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品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品题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

 第八十九卷目录

 品题部纪事五
 品题部杂录

交谊典第八十九卷

品题部纪事五

《厚德录》:应山二连,伯氏庶字君锡,仲氏庠字元礼,少从学于二宋,相继登科。君锡为人,清修孤洁,故当官人,号为连底清。元礼加以肃,人号为连底冻。
《宋史·尹焞传》:焞少师事程颐,绍兴四年,止于涪。涪,颐读《易》地也,辟三畏斋以居,邦人不识其面。时,学于程颐之门者固多,然求质直弘毅、实体力行若焞者盖鲜。颐常以鲁许之,且曰:我死,而不失其正者尹氏子也。
《王淮传》:淮,字季海,婺州金华人。幼颖悟,力学属文。登绍兴十五年进士第,为台州临海尉。郡守萧振一见奇之,许以公辅器。
《京镗传》:镗字仲远,豫章人也。登绍兴二十七年进士第。龚茂良帅江西,见之曰:子庙廊器也。及茂良参大政,遂荐镗入朝。
《宗泽传》:泽为京城留守兼开封尹。秉义郎岳飞犯法将刑,泽一见奇之,曰:此将材也。会金人攻泛水,泽以五百骑授飞,使立功赎罪。飞大败金人而还,遂升飞为统制,飞由是知名。
《岳飞传》:飞为秉义郎,隶留守宗泽。战开德、曹州皆有功,泽大奇之,曰:尔勇智材艺,古良将不能过,然好野战,非万全计。因授以阵图。飞曰: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泽是其言。
《王质传》:质,字景文,其先郓州人,后徙兴国。质博通经史,善属文。游太学,与九江王阮齐名。阮每云:听景文论古,如读郦道元《水经》,名川支川,贯穿周匝,无有间断,咳唾皆成珠玑。
又虞允文宣抚川、陕,辟质偕行。一日令草檄契丹文,援毫立就,辞气激壮。允文起执其手曰:景文天才也。入为敕令所删定官,迁枢密院编修官。
《尤袤传》:袤为将作监簿。大宗正阙丞,人争求之,陈俊卿曰:当予不求者。遂除袤。虞允文以史事过三馆,问谁可为秘书丞者,佥以袤对,亟授之。张栻曰:真秘书也。
《刘一止传》:一止,迁给事中。御史中丞廖刚谓其僚曰:台当有言者,皆为刘君先矣。
《綦崇礼传》:楼钥尝叙其文,以为气格浑然天成,一旦当书命之任,明白洞达,虽武夫远人晓然知上意所在云。
《吴璘传》:王刚中尝谈刘锜之美,璘曰:信叔有雅量、无英概,天下雷同誉之,恐不能当逆亮,璘窃忧之。刚中不以为然,锜果无功,以忧愤卒。
《张栻传》:栻字敬夫,颖悟夙成。长师胡宏,宏一见,即以孔门论仁亲切之旨告之。栻退而思,若有得焉,宏称之曰:圣门有人矣。栻益自奋厉,以古圣贤自期,作《希颜录》
《熊克传》:克,字子复,建宁建阳人,御史大夫博之后。将生,有翠羽雀翔卧内。克幼而翘秀,既长,好学善属文,郡博士胡宪器之,曰:子学老于年,他日当以文章显。《罗从彦传》:从彦字仲素,南剑人。闻同郡杨时得河南程氏学,遂往学焉。时弟子千馀人,无及从彦者。沙县陈渊,时之婿也,尝诣从彦,必竟日乃返,谓人曰:仲素奥学清节,真南州之冠冕也。
《名臣言行录外集》:游酢曰:明道先生姿禀既异,而充养有道,纯粹如精金,温润如良玉,宽而有制,和而不流,忠诚贯于金石,孝弟通于神明。视其色,其接物也,如阳春之温,听其言,其入人也,如时雨之润。胸怀洞然,彻视无间。测其蕴,则浩乎若沧溟之无际,极其德,美言盖不足以形容。
《宋史·张致远传》:致远历官给事中。以显谟阁待制致仕。鲠亮有学识,历台省、侍从,言论风旨皆卓然可观。赵鼎尝谓其客曰:自鼎再相,除政府外,从官如张致远、常同、胡寅、张九成、潘良贵、吕本忠、魏矼皆有士望,他日所守当不渝。识者谓鼎为知人云。
《李侗传》:侗字愿中,南剑州剑浦人。吏部员外朱松与侗为同门友,雅重侗,遣子熹从学,熹卒得其传。沙县邓迪尝谓松曰:愿中如冰壶秋月,莹彻无瑕,非吾曹所及。而熹亦称侗:姿禀劲特,气节豪迈,而充养完粹,无复圭角,精纯之气达于面目,色温言厉,神定气和,语默动静,端详閒泰,自然之中若有成法。平日恂恂,于事若无甚可否,及其酬酢事变,断以义理,则有截然不可犯者。又谓自从侗学,辞去复来,则所闻益超绝。其上达不已如此。
《沈焕传》:焕,字叔晦。知婺源,三省类荐书以闻,遂通判舒州。閒居虽病,犹不废读书,拳拳然以母老为念、善类凋零为忧。卒,丞相周必大闻之曰:追思立朝不能推贤扬善,予愧叔晦,益者三友,叔晦不予愧也。焕之友舒璘,为徽州教授,徽习顿异。《诗》《礼》久不预贡士,学几无传,璘作《诗礼讲解》,家传人习,自是其学寖盛。丞相留正称璘为当今第一教官,袁燮谓璘笃实不欺,无毫发矫伪。杨简谓璘孝友忠实,道心融明。楼钥谓璘之于人,如熙然之阳春。
《名臣言行录外集》:问:明道可比颜子,伊川可比孟子否。朱子曰:明道可比孟子,孟子才高,恐伊川未到,然伊川收束检制处,孟子却不能及。
《宋史·李焘传》:焘博极载籍,搜罗百氏,本朝典故尤悉力研覈。仿司马光《资治通鉴》例,断自建隆,迄于靖康,为编年一书,名曰《长编》,书成上之诏藏秘阁,历官敷文阁学士致仕。卒,年七十。上闻嗟悼,赠光禄大夫。他日谓宇文价曰:朕尝许焘大书续资治通鉴长编七字,且用神宗赐司马光故事,为序冠篇,不谓其止此。张栻尝曰:李仁甫如霜松雪柏。无嗜好,无姬侍,不殖产。平生生死文字间。《长编》一书用力四十年,叶适以为《春秋》以后才有此书。
《萤雪丛说》:浙中官员子弟谒赵守,问及晦翁学术、政事孰优,守乃以《鲁论》篇章答之:学而第一,为政第二。可谓善品题矣。
《宋史·刘光祖传》:赵汝愚称光祖论谏激烈似苏轼,恳恻似范祖禹,世以为名言。
《王居安传》:居安,字资道,黄岩人。始名居敬,字简卿,避祧庙嫌易之。始能言,读《孝经》,有从旁指曰:晓此乎。即答曰:夫子教人孝耳。刘孝韪七月八日过其家塾,见居安异凡儿,使赋八夕诗,援笔成之,有思致。孝韪惊拊其背曰:子异日名位必过我。
《施师点传》:师点,字圣与,上饶人。十岁通《六经》,十二能文。弱冠游太学,试每在前列,司业高宏称其文深醇有古风。寻授以学职,以舍选奉廷对,调复州教授。《葛邲传》:邲,字楚辅,其先居丹阳,后徙吴兴。世以儒学名家,高祖密至邲五世登科第,大父胜仲至邲三世掌词命。邲少警敏,叶梦得、陈与义一见称为国器。《任希夷传》:希夷,字伯起。少刻意问学,为文精苦。登淳熙三年进士第,调建宁府浦城簿。从朱熹学,笃信力行,熹器之曰:伯起,开济士也。
《李璧传》:璧字季章,眉之丹陵人。父焘,典国史。璧少颖悟,日诵万馀言,属辞精博,周必大见其文,异之曰:此谪仙才也。
《黄度传》:度,字文叔,绍兴新昌人。好学读书,秘书郎张渊见其文,谓似曾巩。
《楼钥传》:钥,字大防,鄞县人。试南宫,考官胡铨称之曰:此翰林才也。为起居郎兼中书舍人。代言坦明,得制诰体,缴奏无所回避。禁中或私请,上曰:楼舍人朕亦惮之,不如且已。玉牒、会要书成,试中书舍人,俄直学士院。朱熹以论事忤韩𠈁胄,除职与郡。钥言:熹鸿儒硕学,陛下闵其耆老,当此隆冬,立讲不便,何如俾之内祠,仍令修史,少俟春和,复还讲筵。不报。赵汝愚谓人曰:楼公当今人物也,直恐临事少刚决耳。及见其持论坚正,叹曰:吾于是大过所望矣。
《林大中传》:大中为监察御史,守侍御史兼侍讲。以言不行,求去,改吏部侍郎,辞不拜,乃除大中直宝谟阁,而大同、之瑞俱与郡。初,占星者谓朱熹曰:某星示变,正人当之,其在林和叔耶。至是,熹贻书朝士曰:闻林和叔入台,无一事不中的,去国一节,风义凛然,当于古人中求之。
《罗点传》:宁宗即位,拜点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上有事明堂,点扈从斋宫,得疾卒,年四十五。赠太保,谥文恭。点天性孝友,无矫激崖异之行,而端介有守,义利之辨皎如。或谓天下事非才不办,点曰:当先论其心,心苟不正,才虽过人,果何取哉。宰相赵汝愚尝泣谓宁宗曰:黄裳、罗点相继沦谢,二臣不幸,天下之不幸也。
《史弥巩传》:弥巩,字南叔,弥远从弟也。好学彊记。绍熙四年,入太学,升上舍。时弥远柄国,寄理不获试,淹抑十载。嘉定十年,始登进士第。时李直开鄂阃,知弥巩持论不阿,辟幕府事。出提点江东刑狱。召为司封郎中,以兄子嵩之入相,引嫌丐祠。时年已七十。真德秀尝曰:史南叔不登宗衮之门者三十年,未仕则为其寄理,已仕则为其排摈,皭然不污有如此。
《林略传》:略,字孔英,温州永嘉人。庆元五年,举进士。历饶州大宁监教授,辟干办四川茶马司公事。崔与之帅蜀,目之曰此台阁之瑞也。
《李燔传》:燔授岳州教授,未上,往建阳从朱熹学。改襄阳府教授。复往见熹,熹嘉之。谓人曰:燔交友有益,而进学可畏,且直谅朴实,处事不苟,他日任斯道者必燔也。
《范应铃传》:应铃擢大理少卿,一旦翛然而逝。应铃开明磊落,守正不阿,别白是非,见义必为,不以得失利害动其心。书馈不交上官,荐举不徇权门,当官而行,无敢挠以非义。所至无留讼,无滞狱,绳吏不少贷,亦未尝没其赀,曰:彼之货以悖入,官又从而悖入之,可乎。进修洁,按奸赃,振树风声,闻者兴起。家居时,人有不平,不走官府,而走应铃之门;为不善者,辄相戒曰:无使范公闻之。徐鹿卿曰:应铃经术似儿宽,决狱似隽不疑,治民似龚遂,风采似范滂,理财似刘晏,而正大过之。人以为名言。
《张忠恕传》:忠恕,右仆射浚之孙,历户部郎官。宝庆初,诏求直言,忠恕上封事。朝绅传诵。始魏了翁尝勉忠恕以植立名节,无隤家声。及是叹曰:忠献有后矣。《赵蕃传》:蕃字昌父。理宗即位,以太社令与刘宰同召,不拜。宰之言曰:文献之家,典刑之彦,岿然独存,犹有以系学者之望者,蕃一人而已。
《罗必元传》:真德秀入参大政,必元移书曰:老医尝云,伤寒坏證,惟独参汤可救之,然其活者十无二三。先生其今之独参汤乎。
《李庭芝传》:庭芝,字祥甫。其先汴人,徙家德安。嘉熙末,江防甚急,庭芝得乡举不行,以策干荆帅孟珙请自效。珙善相人,且夜梦车骑称李尚书谒己,明日庭芝至。珙见其魁伟,顾诸子曰:吾相人多,无如李生者,其名位当过我。
《蔡元定传》:元定,字季通。于书无所不读,于事无所不究。义理洞见大原,下至图书、礼乐、制度,无不精妙。古书奇辞奥义,人所不能晓者,一过目辄解。熹尝曰:人读易书难,季通读难书易。熹疏释《四书》及为《易》《诗传》《通鉴纲目》,皆与元定往复参订。《启蒙》一书,则属元定起槁。尝曰:造化微妙,惟深于理者能识之,吾与季通言而不厌也。及葬,以文诔之曰:精诣之识,卓绝之才,不可屈之志,不可穷之辨,不复可得而见矣。
《谢枋得传》:枋得,字君直,信州弋阳人也。为人豪爽。每观书,五行俱下,一览终身不忘。性好直言,一与人论古今治乱国家事,必掀髯抵几,跳跃自奋,以忠义自任。徐霖称其如惊鹤摩霄,不可笼絷。
《李伯玉传》:赵汝腾尝荐八士,各有品目,于伯玉曰铜山铁壁。立朝风节,大较似之。
《汪立信传》:初,立信之未仕也,家窭甚。会岁大祲,吴渊守镇江,命为粥以食流民,使其客黄应炎主之。应炎一见立信,与语,心知其非常人,言于渊,渊大奇之,礼以上客,凡供张服御视应炎为有加,应炎甚怏怏。渊解之曰:此君,吾地位人也,但遭时不同耳。君之识度志业,皆非其伦也,盍少下之。是年,试江东转运司,明年登第,后其践历略如渊而卒死于难,人谓渊能知人云。
《杨掞传》:掞用故人荐,出淮阃杜杲幕,杲曰:风神如许,它日不在我下。由是治法征谋多咨于掞。
《李宗勉传》:宗勉拜左丞相兼枢密使,守法度,抑侥倖,不私亲党,召用老成,尤乐闻谠言。赵汝腾尝以宗勉为公清之相。
《文天祥传》:咸淳九年,为湖南提刑,因见故相江万里。万里素奇天祥志节,语及国事,愀然曰:吾老矣,观天时人事当有变,吾阅人多矣,世道之责,其在君乎。君其勉之。
《金史·纥石烈良弼传》:良弼,年十四,为北京教授,学徒常二百人。时人为之语曰:前有谷神,后有娄室。其从学者,后皆成名。
《宗室仲传》:仲,本名石古乃。体貌魁伟,通女直、契丹、汉字。其兄斡鲁为统军,爱仲才,欲使通吏事,每视事,常在左右,遇事辄问之,应对如响,斡鲁叹曰:此子必为令器。
《仆散忠义传》:忠义从宗弼渡淮攻寿、庐等州,宗弼称之曰:此子勇略过人,将帅之器也。
《李仲略传》:仲略除翰林修撰,兼太常博士。改授左司都事,为立夏国王读册官。还,权领左司。一日,奏事退,上顾谓侍臣曰:仲略精神明健,如俊鹘脱帽。又曰:李仲略健吏也。
《夹古查剌传》:查剌性忠实,内明敏,每论大事,超越伦辈。太师勖尝曰:查剌不学而知,方之古人,如此才鲜矣。
《董师中传》:师中补尚书省令史。右相唐括讹鲁古尤器重之,抚其座曰:子议论英发,襟度开朗,他日必居此座。
《宗室传》:仆散揆升河南路统军使。陕西提刑司举。明昌四年,郑王永蹈谋逆,事觉,揆坐尝私品藻诸王,独称永蹈性善,静好事,乃免死,除名。
《元史·李冶传》:冶,字仁卿,真定栾城人。登金进士第,调高陵簿,未上,辟知钧州事。岁壬辰,城溃,冶微服北渡,流落忻、崞间,聚书环堵,人所不堪,冶处之裕如也。世祖在潜邸,闻其贤,遣使召之,且曰:素闻仁卿学优才赡,潜德不耀,久欲一见,其勿他辞。既至,问河南居官者孰贤,对曰:险夷一节,惟完颜仲德。又问完颜合答及蒲瓦何如,对曰:二人将略短少,任之不疑,此金所以亡也。又问魏徵、曹彬何如,对曰:徵忠言谠论,知无不言,以唐诤臣观之,徵为第一。彬伐江南,未尝妄杀一人,儗之方叔、召虎可也。汉之韩、彭、卫、霍,在所不论。又问今之臣有如魏徵者乎。对曰:今以侧媚成风,欲求魏徵之贤,寔难其人。又问今之人材贤否,对曰:天下未尝乏材,求则得之,舍则失之,理势然耳。今儒生有如魏璠、王鹗、李献卿、兰光庭、赵复、郝经、王博文辈,皆有用之材,又皆贤王所尝聘问者,举而用之,何所不可,但恐用之不尽耳。然四海之广,岂止此数子哉。王诚能旁求于外,将见集于明廷矣。
《窦默传》:世祖即位,召至上都,问曰:朕欲求如唐魏徵者,有其人乎。默对曰:犯颜谏诤,刚毅不屈,则许衡其人也。深识远虑,有宰相才,则史天泽其人也。默为人乐易,平居未尝评品人物,与人居,温然儒者也。《许衡传》:丞相安童一见衡,语同列曰:若辈自谓不相上下,盖十百与千万也。翰林承旨王磐气概一世,少所与可,独见衡曰:先生,神明也。
《江南通志》:夏侯尚元,华亭人。幼有大志,好古深思,时称小太白。赵孟頫荐为东宫伴读。
《元史·李孟传》:孟父唐,历仕秦、蜀,徙居汉中。孟生而敏悟,七岁能文,倜傥有大志,博学强记,通贯经史,善论古今治乱,开门授徒,远近争从之。一时名人商挺、王博文,皆折行辈与交。郭彦通名能知人,尝语唐曰:此儿骨相异常,宰辅之器也。
《王结传》:结尝从太史董朴受经,深于性命道德之蕴,故其措之事业,见之文章,皆悉有所本。宪使王仁见之,曰公辅器也。结立言制行,皆法古人,故相张圭曰:王结非圣贤之书不读,非仁义之言不谈。识者以为名言。
《浙江通志》:叶李,字太白,一字舜玉,杭州人。少有奇质,从学于太学博士义乌施南学,补京学生。宋景定五年,彗出,理宗下诏罪己,求直言。是时,世祖南伐,驻师江上,宋命贾似道领兵禦之。会宪宗崩,世祖班师,鄂州围解。似道自诡以为己功,因复入相,益骄肆自专,创置公田关子,其法病民甚,中外毋敢指议。李乃与同舍生康棣而下八十三人,伏阙上书,攻似道。似道大怒,知书稿出于李,嗾其党临安尹刘良贵,诬李僭用金饰斋扁,锻鍊成狱,窜漳州。似道既败,乃得自便。宋亡,归隐富春山。江淮行省及宣、宪两司争辟之,置苏、杭、常等郡教授,俱不应。至元二十三年,侍御史程文海,奉命搜贤江南。世祖谕之曰:此行必致叶李来。李既至京,特拜御史中丞,兼商议中书省事。帝尝问兵部郎中赵孟頫,李与留梦炎孰优,孟頫对:梦炎优。帝笑曰:不然,梦炎以抡魁位宰相,而附贾似道,病民误国,伴食中书,无所可否;李旧由诸生,力诋似道,其过梦炎甚远。然其性刚直,人不能容,而朕独爱之也。《明外史·宋濂传》:主事茹太素上书万馀言。帝怒,问廷臣,或指其书曰:此不敬,此诽谤非法。问濂,对曰:彼尽忠于陛下耳。陛下方开言路,恶可深罪。既而帝览其书,有足采者。悉召廷臣诘责,因字呼濂曰:微景濂几误罪言者。于是帝廷誉之曰:朕闻太上为圣,其次为贤,其次为君子。宋景濂事朕十九年,未尝有一言之伪,诮一人之短,始终无二,非止君子,抑可谓贤矣。《吴伯宗传》:伯宗改翰林典籍。帝制十题命赋,援笔立就,词旨峻洁。帝称曰才子。
《正气纪·练子宁传》:子宁与金幼孜友善,谓之曰:异日子必为良臣,我必为忠臣。
《卢原质传》:原质字希鲁,浙宁海人。世家桑洲,为巨族。母方氏,孝孺之姑也。原质于孝孺为外兄,而文学资益于方门为多。洪武戊辰举进士第二,授翰林编修。孝孺以诗贺之曰:奉天殿上榜初开,共贺江南得秀才。好与青萝居士说,今年文运属天台。
《江南通志》:王行字正仲,吴县人。幼颖敏,授书即成诵,经史百子,无不探索,为词章杰出一时。临川饶介见行所,为文惊叹曰:子敏而奇,真天才也。
《正气纪·刘政传》:政,字仲理,南京长洲人。建文元年,举应天乡试第一,试官方孝孺出《托孤寄》命题,得政卷,喜曰:此他日临大节而不可夺者,乃百鸟中孤凤。吾当虚左以待之。及帝遁,孝孺被戮,政痛君师俱难,遂愤悲不食死。
《见闻搜玉》:永乐间沈度以能书为翰林学士,许鸣鹤以能文为中书。朝中语曰:学士不能文,中书不能书。《明外史·黄福传》:福公正廉恕,素孚于人。成祖手疏大臣十人,命解缙评之,惟于福无少贬。
《江南通志》:徐有贞,字元玉,初名珵,吴县人。幼慷慨,有经世志。见祭酒胡俨,命赋诗,援笔立就,俨不觉跃起,曰:此鼎铉器也。
《投瓮随笔》:钱昕字景寅,苏州常熟人。正统乙丑进士,历官湖广布政使,以廉慎著称。同时有鱼侃者,亦常熟人,永乐二十二年进士,历官开封知府,亦有廉名。然昕故富家,而侃则贫士,人尤以为难。盐山王文肃公翱为吏部,尝称之曰:富不爱钱钱昕,贫不爱钱鱼侃。
《陕西通志》:雍泰,成化中进士,升南京户部尚书。时宦瑾用事,以泰里人不附己,斥去家居,族党有犯,必告有司某是某非,令以法治。凡缙绅失检者,虽造门不见,平生寡言,笑奉身俭,素无非义馈受。许襄毅太宰谓邢知州曰:吾遥望关西,见有二高,一为华岳,一为雍世隆也。
《孤树裒谈》:刑部尚书杨宁,都御史张纯,初以才力相尚。及与薛瑄同事,叹曰:如薛公当于古人中求之,非吾辈可及也。
《菽园杂记》:成化中,刘忠宣与同僚会饮,有誉威宁伯之才者。公正色曰:人皆谓王世昌智,以予言之,天下第一不智者,此人也。以如此聪明,如此才略,却不用以为善。及在显位,又不自重,阿附权宦以取功名。名节既坏,而所得爵位毕竟削夺,为天下笑,岂非不智而何。坐客为之肃然。
《列朝诗集》:石田先生沈周,字启南,长洲人。以画擅名一代片楮,匹练流传遍天下,而一时钜公胜流,则皆推挹其诗文。谓以诗馀发为图绘,而画不能掩其诗者,李宾之、吴原博也。断以为文章大家,而山水竹树,其馀事者,杨君谦也。谓其缘情随事,因物赋形,开阖变化,神怪叠出者,王济之、文徵仲也。谓其独酾众流,横绝四海,家法在放翁而风度主浣花者,祝希哲也。《明外史·邹智传》:智慷慨负奇,其时御史汤鼐、中书舍人吉人、进士李文祥亦并负意气,智皆与之善。因相与品覈公卿,裁量人物,互相品藻。
《湖广通志》:李昂,江陵人,少有才名。初知长宁县,尚书周洪谟称之曰:长宁得贤令,四汤行以善政,胡谅惠民,朱思明贤,能昂则兼而有之。
《列朝诗集》:刘英字邦彦,弘治戊申卒。程克勤志其墓,以为孝文似黄山谷,高蹈似魏清逸,旷达似杨铁崖。庶几实录云。
《明外史·安丘王当澻传》:当澻曾孙显堀嗣好学秉礼,以方正称,尤谙练典故。年七十,犹手不废书。人钦其名德,比之东平云。
《见闻搜玉》:陈白沙献章祭罗一峰曰:呜呼先生。为道德先觉,为仁义郛郭,为士庶依托,为当世医药。为沛八表之云,而翔千仞之鸑。为鼓万物之风,而架层空之阁。其心洞洞,其性落落,其文浩浩,其行卓卓。曰日青天,太山乔岳。呜呼一峰,九原不作,吾谁与归。吾将从子于冥漠。
《明外史·萧鸣凤传》:鸣凤起督南畿学政。诸生以比前御史陈选,曰陈,泰山;萧,北斗。
《杭州府志》:胡端敏公尝荐林公俊、杨公一清于朝,疏云:俊虽执古,而时俗或不之喜。然其守正之节,则真宋璟也。一清虽谐俗而士论,或不之归。然其济变之才,则真姚崇也。人以为确论。
《湖广通志》:詹驭字三畏,同文公裔也。少负奇姿,十龄补弟子员。越二年食饩,读书必索渊源,论世必极始末。昼之所为,夜必思之。故字曰三畏,从学于罗念庵,念庵曰:吾得三畏,二程之望,不空悬鲁台矣。
《东谷赘言》:曹月川,洛中名儒也。里中尝有二叟,访之留饮,一叟剧谈势利纷华,口吻津津如海夫逐臭,一叟沈默寡言。少焉,略谈及寻幽吊古之事,真想萧然。饮罢或问优劣,月川曰:一叟是黑风暗雨胸襟,一叟是青山白云胸襟。
《列朝诗集》:金大舆字子坤,才行高秀,拓落为儒。黄淳父谓其:不以壮暮而废吟,不以泰约而辍咏,所得于诗者深矣。
《江南通志》:王稚登字百谷,毗陵人。移居长洲,四龄能属对,六龄善擘窠。书授举子业,唐顺之、薛应旂读其文诧曰:此吾辈人也。
《明外史·杨一清传》:给事中孙应奎评一清、张璁、桂萼品行,谓:一清尚通多私,一清求去益力,帝温旨褒之。《陆粲传》:粲少谒同里王鏊,曰:此子必以文名天下。嘉靖五年举进士,选庶吉士。七试皆第一。
《江南通志》:曹景旸字子升,都察院都事珂子也。嘉靖乙卯举于乡,荐金州知州。时少宰魏公学曾,金州人也,为州求良牧,得之喜。久之,有间景旸于少宰者,少宰曰:曹君廉而不刿,宽而有制,先教化后刑罚,政立而民怀之殆,古循吏乎。
《明外史·毛玉传》:御史曹嘉素轻险,仿宋范仲淹《百官图》,分廷臣四等,加以品题。给事中安磐疏驳之,言唐王圭之论房元龄等,本朝解缙之论黄福等,皆承君命而品藻之,未有举朝缙绅漫然恣其口吻,如嘉者也。且上有体貌,大臣加信任之心,而小臣肆轻侮,启之猜疑,非盛世所宜有。玉复言:嘉背违成法,变乱国,是乞斥之。帝从其言,贬嘉于外。御史许宗鲁为嘉讼,请斥玉,其同官伦以谋,亦助为言。给事中张原以庶僚聚讼朝廷,为之多事,重损国体,乞身先斥罢玉,亦上疏求去,言:人臣立朝,当先公后私。今宗鲁等知朋友私恩,不顾朝廷大体,臣一身所系绝微,公论所关甚大,乞罢臣以谢御史。帝皆慰留之。
《张居正传》:居正少颖敏绝伦。十五为诸生。眇小巡抚顾璘奇其文,已召见曰:国器也。
《江南通志》:王伯稠字世周,昆山人,少有俊才。父冕携之入京,见城阙戚里之盛,辄有咏歌,时号神童。王弇州在北部请与相见,曰:故是吾辈人依隐傲世,雅慕孙太初之为人。
《明外史·镇国中尉睦桔传》:近代藏书之富,推江都葛氏、章丘李氏。睦桔倾资购之,起万卷堂,讽诵其中,竭四十年之力,丹铅历然。论者以汉刘向方之。
《江南通志》:王应电,字昭明,少游星溪,师事庄渠先生,授周礼。时吴中被倭去,游江右,从罗洪先学《前席》《问难》,连昼夜三月。罗叹曰:昭明之书如盘根樛枝,附丽宛转,即白虎诸儒莫能驾其上也。楚人吴凤瑞见之,亦曰:向颜之后,罕见其比。
《明·徐允禄练溪四饮记》:事亲克孝,处世无傲,高怀质行,以遵先教。是朱伯鲁之行也。高雅坦夷,少怒多嬉,樽中坐上,北海之思,是张明父之行也。学博志笃,美如冠玉,不澄而清,清之难浊,嗜善常如不及,是刘价伯之行也。
《江南通志》:魏学礼字季朗,吴县人。博学彊识,力为先秦两汉之学,四方从受经者云集。王世贞尝读其诗,叹曰:骚坛上何可无季朗。
《吉安府志》:周之冠字元夫,永新人。髫年随父任固安令,父卒,扶榇南还,动必中礼。朱兰嵎、汤睡庵两太史称之曰:此真孝子也。补邑弟子员周忠介器之曰:元夫非近时人,殆黄叔度、茅季伟之流欤。
《江南通志》:顾锡畴字九畴,昆山人。年十二为诸生,申文定公特加器重,曰:名位不在吾辈下。万历壬子入北雍,会有侍御以直言被谴,锡畴率同舍生上书执政,责以不能论救。执政怒,祸几叵测,赖大司成赵某救免。己未成进士,入翰林典福建试,会政府以请托不从,傅成其罪,削籍归。崇祯初召用,历升至礼部尚书。会父卒,锡畴泣血披麻,间关赴闽,兵乱遇害,葬温州。今有碑在文信国祠旁。
徐汧字九一,长洲人。少孤贫,事节母。朱至孝为诸生,时即以名节自任。武塘魏给事大中被逮,过吴门汧慕其忠直,以珥簪质库中,易二十金赠之。周忠介闻而叹曰:国家养士三百年,如徐生者真岁寒松柏也。《陕西通志》:王遇相字子康,渭南人。明经司,训凤翔,补光州,再转邓州学正。所涖之处,崇德行,课文艺。凡经相品题者,咸掇巍科。
《溶溪杂记》:刘东山爱百姓如己子,百姓戴之如父母。遍观当世,未见有如此者。吴廷举尝谓:古人有言曰:忧民如有病,见客似无官。公足以当之。
《西墅杂记》:陶垕仲,宁波鄞县人。初以国子生擢御史,弹劾不避权势,上雅重之,升福建按察使。时布政使薛大方贪墨自肆,垕仲劾奏之大方有词,连坐垕仲。至京师事既白诏。垕仲复任,大方罢职。闽人为之语曰:陶使再来天有眼,薛公不去地无皮。
《明外史·王恕传》:恕侃侃论列无少避。先后应诏陈言者二十一,建白者三十九,皆力阻权倖。天下倾心慕之,遇朝事有不可,必曰:王公胡不言也。则又曰:公疏且至矣,已,恕疏果至。时为谣曰:两京十二部,独有一王恕。于是贵近皆侧目。
《山西通志》:张起岩,高平人。性严重,与人寡合,独与韩维学交游,为忘年友,同饮起龙山,号东崖维学。尝语人曰:张东崖,宋魏野之流也。世无与比者,二人日相过从,放歌吟咏,脱略世故。

品题部杂录

《邻几杂志》:丁晋公论曹马为圣人,夏英公尝美李林甫之为相。
《闻见前录》:伯温少时,因读文中子至使诸葛武侯无死礼乐,其有兴乎。因著论以谓:武侯霸者之佐,恐于礼乐未能兴也。康节先公见之怒曰:汝如武侯犹不可妄论,况万万相远乎。以武侯之贤,安知不能兴礼乐也。后生辄议先贤,亦不韪矣。伯温自此于先达不敢妄论。《栾城先生遗言》:公言:伊尹以道德深妙得之,管、葛、房、杜、姚、宋以才智高伟得之,皆不可窥测。
《野客丛谈》:抑扬人物,固自有体。《唐史》赞韩愈则曰:自视司马迁、扬雄、班固以下,不论也。退之评柳子厚文则曰:其文雄深雅健,似司马子长,崔蔡不足多也,不过如此。李阳冰作《李白集序》曰:自三代以后,风骚以来,驱驰屈宋鞭挞扬马,千载独步,惟公一人。扬马何罪。而至鞭挞哉。斯可谓不善品藻人物矣。
《扪虱新话》:山谷尝言: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惟不可俗,俗便不可医。或问不俗之状,曰:难言也。平居无以异于俗人,临大节而不可夺也,此不俗人也。平居终日如含瓦石,临事一筹不画,此俗人也。虽使郭林宗山,巨源复生,不易吾言也。予谓山谷言固佳要,未尽俗人之状。曰:平日无佳论,而临事好造作,此俗人也。平居妄自尊大,而临事不知体,此俗人也。虽使山谷复生,亦不易吾言也。
《彦周诗话》:宋颜延之问己与灵运优劣于鲍昭,昭曰:谢五言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君诗铺锦列绣,亦彫缋满眼。此明远对面褒贬,而人不觉善论诗也。特出之。
风定花犹舞,鸟鸣山更幽。世传荆公改舞字作落,字其语顿工。然风定花犹落,乃梁谢贞八岁时所作《春日閒居》诗也。从舅王筠奇之曰:追步惠连矣。
《鸡肋编》:蜀庞德公以司马德操为水镜,晋卫瓘奇乐广曰:此人之水镜。北史蔡大宝见柳庄,叹曰:襄阳水镜,复在于兹。
《三柳轩杂识》:余尝谓近世,钜公欧文忠似韩退之,司马文正似蘧伯,玉荆公似王夷甫,苏东坡似司马迁,文忠似退之。夫人能言,然其所以似之者,人或不能知之也。
《西畴常言》:夫子品题诸子,皆因问仁发之,由可使治千乘之赋,求可使宰千室之邑,赤可使与宾客言。三子皆卿大夫之才也。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则付雍以侯国之任,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其与颜渊者何如哉。异时为邦之问,独以四代之礼乐许之,次而雍也,则可使南面。至若由求辈,则仅列政事科而已。权衡诚设,宁有锱铢之爽乎。
《朱子·语类》:宣政间,郓州有数子弟,好议论士大夫长短,常聚州前邸店中。每士大夫过,但以觜舒缩,便是长短他。时人目为猪觜,以其状似猪以觜掘土。此数子弟因戏以其号自标,为甚猪觜大夫猪觜郎之属。少间为人告以私置官属,有谋反之意,兴大狱锻鍊。旧见一册子载,今记不得。近看长编有一段:徽宗一日问执政:东州逆党何不为处分了。都无事之首尾。若是大反逆事,合有首尾。今来看,只是此事。想李焘也不曾见此事,只大略闻得此一项语言。
《避暑录》:话大抵人才有四种,德量为上,气节次之,学术又次之,材能又次之。欲求成材,四者不可不备。论所不足,则材能不如学术,学术不如气节,气节不如德量。然人亦安能皆全。顾各有偏胜,亦视其所成之者如何。故德量不可不养,气节不可不激,学术不可不勤,材能不可不勉。苟以是存心,随所成就,亦便不作中品人物。唐人房、乔裴度优于德量;宋璟、张九龄优于气节;魏郑公、陆贽优于学术;姚崇、李德裕优于材能。姚祟蔽于权数,德裕溺于爱憎,则所胜者为之累也。汝曹方读唐书,当以是类求则有益,其他琐细与无用之空文不足,多讲徒乱人意尔。
《见闻搜玉》:东坡云:太史公尝讲礼曰:拟人必于其伦。先儒谓拟君于君之伦,拟臣于臣之伦,臣以为此特位而已。拟人必以德,桀纣人君也,谓匹夫为桀纣,其人必不肯受。孔孟匹夫也,谓人君为孔孟,其人必不敢当。
《丹铅总录》:拟人必于其伦。荀子称仲尼子弓,子弓岂仲尼之伦乎。韩子称臧孙辰孟轲,臧岂孟之伦乎。二子之言不伦矣。
《读书镜》:哲宗问:近相陈升之外议云何。司马光曰:升之才智,恐不能临大节,而不可夺耳。昔汉高祖论相,以王陵少戆,陈平可以辅之。平智有馀,然难独任。凡才智之士,必得中直之人从旁制之,此明主用人之法也。王文正公尝与杨文公评品人物,文公曰:丁谓久远果如何。对曰:才则才矣,语道则未。他日在上位,使有德者助之,庶得终吉。若独当权,必为身累。后谓果被流窜。夫海内才士,诚国家药笼中所不可无。然必如调鹰者纵之九霄之间,而绦旋在臂,鞚马者逸之百步之外,而绳络在手,如是而可以御士矣。不然乌头重堇,苟无以制其性,其不至于杀人者几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品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