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鹊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鹊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二十卷目录

 鹊部汇考
  鹊图
  诗经〈召南鹊巢 鄘风鹑奔〉
  礼记〈月令〉
  尔雅〈释鸟〉
  易纬〈通卦验〉
  汲冢周书〈时训解〉
  淮南子〈天文训 时则训 泛论训〉
  淮南毕万术〈鹊脑〉
  博雅〈释鸟〉
  古今注〈神女〉
  禽经〈鹊孕以音 灵鹊〉
  酉阳杂俎〈鹊巢愈病〉
  补禽经〈鹊鸣 野鹊鹊交〉
  墨客挥犀〈子母鹊〉
  埤雅〈鹊〉
  尔雅翼〈鹊〉
  格物总论〈鹊〉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雄鹊肉气味 主治 发明 脑主治 巢主治 附方〉
 鹊部艺文一
  鹊赋           梁徐勉
  为司农卿宗晋卿进赤觜山鹊表
               唐李峤
  代宰相谢示白野鹊表     钱珝
  延州献白鹊赋        王棨
  鹊始巢赋         陈仲师
  鹊巢背太岁赋        前人
  鹊赋          明徐守铭
  瑞应白鹊赋〈有序〉    廖道南
  鹊赋           李东阳
  鹊赋           李梦阳
  鹊巢赋〈有序〉       钟惺
 鹊部艺文二〈诗〉
  短歌行          魏武帝
  鹊讴            曹植
  咏鹊           梁萧纪
  看柳上鹊        北齐魏收
  园树有巢鹊戏以咏之    隋魏澹
  鹊            唐李峤
  山行见鹊巢         蒋洌
  夜飞鹊           前人
  咏礼部尚书庭后鹊      苏颋
  鹊             李白
  祝鹊            王建
  鄜州进白野鹊        薛能
  喜鹊           皮日休
  山鹊           司空图
  喜山鹊初归〈二首〉     前人
  鹊             韩偓
  鹊           南唐韩溉
  苑中白野鹊        王感化
  鹊             徐夤
  臣栗以御画鹊示臣驹谨再拜稽首赋诗〈二首〉
               宋韩驹
  黄筌鹊雏          文同
  野鹊           欧阳修
  异鹊诗〈有序〉       苏轼
  鸷鹊诗〈有序〉      陈无己
  闻喜鹊           李觏
  乌鹊            前人
  赠鹊            陆游
  即事            程俱
  鹊有媒         元吴景奎
  桃花双鹊图        明刘铉
  题蔡挥使所藏林良双鹊   程敏政
  噪鹊行           景旸
  花枝独鹊         陈于陛
 鹊部选句

禽虫典第二十卷

鹊部汇考

释名


《诗经》     阳鸟《易·通卦验》
乾鹄《淮南子》   鳱鹄《博雅》

神女《古今注》   灵鹊《禽经》

乾鹊《埤雅》    刍尼《本草纲目》

鹊图


《诗经》《召南·鹊巢》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
〈注〉鹊善为巢,其巢最为完固,鸠性拙,不能为巢,或有居鹊之成巢者。〈笺〉鹊之作巢,冬至架之,至春乃成。犹国君积行,累功故以兴焉。〈正义〉推度灾曰:鹊以复至之月始作室家,鸤鸠因成事天性如此也。复于消息十一月卦,故知冬至加功也。月令十二月鹊始巢,则季冬犹未成也。故云:至春乃成也。此与月令不同者,大率记国中之候不能不有早晚。

《鄘风·鹑奔》

鹑之奔奔,鹊之彊彊。
〈朱注〉奔奔彊彊居有常匹飞,则相随之貌。

《礼记》《月令》

季冬之月,鹊始巢。
〈疏〉鹊始巢,此据晚者。若早者十一月巢,故诗纬推度灾云:复之日鹊始巢。

《尔雅》释鸟

鹊鵙丑,其飞也翪。
〈注〉竦翅上下。〈疏〉鵙伯劳也,翪竦也,丑类也,鹊鵙之类不能翱翔远飞,但竦翅上下而已。

鸟鹊丑,其掌缩。
〈注〉飞缩脚腹下。〈疏〉掌足也。鸟鹊之类,飞时缩足于其腹下。

《易纬》《通卦验》

鹊者,阳鸟先物而动,先事而应,见于木风之象。

《汲冢周书》《时训解》

小寒又五日,鹊始巢,鹊不始巢国不宁。

《淮南子》《天文训》

日冬至,鹊始巢。

《时则训》

季冬之月,鹊加巢。
〈注〉鹊感阳而动。

《泛论训》

猩猩知往而不知来,乾鹄知来而不知往。
〈注〉乾鹄鹊也,人将有喜徵则鸣。

《淮南毕万术》《鹊脑》

鹊脑令人相思,取雌雄鹊各一蟠之四通道。丙寅日,与人共饮酒,置脑酒中,则相思也。

《博雅》释鸟

鳱鹄鹊也。

《古今注》神女

鹊,一名神女。

《禽经》《鹊孕以音》

鹊以音感而孕。
鹊乾鹊也,上下飞鸣则孕。

灵鹊

灵鹊兆喜。
鹊噪则喜生。

《酉阳杂俎》《鹊巢愈病》

鹊巢,鹊构巢,取在树杪枝,不取堕地者,又传枝受卵。端午日午时,焚其巢,灸病者,疾立愈。

《补禽经》《鹊鸣》

鹊俯鸣,则阴;仰鸣,则晴。

《野鹊》

野鹊传枝。
《鹊交》
鹊以意交。

《墨客挥犀》子母鹊

夔峡间有子母鹊,比常鹊差大雌雄未尝相离。虞者必双得之,闭雌于笼中,纵雄出食,食饱辄归,纵雌亦然若双纵,则飞去不复返矣。

《埤雅》

鹊知人喜,作巢取在木杪枝,不取堕地者。皆传枝受卵,故一曰:乾鹊。而庄子云:乌鹊孺鱼传沫也。鹊以传枝少欲,故曰:孺也。列子所谓纯雄其名稚蜂者,与此同意。淮南子曰:太阴所建蛰虫首穴而处,鹊巢向丙为户。又曰:蛰虫鹊巢皆向天一盖,鹊巢开户向天一,而背太岁。故博物志云:鹊背太岁也。先儒以鹊巢居,而知风蚁穴居,而知雨鹊岁多风,则去乔木巢旁枝,故能高,而不危也。然则彊而不淫,知风之自而作其巢,知岁之所在而开其户者,鹊也。彊而不淫,所以成德。成德故有行,知风之自而作,其巢知岁之所在,而开其户,所以趋时。趋时,故有功。故诗以譬国君积行累功,诗曰:防有鹊巢,邛有旨苕言不惊惧之故,防有鹊巢,不残贼之故,邛有旨苕也。俗说鹊巢中必有梁,见鹊上梁者,必贵。二鹊共衔一木置巢中,谓之上梁。说文作舄象形通舄履之舄。古之人,居欲如燕,行不欲如鹊,故其字借为舄。履之舄所以为行,戒也。其在相法有之曰:鹊行跄跄,性行弗良,篆文作难,盖从错省。淮南子曰:如鹊之駮。一曰从昔昔之言,乾也。考功记曰:稚牛之角直而泽,老牛之角紾而昔。殷氏子抄曰:舄九写而为乌,虎三写而为帝,言书之转易如此。意林曰:书三写鱼成鲁帝成虎,亦是意也。相感志曰:野鸡属阴先鸣而后鼓翼,家鸡属阳鼓翼而后鸣。天元主物簿云:鹊啄槐实结玉于脑,谓之鹊玉,此鹊终岁不复鸣噪,虽巢无胎卵。

《尔雅翼》

鹊者,乌之属。故周礼总为之乌,鸟又以其色驳名之为驳鸟。淮南曰:若鱼之跃,若鹊之驳。此自然者,不可损益。古鹊之字作舄盖象形,篆文则作。能知气候疾徐,阴阳向背,风水高下,岁必一营,巢其孳生,比他物最早,故自小寒五日而始巢,巢常背太岁,而向天一。淮南曰:太阴所建蛰虫首穴而处鹊巢向丙为户。又曰:夫蛰虫鹊巢皆向天一者,至和在焉。又知岁之多风,则去高木,而巢扶枝,或曰:水大则巢高,水小则巢卑,巢皆取木之枝梢,不取坠枝。巢中亦涂饰横梁,其中相传见其上梁者贵。云:于是传枝而生子,春二月,而有乳鹊矣。已则舍去,而他鸟居之,故召南称鸠居鹊巢。周书时训曰:鹊不始巢,国不宁。则以巢比国,盖旧说也。始则一鸠居之,寻则呼其偶并居焉,所谓方之者也。至其后,则生子盈之,家道成矣。今乌之类,亦逐鹊而居:其巢鹊能知人之吉凶,故自啄其足,则行人至。或曰:其声接接,令接来者也,南人以其声为吉,以乌为凶,北人反之。昆皋之下,以玉璞抵鹊盖恶之也。鹊虽能知来,及其避风而巢卑也。大人过之则探其𪃟,婴儿过之则挑其卵,故号知来而不知往。涉秋七日首无故皆髡,相传以为是日,河〈缺〉与织女会于汉东,役乌鹊为梁,以渡。故毛皆脱去,案秋鸟兽毛毨之时。又山海经群鸟有解羽之所,此岂解羽之类耶。其尾尤长,故汉世高祖所谓刘氏冠,民间谓之鹊尾冠。又熏垆之有柄者,谓之鹊尾。垆鹊能制猬,鹊之所在,猬必反腹,而受啄焉。或在木上鸣,猬伏不能行。淮南曰:鹊矢中猬,此类之不可推者也。

《格物总论》

鹊一名飞驳,形类于鸦,而差小觜、尖足、爪黑、颈项背深绿色、白翮尾毛黑白相间,善为巢,其声楂楂。然南人闻其噪,则喜。北人闻其噪,则悲。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鹊古文舄象形,鹊鸣唶唶,故谓之鹊。鹊色驳杂,故谓之驳。灵能报喜,故谓之喜。性最恶湿,故谓之乾。佛经谓之刍尼。小说谓之神女。

《集解》

李时珍曰:鹊乌属也,大如鸦,而长尾、尖觜、黑爪、绿背、白腹、尾翮黑白驳杂,上下飞鸣,以音感而孕,以视而抱。季冬始巢,开户背太岁,向太乙,知来岁风多,巢必卑下,故曰:乾鹊知来,猩猩知往。段成式曰:鹊有隐巢,木如梁令鸷鸟不见,人若见之,主富贵也。鹊至秋,则毛毨头秃。淮南子云:鹊矢中猬,猬即反而受啄,火胜金也。

《雄鹊肉气味》

甘寒无毒,日华曰凉。

《主治》

《别录》曰:石淋消结热可烧作灰,以石投中,解散者,是雄也。陈藏器曰:烧灰淋汁饮之,令淋石自下。苏颂曰:治消渴疾去风,及大小胀涩,并四肢烦热,胸膈痰结,妇人不可食。李时珍曰:冬至埋鹊于圊前,辟时疾温气出肘后。

《发明》

陶弘景曰:凡鸟之雌雄难别者,其翼左覆右者是雄,右覆左者是雌。又烧毛作屑纳水中沉者是雌,浮者是雄。今云投石恐止是鹊,馀鸟未必耳。

《脑主治》

陶弘景曰:五月五日取鹊脑入术家用,按淮南毕万术曰:丙寅鹊脑令人相思。高诱注云:取鹊脑雌雄各一,道中烧之,丙寅日入酒中饮,令人相思,又媚药方中亦有用之者。则陶氏所谓术家者亦此类耳。

《巢主治》

日华曰:多年者烧之水服,疗颠狂鬼魅,及蛊毒仍呼祟物,名号亦傅瘘疮良。时珍曰:正旦烧灰撒门内辟盗,其重巢柴烧研饮服方寸匕,一日三服,治积年漏下。不断困笃者,一月取效出洞天录,及千金方,重巢者,连年重产之巢也。

《附方》

小便不禁,重鹊巢中草一个烧灰,每服二钱,以蔷薇根皮二钱,煎汤服之日二。〈圣惠方〉

鹊部艺文一《鹊赋》梁·徐勉

观羽族之多类,实巨细以群飞。既若云而弥上,亦栖睫而忘归。爰有兹禽六翮,斯具生无隐默质有黝素匪违凉,而就暑通四节,以驰骛出昆山而抵玉,入召南而兴赋。其识知来,其巢知风,比之烈士时起则雄逢翳荟,而翔集乘清吹,而西东荷休明,以得性游苑囿以自终。

《为司农卿宗晋卿进赤觜山鹊表》唐李峤


臣晋卿言:昨于宿羽亭果园内,捉得赤觜山鹊一枚,其鸟有三足,中足有五指,近人相,托爪上有毛,仪观非常精彩,特异虽貌在禽类而名高羽族。鲜毛孕碧,劲觜含丹。三足呈休,与黔乌而比孝;五指为瑞,共白麟而同德。填河未足方其美,绕树无以俪其珍。故使绿衣翠襟,羞言辨惠,藻翰锦臆,惮称奇伟,将明天子之德,遂入虞人之罗,自非睿感潜通祯符显应,岂能殊祥毕凑异物咸臻,旷千古而难逢,超百王而独异。臣谬参簪笏忝,列葭莩忭跃之情,实倍恒品无任,喜庆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其山鹊谨随表同进。

《代宰相谢示白野鹊表》钱珝

臣某等言:今月某日,高品张师道,至奉宣圣旨示臣等,泾州所进白野鹊者,臣闻白为正色鹊,实灵禽在五行,而赋禀金精于众鸟,而有殊羽族。臣某伏惟尊号皇帝陛下:应上天之道,必顺五行。遂万物之情,非徒众鸟。宜获隆祥之类,以昭致理之心。是以素翼流光,丹眸耀众,俄呈瑞质,能弄好音,应图牒以自,来讵网罗之所得。诸侯入献,史氏明书,宁同集树之乌,堪并纪年之雀。方开景运实契祯符,臣某等谬赞皇猷,窃观神贶,无任贺圣欢忭之至。

《延州献白鹊赋》〈以圣德遐及灵禽表祥为韵〉王棨

我后君临九有仁,被诸华伊炳灵之白鹊,倏效祉于皇家,变尔羽毛,以表恩。沾于飞走,生乎边鄙,是彰泽及于幽遐。始其决越春巢,轻翻素翼,不类雕陵之异,状自受金方之正。色封人既获罗氏潜藏,且曰:昔闻兴咏于召南,今见呈祥于塞北,斯乃发天庆、昭皇德、望云将、献鹄归齐使之笼。拜表初行,雉别越裳之国。既而臻凤阙进彤庭粉焕成桥之羽,霜凝化印之形,奚稽瑞牒,克叶祥经。异丹雀之呈质,同素乌之效灵。帝嘉其贲然,斯来皭尔难,及俾遂性以饮啄顾无群,而翕集由是绕树星飞。依枝玉立,乍捕蝉于上苑,不羡莺迁,或报喜于丹墀。何惭凤集,故能彩迥群类,名超百祥,播休徵于有截,昭圣祚之无疆。月下南飞,过银河而混色;风前东向,映琼树以增光。若乃潜下庭隅,远分林表,迷彼鸟之翯翯,夺尔驹之皎皎。狼生殷代,诚福应之,未如鱼跃舟中。谅贞符之尚小,曾未若影度帘,曙声来殿,深美掩条支之,献珍逾陇坻之禽。昔在遐方玉,每抵于昆岫。今以至德巢,可窥于禁林。是知斯鹊来仪,惟天瑞圣俾。尔羽之洁朗,彰我时之清净。臣闻雁有歌而雉有诗,又安得不形于赞咏。

《鹊始巢赋》陈仲师

霜天惨惨兮,枫树之杪。构彼层巢兮,翩然宿鸟。眄乔柯以上下,惭弱羽之卑小。周匝经营,翻飞缭绕。履危而金弹不发,送喜而珠帘乍开。逐初心之眷恋,无利嘴之嫌猜。驾木末居岩隈容足之前,望一枝以栖息翻身之际。历众木,以飞来拂曙,声多排空,意远惜光阴于朝暮。迷饮啄之往返,于是攫腐草,衔飞蓬,重叠尺箠回环翠空凌寒。而且近朝日构思,而偏愁夜风。俯仰求容,冀思拾芥之力;纵横居止,顾就积薪之功。必使轻举得便,群飞会同游嬉,遂邻于清籞窘束长谢其雕笼。所谓摭实以来凭虚相借不然则六翮摧毁三冬徂谢。飞莺将出乎深谷,黄雀亦誇其大厦,所以踰远林,戾前除,仰窥肃爽,远慕扶疏。当绕树之时,暂随乌会在来巢之日,常畏鸠居,非微禽之敢竞,幸嘉木之有馀。嗟乎,摇尾驯扰敛容萃止依于主人来。若处子匪能言,以呈慧不善舞,以招美。倘抵玉无虞,抟风资,始故巢林以何报,惟化印而后已。

《鹊巢背太岁赋》前人

营巢有因,惟鹊无伦始,自小寒之日,不当太岁之神辨,向背以经营,必先避地顾纵横,而委积足以藩身。且其矫翼徘徊向隅栖息。时怀择木之智,日就积薪之力,若在离宫之内,不可巢南。如当子午之中,无因逐北,所以率先表异选胜知归。应时节而迁易,辨方隅之是非。念彼明神自易地而攸处顾兹弱羽信何枝,而可依时也。苟遂居安宁辞,力役。衔腐草,而构思向高柯以容迹动观。所忌殊古人之橧巢,理契不齐如方士之工。历择地已有知风,岂无方一枝而自托,虽小数之能拘且相质,以和鸣喜同于雀,乃卜居而类聚,趋甚于凫况复藉,用茅茨殊荷庇盖,任风雨而自适。岂阴阳而去,泰念土宜之,是顾足见知方信天理,以自然焉。能向晦尔乃节届元律时,方冱寒顾地角,而知禁。岂天时之可干,无起土功异,衔泥而戾,止知于岁,杪聊寓迹,以求安。既而饮啄,无虚推移,不滞得厌,胜之良术。诚栖迟之上,计潜轸明条之虑,必附枳枸之势,摧枯拉朽已完葺,于崇朝,命侣引雏聊优,游于卒岁,顾末俗之,无违信,微禽之可继。

《鹊赋》明·徐守铭

鹊鵙丑其飞也,翪应必先事巢于季冬。性何知而避岁理,何由而向风传。帝女于南阳,见雕陵于庄子。方朔则识其顺风,陆贾则信其有喜,知来识修短之分,悬肉见交感之理在。至德之世,其巢可窥集高城之危,失时而起,或抵玉于昆山,或堕地于燕池,化印既闻于雨霁,绕树更见于星稀,则有朱据焚燎王澄探取孙和。既虑于倾危窦申,亦招于权赂。亦有葺乾陵之殿,巢发石之车。或得名于神女,或共止于巢乌。尔其采粟环丘之上,衔火清溪之侧,推子信之妙术,伏管辂之精诚。驾言西土,曾听王母之谣;考彼国风,亦比夫人之德。
《瑞应白鹊赋》〈有序〉廖道南
辛卯秋八月,河南郑府献白鹊二,上嘉兹灵瑞。乃命礼官蒐彝典,诹吉辰昭告九庙荐呈两宫,仍宣示百官于左顺门谛观,赐以大庖珍膳,臣伏考诸,仁宗为储皇时,有白鹊之瑞,乃命宫僚撰表上贺。杨士奇云:与凤同类,跄跄于帝舜之庭,如玉其辉,皎皎在文王之圃。仁宗览之,喜曰:此真帝王家白鹊也。仰惟皇上元德格天至仁育物,惠沾群动化被万灵,是故禽鸟感气,纯白昭辉,不于异域于中州,不于他所于宗室。天之锡纯,神之介祉,于是乎。有徵矣臣谨撰瑞应白鹊赋赋曰

肆后皇之纯祐兮,嘉申命其用休。协气絪缊于上元兮,灵鸟翱翔于中州。夫其始而𪃟育也。翳桑土之绸缪,营巢枝以结构。嵩祇宛委以毓祯,川若萦纡以埤厚。酝酿之以,阴阳之元。和煦媪之,以鬼神之奇秀,继而习飞也。振羽翰于碧寥,拟纯白于素丝。占易象而敦贲无咎,徵戴记而比玉斯辉,其来仪也。辞瀍涧之清泚,饮河洛之甘泉。函以雕笼,而翛翛其洁,饲之琅实;而皓皓其鲜,尔乃遵渚鸿之云逵,度泽鹤之烟皋。渐彤墀而回绕于鳷鹊之观,入紫囿而振拂于翡翠之苕。尔乃测铜虬之莲漏,焚宝鸭之兰膏。启宗宫,而掩映于翔凤之阁,献祖祢而周遭于戴鳌之桥。尔乃敞鱼钥于重闱列龙床于夹陛,慈颜燕喜而颂腾于禁掖之庭,寿极鸾回而歌永于钩陈之地。尔乃诏文辟之鹓班,偕武卫之鹰,扬薄言往观,而振振若西雍之鹭,亦既集止,而跄跄如虞室之凰。于时睹天颜之欢,霁洒宸翰,以昭宣蒐灵囿于往迹纪殊祯于万年。臣拜稽首,赓载歌曰:繄轩皇兮,御璿图元扈。来游兮,文明孚繄。舜帝兮,协钧韶彩凤。来仪兮,化理昭于皇。文祖兮,绍往圣灵鹊。肇见兮,受天之命于皇。吾皇兮,绍烈祖灵鹊。载符兮,绳其祖武。

《鹊赋》李东阳

爰有灵鸟集于中林,修尾长喙元衣素襟。皦皦奇质,冷冷警心。我有嘉辰,怀此好音。若夫飞甍峻阁,绣闼雕楹,旭日初照,纤飙不生。茂树芳洁,繁阴翳清。忽促剌以双透,欻翪翀而迅征。刷凝鲜之委羽,写婉转之幽情。纷众啅以争坠,屡驯飞而不惊。晴雪冲腾,其下上閒华匝地而纵横。尔其乍东乍西,倏近倏远,栖初危,而不定去。未极而中返,或周旋其却顾,或撇捷其将转。方小伫于中庭,误迟归于别馆。曳馀音于未绝,袅柔条之半绾。若乃玉关迁客,金屋佳人,淹沉幽圄之士,杂遝高轩之宾。托春心于锦字,迓曙色于雕轮。听泥金之小敕,拥织翠之重茵。晓枕惊梦,春山罢颦。莫不穷途拭泪,幽谷生春。或擎杯以酹地,或倒屣而迎门。嗤村鸱于牖户,怪野鵩于承尘。不利俗以投好,徒增疑而召嗔。试比物以引类信,兹禽之足珍。乃有上苑虞人,五陵年少,挟孤弹于怀中,探危巢于木杪。智藏乎其无形,祸出其所不料。岂百金之是图曾不满。夫一笑物固有所,偏工意固有所。独适故知来岁之风,不能庇一卵于终。日报罗帏之喜,不能解双颜于漆室。彼世态之无常,徒因之而太息,复有梁州金印月浦银桥羡崔梁之窈窕,骇鲁木之翔翱。信慌惚而莫究徒夸,浮而可嘲吾将。使茂先卷舌而却走,成式遁辞而先逃。见天机之流转,知造物之非雕,坐观物以自适,聊寄情乎离骚。

《鹊赋》李梦阳

有翩翩之珍鸟,秉阳刚而含哲。择乔干而托处,信于飞而颃颉。性灵达而好静,恒相时而豫移。知多风之害患,则徙巢于下枝。善传祥而递音,类明士之几悟,岂林岩之遐閒。游庭松,而栖寓虞矰弋之见。寻于君子,乎是依饮九霄之曙。露啄嘉实之离离黄钟厥月。天地闭藏雪,霰纷其交下。烈风严,而雨霜群,植寥乎未坼,诸动潜于深密。羡斯鸟之前觉,独衔槁而营室。窿象天体,方则地矩义备,晦明智敌。风雨谙击,冲之元括。背太岁而启户,谅绸缪之轸心;黯拮据而谁语,嘅春阳之未临。聊俟时而共嬉,感主人之隆笃,戒弹矢而罔欺。步玉除以俛啄微风跂,而自閒。冀融景以骧跃,昂青云而拂旋激神化以耀德。逢印文而幻迁,庶遗安于众鸠,顺天命而自然。
《鹊巢赋》〈有序〉钟惺
系舟西梁山下,有垂杨数树,童然而其一鹊巢其上者,柔条独起,春发其色。土人云:以鹊巢之故,得免剪伐。感鸟能庇木,而氓之蚩蚩并育之意。憯然著于动植充类识端,可以见天心焉。爰作斯赋。

维鸟与木之偶然,初何心而相附。虽灵鹊之择木,乃枯杨兮。其焉慕方夫牖户,绸缪飞鸣,拮据倦形。声之相喧,恐桑土之我污,尔其冬馀春初,烧荒刊路,众林童。然偏何独茂盖已,烟日之向,新胡止条枚之如故。彼樵者之蚩蚩兮,何秉心之独恕。曰:睹巢卵之相,为命兮,羌更意,而怀顾。曰:子曰:室匪木曷。据曰,叶曰:枝匪鹊焉。护此风雨,蛇鼠之无虞,彼斧斤樵薪之不虑。辟彼伯鸾之借枝于庑下兮,暴客过而反步匪。伊门庭之有光兮,亦外侮之克禦。夫既或惠我以美阴兮,胡不报之以雨露。乃人心之动于物类兮,独并存而同豫。重曰:有柳依依,有鹊栖栖。畴导善气,畴遏杀机。生杀感应,惟危惟微,充类循本灵蠢,同归人天沙界,佛土王畿,永无戕和探𪃟折枝。

鹊部艺文二〈诗〉《短歌行》魏·武帝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栖。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鹊讴》曹植

鹊之彊彊,诗人取喻。今存圣世,呈质见素。饥食苕华,渴饮清露。异于俦匹,众鸟是骛。

《咏鹊》梁·萧纪

欲避新枝鹊,还向故巢飞。今朝数声喜,家信必应归。

《看柳上鹊》北齐魏收

背岁心能识,登春巢自成。立枯随雨霁,依枝须月明。疑是彫笼出,当由抵玉惊。间关拂条软,回复振毛轻。何独离娄意,傍人但未听。
《园树有巢鹊戏以咏之》魏·澹
畏玉心常骇,填河力已穷。夜飞还绕树,朝鸣且向风。知来宁自伐,识岁不论功。早晚时应至,轻举一排空。

《鹊》唐·李峤

不分荆山抵,甘从石印飞。危巢畏风急,绕树觉星稀。喜逐行人至,愁随织女归。傥游明镜里,朝夕动光辉。

《山行见鹊巢》蒋洌

鹊巢性本高,更在西山木。朝下清泉戏,夜近明月宿。非直避网罗,兼能免倾覆。岂忧五陵子,挟弹来相逐。

《夜飞鹊》前人

北林夜方久,南月影频移。何啻从三匝,犹然未得枝。

《咏礼部尚书庭后鹊》苏颋

怀印喜将归,窥巢恋且依。自知栖不定,还欲向南飞。

《鹊》李白

五色云间鹊,飞鸣天上来。传闻赦书至,却放夜郎回。《祝鹊》王建
神鹊神鹊好言语,行人早回多利赂。我今庭中栽好树,与汝作巢当报汝。

《鄜州进白野鹊》薛能

轻毛叠雪翅开霜,红觜能深练尾长。名应玉符朝北阙,色柔金柱瑞西方。不忧云路填河远,为对天颜送喜忙。从此定知栖息处,月宫琼树是仙乡。

《喜鹊》皮日休

弃膻在庭际,双鹊来摇尾。欲啄怕人惊,喜语晴花里。何况佞倖人,微禽解如此。

《山鹊》司空图

多惊本为好毛衣,只赖人怜始却归。众鸟自知颜色减,妒他偏向眼前飞。

《喜山鹊初归》前人

翠衿红觜便知机,久避重罗稳处飞。只为从来偏护惜,窗前今贺主人归。
其二

阻他罗网到柴扉,不奈偷仓雀转肥。赖尔林塘添景趣,剩留山果引教归。

《鹊》韩偓

偏承雨露润毛衣,黑白分明众所知。高处营巢亲凤阙,静时閒语上龙墀。化为金印新祥瑞,飞向银河旧路岐。莫怪天涯栖不稳,托身须是万年枝。

《鹊》南唐·韩溉

才见离巢羽翼开,尽能轻飏出尘埃。人间树好纷纷占,天上桥成草草回。几度送风临玉户,一时传喜到妆台。若教颜色如霜雪,应与清平作瑞来。

《苑中白野鹊》王感化

碧岩深洞恣游遨,天与芦花作羽毛。要识此来栖宿处,上林琼树一枝高。

《鹊》徐夤

神化难原瑞印开,雕陵毛羽出尘埃。香闺报喜行人至,碧汉填河织女回。明月解随乌绕树,青铜宁愧雀为台。琼枝翠叶庭前植,从待翩翩去又来。

《臣栗以御画鹊示臣驹谨再拜稽首赋诗》〈二首〉宋韩驹


君王妙画出神机,弱羽争巢并占时。相见春风鳷鹊观,一双飞上万年枝。
舍人簪笔上蓬山,辇路春风从驾还。天上飞来两乌鹊,为传喜事到人间。

《黄筌鹊雏》文同

短羽已䙰褷,弱胫方屴岌。母也向何处,开口犹仰食。

《野鹊》欧阳修

鲜鲜毛羽耀朝辉,红粉墙头绿树枝。日暖风轻言语软,应将喜报主人知。
《异鹊诗》〈有序〉苏轼
熙宁中,柯侯仲常通守漳州,以救饥得民。有二鹊栖其厅事,讫侯之去,鹊亦送之,漳人异焉。为赋此诗。

昔我先君子,仁孝行于家。家有五亩园,么凤集桐花。是时乌与鹊,巢𪃟可俯拿。忆我与诸儿,饲食观群呀。里人惊瑞异,野老笑而嗟。云此方乳哺,甚畏鸢与蛇。手足之所及,二物不敢加。主人若可信,众鸟不我遐。故知中孚化,可及鱼与豭。柯侯古循吏,悃愊真无华。临漳所全活,数等江干沙。仁心格异族,两鹊巢其衙。但恨不能言,相对空哑哑。善恶以类应,古语良非誇。君看彼酷吏,所至号鬼车。
《鸷鹊诗》〈有序〉陈无己
辛巳夏四月庚戌,将晏与客追凉露坐。有雀引雏二三集垣下,且行且哺,俄有鹊至,自北俛啄雀间初循循少焉。就雀间遽攫一雏,而升于垣出,雀不意悲鸣啾啾,奋身抵鹊,再三欲夺,鹊竟磔雏以食。不顾如得计,然坐客叹息,余感之赋是诗。

若奚不鹯吾,知避而迁汝,胡不狸吾知,远而驰宵通。吾巢晨并吾,枝怀毒妊凶,初不汝期恭,恭拳拳甫笑。嘻嘻情貌深,厚孰从而追。

《闻喜鹊》李觏

翩翩者鹊何品流,羽毛黑白林之幽。生平智力可料度,有巢往往输鸣鸠。天然却会报人喜,愚儿幼妇惟尔求。万声千噪几曾验,闻者终是轩眉头。

《乌鹊》前人

乌鹊翩翩竞羽毛,南飞无树过良宵。就中管得他人事,祗与天孙倩作桥。

《赠鹊》陆游

为梁星渚自何年,毛羽摧伤不怨天。知我斋馀尝施食,翩然飞下北窗前。

《即事》程俱

乌啼未必恶,麾去恨不早。鹊噪两耳聋,主人亦言好。安知一喙鸣,喜戚自颠倒。朝来群鹊噪不已,童稚无知助吾喜。群鹊自与乌争巢,慎勿喜欢真误尔。

《鹊有媒》元·吴景奎

长林萧萧两乾鹊,牖户绸缪欣有托。雄飞望望杳不归,饮啄应怜堕矰缴。孀雌哺𪃟成孤栖,月明不复从南飞。迢迢织女隔银浦,风多巢冷将畴依。花间双鹊能占喜,来往殷勤道芳意。雄鸠佻巧鸩不媒,愿得灵修几同类。斯须众鹊邀提壶,入林绕树声相呼。群飞尽弃遗一鹊,同室定偶携诸孤。彊彊和鸣如有道,求牡深惭雉鸣鷕。踰墙钻穴相窥从,重叹人而不如鸟。

《桃花双鹊图》明·刘铉

双鹊何处声查查,夭桃一树红蒸霞。美人忽听心自喜,捲帘遥对启窗纱。恐惊枝上鸟,未折枝上花。花任啄残应不惜,早教归信来天涯。

《题蔡挥使所藏林良双鹊》程敏政

老木长梢半空起,影落君家素屏里。枝间双鹊不飞去,似向高堂报君喜。凉风晓入庭户清,主人坐对宛有情。眼前岂独惜珍羽,耳畔忽疑闻好声。亦有娟娟白头鸟,相顾徘徊若相保。广东画史深可人,生态无穷意难了。主人堂堂真壮夫,喜受文字相追呼。征蛮不带岭南物,衣衾之外惟此图。堂下有儿堂上母,客至矜图饮醇酒。呀然一笑共平生,崔白边鸾竟何有。鹊兮鹊兮不可求,愿君身共张梁州。不须椎石取金印,看尔生封忠孝侯。

《噪鹊行》景旸

鹊鹊复鹊鹊,春明飞向深。树落树边人,家怀抱恶去。年征夫从卫,霍边头烽火。接回中羽书,昼警清夜同。一自将军度,河曲天山万。里风云空边,头战血赤河。水战士磨刀,寒落指天子。深坐甘泉宫,回头北顾常。拊髀树头鹊,噪如有知朝。来蟢子檐前,垂夫君封侯。应有期凤奁,鸾镜当窗移。

《花枝独鹊》陈于陛

天上成桥罢,人间化印迟。一从栖上苑,那复向南枝。拂羽琼花落,穿林宝树垂。夜飞绕明月,朝语噪晴曦。表瑞巢堪咏,怀仁𪃟可窥。皇家时有喜,先报九重知。

鹊部选句

北齐魏收移梁朝文:楚兵吴甲积若山,丘青,鹊赤,乌噎,流断岸。
北周庾信《小园赋》:藏狸并窟,乳鹊同巢。
唐王勃《寒梧栖凤赋》:游必有方哂,南飞之惊鹊。李绅法华寺大光师碑:昔如来双鹊巢顶而定惠,坚明大师群鸟摩首而烦疑解脱。
柳宗元礼部《贺白鹊》表:伏奉进旨,宣示前件。白鹊者,霜毛皎洁,玉羽鲜明,色实殊常,性惟驯狎。
李白诗:还同月下鹊,三绕未安枝。
白居易诗:啧啧护儿鹊,哑哑母子乌。
方干诗:桂轮秋半出东方,巢鹊惊飞夜未央。
宋余靖诗:烟濛细草流萤度,月上疏林倦鹊栖。梅尧臣诗:赖此数竿竹,与我为煖热。上有寒鹊栖,拳足如瘦蕨。
曾巩听鹊《寄家人》诗云:鹊声哑哑宁有知,家人听鹊占归期。物情固不待人事,尔意自惊思别离。
苏轼诗:大杏金黄小麦熟,堕巢乳鹊拳新竹。
贺铸诗:信鹊新秋去。
陆游诗:庭中下午鹊,门外传远书。〈又〉月惊孤鹊起,天带众星西。
明刘基诗:树头独立知风鹊,屋角双鸣唤雨鸠。〈又〉阴崖有乔树,乾鹊巢其巅。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二十一卷目录

 鹊部纪事
 鹊部杂录
 鹊部外编

禽虫典第二十一卷

鹊部纪事

《穆天子传》:天子升于弇山,世民作忧以吟曰:北徂西土,爰居其野。虎豹为群,于鹊与处。〈于读曰乌〉
《战国策》:史疾为韩使楚,楚王问曰:客何方所循。曰:治列子圉寇之言。曰:何贵。曰:贵正。王曰:正亦可为国乎。曰:可。王曰:楚国多盗,正可以圉盗乎。曰:可。曰:以正圉盗,柰何。顷间有鹊止于屋上者,曰:请问楚人谓之何。王曰:谓之鹊。谓之乌,可乎。曰:不可。曰:今王之国有柱国、令尹、司马、典令,其任官置吏,必曰廉洁胜任。今盗贼公行,而弗能禁也,此乌不为乌,鹊不为鹊也。《庄子·山木篇》:庄周游乎雕陵之樊,睹一异鹊自南方来者。翼广七尺,目大运寸,感周之颡,而集于栗林。庄周曰:此何鸟哉。翼殷不逝,目大不睹。褰裳躩步,执弹而留之。睹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螳螂执翳而搏之,见得而忘其形;异鹊从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庄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捐弹而反走,虞人逐而谇之。庄周反入,三月不庭。蔺且从而问之:夫子何为顷间甚不庭乎。庄周曰:吾守形而忘身,观于浊水而迷于清渊。且吾闻诸夫子曰:入其俗,从其俗。今吾游于雕陵而忘吾身,异鹊感吾颡,游于栗林而忘真。栗林虞人以吾为戮,吾所以不庭也。
《墨子·鲁问篇》: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公输子自以为至巧。
《西京杂记》:樊将军哙问陆贾曰:自古人君,皆云受命于天,云有瑞应,岂有是乎。贾应之曰:有之。夫目瞤得酒食,灯华得钱财,乾鹊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小既有徵,大亦宜然。故目瞤则咒之,火华则拜之,乾鹊噪则喂之,蜘蛛集则放之。况天下大宝,人君重位,非天命何以得之哉。
《集异志》:汉昭帝元凤元年,有乌与鹊斗燕王宫池上,乌堕地死,燕王旦谋为乱,未几伏辜。
《怀庆府志》:杨宣为河内太守,行县有群鹊噪宣曰:前有覆车粟,此鹊相随欲往食,行数里果有覆车粟。《拾遗记》:汉章帝永宁元年,条支国来贡异瑞,有鸟名鳷鹊,形高七尺,能解人语。其国太平则鳷鹊群翔,昔汉武时,四裔宾服,有献驯鹊,若有喜乐事则鼓翼翔鸣。按《庄周》云,雕陵之鹊,盖其类也。淮南子云:鹊知人喜,今之所记大小虽殊,远近为异故略举焉。
《晋书·五行志》:景初元年,凌霄阙始构,有鹊巢其上。鹊体白黑杂色,此羽虫之孽,又白黑祥也。
《魏志·高堂隆传》:凌霄阙始构,有鹊巢其上,帝以问隆,对曰:《诗》云惟鹊有巢,惟鸠居之。今兴宫室,起凌霄阙,而鹊巢之,此宫室未成身不得居之象也。天意若曰,宫室未成,将有他姓制御之。斯乃上天之戒也。夫天道无亲,惟与善人,不可不深防,不可不深虑。夏、商之季,皆继体也,不钦承上天之明命,惟谗谄是从,废德适欲,故其亡也忽焉。太戊、武丁,睹灾竦惧,祗承天戒,故其兴也勃焉。今若休罢百役,俭以足用,增崇德政,动遵帝则,除普天之所患,兴兆民之所利,三王可四,五帝可六,岂惟殷宗转祸为福而已哉。臣备腹心,苟可以繁祉圣躬,安存社稷,臣虽灰身破族,犹生之年也。岂惮忤逆之灾,而令陛下不闻至言乎。于是帝改容动色。
《管辂传》:辂至安德令刘长仁家,有鸣鹊来在阁屋上,其声甚急。辂曰:鹊言东北有妇昨杀夫,牵引西家人夫离娄,候不过日在虞渊之际,告者至矣。到时,果有东北同伍民来告邻妇手杀其夫,诈言西家人与夫有嫌,来杀我婿。
《晋书·五行志》:吴孙权赤乌十二年四月,有两乌衔鹊堕东馆,权使领丞相朱据燎鹊以祭。按刘歆说,此羽虫之孽,又黑祥也。视不明、听不聪之罚也。是时权意溢德衰,信谗好杀,二子将危,将相俱殆,睹妖不悟,加之以燎,昧道之甚者也。明年,太子和废,鲁王霸赐死,朱据左迁,陆议忧卒,是其应也。东馆,典教之府;鹊堕东馆,又天意乎。
太元二年正月,封前太子和为南阳王,遣之长沙,有鹊巢其帆樯。和故官僚闻之,皆忧惨,以为樯末倾危,非久安之象。是后果不得其死。
《王澄传》:澄,字平子,东海王越请为司空长史。惠帝末,衍白越以澄为荆州刺史、持节、都督,领南蛮校尉,敦为青州。衍因问以方略,敦曰:当临事制变,不可豫论。澄辞义锋出,算略无方,一坐嗟服。澄将之镇,送者倾朝。澄见树上鹊巢,便脱衣上树,探𪃟而弄之,神气萧然,旁若无人。
《五行志》:孝武帝太元十六年六月,鹊巢太极东头鸱尾,又巢国子学堂西头。十八年东宫始成,十九年正月鹊又巢其西门。此殆与魏景初同占。学堂,风教之所聚;西头,又金行之祥。及帝崩后,安皇嗣位,桓元遂篡,风教乃颓,金行不竞之象也。
《凉武昭王皓传》:皓子士业之未败也;通街大树上有乌鹊争巢,鹊为乌所杀,士业至是而亡。
《宋书·符瑞志》:宋文帝元嘉二十二年,白鹊见新野邓县,雍州刺史萧思话以闻。
元嘉二十六年五月癸酉,白鹊见建康崇孝里,扬州刺史始兴王浚以献。
孝武帝大明七年三月辛巳,白鹊见汝南安阳,太守申令孙以献。
《南史·宋建平王宏传》:宏子景素在藩甚得人心,而谤声日积,深怀忧惧。常与故吏刘琎独处曲台,有鹊集于承尘上,飞鸣相逐。景素泫然曰:若斯鸟者,游则参于风烟之上,止则隐于林木之下,饥则啄,渴则饮,形体无累于物,得失不关于心,一何乐哉。
《魏书·灵徵志》:高祖延兴二年四月,幽州献白鹊。四年九月,白鹊见于中山。
承明元年八月,定、冀二州俱献白鹊。十一月,定州又献白鹊。
太和二年十一月,洛州献白鹊。
肃宗熙平元年正月,定州献白鹊。
正光四年正月,京师获白鹊。
孝静兴平二年五月,京师获白鹊。
武定二年七月,林虑献白鹊。
三年六月,京师获白鹊。
《北齐书·张子信传》:子信善易卜风角。武卫奚永洛与子信对坐,有鹊鸣于庭树,斗而堕焉。子信曰:鹊言不善,向夕若有风从西南来,历此树,拂堂角,则有口舌事。今夜有人唤,必不得往,虽敕,亦以病辞。子信去后,果有风如其言。是夜,琅琊王五使切召永洛,且云敕唤。永洛欲起,其妻苦留之,称坠马折腰。诘朝而难作。《隋书·翟普林传》:普林,楚丘人也。性仁孝,事亲以孝闻。州郡辟命,皆固辞不就,躬耕色养,乡邻谓为楚丘先生。后父母疾,亲易燥湿,不解衣者七旬。大业初,父母俱终,哀毁殆将灭性。庐于墓侧,负土为坟,盛冬不衣缯絮,唯著单缞而已。家有一乌犬,随其在墓,若普林哀临,犬亦悲号,见者嗟异焉。有二鹊巢其庐前柏树,每入其庐,驯狎无所惊惧。
《五行志》:大业十三年十一月,乌鹊巢帝帐幄,驱之不去。寻帝遇弑。
《郭俊传》:俊,字弘文,太原文水人也。家门雍穆,七叶共居,犬豕同乳,乌鹊通巢,时人以为义感之应。州县上其事,上遣平昌公宇文㢸诣其家劳问之。治书御史柳彧巡省河北,表其门闾。汉王谅为并州总管,闻而嘉叹,赐兄弟二十馀人衣各一袭。
《唐书·孝友支叔才传》:叔才,定州人。隋末荒馑,夜丐食野中,还进母,为贼执,欲杀之,告以情,贼闵其孝,为解缚。母病痈,叔才吮疮注药。及亡,庐墓,有白鹊止庐傍。《酉阳杂俎》:贞观中,忽有白鹊构巢于寝殿前槐树上,其巢合欢如腰鼓,左右拜舞称贺,上曰:我尝笑隋炀帝好祥瑞,瑞在得贤,此何足贺。乃命毁其巢,放鹊于野外。
《太平广记》:唐贞观末,南康黎景逸居空青山,常有鹊巢其侧,每饮食辄以喂之。后邻近失布,诬景逸盗之,系南康狱。月馀,劾不承,欲讯之,其鹊止于狱楼,向景逸欢喜,似传语之状。其日传有赦至,官司诘其由来,云:路逢元衣素襟人所说。三日而赦至,景逸还山,乃知元衣素襟者,鹊之所传。
《唐书·狄仁杰传》:仁杰始居母丧,有白鹊驯扰之祥。《朱敬则传》:敬则兄仁轨,字德容,隐居养亲。尝诲子弟曰:终身让路,不枉百步;终身让畔,不失一段。有赤乌、白鹊栖所居树。
《太平广记》:汝州刺史张昌期,易之弟也,恃宠骄贵,酷暴群僚。梁县有人白云,有白鹊见。昌期令司户杨楚玉捕之,郡人有鹞子,以蜡涂爪。至林见白鹊,有群鹊随之,见鹞迸散,唯白者存焉。鹞悚身取之,一无损伤,而笼送之。昌期笑曰:此鹊赎君命也。玉叩头曰:此天活玉,不然,投河赴海,不敢见公。拜谢而去。
《唐书·窦参传》:参族子申,为给事中,参亲爱之,每除吏多访申,申因招赂,漏禁密语,故申所至,人目为喜鹊。《开元天宝遗事》:李元纮开元初为好畤令,赋役平允,不严而治,迁润州司马,发离,百里士民号泣,遮路乌鹊飞拥行车有诏褒美之。
《册府元龟》:开元九年三月,汝州奏鲁山县之尧山有白鹊现于许昌县之唐祠,掘地得古铜樽,上又隐起双鲤,篆书文曰:宜子孙并,请宣付史官从之。
开元十三年九月丁丑,白鹊见于行宫。
《唐书·五行志》:开元二十五年四月,濮州两乌、两鹊、两鸲鹆同巢。
《册府元龟》:开元二十五年五月丁丑,白鹊见。
开元二十九年五月戊寅,有庆云见于亳州真源县之元,元皇帝庙,兼有白鹊翔于庙门楼。
天宝十四载八月庚子,乐安郡上言获白鹊。
《佛祖历代通载》:牛头惠忠禅师示寂师得法于威师,为牛头宗第六祖,平生一衲,不易器用,惟一铛尝有供僧谷二廪,盗者窥伺,虎为守,及移居庄严寺将建法堂,有古树群鹊巢其上,师谓鹊曰:此地建堂,女可速去,言讫群鹊迁巢他树。
《杜阳杂编》:罗浮先生轩辕集,上遣嫔御取金盆覆白鹊以试之。集方休于所舍,忽起谓中贵人曰:皇帝安能更令老夫射覆盆乎。中贵人皆不喻其言。于时上召令速至。而集才及玉阶,谓上曰:盆下白鹊,宜早放之。上笑曰:先生早已知矣。
《唐书·五行志》:至德二载三月,安禄山将武令珣围南阳,有鹊巢于城中炮机者三,雏成乃去。
《册府元龟》:代宗宝应元年四月己巳即位,初帝至,飞龙厩座,前有喜鹊鸣。
大历八年六月庚辰,庐州合肥县棠梨树上乌鹊同巢。
大历八年七月甲午,蔡州获白鹊一献之。八月壬戌,太原获白鹊一献之。
《酉阳杂俎》:大历八年,乾陵上仙观天尊殿,有双鹊衔柴及泥,补葺隙坏一十五处。宰臣上表称贺。
《册府元龟》:大历九年三月癸卯,京兆府获白鹊一献之。四月甲午,陇州获白鹊一献之。五月丁巳,陇州获白鹊献之。
《唐书·五行志》:大历十三年五月,左羽林军有鸲鹆乳鹊二。
《酉阳杂俎》:贞元三年,中书省梧桐树上有鹊以泥为巢,焚其巢可禳狐魅。
《唐书·五行志》:贞元四年三月,中书省梧桐树有鹊以泥为巢。鹊巢知岁次,于羽虫为有知,今以泥露巢,遇风雨坏矣。
九年春,许州鹊哺乌雏。
《册府元龟》:贞元十二年十二月甲子,左神策军进白鹊。
《唐书·五行志》:元和元年,常州鹊巢于平地。
十三年春,淄青府署及城中乌、鹊互取其雏,各以哺子,更相搏击,不能禁。
《旧唐书·五行志》:长庆元年六月,濮州雷泽县人张宪家榆树鸟巢,因风堕二雏,别树鹊引二鸟雏于巢哺之。
《册府元龟》:开成元年六月,襄州献白鹊。
《唐书·五行志》:开成二年三月。真兴门外鹊巢于古冢。鹊巢知避岁,而古占又以高下卜水旱,今不巢于木而穴于冢,不祥。
会昌元年,潞州长子有白颈乌与鹊斗。
《李绅本集》:自注余到端州有红龟一,州人李再荣来献称,尝有里人言吉徵也。又南中小鹊名曰蛮鹊,形小如燕雀,里中言此鸟不常见,至而鸟舞必有喜应,是日与龟同至于馆。
《续前定录》:河南尹孔温裕以补阙谏讨党项,贬柳州司马,久之得堂兄尚书温业书,报云宪府欲取作侍御史,日望敕下。忽又得书云:宰相以右史处之,皆无音耗,一日有鹊喜于庭,直若语状,孩稚拜,且祝曰:愿早作官,鹊既飞去堕下,方寸纸有补阙二字,无几遂除此官。
《酉阳杂俎》:鹊巢中必有梁。崔圆相公妻在家时,与姊妹戏于后园见二鹊搆巢,共衔一木,如笔管,长尺馀,安巢中,众悉不见。俗言见鹊上梁必贵。
《全唐诗话》:大兴善寺南素和尚不出院,转法华经三万七千部。斋时,乌鹊就掌取食。
《宣验记》:唐王遵者,河内人也。兄弟三人,并时疾甚。宅有鹊巢,旦夕翔鸣,忿其喧噪,兄弟共恶之。及病差,因张鹊,断舌而放之。既而兄弟皆患口齿之疾,家渐贫,以至行乞。
《唐书·五行志》:乾符四年春,庐江县北鹊巢于地。中和元年三月,陈留有乌变为鹊。
二年,有鹊变为乌。
光启二年七月,中条山鹊焚其巢。
《志怪录》:孤山寺前枫树上有一鹊,巢甚伟,人上取其子,探得头发,子数结光润,各长五尺莫知其由。《五代史·王处直传》:处直为武义军节度使,有黄蛇见于牌楼,处直以为龙,藏而祠之,又有野鹊数百,巢麦田中,处直以为己德所致,而定人皆知其不祥,曰:蛇穴山泽,而处人室,鹊巢鸟,降而田居,小人窃位,而在上者失其所居之象也。已而处直果被废死。
《高僧传》:后唐释可止善律诗,在定州日中山,节度使王处直与太原互相疑,贰诸侯兼并,王令方欲继好息民,因命僧斋于庆云寺,会有献白鹊者。王曰:试为咏题,止即席而成,后句云不知谁,会喃喃语必向王前报,太平王欣然。
《册府元龟》:后唐明宗天成二年四月,郢州进白鹊。乙丑,沧州进白鹊。
《幸蜀记》:长兴五年正月,白鹊集玉局,化白龟游宣华苑,季良上表陈符瑞,率百官劝进曰:将士大夫尽节效忠于殿下,正望攀鳞附翼。知祥曰:德薄不足以承天命,以蜀王而老于孤足矣。季良曰:早延大统原以慰军民、推戴心。闰正月二十八日,遂僭帝位。
《辽史·刘伸传》:伸改崇义军节度使,政务简静,民用不扰,致乌、鹊同巢之异,优诏褒之。
《宋史·五行志》:宝元二年,长举县有白鹊,嘴脚红,不类常鹊。
元丰三年八月戊寅,平棘县获白鹊。
六年七月壬申,丹州生白鹊。
《谈苑》:院中有双鹊栖于玉堂之后海棠树,每学士会食必徘徊翔集或鸣噪,必有大诏令或宣召之事,因谓之灵鹊。故晁翰林诗云:却闻灵鹊心应喜。并予诗云:灵鹊先依玉树栖。盖谓此也。
《齐东野语》:宝庆间,有孙氏子名守荣,善风角乌占,其术多验,号富春,子登史卫王之门,颇为信,用一日闻鹊噪,史令占之云:来日晡时当有宝物至,然非丞相所可用者,今已抵关必有所碍而未入耳。翌日果李全以玉柱斧为贡,为阍者迟留质之于府而后纳。《宋史·谢皇后传》:理宗谢皇后,讳道清。父渠伯,祖深甫。后生而黑,瞖一目。渠伯早卒,家产益破坏。后尝躬亲汲饪。初,深甫为相,有援立杨太后功,太后德之。理宗即位,议择中宫,太后命选谢氏诸女。后独在室,兄弟欲纳入宫,诸父伯不可,曰:即奉诏纳女,当厚奉资装,异时不过一老宫婢,事奚益。会元夕,县有鹊来巢灯山,众以为后妃之祥。伯不能止,乃供送后就道。后旋病疹,良已,肤蜕,莹白如玉;医又药去目瞖。时贾涉女有殊色,同在选中。及入宫,理宗意欲立贾。太后曰:谢女端重有福,宜正中宫。左右亦皆窃语曰:不立真皇后,乃立假皇后邪。帝不能夺,遂定立后。《齐东野语》:咸淳间,福邸凉堂初成有鹊巢于前庑,宾客交庆有形之歌诗者,殊不知野鸟入室,不祥莫甚。《指月录》:鸟窠道林禅师见秦望山长松盘屈如盖,遂栖止其上,故谓之鸟窠,禅师复有鹊巢于其侧,自然驯狎亦目为鹊巢和尚。
《金史·五行志》:太宗天会九年七月,上御西楼听政,闻咸州所贡白鹊音忽异常,上起视之,见东楼外光明中有像巍然高五丈许,下有红云承之,若世所谓佛者,乃擎跽修虔,久之而没。
宣宗元光二年正月,有鹤千馀翔于殿庭,移刻去。是时,乌鹊夜惊,飞鸣蔽天。其诸妖怪甚多。
《元史·王士弘传》:士弘,延安中部人。父搏有疾,士弘倾家赀求医,见医即拜,遍祷诸神,叩额成疮。父殁,哀毁尽礼,庐墓三年,足未尝至家。墓庐上有奇鹊来巢,飞鸟翔集,与士弘亲近,若相狎然,众咸异之。
《琅嬛记》:陈丰与葛勃屡通音问而欢,会末由七月七日丰以青莲子十枚寄勃,勃啖未竟坠一子于盆水,中有喜鹊过,恶污其上,勃遂弃之。明早有并蒂花开于水面,如梅花大。
《金坛县志》:弘治六年秋,白鹊来巢在西禅寺树,飞鸣上下,群鹊遂之。
《太平清话》:杨椒山先生喜鸦而恶鹊,云鸦报凶鹊报吉,鸦近忠鹊近《赣榆县志》:万历三年,吏员朱梓家搆堂未成,鹊巢梁上,孕五雏月馀飞去,匠日营其下不惊也。
《新郑县志》:顺治十六年,冯三思庭前巢鹊五雏,中一纯白,令僮饲之,飞止从人以闻于县,具文进为瑞。

鹊部杂录

《诗经·周南鹊巢章》:维鹊有巢,维鸠方之。
维鹊有巢,维鸠盈之。
《陈风》:防有鹊巢。
《庄子·马蹄篇》:至德之世,其行填填,其视颠颠。当是时也,山无蹊隧,泽无舟梁;万物群生,连属其乡;禽兽成群,草木遂长。是故禽兽可系羁而游,乌鹊之巢可攀援而窥。
《荀子·哀公篇》:古之王者,其政好生恶杀,乌鹊之巢可俯而窥。
《吕氏春秋·贵当篇》:窥赤肉而乌鹊聚。
《易林》:乌鹊嘻嘻,天火将起,燔我室屋,灾及妃后。乌飞鹊举,照临东海。
眵鸡无距,与鹊格斗,钳折目盲,为鹊所伤。
秋冬探巢,不得鹊雏,衔指北去,惭我少姬。
《李耳》:橐鹊更逢恐惜扰,余以腹不能举格。
《野乌山鹊来集》:六博三枭四散,主人胜客。
乌子鹊雏,常与母居,愿慕群旅,不育其巢。
鹊巢柳树,鸠夺其处,任力德薄,天命不佑。
鹊笑鸠舞,来遗我酒,大喜在后,授我龟纽。
鸿鹊高飞,鸣求其雌,雌来在户,雄哺嘻嘻,甚独劳苦,炰鳖脍鲤。
怒非其怒,贪妒腐鼠,而呼鹊鸱,自令失饵,倒被灾患,白鹊衔珠,夜食为明,膏润优渥,国岁年丰,中子来同,见恶不凶。
乌鹊食谷,张口受哺,蒙恩被德,长大成就,柔顺利贞,君臣相好。
乌集茂木,心乐愿得。乌鹊食谷,张口受哺。柔顺利贞,感戴慈母。
蚁封户穴,大雨将集,鹊数起鸣,牝鸡叹室。
乌会鹊合,与恶相得,鸱鸮相酬,为心所贼。
探巢得雏,鸠鹊俱来,使我心忧。
鹊巢鸠城,上下不亲,内外乖畔,子走失顾。
《淮南子·人间训》:夫鹊先识岁之多风也,去高木而巢扶枝,大人过之则探𪃟,婴儿过之则挑其卵;知备远难而忘近患。
鹊矢中猬。〈注〉言猬能制虎,见鹊便迎腹受啄,中其矢辄烂。
《厚道训》:乌之哑哑,鹊之唶唶,岂为寒暑、燥湿变其声哉。
《缪称训》:鹊巢知风之所起。〈注〉岁多风则鹊作巢卑。《盐铁论》:中国所鲜,外国贱之,昆山之旁,以玉璞抵乌鹊。
《晋书·王澄传》:赞澄之解袒登枝,裸形扪鹊,以此为达,谓之高致,轻薄是效,风流讵及。
《博物志》:鹊巢门户背太岁,得非才智也。
《颜氏家训》:士大夫或不学问,道听涂说,转相祖述,莫知源由。庄生有乘时鹊起之说,故谢脁诗云:鹊起登吴台。吾有一亲表,作七夕诗云:今夜吴台鹊,亦往共填河。
《开元天宝遗事》:时人之家闻鹊声,皆为喜兆,故谓灵鹊报喜。
《谭子·化书》:牛牧于田,豕眠于圃,非乌鹊之驭;乌鹊从而乘之,以其无异心之故也。
《中华古今注》:鹊一名神女,俗云七月填河成桥。诗云维鹊有巢,而鸠居之,言其鸠拙假鹊而成巢也。《墨客挥犀》:北人喜鸦声而恶鹊声,南人喜鹊声而恶鸦声,鸦声吉凶不常,鹊声吉多而凶少,故俗呼喜鹊,古所谓乾鹊是也。南中多有信鹊者,类鹊而小,能为百禽声,春时其声极可爱,忽飞鸣而过庭,檐间者则其占为有喜。
《五色线·北堂书钞》:李孝贞咏鹊,东立朝雨霁南飞,夜月鸣。《东方朔传》曰:孝武坐未央,前殿天新雨止。东方朔屈指独语,上问之对曰:殿后柏上有鹊,立枯枝上,东向而鸣,视之果然,问何以知之。曰:风从东来,鹊尾长傍风则倾背,风则蹶必当顺风而立,是以知也。《彦周诗话》:人作七夕诗,押潘尼字众人,竟和无成诗者,仆时不曾赋,后因读藏经呼喜鹊为刍,尼乃知读书不厌多。
《纬略诗》:人以乾鹊对湿萤,惟王荆公以为虔,字音见于鹊之疆疆。
《贵耳集》:鹊背太岁,此物之灵也。
《杂五行书》:埋鹊一枚沟中,辟盗贼奸邪。
《木几冗谈》:夫鹊之声,人情喜之,夫鸦之声,人情恶之。夫鸦为鹊声,人情愈恶之,猗与王莽藏金縢自拟周公旦,何异鸦之效鹊声也。
《空同子》:鸟之性南向,鸦鹊晨南昏北,蝠昏南晨北,南出而北还也。
《田家杂占》:鹊巢低主水高主旱,俗传鹊意既预知水。则云终不使我没杀,故意愈低,既预知旱。则云终不使我晒杀,故意愈高,朝野佥载云:鹊巢近地,其年大水,鹊噪早报,晴明曰乾鹊。
鹊噪檐前主有佳,宾至及有喜事。
《汲古丛语》:鹊能决起而不恋群。
《雚经》:鹊梁蔽形雚石归酒。

鹊部外编

《广异记》:南方炎帝女学道得仙,居高阳崿山桑树上,正月一日衔柴作巢,或作白鹊,或作女人,赤帝见之悲恸,诱之不得,以火焚之,女即升天,因名帝女桑。今人至十五日焚鹊巢作灰,汁浴蚕子,本此故鹊一名神女也。
《传灯录》:昔如来在雪山修道,刍尼巢于顶上,佛既成道,刍尼受报为那提国王,刍尼野鹊子。
《拾遗记》:周昭王二十四年,涂修国献青凤丹鹊各一雌一雄,孟夏之时,凤鹊皆脱易毛羽,聚鹊翅以为扇,缉凤羽以饰车,盖也。扇一名,游飘二名,条翮三名,亏光四名,反影时东瓯献二女,一名延娟,二名延娱,使二人更摇此扇,侍于王侧,轻风四散冷然目凉。《曲阜县志》:昔鲁人泛海,漂泊而失津,至澶州遇先圣七十子游于海上,指以归途,使告鲁公,筑城以备寇。鲁人归以告鲁侯,侯以为诞,俄有群鹊数万衔土培,城侯始信,乃城曲阜城讫而齐寇果至。
《洞冥记》:武帝解鸣鸿之刀以赐东方朔,刀长三尺,朔言此刀黄帝采首山之铜铸之,雄已飞去,雌者犹存,帝临崩举刀以示朔,恐人得此刀,欲销之,刀于手中化为鹊,赤色,飞去云中。
有鹊衔火于清溪之上,鹊化成龙。
《博物志》:常山张颢为梁相,天新雨后,有山鹊飞翔近地,市人掷之稍下,堕民争取之,即为一圆石,言县府颢令搥破之,得一金印,文曰忠孝侯印。
《拾遗记》:员峤山一名环丘,上有方湖,周回千里,多大鹊,高一丈,衔不周之粟,粟穗高三丈,粒皎如玉,鹊衔粟飞于中国,故世俗间往往有之其粟食之,历月不饥,故《吕氏春秋》云,粟之美者,有不周之粟焉。
《奚囊橘柚》:袁伯文七月六日过高唐遇雨,宿于山家,夜梦女子甚都,自称神女,伯文欲留之,神女曰:明日当为织女,造桥违命之辱,伯文惊觉,天已辨色,启窗视之有群鹊东飞,有一小鹊从窗中飞去,是以名鹊为神女也。
《饶州府志》:朱重光,浮梁人,以赀选任经历,善画喜鹊,数十年后,有彭生者,粘于壁,鹊忽鸣噪,其妻怪而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