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藩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藩司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五百九十七卷目录

 藩司部汇考
  明〈总一则 太祖洪武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世宗嘉靖二则〉
皇清〈总一则〉
 藩司部总论
  韩诗外传〈论牧伯〉
 藩司部名臣列传
  明
  梁楘       李昌祺
  方正       盛颐
  王纲       龚理
  刘敷       陈选
  端宏       周孟中
  刘杲       杨子器
  周瑛       舒清
  林同       梁材
  王启       熊逵
  魏一恭      蓝璧
  万潮       梅淳
  朱家民      周著
  胡承诏      窦子称
  楼一堂

官常典第五百九十七卷

藩司部汇考

明设左右布政使,司以掌一省之政,而贰以参政、参议,又有僚属等官隶焉。
《明会典》:各承宣布政使,司正官左右布政使,各一员。
贵州只设左布政使一员。

左右参政
旧,各一员,后因事添革不一。今浙江、江西、福建、湖广、广东、广西、四川、河南、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左参政各一员,山东左参政二员,福建、广东、广西、四川、陕西、山东、云南右参政各一员,浙江、江西、湖广、河南、山西右参政各二员,贵州无。

左右参议
旧各一员,后因事添革不一。今浙江、福建、湖广、广西、四川、河南、山东、山西、云南、贵州左参议各一员,江西、广东、陕西左参议各二员,浙江、江西、福建、广东、广西、云南右参议各一员,四川、山东、山西、贵州右参议各二员,陕西、湖广右参议四员,河南无。以上参政参议,临时照资叙互用,无定衔。

首领官经历一员,都事一员。
万历九年,革,十二年复设。

照磨一员,检校一员。
后添设内。浙江、广东、山东、山西、陕西、贵州俱革。

理问所理问一员,副理问一员。
内广西、山东、云南、贵州俱革。

提控案牍一员。
内江西、湖广、山东、山西、贵州俱革。

所属衙门司狱一员。
内湖广、广西、山东、贵州俱革。

仓库杂造织染局大使各一员,副使各一员,军器宝泉二局。
旧有大使副使各一员,后革。

陕西
裕民
所属衙门司狱一员。
内湖广、广西、山东、贵州俱革。

陕西茶马司大使一员,副使一员,四川茶课司广西裕民司云南滇池鱼课局。
旧有大使副使各一员,后革。

《吾学编》:承宣布政使,司左右布政使,各一人,左右参政各一人,左右参议各一人,参政参议因事添设,无定员。布政使掌一省之政,参政参议为之贰,朝廷有德泽,禁令承而播之以先,有司三年,率府州县掌印,及首领官朝觐于京师,陈其属吏之臧否,而听去留焉。十年造户版以登民,数田数岁贡,学生府州县卫有差,三岁乡试,贡士,宗室官军师生以时,班其禄俸廪粮,祀典神祗,谨其时祀,水旱疾疫灾伤请免,田租,赈贫乏,孝弟行义,贞烈请表扬之,鳏寡孤独有养,凡供邦国之用曰贡,曰赋。贡有二曰常贡曰暂贡。赋有二,曰本色曰折色。凡役二曰力役曰雇役,皆视其土地丰瘠,人民多寡而会计之。下府州县必均,乃已凡出纳钱谷必平,凡制用必节,凡僚属文武官岁察其臧否,而上下其考以报于抚按,以达于吏部,兵部都察院,凡诸政务议定而请于抚按,有总督提督亦如之,曰清军,曰分守,曰督粮,曰边备,曰抚民,各专事焉。官不备则兼领之,凡万寿圣节一人朝贺于京师,大婚大丧立东宫亦如之,天子即位则左右布政使来见。
太祖洪武二十六年,定首领官考覈。
《明会典》:洪武二十六年,定各处布政司,按察司,首领官属,官从本衙门,正官考覈按察司首领官从监察御史,考覈布政司四品以上,按察司五品以上,俱系正官,佐贰官三年,考满给由进牌,别无考覈,衙门从都察院考覈,本部覆考具奏黜陟取自上裁。
宪宗成化二年,令举布按二司正贰官。
《献徵录》:成化二年正月,奉旨,今各省布按二司,堂上官阙员数多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三品以上官,各举所知一二员,明著才行实迹并堪任,正贰以闻铨部,仍会同内阁从公酌量,定以职事,日后有犯贪墨连坐,举主,于是户部尚书马昂等各保举参政副使郎中等官,王锐等五十二员,各堪任布按二司正贰官。
孝宗弘治 年,定布政司及首领官考覈。
《明会典》:弘治间,定布政司,堂上官仍咨送都察院,考覈按察司,堂上官径赴都察院,考覈俱吏部覆考首领等官,从河南道,考覈功司覆考。
世宗嘉靖四年,定布政使,就本省及附近省转迁。
《明会典》:凡在外布政按察二司有缺,除右布政使转左,不用陪外,其馀例推二员,请旨点用。嘉靖四年,题准查照旧例,佥事递升副使按察使,参议递升参政布政使,就于本省,及附近省分转迁,不必骤更数易,以致奔走废事。
嘉靖三十一年,定边方司道升转,及布政降补例。按《明会典》:凡边方司道等官,嘉靖三十一年,题准山陕布,按二司,及宣大、辽东、北直隶沿边兵备管粮守巡等官,并边方知府,艰劳倍于腹里,其有裨益。边方者三年以上,参政参议,径转布政参政副使,佥事径转按察使,副使知府径转参政。其任浅者,两司互转知府,升副使比之腹里量减,年资仍留,边方管事。又题准按察使,系风宪正官不许,布政使降,补止降参政,仍支正三品俸,布按二司系方面官不许行,太仆苑马寺卿少卿降补。
            〈原阙〉西各二员,江南、江西、山东、广东、云南各一员,他省无。
首领官。
经历司
经历一员。     都事一员,江西、福建、山西、河南各一员,他省无。
照磨所
照磨一员,     检校一员,初各省俱设今止江西一员,馀悉裁。
理问所
理问一员,各省俱设惟贵州无旧有副理问一员,后裁。
所属衙门
司狱司
司狱一员,初各省俱设今止江西河南各一员,馀悉裁。

大使山西三员,江南、湖广各二员,浙江、江西、福建、山东、河南、陕西、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各一员,副使浙江、江西、山西、陕西、云南各一员,他省无旧有宝源局大使副使各一员,后裁。
陕西茶马司。
大使三员。
陕西凉庄仓。
大使一员。
陕西凉州草场。
大使一员。
陕西凉庄道所属各驿。
驿丞十八员。
旧有河西灵州仓大使一员,四川建昌盐井、越、隽、宁、番、会、川、镇西六仓大使各一员,后俱裁。

藩司部总论

《韩诗外传》

《论牧伯》

王者必立牧,方二人,使窥远牧众也。远方之民有饥寒而不得衣食、有狱讼而不平其冤,失贤而不举者、入告乎天子,天子于其君之朝也,揖而进之,曰:噫。朕之政教有不得尔者邪。何如乃有饥寒而不得衣食,有狱讼而不平其冤、失贤而不举。然后其君退,而与其卿大夫谋之。远方之民闻之,皆曰:诚天子也。夫我居之僻,见我之近也;我居之幽,见我之明也。可欺乎哉。故牧者所以开四目、通四聪也。诗曰:邦国若否,仲山甫明之。此之谓也。

藩司部名臣列传

梁楘

《明外史本传》:楘,泰和人,举进士为刑部主事,善辨冤狱。用荐擢广西副使,进右布政使。将士多杀良民报功,楘谕其帅,生致难民一人,准功一级,全活无算。田州土官岑鉴兄弟相雠,楘为解之,却其厚馈。抚服梗化女土官,民夷服其信义。迁浙江右布政使能其官。

李昌祺

《明外史本传》:昌祺,名祯,以字行,庐陵人。永乐二年进士。选庶吉士。预修《永乐大典》,僻书疑事,人多就质。擢礼部郎中,迁广西左布政使。坐事谪役,寻宥还。洪熙元年,起故官河南。绳豪猾去贪残,疏滞举废,救灾恤贫,与右布政使萧省身共为治政化大行。忧归,宣宗已命侍郎魏源代。而是时河南大旱,廷臣复请起昌祺。夺丧赴官,抚恤甚至。正统改元,上书言三事,皆报可。致仕二十馀年,屏迹不及公府,故庐裁蔽风雨,伏腊不充。景泰中卒。

方正

《合肥县志》:正,合肥人,永乐初以楷书应徵修,大典,入太学,授都水主事,改营缮主事。时,建北都督工规,画有条端午应制赋诗,赐綵币,宝镪乳酒进屯田,郎中擢江西右参政。长河峒贼朱南等为乱,正平之。进福建左布政,境内旱,祷雨沾足,士民作薇垣甘雨诗颂之。处州矿贼久,为福安山患,正擒获械送都下地,方以宁永福兴化秋税,武彝山茶悉为调停,民称善。治以老致政归,卒于家。

盛颐

《苏州府志》:颐,字养蒙,其先大梁人,高祖德肆以抚谕苏湖,因居昆山之高墟。颐三岁而孤,事母以孝闻,长从乡先生受诗讲,求濂洛之学,工诗及书法。永乐己亥,诏求遗贤,守臣以礼,币徵诣京入见称旨,擢江西左布政。颐以不阶资叙出,掌大藩深,惧无以报,称题其堂曰:思报以司差多扰,编置勘合簿于各郡,给,批回缴各有定号而诈伪不行,以理问多滞狱,令三日一引赴堂,科断而刑无枉滥,以逋赋难清,择属吏廉干者,授以方略。度远近,定程期,鞭挞不施,不半载而事集,丁巳入觐宠赉,有加特留部祀南郊遂来,众忌因言者落职。宣德初,上疏辨理,授南京工部员外郎,历任八年,三使藩府,皆以廉能著。癸丑以开封船事,遣往边海诸郡,得疾还南京卒。

王纲

《瑞州府志》:纲,字存纪,上高人,永乐进士。下第与萧时中等具奏考试不公,文皇复亲策副榜举人,纲与时中等十八人皆赐冠带,令祭酒司业亲教之,期以后科果登上第,故其图书有云两对丹墀,后任御史,巡按福建广西河南。正统间,官至山西右布政使。纲行止端方,执法不挠,所至有声,历任四朝,始终翼翼归休。于家罕接,官府,惟乡饮棹一小舟往来。刚介凛然有古人风,所著有《薇垣清兴集》行于世。

龚理

《苏州府志》:理,字彦文,昆山人。父贤好施,与尝梦神人谓之曰上帝。以汝有阴德,予汝一龚理。宣德己酉乡荐癸丑中,一榜诏赐冠带,读书太学,与庶吉士同课翰林。丙辰登进士,授工部主事,进郎中,廉干不受一钱,会河决张,秋已擢,徐有贞,督治又慎简,方岳佐之,廷推得理。景帝曰:是不要钱龚郎中乎。遂超拜山东左布政理。毅然以河工自任,如置八闸,作九堰,筑大洪口,其说多出于理,不欲自居成功。每有参画,辄削其牍,东人至今思之,称廉布政。云以末疾告归卒。橐中萧然,惟先世遗集及所著《最美集》数十卷,乡人重之,谥曰清忠。

刘敷

《吉安府志》:敷,字叔荣,永新人。景泰辛未进士,授南京监察御史巡江。时,差锦衣官校虐民,奏革之,捕斩,江上剧贼。有功历升湖广按察使,起艰改福建升左布政使,入觐值星变条奏十二事,多中时弊。升右副都御史巡视浙江,改湖广会靖州。苗乱,敕进讨破贼六百馀寨,转左副都御史。引疾归,再起进右都御史,掌院事,风纪肃然,后以老恳辞归,卒于家。

陈选

《明外史本传》:选,字士贤,临海人。父员韬,宣德五年进士。授江西新城知县。以才调繁永新擢御史,出按四川,黜贪奖廉,雪死囚四十馀人。番寇肆剽掠,抚之立散。正统末,大军征邓茂七,命员韬往抚其民,民被诬为贼者,立辨释之,得全者千馀家。都指挥蒋贵要所部贿,都督范雄病不能治军,皆劾罢之。还擢广东右参政,迁福建右布政使。广东值黄萧养乱后,而福建亦寇盗甫息,员韬皆拊循。备至得士民心。选自幼端悫寡言笑,以圣贤自期。天顺四年会试第一,成进士。授御史,巡按江西,风纪大振,贪残吏屏斥殆尽。时人语曰:前有韩雍,后有陈选。然选务持大体,监司或以素服见,选曰:悦不以道,选不愿也。人臣觐君,服必视其品,独杀于御史前乎,广东寇流入赣州,奏闻,不待报,遣兵平之。宪宗即位,兵部尚书马昂坐擅役官军修祖墓,回奏不实,工部侍郎吴复既得请致仕,复令所督柴夫奏留鸿胪卿齐政。当帝召儒臣于御屏,后有所顾,问辄传呼退班,而侍班御史不举奏,选俱劾之。修撰罗伦以言事,谪官,学士倪谦钱溥以中旨召用,亦皆抗章论列,言虽不尽行,一时惮其风采。已,而督学南畿。患士习浮夸,欲范以古礼,先颁冠、婚、祭、射仪于学宫,令岁时肄习选。每按部至诸生,相率行礼于前,周旋磬折,弦管豆登洋洋翼翼数十年未尝有也。作《小学集注》以教诸生。欲令措之。践履常止宿学宫,夜巡行两庑,察其诵读。由是诸生竞劝,文教大兴。除试牍糊名之陋,曰:己不自信,何以信于人。涖职三年夏,楚不用而人畏之,若神明。成化六年迁河南副使。寻以选善教改督学政,立教一如南畿。学者咸庆得师。时,汪直被命出巡,都御史以下皆拜谒,选独徐入长揖。直曰:君何官。选曰:提学副使。直曰:能大于都御史耶。选曰:提学何可比都御史也,业忝人师,不敢先自诎辱。选词气严正,而诸生亦群集署外。直气慑,遂好语遣之。久之,进按察使。既上明日即决遣轻系数百人,重囚多所平反,囹圄为空。治尚简易,独于赃吏无所假。然受赂百金以上者,坐六七镮而止。或问之,曰:奸人惜财亦惜命,若尽挈所赂以货要人,即法挠矣。历广东左、右布政使。岭南苦镇守中官扰民,选严条约革,和买减泛役肇庆大水,具状不待报,辄发粟赈之。二十一年诏减省贡献,而市舶中官韦眷奏乞均徭馀户六十人添办方物。选持诏书争之,帝命与其半,眷由是怒选。会番禺知县高瑶没眷通番货钜万。都御史宋旻等不敢诘选,独遗檄奖之,且闻于朝。番人马力麻私来市易,诡称苏门荅剌使臣欲入贡,眷利其厚贿,将许之,选发其伪立逐之去。眷益怒,撒马儿罕使者自甘肃贡狮子,将取道广东浮海归,云欲往满剌加更市以进。选疏言不可许,恐遗笑外番,轻中国。帝虽纳其言,然心御之眷憾选甚。又知选失帝意,诬奏选朋比贪墨诸事,诏遣刑部员外郎李行会巡按御史徐同爱讯之。同爱畏眷,不敢异,选有所黜吏张褧,意其怨选,引令诬证选。褧坚不从,同爱执褧拷掠无异辞。竟坐选如眷奏,遂与瑶俱被徵。士民数万号泣遮留,使者辟除乃得出。行至南昌,病作。行阻其医药,竟卒。年五十八。编修张元祯家居为选治丧,殓以疏绤,或咎其薄。元祯曰:公平生清俭,绝俗殓以时服,公志也。褧闻选死,哀悼,乃上书曰:臣闻周公四国之谤。上疑于君,曾参三至之言,内摇其母,岂成王不明。曾母不亲哉。口能铄金,毁足销骨也。窃见故罪人选,夙崇正学,雅持孤忠,孑处群邪之中,独立众憎之地。太监眷通番败露,知县瑶按法持之。选移文奖,借以激贪懦,固贤监司事也。旻及同爱怯势养奸,致眷横行胸臆,秽蔑清流。勘官行颐指锻鍊,竟无左证。臣本小吏,诖误触法,被选黜罢,选无他心,臣甘没齿,眷意臣憾选,厚赂啖臣,臣虽胥役,敢昧素志。眷知臣不可诱,嗾行等逮臣致理,拷掠弥日。臣忍死吁天,终无异口。行等乃依傍眷语,文致其词。必如所云,是毁共姜为夏姬,诟伯夷为庄蹻也。选故刚正,不堪屈辱,愤惫旬日,婴疾而殂。行幸其殒身,阻其医疗。讫命之日,密走报眷,小人佞毒,一至于此。朝廷司寇之属要在诘奸刑暴,亦安用此辈为也。臣摈斥罪人,秉耒田野,百无所图,诚痛忠良御屈,而为圣明累也。不报。员韬父子皆持操甚洁。而员韬量能容物,选务克己,因自号克庵,遇物亦稍峻。人谓员韬德性,四时皆备。选则得其秋焉。尝割田百四十亩赡其族人,暨卒,族人以选子戴贫,还之,戴不可而止。弘治初,主事林沂疏雪选冤,诏复官礼葬。正德中,追赠光禄卿,谥忠悯。

端宏

《太平府志》:宏,字仲仁,号坦斋,天顺进士,授监察御史,巡视通州东昌等处。德威兼济所至,盗息民安,历巡按云南河南广西咸有风裁,溪峒蛮獠寇边时征讨,官军仅抚定其酋首,而其下犹有肆剽掠,以厉民者,总帅辄以地方宁靖闻。宏劾其妄,复下令选将练兵,丰饷设险为攻守。永远计,由是诸酋望风而附,升陕西副使归省涉江中流,风大作,几覆舟,人皆错愕,宏泰然曰:吾生平未尝行一不义,今反己何愧,俄而风果息。改官两浙,升山东按察使,浙江左布政使,浙人闻其还,鼓舞欢动如见慈母,然宏知疾苦搔痛,痒不自知其台宪也,而清白之操,终始不易,谢事归里,家无美宅,室无姬,贰。居,然寒素处之恬。如父丧庐墓终制见,今凌云山下屋址犹存,孙廷赦都御史另传。

周孟中

《明外史本传》:孟中,字时可,庐陵人。年十六侍父。询分教嵊县问学于乡先生王钝,慨然有求道志举。成化元年,乡试下第归,提学佥事潮阳李龄葺白,鹿洞书院,延主教事取朱子学规,程端蒙童铢学则严课之士知信向。五年,举进士,授南京文选主事,聚徒授学为尚书崔恭所重遇。考察多所咨决擢,福建提学佥事。弘治初,历广西提学副使,孟中两督学政以正学勖士,士皆向风。就拜按察使。贞宪饬纪严而不苛,南京给事中杨廉御史李情等交荐。迁浙江右布政使,未几,改广东左布政使。中官采珠者,岁佥大户,解纳辄肆朘削尽笼商贾之利。孟中曰:我在,敢复尔耶。即移牒诘之曰:珠诚难解者,可送司附贡物以行,吾民不堪侵虐,即不获命,当具以实闻。中官气慑而止。民嫁娶后期丧葬不举者,皆有禁风俗为变,治行冠当时。十五年,入觐吏部,特请旌擢而孟中坚乞骸骨,帝嘉之,命以右副都御史。致仕卒于家。孟中之学,本于主敬,以朱子晚年谓敬字之义,唯畏字近之,因号畏斋。生平落落寡交游,所与同志者,罗伦陈献章胡居仁周瑛张元祯数人而已。

刘杲

《明外史·周孟中传》:同时,长洲刘杲字世熙,由进士累官四川佥事。修都江堰,兴水利,迁湖广副使,朝议括流民戍边所在,汹惧杲,急白上官验文,引及生业以定去留,民乃安。三迁江西左布政使。天下朝觐官刘瑾皆要重贿,杲故无所赍力拒不应。士论称其刚正瑾诛。杲以时望当迁擢力丐罢,吏部言杲历职廉勤,甘于恬退,宜褒以风世,诏进秩如孟中。

杨子器

《明外史本传》:子器,字名父,慈溪人,成化末举进士,历知昆山高平二县,复移常熟故沅江知县。狄云汉者,太仓人也。僦庐虞山下,子器高其风,即沙溪筑室数,楹居之。民输赋多,后期下教先输者免耗,后者递增赋,乃毕输。苏州诸水率由常熟白茆港入海,侍郎徐贯既疏治之,已而有涨沙当海口,潮汐增淤水患如故,子器相许浦塘便近可疏,乃率民浚之,遂为永利。子器志行高洁,负用世材,历三县皆有实政,其要归于岂。弟擢吏部,考功主事。弘治十三年,火筛寇边掠军民,榆林城下支解二十馀人,而守将闭门不出。子器请先按纵寇不击者罪,然后合军进讨,又言顷塞外荒,馑寇迫饥馁,故南来剽窃,非有深计远谋,我士马刍茭久已调集,宜敕边将侦其出入,如寇掠延绥则甘凉之,兵出掠宁夏则大同之。兵出,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备,乘间扺隙,犁其巢穴,宁患不得志哉。兵尚马文升善其言,下之边将。时,孝宗大开言路,子器数有建白,最后又陈二十事,多见施行。孝宗崩,方营泰陵,子器言下有水石,不可用,遂下诏狱。南京御史贡安甫等争论,救乃复官。正德初,历验封郎中,时刘瑾尽逐诸翰林,内阁有欲以子器补之者,亟上书辞乃已。尚书张綵媚瑾,言部籍多浥损,请尽输之,内府瑾喜命徙置千步廊,独子器争之,自是累朝典制不可复稽,惟验封。考功二司以子器故,犹存二三焉。寻出为湖广参议,与平郴桂山贼赉银币,再迁河南右参政,闻流贼方渡河而南急,赴嵩县城守已策,贼必犯汝州,复驰赴之。贼果至,昼夜厉士民乘城,贼乃引去,历左右布政使卒官。

周瑛

《明外史本传》:瑛,字梁石,莆田人。好读书,年过四十始仕已登,成化五年进士。知广德州,自谓所志不遂,乃以儒术见之政事。念民惑鬼神不知葬祭法,又好溺女,皆著论晓之,民多从其化。居九年以善政闻,赐敕旌异。迁南京礼部郎中,出为抚州知府,兴水利均征输行,保甲民胥便之,而豪宗有不悦者,乃调知镇远。秩满,省亲归。弘治初,吏部尚书王恕荐瑛起四川参政,久之,进右布政使,咸有善绩,尤励清节。布被瓦器,处之怡然。南京给事中杨廉御史李情等交章荐,大臣亦多知瑛,而瑛以母丧归。服除,遂引年乞致仕。孝宗嘉之,诏进一阶。正德中卒,年八十七。瑛始与陈献章友,献章之学主于静。瑛不然之,谓学当以居敬为主,敬则心存,然后可以穷理。自《六经》之奥,以及天地万物之广,皆不可不穷。积累既多,则能通贯,而于道之一本,亦自得之矣,所谓求诸万殊而后一本可得也。学者称翠渠先生。子大谟,登进士,未仕卒。

舒清

《明外史本传》:清,字本直,德兴人,成化二年进士,授工部主事督杭州。竹木适有水患,筑堤捍之,民号舒公堤。进员外郎,有事于徽州,适钧州发地得钱十八万缗,奏籍之。官进营缮郎中,力损浮费,忤宦官不顾,出为河南参议。黄河溢灌,开封城同列多具舟自济,清独率吏民防禦,二日水降,城卒无虞。岁饥,请输漕米数十万石。赈恤,全活多。迁四川参政,进右布政使,立递减法以便民。弘治八年,改广西左布政使,为政平恕事,苟病民必去之。后已猺獞反侧不常,清御以恩信,皆詟服。田州土官袭职酬金币甚厚,清召集属吏示以令章而归其贿于公。帑先是清在四川,宪宗遣中使取铜鼓诸物,及是孝宗亦索古琴,清抗疏切谏寻以疾乞归,不复出。村居十馀年,专以简籍自娱。正德中,姚源贼起,过其里,相戒曰:此廉吏家也,不可犯,敛兵而去,广东布政使吴廷举颂于朝,言清故廉吏,遗爱在民,今养志丘园,家徒壁立,乞量授一京官,或敕有司月给廪以励士风,敦薄俗,寝不行。

林同

《广东通志》:同,字进卿,龙溪人。弘治八年,擢广东布政使。尝条示利病二十馀事,督郡县行之,复劝民行吕氏乡约,及文公家礼。巡按御史王哲奏同廉,能第一两广总督自韩雍以来,藩宪大僚率皆庭参,及唐珣继至,同独不为屈,珣不怿,以事挫抑之。亡何珣卒,其子至广待之愈厚。戊午,入觐过,漳疏乞骸骨,许之,居官清白,卒之日,家无馀赀云。

梁材

《明外史本传》:材,字大用,南京金吾右卫人。弘治十二年进士。授德清知县,勤敏有异政。正德初,迁刑部主事,改御史。出为嘉兴知府,未几,调杭州。杭属诸县田租科例不一夙为弊,薮材酌轻重,立画一之法。民甚德之。迁浙江右参政,预平孝丰剧贼。汤毛九。进按察使。镇守中官毕真与宁王宸濠通,将举城应之。材豫知其谋,与巡按御史张缙等严为之,备真不敢发,乃偕三司往劫真,折以大义,夺其兵卫。城中遂安,随以忧去。嘉靖初,起补云南。有土官相雠杀累年,不解,巡按御史以属材,材召其酋至谕以罪当死。今姑贳,若以牛羊赎。酋皆听命。御史讶其轻,材曰:如是足矣,急之变生。后诇诸酋果裹甲待变,既闻无他乃止。历贵州、广东左、右布政使。广东地饶富仕者多奢靡相尚,材独布衣粝食用节俭,先僚佐一日见同官林富家市肉多,召其家人诫约之,富怒,短衣科头诟詈而出,材若不闻,坐治簿书自如,富乃惭谢。凡吏民输课,令自操权衡,吏不得预。时天下布政称极廉者二人,材与姚镆也。六年拜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甫四月,召为刑部左侍郎。明年,改户部,遂代邹文盛为尚书。材为人精练,有执,其自外僚登六卿,不满二载。自以受恩殊,特益思尽职。答国恩。八年春,上言:臣考去年所入止百三十万两,而所出之数乃至二百四十万。加以催征不前,边费无节,一遇凶荒又纷纷奏免,国计安所倚办。臣等详究弊端,盖有五焉:一宗藩,二武职,三冗食,四冗费,五逋负。乞集廷臣多方计画。一一分条,上请务令公私有备,经久可行,于是宗藩、武职各议上三事,其他皆严为之节。帝悉报从。惟武职闲住者议停半俸,帝以为疑。材等言彼以有罪罢废,既无差操之勤,又无军政之责,优游自便,锋镝不交,乃获支全俸,与在任者不异,臣等窃谓非宜。帝竟不纳。然自是经费大省,国用亦遂充焉。中官麦福请尽徵牧马草场租,材言草场旧额二万四千馀,顷后遣官清核以八千亩归御马监,以四十万亩备刍牧,而赋民为田者千九百馀顷,制己定矣。福所请不可许。从之,侍郎王軏清勋戚庄田言宜量其等级限田予之。材奏:成周班禄而有土田,盖禄由田出也,非于常禄之外复有土田之班。今勋戚崇爵厚禄已踰涯分,而陈乞土田动以千万,殊乖祖制,请申明旧章,禁不得妄,乞自特赐外,其世远秩降,或非嫡裔,相承者,量存三之一,以供祀事。馀悉入官,帝得疏褒,纳命并清核已赐者,额外侵㨿悉还之民,于是积患稍除势豪家不敢妄请乞。如先,朝矣。时,黔国公沐绍勋庄田在云南者,亦在核中绍勋,独上章祈免,帝许之。材执不可,帝曰:朕念绍勋守边,故特推恩,非有他也。材乃奉命。先是畿辅屯田,遣御史督理。自正统间易以佥事,屯政日弛。材言佥事权轻,力不能抗势,要请仍用御史。三岁一更,报可,御史郭弘化言天下土田视国初减半,宜通行清丈。材以遍度天下之田,恐致纷扰,请但敕所司清釐,有册籍难稽者始履亩而丈,经界既明,因以均平赋役,诸飞诡为奸利者,许自首免罪。帝悉可之。材掌邦赋,守章程,慎出纳,部政肃然。十年秋,母丧去。服除,召起故官。大同巡抚樊继祖以寇警请益军饷,材言:大同岁饷七十七万有奇,例外解发又复累万,以今较昔不啻数倍。日益月增,安知纪极臣恐太仓之银不足供大同一镇,无论九边也。继祖数请不得,议开事例,下户、兵二部乃从。继祖后议而饷终不增。时修建两宫、七陵,郭勋以京军七万人应役因请给月粮冬衣。材言此非故事,若如所请,当岁费银四十五万;非太仓所能供也。且冬衣例当取之内库,非臣部事。勋怒,劾材委责误公。帝方眷勋诘材,竟如勋奏。勋复建言三事:请开矿助工,馀盐尽输边,漕卒得携货物。章下材议,又不尽行,勋益怒。材初为户部,值帝勤政,力祛夙弊,又知材贤,推心委任,故言每见从及。是时,势稍异,材又屡忤权倖,不得志,乃乞改南。为给事周珫所劾,事下吏部,尚书许瓒等请留之。帝不悦,令与材俱对状。材引罪得宥,而许瓒等坐夺俸。材自是失帝意。至十七年,考尚书六年满,遂令致仕。初,徽王有庄田在鹿邑其守庄者与佃人搆讼,材请革守庄者,令有司徵租纳之王,诏已报可。王奏以为不便,帝又从之。时材已去位,侍郎唐胄等执初诏。帝大怒,并责材。令以左侍郎闲住,而夺胄俸,下郎官诏狱。明年,户尚李廷相罢。帝念材廉勤,可用大臣亦多推毂者,乃复召故官,加太子少保。材至是三掌国计,砥节守公如一日,帝亦眷顾甚厚。其秋,考察京官,特命材往监之。有大狱不能决,又命兼掌刑部事。皆称旨帝叹曰:安得尚书如材者十二人,吾无忧天下矣。时,大工频兴,役外卫班军四万六千人。而军多不至郭勋督诸工籍不至者,责输银雇役,谓之包工廪食视班军。前者廷相常量给之,材坚持不予。勋怒劾材,帝命材补给。勋又以军不足,籍逃亡军布棉折饷银募工。充役材言:今京班军四万馀人,已足用,不宜藉口雇募滥耗国储。帝从其奏。兵部即按籍遣之,勋益怒,遂劾材变乱旧章。侵牟职掌先是,醮坛需龙涎香,命购之材不以时进,帝御之。及是入勋言遂责材沽名误事,落职闲住。归,旋卒,年七十一。隆庆初,赠太子太保,谥端肃。材器弘,守贞,具经国略,朝野皆知为伟人,其再还户部也。都城乞子相谓曰:天眼开矣,其为人爱信如此。当嘉靖中岁,俗多尚通大臣或阿上取宠,而材独屹然无挠,以是终不见容。自材去,后神仙土木之事益繁,居户部者类皆委随充位而国用大窘。世宗乃叹曰:令梁材在,当不至此。

王启

《广西通志》:启,字景昭,浙江黄岩人。起进士,历知县御史佥事。正德四年,坐逆,瑾诬谪知容县下帷讲诵,寒暑不辍,善著作,有《居容集》。后晋粤西藩使庠生林廷嘉往谒之,备询邑内士庶,如语乡曲,云嘉靖登极,启与右参政黄衷奏言广西税粮,初四十二万有奇顷,以人民逃散,及土官不服,输纳,岁实徵共二十三万,有奇,而宗藩及官军禄粮且过三十五万,将何以支。上命发布政司,盐银五万两济之。初,中官镇广西者,岁以零陵香进费至二千金,上即位,诏却诸献,而广西徵香贡如故,至是启复请。罢之,仕终副御史。

熊逵

《临江府志》:逵,字于渐,清江人。嘉靖甲辰进士,授刑部主事录。囚江南时,称敕使,第一历官,广东廉使会粤寇张琏僭号逵条,陈兵食大计,卒用其言,获成功。迁浙江布政使,浙方多事,帑藏空虚,乃剔贪冒,清逋负筹,画悉有方,适胡抚败,众虑客兵为变,逵大发刍粟以犒之,反侧以定,著有《诗经·便晓家约谱》牒孙孟淳领乡荐。

魏一恭

《广西通志》:一恭,字道庄,莆田人。嘉靖间督广西学政,出临诸生俨然。庄肃若神明,在上额其扁二曰黜浮,薄抑奔竞揭之门,首遇诸生年少列高等必戒之。曰毋志小气,轻也。随侍一仆,冬夏惟一绢,袍不加綵,终其任,未尝一娱色惰容。历转广西左布政,具知民积苦。向时,科出顾役,金钱者,汰其半,如均徭榜,数不则收治之。州郡奉令谨察诸役,无敢倍取。后有同官阴诋于御史,谓一恭营私亡何,一恭卒,御史吊毕突入所居,检视装箧,一无所有,问其家童,对以俸钱并在库,随呼主藏官吏至具对如前,御史嗟叹,大恸乃书其治行,檄郡为主奉祀名宦。

蓝璧

《瑞州府志》:璧,字完卿,高安人。嘉靖进士,改庶吉士迁户科给事中,疏请用饬法苏民,庶振军旅,深切。时,艰改礼科。时,上意修元,璧以忤旨,廷杖颇有直声。出升湖广参政,历四川按察使,山东广东布政使,俱有治绩。在蜀苏淹狱,在粤清番税,人尤称之,以违时被谤归言者屡荐起用未果,论者惜焉。

万潮

《广西通志》:潮,字汝信,进贤人。嘉靖间历广西参政按察使,独严风裁,及为左使整肃有度,诸郡县所遣输金,至者令各操金以次当前执法马自较报曰:已如数乃目司库,覆视亡异,即给批遣之去。吏白批过期,久请治,潮曰:此中山径水道恒苦,诸蛮朝岚暮霭是生瘴疠安知来者不以此中沮乎但所输不亏足矣。潮禁,司库官吏勿得辄离库,时遣视,违必挞治之。吏卒惰嫚,一裁以法,藩政不严而栗遭丧去,右使夏邦谟代行藩事,悉循潮法。或曰:盍少宽。邦谟曰:财币之府,何可不慎,吾见万公宽非严也。竟遵之,卒与万公齐名。

梅淳

《太平府志》:淳号凝,初隆庆进士,授浙江缙云知县,调义乌行取御史浙广巡,方两差多所建白以纠劾内,有张江陵相国留意者,迁岳州知府,升山东济宁道。时,黄河奔决,韩庄渠溃,淳疏筑有功,蒙赐金帛加正治卿,实授云南左布政,莅任库内馀银十万,淳清理宿弊,毫无染指。发矿活穷民,无算,开珠池,商人例有献珠者,淳却之。有清名,家居著《毛诗合参》及一《鹤斋文集》行于世。

朱家民

《明外史本传》:家民,字同人,曲靖人。万历三十四年举于乡,为涪州知州。大工采木,家民督办有方,民不告病,迁潮州府同知。四十七年,举治行卓,异以母忧归,服阕起官。真定天启二年迁贵阳知府。时,安邦彦作乱,贵阳方被围,家民抵平越,奉巡抚王三善命乞援兵于四川,又走河南借毛兵共解贵阳围,先是城中民户十万被围,十月死亡殆尽,家民抚恤伤残,招流移,宽徭赋,远迩悦服。三年冬,丁父忧,上官爱其才,乞夺情用,为安普监军副使,从之。六年冬,加右参政监军如故。崇祯时,历按察使、左布政使,并在贵州以平寇功加俸一等。久之,致仕卒于家。自邦彦始乱,云、贵诸土酋尽反,攻陷安南等上六卫,云南路断。千里萧条,其后路虽通,群苗犹出没为患。民无所栖息,家民督厉诸将身先士卒廓清逆徒盘江外阿野、鲁颇诸寨,犹猖獗,率参将许成名剪除之,贼尽屏息,乃相盘江西坡、板桥、海子、马场诸要害,筑石城五,各宿兵以卫居民。天子嘉其绩,锡名盘江,曰连云西坡,曰有嘉板桥,曰靖氛海子,曰恬波马场,曰奏肤五城。既建行李之往来,收保足恃,家民又于其间筑城者六,在归集小黄河者曰龙,新在亦资者曰资,孔在顶站者曰鼎,新在定头者曰定,边在尾洒者曰维,藩在阿机者曰石。棋役取诸营,卒费取诸节省,公帑民无所扰,而戍楼官廨坛庙庐井市廛靡所不备更。于其中,界垒石为楼名之曰望高,有警则树帜。鸣钲远近毕集,自是群苗惕息,道途晏然。流亡来归,生聚日盛,公私上下莫不赖之。盘江居云、贵之交,两崖壁立,水深无底,其广三十馀丈,绝流横渡,时遭覆溺。家民尝渡江击,贼几不免,誓必建桥以便行者,石城既成,议行其志,乃仿澜沧桥制,镕铁为大索,两崖立铁柱,系其两端上,加横木而覆之,以板,人马过之如履平地,复建鼓楼,筑月城,以护之,既成,万姓欢呼,莫不歌颂其德,遂为百世永利。家民性清介,自奉俭素,尝曰吾一介书生,登朝食禄,常思砥砺树立,仰报国恩,毋俾身后遗有馀赀,上负君父,下累子孙。其立志如此,故其所建竖卓卓若此,亦赖久于其地,得以成其志云。

周著

《南昌郡乘》:著,字诚之,南昌人。万历丙戌进士,由推官历太守藩臬皆以廉明著称。万历庚申任四川右布政使,天启辛酉科臣明时举捧檄,起土司兵往援辽,诛索无厌。永宁酋长奢,崇明令土目将兵一万诣重庆,听抚臣,徐可求点,视可求漫,云数少又杖其土目,欲尽黥土兵之面以别记验,于是土兵汹汹思乱,统领人樊龙樊虎振臂一呼,皆响应,立杀可求,及道臣以下,若而人遂陷重庆,诸郡邑多陷。贼进逼成都,左布政使朱燮元摄军务事偕著日夜筹画备禦,分遣诸将,冉世洪雷安世瞿英各领兵据隘而与诸藩臬各画地城守,著自署西城。十月甲申,贼至,世洪安世瞿英皆战死,成都大震,乙酉,贼拥众犯西城,著令土司坤汝常乘之率指挥常恭等内发火炮,贼稍却走,斩伪先锋一人,阵斩数十人。明日丙戌,贼数千人障革裹竹牌进,矢石不能陷,著令架七星炮火箭火砖冲击之,贼复稍却,杀数百人,是时贼已屡失利,然稔知西城势易拔,终日夕攻不去,置云楼高与城等,攻,甚急。著出兵亟扰贼营,别遣卒持火具冲入焚其云楼,贼急,益夜纵炬千馀,集火门。著复取水如瀑布下浇之,贼乃引退,终不能下西城,众皆饮泣相庆。明年正月,忽林中大噪而至视之,有物如舟,高城丈许,长五百尺,楼数重簟茀,左右上板屋如平地,一人披发仗剑,上载两旗一开,基定鼎一安,顺剿逆中,数千人各挟机弩毒矢,以牛数百头运石毂行之,旁翼两云楼如左右,广俯视城中,城中老幼皆哭,著曰:此吕公车也。乃用巨木为杆柱,置轴柱间挽索,运杆取巨石重千钧者,发之飞击如弹丸,贼舟遂不得进,又夜缒敢死士于城下,载大铳击之焚船,楼石毂皆碎裂。明日乙丑,贼皆雷哭。遁去,成都复全。是役也,自十月甲申至壬戌正月乙丑,抗孤城而守者,百二十日,著在西城,饮食洗沐皆废,所调募兵卒仅六万人,用饷仅三万七千有奇,前后俘斩七千馀人,朝议以燮元继可求,巡抚四川,著代燮元为左布政使,西城城守微著则蜀亡已久矣。著后入觐以城守劳瘁疾作卒于家,崇祯己巳赠大理寺卿。

胡承诏

《安陆府志》:承诏号侍黄,万历甲辰会魁,授夹江令,招集逋亡,民以乐业,调内江,爱民造士,平盐课马,价申饬为令,迁南礼部主事,调验封晋稽勋郎中。旋丁艰服阕督学四川,清公著绩,迁河南参藩。未发而奢难作,分捍东城躬冒矢石以守城,功晋按察使,擢山东,右辖四川,左辖其所,署高下铨司视以黜陟,迁南太仆,驻节,滁州辛。未致仕,归未几卒。

窦子称

《明外史本传》:子称,字可扬,合肥人,万历二十年进士,授大理评事,性鲠直敦厉名节。时,储位未定,中外危疑,抗疏力请早建不报,屡迁户部郎中,督饷宣府精心任事,不私一钱,期满输羡,馀六万于官,被旨优奖出为泉州知府,清操大著,吏民畏而爱之,二十九年,擢湖广提学副使,较阅公明所甄录悉知名士,士类悦服。悯楚宗人冤,驰疏请雪忤权相弗避,移福建右参政,既去而士民祠祀之。遭丧归,起官江西三十八年,举治行卓异,迁浙江按察使。刚断不挠,奸豪敛迹,旋进其地右布政使。一日门初启有数人舁巨桶入,子称诘问之曰:此羡馀也。京饷输讫例,当分送,子称勃然曰:朝廷方忧乏饷,安得羡馀,若辈敢污吾地耶。速去毋以身试法。乃命取水涤之数涤。而后已遘疾去官,归装不能办,起历福建左右布政使四十二年,税使高寀肆虐,激民变寀,遂拥众作乱,走劫巡抚。袁一骥诸司悉奔救,子称稍后至事闻京师给事中吴亮嗣论他事,刺及之,遂坚意乞去,士民追思之。子称清介绝俗,所至有声,为江北人士之冠。其平居持论与东林诸人合,故不为异己者所容。

楼一堂

《金华府志》:一堂,字叔宇,浦江人,万历癸丑进士,除部曹水虞主验厅事。故事五库,备上供边储者,就厅审美材胥贾相蒙,至一商动縻大府金十馀万,一堂榜其弊于衢,商恐,谋于胥,假例进海物,数瓶启之,则金也。斥去急逮胥,狱得其状,莫不股栗。出守瑞州,上书御史,台议汰浮赋十之二,民少安。迁本省驿传寻升大参,治山东。粮苏邮转漕所至有殊声,丙寅总晋臬时魏珰遣中使镇各边边使至,一堂不为礼珰,败迁广东右布政,摄海道。篆盗李之奇数寇海为乱,一堂招其党芝龙,令杀自赎,芝龙果缚之。奇在廷佥多其功以积劳发背,卒年六十二,著有《瑞槐轩集》《乡约训言》《女则》若干卷,行于世。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藩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