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泉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八十五卷目录

 云谷山部汇考
  图〈缺〉
  考
 云谷山部艺文一
  云谷记          宋朱熹
 云谷山部艺文二〈诗〉
  云谷二十六咏       宋朱熹
  云谷山          陈大观
 云谷山部纪事
 云谷山部杂录
 泉山部汇考
  图
  考
 泉山部艺文〈诗〉
  泉山           宋钱熙
 九日山部汇考
  图
  考
 九日山部艺文〈诗〉
  寄题九日山豁然亭     宋朱熹
 九日山部纪事
 岐山部汇考
  图
  考
 岐山部艺文〈诗〉
  石禅床         宋胡梅所
  桃源口           前人
  诵经坛           前人
  千人洞           前人

山川典第一百八十五卷

云谷山部汇考

朱子构晦庵之云谷

云谷,在今福建建宁府建阳县城西北崇泰里,庐峰之巅。相传朱子构草堂于此,以为讲道之所,即晦庵也。


《方舆胜览》:福建路建宁府云谷,在嘉禾西北七十里。
《广舆记》:建宁府云谷,在建阳庐峰之巅,内宽外密,自成一区,朱熹构草堂于此,即晦庵也。有桃蹊竹坞,漆园药园,茶坂泉瀑洞壑之胜。按《八闽通志·山川考》:云谷,在建宁府建阳县西北崇泰里,庐峰之巅,朱夫子构晦庵于此,庵至今存。按《建宁府志·山川考》:云谷山,在崇泰里庐峰之巅,翠峦环绕,内宽外密,地气高寒,上多飞云,登者缘崖攀葛,崎岖数里,始到其上。宋朱熹喜其幽邃,号曰云谷。构草堂于中,扁曰:晦庵,为讲道之所。有记。
《建阳县志·山川考》:云谷在崇泰里,有记。朱子草堂联窗开,五月六月寒,人在冰壶中,酌酒,门对千峰万峰,碧客从图画里敲诗。
庐峰,在云谷山下,旧有书院祀,蔡氏七贤宋理宗御书庐峰二大字刻于石,今后山祠名本此。

云谷山部艺文一

云谷记          宋朱熹


云谷,在建阳县西北七十里,庐山之巅处,地最高而群峰上,蟠中阜下,踞内宽外,密自为一区,虽当晴昼白云,坌入则咫尺不可辨,昡忽变化则又廓然,莫知其所如往,乾道庚寅,予始得之,因作草堂其间,榜曰晦庵谷,中水西南流七里许,至安将院东,茂树交阴,涧中巨石相倚,水行其间,奔逼澎湃,声震山谷,自外来者,至此则已神观,萧爽觉与人境隔异,故榜之曰:南涧以识游者,之所始循,涧北上山益深,树益老,涧多石底,高下陡绝曲折,回互水皆,自高泻下,长者一二丈,短者亦不下数尺,或诡匿侧出层累,相承数级而下时,有支涧自两傍山谷横注其中,亦皆喷薄溅洒可观行里馀,俛入荟翳百步馀,巨石临水,可跂而息,涧西危石侧立,藓封蔓络佳木异草上,偃傍缀水出其下,淙散激射于涧中,特为幽丽下流,曲折十数腾蹙沸涌,西抵横石如龈腭者,乃曳而长演迤徐去,欲为小亭,临之取陆士,衡招隐语,命以鸣玉而未暇也。自此北去,历悬水三四处,高者至五六丈,聚散广狭,各有恣态,皆可为亭。以赏其趣,又北舍涧循山折而东行,脚底草树胶葛不可知,其浅深其下水声如雷,计应犹有佳处,而亦未暇寻也。行数百步得石壁,高广皆百馀尺,瀑布当中而下,远望如垂帘,视涧中诸悬水为最长径,当其委跣揭而度回视所历群山,皆抚其顶,独西北望半山立石,丛木名豺子岩者,槎牙突兀如在天表,然石瀑穷源,北入云谷,则又已俯而视之矣。地势高下,大略于此,可见谷口距峡为关,以限内外西翼,为轩窗可坐可卧,以息游者外植丛篁内,疏莲沼梁木跨之,植杉绕径西循小山而上,以达于中阜沼上,田数亩,其东欲作田舍数间,名以云庄径缘中阜之足,北入泉峡,历石池山楹药圃井泉,东寮之西折旋南入竹中,得草堂三间,所谓晦庵也。山楹前直两峰,峭耸杰立,下瞰石池,东起层嶂,其胁可耕者数十亩,寮有道流居之自中阜以东,可食之地无不辟也。草堂前隙地数丈,右臂绕前起,为小山植以椿桂兰蕙芬芳,岑蔚南峰出其右,孤圆贞秀莫与为拟,其左亦皆茂树修竹,翠密环拥,不见閒隙,俯仰其间,不自知其身之高地之迥,直可以傍日月而临风雨也。堂后结草为庐,稍上山顶北望,俯见武夷诸峰,欲作亭以望,度风高不可久,乃作石台,名以怀仙小山之东径,绕山腹穿竹树,南出而西下,视山前村墟井落隐隐,犹可指数,然亦不容置屋,复作台名以挥手南循冈脊下,得横径,径南即谷口小山,其上小平田亩,即以祈年因名之曰云社,径东属杉,径西入西崦,有地数十亩,亦有道流结茅以耕。其间,曰西寮,其山之脊蟠绕,东下与南峰西垂相齧,而谷口小山介居其间,如巨人垂手,拱玩珠璧,两源之水合于其前,出为南涧,东寮北有桃蹊竹坞漆园,度北岭有茶坡,东北行攀危石履仄,径行东峰之巅,下而复上乃至绝顶,平处劣丈馀四隤,皆劖削下,数百丈使人眩视,悸不自保,然俯而四瞰,面各数百里,连峰有无远近,环合彩翠云涛昏旦,万状亦非世人耳,目所尝见也。予尝名湘西岳麓之顶,曰赫曦台,张伯和父为大书甚壮,伟至是而知彼,为不足以当之,将移刻以侈其胜绝顶,北下有魏林横,带半岩木气辛烈可已。痞疾疑即方家所用,阿魏者,林下岩中滴水成坎,大如杯碗不竭不溢,里人谓之显济水,旱祷焉。又下为北涧,有巨石二对立涧旁,嶙峋崷嵂,古木弥覆,藤卉蒙络,最为山北奇处,里人名其左曰仁,右曰义,岁时奉祀如法闻,自是东北去有瀑布出,油幢峰下石崖隒下水泻空中数十丈,势尤奇壮,东南别谷有石室三,皆可居,其一尤胜,比两房中通,侧户旁近水泉可引以漱濯,然皆未暇,往观自东嶂南出小岭下数十步,有巨石赑屃下瞰绝壑,古木丛生,樛枝横出,是为。中溪别径,下入村落,其中路及始入南涧西崖,小瀑之流,各有石田数亩,村民以远且瘠,弃不耕,皆以赀获之岁,给守者以其馀,奉增葺费势,若可以无求于外。而足者,盖此山自西北横出,其脊为崇安建阳南北之境,环数百里之山,又未有高焉者也。此谷自下而上得五之四,其旷然者,可望而奥然者,可居。昔有王君子思者,弃官栖道学炼形辟谷之法,数年而去,今东寮即其居之遗址也,然地高气寒,又多烈风飞云,所沾器用衣巾皆湿如沐,非志完神全气盛而骨强者不敢久居。其四面而登,皆缘崖壁援萝葛崎岖数里,非雅意林泉不惮劳苦者则亦不能至也。自予家西南来,犹八十馀里,以故他人绝不能来,而予亦岁不过一再至,独友人蔡季通家山北二十馀里,得数往来其间,自始营葺,迄今有成,皆其力也。然予尝自念自今以往十年之外,嫁娶亦当粗毕,即断家事灭景,此山是时山之林薄,当益深茂水石,当益幽胜馆宇,当益完美耕山钓水,养性读书弹琴,鼓缶以咏先王之风,亦足以乐而忘死矣。顾今诚有所未暇,姑记其山水之胜,如此并为之诗,将使画者图之时览观焉,以自慰也。山楹所面双峰之下,又有方士吕翁居之,死而不腐,其地亦孤绝,殊胜本属山北名家。今亦得之,名曰休庵,盖凡耕而食于吾山者,皆翁之徒也。往往淳质清净,能劳筋骨以自给人,或犯之不校也。有少年弃妻子从之问其所授受,笑而不肯言,然久益坚苦无怨悔之色。呜呼。是其绝灭伦类,虽不免得罪于先王之教,然其视世之贪利冒色沉溺而不厌者,则既贤矣。因附记之,且以自警云。

云谷山部艺文二〈诗〉

云谷二十六咏       宋朱熹云谷

寒云无四时,散漫此山谷。幸乏霖雨姿,何妨媚幽独。
南涧

危石下峥嵘,高林上苍翠。中有横飞泉,崩奔杂奇丽。
瀑布

峰回危径转,垂练忽千寻。不为登山倦,踌躇秋涧阴。
云关

白云去复还,黄尘到难入。只有涧水声,出关流更急。
莲沼

亭亭玉芙蓉,迥立映澄碧。只愁山月明,照作寒露滴。
杉径

南起云关口,萦纡上草堂。天风发清籁,山月度寒光。
云庄

小丘横翠几,层嶂复嵯峨。释耒閒来看,岩姿此处多。
泉峡

入关但平田,复得此清响。何必问仙源,神襟一萧爽。
石池

两崖苍峭石,护此碧泓寒。秋月来窥影,骊珠吐玉盘。
山楹

山楹一怅望,恨此云迷谷。仙人不可期,缥缈双髻绿。
药圃

长镵斸灵根,莳此泉下圃。珍剂未须论,丹荑已堪煮。
井泉

山高泽气通,石窦飞灵液。默料谷中云,多应从此出。
西寮

畬田种胡麻,结草寄林樾。珍重无心人,寒栖弄明月。
晦庵

忆昔屏山翁,示我一言教。自信久未能,岩栖冀微效。
草庐

青山绕蓬庐,白云障幽户。卒岁聊自娱,时人莫留顾。
怀仙

山台一挥手,从此断将迎。不见尘中事,惟闻打麦声。
云社

西望多奇峰,北瞰独仙府。欲致武夷君,石坛罗桂醑。
挥手

自作山中人,即与云为友。一啸雨纷纷,无劳三奠酒。
桃蹊

涧里春泉响,种桃泉上头。烂红纷委地,未肯出山流。
竹坞

悄茜桃蹊北,萧森竹坞阴。不堪秋夜永,风雨助悲吟。
漆园

旧闻南华仙,作吏漆园里。应悟见割忧,嗒然隐空几。
茶坂

携籯北岭西,采撷供茗饮。一啜夜心寒,跏趺谢衾枕。
绝顶

当年赫曦台,移治在兹岭。寥廓无四邻,三光疑倒影。
北涧

土断川亦分,北下成阴涧。秀石得佳名,服膺吾敢慢。
中溪

南下东岭河,云是中溪道。岩树爱樛枝,石田悲蔓草。
休庵

别岭有精庐,林峦亦幽绝。无事一往来,茶瓜不须设。

云谷山          陈大观

四书日行天,万古仰馀光。读之十五载,稍稍知惭惶。不辞千里远,意升文公堂。多谢退斋翁,为予指迷方。初来心犹疑,久之念俱忘。齿齿南涧石,庐峰正斜阳。云叶弄晴影,瑶花吹古香。失笑丹崖上,振衣岩溜傍。须臾林景开,仰见天苍苍。晦庵数弓屋,破碎云中央。土花照人碧,腐瓦如鸳鸯。下有神仙宅,金碧相焜煌。玉狗守洞口,白䗫绕丹房。上有赫曦台,冥邈超八荒。君山粒米小,沧海寸线长。乃知子朱子,胸次不可量。道高古无上,聊托千仞冈。斯人今已去,馀迹欣未忘。悠哉一长啸,宇宙空茫茫。

云谷山部纪事

《建阳县志》:朱熹,字元晦,初居五夫,榜其读书所曰紫阳书堂。以新安有紫阳山志桑梓也,后结草堂于庐峰之云谷,曰晦庵,号云谷老人。

云谷山部杂录

《朱子语类》:高山无霜露,却有雪。某尝登云谷,晨起,穿林薄中,并无露水沾衣,但见烟霞在下,茫然如大洋海,众山仅露峰尖,烟云环绕往来,山如移动,天下之奇观也。或问高山无霜露,其理如何,曰:上面气渐清风渐紧,虽微有雾气,都吹散了,所以不结。若雪则只是雨遇寒而凝,故高寒处,雪先结也。

泉山部汇考

泉州府之泉山

泉山,在泉州府棠阴里第三十九都。其山周回四里,为郡之主山,一名北山,一名齐云山。
泉山图泉山图

考考

《泉山记》:山顶有水,分为两派,一入处州,一入建溪,《汉书》:朱买臣所谓东越,王居保泉山,一人守险千人不得上即,此山也。
《方舆胜览》:福建路泉州泉山,郡之主山,又名北山。在州北五里,周环四十里,颜师古注汉书,朱买臣所谓越王所保之泉山是也。山有石乳,泉澄泓清洁而味绝甘美,其源远流衍下达于江,以泉名山,及州以清源名郡,盖亦本于此。
《八闽通志·山川考》:泉山,在泉州府,一名北山,一名齐云山,在棠阴里三十九都,周环四十里,为郡之主山。
龟岩,在泉山之半巨石,如龟中空可居,唐林藻林蕴欧阳詹,皆尝读书于此,有石砚现存又有崇秀坞醉月石。
狮子岩,在龟岩之畔,有石巉然如狮子状。
清源洞,在泉山,有上下二洞,上洞名纯阳,在山巅乃东瓯王避,汉兵处后有石室,宋裴道人仙蜕之所号,蜕骨岩下洞名紫泽,去上洞半里许,有蔡如金真人祠,及丹灶上有百丈石,山阴有梵刹四区,峻峰叠嶂寓目,登眺如在天上,郡人多游焉。
杖藜泉,在清源洞侧,若坎井然,相传蔡如玉,手握藜杖拄地,而泉出,故名。
清源泉,在清源,上下二洞,深不过五六尺,甘洁无比山以泉名,盖本于此矣。

泉山部艺文〈诗〉

泉山           宋钱熙


巍峨堆压郡城阴,秀出天涯几万寻。翠影倒时吞半郭,岚光凝处滴疏林。

九日山部汇考

唐秦系栖隐之九日山

九日山,在今福建泉州府南安县,连跨晋江县界。邑人以九日登高于此,故名。
九日山图九日山图

考考

《方舆胜览》:福建路泉州九日山,去城十五里,延福寺之后山也。旧俗尝以重阳日登高于此,故名。按《三才图会·九日山图考》:九日山在南安县,连跨晋江县界,重九日,邑人多登高于此。无等岩,高丈许,镌泉南佛国四大字,唐僧无等建庵其侧,趺坐四十年,庵今废。石佛岩,在高士峰之巅,陈洪进镌佛像于大石上,建庵以覆之。翻经石,梁普通中,僧拘那罗陀,尝翻译《金刚经》于其上。一眺石,在莲花峰之巅,高广皆丈馀,登其上,则四方万境,举在目中,故名。小清凉石,方广丈馀,古木数株,掩映其上,登者必先憩于此。石灶,石盆,石碾,石砚,四石皆在秦君亭侧,相传唐隐士秦系遗物也。自然磉石,圆如弹丸,周围丈馀,出于天成。碧玉峡,二石相并,如玉之立。放生池,在寺前,上有翠光亭,惠泉。宋郡从事袁闻一重浚之,陈知柔为铭。白云井,泉味甘洌,相传唐进士傅荀尝旦汲井,见云覆水涌,有龙跃其中,又名钓龙井。已上皆九日山延福寺三十六奇中景也。高士峰,在九日山之西,唐秦系隐于此,上有石篆,刻曰高士峰。元张光道诗淡淡梨花寂寞春,一声啼鸟隔花闻,高峰影射金鸡月,渤海晴横碧峤云。莲花峰,在九日山之北,上开八石,若莲花然。宋朱文公诗:八石天开势绝攀,算来未似此心顽,已吞缭白萦青外,依旧个中云梦宽。
《闽书·方域志》:九日山,在泉州府南安县西,邑人以重九登高于此,或谓有道人言,吾自戴云山来此,九日乃到,因以名之。山奥衍明秀,溪流滉漾,峰峦映发,隐为一区。自晋以来,缙绅先生,以及方外之侣,并从探憩。至唐秦系栖隐于此穴,砚注老子,时山中有松树千章,尽东晋时物,郁然幽閟,加以姜公辅韩偓,先后寄寓,遂以名胜。至宋,则士大夫饯送雅集,毕会于此,而延平陈称,两守泉郡,其子莹中作山房读书,邹志完浩,郭祥正功父俱来过之。绍兴丙子,朱文公尉同秩满,就宿此山,传竹隐伯成,载酒悫被,泛舟弄月,剧饮放歌。此时文公方二十七岁,去之三十年,为淳熙乙巳,请祠家居,复来重游,与陈休斋知柔赋诗怀古,而兹山益增重矣。姜公辅所居峰,在九日山东,庆历四年,苏魏公绅大书姜相峰三字于石峰顶。有磴可坐数人,宋人有姜相台诗,曾楚公会寺记,称东峰亭基,盖姜相寻幽而营栋者也。公辅没,并葬于是。秦系所居,在九日峰西,系东渡江,邑人为立亭,号其峰曰高士石,刻篆书高士峰三字,苍劲古质,苏才翁笔也。亭旁因石为炉,碾盆砚,皆系遗物,于今具在。恨山久如童,无复千章之美矣。山麓有寺,曰延福,其始晋太康中所创,去山二里许,其移山麓,则唐大历三年寺额,欧阳四门所书也。大中五年,赐名建造,五代刘乙诗:曾见画图劳健羡,如今亲见画犹粗。山之胜,故可见矣。寺故五十有四,宋元丰间,合为延福禅寺,云有三十六奇,曰神运殿,神运殿者,唐咸通中,僧初建殿,求材于永春之乐山。遇一叟,指引其处。是夕,又梦许护送。既一日,江水暴涨,其筏自至,若神赍运,故以名殿。曰灵岳祠,谓指木之叟乐山之神也,祠以祀之,水旱疫疠,海舶祈风,辄见徵应。宋时,累封通远王,赐庙额昭惠。其后迭加至善利广福显济六字,盖宋时泉有市舶,郡守岁以四月十一日同市舶提举,率属以祷。宣和二年,提举张祐陛辞朝廷,至颁御香,诣殿焚之,其重如此。曰肉身王,姓陈,名益,熙宁间,有西夏之警,诏求勇敢士。郡守辟益为巡辖官。元丰间,从守祈风,睹庙之灵,誓舍身为佐。遂植杖立化,僧以泥益躯,别祠奉之。淳祐中,累封仁福王,曰檀樾林,云昔殿宇甫成,夜有神人,拥徒历观,俄隐于林间,每遇阴雨,其中有灯自明。曰菩萨坑,曰仙人桥,曰石佛岩,陈洪进因山石镌佛焉。乾道中,僧无可建轩,曰琴泉。朱文公书扁曰东峰道场。曰秦君亭,曰姜相台,曰无等岩。无等,唐时禅师也,会稽人,居石室四十年不出,刺史卢仝白三请不至,遣使仗剑云:不下山,取头来。无等禅寂自若,曰:身非我有,而况头耶。使者还报仝白,叹曰:空生之道,一至是乎。为诗赠之曰:九日峰前八十秋,禅庵遥枕晋江流。师心应共山无动,笑指云霞早晚休。曰放生池,通远王神,宋时最为灵著。州人祈祷,翕赫酒肉滂沲,及乎散胙饮福觞豆,杂进歌喧纷藉住,山僧禅师慧邃曰:五教,杀为大戒,神实依佛,其有不从。卜于神曰:其诫易杀为仁,则兆吉吉矣。又曰:其诫却荤茹,为蔬食则兆吉吉矣。慧邃曰:神许我哉。号于众曰:吾教有所谓水陆会者,化刀锋为金净土,化镬汤为花池,化针喉为火喙,为天人,化烊铜热铁,为香饮。以一色一香为无边,以十方三世为一会。余将为是会,以报神功。于是,作水陆堂,放生池,岁救物命不知凡几。李邴为之记云。曰御书阁,以藏敕书。曰墨妙堂,堂在奉先院中,林少卿以东壁有蔡忠惠诗,因以墨妙名之。忠惠东壁诗曰:日照溪山生翠光,春深花草杂幽香。登临谁识迟留意,门外埃尘去路长。末云:莆阳蔡襄,庆历四年二月二十日入延福寺,登秦君亭,观白云井,访北台,还书奉先。东壁忠惠字,刻在泉郡,凡六三在寺,一在州治,一在郡庠,一在洛阳之涘,在寺者此其一也,泉自唐马懿公总,出守以儒雅称,而姜公辅以相国,庐山下席相秦系从之游,内相韩偓,寓居此寺中,多题咏,郡人若欧阳四门,林御史昆弟史,黤盛昭州均,与李山之沂,周处士朴,及宋初诸公,题刻亦多,大抵磨灭岩崖间,独忠惠诗刻,岿然奉先之堂,当以其书重矣。僧无可因,堂壁有忠惠书,遂并取柯氏所藏,苏子瞻瑞鹊诗,及黄鲁直莲花铭,陈莹中诗若帖,并列壁中,当其世者,若大参李,汉老谢,任伯郎,儒冠先温叔,皮诗赞,亦并附焉。求陈知柔记之曰,乱峰轩亦无可所建。曰聚秀阁,曰廓然亭,亭在山半。宋元丰间,天台可师建。朱文公有诗。曰思古台,台在山阿文公书亭,扁曰仰高,盖景行姜秦二公之意。曰钓台,曰一眺石,曰翻经石。梁普通中,梵僧拘那罗陀翻译《金刚经》于石上。曰碧玉峡,两石并立在山之阳,张思诗:野迥方知天广大,身高更觉石岧峣。泉人试为平章看,胜绝何如透碧霄。透碧霄者,泉清源山岩也。曰小清凉石,曰石龟,曰石碾,曰石盆,曰石砚,隐君遗物也。曰自然磉,殿西有石如础,自然天立,当时因以架柱。曰白云井,在北峰之南,唐进士傅荀寄褐于兹,旭旦汲水,见云覆井上,波涌其中,有龙跃起,又名钓龙井云。曰惠泉,曰翠光亭,亭在寺前,天光云影,上下辉映。曰晋朝松偃,蹇蟠屈,异于常木,寺有老僧独坐,《志》谓晋时所有也。或天阴雨晴时,有龙攫其上。曰无名木,宋时木也,而莫识其名。王龟龄诗:一木苍然老更奇,肯将名与世人知。我来不具知名眼,深愧平生未学诗。曰醉石,在高士峰顶,有池一区,其草如茵,可以醉客。曰砌石庭,庭今犹在广庭也,此三十六奇矣。寺后复有菩萨泉,泉无源也。而出磐石中,奔湍漱响当,其涌时,名僧生焉。明朝有僧天辟者,隐居是山,邑簿邵惟善赠以诗:居山不如延福清,构屋不如翠光亭。流水回环此亭下,一派百折丝桐鸣。禅家老衲僧天辟,黄面传来人不识。九日山下放牛归,摸得撩天白日隙。一入深山四十年,高卧禅床听雨眠。常时会客此亭下,班床列坐如神仙。近年亭前山水碧,古冶龙泉匣中出。昨者我游九日山,天辟赠我青琅玕。惜无琼瑶以足报,且期松柏同岁寒。读惟善诗,天辟为人,可想见也。隆庆中,安溪詹仰庇葬孔希岛其下,而《志》之曰:希岛,不知何许人。善鼓琴,遨游海上。问其家,不答。问其年,不知也。冬葛夏裘,遗之钱,不受,受辄以与人。时慷慨,取琴鼓数行,遇豪贵客,辄避去。强之鼓,弗鼓。往来泉中四十年,貌不加老。有客知之者,曰此地仙也。与颜头陀各百三十岁。后卒,葬于是山,北有狮岩,黄氏始祖葬焉。
《八闽通志·山川考》:九日山,在泉州府连跨晋江县界,重九日,邑人多登高于此。
无等岩,高丈许,镌泉南佛国四大字,唐僧无等,建庵其侧,趺坐四十年。庵今废。
石佛岩,在高士峰之巅,陈洪进镌佛像于大石上,建庵以覆之。
翻经石,梁普通中,僧拘那罗陀尝翻译《金刚经》于其上。一眺石,在莲花峰之巅,高广皆丈馀,登其上,则四方万境,举在目中,故名。
小清凉石,方广丈馀,古木数株,掩映其上,登者必先憩于此。石灶,石盆,石碾,石砚,四石皆在秦君亭侧,相传唐隐士秦系遗物也。
自然磉石,圆如弹丸,周围丈馀,出于天成。
碧玉峡,二石相并如玉之立。
放生池,在寺前,上有翠光亭。
惠泉,宋郡从事袁闻一重浚之,陈知柔为铭。
白云井,泉味甘洌,相传唐进士,傅荀尝旦汲井,见云覆水涌,有龙跃其中,又名钓龙井。已上皆九日山延福寺,三十六奇中景也。
姜相峰,在九日山之东,唐丞相姜公辅,贬为州别驾,卒葬于此,因名。
高士峰,在九日山之西,唐秦系隐于此,上有石篆刻曰高士峰。
莲花峰,在九日山之北,上开八石,若莲花然。

九日山部艺文〈诗〉

寄题九日山豁然亭     宋朱熹


昨游九日山,散发岩上石。仰看天宇近,俯叹尘境窄。归来今几时,梦想挂苍壁。闻名结茅地,恍复记畴昔。年随流水逝,事与浮云失。了知豁然处,初不从外得。遥连桓杖翁,鹤骨双眼碧。永啸月明中,秋风桂花白。

九日山部纪事

《闽书》:唐秦系,字公绪,会稽人。天宝末,避乱入剡。大历五年,留守薛兼训得其文,奏为右卫率府仓曹参军,辞疾不就。系诗长五言,与刘长卿、韦应物相善,往来酬答,而权德舆评之曰:长卿自以为五言长城,系偏师攻之矣。应物答系诗,亦有五言今日为君休之句。久之,客游泉州,隐于九日山,穴石为研,注《道德经》者弥年,自号东海钓客。刺史薛播数往候之,系未尝一至。刺史门姜公辅谪居,辄筑室与近,张建封闻其不可,致请就加校书郎。其后,东渡秣陵,年八十馀卒。姜公辅,日南人,唐德宗朝,为谏议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德宗幸山南,其长女长安公主道薨,诏所司厚葬之。公辅谏曰:非久克复,京城公主,必须归葬,今方在道,宜从俭,以济军兴。德宗怒其卖直售名,罢为左庶子。以母丧,解服为右庶子,不迁者久之。陆贽为相公辅向贽求迁,贽密谓曰:窦丞相拟公官屡矣。上旨不允,尚怒公也。公辅惧,请为道士,未报,后又廷奏问,故以贽语对。德宗怒,黜为泉州别驾。来泉,居九日山,筑室与秦系相近。顺宗立,拜吉州刺史。未之官而卒。系为葬之山中。

岐山部汇考

漳州府之岐山

岐山,在漳州府城东十五里,三峰秀耸龙江之上,延袤十里许。山巅有巨石如室,相传,五代高僧楚熙尝居此。
岐山图缺考
《方与胜览》:福建路漳州岐山,郭功父有《岐山仙亭岩十咏》
《广舆记》:福建漳州府岐山,在府城东,与鹤鸣山联峙龙江之上。山巅巨石如室,五代时,高僧楚熙居此,刳竹引泉,竹节间生笋,遂成丛林,今呼瑞竹岩。按《三才图会·岐山图考》:岐山,在漳州府城东十五里,与鹤鸣山联峙,三峰秀耸龙江之上,延袤十里许,五代时,僧楚熙居此。
《八闽通志·山川考》:岐山在漳州府。与鹤鸣山联峙。三峰秀耸龙江之上,延袤十里许。五代时,僧楚熙居此。
石禅床,凿石为之。
题诗石,一石覆之,其文字漫灭,可识者数字而已。桃源口,
诵经坛,有石斜叠,色如银,击之有声,一作诵经石。一人泉,在虚白岩,出于石穴,深不盈尺,清洌可爱,以其水仅足供一人故名。
潜翁岩,隋唐间有潜翁者,修炼于此。
石棋枰,在虚白岩上。覆全石下,窈而平,日华照耀洞然虚白。
千人洞,在挂练石下,洞口狭而暗其中,宽朗可容千人,黄巢之乱,郡人多避于此。
谦师岩,僧从俭坎石为室,居四十年。因以为号。已上俱在岐山,宋郡守郭永尝即其景为十咏。
石室岩,在岐山之上。巨石如室,其中廓然平朗,正统初有僧绝尘者,修行于此。因作楼岩,前以居尝刳竹引水,入厨竹节间生笋,遂成丛竹。今号瑞竹岩。瑞龟岩,
屏风石,石壁峭削如屏。
青云洞,在山之阴。峭壁巉岩有石室,深广丈馀,其上时有云气氤氲。《方舆胜览》谓:郭功父有《岐山仙亭十咏》。考之《旧志》乃郭永,非功父也。又谓潜翁、虚白、谦师三岩,俱有鹤鸣山,盖岐山与鹤鸣山本一山也。今依《旧志》移置于此,以足十咏之数。

岐山部艺文〈诗〉

石禅床         宋胡梅所


空山危石平如掌,云锁苔封自昔时。不识山僧曾坐处,几回弹舌雨龙归。

桃源口           前人

洞门无锁白云深,洞口闲来一问津。安得当时种桃者,相逢花下说前因。

诵经坛           前人

昔人曾此月明中,扫石焚香礼碧空。千载台空人不见,野花啼鸟自春风。

千人洞           前人

天生岩穴受千人,隐隐幽深隔世尘。不识人间经几劫,洞门依旧锁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