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癖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人事典

 第五十四卷目录

 恐惧部总论
  易经〈履  震〉
  尔雅〈释诂 释训〉
  方言〈杂释〉
  西畴常言〈知惧〉
  朱文公政训〈治惧〉
 恐惧部艺文
  惧箴          唐柳宗元
 恐惧部纪事
 恐惧部杂录
 癖嗜部纪事
 癖嗜部杂录

人事典第五十四卷

恐惧部总论

《易经》《履》

九四:履虎尾,愬愬终吉。
〈本义〉愬愬畏惧之貌,若能畏惧,则得终吉。

《震》

震:亨。震来𧈅𧈅,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
〈本义〉震动也,𧈅𧈅恐惧惊顾之,貌不丧匕鬯以长子。言也此卦之,占为能恐惧,则致福而,不失其所主之重。

象曰:荐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六三:震苏苏。
〈程传〉苏苏神气缓散,自失之状

上六:震索索,视矍矍。
〈程传〉索索消索不存之,状矍矍不安定貌。

《尔雅》《释诂》

战、慄、震、惊、戁、竦、恐、慑,惧也。
〈注〉诗曰:不戁不竦慑即慑也。〈疏〉皆惶怖也论语曰使民战慄,诗秦风黄鸟云惴惴,其慄易曰:震雷𧈅𧈅。又曰:惊远而惧迩也。诗曰:不戁不竦。月令曰:国时有恐乐。记曰:柔气不慑是皆惧也慑即慑也。

《释训》

惴惴、憢憢,惧也。
〈注〉皆危惧。〈疏〉秦风黄鸟云惴惴,其慄豳风鸱鸮云。予维音哓哓,此皆危恐战惧也。

《方言》《杂释》

蛩㤨战慄也,荆吴曰:蛩㤨蛩㤨又恐也。

《西畴常言》《知惧》

人情处顺适,则安,值猜沮、则惧惧、则知防安、则靡戒,故悔吝多生于念虑,所不加而动必检饬者、可保无咎也。

《朱文公政训》《治惧》

胡叔器问:每常多有恐惧何由可免。曰:须是自下工夫,看此事是当恐惧,不当恐惧。遗书云:治怒难治惧亦难克己,可以治怒明理,可以治惧若于,道理见得了何惧之有。

恐惧部艺文

《惧箴》唐·柳宗元

人不知惧恶可有。为知之,为美莫,若去之。非曰:童昏昧昧勿思祸,至而惧是诚不知,君子之惧惧乎。未始几动乎,微事迁乎。理将言:以思将行,以止中决,道符乃顺。而起起、而获祸。君子不耻非道之、僭非中之、诡惧而为,惧虽惧焉,如君子不惧为惧之初。

恐惧部纪事

《左传》:庄公八年,齐侯田于贝丘,见大豕,从者曰:公子彭生也。豕人立而啼,公惧,坠于车,伤足,丧屦。
僖公三年,齐侯与蔡姬乘舟于囿,荡公,公惧,变色,禁之不可,公怒,归之,未绝之也。蔡人嫁之。
文公十二年冬,秦伯伐晋,晋人禦之乃皆出战,交绥秦,行人夜戒,晋师曰:两君之士,皆未憖也,明日请相见臾骈。曰:使者目动而言,肆惧我也,将遁矣。薄诸河必败之。襄公十年,宋公享晋侯以桑林,〈注殷天子之乐名〉舞师题以旌夏,晋侯惧而退,入于房,去旌,卒享而还,及著雍,疾,卜,桑林见。
《韩子·难三篇》:郑子产晨出,过束匠之闾,闻妇人之哭也,抚其御之手而听之。有间,遣吏执而问之,则手绞其夫者也。异日,其御问曰:夫子何以知之。子产曰:其声惧。凡人于其亲爱也,始病而忧,临死而惧,已死而哀。今哭夫已死,不哀而惧,是以知其有奸也。
《新序·义勇篇》:齐崔杼弑庄公也,有陈不占者,闻君难,将赴之,比去,餐则失匕,上车失轼。御者曰:怯如是,去有益乎。不占曰:死君,义也;无勇,私也。不以私害公。遂往,闻战斗之声,恐骇而死。人曰:不占可谓仁者之勇也。
白公之难,楚人有庄善者,辞其母将往死之,其母曰:弃其亲而死其君,可谓义乎。庄善曰:吾闻事君者,内其禄而外其身,今所以养母者,君之禄也。身安得无死乎。遂辞而行,比至公门,三废车中,其仆曰:子惧矣。曰:惧。既惧,何不返。庄善曰:惧者,吾私也;死义,吾公也。闻君子不以私害公。及公门,刎颈而死。君子曰:好义乎哉。
《左传》:哀公二年,齐人输范氏粟,郑子姚,子般,送之,士吉射逆之,赵鞅禦之,遇于戚,阳虎曰:吾车少,以兵车之旆,与罕驷兵车,先陈,罕驷自后随而从之,彼见吾貌,必有惧心,于是乎会之,必大败之,从之,甲戌,将战,邮无恤御简子,卫太子为右,登铁上,望见郑师众,太子惧,自投于车下,子良授太子绥而乘之。曰:妇人也。〈注言其怯〉卫太子祷曰:曾孙蒯瞆,敢昭告皇祖文王,烈祖康叔,文祖襄公,郑胜乱从,晋午在难,不能治乱,使鞅讨之,蒯瞆不敢自佚,备持矛焉。敢告无绝筋,无折骨,无面伤,以集大事,无作三祖羞,大命不敢请,佩玉不敢爱,郑人击简子中肩,毙于车中,获其蜂旗,太子救之以戈,郑师北,获温大夫赵罗,太子复伐之,郑师大败,获齐粟千车,赵孟喜曰:可矣。按注:喜太子前怯,今更勇。
《晋语》:赵襄子使新稚穆子伐翟,胜左人、中人,遽人来告,襄子将食,寻饭有恐色。侍者曰:狗之事大矣,而主色不怡,何也。襄子曰:吾闻之,德不纯而福禄并至,谓之幸。夫幸非福,非德不当雍,雍不为幸,吾是以惧。知襄子为室美,士茁夕焉。知伯曰:室美夫。对曰:美则美矣;抑臣亦有惧也。知伯曰:何惧。对曰:臣以秉笔事君,志有之曰:高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肥。今土木胜,臣惧其不安人也。室成;三年而知氏亡。《孔丛子·嘉言篇》:齐东郭亥欲攻田氏,执贽见夫子而访焉。夫子曰:子为义也。丘不足与计事,揖子贡使答之。子贡谓之曰:今子士也。位卑而图大,位卑则人不附也。图大则人惮之,殆非子之任也。盍姑已乎。夫以一缕之任,系千钧之重,上悬之于无极之高,下垂之于不测之深,旁人皆哀其绝,而造之者不知其危,子之谓乎马方骇鼓而惊之,系方绝重而镇之,马奔车覆,六辔不禁,系绝于高,坠入于深,其危必矣。东郭亥免战而跪,曰:吾已矣。愿子无言。既而夫子告子贡曰:东郭亥欲为义者也。子亦告之以难易则可矣。奚至惧之哉。
《庄子·田子方篇》:列御寇为伯昏无人射,伯昏无人曰:是射之射,非不射之射也。尝与女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若能射乎。于是无人遂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背逡巡,足二分垂在外,揖御寇而进之。御寇伏地,汗流至踵。伯昏无人曰:夫至人者,上窥青天,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今女怵然有恂目之志,尔于中也始矣。
《荀子·解蔽篇》:夏首之南有人焉,曰涓蜀梁,其为人也,愚而善畏。明月而宵行,俯见其影,以为伏鬼也;仰视其发,以为立魅也;背而走,比至其家,失气而死。《韩子·外储说》:郑县人有屈公者,闻敌,恐,因死;恐已,因生。
《战国策》:天下合从。赵使魏加见楚春申君曰:君有将乎。曰:有矣,仆欲将临武君。魏加曰:臣少之时好射,臣愿以射譬之,可乎。春申君曰:可。加曰:异日者,更嬴与魏王处京台之下,仰见飞鸟。更嬴谓魏王曰:臣为王引弓虚发而下鸟。魏王曰:然则射可至此乎。更嬴曰:可。有间,雁从东方来,更嬴以虚发而下之。魏王曰:然则射可至此乎。更嬴曰:此孽也。王曰:先生何以知之。对曰:其飞徐而鸣悲。飞徐者,故疮痛也;鸣悲者,久失群也,故疮未息,而惊心未去也。闻弦者,音烈而高飞,故疮陨也。今临武君,尝为秦孽,不可为拒秦之将也。燕太子丹遣荆轲至秦,持千金之资币物,厚遗秦王宠臣中庶子蒙嘉。嘉为先言于秦王。秦王见燕使者咸阳宫。荆轲奉樊于期之头函,而秦武阳奉地图匣,以次进。至陛,秦武阳色变震恐,群臣怪之。荆轲顾笑武阳,前为谢曰:北蛮夷之鄙人,未尝见天子,故振慑。愿大王少假借之,使得毕使于前。《史记·齐悼惠王传》:灌婴在荥阳,闻魏勃本教齐王反,既诛吕氏,罢齐兵,使使召责问魏勃。勃曰:失火之家,岂暇先言大人而后救火乎。因退立,股战而栗,恐不能言者,终无他语。灌将军熟视笑曰:人谓魏勃勇,妄庸人耳,何能为乎。乃罢魏勃。
《晋书·谢安传》:简文帝疾笃,桓温上疏荐安宜受顾命。及帝崩,温入赴山陵,止新亭,大陈兵卫,将移晋室,呼安及王坦之,欲于坐害之。坦之甚惧,问计于安。安神色不变,曰:晋祚存亡,在此一行。既见温,坦之流汗沾衣,倒执手板。安从容就席,坐定,谓温曰:安闻诸侯有道,守在四邻,明公何须壁后置人耶。温笑曰:正自不能不尔耳。遂笑语移日。坦之与安初齐名,至是方知坦之之劣。苻坚率众,号百万,次于淮肥,京师震恐。加安征讨大都督。元入问计,安夷然无惧色,答曰:已别有旨。既而寂然。元不敢复言,乃令张元重请。安遂命驾出山墅,亲朋毕集,方与元围棋赌别墅。安常棋劣于元,是日元惧,便为敌手而又不胜。安顾谓其甥羊昙曰:以墅乞汝。
《宋书·邓琬传》:刘胡出身郡将,讨伐诸蛮,往无不捷。蛮至今畏之,小儿啼,语之云刘胡来。便止。
《癸辛杂识》:刘胡面黝黑似胡,蛮人畏之,小儿啼,语云刘胡来。便止。杨大眼威声甚振淮、泗、荆、沔之间,童儿啼者呼云:杨大眼至,即止。将军麻秋有威名,儿啼辄呼麻秋来,即止。檀道济雄名大振,魏甚惮之,图以禳鬼,江南人畏桓康,以其名怖小儿,且图其形于寺中,病疟者写其形贴床壁,无不立愈。
《唐书》:李元道者,本陇西人。世居郑州。仕隋为齐王府属。李密据洛口,署记室。密败,为王世充所执,众惧不能寐,独元道曰:死生有命,忧能了乎。寝甚安。及见世充,辞色不挠,释缚,为著作佐郎。
《玉泉子》:皮日休尝游江湖间,时刘允章镇江夏。幕中有穆判官者,允章亲也,或谮日休薄焉。允章素使酒,一旦方宴,忽怒曰:君何以薄穆判官乎。君知身之所来否。鹦鹉洲在此,即黄祖沈祢衡之所也。举席为之惧,日休雨涕而已。
《朝野佥载》:周定州刺史孙彦高,被突厥围城数十重,不敢诣厅文符,须徵发者于,小窗接入锁州宅门,及贼登垒乃入匮中,藏令奴曰牢掌钥匙,贼来索慎勿与,昔有愚人入京,选皮袋被贼盗,去其人曰:贼偷吾袋将终不得吾物用。或问其,故答曰:钥匙尚在我衣带上,彼将何物开之。此孙彦高之流也。
《北梦琐言》:西川自唐刘辟搆逆后久,无干戈人不习战,每岁诸道差兵屯戍大渡河,蛮旗才举望风而溃,咸通中长驱直抵府,城居人有扃户,而拒之,蛮亦不敢扣门也,尝有一蛮迷路入,广都县村墅里人相率数,百辈叫噪而逐之,蛮一回顾却走如堵墙崩焉,自昼及暝终,不能擒,致其怯懦如此。
《宋史·王昭远传》:昭远,益州成都人。仕蜀同平章事。昭远好读兵书,颇以方略自许。宋师入境,昶遣昭远与赵崇韬率兵拒战。始发成都,昶遣其宰相李昊等饯郊外。昭远酒酣,攘臂曰:是行也,非止克敌,当领此二三万雕面恶少儿,取中原如反掌耳。及行,执铁如意指麾军事,自方诸葛亮。将至汉源,闻剑门已破,昭远股慄,发言失次。崇韬布阵将战,昭远据胡床,皇恐不能起。俄崇韬败,乃免胄弃甲走投东川,匿仓舍下,悲嗟流涕,目尽肿,惟诵罗隐诗云:运去英雄不自由。俄为追骑所执,送阙下,太祖释之,授左领军卫大将军。广南平,奉使交阯。开宝八年,卒。
《龙川别志》:真宗晚年得风疾,自疑不起尝,卧枕宦者,周怀正股与之,谋欲命,太子监国怀正东宫,官也出与,寇准谋之,遂议立太子废刘氏,黜丁谓等使杨亿草具诏书,亿私语其妻弟张演曰:数日之后事当一新稍泄丁,谓夜乘妇人车与曹利用谋之,诛怀正黜准召亿至中书,亿惧便泄俱下,面无人色,谓素重亿无意害之。徐曰:谓当改官烦公为作,一好麻耳亿乃少安。
《渑水燕谈录》:王武,恭公,德用宽厚善抚士,其貌魁伟,而面色正黑,虽匹夫下卒闾巷,小儿外至远裔,君长皆知其名,职称之曰:黑相北卤常呼,其名以惊小儿为外方畏服如此。
《闻见前录》:李稷移陕漕方五路兴兵,取灵武稷随军,一日早作入鄜,延军营军士,鸣鼓声,喏帅种谔卧帐中,未兴谔忙出对稷呼。鼓角将问曰:军有几。帅曰:太尉耳。曰帅未升帐,辄为转运粮草官鸣,鼓声喏,何也。借汝之头以代运,使者叱出斩之,稷仓皇引去怖甚,不能上马,自此不敢入谔军。
《挥麈后录》:杨原仲愿秦会之腹心,为之鹰犬凡与会之异论者,驱除殆尽以此致位,二府出守宣城,王公明与原仲为中表,原仲为之,经营举削改官得知蕲水,县往谢原仲款集醉中戏,语原仲云昔尝于吕丞相,处得公顷岁所与,渠书其间颇及秦之短,尚记忆否公明初,出无心也。原仲闻之,色如死灰。即索之云:偶已焚之。原仲自此疑公明虑,其以告秦,出入起居,跬步略不暂舍。夜则多以人阴加防守。公明屡求归而不从,深以为苦。如此者,几岁原仲移帅。建业途中亦如是焉。既抵金陵,馆于玉麟堂,后宇诸司太合乐开,燕守卒辈往观,优戏稍怠。公明忽睹客船缆于隔岸,亟与其亲仆挈囊唤而登之,遁去。会散原仲呼之则已远矣。即遣人四散,往访之邈,不可得,原仲忧挠成疾而毙。
《东轩笔录》:边人传诵一诗云:昨夜阴山吼贼,风帐中惊起紫髯翁,平明不待全师出,连把金鞭打铁骢。有张师雄者,西京人,好以甘言悦人,晚年尤甚。洛中号曰:蜜翁。翁出官在边郡,一夕贼马至界,忽城中失师,雄所在至晓方见师。雄重衣披裘,伏于土窟中,巳痴矣。西人呼土窟为空,寻为人改旧诗以嘲曰:昨夜阴山吼贼,风帐中惊起蜜翁。翁平明不待全师,出连著皮裘入土空。张亢尝谓蜜翁,翁无可为对者。一日亢有侄不率教令,将杖之。其侄方醉,大呼曰:安能挞吾。但堂伯伯耳。亢笑曰:可对蜜翁。翁释而不问。
常秩以处士起为左正言,直集贤院,判国子监。不踰年,待制宝文阁,兼判太常寺。中间谒告归汝阴,主上特降诏。自秩始也。会放进士徐铎榜,秩密以太学生之薄于行者,籍名于方册,贮怀袖间。每唱名有之则揭册指名,进呈乞赐。黜落如是者三四。上方披阅试卷,或与执政语,往往不省秩言。秩大以为沮,遂谒告不朝。一日翰林学士杨绘方坐禁中,俄有报太常寺吏人到院者,绘昔掌判事,立命至前乃故吏也。询其来之故。即云常待制以谒告。月馀未有诏,起令探刺消息。杨曰:此禁中,汝得妄入乎。我若致汝于法,则连及待制。汝速出,无取祸也。先是秩未谒告,时差护向经葬事,至是经葬有日。上亲奠祭,护葬官例合迎驾。秩不候朝。参而出,迎驾于经门上。祭奠毕,登辇而去,亦不顾秩。秩愈不得意,或告以不朝参而出就职,又尝私觇禁中台官,欲有言者,秩大恐,遂以病还汝阴。既而卒。或云方卒时,狂乱若心疾,将自杀者,然未得其详。
《明外史·周新传》:新改监察御史。敢言,多所弹劾。贵戚震惧,目为冷面寒铁。长安中至以其名怖小儿,小儿群戏于道,或骇之曰:冷面寒铁公来。辄恐皆奔走。

恐惧部杂录

《书经·五子之歌》:予临兆民,凛乎若朽索之驭六马。按注:以喻其危惧可畏之甚。
《仲虺之诰》:小大战战,罔不惧于非辜。按注:战战,恐惧貌。商众小大震恐,无不惧陷于非罪。
《泰誓》:百姓懔懔,若崩厥角。按注:商民畏纣之虐,懔懔若崩,摧其头角,然人心危惧如此。
《君牙》:心之忧危,若蹈虎尾,涉于春冰。
《诗经·小雅·小旻章》: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按注:战战,恐也。兢兢,戒也。如临深渊,恐坠也。如履薄冰,恐陷也。惧及其祸之词也。
《小宛章》:温温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临于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按注:如集于木,恐坠也。如临于谷,恐陨也。
《家语·致思篇》:子贡问治民于孔子。子曰:懔懔焉若持腐索之捍马。子贡曰:何其畏也。孔子曰:夫通达御皆人也,以道导之,则吾畜也;不以道导之,则吾雠也。如之何其无畏也。
《韩子·解老篇》:人有祸则心畏恐,心畏恐则行端直,行端直则思虑熟,思虑熟则得事理。
《淮南子·泛论训》:怯者夜见立表,以为鬼也;见寝石,以为虎也;惧掩其气也。
《册府元龟》:夫禀脆弱之性,有巽懦之惧。故乃临事而示怯畏,威而夺气,终于败辱,不能有立。是以无拳无勇,诗人之所讥浅,为丈夫昔贤之所丑。虽率励以义仅,或自强然授任于事,终为不武,遂成愧耻,固其分哉。
《遁斋閒览》:今人呼麻胡以怖小儿其说。有二朝野佥载云:伪赵石勒虎以麻,将军秋为帅,秋,胡人,暴戾好杀。国人畏之,市有儿啼,母辄恐之曰:麻胡来。啼声即绝。至今以为故事。又《大业拾遗》云:炀帝将幸江都,令将军麻胡浚河,胡虐用其民,每以木鹅为试,鹅流不迅,谓浚河不深。皆抵死百姓,惴慄常呼其名,以恐小儿。小儿夜啼不止,呼麻胡来,应时止。《大业拾遗》在佥载前当以拾遗为是,或云胡本名祐胡者,为其多髭髯也。

癖嗜部纪事

《左传》:定公三年,邾子在门台,临廷,阍以瓶水沃廷,邾子望见之,怒,阍曰:夷射姑旋焉。〈注旋小便〉命执之,弗得,滋怒,自投于床,废于炉炭,烂遂卒,先葬以车五乘,殉五人,庄公卞急而好洁,故及是。
《楚语》:屈到嗜芰,有疾,召其宗老而属之,曰:祭我必以芰。及祥,将荐芰。子木曰:不然。《祭典》有之曰:不羞珍异不陈庶侈。夫子不以其私欲干国之典。遂不用。《晋书·杜预传》:时王济解相马,又甚爱之,而和峤颇聚敛,预常称济有马癖,峤有钱癖。武帝闻之,谓预曰:卿有何癖。对曰:臣有左传癖。
《异苑》:东莞刘邕性嗜食疮痂,以为味似鳆鱼。尝诣孟灵休,灵休先患灸,疮痂落在床,邕取食之,灵休大惊。痂未落者,悉褫取饴邕。南康国吏二百许,人不问有罪无罪,递与鞭疮痂,常以给膳。
《宋书·庾炳之传》:炳之,性好洁,士大夫造之者,去未出户,辄令人拭席洗床。时陈郡殷冲亦好净,小史非净浴新衣,不得近左右。士大夫小不整洁,每容接之。炳之反是,冲每以此讥焉。
《南齐书·王思远传》:思远清修,立身简洁。衣服床筵,穷治素净。宾客来通,辄使人先密觇视,衣服垢秽,方便不前,形仪新楚,乃与促膝。虽然,既去之后,犹令二人交帚拂其坐处。
《南史·何佟之传》:佟之,性好洁,一日之中洗涤者十馀过,犹恨不足,时人称为水淫。又有遂安令刘澄,为性弥洁,在县扫拂郭邑,路无横草。水剪虫秽,百姓不堪命,坐免官。
《云仙杂记》:王维居辋川宅宇,既广山林亦远。而性好温洁,地不容浮尘,日有十数扫饰者,使两童专掌缚帚,而有时不给。
《唐书·独孤及传》:及,晚嗜琴,有眼疾,不肯治,欲听之专也。
《姜师度传》:师度喜渠漕,所至由役纷纭,不能皆便,然所就必为后世利。是时太史令傅孝忠以知星显,时为语曰:孝忠知仰天,师度知相地。嘲所嗜也。
《北梦琐言》:唐朱崖李太尉与同列款曲。或有徵其所好者,掌武曰:喜见未闻,言新书。策崔魏公铉好食新头,以为珍美。从事开筵,先一夕前,必到使院索新煮头也。杜豳公每早食馈饭乾脯。崔侍官安潜好看斗牛。虽各有所美,而非近利。与夫牙筹金埒,钱癖谷堆,不亦远邪。
《轩渠录》:米元章喜洁,金陵人段拂字去尘,登第元章,见其小录,喜曰:观此人名字,必洁人也。亟造议亲以女妻之。
《避暑录话》:沈翰林文通喜吏事,每觉有疾,药饵未验亟取。难决词状,连判数百纸,落笔如风雨。意便欣然。韩持国喜声乐,遇极暑辄求避,屡徙不如意,则卧一榻。使婢执板缓歌不绝,声展转徐听,或颔首抚掌,与之相应。往往不复挥扇。范德孺喜琵琶,暮年苦夜不得睡。家有琵琶筝二婢,每就枕即使杂奏于前。至熟寐乃方得去。人性固不能无喜好,亦是不能处闲,故必待一物而后遣。余少时苦上气,每作辄不能卧,药饵起居须人乃能办。侍先君官上饶,一日秋晚游鹅湖中,夕疾作使,令既非素所知。箧中适不以药,行喘懑,顷刻不度,起吹灯据案,偶见一易册,取读数十板,不觉遂平。自是每疾作,辄用此术,多愈于服药。然均不免三公之累也。
《可谈》:王舒王越国吴夫人,性好洁成疾,王任真率每不相合,自江宁乞骸归私第,有官藤床,吴假用未还。郡吏来索,左右莫敢言,王一旦跣而登床,偃仰良久,吴望见即命送还。
舒王吴夫人有洁疾,其意不独恐污己,亦恐污人。长女之出省之于江宁,夫人欣然裂绮縠制衣将赠其甥,皆珍异也。忽有猫卧衣笥中,夫人即叱起,婢揭衣置浴室下,终不肯与人。竟腐败无敢收者。余大父至贫,挂冠月俸,折支得压酒囊,诸子幼时用为胫衣。先公痛念兹事,既显尽以俸,颁昆弟宗族,终身不自吝一钱,诸父仰禄以活,不治生事,晚年迁谪,族人失俸大有狼狈者,五叔父遂不聊生,余窃谓使舒王与大父易地,吴夫人安得有此疾。
《辍耕录》:毗陵倪元镇有洁病,一日眷歌姬赵买儿留宿别业,中心疑其不洁,俾之浴既登榻,以手自顶至踵且扪且嗅。复俾浴,凡再三,东方既白,不复作巫山之梦,徒赠以金赵,或自谈必至绝倒。
《明外史·倪瓒传》:瓒为人有洁癖,盥濯不离手。偶俗客造其庐,客去,必为洗涤其处。
《妮古录》:白鹿峰陆樗自叹,有兰亭癖。

癖嗜部杂录

《贵耳集》:汉人尚气好博,晋人尚旷好醉,唐人尚文好狎,本朝尚名好贪。
《道山清话》:人问邵尧夫人有洁病,何也。尧夫曰:胸中滞碍而多疑耳。未有人天生如此也,初因多疑,积渐而日深。此亦未为害,但疑心既重,则万境皆错,最是害道第一事,不可不知也。
《太平清话》:香令人幽,酒令人远,石令人隽,琴令人寂,茶令人冷,月令人孤,棋令人閒,杖令人轻,水令人空,雪令人旷,剑令人悲,蒲团令人枯,美人令人怜,僧令人淡,花令人韵,金石鼎彝令人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