峰耸林茂,泉飞迤南,洞壑村墟,为郡胜境,传驺虞见此驺虞白质黑文,故名白彪山。

驺虞部杂录

《周礼·春官》:大司乐,凡射,王以驺虞为节。〈订义〉薛氏曰:先郑释此驺虞圣兽。
《夏官》:射人,以射法治射仪,王以六耦,射三侯,三获三容,乐以驺虞,九节五正。〈订义〉郑锷曰:乐用驺虞天子之射,虽志于中,然以仁心爱物,为主故也。
《商子·禁使篇》:若使马,焉能言,则驺虞无所逃,其恶矣。《易林》:五轭四国,优得饶有,陈力就列,驺虞悦喜。说文驺虞,有忠信之,德不吃人。
《抱朴子·逸民篇》:夫锐志于雏鼠者,不识驺虞之用心。《博喻篇》:驺虞侧足以蹈虚,豺狼掩群以害生。
《鼠璞》:以驺虞为兽,始于相如封禅,书囿驺虞之珍群,欧公引贾谊《新书》,驺文王囿名虞,虞人之官以辟之。汉儒尚符瑞以龙麟凤龟为四灵,后增驺虞以配五行,曰:龙仁兽,凤礼兽,驺虞义兽,龟麟知与信兽,诬罔。可知驺虞为兽,不见他书谊以虞,为官得之矣。以驺为囿则又穿凿考之传驺虞乐官备也。又曰:天子田猎七驺,咸驾是虞固山泽之官,而驺亦官也。意文王田猎,虽驺从与虞人之贱,俱有仁心,诗人于是叹美之。如宣王行狩必言徒御,齐侯于沛必招虞人驺虞,并称于经旨无碍,若不食生,食不践生草之说,予不敢信。
《玉海》:兹尔于舜虞氏以兴。〈注〉文颖曰:百兽舞,则驺虞在其中矣。
《野客丛谈》:欧阳文忠公诗,义引贾谊新书谓驺虞,非兽以證毛郑之失驺,乃文王之囿,而虞者囿之司兽者也。谓当毛诗未出之前说者不闻,以驺虞为兽汉儒,多言鸟兽之祥,然犹不以为言,是初无此义仆观。司马相如封禅书囿驺虞之珍群,徼麋鹿之怪兽,又曰:般般之兽,乐我君囿。白质黑章,其仪可喜。盖闻其声,今视其来。师古注驺虞也。则是驺虞之兽果,见于武帝之时矣。太公《六韬》《淮南子》皆曰:文王拘于羑里散,宜生得驺虞献纣。张平子东京赋曰:圄林氏之驺虞,扰泽马与腾黄。何平叔景福殿赋曰:驺虞承献素质,仁形晋安帝时,新野有驺虞见,以驺虞为兽者,似此之类甚多。不可谓无是兽也。其他不可信,则太公在毛郑之前,相如,淮南,王与,毛公,同时在郑之前,其言亦尔安得不信乎。则是毛郑之释亦不为无据仆。又观欧公作五代世家曰:予读蜀书至于龟龙麟凤,驺虞莫不毕出,吾不知其为何物也。当谊之时,其说如此,然则以为兽者出于近世之说乎。仆谓欧公是未考,太公《六韬》、司马相如《封禅书》与夫《淮南子》耳、《山海经》亦载。

獬豸部汇考

释名

任法兽《神异经》  神羊《尔雅翼》
解东《尔雅翼》

獬豸图


《神异经》任法兽

獬豸忠直,见人斗则触,不直闻人论,则咋不正一名任法兽。

《汉官仪》豸冠

獬豸,性触,不直,故执宪者以其角形为冠。

《宋书》《符瑞志》

獬豸知曲直,狱讼平则至。

《述异记》獬豸

獬豸者,一角之羊也,性知人有罪,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

《尔雅翼》

廌似山羊,一角,一名神羊,一名解东,北荒中兽也。见人斗则触,不直者闻人论,则咋不正者,古者神人以廌遗黄帝。帝曰:何食何处。曰:食荐,夏宿水泽,冬宿松柏,荐泽草之名。司马彪曰:美草也。崔曰:甘草也。王苍云:六畜所食曰荐。庄子亦云:麋鹿食荐,故荐从草,从廌也。《荆楚岁时记》称屈原以夏至赴湘流,百姓竞以食祭之,常苦为蛟龙所窃,以五色丝合楝叶缚之,又以为獬廌食楝,将以言其志。然则所食又不止荐耳。说者以为人君刑罚得中,则生于朝廷,主触不直者说,文亦云古者决讼,令触不直故又名任法。《论衡》曰皋陶钦平任坐以明至公,所在任法而不任人也。古法字作法水以言其平之,如水从廌去者廌之所去,法之所取,后法去廌岂时不及古不可常得,从而去之耶,而廌冠之制,则传于今。淮南子曰:楚文王好服獬冠,楚国效之以廌角安冠,上汉之法冠,所谓柱后惠文者是也。史氏以为楚王尝获之故,以为冠春秋传所谓南冠者也。秦灭楚以其君服赐执法,近臣、御史,服之,异志以为獬廌一角,今冠两角非象也。然汉史氏特云法冠或谓獬廌冠不正,决之则亦不全取,象于廌若貂若鹖,亦两植之耳。《太平广记》曰:安南有象能知人曲直有斗讼者,行立而嗅之有理者,则过无理者以鼻捲之掷空数丈,以牙接而刺之,亦廌之类。《论衡》曰:觟𧣾者,一角之羊也,性知有罪。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

《兽经》獬豸

獬豸任法。

《三才图会》獬豸

东望山有獬豸者,神兽也,尧前有之能触邪状,如羊,一角四足。

獬豸部艺文一

《獬廌赋》宋·皓
精瑞氤氲兮,生獬廌之炳灵志,耿介而不群世情伪,而尤杂动,微明而镜分,诗美乎。思无邪道贵乎,解其纷得道之实,为身之文岂,徒神明,其形将以幽赞人君泾也。浊渭莸兮,在薰辨之以履霜坚冰,无俾乎。水深雪纷,则致明如日月灵应,如风云所不至者,固亦有闻夫道无为神无方圣,人之政有以相合灵物之质,不必咸章名用,而行迹舍而藏与,麟趾同符,驺虞齐光肇允丕应时,惟我皇咨尔辅弼,咸怀忠良感触。邪之义,成无妄之纲。五福储峙,四灵彷徨,尔有足兮。不行而至尔,有角兮。其用也。刚人是知劝实丁厥祥。孰与凤鸟去飞,龙图未扬,惜暌阔于明代,竟流连于素王物,亦生蛊邪行,紊德虽明,足辨类凶族,起于唐,虞智足周身谗巧倾于孔墨,水火不可以同器,邪正不可以同国,懿兹神兽间执谗慝分两造之疑。冠百祥之特勇,毅而能断智,明而不惑,守法者仰之,以司南疾恶者投之,于有北固操斧而思,用因伐柯而取,则龙阙分官,乌台肃政扶直指之角,象绳愆之性,联绣衣以生风,借白简而增劲,物莫不肃时,靡有竞。所谓君子道长,邦家德政苟违,中人斯同妄,行岂王臣匪躬之德,叶哲后授贤,之命眷,彼法冠恐其规镜,则戴鹖聚鹬足为服之盛,何必仪形神物示人,以敬庶乎,在位者竭能而辅政。

《獬豸赋》〈以触物知邪自然灵兽为韵〉阙名

獬豸出乎,唐尧之年,神羊至于我后之前,虽一物异见,实两时皆然,既曰:珍祥亦称绝异,是考其迹,莫问所至,乃审厥生,不知其自步,元墀以龙扰,向彤庭而鹗视,夫其洪纤之状。周正之仪,抟风比毳素,丝类皮,人间之所常睹,天下之所备,知盖神羊之末事羌,难得而称奇及至,一人视朝百辟,咸瞩张罗杞梓,列布琼玉,虽衣冠有貌,槐棘祗肃,为公卿是匿匪,神灵而不触,尔羊来思其仪,孔嘉望表知里,揆瑜识瑕于是腾双眸,而举柱耸特角而触邪,当之者则立成于犴狱,见之者则固节于邦,家无正不彰靡,奸不屈常在公而,为言匪从己而犯物,百发百中。或受命于神祇,无党无偏,宁奉辞于纶綍,则知唯圣得,一以理人得,一以灵岂,比羵羊下潜,空呈怪于季井商羊,上舞徒表沴于齐庭日者,神直簪笔风潜衣绣顺素节,以击扬奏白简,而弹奏指之者,豺狼不避触之者,回邪莫漏,彼神羊之信。灵请从古而归兽。

獬豸部艺文二〈诗〉《咏史》唐·李华

昂藏獬豸兽,出自太平年。乱代乃潜伏,纵人为祸愆。常闻断马剑,每壮朱云贤。身死名不灭,寒风吹墓田。精灵如有在,幽愤满松烟。

獬豸部纪事

《云笈七签》:黄帝时外国有以神兽来进,名獬豸,如鹿,一角。置于朝,不直之臣,兽即触之。帝问食何物。对曰:春夏处水泽,秋冬处松竹。此兽两目似熊。
《续博物志》:尧缉獬豸之皮以为帝帐。
《论衡·是应篇》:觟𧣾者,一角之羊也,性知有罪。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斯盖天生一角圣兽,助狱为验,故皋陶敬羊,起坐事之。此则神奇瑞应之类也。《淮南子·主术训》:楚文王好服獬冠,楚国效之。〈注〉獬冠,如今御史冠。
《朝野佥载》:周侍御史侯思止,醴泉卖饼食人也。罗告,准例酬五品。于上前索御史,上曰:卿不识字。对曰:獬豸岂识字,但为国触罪人而已。遂授之。
《酉阳杂俎》:开元二十一年,富平县产一角神羊,肉角当顶,白毛上捧,议者以为獬豸。
《金史·熙宗本纪》:皇统三年六月,太原路进獬豸并瑞麦。

獬豸部杂录

《酉阳杂俎》:獬豸,见斗不直者,触之,穷奇见斗。不直者煦之均是兽也,其好恶不同,故君子以獬廌,为冠小人以穷奇为名。
《鼠璞》:吴薛综谓孙权曰:日南男女裸体,可谓虫豸五代卢程。骂任圜曰:尔何虫豸,按尔雅有足谓之虫,无足谓之豸,豸字合丈尔,反十二獬韵,豸字下亦云,虫无足侯思止曰獬豸,但能触邪。按说文獬廌兽也。古者决讼令触,不直廌字合丈蟹,反然四纸韵廌字下,亦注獬豸兽名,然则廌与豸义,本相通,若有獬,字下,虽丈尔,切亦兽也,如止一字纵丈蟹,反亦虫也。今人见御史旧有獬豸冠,单呼为豸,可笑。

白泽部汇考

释名

泽兽《宋书·符瑞志》

白泽图


《宋书》《符瑞志》

泽兽,黄帝时巡狩至于东滨,泽兽出,能言,达知万物之精,以戒于民,为时除害。贤君明德幽远则来。

《三才图会》白泽

东望山有泽兽者,一名曰白泽。

白泽部纪事

《珍珠船》:韦庶人妹,以白泽枕辟魅。

白泽部外编

《云笈七签》:黄帝巡狩东至海,登桓山,于海滨得白泽神兽,能言,达于万物之情。因问天下鬼神之事,自古精气为物,游魂为变者,凡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白泽言之,帝令以图写之以示天下,帝乃作《祝邪之文》以祝之。

桃拔部汇考

释名

符拔《后汉书》   天鹿《宋书》
辟邪《尔雅翼》   扶拔《尔雅翼》

桃拔图


《宋书》《符瑞志》

天鹿者,纯灵之兽。五色光耀洞明,王者道备则至。

《尔雅翼》桃拔

桃拔西域,传云乌弋,有桃拔一名,符拔似鹿长尾,一角者或为天鹿,两角者或为辟邪一名扶拔。

桃拔部纪事

《汉书·西域乌弋国传》:乌弋有桃拔、师子。
《后汉书·班超传》:月氏尝助汉击车师有功,贡奉符拔、师子,因求汉公主。超拒还其使,由是怨恨。
《西域安息国传》:安息国章帝章和元年,遣使献符拔。符拔形似麟而无角。
《灵帝本纪》:中平三年,复修玉堂殿,铸铜人,黄钟四,及天禄、虾蟆,又铸四出文钱。〈注〉天禄,兽也。时使掖庭令毕岚铸铜人,列于苍龙、元武阙外,钟悬于玉堂及云台殿前,天禄、虾蟆吐水于平门外。事具宦者传。案:今邓州南阳县北有宗资碑,旁有两石兽,镌其膊一曰天禄,一曰辟邪。据此,即天禄、辟邪并兽名也。汉有天禄阁,亦因兽以立名。
《南齐书·芮芮虏传》:建元二年、三年,芮芮主频遣使贡献貂皮杂物。与上书欲伐魏。献师子皮裤褶,皮如虎皮,色白毛短。时有贾胡在蜀见之,云此非师子皮,乃扶拔皮也。
《梦溪笔谈》:至和中,交趾献麟,如牛而大,通身皆大鳞,首有一角。考之记传,与麟不类,当时有谓之山犀者。然犀不言有鳞,莫知其的。诏欲谓之麟,则虑夷獠见欺;不谓之麟,则未有以质之;止谓之异兽,最为慎重有体。今以予观之,殆天禄也。按《汉书》:灵帝中平三年,铸天禄、虾蟆于平津门外。注云:天禄,兽名。今邓州南阳县北《宗资碑》旁两兽,镌其膊,一曰天禄,一曰辟邪。元丰中,予过邓境,闻此石兽尚在,使人墨其所刻天禄、辟邪字观之,似篆似隶。其兽有角鬣,大鳞如手掌。南丰曾阜为南阳令,题宗资碑阴云:二兽膊之所刻犹在,制作精巧,高七八尺,尾鬣皆鳞甲,莫知何象而名此也。今详其形,甚类交趾所献异兽,知其必天禄也。

桃拔部外编

《十洲记》:聚窟洲在西海中申未之地,地方三千里,北接昆崙二十六万里,去东岸二十四万里。上多真仙灵官,宫第门户不可胜数。又有狮子辟邪,凿齿天鹿长牙,铜头铁额之兽。

角端部汇考

释名

角貒《尔雅翼》

角端图


《宋书》《符瑞志》

角端者,日行万八千里,又晓四夷之语,明君圣主在位,明达方外幽远之事,则奉书而至。

《尔雅翼》角端

角端似猪,或云似牛角。在鼻上可作弓。说文云角端兽也,出胡林国。续汉书鲜卑有角端牛,以角为弓。《宋书·符瑞志》曰:角端,日行一万八千里,又晓四夷之语,明圣在位,明达方外幽远之事,则奉书而至。此乃异物非角为弓也,端当作貒。

角端部选句

汉司马相如

《上林赋》:其兽则麒麟角端。〈选注〉角端角在鼻上,或能人言。背上有肉,似橐故名。

角端部纪事

《癸辛杂识》:陈刚中云,成吉思皇帝常西征,渡流沙万馀里。其地皆荒寂,无人之境。忽有大兽,其高数十丈,一角如犀,能人言。忽云:此非汝世界,宜速还。左右皆震恐。耶律楚材字晋卿,辽人博物无所不知盖,张华郭璞辈随进云:此名角貒,能日驰万里,灵异如鬼神,不可犯也。帝为之回驭。
《辍耕录》:金华黄先生溍尝云:子将以举子经学取科第有一赋,题曰角端。亦曾求其事实否乎。余曰:未也。因记《史记》司马相如传:兽则麒麟,角𧤗之语,退而阅之。按注郭璞曰:角𧤗音端,似猪角,在鼻上堪作弓。又云似麒麟而无角毛。诗疏云:麟黄色,角端有肉。张揖云:角端似牛,角可以为弓。以此推之,岂亦麟之属与,及考符瑞志名臣,事略癸辛杂识等书,乃始得其详盖。太祖皇帝驻师西印度,忽有大兽,其高数十丈,一角如犀牛。然能作人语。云:此非帝世界,宜速还。左右皆震慑。独耶律文正王进曰:此名角端,乃旄星之精也。圣人在位则斯兽奉书而至,且能日驰万八千里,灵异如鬼神,不可犯也。帝即回驭载。稽之前志神禹氏治水功成,天降飞菟,日行三万里而未尝善言也。又后土跌蹄之兽至善言,而未闻其独角也。轩辕获飞黄而独角,汉武获兽并角而五蹄。又未尝闻其能言善驰也。及圣祖诞膺天命而角端出焉,夫一角者,所以明海宇之一万八千里之涉者,所以示无远弗届也。此又天将开,天下于大一统之象也。至正庚寅江浙乡试八月二十二日夜二,鼓院中彷佛见一物驰过,甚疾。其状若猛兽者。军卒从而喧哄,因出角端为赋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