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臧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三百卷目录

 臧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以邑为氏〉
  廖用贤尚友录〈臧姓〉
 臧姓部列传
  周
  臧僖伯      臧孙达
  臧孙瓶      臧孙辰
  臧孙许      臧孙纥
  臧贾       臧为
  臧昭伯      臧会
  臧宾如      臧石
  臧仓
  汉
  臧荼       臧衍
  臧固       臧鸿
  后汉
  臧宫       臧旻
  臧洪
  魏
  臧霸       臧艾
  晋
  臧舜
  宋
  臧焘       臧熹
  臧质       臧邃
  臧绰       臧谌之
  臧凝之      臧潭之
  臧澄之      臧焕
  臧夤       臧奉先
  臧庸民
  南齐
  臧荣绪      臧凝
  臧棱
  梁
  臧未甄      臧严
  臧盾       臧厥
  臧长博      臧仲博
  臧操
  唐
  臧嘉猷      臧循
  宋
  臧丙       臧待用
  臧列       臧几道
  臧论道      臧中立
  臧梓       臧廷凤
  元
  臧梦解      臧睦
  明
  臧哲       臧性
  臧琼       臧相
  臧鲁       臧应奎
  臧继芳      臧惟一
  臧石       臧尔令

氏族典第三百卷

臧姓部汇考

《郑樵·通志》以邑为氏〈鲁邑〉

臧氏姬姓,鲁孝公之子彄,食邑于臧,因以为氏。隐公五年,臧僖伯谏观鱼。桓公二年,臧哀伯谏纳郜鼎。襄公二十四年,臧纥为季氏废长立庶。被孟氏所谮,斩鹿门之关,以出奔。邾乃立臧为致防,而奔齐。汉有燕王臧荼,城阳王太傅臧璋。后汉二十八,将城门校尉臧宫,望出东海。

《廖用贤·尚友录》臧姓

臧,东海商音。

臧姓部列传

臧僖伯

《左传·隐公五年》:春,公将如棠观鱼者,臧僖伯谏曰:凡物不足以讲大事,其材不足以备器用,则君不举焉。君将纳民于轨物者也。故讲事以度轨量谓之轨,取材以章物采谓之物,不轨不物,谓之乱政,乱政亟行,所以败也。故春蒐,夏苗,秋狝,冬狩,皆于农隙以讲事也。三年而治兵,入而振旅,归而饮至,以数军实昭文章,明贵贱,辨等列,顺少长,习威仪也。鸟兽之肉,不登于俎,皮革,齿牙,骨角,毛,羽,不登于器,则公不射,古之制也。若夫山林川泽之实,器用之资,皂隶之事,官司之守,非君所及也。公曰:吾将略地焉。遂往陈鱼而观之,僖伯称疾不从,书曰:公矢鱼于棠,非礼也。且言远地也。冬十二月,辛巳,臧僖伯卒,公曰:叔父有憾于寡人,寡人弗敢忘,葬之加一等。〈按僖伯名彄,字子臧据以王父,字为氏之
说。则公子彄尚未赐氏,至其孙瓶始得以王父字为臧氏。今因《左传》臧僖伯臧哀伯之称,故并载之或如无骇之例,及身赐氏。未可知也。

〉臧孙达

《左传·桓公二年》: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戊申,纳于太庙,非礼也。臧哀伯谏曰:君人者,将昭德塞违,以临照百官,犹惧或失之,故昭令德以示子孙,是以清庙茅屋,大路越席,大羹不致,粢食不凿,昭其俭也。衮,冕,黻,珽,带,裳,幅,舄,衡,紞,纮,綖,昭其度也。藻率,鞞,琫,鞶,厉,游,缨,昭其数也。火,龙,黼,黻,昭其文也。五色比象,昭其物也。钖,銮,和,铃,昭其声也。三辰旂旗,昭其明也。夫德,俭而有度,登降有数,文物以纪之,声明以发之,以临照百官,百官于是乎戒惧,而不敢易纪律,今灭德立违,而寘其赂器于太庙,以明示百官,百官象之,其又何诛焉。国家之败,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宠赂章也。郜鼎在庙,章孰甚焉。武王克商,迁九鼎于雒邑,义士犹或非之,而况将昭违乱之赂器于太庙,其若之何,公不听,周内史闻之曰:臧孙达其有后干鲁乎,君违,不忘谏之以德。

臧孙瓶

《春秋臣传》:伯氏瓶,臧哀伯之子。

臧孙辰

《春秋臣传》:臧文仲,鲁大夫臧孙辰也。臧哀伯之孙,伯氏瓶之子。庄公二十八年冬,饥文仲言于公曰:国病矣,君盍以名器请籴于齐。公曰:谁使,对曰,国有饥馑,卿出告籴古之制也。辰也备卿,请如齐公使往。文仲以鬯圭与玉磬如齐告籴齐人。归其玉而与之籴。宋襄公欲合诸侯,文仲曰:以欲从人则可,以人从欲鲜济。僖公二十一年夏,大旱,公欲焚巫尪。文仲曰:非旱备也。修城郭,贬食省用,务穑劝分,此其务也。巫尪何为,天欲杀之,则如无生,若能为旱,焚之滋甚,公从之,是岁也。饥而不害。二十二年,公伐邾公,卑邾不设备。文仲曰:国无小,不可易也,蜂虿有毒,而况国乎。温之会晋人,执卫成公。文仲言于公曰:夫诸侯之患,诸侯恤之,所以训民也。君盍请卫君以示亲诸侯。公悦乃免卫侯,卫侯闻臧文仲之为也,使纳赂焉。辞曰:外臣之言不越境,不敢及君。三十一年春,取济西田分曹地,使文仲往宿于重馆。重馆人告曰:不速行无及也,从之分曹地。自洮以南来傅于济,尽曹地也。归为之请曰:地之多也,重馆人之力也。臣闻之善有章,虽贱必赏也。恶有衅,虽贵必罚也。今一言而辟境,其章大矣。请赏之,乃出而爵之。文公二年秋八月丁卯,有事于太庙。跻僖公逆祀也,仲尼曰:臧文仲其不仁者,三不知者,三下展禽废六关妾,织蒲三不仁也。作虚器纵逆祀,祀爰居三不知也。五年秋,楚灭六,又灭蓼。文仲闻六与蓼。灭曰皋陶庭坚不祀,忽诸德之不建。民之无援,哀哉。孔子问于漆雕,凭曰:子事臧文仲、武仲及孺子容此三大夫,孰贤对曰:臧氏家有守龟,名曰蔡文仲,三年而为一兆,武仲三年,而为二兆。孺子容三年,而为三兆。凭从此见之,若问三人之贤与不贤,所不敢识也。孔子曰:君子哉,漆雕氏之子也。其言人之美也,隐而显言人之过也,微而著知,如不能及明,如不能见,孰克如此。

臧孙许

《春秋·成公二年》:六月癸酉,季孙行父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师会晋郤克卫。孙良夫曹公子首,及齐侯战于鞍,齐师败绩。

臧孙纥

《春秋臣传》:臧孙纥字武仲,宣叔之子也。襄公十八年,诸侯围齐。十九年,伐齐。季武子以所得于齐之兵,作林钟而铭鲁功焉。武仲曰:非礼也,夫铭天子,令德诸侯言时计功大夫,称伐今,称伐则下等也。计功则借人也。言时则妨民多矣,何以为铭。且夫大伐小取,其所得以作彝器,铭其功烈以示子孙,昭明德而惩,无礼也。今将借人之力,以救其死,若之何铭之。小国幸于大国,而昭所获焉。以怒之亡之道也,二十一年,邾庶其以漆闾丘,来奔季武子。以公姑姊妻之,皆有赐于其从者。于是鲁多盗。季孙谓武仲曰:子盍诘盗。武仲曰:不可诘也。子召外盗而大礼焉,何以止吾盗,纥也闻之。在上位者洒濯其心,壹以待人轨度其信,可明徵也。而后可以治人,夫上之所为,民之归也。上所不为,而民或为之是。以加刑罚焉,而莫敢不惩。若上之所为,而民亦为之,乃其所也。又可禁乎,季武子无适子公,弥长而爱悼,子欲立之,访于纥,纥为立悼子。而以公弥为马正,孟孙自是恶臧孙。而季孙爱之,及孟孙卒,臧孙入哭甚,哀多涕出。其御曰:孟孙之恶,子也。而哀如是,季孙若死,其若之何。臧孙曰:季孙之爱我疾疢也,孟孙之恶我药石也,美疢不如恶石,夫石犹生我,疢之美其毒滋多。孟孙死,吾亡无日矣。孟氏闭门告于季孙,曰:臧氏将为乱,不使我葬,臧孙闻之戒,季孙怒命攻臧氏。纥斩鹿门之关,以出奔邾。自邾如防使来告曰:纥非敢私请苟守先祀,无废二勋,敢不辟邑。乃立臧为臧纥,致防而奔齐。

臧贾 臧为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初,臧宣叔娶于铸,生贾及为而死,继室以其侄,穆姜之姨子也。生纥,长于公宫,姜氏爱之,故立之,臧贾臧为出在铸,臧武仲自邾使告臧贾,且致大蔡焉。曰:纥不佞,失守宗祧,敢告不吊,纥之罪不及不祀,子以大蔡纳请,其可,贾曰:是家之祸也。非子之过也。贾闻命矣,再拜受龟,使为以纳请,遂自为也。臧孙如防,使来告曰:纥非能害也。知不足也。非敢私请,苟守先祀,无废二勋,敢不辟邑,乃立臧为,臧纥致防而奔齐。〈按宣叔臧孙许谥也〉

臧昭伯 臧会

《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初,臧昭伯如晋,臧会窃其宝龟偻句,以卜为信与僣,僣吉,臧氏老将如晋问,会请往,昭伯问家故,尽对,及内子与母弟叔孙,则不对,再三问,不对,归,及郊,会逆,问,又如初,至,次于外而察之,皆无之,执而戮之,逸奔郈,郈鲂假使为贾正焉。计于季氏,臧氏使五人,以戈楯伏诸桐汝之闾,会出逐之,反奔,执诸季氏中门之外,平子怒曰:何故以兵入吾门,拘臧氏老,季臧有恶,及昭伯从公,平子立臧会,会曰:偻句不余欺也。〈按昭伯臧为子会昭伯从弟〉

臧宾如

《左传·哀公八年》:秋,及齐平,九月,臧宾如如齐涖盟。
〈按宾如会之子〉

臧石

《左传·哀公二十四年》:夏,四月,晋侯将伐齐,使来乞师。曰:昔臧文仲以楚师伐齐取谷,宣叔以晋师伐齐,取汶阳,寡君欲邀福于周公,愿乞灵于臧氏,臧石帅师会之,取廪丘,军吏令缮,将进,莱章曰:君卑政暴,往岁克敌,今又胜都,天奉多矣,又焉能进,是躗言也。役将班矣,晋师乃还,饩臧石牛,太史谢之。曰:以寡君之在行,牢礼不度,敢展谢之。〈按石宾如之子〉

臧仓

《孟子疏》:臧仓,鲁平公爱幸之人。

臧荼

《汉书·项籍传》:籍分天下以王诸侯。燕将臧荼从楚救赵,因从入关。立荼为燕王。〈按汉五年,荼反,高祖自将征之,掳荼。〉

臧衍

《汉书·卢绾传》:陈豨反,上如邯郸击豨,绾亦击其东北。绾遣其臣张胜使匈奴,故燕王臧荼子衍见胜曰:燕所以久存者,以诸侯数反,兵连不决也。今公为燕欲急灭豨等,豨等已尽,次亦至燕,公等亦且为掳矣。公何不令燕且缓豨。胜以为然。还报绾。

臧固

《汉书·韩安国传》:安国于梁举壶遂、臧固,皆天下名士。

臧鸿

《汉书·王莽传》:太保属臧鸿奏符命。言扶风有雍石,莽迎受之。

后汉

臧宫

《后汉书·臧宫传》:宫字君翁,颍川郏人也。少为县亭长、游徼,后率宾客入下江兵中为校尉,因从光武征战,以为偏将军。光武即位,以为侍中、骑都尉。建武二年,封成安侯。明年,将突骑与祭遵击更始将左防、韦颜于沮、阳、郦,悉降之。三年,将兵徇江夏,击代乡、钟武、竹里,皆下之。拜宫为辅威将军。七年,更封期思侯。击梁郡、济阴,皆平之。十一年,拔绵竹,破涪城,灭公孙述。帝以蜀新平,拜宫为广汉太守。十三年,更封酂侯。十五年,徵还京师,以列侯奉朝请,定封朗陵侯。十八年,拜大中大夫。迁城门校尉,复转左中郎将。宫以谨信质朴,故常见任用。永平元年卒,谥曰悯侯。子信嗣。信卒,子震嗣。震卒,子松嗣。元初四年,与母别居,国除。永宁元年,邓太后绍封松弟由为朗陵侯。

臧旻

《后汉书·臧洪传》:洪父旻,有干事才。熹平元年,会稽妖贼许昭起兵句章,攻破城邑,众以万数。拜旻扬州刺史。破平之。迁旻为使匈奴中郎将。

臧洪

《后汉书·臧洪传》:洪字子源,广陵射阳人。以父功拜童子郎,知名太学。洪体貌魁梧,有异姿。举孝廉,补即丘长。中平末,弃官还家,太守张超请为功曹。时董卓图危社稷。洪说:诛除国贼,为天下倡义。超然其言,与洪西至陈留,见兄邈计事。邈引洪与语,大异之。乃与诸牧守大会酸枣。设坛场盟。时讨卤校尉公孙瓒与大司马刘虞有隙,超乃遣洪诣虞,共谋其难。行至河间而值幽冀交兵,行途阻绝,因寓于袁绍。绍以洪领青州刺史。任事二年,袁绍惮其能,徙为东郡太守。时曹操围张超于雍丘,甚危急。洪闻,乃徒跣号泣,并勒所领,将赴其难。自以众弱,从绍请兵,而绍竟不听之,超城遂陷,张氏族灭。洪由是怨绍,绝不与通。绍兴兵围之,历年不下。城中粮尽,外无援救。城陷,生执洪。绍本爱洪,意欲屈服赦之,见其辞切,知终不为用,乃命杀焉。洪邑人陈容,少为诸生,亲慕于洪,随为东郡丞。先城未败,洪使归绍。时容在坐,见洪当死,起谓绍曰:将军举大事,欲为天下除暴,而专先诛忠义,岂合天意。绍惭。容遂复见杀。

臧霸

《魏志·臧霸传》:霸字宣高,泰山华人也。父戒,为县狱掾,据法不听太守欲所私杀。太守大怒,令收戒诣府,时送者百馀人。霸年十八,将客数十人径于费西山中要夺之,送者莫敢动,因与父俱亡命东海,由是以勇壮闻。黄巾起,霸从陶谦击破之,拜骑都尉。太祖之讨吕布也,霸将兵助布。既擒布,霸自匿。太祖募索得霸,见而悦之。以为琅邪相。封都亭侯,加威卤将军。又与于禁讨昌豨,与夏侯渊讨黄巾馀贼徐和等,有功,迁徐州刺史,拜扬威将军。文帝即王位,迁镇东将军,进爵武安乡侯,都督青州诸军事。及践祚,进封开阳侯,徙封良成侯。徵为执金吾,位特进。每有军事,帝常咨访焉。薨,谥曰威侯。

臧艾

《魏志·臧霸传》:霸爵良成侯,薨,子艾嗣。艾官至青州刺史,少府。艾薨,谥曰恭侯。子权嗣。

臧舜

《魏志·臧霸传注》:霸子舜,字太伯,晋散骑常侍,才颖条畅,识赞时宜。

臧焘

《宋书·臧焘传》:焘,字德仁,东莞莒人,武敬皇后兄也。少好学,善《三礼》,贫约自立,操行为乡里所称。晋孝武帝太元中,卫将军谢安始立国学,徐、兖二州刺史谢元举焘为助教。顷之,去官。以母老家贫,弃人事,躬耕自业,约己养亲者十馀载。父母丧亡,居丧六年,以毁瘠著称。服阕,除临沂令。义旗建,为太学博士,参右将军何无忌军事,随府转镇南将军。高祖镇京口,参高祖中军军事,入补尚书度支郎,改掌祠部。袭封高陵侯。迁通直郎,高祖镇军、车骑、中军、太尉咨议参军。高祖北伐关、洛,大司马琅邪王同行,除大司马从事中郎,总留府事。义熙十四年,除侍中。元熙元年,以脚疾去职。高祖受命,徵拜太常,虽外戚贵显,而弥自冲约,茅屋蔬餐,不改其旧。所得奉禄,与亲戚共之。永初三年,致仕,拜光禄大夫。其年卒。

臧熹

《宋书·臧质传》:质父熹,字义和,武敬皇后弟也。好经籍。隆安初,兵革屡起,熹乃习骑射,志在立功。行参高祖镇军事,员外散骑侍郎,重参镇军军事,领东海太守。以义功封始兴县五等侯。又参高祖车骑、中军军事。以为建威将军、临海太守。郡经兵寇,百不存一,熹绥缉纲纪,招聚流散,归之者千馀家。徵拜散骑常侍,母忧去职。顷之,讨刘毅,起为宁朔将军,从征。事平,高祖遣朱龄石统大众伐蜀,命熹奇兵出中水,以本号领建平、巴东二郡太守。成都既平,熹遇疾。义熙九年,卒于蜀郡牛脾县。

臧质

《宋书·臧质传》:质,字含文,东莞莒人。少好鹰犬,善蒱博意钱之戏。长六尺七寸,出面露口,秃顶拳发。高祖以为世子中军行参军。永初元年,为员外散骑侍郎。母忧去职。服阕,为江夏王义恭抚军,以轻薄无检,为太祖所知,徙为给事中。会稽宣长公主每为之言,乃出为建平太守,甚得蛮楚心。南蛮校尉刘湛还朝,称为良守。迁宁远将军、历阳太守。仍迁竟陵、江夏内史,复为建武将军、巴东、建平二郡太守。徵为使持节、都督徐兖二州诸军事、宁远将军、徐兖二州刺史。在镇奢费,爵命无章,为有司所纠,遇赦。复为建威将军、义兴太守。元嘉二十七年,迁南谯王义宣司马、宁朔将军、南平内史。未之职,迁太子左卫率。坐前伐蛮,枉杀队主严祖,又纳面首生口,不以送台,免官。魏侵徐、豫,拓跋焘率大众向彭城,以质为辅国将军,率万人北救。焘解围遁走。上嘉质功,以为使持节、监雍、梁、南北秦四州诸军事、冠军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封开国子。元凶弑立,以质为丹阳尹。质家遣门生师顗报质,具太祖崩问。质疏顗所言,驰告司空义宣,又遣州祭酒从事田颖起衔命报世祖,率众讨逆。世祖至新亭即位,以质为都督江州诸军事、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加散骑常侍。质率所领,生禽元凶。封始兴郡公。时世祖自揽威柄,而质以少主遇之,是事专行,多所求欲。及至寻阳,刑政庆赏,不复咨禀朝廷。盆口、钩折米,辄散用之,台符屡加检诘,质渐猜惧。便有异图,以义宣凡闇,易可制勒,欲外相推奉,以成其志。会义宣有憾于世祖。质因此密信说诱,陈朝廷得失。又谓:震主之威,不可持久,主相势均,事不两立。今专据阃外,地胜兵强,迟疑不决,则后机致祸。质女为义宣子采妻,谓质无复异同,纳其说。且义宣心腹将佐蔡超民之徒,咸有富贵之情,愿义宣得,欲倚质威名,以成其业,又劝奖义宣。义宣时未受丞相,质子敦为黄门侍郎,奉诏敦劝,道经寻阳,质令敦具更譬说,并言世祖短长,义宣乃意定。驰报豫州刺史鲁爽,期孝建元年秋同举。爽失旨,即便起兵。遣人至京邑报弟瑜,瑜席卷奔叛。瑜弟弘为质府佐,世祖遣报质,质于是执台使,狼狈举兵。世祖遣抚军将军柳元景统豫州刺史王元谟等水车,屯梁山待之。质至梁山,与义宣攻城。元谟留羸弱守城,悉精兵出战,贼大溃。义宣出走。质不知所为,亦走,众悉降散。质入南湖逃窜,无食,摘莲啖之。追兵至,窘急,以荷覆头,自沈于水,出鼻。军主郑俱儿望见,射之中心,兵刃乱至,肠胃缠萦水草,队主裘应斩质首,传京都。

臧邃

《宋书·臧焘传》:焘子邃,护军司马、宜都太守。

臧绰

《宋书·臧焘传》:焘子绰,太子中舍人、新安太守。

臧谌之

《宋书·臧焘传》:焘子邃,邃子谌之,尚书都官郎、乌程令。

臧凝之

《宋书·臧焘传》:谌之弟凝之,学涉有当世才具。历随王诞后军记室录事。迁尚书右丞,以徐湛之党,为元凶所杀。

臧潭之

《宋书·臧焘传》:凝之弟潭之,有美誉。太宗世,历尚书吏部郎,御史中丞。后废帝元徽中,为左民尚书,卒官。

臧澄之

《宋书·臧焘传》:潭之弟澄之,太子左积弩将军。元嘉二十七年,领军于盱眙,为魏人所破,见杀。

臧焕

《宋书·臧焘传》:焘子绰,绰子焕,顺帝升明中,为武昌太守。沈攸之攻郢城,焕弃郡赴之;攸之败,伏诛。

臧夤

《宋书·臧焘传》:焘子邃,邃子凝之,凝之子夤,尚书主客郎,徐羡之,征西功曹,为沈攸之尽节。

臧奉先

《南齐书·臧荣绪传》:荣绪祖奉先,建陵令。

臧庸民

《南齐书·臧荣绪传》:荣绪父庸民,国子助教。

南齐

臧荣绪

《南齐书·臧荣绪传》:荣绪,东莞莒人。幼孤,躬自灌园,以供祭祀。隐居京口教授。南徐州辟西曹,举秀才,不就。太祖为扬州,徵荣绪为主簿,不到。自号被褐先生。永明六年卒。

臧凝

《梁书·臧严传》:严祖凝,齐尚书右丞。

臧棱

《梁书·臧严传》:严父棱,后军参军。

臧未甄

《梁书·臧盾传》:盾父未甄,博涉文史,有才干。宋末,起家为领军主簿,所奉郎齐武帝。入齐,历太尉祭酒、尚书主客郎、建安、庐陵二王府记室、前军功曹史、通直郎、南徐州中正、丹阳尹丞。高祖平京邑,霸府建,引为骠骑刑狱参军。天监初,除后军咨议参军、南徐州别驾,入拜黄门郎,迁右军安成王长史、少府卿。出为新安太守,有能名。还为太子中庶子、司农卿、太尉长史。丁所生母忧,三年庐于墓侧。服阕,除廷尉卿。出为安成王长史、江夏太守,卒官。

臧严

《梁书·臧严传》:严,字彦威,东莞莒人。幼有孝性,居父忧以毁闻。孤贫勤学,行止书卷不离于手。初为安成王侍郎,转常侍。性孤介,于人间未尝造请。迁冠军行参军、侍湘东王读,累迁王宣惠轻车府参军。王迁荆州,随府转西中郎安西录事参军。历监义阳、武宁郡。王入为石头戍军事,除安右录事。王迁江州,为镇南咨议参军,卒官。

臧盾

《梁书·臧盾传》:盾,字宣卿,东莞莒人。初为抚军行参军,迁尚书中兵郎。盾美风姿,善举止,每趋奏,高祖甚悦焉。入兼中书通事舍人,除安右录事参军。居丧,不出庐户,形骸枯悴,家人不复识。服阕,除丹阳尹丞,转中书郎,迁尚书左丞,为东中郎武陵王长史,行府州国事,领会稽郡丞。还除少府卿,领步兵校尉,迁御史中丞。盾性公强,居宪台甚称职。大同二年,迁中领军。五年,出为仁威将军、吴郡太守,以疾陈解。拜光禄大夫。七年,疾愈,复为领军将军。九年,卒。谥曰忠。

臧厥

《梁书·臧盾传》:盾弟厥,字献卿,亦以干局称。初为西中郎行参军、尚书主客郎。累迁正员郎、鸿胪卿,出为晋安太守。为政严酷少恩,吏民小事必加杖罚,百姓谓之臧虎。还除骠骑庐陵王咨议参军。迁员外散骑常侍。大同八年,卒官。

臧长博

《梁书·臧盾传》:盾子长博,字孟弘,桂阳内史。

臧仲博

《梁书·臧盾传》:盾子仲博,曲阿令。

臧操

《梁书·臧盾传》:盾弟厥,厥子操,尚书三公郎。

臧嘉猷

《万姓统谱》:嘉猷,进贤人。开元中州牧吴兢,召不赴,著无求论,以见志兢名。其乡曰:真隐。里曰:正吉以旌。异之,又以所住,为旌贤坊。

臧循

《万姓统谱》:循,银州留后。

臧丙

《宋史·臧丙传》:丙,字梦寿,大名人。弱冠好学。太平兴国初举进士,释褐大理评事,通判大宁。太宗平晋阳,以丙为右赞善大夫、知辽州。丙刚果,有吏干。改著作郎,俄迁右拾遗、直史馆。加工部员外郎,充河东转运使。代归,授户部郎中、同知审官院。改司农少卿。淳化二年,拜右谏议大夫,出知江陵府。岁馀,疾。卒。丙旧名愚,字仲回。既孤,常梦其父召丙偶立于庭,向空指曰:老人星见矣。丙仰视之,黄明润大,因望而拜。既寤,私喜曰:吉祥也。以寿星出丙入丁,乃改名焉。

臧待用

《宋史·臧丙传》:丙子待用,历金部郎中、东染院使、贺州刺史。

臧列

《宋史·臧丙传》:丙次子列,进士及第,至太常丞。

臧几道

《万姓统谱》:几道,浮梁人,天圣进士。

臧论道

《万姓统谱》:论道,浮梁人,景祐进士。

臧中立

《尚友录》:中立,毗陵人,元丰间客鄞。南湖时,抱病求疗者,日数千人。中立诊治如神。崇宁中,徽宗后病甚,诏求良医,中立应诏以布衣麻履见,上命之入诊,出而问曰:卿诊得何證。对曰:臣所诊脾脉极虚,殆呕泄之疾。作楚和药以进,且曰:服此得睡为效。至夜半果思粥食,不一月获安,赐归诏出官,帑市地筑室南湖以居焉。

臧梓

《万姓统谱》:梓,绍兴间为寿昌令,循良清谨,治民有道。殿中侍御史张绚以闻高宗,曰:若得贤令如此,一方皆受其惠,非细事也。赵鼎对曰:县令得人,则民皆安业。上曰:然朕欲区择监司守令,政欲安百姓也,既而教化,大行为三辅最。

臧廷凤

《万姓统谱》:廷凤,博极群书,归宿于濂洛,关闽之论,学者尊称为梧冈先生。

臧梦解

《元史·臧梦解传》:梦解,庆元人,宋末中进士第,未官而国亡。至元十三年,从其乡郡守将内附,授奉训大夫、婺州路军民人匠提举。浙东宣慰司举梦解才兼儒吏,可试州郡,授息州知州。未行,改知海宁州。政平讼简,为诸州县最。御史台以其廉能,荐之。属江阴饥,江浙行省委梦解赈之。所活四万五千馀人。江南行台治书侍御史苟宗道,闻而韪之,举其名上闻,除同知桂阳路总管府事。三十年,擢奉议大夫、广西肃政廉访副使。大德元年,迁江西肃政廉访副使。六年,迁浙东廉访副使。九年,除广东肃政廉访使。以亚中大夫、湖南宣慰副使致仕。后至元元年卒。梦解博学洽闻,为时名儒,然不少迂腐,而敏于政事,其操守尤为介特。自号鲁山。

臧睦

《万姓统谱》:睦字季和,长兴人。平日好义,从沈天吉游家,亦饶裕。

臧哲

《诸城县志》:哲,诸城人。洪武初以儒士举为本县训导,徵为兵马指挥。发奸摘伏,不避权豪。上嘉之,升刑部员外郎,累官至广西布政使。以廉介称,丁忧居家,敕有司给之钱米,以优异之。

臧性

《万姓统谱》:性字孟庠,鄞人。父文清历清河绩溪教谕,学行高于时,性早习庭训甫六岁教之,蒙求即能成诵。八岁入乡校,日记千馀言。授以琴操即能知。指法,既长究竟书史,咸极阃奥。永乐丙戌,以能书徵入秘阁缮写。永乐大典书成,适戊子大比以礼经魁京闱。明年又魁礼闱,授巩昌成邑令,以父老陈情乞典,教乡邑。忤旨谪交趾,逾七年用知者,荐徵授陕西道监察御史,改直隶良乡令。未几,调宜兴。性刚毅不屈,持守廉,谨为诗文多出己思,不蹈陈袭故。所著有鄞人宜阳槁。

臧琼

《万姓统谱》:琼字文阳,长兴人。成化己丑进士,历刑部郎中。

臧相

《万姓统谱》:相字伯良,海门卫人。正德辛未进士,任御史。

臧鲁

《万姓统谱》:鲁字希曾。正德间岁贡,素性淳谨,操行不苟。任徐州同知,勤于职务,清约自持。

臧应奎

《明外史·臧应奎传》:应奎,字贤徵,长兴人。正德十二年进士。授南京车驾主事。进贡中官索舟踰额,力裁损之。父所生母卒,法不得承重,执私丧三年。入为礼部主事,未几杖死。应奎受业湛若水之门,见义必为,以圣贤自期。穆宗嗣位,赠光禄少卿。

臧继芳

《万姓统谱》:继芳字原实,长兴人。嘉靖癸丑进士,授工部主事,继迁员外郎。督高邮河道,议十二策。当道允行筑堤,通漕公私两。便及守松江。适值大水,饥殍相籍。继芳特奏乞免粮税,又于夏秋煮粥,糜全活者。众内艰讣。继芳适以录囚泊舟姑苏,闻讣即徒跣奔回,不复返。郡补郧阳甫,及五月庶政卓立。声誉籍籍,升河南副使至钧州卒。继芳平居不理财产,有言及利字者。即闭目摇手,面赤身汗,自秀才以历方面。无一廛一亩之积,榇回之日,行李萧然。

臧惟一

《诸城县志》:惟一字守中,东南隅人。嘉靖乙丑进士,授宿松令。剖决敏练。调太湖御烦如简,升吏部主事。秉公持正,时望翕然。转大理,平反无滞。累升河南巡抚,都御史。持大体光山,牛产若麟者。越宿而死,邑以报惟一。置弗闻有绘为图者,传之内庭。上以问阁臣,阁臣密传使进,不应乃遣缇骑自取之,犹不与且疏谏曰:今牛也,而产偶异何自命其为。麟即麟也,而旋即毙。何以命之为瑞,疏入不报。惟一以忤上意,旋引归。久之起南京兵部侍郎,振涤夙弊,壁垒改观进工部尚书,俄以病致仕卒。

臧石

《济宁州志》:石字在璞,以拔贡任通城知县,历泾州、朔州知州。居官仁恕勤敏,著有异政。三举卓异,赐金帛宴,吏部惜限于资格,不尽其用。

臧尔令

《诸城县志》:尔令字玉岩,东南隅人。壬戌成进士,初授畿南元氏令。清而不刻,直指以卓异举。就冬官主政,迁礼曹主事,出而持节。所至有声,奉使视兵三晋。是时,流寇方炽宇内骚动,攻城陷阵,莫克保全。尔令奋不顾家,思有以报知遇。知事不可为,乃移疾归壬午。城毁,竟以身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