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品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品题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

 第八十七卷目录

 品题部纪事三

交谊典第八十七卷

品题部纪事三

《世说补》:褚司徒尝集袁粲舍。初秋凉夕,风月甚美。彦回援琴,奏别鹄之曲,宫商既调,风神谐畅。王彧、谢庄并在,坐叹曰:以无累之神,合有道之器,宫商暂离不可得已。
袁尹见江叔文叹曰:风流不坠,政在江郎。
谢参军一日诣东府门,自通尔时,风寒惨厉,太祖谓四座曰:此客至,使人不衣自煖。
袁尹在郡,尝于后堂夜集,刘祭酒在座。刘是真长六世孙,袁指庭中柳树谓刘曰:人谓此是刘尹时树,每想高风,今复见卿,可谓清德不衰。
《宋书·谢瞻传》:瞻善于文章,辞采之美,与族叔昆、弟灵运相抗。灵运父奂,无才能。为秘书郎,早年而亡。灵运好臧否人物,混患之,欲加裁折,未有方也。谓瞻曰:非汝莫能。乃与晦、曜、弘微等共游戏,使瞻与灵运登车,便商较人物,瞻谓之曰:秘书早亡,谈者亦互有同异。灵运默然,言论自此衰止。
《南史·王惠传》:惠素不与谢灵运相识,尝得交言,灵运辨博,辞义蜂起,惠时然后言。时荀伯子在坐,退而告人曰:灵运固自萧散直上,王郎有如万顷陂焉。球,惠从父弟也,历位侍中,中书令,吏部尚书。球简贵势,不交游,筵席虚静,门无异客。昙首尝云,倩玉亦是玉卮无当耳。
《羊元保传》:元保初为宋武帝镇军参军,少帝景平中,累迁司徒右长史。府公王弘甚知重之,谓左长史庾登之、吏部尚书王淮之曰:卿二贤明美朗诣,会悟多通,然弘懿之望,故当共推羊也。
《刘敬宣传》:敬宣,字万寿。刘毅之少,人或以雄桀许之。敬宣曰:此人外宽内忌,自伐而尚人,若一旦遭逢,当以陵上取祸。
《谢弘微传》:弘微,晋西中郎万之曾孙、尚书左仆射景仁从子也。时有蔡湛之者,及见谢安兄弟,谓人曰:弘微貌类中郎,而性似文靖。弘微与琅琊王慧、王球并以简淡称。人谓沈约曰:王慧何如。约曰:令明简。次问王球,约曰:倩玉淡。又次问弘微,约曰:简而不失,淡而不流,古之所谓名臣,弘微当之。
《宋宗室传》:庐陵孝献王义真,聪敏,爱文义,而轻动无德业,与陈郡谢灵运、琅琊颜延之、慧琳道人并周旋异常,云得志日,以灵运、延之为宰相,慧琳道人为西豫州刺史。徐羡之等嫌义真、灵运、延之昵狎过甚,故吏范宴戒之。义真曰:灵运空疏,延之隘薄,魏文云鲜能以名节自立者。但情性所得,未能忘言于悟赏,故与游耳。
《王彧传》:彧,字景文。以字行,美风姿。袁粲见之叹曰:景文非但风流可悦,乃哺歠亦复可观。有一客少时及见谢琨,答曰:景文方谢叔源,则为野父矣。粲惆怅良久,曰:恨眼中不见此人。
《范泰传》:泰,字伯伦。初为太学博士,外弟荆州刺史王忱请为天门太守。或问忱,范泰何如谢邈,忱曰:茂度漫。又问何如殷觊,忱曰:伯道易。
泰子晔撰《和香方》,其序之曰:麝本多忌,过分必害。沈实易和,盈斤无伤。零霍虚燥,詹唐黏湿。甘松、苏合、安息、郁金、柰多、和罗之属,并被珍于外国,无取于中土。又枣膏昏钝,甲煎浅俗,非唯无助于馨烈,乃当弥增于尤疾也。所言悉以比类朝士:麝本多烈,比庾仲文;零霍虚燥,比何尚之;詹唐黏湿,比沈演之;枣膏昏钝,比羊元保;甲煎浅俗,比徐湛之;甘松苏合,比慧琳道人;沈实易和,以自此也。
《颜延之传》:延之与陈郡谢灵运俱以辞采齐名,而迟速悬绝。文帝尝各敕拟《乐府北上篇》,延之受诏便成,灵运久之乃就。延之尝问鲍照己与灵运优劣,照曰:谢五言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君诗若铺锦列绣,亦雕缋满眼。延之每薄汤惠休诗,谓人曰:惠休制作,委巷中歌谣耳。
《江夷传》:智深,夷弟子也。为随王诞后军参军,在襄阳,诞待之甚厚。时咨议参军谢庄、主簿沈怀文与智深友善,怀文每称曰:人所应有尽有、所应无尽无者,其江智深乎。
《王昙首传》:昙首子僧虔与袁淑、谢庄善,淑每叹之曰:卿文情鸿丽,学解深拔,而韬光潜实,物莫之窥,虽魏阳元之射,王汝南之骑,无以加焉。昙首孙俭,丹阳尹袁粲闻其名,及见之曰:宰相之门。栝柏豫章虽小,已有栋梁气矣,终当任人家国事。《庾杲之传》:杲之幼有孝行,宋司空刘勔见而奇之,谓曰:见卿足使江汉崇望,杞梓发声。
《丘灵鞠传》:灵鞠,吴兴乌程人也。少好学,善属文。褚彦回为吴兴太守,谓人曰:此郡才士唯有丘灵鞠及沈勃耳。仲孚,灵鞠从孙也。少好学,读书常以中宵钟鸣为限。灵鞠尝称为千里驹。齐永明初,为国子生。王俭曰:东南之美,复见丘生。
《世说补》:宋世语曰:王光禄如屏风,屈曲从俗,能蔽风露。
王僧祐少便聪悟,叔父景元抚其首曰:儿神明意用,当不作率尔人。
王瓒之历官五兵尚书,未尝诣一朝贵。江湛谓何偃曰:王瓒之今便是朝隐。
益州献蜀柳数株,枝条甚长,状若丝缕。武帝植于灵和殿前,尝嗟赏之:杨柳风流可爱,似张绪当年。齐太祖奇爱张思光,时与款接笑曰:此人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南史·齐宗室传》:衡阳元王道度,齐高帝长兄也。始与高帝俱受学于雷次宗,宣帝问次宗二子学业,次宗答曰:其兄外朗,其弟内润,皆良璞也。
高帝第十一子钧出继衡阳元王。居身清率,言未尝及时事。吴郡张融清抗绝俗,虽王公贵人,视之傲如也,唯雅重钧,谓从兄绪曰:衡阳王飘飘有凌云气,其风情素韵,弥足可怀,融与之游,不知老之将至。《张裕传》:裕子岱绪,字思曼,岱兄子也。善谈元,深见敬异。仆射王俭尝云:绪过江所未有,北士可求之耳。不知陈仲弓、黄叔度能过之不。
《王裕之传》:裕之孙延之与金紫光禄大夫阮韬俱宋领军将军刘湛外甥,并有早誉,湛甚爱之,曰:韬后当为第一,延之为次也。延之甚不平。每致饷下都,韬与朝士同例,高武闻之,与延之书曰:韬云卿未尝有别意,当由刘家月旦故耶。
《吴苞传》:蔡荟,字休明,陈留人。清抗不与俗人交。李撝谓江敩曰:古人称安贫清白曰夷,涅而不缁曰白,至如蔡休明者,可不谓之夷白乎。
《傅昭传》:太原王延秀荐昭于丹阳尹袁粲,深见礼,辟为郡主簿,使诸子从昭受学。会明帝崩,粲造哀策文,乃引昭定其所制,昭有其半焉。粲每经昭户,辄叹曰:经其户寂若无人,披其室其人斯在,岂非名贤。《何承天传》:承天曾孙逊,字仲言,八岁能赋诗,弱冠,州举秀才。南乡范云见其对策,大相称赏,因结忘年交。谓所亲曰:顷观文人,质则过懦,丽则伤俗,其能含清浊,中今古,见之何生矣。沈约尝谓逊曰:吾每读卿诗,一日三复,犹不能已。
《徐羡之传》:羡之从孙湛之,湛之孙孝嗣,孝嗣姑适东莞刘舍,舍兄藏为尚书左丞,孝嗣往诣之。藏退谓舍曰:徐郎是令仆人,三十馀可知,汝宜善自结。升明中,为齐高帝骠骑从事中郎,带南彭城太守,转太尉咨议参军。齐建元初,累迁长史兼侍中。善趋步,闲容止,与太宰褚彦回相埒。尚书令王俭谓人曰:徐孝嗣将来必为宰相。转御史中丞。武帝问俭曰:谁可继卿。俭曰:臣东都之日,其在徐孝嗣乎。出为吴郡太守,俭赠孝嗣四言诗曰:方轨叔茂,追清彦辅,柔亦不茹,刚亦不吐。时人以比蔡子尼之行状也。
《陆慧晓传》:慧晓,吴郡吴人也。清介正立,不杂交游,会稽内史同郡张绪称之曰:江东裴、乐也。齐建元初,迁太子洗马。庐江何点常称慧晓心如照镜,遇形触物,无不朗然。王思远恒如怀冰,暑月亦有霜气。当时以为实录。
《刘怀珍传》:怀珍从孙吁,字彦度。陈留阮孝绪博学隐居,不交当世,恒居一鹿床,环植竹木,寝处其中。时人造之,未尝见也。吁经一造,孝绪即顾以神交。吁族兄歊又履高操,三人日夕招携,故都下谓之三隐。吁善元言,尤精意释典,曾与歊听讲钟山诸寺,因共卜筑宋熙寺东涧,有终焉之志。尚书郎何炯尝遇之于路,曰:此人风神颖俊,盖荀奉倩、卫叔宝之流也。命驾造门,拒而不见。族祖孝标与书称之曰:吁超超越俗,如天半朱霞;歊矫矫出尘,如云中白鹤。皆俭岁之梁稷,寒年之纤纩。吁尝著谷皮巾,披衲衣。每游山泽,辄留连忘反。神理闲正,姿貌甚华,在林谷之间,意气弥远。或有遇之者,皆谓神人。
《徐勉传》:勉迁临海王西中郎田曹行参军,俄徙署都曹。时琅邪王融一时才俊,特相慕悦,尝请交焉。勉谓所亲曰:王郎名高望促,难可轻襒衣裾。融后果陷于法,以此见推识鉴。
《梁书·到洽传》:洽少知名,清警有才学士行。谢脁文章盛于一时,见洽深相赏好,日引与谈论。每谓洽曰:君非直名人,乃亦兼资文武。脁后为吏部,洽去职,脁欲荐之,洽睹世方乱,深相拒绝。除晋安王国左常侍,不就。遂筑室岩阿,幽居者积岁。乐安任昉有知人之鉴,与洽兄沼、溉并善。尝访洽于田舍,见之叹曰:此子日下无双。遂申拜亲之礼。天监初,沼、溉俱蒙擢用,洽尤见知赏,从弟沆亦相与齐名。高祖问待诏丘迟曰:到洽何如沆、溉。迟对曰:正清过于沆,文章不减溉;加以清言,殆将难及。
《陈书·周弘正传》:元帝尝著《金楼子》,曰:余于诸僧重招提琰法师,隐士重华阳陶贞白,士大夫重汝南周弘正,其于义理,清转无穷,亦一时之名士也。
《南史·任昉传》:昉所著文章数十万言,盛行于时。东海王僧孺尝论之,以为过于董生、扬子。昉乐人之乐,忧人之忧,虚往实归,忘贫去吝,行可以厉风俗,义可以厚人伦,能使贫夫不取,懦夫有立。其见重如此。《伏曼容传》:曼容子暅,暅子挺,幼敏悟,七岁通《孝经》《论语》。及长,博学有才思,为五言诗,善效谢康乐体。父友乐安任昉深相叹异,常曰:此子日下无双。
《庾域传》:域,字司大,新野人也。少沈静,有名乡曲。梁文帝为郢州,辟为主簿,叹美其才,曰:荆南杞梓,其在斯乎。
《王昙首传》:昙首曾孙筠,幼而警悟。及长,清静好学,与从兄泰齐名。沈约见筠,以为似外祖袁粲,谓仆射张稷曰:王郎非唯额类袁公,风韵都欲相似。沈约每见筠文咨嗟,尝谓曰:昔蔡伯喈见王仲宣,称曰王公之孙,吾家书籍悉当相与。仆虽不敏,请附斯言。自谢脁诸贤零落,平生意好殆绝,不意疲暮复逢于君。《袁湛传》:湛弟子淑,淑兄子顗,顗子昂,昂孙宪,字德章,幼聪敏好学,有雅量。大同八年,宪被召为《正言》生。时生徒对策,宪随问抗答,剖析如流。到溉顾宪曰:袁君正其有后矣。及君正将之吴郡,溉祖道于征虏亭,谓君正曰:昨策生,萧敏孙、徐孝克非不解义,至于风神器局,去贤子远矣。
《阮孝绪传》:孝绪,陈留尉氏人也。天监初,御史中丞任昉寻其兄履之,欲造而不敢,望而叹曰:其室虽迩,其人甚远。其为名流所钦尚如此。自是钦慕风誉者,莫不怀刺敛衽,望尘而息。殷芸欲赠以诗,昉曰:趣舍既异,何必相干。芸乃止。唯与比部郎裴子野交。子野荐之尚书徐勉,言其年十馀岁随父为湘州行事,不书官纸,以成亲之清白。论其志行粗类管幼安,如以采章似皇甫谧。
《刘瓛传》:瓛族子显幼而聪敏,尚书令沈约时领太子少傅,引为少傅五官。约为丹阳尹,命驾造焉。于坐策显经史十事,显对其九。约曰:老夫昏忘,不可受策;虽然,聊试数事,不可至十。显问其五,约对其二。陆倕闻之击席喜曰:刘郎子可为差人,虽吾家平原诣张壮武,王粲谒伯喈,必无此对。其为名流推赏如此。《孔休源传》:休源,会稽山阴人。州举秀才,太尉徐孝嗣省其策,深善之,谓同坐曰:董仲舒、华令思何以尚此。可谓后生之准的也。观此足称王佐之才。琅邪王融雅相友善,乃荐之于司徒竟陵王,为西邸学士。梁台建,与南阳刘之遴同为太学博士,当时以为美选。休源初到都,寓于宗人少府孔登。曾以祠事入庙,侍中范云一与相遇,深加褒赏,曰:不期忽觏清颜,顿祛鄙吝,观天披雾,验之今日。
《王昙首传》:昙首元孙规,字威明,为晋安王长史。王立为太子,仍为散骑常侍、太子中庶子,侍东宫。卒,皇太子出临哭,与湘东王绎令曰:王威明风韵遒上,神峰标映,千里绝迹,百尺无枝,实俊人也。
《谢弘微传》:弘微曾孙览,览弟举,幼好学,与览齐名。年十四,尝赠沈约诗,为约所赏。弱冠丁父忧,几致毁灭。服阙,为太常博士,与兄览俱预元会。江淹一见,并相钦挹曰:所谓驭二龙于长涂者也。
《世说补》:刘孝标目刘讦超然越俗,如半天朱霞。刘歊矫矫出尘,如云中白鹤,皆俭岁之梁稷,寒年之纤纩。何参军与族弟水部散骑俱擅文名,时人为之语曰:东海三何,子朗最多。参军曰:外言殊不尔,故当推逊。陈后主有玉柄麈尾,至佳手执之曰:当今虽复多士如林,堪执此者,独张讥耳。即授讥。
《陈书·张种传》:种少恬静,居处雅正,不妄交游,傍无造请,时人为之语曰:宋称敷、衍,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
《北史·吕罗汉传》:罗汉祖显。皇始初,以郡降,道武拜钜鹿太守。清身奉公,妻子不免饥寒,百姓颂之曰:时惟府君,克清克明,缉我荒土,人胥乐生,愿寿无疆,以享长龄。
《魏书·崔浩传》:司马德宗齐郡太守王懿来降,上书陈计,称刘裕在洛,劝国家以军绝其后路,则裕军可不战而克。书奏,太宗善之。会浩在前进讲书传,太宗问浩曰:刘裕西伐,前军已至潼关。其事如何。以卿观之,事得济否。浩对曰:昔姚兴好养虚名,而无实用。子泓又病,众叛亲离。裕乘其危,兵精将勇,以臣观之,克之必矣。太宗曰:刘裕武能何如慕容垂。浩曰:裕胜。太宗曰:试言其状。浩曰:慕容垂承父祖世君之资,生便尊贵,同类归之,若夜蛾之赴火,少加倚仗,便足立功。刘裕挺出寒微,不阶尺土之资,不因一卒之用,奋臂大呼而夷灭桓元,北擒慕容超,南摧卢循等,僭晋陵迟,遂执国命。裕若平姚而还,必篡其主,其势然也。秦地戎裔混并,虎狼之国,裕亦不能守之。风俗不同,人情难变,欲行荆扬之化于三秦之地,譬无翼而欲飞,无足而欲走,不可得也。若留众守之,必资于寇。孔子曰:善人为邦百年,可以胜残去杀。今以秦之难制,一二年间岂裕所能哉。且可治戎束甲,息民备境,以待其归,秦地亦当终为国有,可坐而守也。太宗曰:裕已入关,不能进退,我遣精骑南袭彭城、寿春,裕亦何能自立。浩曰:今西北二寇未殄,陛下不可亲御六师。兵众虽盛,而将无韩白。长孙嵩有治国之用,无进取之能,非刘裕敌也。臣谓待之不晚。太宗笑曰:卿量之已审。浩曰:臣尝私论近世人物,不敢不上闻。若王猛之治国,苻坚之管仲也;慕容元恭之辅少主,慕容炜之霍光也;刘裕之平逆乱,司马德宗之曹操也。太宗曰:卿谓先帝如何。浩曰:小人管窥悬象,何能见元穹之广大。虽然,太祖用漠北醇朴之人,南入中地,变风易俗,化洽四海,自与羲农齐烈,臣岂能仰名。太宗曰:屈丐何如。浩曰:屈丐家国夷灭,一身孤寄,为姚氏封殖。不思树党彊邻,报雠雪耻,乃结忿于蠕蠕,背德于姚兴,撅竖小人,无大经略,正可残暴,终为人所灭耳。太宗大悦,语至中夜,赐浩御缥醪酒十觚,水精戎盐一两。曰:朕味卿言,若此盐酒,故与卿同其旨也。
《世说补》:崔司徒每与卢元谈,辄叹曰:对子真使我怀古之情更深。
《北史·裴骏传》:骏幼而聪慧。亲表称为神驹,因以为字。盖吴作乱于关中,来袭闻喜。骏率厉乡豪赴之。贼退,刺史以状闻。会太武亲讨盖吴,引见骏。骏陈叙事宜,帝大悦,谓崔浩曰:裴骏有当世才,其忠义可嘉。补中书博士。浩亦深器骏,目为三河领袖。
《李孝伯传》:孝伯少传父业,博综群言,美风仪,动有法度。从兄顺言之太武,徵为中散,谓曰真卿家千里驹也。
《房法寿传》:景伯,法寿族子也。景伯性淳和。弟亡,蔬食终丧,期不内御,忧毁之容,有如居重。其次弟景先亡,其幼弟景远期年哭临,亦不内寝。乡里为之语曰:有礼有义,房家兄弟。廷尉卿崔光韶好标榜人物,无所推尚,每云景伯有士大夫之行业。
《裴延俊传》:延俊从叔爱丑、桃弓并见称于乡里。子夙,字买兴。沈雅有器识,仪望甚伟,孝文见而异之。吏部尚书、任城王澄有知人鉴,每叹美夙,以远大许之。《崔光传》:光,清河人,本名孝伯。迁给事黄门侍郎。甚为孝文所知待,常曰:孝伯才浩浩如黄河东注,固今日之文宗也。
《邢峦传》:峦族弟卲,尝与右北平阳固、河东裴伯茂、河南陆道晖等至北海王昕舍宿饮,相与赋诗,凡数十首,皆在主人奴处。旦日奴行,诸人求诗不得,卲皆为诵之。诸人有不认诗者,奴还得本,不误一字。诸人方之王粲。
《见闻搜玉》:魏徐邈以清节著名,或问诸卢钦曰:徐公当武帝时,人以为通,自凉州还京师,人以为介。何也。钦曰:往者毛孝先、崔季圭用事,贵清素之士,于时皆变,易车服以求名高,而徐公不改其常,故人以为通。比来天下奢靡,转相仿效,而徐公雅尚自居,不与俗同,故前日之通乃今日之介也。是世人无常,徐公有常也。人服其言。
《北史·阳尼传》:尼从孙固,清河王怿领太尉,辟固从事中郎,属怿被害,不奏。怿之遇害,元义执政,朝野震悚,怿诸子及门生僚吏,莫不虑祸,隐避不出。固以尝被辟命,遂诣丧所,尽哀恸哭,良久乃还。仆射游肇闻而叹曰:虽栾布、王修,何以尚也。君子哉若人。
固子休之字子烈,俊爽有风概,好学,爱文藻,时人为之语曰:能赋能诗阳休之。
《祖莹传》:莹年十二为中书学生,声誉甚盛,内外亲属呼为圣小儿。尤好属文,中书监高允每叹曰:此子才器,非诸生所及,终当远至。
《宋繇传》:繇孙游道,中尉郦善长嘉其气节,引为殿中侍御史。台中语曰:见恶能讨,宋游道。游道重交游,存然诺之分。使气党侠。时人语曰:游道猕猴面,陆操科斗形,意识不关见,何谓丑者必无情。
《裴佗传》:佗子让之,天平中,举秀才,对策高第。累迁屯田、主客郎中,省中语曰能赋诗,裴让之。为太原公开府记室。与杨愔友善,相遇则清谈竟日。愔每云:此人风流警拔,裴文季为不亡矣。历文襄大将军主簿,兼中书舍人。后兼散骑常侍聘梁。文襄入朝,导引,容仪酝藉,文襄目之曰:士礼,佳舍人也。让之、弟诹之及皇甫和、和弟亮,并知名于洛下。时人语曰:诹胜于让,和不如亮。《李灵传》:浑,灵曾孙也。浑弟绘、纬俱为聘使。纬前后接对凡十八人,颇为称职。邺下为之语曰:学则浑、绘、纬,口则纬、绘、浑。
《裴宽传》:宽弟汉,大统五年,除大丞相府士曹行参军,转墨曹。善尺牍,尤便簿领,理识明赡,断割如流。相府为之语曰日下粲烂有裴汉。
《世说补》:齐神武言:崔㥄应作令仆,恨其神明太遒。《北史·李义深传》:义深,赵郡高邑人也。有当世才用,而心胸险峭,时人语曰:敛戟森森李义深。
《北齐书·卢文伟传》:文伟子询祖,有口辩,好臧否人物,尝语人曰:我昨东方未明,过和氏门外,已见二陆两源,森然与槐柳齐列。盖谓彦师、仁惠与文宗、那延也,邢卲盛誉卢思道,以询祖为不及。询祖曰:见未能高飞者借其羽毛,知逸势冲天者剪其翅翮。既诸谤毁日至,素论皆薄其为人。长广太守邢子广目二卢云:询祖有规检祢衡,思道无冰棱文举。
《魏收传》:始收与温子升、邢卲稍为后进,卲既被疏出,子升以罪幽死,收遂大被任用,独步一时。讥论更相訾毁,各有朋党。收每议陋邢卲文。卲又云:江南任昉,文体本疏,魏收非直摸拟,亦大偷窃。收闻乃曰:伊常于《沈约集》中作贼,何意道我偷任昉。任、沈俱有重名,邢、魏各有所好。武平中,黄门郎颜之推以二公意问仆射祖珽,珽答曰:见邢、魏之臧否,即是任、沈之优劣。收以温子升全不作赋,邢虽有一两首,又非所长,常云:会须作赋,始成大才士。唯以章表碑志自许,此外更同儿戏。自武定二年以后,国家大事诏命,军国文词,皆收所作。每有警急,受诏立成,或时中使催促,收笔下有同宿搆,敏速之工,邢、温所不逮,其参议典礼,与邢相埒。
《北史·魏收传》:收与济阴温子升、河间邢子才齐誉,世号三才。
收叔季景有文学,历官著名,并在收前,然收常所欺忽。收初赴并,顿丘李庶者,故大司农谐之子也,以华辩见称,曾谓收曰:霸朝便有二魏。收率尔曰:以从叔见比,便是邪输之比卿。邪输者,故尚书令陈留公继伯之子,愚痴有名,好自入市肆,高价买物,商贾共所嗤玩。收忽以季景方之,不逊例多如此。
初,河间邢子才、子明及季景与收,并以文章显,世称大邢小魏,言尤俊也。收少子才十岁,子才每曰:佛助,寮人之伟。后收稍与子才争名,文宣贬子才曰:尔才不及魏收。收益得志,自序云:先称温、邢,后称邢、魏。然收内陋邢心不许也
《郑羲传》:羲孙述祖,齐天保中,历太子少保、兖州刺史。时穆子容为巡省使,叹曰:古人有言,闻伯夷之风,贪夫廉,懦夫有立志,今于郑兖州见之矣。初,述祖父为兖州,述祖时年九岁。及为刺史,有人入市盗布地,其父怒曰:何负吾君。执之以归首。述祖特原之,自是境内无盗。百姓歌曰:大郑公,小郑公,相去五十载,风教犹相同。
《薛辩传》:辩五世孙端,端从祖弟湖,湖曾孙道衡,专精好学。其后才名益著。尚书左仆射杨愔见而嗟赏,授奉朝请。吏部尚书陇西辛术与语,叹曰:郑公业不亡矣。河东裴谳目之曰:鼎迁河朔,吾谓关西孔子,罕遇其人,今复得薛君矣。
《袁翻传》:翻弟子聿脩,在官廉谨,当时少匹。魏、齐世,台郎多不免交通饷馈。初,聿脩为尚书郎十年,未尝受升酒之遗。尚书邢卲与聿脩旧款,每省中语戏,常呼聿脩为清郎。大宁初,聿脩以太常少卿出使巡省,仍令考校官人得失。经兖州,时邢卲为剌史,别后,送白紬为信。聿脩不受,与邢卲书云:今日仰过,有异常行,瓜田李下,古人所慎,愿得此心,不贻厚责。卲亦欣然领解,报书云:老夫忽忽,意不及此,敬承来旨,吾无间然。第昔为清郎,今日复作清卿矣。
《张彝传》:彝曾孙乾威字元敬,性聪敏。涉猎群书,其世父皓之谓人曰:吾家千里驹也。
《周书·寇俊传》:俊加镇东将军,封西安县男,小宗伯卢辩,每有閒暇,辄诣宴语弥日。恒谓人曰:不见西安君,烦忧不遣。其为通人所敬重如此。
《文中子·王道篇》:裴晞问曰:卫玠称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意相干,可以理遣。何如。子曰:宽矣,曰仁乎。子曰:不知也,阮嗣宗与人谈,则及元远未尝臧否。人物何如。子曰:慎矣,曰仁乎子曰不知也。
子见刘孝标绝,交论曰:惜乎。举任公而毁也。任公于是乎。不可谓知人矣。见辩命论曰:人道废矣,子曰使诸葛亮而无死,礼乐其有兴乎。子读乐毅论曰仁哉,乐毅善,藏其用智哉。太初善发其蕴。
《天地篇》:子曰:义也,清而庄靖也,惠而断威也,和而博收也,旷而肃琼也,明而毅淹也,诚而厉元龄。志而密徵也,直而遂大雅。深而弘叔达,简而正若逢,其时不减。卿相然礼乐,则未备。或曰:董常何人也。子曰:其动也权,其静也至,其颜氏之,流乎。叔恬曰:山涛为吏部,拔贤进善。时,无知者身殁之。后天子出其奏于朝,然后知群才皆涛。所进如何。子曰:密矣,曰仁乎。子曰:吾不知也。
子谓魏徵曰:汝与凝皆天之直人也,徵也,遂凝也,挺若并行于时。有用舍焉。子谓李靖曰:凝也,若容于时,则王法不挠矣。李靖问任智,如何。子曰:仁以为己任,小人任智而背仁。为贼君子任智而背仁,为乱薛收问仲长子光。何人也。子曰:天人也,收曰何谓天人。子曰:眇然小乎,所以属于人。旷哉大乎。独能成其天。子曰:王猛有君子之德三焉,其事上也密其接下也。温其临事也断。或问苏绰子:曰俊人也,曰其道何如。子曰:行于战国可以,强行于太平则乱矣。问牛弘,子曰:厚人也,子观田魏徵杜淹董常至。子曰:各言志乎。徵曰:愿事明王,进思尽忠,退思补过。淹曰:愿执明王之法,使天下无冤人。常曰:愿圣人之道,行于时常也无事于出。处子曰:大哉,吾与常也。子在长安曰:归来乎。今之好异轻进者,率然而作,无所取焉。子在绛程元者,因薛收而来。子与之言六经元。退谓收曰:夫子载造彝伦一匡皇极微夫子。吾其失道。左见矣子曰:盖有慕名而作者,吾不为也。叔恬曰:文中子之教,兴其当隋之季。世皇家之末造乎。将败者,吾伤其不得用;将兴者,吾惜其不得见。其志勤,其言徵,其事以苍生为心乎。
子曰:常也,其殆坐忘乎。静不證理而足用焉,思则或妙李靖问圣人之道。子曰:无所由亦不至于彼。门人曰:徵也,至或曰未也。门人惑,子曰:徵也,去此矣,而未至于彼,或问彼之说。子曰:彼道之方也,必也无至乎。董常闻之悦,门人不达。董常曰:夫子之道与物而来,与物而去。来无所从,去无所视。薛收曰:大哉,夫子之道,一而已矣。子谓程元曰:汝与董常何如。程元曰:不敢企常常也。遗道德元也,志仁义。子曰:常则然矣。而汝于仁义未数数然也。其于彼有所至乎。子曰:董常时有虑焉,其馀则动静虑矣。子曰:孝哉,薛收行无负于幽明子。于是,日吊祭则终,日不笑或问王隐。子曰:敏人也。其器明,其才富,其学赡,或问其道。子曰:述作多,而经制浅,其道不足称也。
《事君篇》:子谓荀悦,史乎史乎;谓陆机,文乎文乎,皆思过半矣。子谓文士之行,可见谢灵运小人哉。其文傲君子则谨,沈休文小人哉。其文冶君子则典,鲍昭江淹古之狷者也。其文急以怨,吴筠孔圭古之狂者也。其文怪以怒,谢庄王融古之纤人也。其文碎徐陵,庾信古之夸人也。其文诞或问,孝绰兄弟子曰鄙人也。其文淫或问,湘东王兄弟子曰贪人也。其文繁,谢脁浅人也。其文捷,江总诡人也。其文虚,皆古之不利人也。子谓颜延之王:俭任昉有君子之心焉,其文约以则。
子曰:达人哉。山涛也多,可而少怪。或曰:王戎贤乎。子曰:戎而贤天下,无不贤矣。子曰:陈思王,可谓达理者也。以天下让时人莫之知也。子曰:君子哉,思王也其文深以典。
《周公篇》:温彦博问:嵇康阮籍,何人也。子曰:古之名理者而不能穷也。曰:何谓也。子曰:道不足而器有馀,曰敢问道器。子曰:通变之谓道,执方之谓器。曰刘灵何人也。子曰:古之闭关人也,曰可乎。曰:兼忘天下,不亦可乎。曰:道足乎,曰足则吾不知也。
或问荀彧荀攸子曰:皆贤者也,曰生死何如。子曰:生以救,时死以明道,荀氏有二仁焉。
子谓姚义:可与友久,要不忘贾,琼可与行事,临难不变。薛收可与事君,仁而不佞。董常可与出,处介如也。子曰:我未见勇者。或曰:贺若弼。子曰:弼也,戾焉得勇。李密问英雄。子曰:自知者英,自胜者雄。问勇。子曰:必也义乎。
《问易篇》:子谓李靖:智胜仁,程元仁胜智。子谓董常:几于道可使变理。
子谓诸葛王:猛功近而德远矣。
或问韦孝宽,子曰:干矣。问杨愔。子曰:辅矣。
《礼乐篇》:或问谢安,子曰:简矣。问王导,子曰:敬矣。问温峤,子曰:毅人也。问桓温,子曰:智近谋远鲜不及矣。子曰:姚义之辩,李靖之智,贾琼魏徵之。正薛收之仁,程元王孝,逸之文,加之以笃固申之以礼乐,可以成人矣。
文中子曰:记人之善而忘其过温大雅,能之;处贫贱而不慑魏徵,能之;闻过而有喜色程元,能之;乱世羞富贵窦威,能之;慎密不出董常,能之。
《述史篇》:或问楚元王。子曰:惠人也。问河间献王,子曰:智人也。问东平王苍,子曰:仁人也。问东海王强,子曰:义人也。保终荣宠不亦宜乎。
《魏相篇》:子谓魏相真:汉相识兵略,达时令远乎哉。子之韩城,自龙门关。先济贾琼,程元后关吏仇璋止之。曰:先济者为谁,吾视其颡颓如也。重而不亢目灿如也,澈而不瞬口敦如也。阚而不张,凤颈龟背须垂至腰参如也。与之行,俯然而色卑与之言泛。然而后应浪惊柂旋而不惧。是必有异人者也。吾闻之天下无道,圣人藏焉,鞠躬守默,斯人殆似也。程元曰:子知人矣,是王通者也。贾琼曰:吾二人师之而不能去也。仇璋曰:夫杖一德乘五常,扶三才、控六艺,吾安得后而不往哉。遂舍职从于韩城。子谓贾琼曰:君子哉,仇璋也。比董常,则不足,方薛收则有馀。
《立命篇》:或问陶元亮。子曰:放人也,归去来。有避地之心焉。《五柳先生传》则几于闭关矣。
《关朗篇》:或问关朗,子曰:魏之贤人也,孝文没而宣武立,穆公死关朗退,魏之不振有由哉。
《册府元龟》:隋卢思道。初,后魏为尚书郎。时济南王彧少有才学,当时甚美少,与从兄安丰王延。明中山王,熙并以宗室,博古文学齐名。时莫能定其优劣,思道谓吏部崔林曰:二人才学虽并优美,然安丰少于造次。中山邈于太多,未若济南风流宽雅。时人为之语曰:三王楚琳琅,未若济南备员方。
元善以高颎,有宰相之具,尝言于高祖曰:杨素粗疏苏威怯,懦元胄元昊正似鸭耳。可以付社稷者,唯独高颎善位至国子祭酒。
杨素有子元感,苏威有子夔,夔少聪敏。杨素甚奇之,素每戏威曰:杨素无儿,苏夔无父。又杨达为人洪厚,有局度素。每言曰:有君子之貌,兼君子之心者唯达耳。素终于司徒封楚公。
贺若弼为武候大将军,炀帝之在东宫。尝谓弼曰:杨素韩擒虎史,万岁三人俱称良将,其间优劣,何如。弼曰:杨素是猛将,非谋将;韩擒虎是斗将,非贤将;史万岁是骑将,非大将。帝曰:然则大将谁也。弼拜曰:唯殿下所择,弼意自许为大将。
《龙城录》:房元龄幼稚日,王通说其文。谓此细眼,奴非立忠志,则为乱贼。辅帝者,则为儒师绰有大誉矣。《唐书·王圭传》:圭为侍中时与元龄、李靖、温彦博、戴胄、魏徵同辅政。帝以圭善人物,且知言,因谓:卿标鉴通晤,为朕言元龄等材,且自谓孰与诸子贤。对曰:孜孜奉国,知无不为,臣不如元龄;兼资文武,出将入相,臣不如靖;敷奏详明,出纳惟允,臣不如彦博;济繁治剧,众务必举,臣不如胄;以谏诤为心,耻君不及尧、舜,臣不如徵。至激浊扬清,疾恶好善,臣于数子有一日之长。帝称善。而元龄等亦以为尽己所长,谓之确论。《长孙无忌传》:无忌罢太子太师,遥领扬州都督。帝尝从容问曰:朕闻君圣臣直,人常苦不自知,公宜面攻朕得失。无忌曰:陛下神武圣文,冠卓千古,性与天道,非臣等愚所及,诚不见有所失。帝曰:朕冀闻过,公等乃相谀说。朕当评公等可否以相规。谓:高士廉心术警悟,临难不易节,所乏者骨鲠耳。唐俭有辞,善和解人,酒杯㳅行,发言可意,事朕二十年,未尝一言国家事。杨师道惟谨审,自能无过,而懦不更事,缓急非可倚。岑文本敦厚,文章、议论其所长也,谋常经远,自当不负于物。刘洎坚正,其言有益,不轻然诺于人,能自补阙。马周敏锐而正,评裁人物,直道而行,所任皆称朕意。褚遂良鲠亮,有学术,竭诚亲于朕,若飞鸟依人,自加怜爱。无忌应对机敏,善避嫌,求于古人,未有其比;总兵攻战,非所善也。
《世说补》:刘子翼峭直有行,常面折僚友之短,退无馀訾。李百药尝语人曰:刘四虽复骂人,人多不憾。太宗尝出行,有司请载副书以从。上曰:不须虞世南在此行秘书。
太宗征辽东,拜杨弘礼为兵部侍郎。驻跸之役,领马步二十四军,跳出贼背,所向摧靡。帝自山上望见其袍仗精整,人人尽力,叹曰:越公儿郎,故有家风。刘捷卿在都,尝寝疾,房太尉闻而忧之,通夕不寐。顾语宾从曰:捷卿有不讳,可谓无复有神理。房太尉言: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
霍王元轨临徐州,与处士刘元平为布衣之交。或问元平:王之所长。元平答以无长,人问其故,元平曰:夫人有短,所以见长。
《册府元龟》:岑文本为中书侍郎,时马周有机辩能敷奏。文本谓所亲曰:吾见马君论事多矣援引事类扬确,古今举要删芜会文切理一字不可加,一言不可减,听之靡靡,令人忘倦。昔之苏、张、终、贾正应此耳。《隋唐嘉话》:太宗之为秦王府僚多被迁夺,深患之。梁公曰:馀人不足惜,杜如晦。聪明识达王佐才也。帝大惊,由是亲宠日笃。
《唐书·裴行俭传》:行俭善知人,在吏部时,见苏味道、王剧,谓曰:二君后皆掌铨衡。李敬元盛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之才,引示行俭,行俭曰:士之致远,先器识,后文艺。如勃等,虽有才,而浮躁衒露,岂享爵禄者哉。炯颇沈默,可至令长,馀皆不得其死所。
《张文瓘传》:文瓘,字稚圭。贞观初,补并州参军。时李绩为长史,尝叹曰:稚圭,今之管、萧,吾所不及。
《册府元龟》:潘好礼深慕徐有功为人,乃著论曰:张释之为廷尉,天下无冤民,徐公之断狱,亦天下无冤民。略同耳。然而释之所行者,甚易徐公所行者,甚难张公。逢汉文之时,天下无事,至于盗高庙玉环及渭桥惊马守法而已。岂不易哉。徐公逢革命之秋,属维新之运,唐朝遗老或有包藏祸心,至如周兴、来俊臣者更是尧舜之四凶也。崇饰恶言,以诬盛德,忠良侧目,恐死亡无日矣。徐公守死善道,深相明白几陷囹圄,数推网罗,岂不难哉。
《唐书·贾曾传》:曾,河南洛阳人。父言忠,貌魁梧,事母以孝闻,补万年主簿。护役蓬莱宫,或短其苛,高宗廷诘,辩列详谛,帝异之,擢监察御史。方事辽东,奉使禀军饷,还,奏上山川道里,并陈高丽可破状。帝问:诸将材否。对曰:李绩旧臣,陛下所自悉。庞同善虽非斗将,而持军严。薛仁贵骠勇冠军,高侃忠果而谋,契苾何力性沈毅,虽忌前,有统御才。然夙夜小心,亡身忧国,莫逮于绩者。帝然所许,众亦以为知言。
《世说补》:中宗正月晦日幸昆明池赋诗,群臣应制百馀篇。帐殿前结綵楼,命上官昭容选一首为新翻御制曲。纸落如飞,从臣各认其名,而怀之,唯沈、宋二诗不下。又移时,一纸飞坠,乃沈诗也。昭容评曰:二诗工力悉敌沈,落句微臣雕朽质,羞睹豫章材盖辞,气已竭宋犹陡健举。
《唐书·裴守真传》:守真子子馀事继母以孝闻,中明经,补鄠尉。时同舍李朝隐、程行谌以文法称,而子馀以儒显,或问优劣于长史陈崇业,答曰:兰菊异芬,何有废者。
《狄仁杰传》:仁杰为并州法曹参军。同府参军郑崇质母老,当使绝域。仁杰诣长史蔺仁基请代行。仁基美其意,每曰:狄公之贤,北斗以南,一人而已。
珍珠船苏味道王方庆同为凤阁侍郎。或问张元二子孰,贤答曰:苏如九月得霜雁,王如十月被冻蝇。《唐书·萧颖士传》:颖士数称班彪、皇甫谧、张华、刘琨、潘尼能尚古,而混流俗不自振,曹植、陆机所不逮也;又言裴子野善著书。所许可当世者,陈子昂、富嘉谟、卢藏用之文辞,董南事、孔述睿之博学而已。
《张九龄传》:九龄七岁知属文,十二以书干广州刺史王方庆,方庆叹曰:是必致远。
《隋唐嘉话》:沈佺期以工诗著名,燕公张说,尝谓之曰:沈三兄诗,直须还他第一。
《唐书·韦安石传》:安石子陟,秀敏异常,风格方正,善文辞,书有楷法,一时知名士皆与游。宋璟见陟叹曰:盛德遗范,尽在是矣。
《世说补》:韦氏孝友文学有承,庆嗣立邃音乐,有万石达礼仪则叔夏史才博识,有述时赵冬曦兄弟,亦有美名。张燕公尝语人曰:韦赵兄弟人之杞梓。
元宗尝早朝谓左右曰:每见张九龄,精神顿生。《册府元龟》:宋璟与苏颋同知政事,璟刚正多所裁断,颋皆顺从其美,若上前承旨,敷奏及应物,则颋为之助。相得甚悦,璟尝谓人曰:吾与苏家父子前后皆同,时为宰相仆射,长厚诚为国器。若献可替否。罄尽臣节断割吏事至公无私即苏颋过,其父也。
《幸蜀记》:韩昭,字德华,长安人。衍北巡以为文思殿学士京城,留守判官,多嘲谑云韩公凡事,如僧剃发无有寸长。
《马令·南唐书·林仁肇传》:仁肇见知于陈乔,乔曰:令仁肇将外,吾掌机务国虽迫蹙未易图也。
《孙晟传》:晟为右仆射,与冯延己并相。元宗晟轻延己为人尝曰:金碗玉杯而盛狗屎可乎。
《韩熙载传》:熙载善谭论,听者忘倦,审音能舞分书,及画名重当时,见者以为神仙中人。
《高越传》:越与江文蔚俱以辞赋知名,故江淮士者品论人物皆以越为首称。
《辽史·耶律玦传》:帝尝谓宰相曰:契丹忠正无如玦者,汉人则刘伸而已。然熟察之,玦优于伸。
《耶律棠古传》:棠古性坦率,好别白黑,人有不善,必尽言无隐。在朝数论宰相得失,由是久不得调。
《萧陶隗传》:大康中,累迁契丹行宫都部署。上尝谓群臣曰:北枢密院军国重任,久阙其人,耶律阿思、萧斡特剌二人孰愈。群臣各誉所长,陶隗独默然。上问:卿何不言。陶隗曰:讹特剌懦而败事;阿思有才而贪,将为祸基。不得已而用,败事犹胜祸基。上曰:陶隗虽魏徵不能过,但恨吾不及太宗尔。然竟以阿思为枢密使。〈传中斡特剌讹特剌音同字异〉
《海思传》:海思,字铎衮,隋国王释鲁之庶子。机警口辩。会同五年,诏求直言。时海思年十八,衣羊裘,乘牛诣阙。有司问曰:汝何故来。对曰:应诏言事。苟不以贫稚见遗,亦可备直言之选。有司以闻。会帝将出猎,使谓曰:俟吾还则见之。海思曰:臣以陛下急于求贤,是以来耳;今反缓于猎,请从此归。帝闻,即召见赐坐,问以治道。命明王安端与耶律颇德试之,数日,安端等奏曰:海思之材,臣等所不及。帝召海思问曰:与汝言者何如人也。对曰:安端言无收检,若空车走峻坂;颇德如著靴行旷野射鸨。帝大笑。擢宣徽使。
《宋史·薛居正传》:居正少好学,有大志。清泰初,举进士不第,为《遣愁文》以自解,寓意倜傥,识者以为有公辅之量。
《范质传》:汉初,加中书舍人、户部侍郎。周祖征叛,每朝廷遣使赍诏处分军事,皆合机宜。周祖问谁为此辞,使者以质对。叹曰:宰相器也。
质性卞急,好面折人。以廉介自持,未尝受四方馈遗,前后所得禄赐多给孤遗。闺门之中,食不异品。身没,家无馀资。太祖因论辅相,谓侍臣曰:朕闻范质止有居第,不事生产,真宰相也。太宗亦尝称之曰:宰辅中能循规矩、慎名器、持廉节,无出质右者,但欠世宗一死,为可惜尔。
《曹彬传》:彬,字国华,真定灵寿人。汉乾祐中,为成德军牙将。节帅武行德见其端懿,指谓左右曰:此远大器,非常流也。
周太祖贵妃张氏,彬从母也。周祖受禅,召彬归京师。隶世宗帐前,从镇澶渊,补供奉官,擢河中都监。蒲帅王仁镐以彬帝戚,尤加礼遇。彬执礼益恭,公府宴集,端简终日,未尝旁视。仁镐谓从事曰:老夫自谓夙夜匪懈,及见监军矜严,始觉己之散率。
《实仪传》:仪学问优博,风度峻整。弟俨、侃、称、僖,皆相继登科。冯道与禹钧有旧,尝赠诗,有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之句,缙绅多讽诵之,当时号为窦氏五龙。《李穆传》:穆从酸枣王昭素受《易》《庄》《老》书,尽究其义。昭素谓曰:子所能得精理,往往出吾意表。且语人曰:李生异日必为廊庙器。以所著《易论》三十三篇授之。《赵赞传》:赞字元辅。幽州冀人。祖德钧,后唐卢龙节度,封北平王。父延寿,尚明宗女兴平公主,至枢密使、忠武军节度。赞幼聪慧,明宗甚爱之,与诸子、外孙石氏并育于六宅。暇日,因遍阅诸孙数十人,目赞曰:是儿令器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交谊典.品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