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皇孙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宫闱典

 第八十卷目录

 皇孙部汇考
  晋〈总一则〉
  南齐〈武帝永明一则〉
  梁〈武帝天监一则 中大通一则〉
  陈〈文帝天康一则 宣帝太建一则〉
  北魏〈太武帝太平真君一则 正平一则〉
  北周〈武帝建德一则〉
  隋〈文帝开皇三则 炀帝大业一则〉
  唐〈中宗嗣圣二则 元宗开元一则〉
  辽〈太祖神册一则 道宗太康二则〉
  宋〈光宗绍熙一则〉
  金〈世宗大定二则〉
  元〈世祖至元六则〉
  明〈太祖洪武三则 成祖二则 神宗万历一则〉
 皇孙部艺文
  皇孙生请布泽疏      晋郭璞
  皇孙诞育上表       宋鲍照
  征北世子诞育上表      前人
  贺皇孙诞生疏      明叶向高
 皇孙部纪事
 皇孙部杂录

宫闱典第八十卷

皇孙部汇考

晋制:皇孙绿盖车,并驾三,左右騑。
《晋书·舆服志》云云。

南齐

武帝永明五年,尚书令议皇孙、南郡王冠礼。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礼志》:永明五年十月,有司奏:南郡王昭业冠,求仪注未有前准。尚书令王俭议:皇孙冠事,历代所无。礼虽有嫡子嫡孙,然而地居正体,下及五世。今南郡王体自储晖,实惟国裔,元服之典,宜异列蕃。案《士冠礼》主人元冠朝服,宾加其冠,赞者结缨。郑元云主人,冠者之父兄也。寻其言父及兄,则明祖在,父不为主也。《大戴礼记·公冠篇》云公冠自为主,四加元冕,以卿为宾。此则继体之君及帝之庶子不得称子者也。《小戴礼记·冠义》云冠于阼,以著代也。醮于客位,三加弥尊,加有成也。注称嫡子冠于阼,庶子冠于房。《记》又云古者重冠,故行之于庙,所以自卑而尊先祖也。据此而言,弥与郑注《仪礼》相会。是故中朝以来,太子冠则皇帝临轩,司徒加冠,光禄赞冠。诸王则郎中加冠,中尉赞冠。今同于储皇则重,依于诸王则轻。又《春秋》之义,不以父命辞王父命。《礼》父在斯为子,君在斯为臣。皇太子居臣子之节,无专用之道。南郡虽处蕃国,非支庶之列,宜禀天朝之命,微申冠阼之礼。晋武帝诏称汉、魏遣使冠诸王,非古正典。此盖谓庶子封王,合依公冠自主之义,至于国之长孙,遣使惟允。宜使太常持节加冠,大鸿胪为赞;醮酒之仪,亦归二卿;祝醮之辞,附准经记,别更撰立,不依蕃国常体。国官陪位拜贺,自依旧章。其日内外二品清官以上,诣止车集贺,并诣东宫南门通笺。别日上礼,宫臣亦诣门称贺,如上台之仪。既冠后,剋日谒庙,以弘尊祖之义。此既大典,宜通关八座丞郎并下二学详议。仆射王奂等十四人议并同,并撰立赞冠、醮酒二辞。诏可。祝辞曰:皇帝使给事中、太常、武安侯萧惠基加南郡王冠。祝曰:筮日筮宾,肇加元服。弃尔幼志,从厥成德。亲贤使能,克隆景福。醮酒辞曰:旨酒既清,嘉荐既盈。兄弟具在,淑慎仪刑。永届眉寿,于穆斯宁。

武帝天监九年,诏太子及王侯子悉就成均入学。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九年春三月乙未,诏曰:王子从学,著自礼经,贵游咸在,实惟前诰,所以式广义方,克隆教道。今成均大启,元良齿让,自斯以降,并宜隶业。皇太子及王侯之子,年在从师者,可令入学。
中大通四年春正月庚午,立嫡皇孙大器为宣城郡王。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文帝天康元年夏四月乙卯,皇孙至泽生,在位文武赐绢帛各有差,为父后者赐爵一级。
《陈书·文帝本纪》云云。
宣帝太建五年春三月己丑,皇孙引生,内外文武赐帛各有差,为父后者爵一级。
《陈书·宣帝本纪》云云。按《吴兴王引传》:吴兴王引,字承业,后主长子也。太建五年二月乙丑生于东宫,母孙姬因产卒,沈皇后哀而养之,以为己子。时后主年长,未有后嗣,高宗因命以为嫡孙,其日下诏曰:皇孙初诞,国祚方熙,思与群臣,共同斯庆,内外文武赐帛各有差,为父后者赐爵一级。

北魏

太武帝太平真君元年六月丁丑,皇孙浚生,大赦,改元。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
正平元年十二月丁丑,封皇孙浚为高阳王。寻以皇孙世嫡,不宜在藩,乃止。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按《文成帝本纪》:高宗文成皇帝,讳浚,恭宗景穆皇帝之长子也。母曰闾氏。真君元年六月生于东宫。帝少聪达,世祖爱之,常置左右,号世嫡皇孙。年五岁,世祖北巡,帝从在后,逢贼帅桎一奴欲加其罚。帝谓之曰:奴今遭我,汝宜释之。帅奉命解缚。世祖闻之,曰:此儿虽小,欲以天子自处。意奇之。既长,风格异常,每有大政,常参决可否。正平二年十月戊申,即皇帝位于永安前殿,大赦,改年。

北周

武帝建德二年六月壬子,皇孙衍生,文武官普加一阶。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文帝开皇十年春正月乙未,以皇孙昭为河南王,楷为华阳王。
《隋书·文帝本纪》云云。
开皇十三年二月己卯,立皇孙暕为豫章王。
《隋书·文帝本纪》云云。
开皇十六年春正月丁亥,以皇孙裕为平原王,筠为安成王,嶷为安平王,恪为襄城王,该为高阳王,韶为建安王,煚为颍川王。
《隋书·文帝本纪》云云。
炀帝大业二年八月辛卯,封皇孙倓为燕王,侗为越王,侑为代王。
《隋书·文帝本纪》云云。

中宗嗣圣七年九月,降皇太子为皇孙。〈即武后天授元年〉《唐书·武后本纪》云云。
嗣圣十年腊月丁卯,降封皇孙成器为寿春郡王。〈即武后长寿二年〉
《唐书·武后本纪》云云。
元宗开元二十八年九月庚辰,封皇孙俶等十九人为郡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太祖神册三年十二月甲子,皇孙隈欲生。
《辽史·太祖本纪》云云。
道宗太康元年,皇孙延禧生。
《辽史·道宗本纪》:太康元年闰月庚戌,皇孙延禧生。五月甲子,赐妃之亲及东宫僚属爵有差。
太康六年三月庚寅,封皇孙延禧为梁王。秋七月癸未,为皇孙梁王延禧设旗鼓拽刺六人卫护之。按《辽史·道宗本纪》云云。按《天祚皇帝本纪》:天祚皇帝,讳延禧,字延宁,小字阿果。道宗之孙,父顺宗大孝顺圣皇帝,母贞顺皇后萧氏。太康元年生。六岁封梁王,加守太尉,兼中书令。后三年,进封燕国王。大安七年,总北南院枢密使事,加尚书令,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寿隆七年正月甲戌,道宗崩,奉遗诏。即皇帝位。

光宗绍熙四年春二月甲戌,皇孙生。
《宋史·光宗本纪》云云。

世宗大定二十三年十月庚戌,幸东宫,赐皇孙吾都补洗儿礼。
《金史·世宗本纪》云云。
大定二十五年十二月戊午,以皇孙金源郡王麻达葛判大兴尹,进封原王。
《金史·世宗本纪》云云。

世祖至元二十二年春二月己酉,为皇孙阿难荅立衍福司,职四品,使、同知、副使各一员。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五年,命皇孙出镇云南及抚军北征之任。按《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五年二月壬午,命皇孙云南王也先铁木儿帅兵镇大理等处。四月甲申,诏皇孙抚诸军讨叛王火鲁火孙、合丹秃鲁干。五月己丑,以左右怯薛卫士及汉军五千三百人从皇孙北征。六月壬申,命诸王怯怜口及扈从臣,转米以馈将士之从皇孙者。
至元二十六年,罢皇孙按摊不花所设断事官。按《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七年冬十月壬申,封皇孙甘麻剌为梁王,赐金印,出镇云南。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九年,中书省请给皇孙晋王印。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九年十二月庚寅,中书省臣言:皇孙晋王甘麻剌昔镇云南,给梁王印,今进封晋王,请给晋王印。
至元三十年夏四月己亥,皇孙晋王位立内史府。六月乙巳,以皇太子宝授皇孙铁木耳。秋七月己未,诏皇曾孙松山出镇云南,以皇孙梁王印赐之。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太祖洪武七年十月己未,皇长孙雄英生。
《大政纪》云云。
洪武十年十一月己卯,皇孙允炆生。
《大政纪》云云。
洪武二十九年十月甲寅,皇曾孙文煃生。
《大政纪》:洪武二十九年十月甲寅,皇曾孙文煃生,上以十月数终,又生于晦日,敕内庭勿贺。
成祖永乐五年,诏皇长孙出阁就学。
《大政纪》:永乐五年四月,皇长孙出阁就学,群臣称贺。召太子少师姚广孝等,以尽心开导谕之。谕曰:人于学问,当以先入之言为主。朕长孙天资明睿,尔等宜尽心开导。凡经词所载孝弟仁义,与夫帝王大训,可以经纶天下者,日与讲说,浸渍之久,涵养之深,则德性纯而器识广,他日所资甚大。不必如儒生,绎章句,工文词为能也。
永乐六年,敕文武大臣,辅导皇长孙。
《大政纪》:永乐六年十一月甲寅,敕文武大臣辅导皇长孙。命丘福、蹇义、金忠、胡广、黄淮、杨荣、杨士奇、金幼孜及洗马姚友直等辅导。仍赐敕谕曰:朕嫡长孙,天章日表,玉质龙姿,孝友英明,宽仁大度。年未一纪,体具志宁,动必中规,言必合道,好学之笃,夙夜孜孜,日诵万言,必领要意。朕尝试之以事,辄能裁决得中。斯实宗社之灵,上天赐庆,笃生异质,以福祐天下,而基命于无穷。然宏材之建,必由匠氏之功。圭瓒之成,必假琢磨之力。卿等皆茂简德意,职辅东宫。东宫之子,必资兼弼,宜协心同志辅导,于我推广仁义道德之源,开三王之典,与我太祖高皇帝之大经大法,凡创业守成之难,生民稼穑之事,朝夕讲论,以涵养本源,恢弘智量,充其盛大之器,以为宗社生民之福,国家有无穷之休,卿等亦有无穷之闻。钦哉。
神宗万历三十三年,元孙生。
《明通纪》:万历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四日,皇太子第一子生,上喜得元孙,谕礼部尊皇太子生母恭妃王氏为皇贵妃,皇太子正宫封妃,馀皆才人。

皇孙部艺文

《皇孙生请布泽疏》晋·郭璞

有道之君未尝不以危自持,乱世之主未尝不以安自居。故存而不忘亡者,三代之所以兴也;亡而自以为存者,三季之所以废也。是以古之令主开纳忠谠,以弼其违;摽显功直,用攻其失。至乃闻一善则拜,见规诫则惧。何者。盖不私其身,处天下以至公也。臣窃惟陛下符运至著,勋业至大,而中兴之祚不隆、圣敬之风未跻者,殆由法令太明,刑教太峻。故水至清则无鱼,政至察则众乖,此自然之势也。臣去春启事,以囹圄充斥,阴阳不和,推之卦理,宜因郊祀作赦,以荡涤瑕秽。不然,将来必有愆阳苦雨之灾,崩震薄蚀之变,狂狡蠢戾之妖。其后月馀,日果薄斗。去秋以来,诸郡并有暴雨,水皆洪潦,岁用无年。适闻吴兴复欲有搆妄者,咎徵渐成,臣甚恶之。顷者以来,役赋转重,狱犴日结,百姓困扰,甘乱者多,小人愚崄,共相扇惑。虽势无所至,然不可不虑。按洪范传,君道亏则日蚀,人愤怨则水涌溢,阴气积则下代上。此微理潜应已著实于事者也。假令臣遂不幸谬中,必贻陛下侧席之忧。今皇孙载育,天固灵基,黔首颙颙,实望惠润。又岁涉午位,金家所忌。宜于此时崇恩布泽,则火气潜消,灾谴不生矣。陛下上筹天意,下顺物情,可因皇孙之庆大赦天下。然后明罚敕法,以肃理官,克厌天心,慰塞人事,兆庶幸甚,祯祥必臻矣。今臣所陈,暂而省之,或未允圣旨;久而寻之,终亮臣诚。若所启上合,愿陛下勿以臣身废臣之言。臣言无隐,而陛下纳之,适所以显君明臣直之义耳。

《皇孙诞育上表》宋·鲍照

兼郎中令侍郎臣照言,伏承东储积庆,皇孙诞育,国启昌期,民迎福运。台禁称祉,井庐相贺。伏惟圣怀,载深鸿愈,不任下情。谨诣阁上表以闻。

《征北世子诞育上表》前人

臣等言,臣闻本枝无疆,布诸前典。众多弥贵,信之华封。故德积则庆深,业昌则祚广。伏承王子,以中气正月,钟灵纳和,诞躬紫阁,膺祚朱绂,弧矢夙陈,圭璋攸觌,云光丽辉,岩泽昭采,嘉祥爰孚,柔颜载晬。凡在氓隶,莫不忭悦。臣沾恩踰物,庆倍自中,不胜殊欢溢喜。谨奉表以闻。

《贺皇孙诞生疏》明·叶向高

臣等近接邸报,伏睹敕下礼部,万历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戌时,皇太子第一子生。臣等躬逢大庆,不胜欢跃。窃惟圣神有作,功与德以并隆,祚嗣克昌,子因孙而益衍。故螽斯麟趾,式昭有道之长。而鹤禁龙楼,载笃无疆之庆。眷此文孙之诞育,益占帝历之绵延。恭遇我皇上,深仁必世,骏烈同天。长乐尊崇,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承华垂裕。惟咸正罔缺,而启后人。多福多寿而多男,三应华封之祝。重轮重辉而重润,两看离照之明。爰自元良册立以来,以至大婚礼成之后,青宫元圃,陶成玉裕之姿。瑜佩钿函,嗣播葛累之响。属皇天之笃祜,肆宗社之垂休。适当长至之期,有此元孙之庆,黄钟和六琯,一阳来复于斯时。紫气满千门,庶汇腾欢于此日。在皇上则子而有子,固熙朝间值之嘉祥。在圣母则孙下见孙,尤振古希逢之盛事。况庆源远浚,慈闱之花甲初周。而少海常澄,奕世之银潢未艾。凡有血气,孰不欢呼。臣等职列留京,情悬魏阙。五云天远,每翘首于凫趋。万叶祚长,欲斋心而燕贺。追惟元子诞生之日,曾于诏书未到之先,虔集群工,恭陈微悃。兹敬循乎旧典,庶仰答于洪休。盖茂发孙枝,实九庙神灵之显祐。而欣逢帝祉,乃万方臣子之同情。伏愿益顺欢心,旁流秽泽,迓天休滋,至匪独乐于己,而同乐于民。贻哲命初生,以远垂于孙,如近垂于子,则鸿基燕翼,侈锡嗣于周京。而甲观画堂,陋钟祥于汉代。此实圣谟之所素裕,而亦愚臣等不胜惓惓者也。

皇孙部纪事

《小名录》:成帝,名鷔,元帝之子。以宣帝之世,生于甲观画堂,号曰世嫡皇孙。帝爱之,因曰太孙。常置左右。《独断》:绿车,名曰皇孙车。天子孙乘之以从。
《魏书·太武帝本纪》:太平真君十一年十二月甲申,义隆使献百牢,贡其方物,又请进女于皇孙以求和好。帝以师婚非礼,许和而不许婚,使散骑侍郎夏侯野报之。诏皇孙为书致马通问焉。
《刘尼传》:尼代人也少壮健,有膂力,勇果善射,世祖见而善之,拜羽林中郎,加振威将军。宗爱既杀南安王余于东庙,秘之,唯尼知状。尼劝爱立高宗。爱自以负罪于景穆,闻而惊曰:君大痴人,皇孙若立,岂忘正平时事乎。尼曰:若尔,今欲立谁。爱曰:待还宫,擢诸王子贤者而立之。尼惧其有变,密以状告殿中尚书源贺,贺时与尼俱典兵宿卫。仍共南部尚书陆丽谋曰:宗爱既立南安,还复杀之。今不能奉戴皇孙,以顺民望,社稷危矣。将欲如何。丽曰:惟有密奉皇孙耳。于是贺与尚书长孙渴侯严兵守卫,尼与丽迎高宗于苑中。丽抱高宗于马上,入京城。尼驰还东庙,大呼曰:宗爱杀南安王,大逆不道。皇孙已登大位,有诏,宿卫之士皆可还宫。众咸唱万岁。
《传信录》:上为皇孙时,风表瑰异,神彩美迈。尝于朝堂比武攸暨曰:朝堂,我家朝堂。汝得恣蜂虿而狼顾耶。则天惊异之,再三顾曰:此儿气概不常,为吾家太平天子也。
《明皇十七事》:代宗诞三日,上幸东宫,赐之金盆以浴。吴后年幼体弱,皇孙体未舒。负媪惶惑,乃以宫中同日生,而体貌丰硕者以进。上视之,不乐曰:此非吾儿。负媪叩头具服。上眤谓曰:非尔所知,取吾儿来。于是以太子之子进见。上大喜,置诸掌内,视之,笑曰:此儿福禄过其父。及上起身还宫,进内,谓力士曰:此一殿有三天子,乐乎哉。可以劝太子饮酒。
《金史·显宗孝懿皇后传》:大定八年七月,上遣宣徽使移剌神独斡以名马、宝刀、御膳赐太子及妃,仍谕之曰:妃今临蓐,愿平安得雄。有庆之后,宜以此刀寘左右。既而皇孙生,是为章宗。时上幸金莲川,次冰井,翌日,上临幸抚视,宴甚欢。又赐御服佩刀等物,谓显宗曰:祖宗积庆,且皇后阴德至厚,而有今日,社稷之洪福也。又谓李石、纥石烈志宁曰:朕诸子虽多,皇后止有太子一人而已。今幸得嫡孙,观其骨相不凡,又生麻达葛山,山势衍气清,朕甚嘉之。因以山名为章宗小字。
《大政纪》:皇太子令庶子杨荣,侍诸皇孙文华后殿。皇太子谕诸皇孙曰:此皇祖近臣,汝辈当礼敬。荣讲授有程度,诸皇孙多所进益。皇太子召荣奖谕切至,且曰:他日学成,即汝训迪之功也。荣在春坊,每进讲罢,必从容以进心务德,亲贤去邪,尚俭戒逸之言进,深见嘉纳。或访以正务,必陈其切要,及先后缓急施行之序,皆恳切,无少避忌。
永乐十四年十月,周王橚、楚王桢遇节,谒孝陵,命东宫皇太孙及小皇孙陪谒。上召杨荣、杨士奇、金幼孜皆至,问曰:二王、东宫皇太孙及小皇孙谒陵,展敬之位如何。朕意虽略定,尔三人试言之。杨、金未有对。上顾问士奇,对曰:周楚二王,尊属,当列稍前两傍。东宫殿下之后,诸皇孙,与皇太孙同班,两分列两傍。上曰:尔所言,有据乎。对曰:宋儒朱熹《家礼》大约如此。上曰:吾未尝熟《家礼》,但据己见,书其位次。遂出片楮宸翰,所书位次,正与士奇言合。

皇孙部杂录

《日知录》:冢子身之副也,家无二主,亦无二副。故有适子者,无适孙。唐高宗有太子,而复立太孙,非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