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姑媳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姑媳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五十七卷目录

 姑媳部汇考
  尔雅〈释亲〉
  白虎通〈三纲六纪〉
  刘熙释名〈释亲属〉
 姑媳部总论
  礼记〈檀弓 郊特牲 内则 丧服 昏义〉
  仪礼〈丧服〉
  春秋四传〈荡伯姬来逆妇 杞伯姬求妇 遂以夫人姜至 侨如以夫人姜至〉
  曹大家女诫〈曲从〉
  李氏刊误〈妇服舅姑 拜四 妇谒姑不宜表以绢囊〉
  宋尚宫女论语〈事舅姑〉
  郑氏女孝经〈事舅姑章〉
  涑水家仪〈子妇事父母舅姑〉
  小学〈论嫁娶〉
  近思录〈择妇〉
  王燕翼贻谋录〈妇服舅姑从夫〉
  袁氏世范〈睦亲篇〉
  郑氏家范〈训诸妇〉
  性理会通〈妇见舅姑〉
  徐三重家则〈择妇〉
 姑媳部艺文一
  庾新妇帖        晋王羲之
  郗新妇帖          前人
  悼艰赋        钮滔母孙氏
  为钱侍御太夫人祭新妇文  唐符载
 姑媳部艺文二〈诗〉
  大雅思齐首章
  去妇           唐王建
  新嫁娘           前人
  反姑恶诗        宋范成大
 姑媳部纪事一

家范典第五十七卷

姑媳部汇考

《尔雅》《释亲》

妇称夫之父曰舅,夫之母曰姑。姑舅在则曰君舅、君姑,没则曰先舅、先姑。
〈注〉《国语》曰:吾闻之先姑。

谓夫之庶母为少姑。


子之妻为妇,长妇为嫡妇,众妇为庶妇。
《汉·班固·白虎通》《三纲六纪》
谓之舅姑,何舅者。旧也。姑者,故也。旧故之者,老人之称也。


称夫之父母谓之舅姑何。尊如父而非父者舅也,亲如母而非母者姑也,故称夫之父母为舅姑也。

《刘熙·释名》《释亲属》

夫之父曰舅。舅,久也。久,老称也。
夫之母曰姑,亦言故也。

姑媳部总论

《礼记》

《檀弓》

妇人不饰,不见舅姑。

《郊特牲》

厥明,妇盥馈,舅姑卒食,妇馂馀,私之也。舅姑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授之室也。
〈陈注〉厥明,昏礼之明日也。盥馈,盥洁而馈食也。〈大全〉严陵方氏曰:盥所以致其洁,馈所以致其养。以舅姑之尊而降自宾阶,以妇之卑而降自主人。之阶者。示授之室而为之主男,以女为室,故以室主之。

《内则》

妇事舅姑,如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衣绅。
〈陈注〉笄,今之簪也。衣绅元,端绡衣之上,加绅带,士妻之服也。〈大全〉朱子曰:妇人不冠则所谓髻,笄即为固髻之用,亦名为簪,而非如二弁之簪矣。

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佩箴,管,线,纩,施縏帙,大觿,木燧,衿缨,綦屦,以适父母舅姑之所。
〈陈注〉箴管,箴在管中也。縏帙,皆囊属施縏帙者,为贮箴线纩也。衿,结也。缨,香囊也。〈大全〉长乐陈氏曰:男女事父母,妇事舅姑,皆有缨,以佩容臭,则与女子许嫁之缨不同。郑氏曰:妇人有缨,示有系属误矣。何则许嫁已缨,将嫁无所复施,既嫁夫说之矣,无所复用,则事舅姑之衿缨非许嫁之缨也。

及所,下气怡声,问衣燠寒,疾痛痾痒,而敬抑搔之,出入则或先或后,而敬扶持之,进盥,少者奉槃,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问所欲而敬进之,柔色以温之。
〈陈注〉痾,疥也。抑按搔,摩也。温承藉之义,谓以柔顺之,色承藉尊者之意,若藻藉之承玉然。

饘,酏,酒,醲,芼,羹,菽,麦,蕡,稻,黍,粱,秫,唯所欲。
〈陈注〉饘,厚粥酏薄粥也。芼羹以菜,杂肉为羹也。蕡大麻子。

枣,栗,饴,蜜,以甘之,菫,荁,枌,榆,免,薧,滫,瀡,以滑之,脂,膏,以膏之,父母舅姑,必尝之而后退。
〈陈注〉饴,饧也。菫,菜名,荁似菫而叶大。榆之白者名枌,免,新鲜者薧乾,陈者言。菫荁枌榆,四物。或用新或用旧也,滫,说文久泔也。瀡,滑也。滫瀡,滫之滑者也。凝者为脂,释者为膏,甘之滑。之膏之皆谓调和饮食之味也。此篇所记饮食珍羞诸物,古今异制,风土异宜不能,尽晓然,亦可见古人察物之精,用物之详也。


父母舅姑将坐,奉席请何乡,将衽,长者奉席请何趾,少者执床与坐,御者举几,敛席与簟,县衾,箧枕,敛簟而襡之。
〈陈注〉将坐,旦起时也。奉坐席而铺者必问何向。衽,卧席也,将衽谓更卧处也。长者奉此卧席而铺必问足向何。所床,说文云安身之几坐,非今之卧床也。将坐之时,少者执此床,以与之坐,侍御举几进之使之凭以为安卧,必簟在席上,旦起则敛之,而簟又以襡韬之者,以亲身恐秽污也。衾则束而悬之枕,则贮于箧也。〈大全〉长乐刘氏曰:侍父母舅姑行游于所至,其将至也,则长者奉席而前请欲何向也,将憩而卧于他所,则长者奉席而前请衽欲何趾,也不敢斥言其首敬之至也。坐卧所以安老而优尊也。而席为之主群子,妇不敢专,必让于长者,上下之分,礼宜然也。谓坐之将起,寝之将兴也。几席之彻,衾枕之敛,则贱者尸之不必子妇也。

父母舅姑之衣,衾,簟,席,枕,几,不传,杖,屦,祗敬之,勿敢近,敦,牟,卮,匜,非馂莫敢用,与恒饮食,非馂莫之敢饮食。
〈陈注〉传,移也,谓此数者,每日置之有常处,子与妇不得辄移置他所也。近谓挨偪之也。敦与牟皆盛黍稷之器,牟读为堥土釜也,此器则木为之象,土釜之形耳,卮,酒器,匜,盛水浆之器,此四器皆尊者所用。子与妇非馂其馀无敢用此器也。与,及也,及尊者所常食饮之物。子与妇非馂馀不敢擅饮食之也。〈大全〉庆源辅氏曰:凡此所以养其孝心也,孝人心之所,固有后世礼教不明日就销铄,有不自知者矣。若夫动容周旋中礼者,则又成德者之事也。

父母在,朝夕恒食,子妇佐馂,既食恒馂,父没母存,冢子御食,群子妇佐馂如初,旨甘柔滑,孺子馂。
〈陈注〉佐馂者,劝勉之使食而后馂其馀也。既食恒馂者,尽食其常食之馀也。御食侍母。食也如初如父在时。〈大全〉山阴陆氏曰:谓之恒馂则著以其美者,孺子馂故也。言群子妇佐馂不言冢,妇不预也。庆源辅氏曰:父没母存食则独矣,恐母心之伤也。故冢子御食焉。御侍也,言御至矣。群子妇佐馂如初,然后可以至于无穷旨,甘柔滑,孺子馂者,所以慈幼也。养老慈幼于是为至。

在父母舅姑之所,有命之,应唯,敬对,进退周旋慎齐,升降出入揖游,不敢哕噫,嚏咳,欠伸,跛倚,睇视,不敢唾洟。
〈陈注〉应之辞唯为恭,哕呕逆之声也。庄子大块,噫气诗愿言,则嚏咳嗽声也。气乏则欠,体疲则伸偏,任为跛依物为倚,睇视倾视也,洟自鼻出者。

寒不敢袭,痒不敢搔,不有敬事,不敢袒裼,不涉不撅,亵衣衾不见里。
〈陈注〉袭,重衣也。袒与裼,皆礼之敬故,非敬事不袒裼,也不因涉水则不揭裳,不见里为其可秽。

父母唾洟不见,冠带垢,和灰请漱,衣裳垢,和灰请浣,衣裳绽裂,纫箴请补缀。
〈陈注〉唾洟不见,谓即刷除之不使见示于人也。漱浣皆洗濯之事。和灰,如今人用灰汤也,以线贯箴为纫。


子妇孝者敬者,父母舅姑之命,勿逆勿怠。
〈陈注〉子而孝父母必爱之,妇而敬。舅姑必爱之,然犹恐其恃爱,而于命或有所违也,故以勿逆勿怠为
戒。〈大全〉东莱吕氏曰:既孝敬矣,何必戒其逆怠盖。孝敬之人事亲,至于与亲,相忘则慢,心易生恐,或至于逆怠,故在所戒。

若饮食之,虽不耆,必尝而待,加之衣服,虽不欲,必服而待。
〈陈注〉尝而待,服而待,皆谓俟尊者察其不耆不欲而改命之,则或置之,或藏去,乃敢如己意也。金华应氏曰:味偶不甘而必尝,衣偶不称而必服徐,而待之则亲,知其果非所安,而不可强也。

加之事,人代之,己虽弗欲,姑与之而姑使之,而后复之。
〈陈注〉尊者任之以事而己既为之矣,或念其劳又使他人代,为己意虽不以为劳而不欲其代,然必顺尊者之意。而姑与之,若虑其为之不如己意,姑教使之,及其果不能,而后,己复为之也。〈大全〉庆源辅氏曰:既加之事,又使人代之己,虽不欲人代己然不可不顺父母之命,故姑与之而姑使之,而后,复之者终以身亲之也。金华应氏曰:加己以事而又代之以人,亦姑与而姑使之待,夫人之果不克胜而后复之,亦不敢辞其难也。是非故为矫情,盖委曲以行其意,虽至亲之间,亦有不容以直遂者,必如是而后无所拂也。

子妇有勤劳之事,虽甚爱之,姑纵之,而宁数休之。
〈陈注〉谓虽甚爱此子妇而不忍其劳,然必且纵使为之,而宁数,数休息之必使终竟其事,而后已不可以姑息为爱,而使之不事事也。

子妇未孝未敬,勿庸疾怨,姑教之,若不可教,而后怒之,不可怒,子放妇出,而不表礼焉。
〈陈注〉庸,用也。怒之,谴责之也。不可怒,谓虽谴责之而不改也。虽放逐其子出,弃其妇而不表明其失礼之罪,示不终绝之也。〈大全〉庆源辅氏曰:子曰爱之能勿劳乎,勤劳之事,若遽止之是,姑息之爱也。子妇未孝未敬,勿庸疾怨是存父母之心也。子妇放逐,不得已也。不表礼焉。是犹有不忍之心也。东莱吕氏曰:明言其恶而出之,谓表父母爱子之心。舅姑待妇之礼,虽彼有过,犹欲遮护,故放出而不明言,其所以过。金华应氏曰:自子妇孝者,敬者而下勉子妇之孝于父母舅姑也,自子妇有勤劳之事而下勉父母舅姑之慈于子妇也,两者交尽其道,而孝慈之欢交结而不可解。


子甚宜其妻父母不,说出,子不宜其妻,父母曰:是善事我,子行夫妇之礼焉。没身不衰。


舅没则姑老,冢妇所祭祀宾客,每事必请于姑,介妇请于冢妇。
〈陈注〉老,谓传家事于长妇也,然长妇犹不敢专行,故祭祀宾客之事,必禀问焉介妇众妇也。

舅姑使冢妇,毋怠,不友无礼于介妇。
〈陈注〉石梁王氏曰:友,谓当作敢者是。刘氏曰:使,以事使之也。毋禁止辞,不友者不爱也。无礼者,不敬也。言舅姑以事,命冢妇则冢妇当自任其劳,不可怠于劳而怨介妇,不助己遂不爱敬之也。

舅姑若使介妇,毋敢敌耦于冢妇。
〈陈注〉刘氏曰:敌耦者,欲求分任均劳之意,言舅姑若以事使介妇为之,则介妇。亦当自任其劳,不可谓己与冢妇为敌耦,欲求均配其劳也。

不敢并行,不敢并命,不敢并坐。
〈陈注〉又言介妇之与冢妇,分有尊卑,非惟任事,无敢敌耦,亦且不敢比肩而行,不敢并受命,于尊者不敢并出。命于卑者。盖,介妇当请命于冢妇也。坐次亦必异列。

凡妇不命适私室,不敢退,妇将有事,大小必请于舅姑,子妇无私货,无私畜,无私器,不敢私假,不敢私与。
〈陈注〉郑氏曰:家事统于尊也。

妇或赐之饮食,衣服,布帛,佩帨,茝兰,则受而献诸舅姑,舅姑受之,则喜,如新受赐,若反赐之,则辞,不得命,如更受赐,藏以待乏。
〈陈注〉或赐之谓私亲兄弟也,茝兰,皆香草也,受之,则如新受赐。不受,则如更受赐。孝爱之至也。不得命者不见许也。待乏,待尊者之乏也。

妇若有私亲兄弟,将与之,则必复请其故赐,而后与之。
〈陈注〉故即前者所献之物。而舅姑不受者,虽藏于私室,今必请于尊者,既许,然后取以与之也。〈大全〉庆源辅氏曰:姑贤则妇贤,凡此非特舅姑之便,其侍乃所以成妇之德也。有事则私,事大小也,必请于舅姑,无所隐也。私货谓不请于舅姑而专有之者,喜如新受赐人以与己,己得以献诸舅姑,其喜一也,始也,人赐之今也,亲赐之,又藏以待乏,其心终一于舅姑也。必请其故,非诚于无私畜,不私与。者不
能如此也。

《丧服》

妇当丧而出,则除之。
〈陈注〉妇当舅姑之丧,而为夫所出,则即除其服,恩义绝故也。


夫为人后者,其妻为舅姑大功。
〈注〉此舅姑谓夫之所生父母。


妇之丧,虞,卒哭,其夫若子主之,祔则舅主之。
〈陈注〉虞卒哭在寝祭妇也,祔于庙祭舅之母也,尊卑异故,所主不同。


妇祔于祖姑,祖姑有三人,则祔于亲者。
〈陈注〉此言祔庙之礼三人,或有二继也,亲者,谓舅所生母也。

适妇不为舅姑后者,则姑为之小功。
〈陈注〉礼舅姑,为适妇,大功,为庶妇小功,今此言不为后者,以其夫有废疾或他故不可传重或死而无子,不受重者,故舅姑以庶妇之服,服之也。〈大全〉山阴陆氏曰:著为舅后者,姑为之大功,非情有厚薄,以传重也。

《昏义》

夙兴。妇沐浴以俟见,质明,赞见妇于舅姑,妇执笲,枣栗段脩以见,赞醴妇,妇祭脯醢,祭醴,成妇礼也。舅姑入室,妇以特豚馈,明妇顺也。
〈陈注〉质明,昏礼之次日,正明之时也。赞相,礼之人也。笲之为器,似筥以竹,或苇为之衣以青缯,以盛此枣栗段脩之贽脩脯也。加姜桂治之曰段脩赞醴妇者,妇席于户牖间,赞者酌醴置席前,妇于席西,东面拜受,赞者西阶上,北面拜送,又拜荐脯醢祭醴,席左执觯,右祭脯醢,讫以柶祭醴,三是祭脯醢祭醴者,所以成其为妇之礼也。舅姑入于室,妇盥馈特豚合升而分载之左胖载之,舅俎右胖载之,姑俎无鱼腊,无稷,舅姑并席于奥,东面南上馔亦如之,此明其为妇之孝顺也。〈大全〉蓝田吕氏曰:妇人从夫,与夫同体者也。夫之所事,妇亦事之,夫之所养,妇亦养之,故妇之于舅姑犹子之于父母也。夙兴沐浴执笲以见舅姑,舅姑醴妇,妇祭脯醢,祭醴明敬事,自此始矣。故曰:成妇礼也,舅姑入于室,妇以特豚馈赞成祭,卒食一酳,彻席,妇馂明共养自此始矣。故曰:明妇顺也。

厥明,舅姑共飨妇,以一献之礼奠酬,舅姑先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以著代也。
〈陈注〉厥明,昏礼之又明日也。昏礼,注云:舅姑共飨,妇者舅献爵姑荐,脯醢又云:舅洗于南洗,洗爵以献妇也。姑洗于北,洗洗爵以酬妇也。贾疏云:舅献姑酬共成一献,仍无妨,姑荐脯醢此说是也,但妇酢舅更爵自荐,又云奠,酬酬酢皆不言处,所以例推之,舅姑之位,当如妇见舅席于阼,姑席于房外,而妇行更爵自荐,及奠献之礼欤。疏曰:舅酌酒于阼阶。献妇妇西阶上拜受,即席祭荐,祭酒毕,于西阶上北面卒爵,妇酢舅,舅于阼阶上受酢,饮毕乃酬妇,更爵先自饮,毕更酌酒以酬姑,姑受爵奠于荐。左不举爵,正礼毕也,降阶各还燕寝也。方氏曰:阼者,主人之阶,子之代,父将以为主于外,妇之代姑,将以为主于内,故此与冠礼并言著代也。石梁王氏曰:此皆为冢妇也,今按此一节,难晓仪礼,图亦不详明阙之以俟知者。〈大全〉蓝田吕氏曰:父老则传之子,姑老则传之妇,故冠礼子始冠著其代父之意焉,昏礼妇始见著其代姑之意焉,明所以冠所以昏者,其责在是也,故曰以著代。

成妇礼,明妇顺,又申之以著代,所以重责妇顺焉也。妇顺者,顺于舅姑,和于室人,而后当于夫,以成丝麻布帛之事,以审守委积盖藏,是故妇顺备,而后内和理,内和理,而后家可长久也。故圣王重之。
〈陈注〉方氏曰:于舅姑,言顺于室人,言和者,盖上下相从,谓之顺,顺则不逆,可否相济,谓之和,和则不同,舅姑之礼至隆也,故可顺而不可逆,室人之礼相敌也。故虽和而不必同,兹其别欤。〈大全〉马氏曰:责妇顺,以顺舅,姑为至重,顺舅姑而不能和,于室人则不顺乎。舅姑矣和于室人而不能当,于夫则不和于室人矣当。于夫而不能审积盖藏则不当于夫矣,数者无不备,然后可以尽妇顺之道也,和于室人,如诗所谓宜其家人者,是也,当于夫者,如孟子所谓,无违夫子是也,以成丝麻布帛可以无寒也。以审守委积盖藏则在中馈可以无饥也,不惟可以不饥不寒而大可以供祭祀之羞服矣,妇顺备,而后内和理,和则有礼,理则有义,有礼义则家可长久,圣人重之者,重其有礼义也。

《仪礼》

《丧服》

妇为舅姑。
〈疏〉释曰:文在此者,既欲抑妾,事女君,使如事舅姑,在下欲使妾情先于妇,故妇文在后也。

传曰:何以期也,从服也。
〈疏〉释曰:问之者,本是路人,与子牉合则为重服,服夫之父母,故问也。云从服也者,答辞既得体,其子为亲,故重服为其舅姑也。

《春秋四传》《荡伯姬来逆妇》

《春秋·僖公二十有五年》:夏,四月,宋荡伯姬来逆妇。《公羊传》:宋荡伯姬者何,荡氏之母也。其言来逆妇何,兄弟辞也。其称妇何,有姑之辞也。
《谷梁传》:妇人既嫁,不踰竟,宋荡伯姬,来逆妇,非正也。其曰妇,何也。缘姑言之之辞也。
《胡传》:伯姬,公女也,而配荡氏。其往嫁不见于经者,国君不与大夫敌也,今来逆妇,而史策书之,见公失礼。下,主大夫之昏是慢宗庙,卑朝廷,姑自逆妇,其失明矣。
〈大全〉杜氏曰:伯姬,鲁女,为宋大夫荡氏妻,自为其子来逆,称妇姑存之辞。妇人越竟,逆妇非礼,故书。临川吴氏曰:伯姬,纳内女为其子之妇,姑自来逆妇而书于经者,讥公降尊而自主其昏也,况昏礼当夫自来亲迎,岂有姑来逆妇之礼乎。家氏曰:礼有亲迎,妇从夫也。今屈尊者以逆卑者,而亦谓之逆,乱妇姑之分,故特书以讥之。张氏曰:姑自逆妇,公不使,大夫主之,皆非礼也,两讥之。汪氏曰:大夫自逆,则称字。姑来逆,故称妇,杞伯姬来求妇,亦主姑而言之之辞。陆氏曰:公羊云其言来逆妇,何兄弟辞也,按经史直书其事以明非礼尔。兄弟辞,有何义乎。

《杞伯姬求妇》

《春秋·僖公三十有一年》:冬,杞伯姬来求妇。
《公羊传》:其言来求妇何,兄弟辞也。其称妇何,有姑之辞也。
《谷梁传》:妇人既嫁不踰竟,杞伯姬来求妇,非正也。《胡传》:荡伯姬来逆妇,而书者以公自为之主,失其班列书也。杞伯姬敌矣,其来求妇曷为。亦书,见妇人之不可预国事也。王后之诏命不施于天下,夫人之教令不施于境中昏姻大事也杞独无君乎。而夫人主之也,故特书于策以为妇人乱政之戒。母为子求妇犹曰不可,况于他乎。此义行,无吕武之祸矣。
〈大全〉临川吴氏曰:杞伯姬自来求妇,盖。疑不自来求,则妇不可得也,求而得。僖公之女叔姬为桓公夫人,经不书归,昏姻常事皆不书也。至成公,世被出,乃见经。伯姬于庄公时一会一来已非礼矣。僖五年挟其长子代君父来朝,长子成公既卒,次子桓公继,立朝而遭卑国又见入,故二十八年,伯姬又来。此年又来求妇,是时伯姬年近七十矣,不顾其行之越礼,意欲亲鲁借援以扶其小弱也。

《遂以夫人姜至》

《春秋·宣公元年》:春,王三月,遂以夫人妇姜至自齐。《左传》:尊夫人也。
《公羊传》:遂何以不称公子,一事而再见者,卒名也。夫人何以不称姜氏,贬,曷为贬,讥丧娶也。丧娶者公也。则曷为贬夫人,内无贬于公之道也。内无贬于公之道,则曷为贬夫人。夫人与公一体也。其称妇何,有姑之辞也。
《谷梁传》:其不言氏,丧未毕,故略之也。其曰妇,缘姑言之之辞也。遂之挈,由上致之也。
《胡传》:有不待贬绝而罪恶见者,不贬绝以见恶夫人,与有罪焉。则待贬而后见,故不称氏。夫人其如何知恶,无礼如野,有死麇能以礼自防,如草虫愆期有待,如归妹之九四,则可免矣。凡称妇者,其词虽同,立义则异。逆妇姜于齐,病文公也。以妇姜至自齐责敬。嬴也,敬嬴,嬖妾私事襄仲,以其子属之杀世,适兄弟出。主君夫人援成风故,事即以子贵,为国君母斩焉。在衰服之中,请昏纳妇而其罪隐而未见也,故因夫人至,特称妇姜以显之,此乃《春秋》推见至隐著妾母当国用事,为后世鉴者也,概指为有姑之词,而不察其旨,则精义隐矣。
〈大全〉汪氏曰:有姑,则以妇礼。至无姑,则专以夫人礼。至不称,姜氏而称妇姜,著敬嬴之欲,速以姑自居也。张氏曰:公子遂宣公之为乱臣贼子明矣,不待贬绝也。书妇著敬嬴之罪也。家氏曰:夫人非大夫所得以也,遂挟齐以弑其君,娶齐女为篡君之妇,鲁之家国实制于遂书以者,著其罪也。公谷言,妇有姑之辞。妇姜之嫡,姑则出姜也。经于子卒之,后书夫人姜氏归于齐,于宣公始,立书遂以妇。姜至自齐所以责齐,受人之出,母而与之妇,所以责鲁弃母于齐,而娶齐女事悖妾以为姑也。绝灭
天理甚矣。

《侨如以夫人姜至》

《春秋·成公十有四年》:秋,九月,侨如以夫人妇姜氏至自齐。
《左传》:舍族,尊夫人也。故君子曰:春秋之称微而显,志而晦,婉而成章,尽而不污,惩恶而劝善,非圣人谁能修之。
《谷梁传》:大夫不以夫人,以夫人非正也。刺不亲迎也。侨如之挈,由上致之也。
《胡传》《谷梁》曰:大夫不以夫人,以夫人非正也。剌不亲迎也。侨如之。不氏一事而再见者卒名耳。然则娶于他邦,而道里或远,必亲迎乎。以封壤则有小大,以爵次则有尊卑,以道途则有远迩,或迎之于其国,或迎之于境上,或迎之于所馆中,礼之节可也。
〈大全〉汪氏曰:或谓,妇姜氏有姑之恒称妾,姑则不书氏,然穆姜不氏,固曰敬嬴妾,姑也,声姜乃嫡姑而出姜,不氏何耶。庐陵李氏曰:夫人有姑而称妇者,三文四年逆妇姜。宣元年妇姜至皆不书氏,惟此齐姜书氏,无贬词也。陈氏曰:不氏者,别妾姑也。是故有成风则出姜,不氏有敬嬴,则穆姜不氏此说亦好。
《汉·曹大家女诫》《曲从》
夫得意,一,人是谓永毕失意一,人是谓永讫。欲人定志,专心之言也。舅姑之心,岂当可失哉。物有以恩,自离者亦有以义。自破者也,夫虽云爱舅姑,云非此,所谓以义自破者也。然则舅姑之心,奈何。固莫尚于曲从矣。姑云不尔而是,固宜从令。姑云尔而非犹宜顺命,勿得违,戾是非,争分曲直,此则所谓曲从矣。故女宪曰妇如影响焉,不可赏。
《唐·李氏刊误》《妇服舅姑》
《子夏丧服传》:妇为舅姑齐衰,五升布,十一月而练,十三月而祥,十五月而禫。禫后门庭尚素,妇服素,缣衣以俟夫之终丧。习俗以妇之服青缣,谓其尚在丧制故,因循亦同夫之丧纪,再周而后吉礼。女子在家以父为天,妇人无二天,则妇之为舅姑,不服齐衰三年,著矣。贞元十一年,河中府仓曹参军萧据状称堂兄至,女子适李氏婿见居丧,今时俗,妇为舅姑服三年,恐为非礼。请礼院详定垂下,详定判官前太常博士李岧议曰:谨按大唐开元礼,五服制度,妇为舅姑及女子适人为其父母皆齐衰,不杖周,盖以妇之道以专一,不得自达,必系于人。故女子适人,服夫以斩而降其父母丧服。传曰:女子已适人,为父母,何以周也。妇人不二斩也。妇人从人,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父者子之天也,夫者妻之天也,先圣格言历代不敢易,而此论之父母之丧尚止周岁,舅姑之服无容三年,今之学者不本其义,轻重。紊乱,浸以成俗,伏以开元礼。元宗所修上纂累圣,旁求礼经,其道昭明,其文彰著,藏之秘府,垂之无穷,布在有司,颁行天下。率土之内,固宜遵行,有违斯文,命曰败法乱纪,伏请正牒,以明典章,此李岧之论,可谓正矣。凡居士列,得不守之。

《拜四》

夫郊天祭地止于再拜,其礼至重,尚不可加。今代妇谒姑嫜,其拜必四。予辄详之,妇初再拜,次则跪,献衣服文,史承其筐篚,则跪而受之,常于此际,授受多误,故四拜。相属因为疑,又妇拜夫家长老,长老答之,则又再拜,即其事也。士林威仪岂可效诸下俚耶,谒拜姑嫜,宜修典故,再申插地,拜仪可观。

《妇谒姑不宜表以绢囊》

投刺始,于俊,不疑冠进贤,冠带礧具剑,上谒暴胜之。上谒如今之投刺也,尔后凡言谒见必先以此道,其姓名行于妇人,即未知其所,自然亦不失于礼。敬其有违舅姑在,于他国者,因节序推迁,亦以名纸远申参奉之仪。近代皆以绢囊缄之,有同尺题重封也,至于妇来面谒舅姑,合申投刺之礼,岂宜亦以彩帛表之卑敬,有乖所,宜削去。
《尚宫宋氏女论语》《事舅姑》
阿翁阿姑夫家之主。既入他门,合称新妇,供承奉养,如同父母,敬事阿翁,形容不睹,不敢随,行不敢对语。如有使令听其嘱付,姑坐则立,使令便去,早起开门,莫令惊忤。换水堂前洗濯巾,布齿药肥皂温凉得所,退步阶前待其浣洗,万福一声即时退步,备办茶汤逡巡递去。整顿茶盘,安排匙。著饭则软,蒸肉则熟煮,自古老人牙齿疏蛀。茶水羹汤莫教虚度,夜晚更深将归睡处,安置辞堂方回房户。日日一般,朝朝相似,传教庭帏人称贤。妇莫学他人,跳梁可恶,咆哱尊长说辛道苦,呼唤不来,饥寒不顾,如此之人,号为恶妇,天地不容,雷霆震怒,责罚加身,悔之无路。

《郑氏女孝经》《事舅姑章》

女子之事舅姑也,敬与父同,爱与母同。守之者义也,执之者礼也。鸡初鸣,咸盥漱衣服以朝焉,冬温夏凊,昏定晨省,敬以直内义以方,外礼信,立而后行,诗云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
《宋·司马光·涑水家仪》《子妇事父母舅姑》
凡为子为妇者,毋得畜私财俸禄及田宅所入,尽归之父母舅姑,当用则请而用之,不敢私假,不敢私与。凡子事父母,妇事舅姑,天欲明咸起,盥漱栉总具冠带昧爽,适父母舅姑之所,省问父母舅姑起。子供药物妇具晨羞,供具毕乃退。各从其事,将食妇请所欲,于家长退,具而供之,尊长举著,子妇乃各退就食。丈夫妇人各设食于他所,依长幼而坐,其饮食必均一。幼子又食于他所,亦依长幼席地而坐。男坐于左,女坐于右,及夕食亦如之。既夜,父母舅姑将寝,则安置而退居闲,无事则侍于父母舅姑之所,容貌必恭执。事必谨,言语应对。必下气怡声,出入起居必谨扶卫之,不敢涕唾喧呼于父母舅姑之侧,父母舅姑不命之坐,不敢坐,不命之退,不敢退。
〈注〉孙事祖父母,孙妇事祖舅姑亦同。盥,洗手也。栉,梳头也。总,所以束发。今之头巾具冠带,丈夫帽子衫带,妇人冠子背子昧爽,谓天明暗相交之际,省问。丈夫唱喏,妇人道万福,仍问侍者夜来安否,何如。侍者曰:安,乃退,其或不安,节则侍者以告,此即礼之晨省也。药物乃关身之切务,人子当亲自检校调煮,供进不可,但委婢仆,脱若有误,则其祸不测。晨羞凡烹调饮膳,妇人之职也。当检校监视,务令精洁,请所欲于家长,谓父母舅姑或当时家长也。卑幼各不得恣所欲,安置而退,丈夫唱喏,妇女道安,置此即礼之昏定也。

凡父母舅姑有疾,子妇无故不离侧,亲调尝药饵而供之。父母有疾,子色不满容,不戏笑,不宴游,舍置馀事,专以迎医,检方合药,为务疾已复初。
《朱子·小学》《论嫁娶》
安定胡先生曰:嫁女必须胜吾家者,胜吾家则女之事人必钦必戒。娶妇必须不若吾家者,不若吾家则妇之事舅姑必执妇道。

《近思录》《择妇》

伊川先生曰:世人多慎于择婿而忽于择妇,其实婿易见妇难知,所系甚重,岂可忽哉。

《王燕翼贻谋录》《妇服舅姑从夫》


礼经女子出,适以父母三年之丧,折而为二,舅姑父母皆为期丧。太宗孝明皇后居昭宪,太后之丧齐衰三年,故乾德二年,判大理寺尹拙少卿,薛允中等奏三年之内,几筵尚存。夫居苫块之中,妇被绮罗之饰。夫妇齐体,哀乐不同,乞令舅姑之丧,妇从其夫,齐斩三年。于义为称十二月丁酉朔诏从之,遂为定制。

《袁氏世范》《睦亲篇》

凡人之妇,性行不相远,而有小姑者,独不为舅姑所喜,此固舅姑之爱偏。然为儿妇者要当,一意承顺则尊长久而自悟,或父或舅姑终于不察,则为子为妇无可奈何,加敬之外,任之而已。

《郑氏家范》《训诸妇》

诸妇必须安详恭敬奉舅姑。以孝,事丈夫以礼,待姊姒以和。然无故不出中门,夜行以烛,无烛则止。如其淫狎,即宜屏放,若有妒忌。长舌者,姑诲之,诲之不悛,则责之,责之不悛,则出之。
诸妇媟言无耻,及干预阃外事者,当罚拜以愧之。初来之妇,一月之外,许用便服。
诸妇工作当聚一处,机杼纺绩各尽所长,非,但别其勤惰,且革其私。
每岁,畜蚕,主母分给蚕种,与诸妇使之。在房,畜饲待成熟时,却就蚕屋上箔,须令子弟直宿,以防风烛。所得之蚕茧当聚一处,抽缫更预先抄写,各房所蓄多寡之数,照什一之法赏之。
诸妇每岁公堂,于九月俵散木绵使成布匹,限以次年八月交收通买钱物以给一岁衣资之用。公堂不许侵使,或有故意制造不隹及不登数者,则准给本房,甚者任其,衣资不给,有能依期,登数者照什一之法赏之。

《性理会通》《妇见舅姑》

明日,夙兴妇见于舅姑,舅姑礼之。妇见于诸尊长,若冢妇则馈于舅姑,舅姑飨之。
〈注〉妇,夙兴盛服俟,见舅姑坐于堂上,东西相向,各置卓子于前,家人男女少于舅姑者立于两序,如冠礼之叙。妇进立于阼阶下,北面拜舅,升奠置币于卓子上,舅授之侍者以入。妇降又拜毕,诣西阶下,北面拜姑,升奠贽币,姑举以授侍者,妇降又拜。若非宗子之子,而与宗子同居,则先行此礼于舅姑之私室。与宗子不同居,则如上仪。司马温公曰:古者拜于堂上,今拜于下恭也。可从众。〈补注〉按丘氏仪节婿。妇俱拜,拜毕,婿先退家礼无婿拜之文,今从俗补之。
舅姑礼之如父母醮女之仪。〈补注〉礼记昏义曰舅姑先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以著代也。方氏曰:阶者,主人之阶,子之代父,将以为主于外。妇之代姑,将以为主于内,故此与冠礼并言著代也。
妇见于诸尊长,妇既受礼,降自西阶,同居有尊于舅姑者,则舅姑以妇见于其室。如见舅姑之礼,还拜诸尊长于两序,如冠礼无贽。小郎小姑皆相拜,非宗子之子而与宗子同居,则既受礼,诣其堂上,拜之如舅姑礼而还见于两序,其宗子及尊长不同居,则庙见而后往。〈补注〉按今世俗,人家娶妇,亲属毕聚,宜留至次日行。见舅姑礼毕,先见本族尊长,及卑幼,次见诸亲属,又按礼杂记妇,见舅姑。兄弟姑姊妹皆立于堂下,西向北上是见已,见诸父各就其寝注,云立于堂下,则妇之入也,已过其前,此即是见之矣,不复各特见之也。诸父旁尊,故明日各诣其寝而见之无,还拜诸尊长于两序,小郎小姑皆相拜之礼,而家礼本注亦从俗用之也。若冢妇则馈于舅姑,是日食时,妇家具盛馔酒壶,妇从者设蔬果。卓子于堂上,舅姑之前设盥盆于阼阶东南,帨架在东。舅姑就坐,妇盥升自西阶,洗盏斟酒置舅卓子上,降俟,舅饮毕又拜,遂献姑进酒,姑受饮毕,妇降遂执馔,升荐于舅姑之前,侍立姑后,以俟卒食彻馔。侍者彻饭,分置到室,妇就馂姑之馀,妇从者馂舅之馀,婿从者又馂妇之馀,非宗子之子则于私室,如仪。司马温公曰:士昏礼,妇盥馈特豚合升侧载。注:侧载者。右胖载之舅俎,左胖载之姑俎,今恐贫者不辨杀,特故但具盛馔而已也。〈补注〉馈者,妇道既成,成以孝养也。
舅姑飨之如礼,妇之仪礼毕,舅姑先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
《明·徐三重家则》《择妇》
一娶妇以择妇为主,正不可苟。门户不在豪华而贵清雅,其人读书知礼守儒素。若陋俗嗜利者,亦所不宜,其女子性行于此关一二。不可不谨豪华之家,其女子必侈。汰不知礼之家,其女子必懭悍。陋俗之家,其女子多不识大体。虽其中不能无间,出要之慎,始当如是。是非闻见,所及询访不可少也。

姑媳部艺文一

《庾新妇帖》晋·王羲之

庾新妇入门,未几,岂图奄。至此祸,情愿不遂缅。然永。绝痛之深,至情不能已。况汝岂可胜任,奈何。无何无由叙哀悲酸。

《郗新妇帖》前人

李母犹小小不和,驰情伏想行平康。郗新妇大都小差,卿大小佳。

《悼艰赋》钮滔母孙氏

伊禀命之不辰,遭天难之靡忱,夙无父之何怙,哀殄瘁以抽心,览蓼莪之遗什,咏肥泉之馀音,经四位之代谢,虽积祀而思深,伊三从而有归,爰奉嫔于他族,仰慈姑之惠和,荷仁泽之陶渥,释褧服以斩衣,代罗帏以缟布,仰慈尊以饮泣,抚孤影以协慕,遇飞廉之暴骸,触惊风之所会,扶摇奋而上跻,颓云下而无际,顿于悒之当春,望峻陵而郁青,瞻空宇之寥廓,悯宿草之发生,顾南枝以永哀,向北风以饮泣,情无触而不悲,思无戚而不集。

《为钱侍御太夫人祭新妇文》唐·符载

呜呼,妇姑之间,尊严而已,情苟不至,两城千里吁。嗟新妇德礼具美,心之所亲,如臂有指,齿发衰暮方用,依倚天降,鞠凶骨,惊心死。新妇门绪薰华,派流深远贞淑端一,聪明婉娩,奉余以敬,待夫有则,举案得如宾之礼,均养实鸣鸠之德。勤劳丝枲。吉蠲酒食。自中闺之与外姻,莫不尽其心力。呜呼,尔之事,吾善非一端柔声顺色迎意承欢晨。鸡初鸣,风高露寒,环佩至止,我心则安,今也年高人间,意阑尔复,舍我穷泉,杳漫房帷,空虚孤稚摧落深沈注视,焦然肺肝。呜呼,乡关迢递,道路乖,阻权厝,兹地非为永处。寿堂犹近,如闻晤语,灵其慰安无。或羁旅抚棺,永诀持觞,奠醑写一恸于高秋,望素车以延伫。

姑媳部艺文二〈诗〉

《大雅·思齐首章》

此诗歌文王之德,而推本言之曰,此庄敬之大任,乃文王之母,实能媚于周姜,而称其为周室之妇。至于大姒又能继其美德之音,而子孙众多,上有圣母,所以成之者,远内有贤妃,所以助之者深也。

思齐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

《去妇》唐·王建

新妇去年胝手足,衣不暇缝蚕废蔟。白头使我忧家事,还如夜里烧残烛。当初为信傍人语,岂道如今自辛苦。在时纵嫌织绢迟,有丝不上邻家机。

《新嫁娘》前人

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反姑恶诗》宋·范成大

姑恶水禽,以其声得名。世传姑虐其妇,妇死所化客有恶之,以为此必子妇之不孝者,余为作反姑恶诗。

姑恶妇所云,恐是妇偏词。姑言妇恶定有之,妇言姑恶未可知。

姑媳部纪事一

《列女传》:太姒者,武王之母,禹后有㜪姒之女。仁而明道。文王嘉之,亲迎于渭,造舟为梁。及入,太姒思媚太姜、太任,旦夕勤劳,以进妇道。太姒号曰文母,文王理阳道而治外,文母理阴道以治内。
《左传·襄公二年》:夏,齐姜薨,初,穆姜使择美槚,以自为榇,与颂琴,季文子取以葬,君子曰:非礼也。礼无所逆,妇养姑者也。亏姑以成妇,逆莫大焉。
《国语》:季康子问于公父文伯之母曰:主亦有以语肥也。对曰:吾能老而已,何以语子。康子曰:虽然,肥愿有闻于主。对曰:吾闻之先姑曰:君子能劳,后世有继。子夏闻之,曰:善哉。商闻之曰:古之嫁者,不及舅姑,谓之不幸。夫妇,学于舅姑者也。
《礼记·檀弓》:南宫绦之妻之姑之丧。夫子诲之,髽曰:尔毋从从尔,尔毋扈扈尔,盖榛以为笄,长尺而总八寸。〈注〉绦妻,夫子兄女也。姑死夫子教之为髽从,从高也。扈,扈广也。言尔髽不可太高,不可太广,又教以笄总之法,笄即簪也,吉笄尺二寸,丧笄一尺,斩衰之笄用,箭竹,竹之小者也。妇为舅姑皆齐衰不杖期,当用榛木为笄也。束发,谓之总,以布为之,既束其本,末而总之,馀者垂于髻后,其长八寸也。
叔仲皮学子柳,叔仲皮死,其妻鲁人也。衣衰而缪绖,叔仲衍以告,请繐衰而环绖,曰:昔者吾丧姑姊妹亦如斯,末吾禁也。退使其妻繐衰而环绖。〈注〉缪,绞也,谓两股相交,五服之绖皆然,惟吊服之环绖一股。疏曰:言叔仲皮教训其子。子柳,而子柳犹不知礼,叔仲皮死,子柳妻虽是鲁钝妇人,犹知为舅著齐衰而首服缪绖。衍是皮之弟子,柳之叔父,见当时妇人好尚轻细,告子柳云:汝妻何以著非礼之服,子柳见时皆如此,亦以为然,乃请于衍,令其妻身著繐衰,首服环绖。衍又答云:昔者吾丧姑姊妹亦如此繐衰环绖,无人相禁止也。子柳得衍此言,退使其妻著繐衰而环绖。《韩诗外传》:孟子既娶,将入私室,其妇袒而在内,孟子不悦,遂去不入,妇辞姑而去。曰:妾闻夫妇之道,私室不与焉。今者妾窃惰在室,夫子见妾而勃然不悦,是客妾也,妇人之义,盖不客宿,请归父母。于是孟母召,轲而谓之曰:夫礼将上堂,声必扬,所以戒人也。将入户视必下,恐见人之过也。今子不察于礼,而责于人,不亦远乎。孟子遂留妇。
《汉书·蒯通传》:通之里妇,与里之诸母相善也。里妇夜亡肉,姑以为盗,怒而逐之。妇晨去,过所善诸母,语以事而谢之。里母曰:女安行,我今令而家追女矣。即束缊请火于亡肉家,曰:昨暮夜,犬得肉,争斗相杀,请火治之。亡肉家遽追呼其妇。
《说苑》:东海有孝妇,无子,少寡,养其姑甚谨,其姑欲嫁之,终不肯,其姑告邻之人曰:孝妇养我甚谨,我哀其无子,守寡日久,我老累丁壮奈何。其后母自经死,母女告吏曰:孝妇杀我母。吏捕孝妇,孝妇辞不杀姑,吏欲毒治,孝妇自诬服,具狱以上府,于公以为养姑十年以孝闻,此不杀姑也,太守不听,数争不能得,于是于公辞疾去吏,太守竟杀孝妇。郡中枯旱三年,后太守至,卜求其故,于公曰:孝妇不当死,前太守强杀之,咎当在此。于是杀牛祭孝妇冢,太守以下自至焉,天立大雨,岁丰熟。
《后汉书·应奉传注·汝南记》曰:华仲妻本是汝南邓元义前妻也。元义父伯考为尚书仆射,元义还乡里,妻留事姑甚谨,姑憎之,幽闭空室,节其饮食,羸露日困,妻终无怨言。后伯考怪而问之。时义子朗年数岁,言母不病,但苦饥耳。伯考流涕曰:何意亲姑反为此祸。因遣归家。更嫁为华仲妻。
《孟尝传》:尝少修操行,仕郡为户曹吏。上虞有寡妇至孝养姑。姑年老寿终,夫女弟先怀嫌忌,乃诬妇厌苦供养,加鸩其母,列讼县庭。郡不加寻察,遂结竟其罪。尝先知枉状,备言之于太守,太守不为理。尝哀泣外门,因谢病去,妇竟冤死。自是郡中连旱二年,祷请无所获。后太守殷丹到官,访问其故,尝诣府具陈寡妇冤诬之事。因曰:昔东海孝妇,感天致旱,于公一言,甘泽时降。宜戮讼者,以谢冤魂,庶幽枉获申,时雨可期。丹从之,即刑讼女而祭妇墓,天应澍雨,谷稼以登。《乐羊子妻传》:羊子妻,不知何氏之女也。羊子,远寻师学。七年不返。妻尝躬勤养姑,又远馈羊子。尝有他舍鸡谬入园中,姑盗杀而食之,妻对鸡不餐而泣。姑怪问其故。妻曰:自伤居贫,使食有他肉。姑竟弃之。后盗欲有犯妻者,乃先劫其姑。妻闻,操刀而出。盗人曰:释汝刀从我者可全,不从我者,则杀汝姑。妻仰天而叹,举刀刎颈而死。盗亦不杀其姑。太守闻之,即捕杀贼盗,而赐妻缣帛,以礼葬之,号曰贞义。
《扶风曹世叔妻传》:世叔妻,同郡班彪之女也,名昭,博学高才。世叔早卒,有节行法度。号曰大家。所著赋、颂、铭、诔、问、注、哀辞、书、论、上疏、遗令,凡十六篇。子妇丁氏为撰集之,又作大家赞焉。
《广汉姜诗妻传》:姜诗妻,同郡庞盛之女也。诗事母至孝,妻奉顺尤笃。母好饮江水,水去舍六七里,妻尝溯流而汲。后值风,不时得还,母渴,诗责而遣之。妻乃寄止邻舍,昼夜纺绩,市珍羞,使邻母以意自遗其姑。如是者久之,姑怪问邻母,邻母具对。姑感惭呼还,恩养愈谨。其子后因远汲溺死,妻恐姑哀伤,不敢言,而托以行学不在。姑嗜鱼鲙,又不能独食,夫妇常力作供鲙,呼邻母共之。舍侧忽有涌泉,味如江水,每旦辄出双鲤鱼,常以供二母之膳。
《沛郡周郁妻传》:郁妻,同郡赵孝之女也,字阿。少习仪训,闲于妇道,而郁骄淫轻躁,多行无礼。郁父伟谓阿曰:新妇贤者女,当以道匡夫。郁之不改,新妇过也。阿拜而受命,退谓左右曰:我无樊卫二姬之行,故君以责我。我言而不用,君必谓我不奉教令,则罪在我矣。若言而见用,是为子违父而从妇,则罪在彼矣。生如此,亦何聊哉。乃自杀。莫不伤之。
《李南传》:南女亦晓家术,为由拳县人妻。晨诣爨室,卒有暴风,妇便上堂从姑求归,辞其二亲。姑不许,乃跪而泣曰:家世传术,疾风卒起,先吹灶突及井,此祸为妇女主爨者,妾将亡之应。因著其亡日。乃听还家,如期病卒。
《孝仁董皇后纪》:后讳某,河间人。为解犊侯苌夫人,生灵帝。建宁元年,帝即位,以后为慎园贵人。及窦氏诛,明年,帝使中常侍迎贵人,上尊号曰孝仁皇后,居南宫嘉德殿,及窦太后崩,始与朝政,初,后自养皇子协,数劝帝立为太子,而何皇后恨之,议未及定而帝崩。何太后临朝,后每欲参干政事,太后辄相禁塞。后忿恚詈言曰:汝今辀张,怙汝兄耶。当敕骠骑断何进头来。何太后闻,以告进。进与三公及弟车骑将军苗等奏:孝仁皇后、交通州郡,不得留京师。奏可。后忧怖,疾病暴崩。
《鲍宣妻桓氏传》:桓,字少君。与宣共挽鹿车归乡里。拜姑礼毕,提瓮出汲。修行妇道,乡邦称之。宣、官至司隶校尉。子永,为鲁郡太守。永子昱从容问少君曰:太夫人宁复识挽鹿车时不。对曰:先姑有言:存不忘亡,安不忘危。吾焉敢忘乎。
《吴许升妻传》:升妻,吕氏之女也,字荣。升少为博徒,不理操行,荣尝躬勤家业,以奉养其姑。
《谢承后汉书》:汝南李敬为赵相,奴于鼠穴中,得系珠珰珥相连以问主簿,对曰:前相夫人昔亡三珠,疑子妇窃之,因而去妇。敬乃送珠付前相,相惭追去妇。《小学·善行篇》:汉陈孝妇年十六而嫁,未有子,其夫当行。戍且行时,属孝妇曰:我生死未可知,幸有老母,无他兄弟备养,吾不还,汝肯养吾母乎。妇应曰:诺,夫果死不还,妇养姑,不衰慈爱,愈固纺绩织纴以为家业。终无嫁意,居丧三年,其父母哀其少无子而早寡也,将取嫁之。孝妇曰:夫去时,属妾以供养老母,妾既许诺之,夫养人,老母而不能卒。许人以诺,而不能信,将何以立于世。欲自杀,其父母惧而不敢嫁也。遂使养其姑二十八年,姑八十馀以天年,终尽卖其田宅财物以葬之。终奉祭祀。淮扬太守以闻,使使者赐黄金四十斤复之,终身无所与。号曰孝妇。
《三国志·文昭甄皇后传》:后,中山无极人,建安中,袁绍为中子熙纳之。熙出为幽州,后留养姑。及邺城破,绍妻及后共坐室堂上。文帝入绍舍,见绍妻及后,后怖,以头伏姑膝上,绍妻两手自搏。文帝谓曰:刘夫人云何如此。令新妇举头。姑乃捧后令仰,文帝就视,见其颜色非凡,称叹之。太祖闻其意,遂为迎取。
《魏书》:十六年十月,太祖征关中,武宣皇后从,留孟津,帝居守邺。时武宣皇后体小不安,后不得定省,忧怖,昼夜泣涕;左右骤以差间告,后犹不信,曰:夫人在家,故疾每动,辄历时,今疾便差,何速也。此欲慰我意耳。忧愈甚。后得武宣皇后还书,说疾已平复,后乃欢悦。十七年正月,大军还邺,后朝武宣皇后,望幄座悲喜,感动左右。武宣皇后见后如此,亦泣,且谓之曰:新妇谓吾前病如昔时困邪。吾时小小耳,十馀日即差,不当视我颜色乎。嗟叹曰:此真孝妇也。二十一年,太祖东征,武宣皇后、文帝及明帝、东乡公主皆从,时后以病留邺。二十二年九月,大军还,武宣皇后左右侍御见后颜色丰盈,怪问之曰:后与二子别久,下流之情,不可为念,而后颜色更盛,何也。后笑答之曰:讳等自随夫人,我当何忧。后之贤明以礼自持如此。
甄后年十四,丧中兄俨,悲哀过制,事寡嫂谦敬,事处其劳,抚养俨子,慈爱甚笃。后母性严,待诸妇有常,后数谏母:兄不幸早终,嫂年少守节,顾留一子,以大义言之,待之当如妇,爱之宜如女。母感后言流涕,便令后与嫂共止,寝息坐起常相随,恩爱益密。
《华阳国志》:杨姬生自寒素,父坐狱,杨涣为尚书郎,告归。姬乃邀道叩涣马,讼父罪,言词慷慨,涕泣推感,涣悯之,语郡县令,出其父,因奇其才,为子文方纳之。《晋书·曹摅传》:摅,补临淄令。县有寡妇,养姑甚谨。姑以其年少,劝令改适,妇守节不移。姑悯之,密自杀。亲党告妇杀姑,官为考鞫,寡妇不胜苦楚,乃自诬。狱当决,适值摅到。摅知其有冤,更加辩究,俱得情实,时称其明。
《武悼杨皇后传》:后有妇德,太子妃贾氏妒忌,帝将废之。后言于帝曰:贾公闾有勋社稷,犹当数世宥之。贾妃亲是其女,正复妒忌之间,不足以一眚掩其大德。后又数诫厉妃,妃不知后之助己,因以致恨,谓后搆之于帝,忿怨弥深。及帝崩,尊为皇太后。贾后凶悖,忌后父骏执权,遂诬骏为乱,使楚王玮与东安王繇称诏诛骏。内外隔塞,后题帛为书,射之城外,曰救太傅者有赏,贾后因宣言太后同逆。骏既死,诏使后军将军荀悝送后于永宁宫。特全后母高都君庞氏之命,听就后居止。贾后讽群公有司奏言:杨骏造乱,家属应诛,诏原其妻庞命,以慰太后之心。今太后废为庶人,请以庞付廷尉行刑。诏曰:听庞与庶人相随。有司希贾后旨,固请,乃从之。庞临刑,太后抱持号哭,截发稽颡,上表诣贾后称妾,请全母命,不见省。初,太后尚有侍御十馀人,贾后夺之,绝膳而崩。
《武陵庄王澹妻郭氏传》:郭,贾后内妹也。初恃势,无礼于澹母。齐王囧辅政,澹母诸葛太妃表澹不孝,由是澹与妻子徙辽东。
《陕妇人传》:陕妇人,不知姓字,年十九。刘曜时嫠居陕县,事叔姑甚谨,其家欲嫁之,此妇毁面自誓。后叔姑病死,其叔姑有女在夫家,先从此妇乞假不得,因而诬杀其母,有司不能察而诛之。时有群乌悲鸣尸上,其声甚哀,盛夏暴尸十日,不腐,亦不为虫兽所败,其境乃经岁不雨。曜遣呼延谟为太守,既知其冤,乃斩此女,设少牢以祭其墓,谥曰孝烈贞妇,其日大雨。《梓潼士女志》:季姜,梓潼文氏女,将作大匠广,汉王敬伯夫人也。少读诗书,敬伯,前夫人有子,博女纪流二人,季姜生康,稚芝女,始示凡,前后八子,抚育恩爱亲继若一堂。祖母性严,子孙虽见官二千石犹杖之,妇跪受罚于堂历。五郡,祖母随之官,后以年老不愿远乡里,姜亦常侍养左右。纪流出,适分己,侍婢给之,博好写书姜手,为作衮,于是门内相化动,行推让博妻犍为杨进,及博子遵妇,蜀郡张叔纪服姑之教,皆有贤训,号之三母堂。亡义敕康稚芝,妇事杨进,如舅姑中外则之,皆成令德。
《汉中士女志》:礼圭成固,陈省妻也,杨元珍之女。生二男,长娶张度辽女惠英,少娶荀氏,皆贵家豪富,从婢七八,资财自富礼,圭敕二妇曰:吾先,姑母师也,常言圣贤必劳,民者使之思。善,不劳则逸,逸则不才。吾家不为贫也,所以粗食给吾者,使知苦,难备独居时,二妇再拜奉教从孙奉上微慢圭抑绝之,感悟革行遭乱流行,宗表欲见之,必自严饰,从子孙侍婢乃引见之曰:此先姑法也,四时祭礼,自亲养牲酿酒。曰:夫祭礼之尊也,年八十九卒。惠英亦有淑,训母师之行者也。
礼修赵嵩妻,张氏女也。姑酷恶无道,遇之不以礼,修终无愠色,及宁父母,父母问之,但引咎不道姑卒。感悟更慈爱之乡人,相训曰:作妇,不当如赵伯高妇乎。使恶姑知变,可谓妇师矣。后姑病女来省疾,姑却之曰:我死固当绝于贤妇手中。后遭米贼嵩死,乃碧涂面乱首怀刀托言病,贼不逼也。养遗生女,依父叔立义终身者也。
《宋书·后废帝江皇后传》:后,讳简圭,济阳考城人,北中郎长吏智渊孙女。太始五年,太宗访求太子妃,而雅信小数,名家女多不合。后弱小,门无彊荫,以卜筮最吉,故为太子纳之。讽朝士州郡令献物,多者将直百金。始兴太守孙奉伯止献琴书,其外无馀物。上大怒,封药赐死,既而原之。太子即位,立为皇后。
《范晔传》:晔有逆谋,为徐湛之所发。出市,家人悉至,相见。晔妻先下抚其子,回骂晔曰:君不为百岁阿家,不感天子恩遇,身死固不足塞罪,奈何枉杀子孙。晔乾笑云罪至而已。晔所生母泣曰:主上念汝无极,汝曾不能感恩,又不念我老,今日奈何。仍以手击晔颈及颊,晔颜色不怍。妻云:罪人,阿家莫念。
《孙棘传》:新蔡徐元妻许,年二十一,丧夫,子甄年三岁,父揽悯其年少,以更适同县张买。许自誓不行,父逼载送买。许自经气绝,家人奔赴,良久乃苏。买知不可夺,夜送还揽。许归徐氏,养元父季。
《赵伯符传》:伯符子倩,尚文帝第四女海盐公主。初,始兴王浚以潘妃之宠,故得出入后宫,遂与公主私通。及适倩,倩入宫而怒,肆詈搏击,引绝帐带。事上闻,有诏离婚,杀主所生蒋美人,伯符惭惧发病卒。
《南史·孔靖传》:靖子深之大明中为尚书比部郎。时应城县民张江陵与妻吴共骂母黄,令死,黄忿恨自经死,值赦。案律,子贼杀伤殴父母枭首,骂詈弃市,谋杀夫之父母亦弃市。值赦,免刑;补治江陵骂母,母以自裁,重于伤殴。若同杀科则疑重,用伤殴及詈科则疑轻。制唯有打母遇赦犹枭首,无詈母致死会赦之科。深之议曰:夫题里逆心而仁者不入。名且恶之,况乃人事。故殴伤咒诅,法所不原,詈之致尽,则理无可宥。罚有从轻,盖疑失善,求之文旨,非此之谓。江陵虽值恩赦,故合枭首。妇本以义,爱非天属,黄之所恨,情不在吴,原死补治,有允正法。诏如深之议,吴免弃市。《南齐书·韩灵敏传》:会稽永兴倪翼之母丁氏,少丧夫,及长子妇王氏守寡执志不再醮。
《梁书·刘孝绰传》:孝绰妹适东海徐悱,有才学;悱,仆射徐勉子,为晋安郡,卒,丧还京师,妻为祭文,辞甚悽怆。勉本欲为哀文,既睹此文,于是阁笔。
《顾宪之传》:宪之,字士思,除豫章太守。有贞妇万晞者,少孀居无子,事舅姑尤孝,父母欲夺而嫁之,誓死不许,宪之赐以束帛,表其节义。
《王志传》:志,字次道,天监元年,迁丹阳尹。为政清静,去烦苛。京师有寡妇无子,姑亡,举债以敛葬,既葬而无以还之。志悯其义,以俸钱偿焉。
《傅昭传》:昭性笃慎。子妇尝得家饷牛肉以进,昭召其子曰:食之则犯法,告之则不可,取而埋之。其居身行己,不负闇室,类皆如此。
《魏书·陆俟传》:俟子丽丽长子定国,定国子昕之,字庆始,尚显祖女常山公主,昕之卒后,母卢悼念过哀,未几而亡。公主奉姑有孝称。
《萧宝夤传》:宝夤尚南阳长公主,有三子,皆公主所生,少子凯,仕至司徒左长史。凯妻,长孙稚女也,轻薄无礼,公主数加罪责。凯窃衔恨,妻复惑说之。天平中,凯遂遣奴害公主。乃轘凯于东市,妻枭首。家遂殄灭。《乐部郎胡长命妻张氏传》:张,事姑王氏甚谨。太安中,京师禁酒,张以姑老且患,私为酝之,为有司所纠。王氏诣曹自告曰:老病须酒,在家私酿,王所为也。张氏曰:姑老抱患,张主家事,姑不知酿,其罪在张。主司疑其罪,不知所处。平原王陆丽以状奏,高宗义而赦之。《北海王详传》:详,字季豫。美姿容,善举止。太和九年封,母高太妃,妃,宋王刘昶女,不见答礼。宠妾范氏,爱等伉俪,详又烝于安定王燮妃高氏,详母大怒,詈之苦切,乃杖详背及两脚百馀下,又杖其妃刘氏数十,云:新妇大家女,门户匹敌,何所畏也。而不捡校夫婿。妇人皆妒,独不妒也。刘笑而受罚,卒无所言。
《北齐书·崔暹传》:暹,字季伦,太常卿。初,世宗欲以妹嫁暹,而会世宗崩,遂寝。至是,群臣宴于宣光殿,贵戚之子多在焉。显祖历与之语,于坐上亲作书与暹曰:贤子达拿,甚有才学。亡兄女乐安主,魏帝外甥,内外敬待,胜朕诸妹,思成大兄宿志。乃以主降达拿。天保时,显祖尝问乐安公主:达拿于汝何似。答曰:甚相敬重,惟阿家憎儿。显祖召达拿母入内,杀之,投尸漳水。齐灭,达拿杀主以复雠。
《河南康舒王孝瑜传》:孝瑜,文襄长子也。孝瑜母,魏吏部尚书宋弁孙也,孝瑜还第,为太妃。孝瑜妃,卢正山女,武成胡皇后之内姊也。孝瑜薨后,宋太妃为卢妃所谮,武成杀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姑媳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