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氐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四十六卷目录

 氐部汇考二
  宋〈武帝永初一则 文帝元嘉十四则 孝武帝孝建一则 明帝太始二则 泰豫一则 后废帝元徽一则 顺帝升明二则〉
  南齐〈高帝建元三则 武帝永明六则 郁林王隆昌一则 明帝建武三则 东昏侯永元一则〉
  梁〈武帝天监三则 大同一则〉
  北魏〈道武帝天兴一则 太武帝始光二则 延和二则 太延二则 太平真君三则 文成帝和平一则 献文帝皇兴一则 孝文帝太和八则 宣武帝景明一则 正始二则 孝明帝神龟一则 正光二则 文帝大统五则 废帝二则 恭帝一则〉
  北周〈明帝武成一则〉

边裔典第四十六卷

氐部汇考二

宋武帝永初三年四月,封氐仇池公杨盛为武都王。
《宋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氐本传》:高祖践阼,进盛车骑大将军,加侍中。永初三年,改封武都王,以长子元为武都王世子,加号前将军,难当为冠军将军,抚为安南将军。
文帝元嘉二年,氐杨盛卒,以其子杨元为北秦州刺史,元犹奉义熙之号。
《宋书·武帝本纪》:元嘉二年十一月,以前将军杨元为征西将军、北秦州刺史。按《氐本传》:盛嗣位三十年,太祖元嘉二年六月卒,时年六十二,私谥曰惠文王。元字黄眉,自号使持节、都督陇右诸军事、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平羌校尉、秦州刺史、武都王。虽为蕃臣,犹奉义熙之号。善待士,为流、旧所怀。
元嘉三年,以杨元为使持节、征西将军、平羌校尉、秦州刺史、武都王。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安南将军抚有文武智略,元不能容,三年,因其子杀人,并诛之。即以元为使持节、征西将军、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武都王。改义熙,奉元嘉正朔。初,盛谓元:吾年老,当为晋臣,汝善事宋帝。故元奉焉。追赠盛骠骑大将军,馀如故。元嘉六年,以杨难当为冠军将军、秦州刺史、武都王。按《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六年六月,元卒,私谥曰孝昭王。弟难当废元子保宗,一名羌奴而自立,号使持节、都督雍凉诸军事、秦州刺史、平羌校尉、武都王。太祖以为冠军将军、秦州刺史、武都王。元嘉九年,进难当以征西将军,持节、都督、校尉之号。按《宋书·文帝本纪》:元嘉九年六月,北秦州刺史氐难当加号征西将军。按《氐本传》:九年,进征西将军,加持节、都督、校尉之号。难当拜保宗为镇南将军,镇宕昌;以次子顺为镇东将军、秦州刺史,守上邽。保宗谋袭难当,事泄,收系之。先是,四方流民有许穆之、郝恢之二人投难当,并改姓为司马。穆之自云名飞龙,恢之自云名康之。云是晋室近戚,康之寻为人所杀。元嘉十年,氐难当寇汉川,据有梁州。
《宋书·文帝本纪》:元嘉十年冬十一月,氐杨难当寇汉川。丁未,梁州刺史甄法謢弃城走,难当据有梁州。按《氐本传》:十年,杨难当以益州刺史刘道济失蜀土人情,以兵力资飞龙,使入蜀为寇,道济击斩之。时梁州刺史甄法护刑法不理,太祖遣刺史萧思话代任。难当因思话未至,法护将军下,举兵袭梁州,破白马,获晋昌太守张范。法护遣参军鲁安期、沈法慧等拒之,并各奔退。难当又遣建忠将军赵进攻葭萌,获晋寿太守范延朗。其年十一月,法护委镇奔洋川,难当遂有汉中之地。以氐苻粟持为梁州刺史,又以其凶悍,杀之,以司马赵温代为梁州。
元嘉十一年,萧思话破氐杨难当,汉中平。
《宋书·文帝本纪》:元嘉十一年四月,梁、秦二州刺史萧思话破氐杨难当。按《氐本传》:十一年正月,思话使司马萧讳先驱进讨,所向剋捷,遂平梁州,事在《思话传》。四月,难当遣使奉表谢罪,曰:臣闻生成之德,含气同系,而荣悴殊途,遭遇异兆,至于恩降自然,诚无答谢。夫以狂圣道隔,犹存克念之诚,况君亲莫二,不期自感者哉。每思自竭,奉遵光训,丹诚未谅,大谤已臻。梁州刺史甄法护诬臣遣司马飞龙扰乱西蜀,诸所谮引,言非一事,长涂万里,无路自明,风尘之声,日有滋甚。与其逆生,宁就清灭,文武同愤,制不自由。遣参军姚道贤赍书诣梁州刺史萧思话,寻续又遣诣台归罪。道贤至西城,为守兵所杀,行李蔽拥,日月莫照。法护恇扰,望风奔逃,臣即回军,秋毫无犯,权留少守,以俟会通。其后数旬,官军寻至,守兵单弱,惧不自免,续遣轻兵,共相迎接。值秦流民,怀土及本,行将既旋,不容禁制,由臣约防无素,以致斯。臣本历代守蕃,世荷殊宠,王化始基,顺天委命,要名期义,不在今日,岂可假托妖妄,毁败成功,如此之形,灼然易见,仰恃圣明,必垂鉴察。但臣微心不达,迹违忠顺,至乃声闻朝廷,劳烦师旅,负辱之深,罪当诛责。远隔遐荒,告谢无地,谨遣兼长史齐亮听命有司,并奉送所授第十一符策,伏待天旨。太祖以其边裔,下诏曰:杨难当表如此,悔谢前愆,可特恕宥,并特还章节。按《萧思话传》:思话为青州刺史,虏大至,乃弃镇奔平昌。被系。九年,仇池大饥,益、梁州丰稔,梁州刺史甄法护在任失和,氐帅杨难当因此寇汉中。乃自徒中起思话督梁、南秦二州诸军事、横野将军、梁、南秦二州刺史。既行,闻法护已委镇北奔西城,遣司马、建威将军、南汉中太守萧讳五百人前进;又遣西戎长史萧汪之系之。讳缘路收合士众,得精兵千人。十年正月,进据磝头。难当焚掠汉中,引众西还,留其辅国将军、梁秦二州刺史赵温守梁州,魏兴太守薛健据黄金。讳进屯磝头,遣阴平太守萧坦赴黄金,薛健副姜宝据铁城,铁城与黄金相对,去一里,斫树塞道。坦进攻二戍,拔之。二月,赵温又率薛健及其宁朔将军、冯翼太守蒲早子来攻坦营,坦奋击,大破之。坦被创,贼退保西水。讳司马锡文祖进据黄金,萧汪之步骑五百相继而至。平西将军临川王义庆遣龙骧将军裴方明三千人赴,讳等进黄金,早子、健等退保下桃。思话先遣行参军王灵济率偏军出洋川,因向南城。伪陵江将军赵英坚守险,灵济击破之,生禽英。南城空虚,因资无所,复引军还与讳合。三月,讳率众军进据峨公固。难当遣其子和率赵温、蒲蚤子及左卫将军吕平、宁朔将军司马飞龙,步骑万馀,跨汉津结砦,其间立浮桥,悉力攻讳,合围数十重,短兵接战,弓矢无复用。贼悉衣犀革,戈矛所不能加。讳乃截槊长数尺,以大斧椎之,一槊辄贯十馀贼。贼不能当,因大败,烧砦奔走,退据大桃。闰月,讳及方明台军至,龙骧将军杨平兴、幢主殿中将军梁坦直入角弩追之,贼又败走,杀伤虏获甚多。汉中平,悉收没地,置戍葭萌水。先是,桓元篡晋,以桓布为梁州。布败走,氐杨盛据有汉中,刺史范元之、傅歆悉治魏兴,唯得魏兴、上庸、新城三郡。其后索邈为刺史,氐乃治南城。为贼所焚烧不可固,即思话迁镇南城,加节,进号宁朔将军,徵讳为太子屯骑校尉。法护,中山无极人,过江寓居南郡。弟法崇,元嘉十年,自少府为益州刺史。法护委镇之罪,统府所收,于狱赐死。太祖以法崇受任一方,令狱官言法护病卒。太祖使思话上平定汉中本末,下之史官。
元嘉十二年,氐杨保宗奔魏。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十二年,难当释保宗,遣镇童亭。保宗奔,索虏主拓跋焘以为都督陇西诸军事、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平羌校尉、南秦王,遣袭上邽。难当子顺失守,退,以为雍州刺史,守下辩。
元嘉十三年,氐难当自立为大秦王,犹奉贡献。按《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十三年三月,难当自立为大秦王,号年曰建义,立妻为王后,世子为太子,置百官,具拟天朝;然犹奉朝廷,贡献不绝。元嘉十七年,氐国大旱,多灾异,降大秦王复为武都王。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云云。
元嘉十八年十一月,氐杨难当寇汉川。十二月,遣龙骧将军裴方明与梁、秦二州刺史刘道真讨之。按《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按《氐本传》:十八年十月,倾国南寇,规有蜀土,虑汉中军出,遣建忠将军苻冲出东洛以防之。梁州刺史刘道真击斩冲。十一月,难当剋葭萌,获晋寿太守申坦,遂围涪城。巴西太守刘道银婴城固守,难当攻之十馀日,不克,乃还。
元嘉十九年,破氐杨难当,仇池平。
《宋书·文帝本纪》:元嘉十九年五月,梁秦二州刺史刘道真、龙骧将军裴方明破氐杨难当,仇池平。按《氐本传》:十九年正月,太祖遣龙骧将军裴方明、太子左积弩将军刘康祖、后军参军梁坦甲士三千人,又发荆、雍二州兵讨难当,受刘道真节度。五月,方明等至汉中,长驱而进。道真到武兴,攻伪建忠将军苻隆,剋之。安西参军韦俊、建武将军姜道盛别向下辩,道真又遣司马夏侯穆季西取白水,难当子雍州刺史顺、建忠将军杨亮拒之,并望风奔走。闰月,方明至兰皋,难当镇北将军苻义德、建节将军苻弘祖万馀人列阵拒战,方明击破之,斩弘祖,杀二千馀人,义德遁去。天水任愈之率部曲归顺。难当世子抚军大将军和据修城,方明又遣军率愈之攻和,大破之。于是难当将妻子奔索虏,死于虏中。安西参军鲁尚期追难当出寒峡,生擒建节将军杨保炽、安昌侯杨虎头。初,难当遣第二子虎为镇南将军、益州刺史,守阴平。闻父走,逃还,至下辩。方明使子肃之要之,生禽虎,传送京师,斩于建康市。仇池平。以辅国司马胡崇之为龙骧将军、秦州刺史、平羌校尉,守仇池。
《南齐书·氐本传》:氐杨氏,与苻氏同出略阳。汉世居仇池,地号百顷,建安中有百顷氐王是也。晋世有杨茂,后转强盛,事见前史。仇池四方壁立,自然有楼橹却敌状,高并数丈。有二十二道可攀缘而升,东西二门,盘道可七里,上有冈阜泉源。氐于上平地立宫室果园仓库,无贵贱皆为板屋土墙,所治处名洛谷。宋元嘉十九年,龙骧将军裴方明等伐氐,剋仇池,后为魏虏所攻,失地。
元嘉二十年,苻达、任朏等,立氐杨文德为主。文德自号为仇池公,遣使奉表,诏以为都督秦雍二州诸军事,封武都王。
《宋书·文帝本纪》:元嘉二十年二月,仇池为索虏所破。七月,以杨文德为征西将军、北秦州刺史,封武都王。按《氐本传》:索虏拓跋焘遣安西大将军吐奚弼、平北将军拓跋齐等二万人邀崇之。二十年二月,崇之至浊水,去仇池八十里,遇,战,败,奔还汉中。三月,前镇东司马苻达、征西从事中郎任胐等举义,立保宗弟文德为主。拓跋齐闻兵起遁走,达追击斩齐,因据白崖,分平诸戍。文德自号使持节、都督秦河凉三州诸军事、征西大将军、秦河凉三州牧、平羌校尉、仇池公,遣露板驰告朝廷。太祖诏曰:近者校尉仇池公表虏纵逸,寇窃仇池,将士挫伤,民萌涂炭,眷言西顾,矜慨在怀。杨文德世笃忠顺,诚感家国,纠率义徒,奄殄凶丑,锋旗所向,歼溃无遗,氛祲澄清,蕃境宁一,念功惟事,良有欣嘉。便可遣使慰劳,宣示朝旨,并敕梁州刺史申坦随宜应援。又诏曰:显禄勋效,盖惟国典,施赏务速,无或踰时。杨文德志气果到,文武兼全,乘机潜奋,殊功仍集,告捷归诚,献俘万里,朝无暂土,树难自肃,休烈昭著,朕甚嘉焉。杨氏世祖西劳,方忠累叶,宜绍先绪,膺受宠荣。可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北秦雍二州诸军事、征西大将军、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封武都王。任胐祖父岐,伯父祚,父综,并仕杨氏,为咨议从事中郎。胐有志干,文德以为左司马。
《南齐书·氐本传》:氐王杨难当从兄子文德聚众茄芦,宋世加以爵位。
元嘉二十五年,氐杨文德为魏所败,奔汉中,诏削其爵土。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文德既受朝命,进戍茄芦城。二十五年,为索虏所攻,奔于汉中。时世祖镇襄阳,执文德归之于京师,以失守,免官,削爵土。元嘉二十七年,起杨文德为辅国将军,南郡王义宣反,文德见杀,追赠征虏将军、秦州刺史。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二十七年,王师北讨,起文德为辅国将军,率军自汉中西入,摇动汧、陇。文德宗人杨高率阴平、平武群氐,据唐鲁桥以距文德,文德水陆俱攻,大破之,众并奔散。高遁走奔羌,文德追之至黎邛岭,高单身投羌仇阿弱家,追斩之,阴平、平武悉平。又遣文德伐啖提氐,不克,梁州刺史刘秀之执送荆州,使文德从祖兄头戍茄芦。荆州刺史南郡王义宣反,文德不同见杀,世祖追赠征虏将军、秦州刺史。
孝武帝孝建二年,刺史王谟上表应正氐王号位。
《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孝建二年,以保宗子元和为征虏将军,以头为辅国将军。元和继杨氏正统,群氐欲相宗推,年少才弱,不能绥御所部,头母妻子弟并为索虏所执,头至诚奉顺,无所顾怀。朝廷既不正元和号位,部洛未有定主,雍州刺史王谟上表曰:被敕令臣遣使与杨元和、杨头相闻,并致信饷。即遣中军行参军吕智宗赍书并信等,亦自遣使随智宗。及头语智宗,顷破家为国,母妻子弟并坠没虏中,不顾孝道,陈力边捍,竭忠尽诚,未为朝廷所识。若以元和承统,宜授王爵;若以其年小未堪大任,则应别有所委。顷来公私纷纭,华、戎交构,皆此之由。臣伏寻头元嘉以来,实有忠诚于国,弃亲遗爱,诚在可嘉。氐、羌负远,又与虏咫尺,急之则反,缓之则怨。观头使人言语,不敢便望仇池公,所希政在西秦州假节而已。如臣愚见,蕃捍汉川,使无虏患,头实有力,四千户荒州,殆不足吝。元和小弱,若未可专委。复数年之后,必堪嗣业,用之不难。若才用不称,则应归头。若茄芦不守,汉川亦无立理。上不许。其后立元和为武都王,治白水,不能自立,复走奔索虏。
明帝太始二年,以氐僧嗣为冠军将军、北秦州刺史、武都王。
《宋书·明帝本纪》:太始二年七月,以仇池太守杨僧嗣为北秦州刺史、武都王。 按《氐本传》:元和奔索虏从弟僧嗣,复自立,还戍茄芦,以为宁朔将军、仇池太守。太宗太始二年,诏曰:僧嗣远守西疆,世笃忠款,宜加旌显,以甄义概。可冠军将军、北秦州刺史、武都王,太守如故。
太始三年,加氐僧嗣持节、都督、征西将军。
《宋书·明帝本纪》:太始三年四月,冠军将军、北秦州刺史杨僧嗣进号征西将军。按《氐本传》:三年,加持节、都督北秦雍二州诸军事,进号征西将军、校尉,刺史如故。
泰豫元年,氐僧嗣卒,从弟文度复自立。以为龙骧将军、略阳太守,封武都王,又改龙骧为宁朔将军。
《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云云。
后废帝元徽四年,以氐杨文度为北秦州刺史。
《宋书·后废帝本纪》:元徽四年五月,以宁朔将军武都王杨文度为北秦州刺史。 按《氐本传》:后废帝元徽四年,加督北秦州诸军事、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将军如故。
顺帝升明元年,以氐杨文度为征西将军,又以文弘袭封武都王。
《宋书·顺帝本纪》:升明元年十二月,宁朔将军、北秦州刺史武都王杨文度进号征西将军。 按《氐本传》:文度遣弟龙骧将军文弘伐仇池,破戍兵于兰皋。顺帝升明元年,诏曰:茂赏有章,实昭国度,畴庸斯炳,载宣史册。督北秦州诸军事、宁朔将军、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武都王文度门乘辉宠,世荣边邑,忠果既亮,才劲兼彰。龙骧将军杨文弘肃协成规,躬提桴鼓,申棱百顷,席卷兰皋,功烈之美,并足嘉叹,宜膺爵授,以酬勋绪。文度可使持节、都督北秦雍二州诸军事、征西将军,刺史、校尉悉如故。文弘辅国将军、略阳太守。其年,虏破茄芦,文度见杀,追赠本官,加散骑常侍。以文弘督北秦州诸军事、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袭封武都王,将军如故。退治武兴。
升明二年六月,以辅国将军杨文弘为北秦州刺史、武都王。
《宋书·顺帝本纪》云云。

南齐

高帝建元元年,以氐杨广香为沙州刺史。
《南齐书·高帝本纪》:建元元年七月,以虏伪茄芦镇主阴平公杨广香为沙州刺史。按《氐本传》:太祖即位,欲绥怀异俗。建元元年,诏曰:昔绝国入贽,美称前册,殊俗内款,声流往记。伪虏茄芦镇主、阴平郡公杨广香,怨结同族,舋起亲党,当宋之世,遂举地降敌。茄芦失守,华阳暂惊,近单使先驰,宣扬皇威,广香等追其远世之诚,仰惟新之化,肉袒请附,复地千里,氐羌杂种,咸同归顺。宜时领纳,厚加优恤。广香翻迷反正,可特量所授。部曲酋豪,随名酬赏。以广香为督沙州诸军事、平羌校尉、沙州刺史。寻进号征虏将军。梁州刺史。
建元二年,以氐杨文弘背叛,以文弘从兄子后起袭封武都王,进广香为都督西秦刺史,子炅为征虏将军、武都太守。
《南齐书·高帝本纪》:建元二年十一月,以氐杨后起为秦州刺史。按《氐本传》:范柏年被诛,其亲将李乌奴惧奔叛,文弘纳之。乌奴率亡命千人攻梁州,为刺史王元邈所破,复走还氐中。荆州刺史豫章王嶷遣兵讨乌奴,檄梁州能斩送乌奴首,赏本郡,乌奴田宅事业悉赐之。与广香书曰:夫废兴无谬,逆顺有恒,古今共贯。贤愚同察。梁州刺史范柏年怀挟诡态,首鼠两端,既已被伐,盘桓稽命。遂潜遣李乌奴叛。杨文弘扇诱边疆荒杂。柏年今已枭禽,乌奴频被摧破,计其馀烬,行自消夷。今遣参军行晋寿太守王道宝、参军事行北巴西新巴二郡太守任湜之、行宕渠太守王安会领锐卒三千,遄涂风迈,浮川电掩。又命辅国将军三巴校尉明惠照、巴郡太守鲁休烈、南巴西太守柳弘称、益州刺史傅琰,并简徒竞骛,选甲争驰。雍州水步,行次魏兴,并山东侨旧,会于南郑。或汎舟垫江,或飞旌剑道,腹背飙腾,表里震击。文弘容纳叛戾,专为渊薮,外侮皇威,内陵国族。君奕世忠款,深识理顺,想即起义,应接大军,共为掎角,讨灭乌奴,剋建忠勤,茂立诚节。沈攸之资十年之积,权百旅之众,师出境而城溃,兵未战而自屠,朝廷无遗镞之费,士民靡伤痍之弊。况蕞尔小竖,方之蔑如,其取歼殄,岂延漏刻。忝以寡昧,分陕司蕃,清氛荡秽,谅惟任职。此府器械山积,戈旗林耸,士卒剽劲,蓄锐积威,除难剿寇,岂俟徵集。但以剪伐萌菌,弗劳洪斧,扑彼蚊蚋,无假多力。皇上圣哲应期,恩泽广被,罪止首恶,馀无所问。赏罚之科,具写如别。使道宝步出魏兴,分军溯垫江,俱会晋寿。太祖以文弘背叛,进广香为持节、都督西秦州刺史。广香子北部镇将军郡事炅为征虏将军、武都太守。以难当正裔杨后起为持节、宁朔将军、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武都王,镇武兴,即文弘从兄子也。建元三年,氐杨文弘归降,复以为北秦州刺史。按《南齐书·高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三年,文弘归降,复以为征西将军、北秦州刺史。先是广香病死,氐众半奔文弘,半诣梁州刺史崔慧景。文弘遣从子后起进据白水。白水居晋寿上流,西接涪界,东带益路,北连阴平、茄芦,为形胜之地。晋寿太守杨公则启经略之宜,上答曰:文弘罪不可恕,事中政应且加恩耳。卿若能袭破白水,必加厚赏。
武帝永明元年二月,以征虏将军杨炅为沙州刺史。按《南齐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氐本传》:世祖即位,进后起号冠军将军。永明元年,以征虏将军炅为沙州
刺史、阴平王,将军如故。
永明二年,进氐杨后起爵号。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二年,八座奏后起勤彰款塞,忠著边城。进号征虏将军。
永明四年正月闰月,以行辅国将军、武都王杨集始为持节辅国将军、北秦州刺史。
《南齐书·武帝本纪》:永明四年正月闰月,以武都王杨集始为北秦州刺史。 按《氐本传》:四年,后起卒,诏曰:后起奄至殒逝,恻怆于怀。绥禦边服,宜详其选。行辅国将军、北秦州刺史、武都王杨集始,干局沈亮,乃心忠款,必能戢境宁民、宣扬声教。可持节、辅国将军、北秦州刺史、平羌校尉、武都王。后起弟后明为龙骧将军、白水太守。集始弟集朗为宁朔将军。
永明五年,除杨集始母为太夫人,假银印。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五年,有司奏集始驱狐剪棘,仰化边服。母以子贵,宜加荣宠。除集始母姜氏为太夫人,假银印。
永明九年,进杨炅前将军号。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九年,八座奏杨炅嗣勤西牧,驰款内昭,宜增戎章,用辉遐外。进号前将军。
永明十年,杨集始寇汉川,溃奔虏界。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十年,集始反,率氐、蜀杂众寇汉川,梁州刺史阴智伯遣军主宁朔将军桓卢奴、梁季群、王士隆等千馀人拒之,不利,退保白马。贼众万馀人纵兵火攻其城栅,卢奴拒守死战。智伯又遣军主阴仲昌等马步数千人救援。至白马城东干溪桥,相去数里,集始等悉力攻之,官军内外奋击,集始大败,十八营一时溃走,杀获数千人。集始奔入虏界。
郁林王隆昌元年,加氐杨炅爵位,集始以城降虏。
《南齐书·郁林王本纪》:隆昌元年四月,以前沙州刺史杨炅为沙州刺史。按《氐本传》:隆昌元年,以前将军杨炅为使持节、督沙州诸军事、平西将军、平羌校尉、沙州刺史。集始入武兴,以城降虏,氐人苻幼孙起义攻之。
明帝建武二年,赠杨元秀仇池公,以杨馥之为北秦州刺史、仇池公,进杨炅将军号。
《南齐书·明帝本纪》:建武二年七月,以氐杨馥之为北秦州刺史、仇池公。按《氐本传》:建武二年,氐、虏寇汉中。梁州刺史萧懿,遣前氐王杨后起弟子元秀,收合义兵,氐众响应,断虏运道。虏亦遣伪南梁州刺史仇池公杨灵珍据泥山以相拒格,元秀病死,苻幼孙领其众。高宗诏曰:仇池公杨元秀,氐王苗裔,乃心忠勇,丑虏凶逼,血诚弥厉,宣播朝威,招诱戎种,万里齐契,响然归从。诚效显著,实有可嘉。不幸殒丧,悽怆于怀。夫死事加恩,阳秋明义。宜追覃荣典,以弘劝奖。赠仇池公。持归国。氐杨馥之聚义众屯沮水关,城白马北。集始遣弟集朗率兵迎拒州军于黄亘,战大败。集始走下辩,馥之据武兴。虏军寻退。馥之留弟昌之守武兴,自引兵据仇池。诏曰:氐王杨馥之,世纂忠义,率厉部曲,树绩边城,克殄奸丑。复内禀朝律,外抚戎荒,款心式昭,朕甚嘉之。以为持节、督北秦雍二州诸军事、辅国将军、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仇池公。沙州刺史杨炅进号安西将军。
建武三年,以氐杨崇祖袭封阴平王。
《南齐书·明帝本纪》:建武三年正月,以阴平王杨炅子崇祖为沙州刺史,封阴平王。 按《氐本传》:三年,炅死,以炅子崇祖为假节、督沙州军事、征虏将军、平羌校尉、沙州刺史、阴平王。
建武四年十一月,以氐杨灵珍为北秦州刺史、仇池公。
《南齐书·明帝本纪》云云。 按《氐本传》:四年,伪南梁州刺史杨灵珍与二弟婆罗、阿卜珍率部曲三万馀人举城归附,送母及子双健、阿皮于南郑为质。梁州刺史阴广宗遣中兵参军王思考率众救援,为虏所得,婆罗、阿卜珍战死。灵珍攻集始于武兴,杀其二弟集同、集众。集始穷急,请降。以灵珍为持节、督陇右军事、征虏将军、北梁州刺史、仇池公、武都王。
东昏侯永元二年,复以杨集始为使持节、将军、刺史。按《南齐书·东昏侯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永元二年,复以集始为使持节、督秦、雍二州军事、辅国将军、平
羌校尉、北秦州刺史。灵珍后为虏所杀。自虏陷仇池以后,或得或失。宋以仇池为郡,故以氐封焉。

武帝天监元年,以氐杨集始为武都王,灵珍为将军,孟孙为阴平王。集始死,子绍先袭爵位。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元年六月,以行北秦州刺史杨绍先为北秦州刺史。按《武兴国传》:武兴国,本仇池。杨难当自立为秦王,宋文帝遣裴方明讨之,难当奔魏。其兄子文德聚众茄芦,宋授以爵位,魏又攻之,文德奔汉中。从弟僧嗣自立,复戍茄芦。卒,文德弟文度立,以弟文洪为白水太守,屯武兴,宋世以为武都王。武兴之国,自于此矣。难当族弟广香又攻杀文度,自立为阴平王、茄芦镇主。卒,子炅立;炅死,子崇祖立;崇祖死,子孟孙立。齐永明中,魏氏南梁州刺史、仇池公杨灵珍据泥切山归款,齐世以灵珍为北梁州刺史、仇池公。文洪死,以族人集始为北秦州刺史、武都王。天监初,以集始为使持节、都督秦、雍二州诸军事、辅国将军、平羌校尉、北秦州刺史、武都王,灵珍为冠军将军,孟孙为假节、督沙州刺史、阴平王。集始死,子绍先袭爵位。
天监二年,以氐杨灵珍为仇池王。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武兴国本传》:二年,以灵珍为持节、督陇右诸军事、左将军、北梁州刺史、仇池王。
天监十年,氐孟孙死,诏赠安沙将军、北雍州刺史。子定袭封爵。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武兴国传》云云。
大同元年,以氐杨绍先为车骑将军。子智慧上表求归国,诏许之。
《梁书·武帝本纪》:大同元年十二月,以平西将军、秦、南秦二州刺史武兴王杨绍先进号车骑将军。按《武兴国本传》:绍先死,子智慧立。大同元年,剋复汉中,智慧遣使上表,求率四千户归国,诏许焉。即以武兴为东益州。其国东连秦岭,西接宕昌,去宕昌八百里,南去汉中四百里,北去岐州三百里,东去长安九百里。本有十万户,世世分减。其大姓有苻氏、姜氏。言语与中国同。著乌皂突骑帽、长身小袖袍、小口裤、皮靴。地植九谷。婚姻备六礼。知书疏。种桑麻。出紬、绢、精布、漆、蜡、椒等。山出铜铁。

北魏〈按:此时在南为晋、宋、齐、梁,在北为魏。氐人或南或北,叛服不常,此氐人在魏时事〉

道武帝天兴 年,氐杨盛始遣使朝贡,诏以为征南大将军,封仇池王。
《魏书·道武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氐者,西夷之别种,号曰白马。三代之际,盖自有君长,而世一朝见,故诗称自彼氐羌,莫敢不来王也。秦汉以来,世居岐陇以南,汉川以西,自立豪帅。汉武帝遣中郎将郭昌、卫广灭之,以其地为武都郡。自汧渭抵巴蜀,种类实繁,或谓之白氐,或谓之故氐,各有侯王,受中国封拜。汉建安中,有杨腾者,为部落大帅。腾勇健多计略,始徙居仇池。仇池方百顷,因以为号,四面斗绝,高七里馀,羊肠蟠道三十六回,其上有丰水泉,煮土成盐。腾后有名千万者,魏拜为百顷氐王。千万孙名飞龙,渐强盛,晋武帝假平西将军。无子,养外甥令狐茂搜为子。惠帝元康中,茂搜自号辅国将军、右贤王,群氐推以为主。关中人士流移者多依之。悯帝以为骠骑将军、左贤王。茂搜死,子难敌统位,与弟坚头分部曲。难敌自号左贤王,屯下辩;坚头号右贤王,屯河池。难敌死,子毅立,自号使持节、龙骧将军、左贤王下辩公,以坚头子盘为使持节、冠军将军、右贤王、河池公。臣晋,晋以毅为征南将军。三年,毅族兄初袭杀毅,并有其众,自立为仇池公,臣于石虎,后称藩于晋。永和十年,改初为天水公。十一年,毅小弟宋奴使姑子梁三王因侍直手刃杀初,初子国率左右诛三王及宋奴,复自立为仇池公。桓温表国为秦州刺史,国子安为武都太守。十二年,国从叔俊复杀国自立。国子安叛苻生,杀俊,复称藩于晋。安死,子世自立为仇池公。晋太和三年,以世为秦州刺史,弟统为武都太守。世死,统废世子纂自立。统一名德。纂聚党袭杀统,自立为仇池公,遣使诣简文帝,以纂为秦州刺史。晋咸安元年,苻坚遣杨安伐纂,剋之,徙其民于关中,空百顷之地。宋奴之死,二子佛奴、佛狗逃奔苻坚,坚以女妻佛奴子定,拜尚书、领军。苻坚之败,关右扰乱,定尽力于坚。坚死,乃率众奔陇右。徙治历城,去仇池百二十里,置仓储于百顷。招夷夏得千馀家,自称龙骧将军、仇池公,称藩于晋,孝武即以其自号假之,后以为秦州刺史。登国四年,遂有秦州之地,自号陇西王。后为乞伏乾归所杀,无子。佛狗子盛,先为监国,守仇池,乃统事,自号征西将军、秦州刺史、仇池公、谥定为武王。分诸氐羌为二十部护军,各为镇戍,不置郡县。遂有汉中之地,仍称藩于晋。天兴初,遣使朝贡,诏以盛为征南大将军、仇池王。隔碍姚兴,不得岁通贡使。
太武帝始光三年十二月,武都氐王杨元遣使内附。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
始光四年,拜杨元为征南大将军、都督、梁州刺史、南秦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始光四年十一月,以氐王杨元为都督荆、梁、益、宁四州诸军事、假征南大将军、梁州刺史、南秦王。按《氐本传》:杨盛以兄子抚为平南将军、梁州刺史,守汉中。刘裕永初中,封盛为武都王。盛死,私谥曰文王,子元统位。元子黄眉,号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秦州刺史、武都王,虽称藩于刘义隆,仍奉晋永熙之号,后始用义隆元嘉正朔。初,盛谓元曰:吾年已老,当终为晋臣,汝善事宋帝。故元奉焉。元善于待士,为流旧所怀。始光四年,世祖遣大鸿胪公孙轨拜元为征南大将军、都督、梁州刺史、南秦王,元上表请比内藩,许之。元死,私谥孝昭王,子保宗统位。
延和二年,遣崔赜拜氐杨难当为征南大将军、南秦王。
《魏书·太武帝本纪》:延和二年九月,诏兼大鸿胪卿崔颐持节,拜征虏将军杨难当为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封南秦王。按《氐本传》:初,杨元临终,谓弟难当曰:今境候未宁,方须抚慰,保宗冲昧,吾授卿国事,其无坠先勋。难当固辞,请立保宗以辅之。保宗既立,难当妻姚氏谓难当曰:国险宜立长君,反事孺子,非久计。难当从之,废保宗而自立,称藩于刘义隆。难当拜保宗为镇南将军,镇石昌,以次子顺为镇东将军、秦州刺史,守上邽。保宗谋袭难当,事泄被系。先是,四方流人以仇池丰实,多往依附。流人有许穆之、郝惔之二人投难当,并改姓为司马,穆之自云名飞龙,惔之自云名康之,云是晋室近戚。康之寻为人所杀。时刘义隆梁州刺史甄法护,刑政不理,义隆遣刺史萧思话代任,难当以思话未至,遣将举兵袭梁州,破白马,遂有汉中之地。寻而思话使其司马萧承之先驱进讨,所向剋捷,遂平梁州,因又附义隆。难当后释保宗,遣镇董亭。保宗与兄保显归京师,世祖拜保宗征南大将军、秦州牧、武都王,尚公主;保显为镇西将军、晋寿公。后遣大鸿胪崔颐拜难当为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领护西羌校尉、秦梁二州牧、南秦王。难当后自立为大秦王,号年曰建义,立妻为王后,世子为太子,置百官,具拟天朝。然犹贡献于刘义隆不绝。寻而其国大旱,多灾异,降大秦王复为武都王。
延和三年,氐杨难当克汉中。
《魏书·太武帝本纪》:延和二年十月,南秦王杨难当率众围汉中。三年正月,杨难当克汉中,送雍州流民七千家于长安。
太延二年,氐杨难当奉诏摄守上邽。
《魏书·太武帝本纪》:太延二年五月,杨难当窃据上邽。七月,诏骠骑大将军、乐平王丕等督河西、高平诸军讨之。九月,丕等至略阳,难当奉诏摄上邦守。按《氐本传》:太延初,难当立镇上邽,世祖遣车骑大将军、乐平王丕等督河西高平诸军取上邽,又诏谕难当,难当奉诏摄守。
太延五年三月,以故南秦王世子杨保宗为征南大将军。
《魏书·太武帝本纪》:太延五年三月,以故南秦王世子杨保宗为征南大将军、秦州牧、武都王,镇上邽。十二月,杨难当寇上邽,镇将元勿头击走之。
太平真君三年,氐杨难当为刘义隆将军、裴方明等所败,奔上邽,朝于行宫。
《魏书·太武帝本纪》:太平真君三年五月闰月,刘义隆龙骧将军裴方明、梁州刺史刘康祖寇南秦,南秦王杨难当败,奔于上邽。六月丙戌,难当朝于行宫。七月,诏古弼及殿中虎贲与武都王杨保宗从祁山南入,与淮阳公皮豹子等,俱会仇池。按《氐本传》:难当摄守寻而倾国南寇,规有属土,袭义隆益州,攻涪城,又伐巴西,获维州流人七千馀家还于仇池。义隆怒,遣将裴方明等伐之。难当为方明所败,弃仇池,与千馀骑奔上邽,世祖遣中山王辰迎之赴行宫。
太平真君四年二月,克仇池。四月,武都王杨保宗谋反,诸将擒送京师;诸氐、羌复推保宗弟文德为主,围仇池。五月,将军古弼大破诸氐,解仇池围。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 按《氐本传》:方明既剋仇池,以保宗弟保炽守之,河间公齐击走之。先是,诏保宗镇上邽,又诏镇骆谷,复其本国。保宗弟文德先逃氐中,乃说保宗令叛,事泄,齐执保宗送京师,诏难当杀之。氐羌立文德,屯于浊水。
太平真君九年,氐杨文德受义隆官号,守葭芦城,招诱武都、阴平五部氐民。诏仇池镇将皮豹子讨之。文德弃城南走,擒其妻子僚属。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 按《氐本传》:文德自号征西将军、秦河梁三州牧、仇池公,求援于义隆。义隆封文德为武都王,遣偏将房亮之等助之。齐逆击,禽亮之。文德奔守葭芦,武都、阴平氐多归之。诏淮阳公皮豹子等率诸军讨之,文德走汉中,收其妻子僚属资粮,及保宗妻公主送京师,赐死。初,公主劝保宗反,人问曰:背父母之邦若何。公主曰:礼,妇人外成,因夫而荣,事立,据守一方,我亦一国之母,岂比小县之主。以此得罪。
文成帝和平五年十二月,杨难当卒。
《魏书·文成帝本纪》:和平五年十二月,南秦王杨难当薨。按《氐本传》:高宗时,拜难当营州刺史,还为外都大官。卒,谥曰忠。子和,随父归国,别赐爵仇池公。子德袭难当爵,早卒。子小眼袭,例降为公,拜天水太守,卒。子大眼,别有《传》。小眼子公熙袭爵。
献文帝皇兴 年,氐杨文度自立为武兴王,遣使归顺,以为武兴镇将。
《魏书·献文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保宗之执也,子元和奔义隆,以为武都、白水太守。元和据城归顺,高宗嘉之,拜征南大将军、武都王,内徙京师。元和从叔僧嗣复自称武都王于葭芦。僧嗣死,从弟文度自立为武兴王,遣使归顺,显祖授文度武兴镇将。既而复叛。
孝文帝太和元年,破葭芦,斩杨文度,文度弟鼠自立。按《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元年十月,葭芦戍主杨文度遣弟鼠袭陷仇池。十一月,征西将军、广川公皮欢
喜,镇西将军梁丑奴,平西将军杨灵珍等率众四万讨杨鼠。闰月,欢喜等军到建安,杨鼠弃城走。十二月,欢喜攻陷葭芦,斩文度,传首京师。按《氐本传》:高祖初,征西将军皮欢喜攻葭芦大破之,既斩文度首。文度弟弘,小名鼠,犯显祖庙讳,以小名称。自为武兴王,遣使奉表谢罪,贡其方物,高祖纳之。鼠遣子苟奴入侍,拜鼠都督、南秦州刺史、征西将军、西戎校尉、武都王。
太和六年,以氐杨后起为武都王。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按《氐本传》:武都王鼠死,从子后起统任,高祖复以鼠爵授之。鼠子集始为白水太守,后起死,以集始为征西将军、武都王。
太和十二年九月,武兴国遣使朝贡。
太和十三年九月,武兴国遣使朝贡。
太和十四年三月,武兴国遣使朝贡。
太和十六年九月,武兴王杨集始来朝。
太和十八年九月,阴平王杨炅来朝。
按以上《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二十一年四月,武兴王杨集始来朝。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按《氐本传》:集始后朝于京师,拜都督、南秦州刺史、安南大将军、领护南蛮校尉、汉中郡侯、武兴王,赐以车旗戎马锦綵缯纩等。寻还武兴,进号镇南将军,加督宁、湘等五州诸军事。后仇池镇将杨灵珍袭破武兴,集始遂入萧赜。
宣武帝景明四年,杨椿、羊祉大破反氐,以杨绍先为武兴国王。
《魏书·宣武帝本纪》:景明四年正月,梁州氐杨会反。诏行梁州事杨椿、左将军羊祉讨之。五月,大破反氐,斩首数千级。十一月,以武兴国世子杨绍先为其国王。按《氐本传》:景明初,集始来降,还授爵位,归守武兴。死,子绍先立,拜都督、南秦州刺史、征虏将军、汉中郡公、武兴王;赠集始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安王。绍先年幼,委事二叔集起、集义。夏侯道迁以汉中归顺也,萧衍白马戍主尹天保率众围之。道迁求援于集起、集义,二人贪保边藩,不欲救之,唯集始弟集朗心愿立功,率众破天保,全汉川,集朗之力也。集义见梁益既定,恐武兴不得久为外藩,遂扇动诸氐,推绍先僭称大号,集起、集义并称王,外引萧衍为援。安西将军邢峦遣建武将军傅竖眼攻武兴,剋之,执绍先送于京师,遂灭其国,以为武兴镇,复改镇为东益州。
正始二年,梁州仇池氐反,诏杨椿、邢峦、源怀慎令讨之。
《魏书·宣武帝本纪》:正始二年二月,梁州氐反,绝汉中运路。邢峦频大破之。四月,仇池氐叛,诏光禄大夫杨椿假平西将军,率众讨之。十一月,武兴国王杨绍先叔父集起谋反,诏杨椿讨之。十二月,又诏骠骑大将军源怀慎,令讨武兴反氐。
正始三年正月,杨集起兄弟相率降。
《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孝明帝神龟元年正月,以氐酋杨定为阴平王。二月,东益州氐反。三月,南秦州氐反,遣龙骧将军崔袭持节谕之。
《魏书·孝明帝本纪》云云。
正光二年,南秦氐反,杨公熙潜谋为叛,右丞张普惠表其事,以贿免罪。
《魏书·孝明帝本纪》:正光二年正月,南秦州氐反,假光禄大夫邴虬抚军将军以讨之。十二月,以东益、南秦氐反,诏中军将军、河间王琛讨之,失利。按《氐本传》:正光中,尚书右丞张普惠为行台,送租于南秦、东益,普惠启公熙俱行。至南秦,以氐反不得进,遣公熙先慰氐。东益州刺史魏子建以公熙险薄,密令访察,公熙果有潜谋,将为叛乱。子建仍报普惠,令其摄录。普惠急追,公熙竟不肯赴,东出汉中。普惠表列其事,公熙大行贿赂,终得免罪。后为假节、别将,与都督元志同守岐州,为秦贼莫折天生所虏,死于秦州。文德后自汉中入统汧陇,遂有阴平、武兴之地后为刘义隆荆州刺史刘义宣所杀。
正光五年,诏刺史魏子建恩抚氐人。
《魏书·孝明帝本纪》:正光五年十二月,东益州刺史魏子建招降南秦氐民,复六郡十二戍。按《氐本传》:前后镇将唐法乐,刺史杜纂、邢豹,以威惠失众,氐豪仇石柱等相率反叛。朝廷以西南为忧。正光中,诏魏子建为刺史,以恩信招抚,风化大行,远近款附,如内地焉。后唐永代子建为州,未几,氐人悉反,永弃城东走,自此复为氐地。其后,绍先奔还武兴,复自立为王。
西魏文帝大统元年,绍先称藩,诏还其妻子。
《周书·本纪》不载。 按《周书·氐本传》:氐者,西夷之别种。三代之际,盖自有君长,而世一朝见。故《诗》称自彼氐、羌,莫敢不来王也。汉武帝灭之,以其地为武都郡。自汧、渭抵于巴、蜀,种类实繁。汉末,有氐帅杨驹,始据仇池百顷,最为彊族。其后渐盛,乃自称王。至裔孙纂,为苻坚所灭。坚败,其族人定又自称王。定为乞伏乾归所杀。定从弟盛,代有其国。世受魏氏封拜,亦通使于江左。然其种落分散,叛服不恒,陇、汉之间,屡被其害。盛之苗裔曰集始,魏封为武兴王。集始死,子绍先立,遂僭称大号。魏将傅竖眼灭之,执绍先归诸京师,以其地为武兴镇。魏氏洛京未定,天下乱,绍先奔还武兴,复自立为王。太祖定秦、陇,绍先称藩,送妻子为质。大统元年,绍先请其妻女,太祖奏魏帝还之。大统四年,岐州氐苻安寿降。
《周书·本纪》不载。 按《周书·氐本传》:绍先死,子辟邪立。四年,南岐州氐苻安寿反,攻陷武都,自号太白王。诏大都督侯莫陈顺与渭州刺史长孙澄讨破之。安寿以其众降。
大统九年,遣赵昶慰谕叛氐皆归附。
《周书·本纪》不载。 按《周书·氐本传》:大统九年,清水氐酋李鼠仁据险作乱,氐帅梁道显叛攻南由,太祖遣典签赵昶慰谕之,鼠仁等相继归附。按《赵昶传》:文帝大统九年,大军失律于芒山,清水氐酋李鼠仁自军逃还,凭险作乱。陇右大都督独孤信频遣军击之,不克。太祖将讨之,欲先遣观其势,顾问谁可为。左右莫对。昶曰:此小竖尔,以公威,孰不听命。太祖壮之,遂命昶使焉。昶见鼠仁,喻以祸福。群凶聚议,或从或否。其逆命者,复将加刃于昶。而昶神色自若,志气弥厉。鼠仁感悟,遂相率降。氐梁道显叛,攻南由。太祖复遣昶慰谕之,道显等皆即款附。东秦州刺史魏光因徙其豪帅四十馀人并部落于华州,太祖即以昶为都督领之。先是,汾州胡叛,再遣昶慰劳之,皆知其虚实。及大军往讨,昶为先驱,遂破之。以功封章武县伯,邑五百户。
大统十一年,于武兴置东益州,以辟邪为刺史。按《周书·本纪》不载。 按《周书·氐本传》云云。
大统十五年,赵昶定安夷兴州叛氐。
《周书·本纪》不载。 按《周书·氐本传》:十五年,安夷氐复叛,赵昶时为郡守,收其首逆者二十馀人斩之,馀众乃定。于是以昶行南秦州事。氐帅盖闹等相率作乱,闹据北谷,其党覃洛聚洮中,杨兴德、符双围平氐城,姜樊哙乱武阶,西结宕昌羌獠甘,共推盖闹为主。昶分道遣使宣示祸福,然后出兵讨之,擒盖闹,散其馀党。兴州叛氐复侵逼南岐州,刺史叱罗协遣使告急,昶率兵赴救,又大破之。按《赵昶传》:大统十五年,昶拜安夷郡守,带长蛇镇将。氐族荒犷,世号难治。昶威怀以礼,莫不悦服。期岁之后,乐从军者千馀人。加授帅都督。时属军机,科发切急,氐情难之,复相率谋叛。昶又潜遣诱说,离间其情,因其携贰,遂轻往临之。群氐不知所为,咸来见昶。乃收其首逆者二十馀人斩之,馀众遂定。朝廷嘉之,除大都督,行南秦州事。时氐帅盖闹等反,昶复讨擒之。
废帝元年,以氐杨法深为黎州刺史。
《周书·本纪》不载。 按《周书·氐本传》:先是,氐首杨法深据阴平自称,亦盛之苗裔也。魏孝昌中,举众内附。自是职贡不绝。废帝元年,以法深为黎州刺史。废帝二年,群氐相攻,赵昶遣使和解,更置州郡以处之。
《周书·本纪》不载。 按《周书·氐本传》:二年,杨辟邪据州反,群氐复与同逆。诏叱罗协与赵昶讨平之。太祖乃以大将军宇文贵为大都督、六州诸军事、兴州刺史。贵威名先著,群氐颇畏服之。是岁,杨法深从尉迟迥平蜀,军回,法深旋镇。寻与其种人杨崇集、杨陈侳各拥其众,递相攻讨。赵昶时督成武沙三州诸军事、成州刺史,遣使和解之。法深等从命。乃分其部落,更置州郡以处之。
恭帝三年,武兴氐及魏大王等叛,豆卢宁讨平之。
《周书·本纪》不载。 按《周书·氐本传》:魏恭帝末,武兴氐反,围利州。凤州固道氐魏大王等亦聚众响应。大将军豆卢宁等讨平之。按《豆卢宁传》:魏恭帝三年,武兴氐及固查氐魏大王等,相应反叛,宁复讨平之。

北周

明帝武成 年,赵昶大破氐众,王谦举兵沙州,氐复据州,应谦达奚儒讨平之。
《周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氐本传》:明帝时,兴州人段吒及下辩、柏树二县民反,相率破兰皋戍。氐酋姜多复率厨中氐、蜀攻陷落丛郡以应之。赵昶率众讨平二县,并斩段吒。而阴平、卢北二郡氐复往往屯聚,与厨中相应。昶乃简择精骑,出其不意,径入厨中。至大竹坪,连破七栅,诛其渠率,二郡并降。及昶还,厨中主氐复为寇掠。昶又遣仪同刘崇义、宇文琦率兵入厨中讨之,大破氐众,斩姜多及符肆王等。于是群氐并平。及王谦举兵,沙州氐帅开府杨永安又据州应谦,大将军达奚儒讨平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