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西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二十三卷目录

 西戎部汇考一
  陶唐氏〈帝尧一则〉
  商〈太戊一则 阳甲一则 祖甲二则 武乙二则 太丁一则 帝乙一则 帝辛二则〉
  周〈成王二则 穆王四则 懿王二则 孝王二则 夷王一则 厉王一则 宣王二则 幽王三则 惠王一则 襄王六则 匡王一则 定王二则 灵王一则 景王二则 敬王一则〉
 西戎部汇考二
  山海经〈海内北经 大荒北经〉
 西戎部纪事

边裔典第一百二十三卷

西戎部汇考一

陶唐氏

帝尧七十六年,司空伐曹魏之戎,克之。
《竹书纪年》云云。
商太戊二十六年,西戎来宾,王使王孟聘西戎。
《竹书纪年》云云。
阳甲三年,西征山丹戎。
《竹书纪年》云云。
祖甲十二年,征西戎。
《竹书纪年》云云。
祖甲十三年,西戎来宾。
《竹书纪年》云云。
武乙三十年,周师伐义渠,乃获其君以归。
《竹书纪年》云云。
武乙三十五年,周公季历伐西落鬼戎。
《竹书纪年》云云。
太丁二祀,周公季历伐燕京之戎。
《竹书纪年》:太丁二年,周公季历伐燕京之戎,败绩。按《通鉴前编》:太丁二祀,周公季历伐燕京之戎。
帝乙元祀,周公季历伐余无之戎,又伐始呼翳徒之戎。
《通鉴前编》:帝乙元祀,周公季历伐余无之戎,受王命为牧师。周公季历伐始呼翳徒之戎,王赐之圭瓒、秬鬯,为侯伯。
《大纪》曰:王命周季历为牧师,伐始呼之戎,又伐翳徒之戎,获其三大夫。王嘉其功,钖之圭瓒、秬鬯,为侯伯。
帝辛十有五祀,西伯伐犬戎。
《史记·周本纪》:虞、芮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惭,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秪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诸侯闻之,曰西伯盖受命之君。明年,伐犬戎。
〈注〉《山海经》曰:有人,人面兽身,名曰犬戎。《正义》曰:又云: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并明,并明生白犬,白犬有二,是为犬、戎。《说文》云:赤狄本犬种故字,从犬。又《后汉书》云:犬戎槃瓠之后,今长沙武陵郡大半是也。又《毛诗疏》云:犬戎,昆夷是也。

《通鉴前编》:帝辛十有五祀,西伯伐犬戎。
帝辛三十六年,周西伯昌始伐畎夷。
《竹书纪年》:帝辛三十四年冬十二月,昆夷侵周。三十六年春正月,诸侯朝于周,遂伐昆夷。
《史记·匈奴列传》:夏道衰,而公刘失其稷官,变于西戎,邑于豳。其后三百有馀岁,戎狄攻大王亶父,亶父亡走岐下,而豳人悉从亶父而邑焉,作周。其后百有馀岁,周西伯昌伐畎夷氏。

成王 年,大会诸侯于成周,北唐戎、犬戎、数楚皆入贡。
《汲冢周书·王会解》:北唐戎,以闾阎、以隃寇,犬戎文马而赤鬣缟身,目若黄金,名古黄之乘。数楚每牛,每牛,牛之小者也。
〈注〉北唐戎,在西北者也。射礼以闾象为射器,犬戎,西戎远者数楚,北戎。

成王三十年,离戎来宾。
《竹书纪年》云云。
〈注〉离戎,骊山之戎也。为林氏所伐,告于成王。
穆王八年春,北唐来宾。
《竹书纪年》:八年春,北唐来宾,献一骊马,是生騄耳。穆王十二年,征犬戎。
《竹书纪年》:十二年,毛公班、共公利、逢公固帅师从王伐犬戎。冬十月,王北巡狩,遂征犬戎。按《国语》:穆王将征犬戎,祭公谋父谏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观兵。夫兵戢而时动,动则威,观则玩,玩则无震。是故周文公之《颂》曰:载戢干戈,载櫜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时夏,允王保之。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财求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乡,以文修之,使务利而避害,怀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昔我先世后稷,以服事虞、夏。及夏之衰也,弃稷弗务,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翟之间,不敢怠业,时序其德,纂修其绪,修其训典,朝夕恪勤,守以惇笃,奉以忠信,奕世载德,不忝前人。至于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莫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恶于民。庶民弗忍,欣戴武王,以致戎于商牧。是先王非务武也,勤恤民隐而除其害也。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蛮、夷要服,戎、翟荒服。甸服者祭,侯服者祀,宾服者享,要服者贡,荒服者王。日祭、月祀、时享、岁贡、终王,先王之训也。有不祭则修意,有不祀则修言,有不享则修文,有不贡则修名,有不王则修德,序成而有不至则修刑。于是乎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让不贡,告不王。于是乎有刑罚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讨之备,有威让之令,有文告之辞。布令陈辞而又不至,则又增修于德无勤民于远,是以近无不听,远无不服。今自大毕、伯仕之终也,犬戎氏以其职来王。天子曰: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观之兵。其无乃废先王之训而王几顿乎。吾闻夫犬戎树惇能,帅旧德而守终纯固,其有以禦我矣。王不听,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
穆王十三年春,祭公帅师从事西征,次于阳纡。秋七月,西戎来宾。
《竹书纪年》云云。
穆王十七年秋八月,迁戎于太原。
《竹书纪年》云云。
王北征,行流沙千里,积羽千里。征犬戎、取其五王以东。西征,于青鸟所解〈三危山〉。西征还履天下,亿有九万里。
懿王七年,西戎侵镐。
懿王二十一年,虢公帅师北伐犬戎,败逋。
按以上《竹书纪年》云云。
孝王元年春正月,王即位。命申侯伐西戎。
孝王五年,西戎来献马。
按以上《竹书纪年》云云。
夷王七年,虢公帅师伐太原之戎,至于俞泉,获马千匹。
《竹书纪年》云云。
厉王十一年,西戎入于犬丘。
《竹书纪年》云云。
宣王六年,西戎杀秦仲。
《竹书纪年》云云。
宣王三十三年,王师伐太原之戎,不克。
《竹书纪年》云云。
幽王四年,秦人伐西戎。
《竹书纪年》云云。
幽王六年,王命伯士帅师伐六济之戎,王师败逋。西戎灭盖。
《竹书纪年》云云。
幽王十一年,申人、鄫人以犬戎入寇,王师败绩。按《竹书纪年》:十一年春,申人、鄫人及犬戎入宗周,弑王及郑桓公。犬戎杀王子伯服。执褒姒以归。申侯、鲁侯、许男、郑子立宜臼于申,虢公翰立王子余臣于携。按《史记·匈奴列传》:周幽王用宠姬褒姒之故,与申侯有郤。申侯怒,而与犬戎共攻杀周幽王于骊山之下,遂取周之焦檴,而居于泾渭之间,侵暴中国。秦襄公救周,于是周平王去酆鄗而东徙雒邑。
惠王十七年,虢公败犬戎于渭汭。
《春秋》不书。按《左传》:闵公二年,春,虢公败犬戎于渭汭,舟之侨曰:无德而禄,殃也。殃将至矣。遂奔晋。
襄王三年,夏,王子带以戎入寇。秦晋伐戎,平之。
《春秋》不书。按《左传》:僖公十一年,夏,扬拒泉皋伊雒之戎,同伐京师,入王城,焚东门,王子带召之也。秦晋伐戎以救周,秋,晋侯平戎于王。
襄王四年,冬,齐侯使管仲、隰朋和戎。
《春秋》不书。按《左传》:僖公十二年,王以戎难故,讨王子带,秋,王子带奔齐。冬,齐侯使管夷吾平戎于王,使隰朋平戎于晋,王以上卿之礼飨管仲,管仲辞曰:臣,贱有司也。有天子之二守国高在,若节春秋,来承王命,何以礼焉。陪臣敢辞,王曰:舅氏,余嘉乃勋,应乃懿德,谓督不忘,往践乃职,无逆朕命,管仲受下卿之礼而还,君子曰:管氏之世祀也宜哉,让不忘其上,诗曰:恺悌君子,神所劳矣。
襄王八年,秋,王以戎难告于齐,齐徵诸侯而戍周。按《春秋》不书。按《左传》僖公十六年云云。
襄王十四年,秋,秦晋迁陆浑之戎于伊川。按《春秋》不书。按《左传》:僖公二十二年,初,平王之东迁也。辛有适伊川,见被发而祭于野者。曰:不及百年,此其戎乎,其礼先亡矣。秋,秦晋迁陆浑之戎于伊川。襄王二十五年夏,四月,晋人及姜戎败秦师于殽。按《春秋》僖公三十三年云云。
襄王三十三年冬,十月,鲁公子遂会雒戎,盟于暴。按《春秋》文公八年云云。
匡王三年,秋,甘歜败戎于邥垂。
《春秋》不书。按《左传》:文公十七年,秋,周甘歜败戎于邥垂,乘其饮酒也。
定王元年春,楚子伐陆浑之戎。
《春秋》宣公三年云云。按《左传》:楚子伐陆浑之戎,遂至于雒,观兵于周疆。
定王十七年秋,王师败绩于茅戎。
《春秋》成公元年云云。按《左传》:春,晋侯使瑕嘉平戎于王,单襄公如晋拜成,刘康公徼戎,将遂伐之,叔服曰:背盟而欺大国,此必败,背盟不祥,欺大国不义,神人弗助,将何以胜,不听,遂伐茅戎,三月,癸未,败绩于徐吾氏。闻齐将出楚师,夏,盟于赤棘。按注:茅戎,戎别种也。
灵王十三年春,晋及齐人等会于向,戎子驹支与焉。按《春秋》:襄公十四年春,正月,季孙宿,叔老会晋士丐、齐人、宋人、卫人、郑公孙虿、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
杞人、小邾人,会吴于向。戎子事不书。按《左传》:十四年,春,吴告败于晋,会于向,为吴谋楚故也。范宣子数吴之不德也。以退吴人,执莒公子务娄,以其通楚使也。将执戎子驹支,范宣子亲数诸朝。曰:来,姜戎氏,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乃祖吾离被苫盖,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与女剖分而食之,今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盖言语漏泄,则职女之由,诘朝之事,尔无与焉。与将执女,对曰:昔秦人负恃其众,贪于土地,逐我诸戎,惠公蠲其大德,谓我诸戎,是四岳之裔胄也。毋是剪弃,赐我南鄙之田,狐狸所居,豺狼所嗥,我诸戎除剪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至于今不贰,昔文公与秦伐郑,秦人窃与郑盟,而舍戍焉。于是乎有殽之师,晋禦其上,戎亢其下,秦师不复,我诸戎实然,譬如捕鹿,晋人角之,诸戎掎之,与晋踣之,戎何以不免,自是以来,晋之百役,与我诸戎,相继于时,以从执政,犹殽志也。岂敢离逖,今官之师旅,无乃实有所阙,以携诸侯,而罪我诸戎,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何恶之能为,不与于会,亦无瞢焉。赋青蝇而退,宣子辞焉。使即事于会,成恺悌也。
景王十二年,晋梁丙、张趯率阴戎伐颍。
《春秋》不书。按《左传》:昭公九年,周甘人与晋阎嘉争阎田,晋梁丙,张趯,率阴戎伐颍,王使詹桓伯辞于晋曰:我自夏以后稷,魏,骀,芮,岐,毕,吾西土也。及武王克商,蒲姑,商奄,吾东土也。巴濮,楚邓,吾南土也。肃慎,燕,亳,吾北土也。吾何迩封之有,文武成康之建母弟,以蕃屏周,亦其废队是为,岂如弁髦,而因以敝之,先王居梼杌于四裔,以禦魑魅,故允姓之奸,居于瓜州,伯父惠公归自秦,而诱以来,使偪我诸姬,入我郊甸,则戎焉取之,戎有中国,谁之咎也。后稷封殖天下,今戎制之,不亦难乎,伯父图之,我在伯父,犹衣服之有冠冕,木水之有本原,民人之有谋主也。伯父若裂冠毁冕,拔本塞原,专弃谋主,虽戎狄其何有余一人,叔向谓宣子曰:文之伯也。岂能改物,翼戴天子,而加之以共,自文以来,世有衰德,而暴灭宗周,以宣示其侈,诸侯之贰,不亦宜乎,且王辞直,子其图之,宣子说,王有姻丧,使赵成如周吊,且致阎田与襚,反颍俘,王亦使宾滑执甘大夫襄以说于晋,晋人礼而归之。景王二十年秋,八月,晋荀吴帅师灭陆浑之戎。按《春秋·昭公十七年》云云。按《左传》:晋侯使屠蒯如周,请有事于雒,与三涂,苌弘谓刘子曰:客容猛,非祭也。其伐戎乎,陆浑氏甚睦于楚,必是故也。君其备之,乃警戎备,九月,丁卯,晋荀吴帅师,涉自棘津,使祭史先用牲于雒,陆浑人弗知,师从之,庚午,遂灭陆浑,数之以其贰于楚也。陆浑子奔楚,其众奔甘鹿,周大获,宣子梦文公携荀吴,而授之陆浑,故使穆子帅师,献俘于文公。
敬王二十九年夏,晋人执戎蛮子赤归于楚。
《春秋·哀公四年》云云。按《左传》:夏,楚人既克夷虎,乃谋北方,左司马眅,申公寿馀,叶公诸梁,致蔡于负函,致方城之外于缯关。曰:吴将溯江入郢,将奔命焉。为一昔之期,袭梁及霍,单浮馀围蛮氏,蛮氏溃,蛮子赤奔晋阴地,司马起丰析与狄戎,以临上雒,左师军于菟和,右师军于仓野,使谓阴地之命大夫士蔑曰:晋楚有盟,好恶同之,若将不废,寡君之愿也。不然,将通于少,习以听命,士蔑请诸赵孟,赵孟曰:晋国未宁,安能恶于楚,必速与之,士蔑乃致九州之戎,将裂田以与蛮子而城之,且将为之卜,蛮子听卜,遂执之,与其五大夫,以畀楚师于三户,司马致邑立宗焉。以诱其遗民,而尽俘以归。

西戎部汇考二

《山海经》

《海内北经》

蛇巫之山,在昆崙墟北。有人曰大行伯,把戈。其东有犬封国。贰负之尸在大行伯东。犬封国曰犬戎国,状如犬。有一女子,方跪进杯食。有文马,缟身朱鬣,目若黄金,名曰吉量,乘之寿千岁。
〈注〉昔盘瓠杀戎王,高辛以美女妻之,不可以训。乃浮之会稽东海中,得三百里地封之,生男为狗,女为美人,是为狗封之国也。黄帝之后,并明生白犬,二头自相牝牡,遂为此国,言狗国也。《周书》曰:犬戎文马,赤鬣白身,目若黄金,名曰吉黄之乘。成王时献之。

《大荒北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有人名曰犬戎。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一作卞〉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为犬戎,肉食。有赤兽,马状无首,名曰戎宣王尸。〈按:融吾生并明,此作弄明。又注:一作卞,悉各依原本载之。〉

西戎部纪事

《说苑·反质篇》:秦穆公閒,问由余曰:古者明王圣帝,得国失国当何以也。由余曰:臣闻之,当以俭得之,以奢失之。穆公曰:愿闻奢俭之节。由余曰:臣闻尧有天下,饭于土簋,啜于土瓶,其地南至交阯,北至幽都,东西至日所出入,莫不宾服。尧释天下,舜受之,作为食器,斩木而裁之,销铜铁,修其刃,犹漆黑之以为器。诸侯侈国之不服者十有三。舜释天下而禹受之,作为祭器,漆其外而朱画其内,缯帛为茵褥,觞勺有彩,为饰弥侈,而国之不服者三十有二。夏后以没,殷周受之,作为大器,而建九璈,食器彫琢,觞勺刻镂,四壁四帷,茵席彫文,此弥侈矣,而国之不服者五十有二。君好文章,而服者弥侈,故曰俭其道也。由余出,穆公召内史廖而告之曰:寡人闻邻国有圣人,敌国之忧也。今由余圣人也,寡人患之。吾将奈何。内史廖曰:夫戎僻而辽远,未闻中国之声也,君其遗之女乐以乱其政,而厚为由余请期,以疏其间,彼君臣有间,然后可图。君曰:诺。乃以女乐三九遗戎王,因为由余请期;戎王果见女乐而好之,设酒听乐,终年不迁,马牛羊半死。由余归谏,谏不听,遂去,入秦,穆公迎而拜为上卿。问其兵势与其地利,既以得矣,举兵而伐之,兼国十二,开地千里。穆公奢主,能听贤纳谏,故霸西戎,西戎淫于乐,诱于利,以亡其国,由离质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