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勋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一百六十四卷目录

 勋爵部汇考三十六
  周二十二
  沈        江
  黄        道
  郧        濮
  罗        夔
  麇        宗 賨
  郧        弦
  谷        厉
  阳        戴
  共        邿
  梁        项
  谭        苏
  檀        南
  极        向
  鄣        于馀丘
  鄟        颛臾
  髳        微
  肥        介
  牟        根牟
  钟吾       不羹
  无终       鼓
  廧咎如      鄋瞒

官常典第一百六十四卷

勋爵部汇考三十六

周二十二

周有沈国,为少昊之后。
《左传》:昭公元年,子产对叔向曰: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为元冥师,生允格,台骀,台骀能业其官,宣汾洮,障大泽,以处太原,帝用嘉之,沈,姒,蓐,黄,实守其祀。按《路史》:禹后分封有沈氏,沈子灭于蔡。
襄王二十八年春,正月,鲁叔孙得臣会晋人,宋人,陈人,卫人,郑人,伐沈,沈溃。
《春秋》:文公三年。按《左传》:三年春,庄叔会诸侯之师伐沈,以其服于楚也,沈溃。凡民逃其上曰溃,在上曰逃。
〈注〉沈,国名也,汝南平与县北有沈亭。

简王三年春,晋侵沈,获沈子揖初。
《春秋》不书。按《左传》:成公八年春,晋侵沈,获沈子揖,初从知范韩也。
灵王二十七年夏,齐侯,陈侯,蔡侯,北燕伯,杞伯,胡子,沈子,白狄,朝于晋。
《春秋》不书。按《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夏,齐侯,陈侯,蔡侯,北燕伯,杞伯,胡子,沈子,白狄,朝于晋,宋之盟故也。
景王七年夏,楚子,蔡侯,陈侯,郑伯,许男,徐子,滕子,顿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会于申。楚人执徐子。秋,七月,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吴,遂灭赖。
《春秋》:昭公四年。按《左传》:四年夏六月丙午,楚子合诸侯于申。秋八月,遂以诸侯灭赖,迁赖于鄢。景王八年冬,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沈子,徐人,越人,伐吴。
《春秋》:昭公五年。按《左传》:五年冬,十月,楚子以诸侯及东夷伐吴,以报棘,栎,麻,之役。
景王十六年,楚子复沈。
《春秋》不书。按《左传》:楚之灭蔡也。灵王许迁,胡,沈,道,房,申,于荆焉。昭公十三年,平王即位,既封陈蔡,而皆复之。
敬王元年秋七月戊辰,吴败顿胡,沈,蔡,陈,许,之师于鸡父,胡子髡,沈子逞,灭获陈夏齧。
《春秋》:昭公二十三年。按《左传》:二十三年秋七月,吴人伐州来,楚薳越帅师,及诸侯之师,奔命救州来,吴人禦诸钟离,子瑕卒,楚师熸,吴公子光曰:诸侯从于楚者众,而皆小国也。畏楚而不获已,是以来,吾闻之曰:作事威克其爱,虽小必济,胡沈之君幼而狂,陈大夫齧壮而顽,顿与许蔡疾楚政,楚令尹死,其师熸,帅贱多宠,政令不壹,七国同役而不同心,帅贱而不能整,无大威命,楚可败也。若分师先以犯胡沈与陈,必先奔,三国败,诸侯之师乃摇心矣,诸侯乖乱,楚必大奔,请先者去备薄威,后者敦陈整旅,吴子从之,戊辰,晦,战于鸡父,吴子以罪人三千,先犯胡沈与陈,三国争之,吴为三军以系于后,中军从王,光帅右,掩馀帅左,吴之罪人,或奔或止,三国乱,吴师击之,三国败,获胡沈之君,及陈大夫,舍胡沈之囚,使奔许与蔡顿。曰:吾君死矣,师噪而从之,三国奔,楚师大奔。敬王十四年夏,四月,庚辰,蔡公孙姓帅师灭沈,以沈子嘉归杀之。
《春秋》:定公四年。按《左传》:四年,春,三月,刘文公合诸侯于召陵,谋伐楚也。沈人不会于召陵,晋人使蔡伐之,夏,蔡灭沈,秋楚为沈故围蔡。
《路史》:沈逞奔楚,曾孙诸梁为右司马,采于叶,为叶氏,尹氏,诸梁氏,郤氏。
〈注〉成公八年,晋灭沈,沈子逞奔楚,字循之,后为沈氏。

惠王十九年秋,九月,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按《春秋》:僖公二年。按《左传》:二年秋,盟于贯,服江黄也。
〈注〉贯,宋地,梁国蒙县西北有贯城。贯与贯字相似,江国在汝南安阳县。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娶于西陵氏之女,是为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元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
〈注〉《正义》《括地志》云:安阳故城在豫州新恩县西南八十里。应劭云古江国也。《地理志》亦云:安阳古江国也。

《路史》:江嬴国也,灭于楚。
惠王二十年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会于阳谷。按《春秋》:僖公三年。按《左传》:三年秋,会于阳谷,谋伐楚也。
惠王二十一年秋,鲁公及江人、黄人伐陈。
《春秋》:僖公四年。按《左传》:四年,春,齐侯以诸侯之师伐楚。屈完及诸侯盟。陈辕涛涂谓郑申侯曰:师出于陈郑之间,国必甚病,若出于东方,观兵于东夷,循海而归,其可也。申侯曰善,涛涂以告齐侯,许之,申侯见曰:师老矣,若出于东方而遇敌,惧不可用也。若出于陈郑之间,共其资粮屝屦,其可也。齐侯说,与之虎牢,执辕涛涂。秋,伐陈,讨不忠也。
襄王二十八年秋,楚人围江。冬,晋阳处父帅师伐楚,以救江。
《春秋》:文公三年。按《左传》:三年秋,楚师围江,晋先仆伐楚,以救江。冬,晋以江故,告于周王,叔桓公,晋阳处父伐楚,以救江,门于方城,遇息公子朱而还。襄王二十九年秋,楚人灭江。
《春秋》:文公四年。按《左传》:四年秋,楚人灭江秦伯,为之降服,出次不举过数。大夫谏公曰:同盟灭,虽不能救,敢不矜乎。吾自惧也。君子曰:诗云:惟彼二国,其政不获。惟此四国,爰究爰度。其秦穆之谓矣。

周有黄国,为小昊之后。
《左传》:昭公元年,子产对叔向曰: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为元冥师,生允格,台骀,台骀能业其官,宣汾洮,障大泽,以处太原,帝用嘉之,沈,姒,蓐,黄,实守其祀。按《路史》:黄嬴国也,灭于楚。
桓王十六年夏,楚子会诸侯于沈鹿,黄随不会。按《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八年夏,楚子合诸侯于沈鹿,黄随不会,使薳章让黄。
惠王二年春,楚子伐黄。
《春秋》不书。按《左传》:庄公十九年冬,巴人伐楚。十九年,春,楚子禦之,大败于津,还,鬻拳弗纳,遂伐黄,败黄师于踖陵。
〈注〉嬴姓国今弋阳县弗纳楚子激其志使别立功楚子感其忠遂伐黄国踖陵黄地

惠王十九年秋,九月,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按《春秋》:僖公二年。按《左传》:二年秋,盟于贯,服江黄也。
惠王二十年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会于阳谷。按《春秋》:僖公三年。按《左传》:三年秋,会于阳谷,谋伐楚也。
惠王二十一年秋,鲁及江人、黄人伐陈。
《春秋》:僖公四年。按《左传》:四年,春,齐侯以诸侯之师伐楚。屈完及诸侯盟。陈辕涛涂谓郑申侯曰:师出于陈郑之间,国必甚病,若出于东方,观兵于东夷,循海而归,其可也。申侯曰善,涛涂以告齐侯,许之,申侯见曰:师老矣,若出于东方而遇敌,惧不可用也。若出于陈郑之间,共其资粮屝屦,其可也。齐侯说,与之虎牢,执辕涛涂。秋,伐陈,讨不忠也。
惠王二十二年秋八月,楚子灭弦,弦子奔黄。
《春秋》:僖公五年。按《左传》:五年秋,楚斗谷于菟灭弦,弦子奔黄,于是江,黄,道,柏,方睦于齐,皆弦姻也。弦子恃之而不事楚,又不设备,故亡。
襄王三年冬,楚人伐黄。
《春秋》:僖公十一年。按《左传》:十一年冬,黄人不归楚贡,冬,楚人伐黄。
襄王四年夏,楚人灭黄。
《春秋》:僖公十二年。按《左传》:黄人恃诸侯之睦于齐也。不共楚职。曰:自郢及我九百里,焉能害我,十二年夏,楚灭黄。按《谷梁传》:贯之盟,管仲曰:江黄远齐而近楚,楚为利之国也。若伐而不能救,则无以宗诸侯矣,桓公不听,遂与之盟,管仲死,楚伐江,灭黄,桓公不能救,故君子闵之也。

惠王二十二年,道国睦于齐。
《春秋》不书。按《左传》:僖公五年秋,楚斗谷于菟灭弦,弦子奔黄,于是江,黄,道,柏,方睦于齐,皆弦姻也。弦子恃之而不事楚,又不设备,故亡。
〈注〉道国,在汝南安阳县南。

景王十六年,楚子复道。
《春秋》不书。按《左传》:楚之灭蔡也。灵王迁许,胡,沈,道,房,申,于荆焉。昭公十三年,平王即位,既封陈蔡,而皆复之。

桓王二十年春,郧人伐楚,师败于蒲骚。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一年春,楚屈瑕将盟贰轸,郧人军于蒲骚,将与随,绞,州,蓼,伐楚师,莫敖患之,斗廉曰:郧人军其郊,必不诫,且日虞四邑之至也。君次于郊郢以禦四邑,我以锐师宵加于郧,郧有虞心而恃其城,莫有斗志,若败郧师,四邑必离,莫敖曰:盍请济师于王,对曰:师克在和,不在众,商周之不敌,君之所闻也。成军以出,又何济焉。莫敖曰:卜之,对曰:卜以决疑,不疑何卜,遂败郧师于蒲骚,卒盟而还。

武王十三年,伐纣濮人从师。
《书经》:牧誓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伯禹定荆州,季𦬒实居其地,生附叙,始封于熊,故其子为穴熊,荆楚名也。夏有楚狐父厥后鬻熊子者,师臣西伯成王时,熊氏畔,乃复封子绎于荆,居丹阳,是为楚。十七世,通祈周显号事,抑乃自称之。子赀迁郢。及魏为秦诈留子横,徙陈,凡二十有五世,而秦灭之。濮罗归越賨滇麇麇𦬒蛮,皆𦬒分也。滇祖庄蹻,百濮𦬒蛮,或窜或怀世不绝也。
〈注〉𦬒谷野,以名加姓,附叙,史作附沮,大戴附祖氏,产穴熊,季𦬒即季连𦬒姓也。

匡王二年,麇人与百濮谋伐楚。
《春秋》不书。按《左传》:文公十六年秋八月,楚大饥,戎伐其西南,至于阜山,师于大林。又伐其东南,至于阳丘,以侵訾枝。庸人帅群蛮以叛楚,麇人率百濮聚于选,将伐楚。于是申息之北门不启。楚人谋徙于阪高,蔿贾曰:不可,我能往,寇亦能往。不如伐庸。夫麇与百濮,谓我饥,不能师,故伐我也。若我出师,必惧而归。百濮离居,将各走其邑,谁暇谋人。乃出师,旬有五日,百濮乃罢。

桓王二十年冬,楚伐绞罗人谋伐楚师。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二年冬,楚伐绞师,涉于彭。罗人欲伐之,使伯嘉谍之,三巡,数之。
〈注〉罗,熊姓国,在宜城县西山中,后徙南郡枝江县。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伯禹定荆州,季𦬒实居其地,生附叙,始封于熊,故其子为穴熊,荆楚名也。夏有楚狐父厥后鬻熊子者。师臣西伯成王时,熊氏畔,乃复封子绎于荆,居丹阳,是为楚。十七世,通祈周显号事,抑乃自称之。子赀迁郢。及魏为秦诈留子横,徙陈,凡二十有五世,而秦灭之。濮罗归越,賨滇麇麇𦬒蛮,皆𦬒分也。罗,熊析也。后亦入楚。
〈注〉𦬒谷野以名加姓,附叙,史作附沮,大戴附祖氏,产穴熊。季𦬒即季连𦬒姓也。

桓王二十一年春,楚屈瑕伐罗。
《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十三年,春,楚屈瑕伐罗,斗伯比送之还,谓其御曰:莫敖必败,举趾高,心不固矣,遂见楚子曰:必济师,楚子辞焉。入告夫人邓曼,邓曼曰:大夫其非众之谓,其谓君抚小民以信,训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莫敖狃于蒲骚之役,将自用也。必小罗,君若不镇抚,其不设备乎。夫固谓君训众而好镇抚之,召诸司而劝之,以令德见莫敖,而告诸天之不假易也。不然。夫岂不知楚师之尽行也。楚子使赖人追之,不及,莫敖使徇于师曰:谏者有刑,及鄢,乱次以济,遂无次,且不设备,及罗,罗与卢戎两军之,大败之,莫敖缢于荒谷,群帅囚于冶父,以听刑,楚子曰:孤之罪也。皆免之。

襄王十八年秋,楚人灭夔,以夔子归。
《春秋》:僖公二十六年。按《左传》:二十六年,夔子不祀祝融,与鬻熊,楚人让之,对曰:我先王熊挚有疾,鬼神弗赦,而自窜于夔,吾是以失楚,又何祀焉。秋,楚成得臣,斗宜申,帅师灭夔,以夔子归。
〈注〉夔楚,同姓国,今建平秭归县。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伯禹定荆州,季𦬒实居其地,生附叙,始封于熊,故其子为穴熊,荆楚名也。夏有楚狐父厥后鬻熊子者。师臣西伯成王时,熊氏畔,乃复封子绎于荆,居丹阳,是为楚十七世,通祈,周显号,事抑,乃自称之。子赀迁郢。及魏为秦诈留子横,徙陈,凡二十有五世,而秦灭之。濮罗归越賨滇麇麇𦬒蛮,皆𦬒分也。归是夔绎之适,昆挚以疾废于夔,亦并于楚。
〈注〉𦬒谷野以名加姓附叙,史作附沮,大戴附祖氏。产穴熊,季𦬒即季连也。《郑语注》挚乃绎元孙,有疾,自弃于夔,子孙有功,为夔子。

顷王二年,春,楚子伐麇。
《春秋》:文公十一年。按《左传》:十年秋,厥貉之会麇,子逃归。十一年春,楚子伐麇。成大心败,麇师于防渚。潘崇复伐麇,至于钖穴。
《路史》: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伯禹定荆州,季𦬒实居其地,生附叙,始封于熊,故其子为穴熊,荆楚名也。夏有楚狐父厥后鬻熊子者。师臣西伯成王时,熊氏畔,乃复封子绎于荆,居丹阳,是为楚十七世。通祈,周显号,事抑,乃自称之。子赀迁郢。及魏为秦诈留子横,徙陈,凡二十有五世,而秦灭之。濮罗归越賨滇麇麇𦬒蛮,皆𦬒分也。楚子取麋麇以国,其庶巳而取之。
〈注〉𦬒谷野以名加姓,附叙,史作附沮,大戴附祖氏。产熊穴,季𦬒即季连𦬒姓也。

《路史》:麇嬴国也,灭于楚。
匡王二年,麇人伐楚。
《春秋》不书。按《左传》:文公十六年秋八月,楚大饥,戎伐其西南,至于阜山,师于大林。又伐其东南,至于阳丘,以侵訾枝。庸人帅群蛮以叛楚,麇人率百濮聚于选,将伐楚。于是申息之北门不启。楚人谋徙于阪高,蔿贾曰:不可,我能往,寇亦能往。不如伐庸。夫麇与百濮,谓我饥,不能师,故伐我也。若我出师,必惧而归。百濮离居,将各走其邑,谁暇谋人。乃出师。旬有五日,百濮乃罢,自庐以往,振廪同食,次于句澨,使庐戢黎侵庸,及庸方城。庸人逐之,囚子扬窗,三宿而逸。曰庸师众,群蛮聚焉,不如复。大师且起,王卒合而后进。师叔曰:不可,姑又与之,遇以骄之,彼骄我怒,而后可克。先君鼢冒,所以服陉隰也。又与之遇,七遇皆北,唯裨鯈鱼人实逐之。庸人曰:楚不足与战矣。遂不设备。楚子乘驿会师于临品,分为二队,子越自石溪,子贝自仞,以伐庸。秦人巴人从楚师,群蛮从楚子盟,遂灭庸。

宗 賨

顷王四年夏,楚成嘉执宗子。
《春秋》不书。按《左传》:文公十二年,楚令尹大孙伯卒,成嘉为令尹,群舒叛楚,夏子孔执舒子及宗子,遂围巢。
《路史》:颛顼高阳氏,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伯禹定荆州,季𦬒实居其地,生附叙,始封于熊,故其子为穴熊,荆楚名也。夏有楚狐父厥后鬻熊子者。师臣西伯成王时,熊氏畔,乃复封子绎于荆,居丹阳,是为楚十七世。通祈,周显号,事抑,乃自称之。子赀迁郢,及魏为秦诈留子横,徙陈,凡二十有五世,而秦灭之。濮罗归越賨滇麇穈𦬒蛮,皆𦬒分也。归是夔,賨是宗,绎之,适昆挚以疾废于夔,亦并于楚。
〈注〉𦬒谷野以名加姓附叙,史作附沮,大戴附祖氏。产熊穴,季𦬒即季连𦬒姓也。

楚若敖娶于郧。按《左传》:宣公四年初,若敖娶于郧,生斗伯比,若敖卒,从其母畜于郧,淫于郧子之女,生子文焉。郧夫人使弃诸梦中,虎乳之,郧子田,见之,惧而归。夫人以告,遂使收之,楚人谓乳谷,谓虎于菟,故命之曰斗谷于菟,以其女妻伯比,实为令尹子文。
《路史》:郧,嬴国也,灭于楚。

惠王二十二年秋八月,楚人灭弦,弦子奔黄。
《春秋》:僖公五年。按《左传》:五年秋,楚斗谷于菟灭弦,弦子奔黄,于是江,黄,道,柏,方睦于齐,皆弦姻也。弦子恃之而不事楚,又不设备,故亡。
〈注〉弦国,在弋阳县东南。

《路史》:弦,嬴国也,灭于楚。

桓王十五年夏,谷伯绥,朝于鲁。
《春秋》:桓公七年。按《左传》:七年,春,谷伯,来朝,名,贱之也。
〈注〉辟陋小国,贱之,礼不足,故书名以春来夏,乃行朝礼,故经书夏。

《路史》:谷,嬴国也,入于齐。

襄王七年秋七月,齐师、曹师伐厉。
《春秋》:僖公十五年。按《左传》:十五年,春,楚人伐徐,徐即诸夏故也。三月,盟于牡丘,寻葵丘之盟,且救徐也。孟穆伯帅师,及诸侯之师救徐,诸侯次于匡以待之。秋,伐厉,以救徐也。
《史记·五帝本纪》注:帝王世纪云: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女,登为少典妃,游华阳,有神龙首,感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有圣德,以火德王,故号炎帝。初都陈,又徙鲁。又曰魁隗氏,又曰连山氏,又曰列山氏。括地志云:厉山在随州随县北百里,山东有石穴。曰神农生于厉乡,所谓列山氏也。春秋时为厉国。
襄王八年,夏齐伐厉。
《春秋》不书。按《左传》:僖公十六年夏,齐伐厉,不克,救徐而还。

惠王十七年春正月,齐人迁阳。
《春秋》:闵公二年。
〈注〉阳,国名,盖齐人逼徙之。

《路史》:汤封少康之后于杞,以郊禹后。分之曹东之偻,是为东偻。生西楼公。周兴,求后,得东楼公,复之杞,为二后。九世,成公迁缘陵。又十一世,简公而灭于楚。弟佗奔鲁,受爵为侯,有封于阳,其后去鲁之沛,分沛立谯。

桓王七年秋,宋人,卫人,入郑。宋人,蔡人,卫人,伐戴,郑伯伐,取之。
《春秋》:隐公十年。按《左传》:九年,宋公不王,郑伯为王左卿士,以王命讨之。冬,公会齐侯于防,谋伐宋也。十年夏六月,戊申,公会齐侯,郑伯,于老桃,壬戌,公败宋师于菅,庚午,郑师入郜,辛未,归于我,庚辰,郑师入防,辛巳,归于我。蔡人,卫人,郕人,不会王命。秋,七月,郑师入郊,犹在郊,宋人,卫人,入郑,蔡人从之,伐戴,八月,壬戌,郑伯围戴,癸亥,克之,取三师焉。宋卫既入郑,而以伐戴召蔡人,蔡人怒,故不和而败。
〈注〉三国之军在戴,故郑伯合围之。

《路史》:武王封帝乙之元子、微子、启邦之宋,尹东夏为周客,三十有二世,君偃不道,齐魏楚戮而三析之。其支于戴者郑取之。
〈注〉隐十五年,郑伯伐取戴附庸,不言灭姓,书戴公后以谥为氏。

穆王十二年,毛公班、共公利、逢公固帅师从王伐犬戎。
《竹书纪年》云云。

灵王二十年夏,鲁取邿。
《春秋》:襄公十三年。按《左传》:十三年夏,邿乱,分为三师救邿,遂取之。
〈注〉任城亢父县有邿城亭。

平王封秦仲少子于梁。
《路史》:非子五世襄公,勤于平王,锡之岐丰,以为侯王。功秦仲既国,襄而复录其少子康,使有夏阳,为梁伯秦溘之。
〈注〉此乃少梁,又西魏赐梁禦为纥豆陵氏,至隋而复。

桓王十七年秋,虢仲,芮伯,梁伯,荀侯,贾伯,伐曲沃。按《春秋》不书。按《左传》:桓公九年秋,虢仲,芮伯,梁伯,荀侯,伐曲沃。
惠王二十三年春,晋公子夷吾奔梁。
《春秋》不书。按《左传》:僖公六年,春,晋侯使贾华伐屈,夷吾不能守,盟而行,将奔狄,郤芮曰:后出同走,罪也。不如之梁,梁近秦而幸焉。乃之梁。惠公之在梁也。梁伯妻之,梁嬴孕过期,卜招父与其子卜之,其子曰:将生一男一女,招曰:然,男为人臣,女为人妾,故名男曰圉,女曰妾,及子圉西质,妾为宦女焉。
襄王十年,秦取梁新里。
《春秋》不书。按《左传》:僖公十八年,梁伯益其国而不能实也。命曰新里,秦取之。
襄王十一年冬,梁亡。
《春秋》:僖公十九年。按《左传》:十九年冬,梁亡,不书其主,自取之也。初,梁伯好土功,亟城而弗处,民罢而弗堪,则曰:某寇将至,乃沟公宫。曰:秦将袭我,民惧而溃,秦遂取梁。

襄王九年夏,鲁灭项。
《春秋》:僖公十七年。按《左传》:十七年夏,师灭项,淮之会,公有诸侯之事,未归而取项,齐人以为讨而止公。

周嬴姓之国有谭伯。
《诗经·小雅》:有饛簋飧,有救棘七,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视,眷言顾之,潸焉出涕,小东大东,杼柚其空,纠纠葛屦,可以履霜,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来,使我心疚,有冽氿泉,无浸穫薪,契契寤叹,哀我惮人,薪是穫薪,尚可载也,哀我惮人,亦可息也,东人之子,职劳不来,西人之子,粲粲衣服,舟人之子,熊罴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试,或以其酒,不以其浆,鞙鞙佩璲,不以其长,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有救天毕,载施之行,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维南有箕,载翕其舌,维北有斗,西柄之揭。
〈朱注〉东国困于役而伤于财,谭大夫作此,以告病。

襄王十六年,翟人诛谭伯。
《春秋》不书。
《史记·周本纪》:王德翟人,将以其女为后。富辰谏曰:平、桓、庄、惠皆受郑劳,王弃亲亲翟,不可从。不听。十六年,王绌翟后,翟人诛,杀谭伯。
〈注〉唐固曰:谭伯,周大夫原伯、毛伯也。索隐曰按:国语亦云杀谭伯,而左传太叔之难,获周公忌父、原伯、毛伯,唐固据传文读谭为原,然春秋有谭,何妨此时亦仕王朝,预获被杀。国语既云杀谭伯,故太史公依之,不从左传说也。

庄王十四年冬十月,齐师伐谭,谭子奔莒。
《春秋》:庄公十年。按《左传》:齐侯之出也。过谭,谭不礼焉。及其入也。诸侯皆贺,谭又不至,十年冬,齐师灭谭,谭无礼也。谭子奔莒,同盟故也。
〈注〉谭国在济南平陵县西南。

武王以苏子为司寇。
《书经》:立政,周公若曰:太史,司寇,苏公,式敬尔由狱,以长我王国,兹式有慎,以列用中罚。
《左传》:成公十一年,刘子单子曰:昔周克商,使诸侯抚封,苏忿生以温为司寇,与谭伯达封于河,苏氏即狄,又不能于狄,而奔卫。
惠王二年秋,苏子奉王子颓奔卫。
《春秋》不书。按《左传》:初,王姚嬖于庄王,生子颓,子颓有宠,蔿国为之师,及惠王即位,取蔿国之圃以为囿,边之宫,近于王宫,王取之,王夺子禽,祝跪,与詹父田,而收膳夫之秩,故蔿国,边伯,石速,詹父,子禽,祝跪,作乱,因苏氏。庄公十九年秋,五大夫奉子颓以伐王,不克,出奔温,苏子奉子颓以奔卫,卫师,燕师,伐周。按《史记·周本纪》:惠王二年。初,庄王嬖姬姚,生子颓,颓有宠。及惠王即位,夺其大臣园以为囿,故大夫边伯等五人作乱,谋召燕、卫师,伐惠王。惠王奔温。
襄王二年春,狄灭温,温子奔卫。
《春秋》:僖公十年。按《左传》:十年,春,狄灭温,苏子无信也。苏子叛王即狄,又不能干狄,狄人伐之,王不救,故灭,苏子奔卫。
〈注〉国于温,故曰温,子叛王事在庄十九年。〈疏〉国名为苏,所都之邑名为温,故苏温递见于经。

顷王二年秋七月,鲁侯及苏子盟于女栗。
《春秋》:文公十年。按《左传》:十年秋七月,及苏子盟于女栗。顷王立故也。
〈注〉僖十年,狄灭,温苏子奔卫,今复见盖王复之
檀。
武王封檀伯于河内。
《左传》:成公十一年,刘子单子曰:昔周克商,使诸侯抚封,苏忿生以温为司寇,与檀伯达封于河。
〈注〉苏忿生,周武王司寇苏公也。与檀伯达俱封于河内。

周畿内诸侯有南国。按《路史》:禹后分封有有南氏,有南以二臣势均争权而分。后有南仲翊,宣王以中与。
〈注〉辨證云:汤八世孙盘庚妃姜氏,梦赤龙入怀,孕十二月,生子,手把南字。长荆州,号南赤龙。生条孙仲为纣将,平猃狁。南宫括为文王臣,封南阳侯。生邵,成王司马,封白水侯。生宫,宣王时南阳侯。生伯,庄王上大夫。南季聘鲁,宜宫之子云。

平王五十年夏,鲁无骇帅师入极。
《春秋》:隐公二年。按《左传》:二年夏,司空无骇入极,费庈父胜之。
〈注〉极,附庸小国。

平王五十年夏五月,莒人入向。
《春秋》:隐公二年。按《左传》:莒子娶于向,向姜不安莒而归,二年夏,莒人入向,以姜氏还。
〈林注〉姜向,女姓不安莒者。琴瑟不和,故不安于莒,而归其父母之国。莒怒其妻,而入其父母之国以其归小国也。谯国龙亢县东南,有向城。

惠王十三年秋七月,齐人降鄣。
《春秋》:庄公三十年。
〈注〉鄣纪,附庸国。东平无盐县东北,有鄣城,小国,孤危,不能自固。盖齐遥以兵威胁,使降附。

于馀丘

庄王五年夏,鲁公子庆父帅师伐于馀丘。
《春秋》:庄公二年。
〈注〉于馀丘,国名也。

简王元年,鲁取鄟。
《春秋》:成公六年。按《左传》:六年春二月,取鄟言易也。

颛臾

周有颛臾为鲁附庸。
《左传》:僖公二十一年,任,宿,须句,颛臾,风姓也。实司太皞与有济之祀。
《路史》:黄帝应代,有风后为之相,因八卦,说九宫,以安营垒次,定万民之竁。黄帝灭蚩尤,徽猷多本于后,尤北复以其轻剿其馀于辋谷。人赖其利,遂世祀之,是为金山之神。谡封其后于任,锡之己姓,黄帝之后任己实归。其在唐虞,俱有封土,书缺不见。夏后氏之初,封之庖为姒姓。遾周之兴,武王复其后于宿。后有密宿,须句,颛臾邑于泲上,实典太昊之祀,以为东蒙主。是以季氏将伐颛臾,而孔子伤之。

武王伐纣,髳人从师。
《书经·牧誓》: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

武王伐纣,微人从师。
《书经》:牧誓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

景王十五年秋,八月,晋人灭肥。
《春秋》:昭公十二年。按《左传》:十二年夏,晋荀吴伪会齐师者,假道于鲜虞,遂入昔阳,秋,八月,壬午,灭肥,以肥子皋绵归。
〈注〉肥,白狄也。皋绵,其君名。钜鹿下曲阳县西南北,有肥累城。

襄王二十一年春,介葛卢朝于鲁。冬,介葛卢来。按《春秋》:僖公二十九年。按《左传》:二十九年,春,介葛卢来朝,舍于昌衍之上,公在会,馈之刍米。冬,介葛卢来,以未见公,故复来朝,礼之,加燕好,介葛卢闻牛鸣。曰:是生三牺,皆用之矣,其音云,问之而信。
〈注〉介,东夷国也。在城阳黔陬县。葛卢,介君名也。不称朝,不见公,且不能行朝礼。虽不见公,国宾礼之。故书。

襄王二十二年秋,介人侵萧。
《春秋》:僖公三十年。

桓王二十三年夏,邾人、牟人、葛人朝于鲁。
《春秋》:桓公十五年。
〈注〉三人皆附庸之世子也。其君应称名,故其子降称人。

惠王二十二年夏,公孙兹如牟。
《春秋》:僖公五年。按《左传》:五年夏,公孙兹如牟,娶焉。
〈注〉叔孙戴伯娶干牟,卿非君命,不越竟。故奉公命
聘于牟,因自为逆。

根牟

定王七年秋,取根牟。
《春秋》:宣公九年。
〈注〉根牟,东夷国也。今琅邪阳都县东,有牟乡。

《路史》:帝颛顼高阳氏,姬姓,取胜奔氏,曰娽。生伯称,卷章,季禺三人。卷章取梎水氏,曰娇,生犁及回。回食于吴,是曰吴回。生陆终,取鬼方氏,曰嬇𣎜。三年,生子六人,曰樊,曰惠连,曰篯,曰求言,曰晏安,曰季连。晏安封,为姓。朱娄驺绎倪莒小朱,根牟皆分也。根牟者,牟也。鲁取之。

钟吾

敬王五年,吴公子烛庸奔钟吾。
《春秋》不书。按《左传》:昭公十七年春,吴公子光弑王阖庐。公子烛庸奔钟吾。
〈注〉钟吾,小国。

不羹

景王十四年冬十二月,楚子城不羹。
《春秋》不书。按《左传》:昭公十一年冬十二月,楚子城陈蔡不羹。
〈注〉襄城县东南有不羹城,定陵西北有不羹亭。羹旧音郎。《汉书·地理志》作更字。

《路史》:皋陶有子三人,长伯翳,次仲甄,次封偃,为偃姓。伯翳封费,生大廉,若木,恩成。大廉事夏后启,为鸟俗氏,后有孟亏,仲衍。孟亏能帅翳者,作土于萧。仲衍臣商太戊,其裔胥戎轩内郦山氏。生仲潏。仲潏生处父,处父健步,是为蜚廉。生革暨季胜,革五世曰非子孝,王封之秦谷,使复嬴氏。五世,襄公勤于平王,锡之岐丰,以为侯王。功秦仲既国襄,而复录其少子康,使有夏阳,为梁伯。秦溘之,其食于运者,为运氏。寻衙汪良菟裘不羹灌东,东闾修鱼檴里密,如高陵附庸氏也。

无终

灵王三年冬,无终子使孟乐如晋。
《春秋》不书。按《左传》:襄公四年冬,无终子嘉父使孟乐如晋,因魏庄子纳虎豹之皮,以请和诸戎,晋侯曰:戎狄无亲而贪,不如伐之,魏绛曰:诸侯新服,陈新来和,将观于我,我德则睦,否则携贰,劳师于戎,而楚伐陈,必弗能救,是弃陈也。诸华必叛,戎禽兽也。获戎失华,无乃不可乎,夏训有之曰:有穷后羿,公曰:后羿何如,对曰: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锄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恃其射也。不修民事,而淫于原兽,弃武罗,伯因,熊髡,尨圉,而用寒浞,寒浞,伯明氏之谗子弟也。伯明后寒弃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为己相,浞行媚于内,而施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树之诈慝,以取其国家,外内咸服,羿犹不悛,将归自田,家众杀而亨之,以食其子,不忍食诸,死于穷门,靡奔有鬲氏,浞因羿室,生浇及豷,恃其谗慝诈伪而不德于民,使浇用师,灭斟灌及斟寻氏,处浇于过,处豷于戈,靡自有鬲氏,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后杼灭豷于戈,有穷由是遂亡,失人故也。昔周辛甲之为大史也。命百官,官箴王阙,于虞人之箴曰:芒芒禹迹,昼为九州,经启九道,民有寝庙,兽有茂草,各有攸处,德用不扰,在帝夷羿,冒于原兽,忘其国恤,而思其麀牡,武不可重,用不恢于夏家,兽臣司原,敢告仆夫,虞箴如是,可不惩乎,于是晋侯好田,故魏绛及之,公曰:然则莫如和戎乎,对曰:和戎有五利焉。戎狄荐居,贵货易土,土可贾焉。一也。边鄙不耸,民狎其野,穑人成功,二也。戎狄事晋,四邻振动,诸侯威怀,三也。以德绥戎,师徒不勤,甲兵不顿,四也。鉴于后羿,而用德度,远至迩安,五也。君其图之,公说,使魏绛盟诸戎,修民事,田以时。
景王四年夏六月,晋荀吴败无终于大卤。
《春秋》:昭公元年。按《左传》:元年夏六月,晋中行穆子败无终及群狄于大原,崇卒也。将战,魏舒曰:彼徒我车,所遇又阨,以什共车,必克,困诸阨,又克,请皆卒,自我始,乃毁车以为行,五乘为三伍,荀吴之嬖人不肯即卒,斩以徇,为五陈以相离,两于前,伍于后,专为右角,参为左角,偏为前拒,以诱之,翟人笑之,未陈而薄之,大败之。

景王二十四年,冬鼓叛晋。
《春秋》不书。按《左传》:昭公二十一年冬,公如晋,及河鼓叛晋,晋将伐鲜虞,鼓辞公。
景王二十五年夏六月,晋灭鼓。
《春秋》不书。按《左传》:晋之取鼓也。既献而反鼓子焉。又叛于鲜虞,昭公二十二年夏六月,荀吴略东阳,使师伪籴者,负甲以息于昔阳之门外,遂袭鼓灭之,以鼓子鸢鞮归,使涉佗守之。
《国语》:中行穆子率师伐翟,围鼓。鼓人或请以城畔;穆子不受,军吏曰:可无劳师而得城,子何不为。穆子曰:非事君之礼也。夫以城来者,必将求利于我。夫守而二心,奸之大者也;赏善伐奸,国之宪法也。许而弗予,失吾信也;若其予之,赏大奸也。奸而盈禄,善将若何。且夫翟之憾者以城来盈愿,晋岂其无。是我以鼓教吾边鄙贰也。夫事君者,量力而进,不能则退,不以安贾贰。令军吏呼城,儆将攻之,未傅而鼓降。 中行伯既克鼓,以鼓子宛支来。令鼓人各复其所,非寮勿从。鼓子之臣曰夙沙釐,以其孥行,军吏执之,辞曰:我君是事,非事土也。名曰君臣,岂曰土臣。今君实迁,臣何赖于鼓。穆子召之,曰:鼓有君矣,尔止事君,吾定而禄爵。对曰:臣委质于翟之鼓,未委质于晋之鼓也。臣闻之,委质为臣,无有二心,委质而策死,古之法也。君有烈名,臣无畔质。敢即私利以烦司寇而乱旧法,其若不虞何。穆子叹而谓其左右曰:吾何德之务而有是臣也。乃使行。既献,言于顷公,与鼓子田于河阴,使夙沙釐相之。

廧咎如

定王十九年秋,晋郤克,卫孙良夫,伐廧咎如。
《春秋》:成公三年。按《左传》:三年秋,晋郤克,卫孙良夫,伐廧咎如,讨赤狄之馀焉。廧咎如溃,上失民也。

鄋瞒

顷王三年冬十一月,叔孙得臣败鄋瞒于咸。
《春秋》:文公十一年。按《左传》:十一年秋,鄋瞒侵齐,遂伐我,公卜使叔孙得臣追之,吉侯叔,夏御庄叔绵房甥,为右富父,终甥驷乘。冬十月甲午,败狄于咸,获长狄侨如富父终甥,舂其喉以戈杀之,埋其首于子驹之门,以命宣伯。初,宋武公之世鄋瞒伐宋,司徒皇父帅师禦之,耏斑御皇父,充石公子谷甥,为右司寇,牛父驷乘以败狄于长丘,获长狄,缘斯皇父之二子死焉。宋公于是以门赏耏斑,使食其征,谓之耏门。晋之灭潞也,获侨如之弟焚如。齐襄公之二年。鄋瞒伐齐,齐王子成父获其弟荣如,埋其首于周首之北门。卫人获其季弟简如,鄋瞒由是遂亡。
〈注〉鄋瞒,狄国名,防风之后,漆姓,北方长狄国也。在夏为防风氏,殷为汪芒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