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泗城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泗城府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卷目录

 泗城府部汇考一
  泗城府建置沿革考
  泗城府疆域考〈形胜附〉
  泗城府山川考
  泗城府城池考
  泗城府关梁考
  泗城府公署考
  泗城府学校考
  泗城府户口考

职方典第一千四百五十一卷

泗城府部汇考一

泗城府建置沿革考

      《府志》本府
古蛮彝地,秦为百粤,汉属交趾,唐宋为古墈峒,明置泗城,土直隶州。皇清顺治十五年,土知州岑继禄随征滇、黔、向导有功,晋州为府,改为泗城军民府,土知府沿袭,守土添设流官,同知、经历、教授等官,泗城旧管利州、程县及安隆、上林二长官司,功赏十八寨,后程县为南丹,土州霸管,其安隆、上林二长官司,皇清改流,建置州县,并泗城汛地,路程𣆟苗二甲、割入西林,俱属思恩。本府专管其功赏,十八寨亦改流入贵州,普安州,今在泗城所属,惟利州一州,地方窄小,故泗城旧地四十八甲今止存三十甲,分内、外哨,内哨五甲,系土府官目自治,外哨二十五甲,俱系世袭,头目各管其所部,人民听其土府,极难约束。
果化州
宋置,隶横山寨。元属田州路,明初因之,后改隶广西布政司。皇清改属泗城府,编户一里。
恩城州
在府治西北一百二十里,古名恩上,为西原农峒地;唐置恩城州,隶邕州。宋分上恩城、下恩城二州,隶太平寨。元至元十九年,并为一州,隶太平路;明隶太平府。皇清初因之,后改属泗城府,土官赵姓沿袭,流官、吏目佐之。
田州
古越裳氏地秦为百粤,汉属交趾郡,唐未详,宋皇祐间置,直隶田宁、土府、统果、化归、德隆州、三土州、上林一土县。元为来安路;明改为田州府。嘉靖七年,因九目为乱,寻讨平降府为州,削去三州一县,并割九目地,方编隶思恩府,本州归隶柳州府。皇清康熙三年,改隶思恩军民府,后复隶泗城府,领甲六。
归顺州
古百粤地,汉属交趾,晋因之,唐置镇安、峒立宣抚司,归顺即镇安、峒地。宋改镇安、峒为镇安军民土府,立岑姓为镇安世袭土知府,至明永乐八年,土知府岑志刚以次岑永福别立,归顺土州即今州治也,仍隶镇安。正德间,归顺州改为直隶州,明改为思恩军民府,原立八甲十三,峒三庄。于万历间被交趾莫寇占去,茶岭审慢登淰峒,泡泉、峒熹、峒又于天启七年,被莫寇占去,音峒、台峒、剥淰峒,于皇清康熙二年,复回奉断给小镇安管理,今本土州止存八甲、七峒、二庄领村八十一。
向武州
古百粤地,汉属交趾,唐未详,宋皇祐间黄志威随狄青征剿,侬智高有功,始置向武土州,题授志威为向武土知州,兼守禦江南岸领富劳县,并奉议州皆属向武甲地,隶永宁州。宋末,田州恃强侵占江南岸十一城头,后经申奏,乃将田州所侵十一城头割置奉议土州。元初,富劳县土官故绝归并其地与向武州管属,隶柳州府。明初仍旧,后隶思恩军民府。皇清初因之,后属泗城府。
都康州
古南蛮地,汉属交趾。建武间,置都康,直隶土州。唐、宋、元仍旧。明嘉靖十八年,改隶柳州府。皇清康熙三年,改属思恩军民府,后改属泗城府。无都,里止分四峒、领村一百八十有四,先是州被隆英向武二土州占去,宁田上、下怀恩四峒地方甚多,于元元贞二年,土知州冯嵩始将见在村落分为子、午、卯、酉四方。皇清因之。
龙州
在府治西南二百二十里,汉属交趾郡;宋改龙州,隶太平寨。元隶太平路,明隶太平府。皇清初因之,后改隶泗城府,土官赵姓沿袭,流官、吏目佐之。
江州
在府治西南十三里,汉属交趾郡,宋改江州隶太平寨,元隶太平路,明隶太平府。皇清初因之,后属泗城府,土官黄姓沿袭,流官吏、目佐之。

泗城府疆域考

        《府志》本府
东抵东兰州界三百里,
西抵西林县界一百八十里,
南抵土田州界一百六十里,
北抵贵州、永宁州界五百里,
东南抵土田州界一百四十里;
西南抵云南土富州界一百二十里,
东北抵南丹土州界三百五十里,
西北抵西隆州界三百五十里。
由府至思恩本府七百五十里,至省城二千里,东西广四百八十里,南北袤六百六十里。
果化州
东至隆安县界三十里,
西至太平府佶伦州界五十里,
南至太平府永康州界十五里,
北至思恩府武缘县界二十里。
恩城州
东至养利州界二十里,
南至太平州界十五里,
西至南平州界十里,
北至龙英州界三十里。
田州
东至上林土县界一百二十里,
西至泗城府界一百三十里,
南至奉议土州界一百里,至镇安府界一百五十里,
北至东兰土州界一百八十里;
自州治至府城四百五十里,
广二百五十里袤四百五十里。
归顺州
东至镇安府界七十里,
西至小镇安界一百五十里,
南至交趾高平府原界二百二十里,今界六十里,
北至土田州界九十里,
东南至湖阔寨界八十五里,
西南至交趾高平府,原界二百三十里,今界七十里;
东北至镇安府界五十里,
西北至小镇安界一百五十里,
由州治至府城一千里,
南北原广三百一十里,今广二百里;东西原袤一百八十五里,今袤一百八十里。
向武州
东至土上林县界九十里,
西至湖阔寨界五十里,
南至龙英州界三十里,至都康州界三十里,北至镇安府界二十里,
东北至奉议土州界二十里,至土田州界八十里;
东南至镇远州界三十里,
西南至上映土州界三十五里,
西北至镇安府界三十里,
自州治至府城四百一十里;
南北广五十里,东西袤一百四十里。
都康州
南距龙英州界七里,
北距向武州界六里,
东距向武州安保村界六里,
西距向武州界九里;
东南距龙英州界五里,
西南至上映州界五里,
东北至向武龙英交界六里,
西北至向武州界七里,
自州治至府城三百五十里,
南北广一十三里,东西袤一十五里。
龙州
东至崇善县界一百七十五里,
南至思明州界七十里,
东南至江州界一百六十里,
西南至下石西州界九十五里,
西至交趾高平彝府界九十里,西偏南至下冻州岊观界十里,
西北至上下冻州弄峒岭分界三十里,
北至安平州陇齐分界九十里,
东北至太平州隘容墓白分界八十里,自州治至
京师一万五百六十里。
江州
东至忠州界一百二十里,
西至龙州界九十里,
南至思明府界一百里,
北至太平府界一十五里,自州治至
京师一万四百四十五里。
形胜附本府
地处粤省极西界,与云贵枕连,南通田州,而东北直接庆远尽界,此属本省内地,可无事于控范也。外则贵州之永、宁安、南安笼逼处,其西北三省总会一府孤悬,险僻;冲要,寸寸皆边,无事则烽,燧不惊。有事则在,在需防,无地不为扼要矣。
果化州形胜无考
恩城州
本邑弹丸,土属居在各州之中,无形可考,无胜可稽。
田州
滇黔冲衢,猺蛮杂处,前临右江,后倚岊马,曼洞,险峻可扼富州之吭,雪瓶遥嶂堪制内地之胜,平野可耕,沿河可渔,是以民有利赖,境鲜寇盗之虞。
归顺州
居府之西邮、龙英,全茗隔越其左,交趾高平逼处其右,蛮乡荒徼,悬注孤立,洵称边粤要区所恃,山菁险甲,西南内地,环列东北,故堪控制边外,遥作藩篱也。
向武州
西南连左江属地,东北枕本府州县,地势颇长,支联不一,虽马鞍、塘滨前后高峙,泓渰一水左右,潆洄而旷野之冲,无险可恃,不足以制胜一方也。
都康州
后拥隆满,前跨黎塘,妙诀高插天表,巩佛键、钥水源,苍翠屏列,溪涧夹流,虽无河汉险固,而群峰森罗,亦蕞尔雄区也;至于强邻环居,昔怀蚕食之虞者,以地处中腹,四邻为之,重闭耳。
龙州
《州志》:控制南交藩屏,中原。
《新志》:地在极边。
江州
山多石广,形胜无稽。

泗城府山川考

        《府志》本府
凌云山 在府治东,距府半里。
迎辉山 在府治北,距府一里,以其山势朝阳,故名。
饯旸山 在府治西,山形端雅,如饯落日。莲花峰 在府治北,距府五里,群峰围簇,登峰极目,四远诸山皆培塿。
灵洞 在府治北,距府半里,岩洞深广,石皆异形,溪水出于洞中,夏月避暑,凉气森森,衣帽生寒。
澄碧水 在府西,绕府治南流注于汾州。龙渊 在府南,距府三里,内有神物。
果化州
枯酬山 在州东附城内。
咘底山 在州西附城内。
派吞山 在州西,距州三十里。
上庄山 在州西南,距州三十里。
南岳山 在州西南三十五里,昔建南岳圣祠于上,每祷必应,今虽颓圮,遗迹尚堪摩挲。哮山  在州南,距州二十五里。
轩山 在州南,距州四十五里。
那路山 在州治北,距州五十里。
个能岭 在州治东,距州二十里,高峻矗天,冠冕一州,攀跻其巅,苍翠满目,空阔无碍亦土属中大观也。
岊风泉 在州东附城内,山下有泉,昼夜涌流。咘底泉 在州西附城内,山下有泉,曰秀昼夜涌流,与岊风泉合流而南去,滔滔不竭,州中田畴赖其灌溉。
岊现泉 在州东北,山下有泉,时流不竭。印塘 在州衙前,其塘四方,如印中有一坝,如印之柄。
恩城州
萸留山 在州前对河。
夫嵋山 在敏村。
吽唵山 与养利州接界。陇育山 与安平州接界。
陇马山 按《明一统志》:在州治南,山形类马。境内有一小河,石滩其源出,自养利州治之东南入境,绕于州前,分流二水,从州治之西南出境,会合安平而注于丽江,顺流而下。
田州
合山 在州治东南,距州九十里。百咘山 在州东南,距州四十里。
雪瓶山 在州西北,距州八十里,其形似瓶。八面山 在州北,距州十五里,周围树木阴森。曼洞山 在州治西,距州二百二十里,峰峦层峙,溪壑连绵,枕镇安富州界。
屏风山 在州治西,距州四十里,其形若屏。巩山 在州治东,距州一百二十里,群山对峙,若门土人呼门为巩,故名巩山。
岊马山 在州治西北一百里,枕东兰州界。横山 在州城东南一十里,山势蜿蜒横列,故名。
怕武山 在州城西一十里。
岊野山 在州城东三十里。
右江 在州城东南,源出云南富州,历上林洞至本州流入南宁府界。宋陶弼诗:昔年观地志,此水出牂牁。断岸深无底,平流暗起波。感恩来客少,射影短狐多。未老诸蛮在,楼船恐再过。万洞溪 在州城西二十里,其水深阔,居民常渔于此。
那霸泉 在州城西五十里,四时不竭。
归顺州
照阳山 在州西北,群峰联络,惟此山势高耸,无路可通,中透石穴,虚敞清幽,可坐百人,穴外一径直达小镇安界,名为照阳关,距州一百五十五里。
魁嵩山 在州治北福峒,地距州九十里,山势层峦高耸。
岩岩山 在州东北五十里,岭下有岩,故名:岩岩山。与镇安府分界。
岭卫山 在州治西,距州一百五十里荣劳地界,此山高耸,绵亘洪黄剥咘,台峒栏隔交趾,言其能为一州之卫,故名。
苍崖山 在州治东十里。
狮子山 在州治南二里。
竹弄山 在州西,距州三十里。
腾烟山 在州西十里。
排磨山 在州南三十里。
岊远山 在州东南,距州八十里。
凤凰山 在州治北。
龙潭水 在州东北。
鹅泉水 在州西南,不通舟楫。
流珠水 在州东南,距州治八十里,水流出湖润寨。
向武州
塘滨山 在州东北,距州五十里,山下有峒,遇朔望峒里,常闻鼓吹声,下有泉流入,上林县水中鱼不可食。
淰透山 在州西南,距州二十五里,与上映州分界。
独隆山 在州治前,中有三岩,逐层悬梯,而上各塑菩萨像于内,名曰:万福寺。
马鞍山 在州东,距州四十里,形如马鞍,故名。武城山 在州东,距州四十五里,尖峰峭石下有小岩。
雷矮岭 在州东,距州八十里,与上林县连界。
苍孟岭 在州东,距州二十五里,高峰叠嶂,四时烟霞不绝,人迹罕到。
坡州岭 在故富劳县北三里,山形如虎,又名虎山。
大乃溪 一名泓渰江,自淰透山脚流出,旋绕州前,经旧州流至上林,注于右江。
大旱溪 源自上旱村山脚,流入镇安府东峒,经奉议州吉权城头注于右江。
都康州
隆满山 为州治后障,苍翠如屏,树木阴翳。岊望山 在州东卯坊,距州三十里,石峰嵯峨,人迹罕至。
妙诀山 在州北子坊,距州二里,耸插霄汉,高超群峰,山下有观音阁,为一州之瞻表。
鸦咋山 在州治西北酉坊,距州六里。
咘滩山 在州治西酉坊。
鼎独山 在州治北八里。
巩佛山 在州治西六里,山脚即联仙桥。陇泯山 在州治西。
独山 即旧州后屏,一山独立。
怀恩山 在州治东,距州十里。
伏店山 在州治左,相距一里。
宁版山 在州治北十里。
苟枭岭 在州西午坊,距州七里,与龙英分界。枯囚岭 在州西午坊,距州六里,距仙桥一里,与上映分界。
唏显山 在州治北。
岊望山 在州治东。
岊营陂 在州治西北。
岊炉江 在州治西四里。
仙桥水 在州西界,连上映桥,右有泮田,涔溃泥泞,水涓涓仰出,穿过仙桥,曲绕州前,旁有咘滩、伏店二潭,水汇注全茗,而归龙英。
伏店水 在州内,出自山穴,流过恒建桥下,共归仙桥溪水。
咘滩水 在州山下,有潭碧澄莫测。相传常有蛟龙游玩其间,逶迤里馀,合仙桥溪水。
岊营水 在州内,自坡下村前地穴涌出,名曰:龙潭。绕过宁田营,怀出龙英地界。
哑咋泉 在州西北,鼎独山侧,山脚有穴,亦名:龙潭。淜湃之声有如儿哭,深山土民闻声畏怖,不敢汲饮,其水凄清、幽绝,鸟迹不至,水流里馀,合归岊营溪水。
多恐泉 在州南六里。相传昔有犀牛游此,居民合力兵之,一日天惨地黑,雷雨交作,忽沉此村,为池中多鲤鱼,人不敢捕,亦不敢食。
黎塘 在州治南。
劄空陂 在州治西,水自炉泉涌出,筑为陂。与黎塘俱有灌田之利。
龙州
独山 在州治东,离城五里,其山形有文笔之状,特然目立。
狮子山 在州治南,隔河离州九里,其山势起伏,如狮子状。
壮山 在州治西,离州四里,其来龙雄大,左右皆有护送之势,即州场之脉络也。
军山 在州治北,离州六里,其势盘踞高耸。叫抱山 在州城南。
马倾山 在州城西。
秀岭 在州治南,离州九里,近高平、七源州界。高而耸立,为诸山之冠。登其岭者,南望可见交趾,回盼州治尽在目前。按《明一统志》:在州城西二十里,宋陶弼诗:路随云磴石梯行,限隔华彝天意明。自与大君为外屏,何劳诸将作长城。福民可拜三公爵,寿圣能呼万岁声。海国未疆崖石老,待谁来此勒功名。
龙江 发源自高平莫彝,经上下冻绕州而出江口汇合明江,崇善江顺流而下。按《明一统志》:在州城南,源出交阯,流入太平府界。
龙泉 发源自古甑,石多水清,游鱼尽见,冬夏不竭,古甑之田多赖以灌溉。
江州
波汉山 在州后,山势起伏,如波涛万顷,故名。绿眉水 在州治,南顺流绕出大江,但川水浅窄,不通舟楫。
归安水 发源自上思州,流经本州,境内顺注。大江而下,然亦浅窄,舟楫不通。

泗城府城池考

        《府志》本府
泗城府城池 旧无城郭,府治后枕东山西北南三面,小石筑砌,围墙高三四尺,周围长三百六十丈,开门三,曰西,曰南,曰北、西门则涧水横流,南北二门田畴平衍,别无壕堑。
果化州城池 旧无城郭。四围山峰,陡峭俨若城垣,惟北面谷口平衍。宋皇祐间,土知州许公顺筑建石墙一面,内有土筑,小墙,周回里许,正北开一门,无雉堞,壕堑。左右两小溪夹绕州前,合流而南。
恩城州城池 旧有土城,筑自宋皇祐间,在余甲对岸。明末,因兵戈蹂躏,官民逃窜衙署,城垣倾塌殆尽。皇清顺治十八年,迁建县治于那料村,复筑土墙高六尺,周围二百零五丈,东南二门,无城楼、雉堞。外有壕,广四尺,深三丈,春夏涨渟,秋冬乾涸。田州城池 城垣筑自明嘉靖间,左右二江,四面皆土墙,无雉堞、壕堑。东西南北四门,各有城楼,周围五百二十丈,厚四尺,明末颓坏,仅存基址。
归顺州城池 旧州治在今州治南十里。明弘治间筑建,周围一里,分四门,无雉堞、壕堑。因天启七年,被莫彝攻破,日久颓塌,今移作州治,筑土为墙,仅围衙署,非同城制。
向武州城池 旧有土城,筑自宋皇祐间,至明万历四十五年,被田州侵劫残破,始迁州治于乃甲,复筑土城,周围一百五十丈,高七尺,无雉堞、壕堑。正北开一门,有楼,用茅盖之。
都康州城池 原筑。土垣在把部村后,宋祥兴间遭龙英、向武二土州纠兵侵踞,州境始迁治于隆蒲,以避劫掳,城以乱石垒砌,高八尺,周围二百一十三丈,有东西南三门,古有城楼、雉堞,今俱倾圮,并无壕堑。惟小溪曲流于南北两门,春涨冬涸。
龙州城池 本邑原未设有城池。周围止筑有土墙包裹,至今亦复倾圮无存。
江州城池 本邑周围虽筑有石城一座,然低隘不堪,且上无垛子,其实一土垣耳。

泗城府关梁考

        《府志》本府
相葛隘 在府治东,距府二百八十里,自平乐逻路至隘三十里,隘外二十里,即贵州之星木寨界。
骨邅隘 在府治东北,距府三百里,自罗斛岊羊至隘四十里,隘外二十里,即贵州之中克渡。石头坉 在府治北,距府四十里,坉外十里,即贵州永宁州之大马地。
官桥 在府治之西门。
接龙桥 在府北,距府半里,石砌。
锁龙桥 在府治北,距府半里,石砌。
汾州桥 在府治南,距府五里,石砌。
瓦村桥 在府治北,距府三里,石砌。
些香渡 私渡在府治北,距府二百八十里,刳木为舟,以济。
桑郎渡 私渡在府东北,距府二百里,扎木为筏,以济。
果化州
汤士隘 在州治东,距州二里,自设土兵防汛。挞隘 在州治东北,距州六里,接连都康土州界,自设土兵防汛。
乃隘 在州治西,距州五里,自设土兵防汛。咘隘 在州治南,距州五里,自设土兵防汛。街桥 在州治前,石砌。
伏跌桥 在州治西北,石砌。
伏济桥 在州治东北,石砌。
那良桥 在州治东,石砌。
陇母桥 在州治西。
恩城州
照阳关 在治东北五十五里,关外即归顺土州界,中外俱属内地,未设有防汛。
剥稔隘 在治东南,距治一百六十里,山狭路岐,隘外即交趾、保州界,土民自相防禦。
左鸡隘 在治东,距治一百八十里,签拨土民堵备,隘外即邻交趾。
那确隘 在治东南,距治一百八十里,平坦无险,隘外即邻交趾,土民自相守卫。
马公隘 在治西北一百二十里,淰滨山巅,天生石墙对峙,中分一道,仅容一人,不能并行,隘外即邻云南富州里大村界四十里,不用兵防,土民自相守卫。
田州
曼峒隘 在州治西南,距州二百二十里,土兵十名防汛。
巩山口 在州治东北,距州一百二十里,土兵二名防汛。
驮马桥 在西门外,离州一里,广四尺,石砌。南门渡 在州治前,小板船一只,渡夫二名,土官自给工食。
剥色渡 在阳万甲距州一百里,小舟一只,渡夫一名。
旧州渡 在上、下田州甲,距州三十里,小舟一只,渡夫一名。
万渡 在阳万甲,距州一百六十里,土人自设小舟接济。
归顺州
照阳关 在州治西北一百五十里,关外即小镇安、峒垢埧界,原系内地,不设防禦。
涐漕隘 在州治东南八十里,接连湖润寨界,不设防禦。
荣劳隘 在州治西七十里,接连交趾、洪黄界,土兵五十名,防禦。
上勾隘 在州治西南七十里,接连交趾、茶岭界,土兵五十名防禦。
隘 在州治东南六十里,接连交趾溏泡界,土兵五十名防禦。
屯隘 在州治南六十里,接连交趾茶岭界,土兵五十名防禦。
涐扪桥 去州前一里,架木为之。
向武州
那耨隘 在州治东,距州五里,土兵二名守禦。供隘 在州治西,距州十里,土兵二名守禦。旧州桥 距州五十里,石砌二巩,广六尺,长二尺。
扎鱼桥 在乃甲内,距州五里,石砌一巩,广六尺,长一丈二尺。
都康州
叫空隘 在州治东,距州六里,隘外即向武地。左横桥 在州城外左侧,石砌、有巩。
右横桥 在州城外右侧,石砌、有巩。
劄孔桥 在州南门外。
永气石桥 在东南门外。
五星石桥 在州治东五里。
恒建桥 在州治东三里。
仙桥 在州治西六里巩佛山枯囚岭下,两山对峙,山脚相联,中断一垠溪流,成川上有石板横覆平铺,天然一桥,阔二丈,长三倍之,相传古有仙游于此,因名。
龙州
水口关   平而关   合石关
俸村隘   把因隘   宜隘陇那隘   庄海隘   闭村隘
那怀隘   敢门隘   武德隘
苛村隘   斗奥隘   淹村隘
咘村隘   陇茗隘   那郡隘
陇久隘   供村隘   那苗隘
把也隘   暖村隘   赛村隘
达零隘   鹄村隘   盎村隘 以上诸关隘系枕近黎莫两蛮,最为险要,有龙凭营官兵协同土兵防守。
通津桥 按《一统志》:在州城内。
枕流桥 按《一统志》:在州城东。
驮河渡 按《一统志》:在州东四十里。
江州关梁无考

泗城府公署考

        《府志》本府
泗城府治 东倚凌云山,西面澄碧水,中建上府大堂,后为二堂,堂两旁俱有侧舍,后即土府廨,自大堂至廨共五进,大堂前两廊各三间,为吏役房;前为仪门,外为大门。
清军厅 在府治左,大堂二堂,厅廨共四进;堂旁各有侧舍,前为大门,后为仪门。
经历司 在清军厅之右,堂署门一如厅制,皆
木片架版,无仓库、监狱。
果化州治 在县治之中,坐西向东,前后二进,共屋六间,外为大门,周围土垣,内有馀地,皆夹茅编竹。
恩城州治 在旧治音冈地,方自明天启年间,移住么猺甲内,建房三进,前大门、中堂,后州廨左右两廊有舍,吏,役居焉。
田州治 自宋皇祐间建在上下田州甲、南向。大堂、中堂、仓库、廨舍、仪门、大门、役房、谯楼俱备。至明嘉靖后,公署日渐颓毁,复迁建于河边,大堂一座四楹,中堂一座三间,后为廨,前为大门,无仓库、廊舍、谯楼。明末兵变残破,官民杂居。皇清顺治十八年,修建茅屋一座各三间,前为堂,后为廨,外为大门,吏目署在州署东,茅屋二座,各三间,其为堂、为廨、为门,与州署同。
归顺州治 在旧州治。明天顺间,因被莫彝残破,旧州竟成丘墟,今移住于计甲内,建立茅房三进,中为州堂,后为州廨,左右两廊为书吏舍,前为仪门。
吏目衙 在州城东南,中为厅,后为廨,前为仪门,编竹覆茅,无砖瓦、丹壁之饰。
向武州治 在土城之中北向,大堂一座,中堂一座,后为州廨,前为大门,周围土垣,内有馀地。吏目署 在州署左东向,前厅一座,后厅一座,外为大门,内两廊为役舍,皆竹篱、茅盖。
都康州治 原有衙署在石垒城垣内。大堂一座,前门楼、大门二门各三间,西北各有从房两廊,书吏有舍,监狱、土地祠俱在二门外,年远颓塌,今止草创堂署一间,后堂二间,两廊、书吏房各一间。
吏目署 在州治左相距二里,中为大堂,后为衙舍,前为大门,无仓库驿递。
龙州治 坐东南向正北,草盖大堂一座三间,后衙一座三间,两廊、吏役有舍,共八间,仪门一座,大门一座,原无属官,亦无衙署。
江州治 在城中,茅屋数间而已。

泗城府学校考

        《府志》本府
泗城府儒学 原未建立学宫,至皇清康熙十年,始稍稍创置。
果化州学校无考。
恩城州学校无考。
田州学校无考。
归顺州儒学 明弘治年间,在旧州。因天启七年,被蛮攻劫,毁颓无存。今移新州,尚未建立。向武州学校无考。
都康州学校无考。
龙州学校无考。
江州学校无考。

泗城府户口考

        《府志》本府
田无履亩人不编丁,今计三十甲,亭村通共有一万六千三百馀丁口。
果化州
古无版籍,例不编丁。
恩城州
本州民无版籍,并无编列户口,亦无兼辖猺獞。
田州
共计二千一百五十二家一万二千四百三十二口,例不编丁。
归顺州
古无版籍,例不编丁,兼遭莫彝侵占六峒,地方人民并被劫掳,今止存五百五十六户,共三千九百一十二口。
向武州
户四百五十三口二千八百二十三。
都康州
共计三百六十八口,老幼共一千五百三十一名。
龙州
本州土属之民,原无版籍,俱系招耕,任其来往去住,共计虽有三十馀村,不满五百丁口,皆因二三家为一村也,凡有公务,差役论丁派拨,亘古相沿焉。
江州
本州土司例无编立户口、丁徭。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卷目录

 泗城府部汇考二
  泗城府田赋考
  泗城府风俗考
  泗城府祠庙考〈寺观附〉
  泗城府驿递考
  泗城府兵制考
  泗城府物产考
  泗城府古迹考
  泗城府猺獞峒蛮考
 泗城府部艺文一
  泗城土府世系考     明王守仁
  重修田州府德政堂记     关誉
  议处思田事宜        林富
 泗城府部艺文二〈诗〉
  宿田州          宋陶弼
 泗城府部纪事
 泗城府部杂录

职方典第一千四百五十二卷

泗城府部汇考二

泗城府田赋考

        《府志》本府
田无顷亩,原额徵秋粮折色米一千六百四十六石九斗。康熙三年,奉文委官会勘,除去路程一甲,粮米四十五石七斗一升四合三勺,归入西林县额内,尚实徵折色米一千六百零一石一斗八升五合七勺。
尚徵折粮银一千一百二十两零八钱二分九釐九毫九丝,闰月加银四十九两五钱五分九釐九毫九丝八忽。
以上折粮,连闰共实徵银一千一百七十两零三钱八分九釐九毫八丝八忽。
三年朝觐,额解贡马八匹,每匹折银一十二两,共银九十六两,外水脚银二两八钱八分。又三年朝觐,额解贡器、香炉、并盖、花瓶、烛台,全副共重九十四两,外水脚银二两八钱二分。又三年朝觐,额解贡马八匹,每匹折银一十二两,共银九十六两,外水脚银二两八钱八分。又三年朝觐,解贡器、香炉、并盖、花瓶、烛台,全副共重九十四两,外水脚银二两八钱八分。又三年朝觐,额解本色黄蜡二十觔。
果化州
田无顷亩,地丁额徵解银共一百二两有奇。
恩城州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三十七顷三十八亩。
地银一百五十五两三钱一分二釐有奇,地粮一百九十六石二斗四升五合。
本州田无顷亩,额编秋粮银一百二十两,解赴本府投纳外。
朝觐贡马二匹,每匹折银一十二两,共银二十四两,向系三年一徵,解赴本府投纳。
田州
原额田无顷亩,因本州粮米虚悬,于康熙三年内,丈勘得实六甲,官、表、祀、站、兵、徭六项田二百四十八顷七十二亩五分。
原额徵秋粮折色米四千零六十一石九斗七升五合七勺,康熙三年,奉文委官丈勘,减去粮米二千八百一十八石三斗五升零五合。尚实徵折色米一千二百四十三石六斗二升五合。
实徵折粮银八百七十两零五钱三分七釐五毫。
又河税银二百两,
又三里参将马料银三十六两,
又解司表笺工价银一十三两三钱三分三釐,以上折粮河税、马料、工价,通共实徵银一千一百一十九两八钱七分零五毫,闰月共加银六两八钱二分六釐六毫六丝六忽。
三年朝觐,额解贡马一十二匹,每匹折银一十二两,共银一百四十四两,内上林土县帮解贡马一匹,折一十二两,外水脚银四两三钱一分,
内上林土县帮水脚银三钱六分。又三年朝觐,额解贡器银、香炉、花瓶、烛台各一副,共折银一百二十两,外水脚银三两六钱。
归顺州
田无顷亩,地丁额徵解银共一百一十一两有奇。
三年朝觐,额解贡马二匹,每匹折银一十二两,共银二十四两,外水脚银七钱二分。
向武州
田无顷亩,原额徵秋粮折色米八百六十八石九斗二升。
实徵折粮银六百零八两二钱四分四釐,闰月加银六两八钱六釐六毫六丝六忽。
以上折粮连闰通共实徵银六百一十五两零七分零六毫六丝六忽。
三年朝觐,额解贡马二匹,每匹折银一十二两,共银二十四两外水脚银七钱二分。
都康州
田无顷亩,原额徵秋粮,折色米二百四十石零五斗,实徵折粮银一百六十八两,闰月加银六两八钱二分六釐六毫六丝六忽。
以上折粮连闰通共实徵银一百四十七两八钱二分六釐六毫六丝六忽。
三年朝觐,额解贡马二匹,每匹折银一十二两,共银二十四两外水脚银七钱二分。
龙州
康熙三十二年,地无顷亩,
地银三百二十三两五钱零五釐,
地粮四百六十二石一斗五升,
额徵秋粮银三百二十三两五钱零五釐,例解南宁府投纳。
本州每遇贡期,例出扛夫一百六十七名,马十八匹,及土兵一百八十名,至期点候应用。自甲申年明季之后,蛮贼屡出,侵犯州城,房屋多遭焚掳,附近边界一带,村场尽属丘墟,自此民丁渐稀,凡遇贡期,备历情由详报。自康熙二十九年,均照四分减一之例,龙州应出兵夫一百八十名,在于关前摆列,事毕卸刀作夫,抬运贡物,至今援例因之。
江州
康熙二十二年,地无顷亩,
地银一百四十三两五钱,
地粮二百零五石,
额编狄粮银一百四十三两,遇闰加银五两六钱二分零,徵解南宁府投纳,外
贡马二匹,每匹折银十二两,共银二十四两,外加水脚银七钱二分,例系三年一徵,解赴南宁府投纳转解。

泗城府风俗考

        《府志》本府
万山丛萃,岚雾迷漫,地鲜平畴,凿山为耕,力劳而收薄,故仅给而储稀。其愚朴坚悍之气,则性然也然,刻木誓信,则至死不移。饮食、衣服、婚葬、悲喜,可怪之情大抵与诸土同。独妇女首裹布,帻必刺红白花纹为饰。目把人等则腰系白带,如黑花以别等类,此其制也。至于疾病,用巫人系鸡,取翼两骨束作一对,分别记号卜之,以占吉凶,并验鬼祟,小则用羊豕、鸡犬,大则用牛,或一二以十数祭之,竟有为一病,而至破家者,其愚如是然。俗尚勤俭,骨肉亲爱,犹有上古遗风焉。
果化州
风俗大都与泗城同。
恩城州
地僻民疲,生其邑者,多半不识文字,惟知耕食凿饮。男女跣足缠头,饮食相招,席地而坐,祭葬好鸣钟鼓,病不服药,惟祭祀鬼神。
田州
山荒野旷,青草黄茅时作瘴疠,土人性与土习,罕有中病。汉人至此,不耐寒暑,感者多疟痢痞胀其田,土多硗瘠,多种芋粟以为饔飧,粗知礼义,心狡多诈,家无畜积,有牛为富,重财轻杀,疾病祭鬼神,丧葬用浮屠,衣服、器用俭啬质朴至。若出,入佩刀,妇女贸易廛市。灯节,男女游戏唱歌,其习尚俱与各土属同。
归顺州
山高阴重,少暑多寒,民淳而朴,不事营谋,无力食盐,常沥灰取水,以代盐味。男巾布裸足,必洁饰其裙,而后敢见长上。女衣短裙长,必染涅其齿,以示富厚。嫁娶乡邻,互相酬赠,死亡阖室,子女以杵舂臼,闹击成声,名为化者舂行;粮葬日,鼓乐导送,颇涉于华。每遇节庆,用叶裹米为粽,献上馈邻,其粽之大,至有裹米数十升,中藏全猪并鸡鸭者。新岁,男女抛毬为乐,混杂无嫌,馀与各土属同。
向武州
山多田少,民种芋粟以代禾黍,不事贸易,不知礼义,好斗杀,尚鬼神,男穿草履,妇戴竹笠。元旦,户俱挂纸,亲戚携酒肉到门探贺,相聚讴歌。清明祭扫,中元祀祖,互相邀饮。冬日放火焚山,昼夜不息。除夕则裹粽以乐,岁终其居室,婚葬俱与各土属同。
都康州
四时瘴雾,弥漫不分冬夏,遇雨则寒,其民散处,山陬架楼而居,不知礼义,专事耕稼,高亢无壕,五日不雨,地裂龟纹,终岁一收,仅供半载之食,每藉芋粟为粮糗。春夏民多菜色,性鲁质朴,孱弱无力,婚不奠雁,礼重槟榔。冬夏饮水,终岁食淡,一切火葬,重鬼、好斗、轻生俱同各司,虽边鄙陋风大异中土,亦相沿成习,各以朴质自甘也。
龙州
土瘠民愚,少习诗书,日夕惟知耕凿务农,所居尽是编茅为屋。按《明一统志》:有疾病辄具牲牢,诣神祠祈祷。有被诬则盟誓插血,委弃性命。私相称贷则刻木比指,信若契书。扺冒罪刑则系草于胫,重于桎梏。
江州
民皆土愚,不事诗书,耕耨乃其本业,有婚姻嫁娶,酒肉、槟榔、糯饭为重。至于疾病,不服药饵,惟祀鬼神。若遇饮食相邀集众,席地而坐,男妇悉用白布花巾缠头,墟场贸易,男女混杂无间。

泗城府祠庙考

        《府志》本府
山川坛 在府治西北,春秋祭。
社稷坛 在府治西北,春秋祭。
城隍庙 在府治西。
关帝庙 在府治西。
真武庙 在府治西。
果化州
城隍庙 在州治西。
关帝庙 在州治东。
三界庙 在州治东北。
思城州祠庙无考。
田州
山川坛 在州治东离城半里,土官春秋致祭。州厉坛 在州治南,距城半里,中元节土官致祭。
城隍庙 在城内,茅屋一间,土官春秋致祭。关帝庙 在东门外,瓦屋一座,土祝奉祀。五显庙 在东门外,茅屋一座,土祝奉祀。北府庙 在东门外,茅屋一间,土祝奉祀。都城庙 在东门外,茅屋一间,土祝奉祀。三界庙 在东门外,河边茅屋一座,土祝奉祀。
归顺州
山川坛 在州治东,递年春秋,土官备仪致祭。社稷坛 在州治东,递年春秋,土官备仪致祭。州厉坛 在州治北。
城隍庙 在州治西。
真武庙 在州治南。
关帝庙 在州治东。
五显庙 在州治西。
三圣庙 在州治南。
向武州
社稷坛 在州治东,土官春秋致祭。
州厉坛 在州治西,官目中元日致祭。
都军社 在镇甲内,距州十五里,设坛奉祀,春秋致祭。
南岳庙 在州甲内,距州四十五里,于万历末年建,至今春秋祭祀不替。
都康州
社稷坛 在州城南门外。
城隍庙 在北城内。
真武庙 在州治北。
南岳庙 在北城外。
龙州
城隍庙 在州城东。
关帝庙 在州城南。
北帝庙 在州城东北。
三教庙 在州城东。
班氏庙 在州城东南。
江州
城隍庙 在州城内西。
三界庙 在州城内东。
玉皇庙 在州城内东北隅。
真武庙 在州城内北。
班氏庙 在州城内西北。
寺观附本府
万寿寺 在府治西。
三清观 在府东北。
果化州
观音庵 在州治西南。
恩城州寺观无考。
田州
报恩寺 在州东门外。
元帝观 在州东门外。
归顺州
滨山寺 在州治东。
玉皇阁 在州治北。
观音阁 在州治东北。
向武州
万福寺 在州治前,独隆山中,以石穴为室,上层塑三宝,佛像三尊,及诸天二十四像,中层塑观音像,两旁罗汉像,下层塑上帝像一尊,有土僧住持。
观音寺 在故富劳县北五里,明洪武二十八年建。
元天观 在武城山顶,明洪武间建。
都康州
观音阁 在州治北妙诀山下。
龙州
广福寺 在州城东,按《明一统志》:在州城西,明初建。
元妙观 按《明一统志》:在州城东北,明洪武初建,景泰间重修。
江州
报恩寺 在州城内西。

泗城府驿递考

        《府志》本府
泗城驿 在府前,路出邻站,各驿站无额编钱,粮俱依土府私设,各站俱有站屋一间以处,站夫传递公文,并各差役往来歇宿。
邻站 在邻村府治南,距府七十里,路往皈乐站。
皈乐站 在皈乐甲府治南,距府一百四十里,站路一路,上唐兴站一路,出田州剥邑。
唐兴站 在唐兴甲府治西南,站路距皈乐站一百里,距府二百四十里。
往甸站 在往甸甲府治西南,站路距唐兴站一百里,距府三百四十里。
百细站 在百细甲府治西,站路距往甸站一百里,距府四百四十里,此站路入西林县,路程站通贵州、云南等处。
果化州驿递无考。
恩城州
本州僻居,山谷不近江干,计陆路距府城一百二十里,自本州至太平州城三十里,自太平州至太平府城九十里。
田州
竹州塘 在州西,距州八十里,上接泗城府皈乐,下递本州砦马,汉兵二名,土兵一名查守。砦马塘 在州西,距州五十里,上接竹州,下递那标,汉兵一名,土兵一名查守。
那标塘 在州西,距州二十里,上接砦马,下递雷冈,汉兵二名,土兵一名查守。
雷冈塘 在州东,距州十里,上接那标,下递渌檂,汉兵一名,土兵一名查守。渌檂塘 在州东,距州四十里,上接雷冈,下递平马,汉兵一名,土兵一名查守。
平马塘 在州东,距州七十里,上接渌檂,下递婪凤,汉兵一名,土兵一名查守。
婪凤塘 在州东,距州九十里,上接平马,下递榕树,汉兵一名,土兵一名查守。
榕树塘 在州东,距州一百一十里,上接本州婪凤,下递上林县上林塘,汉兵二名,土兵二名查守。
向无驿站,自顺治十八年,始设立八塘,共拨汉兵十一名,俱西林营内拨。
归顺州
州前塘 在州治前。
个离塘 在州治东北五十里。
荣劳塘 在州治西六十里。
向武州
雀臼州塘 在州治东,距州四十五里,自府城沿塘计之,名为第九塘,上接乃塘,下递上林,凡有公文,遵拨土兵一名递送,其供食俱系本州给发。
乃塘 在州治前,自府城沿塘计之,名第十塘,上接通冻,下递旧州,凡有公文,遵拨土兵一名递送,其供食俱系本州给发。
通冻塘 在州治西,距州四十五里,自府城沿塘而上,计之名为十一塘,上接抚安,下递本州乃塘,有公文,遵拨土兵一名递送,供食州给。原无塘铺,自顺治十八年,官兵剿沈文崇绕道,出奇取胜,始设三塘,至今因循相沿,成塘传递公文。
都康州、龙州、江州三州驿递俱无考。

泗城府兵制考

        《通志》本府
泗城营
副将一员     守备二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泗城城守营兵
步战兵五百名   守兵五百名
共兵一千名,按该营新设。康熙二十一年四月,奉部文为敬陈调剂等事,案内将援剿营裁兵,挑选兵丁一千名拨入泗城,照浔州营例,兵一千名,官九员,但援剿向例,战八守二,今补入泗城,应裁为战守各半。
其营兵月共应支饷银一千二百五十两,月共应支米三百石。
官自备马二十八匹,
春冬二季,例每匹月支谷一石二斗,每匹月支草四百二十觔,
夏秋二季,例每匹月支马乾银九钱。
果化州兵制无考。
恩城州
本州弹丸土属,介在各州之中,并未设立城守分防官兵。
田州
左江镇拨分防汛,
左江镇拨分防官一员,
左江镇拨防守兵二百名。按《州志》:本州原有目把土兵一百名,防禦州治,其馀各甲,亦设土兵,自耕自守。自宋迄明,并未设兵防禦险要,及明末,富州沈文崇劫掠之后,本州始拨土兵十名于罗山口防汛,又拨土兵二名于巩山口稽察往来。皇清顺治十八年,设立八塘西林营,内共奉拨汉兵十一名查守。
归顺州
向未设防,惟交阯高平,阡陌毗连,原恃茶岭山,更軿守为扼塞,后被彝占,反据为险,今本州所宜防范者,虽有四处,而历年宁谧,绿林敛迹,惟签土兵轮流防禦。
向武州
原有土兵分布各甲,自相卫守。于万历四十五年,因田州攻劫,始于东南冲路筑石墙一十馀丈以为堵禦,名之曰隘,设土兵十名防守,至皇清定鼎,四境安静,各隘止设土兵二名稽察往来。
都康州
本州地处偏僻,居于四邻腹中,并无险要,所以自古及今,从未设兵防禦。
龙州
龙凭营
守备一员   千总一员
步战兵五十名
守兵一百三十五名 共兵一百八十三名。龙州水口等关隘,俱龙凭营拨兵,同土兵防守。月共应支饷银二百二十二两,
月共应支米五十七石九斗,
官自备马六匹,
春冬二季,例每匹月支谷一石二斗,每匹月支草四百二十觔。
夏秋二季,例每匹月支马乾银九钱。
江州
本州居在四邻腹中,并未设有防守官兵。

泗城府物产考

       《一统志》府总
降香    柑黄    蜡柑
缩砂    草果    乌蛇

夭桃 紫竹 俱出田州。
方竹 产归顺奉议二州。
猪金樱 出向武州。
竹笋 有甜竹、苦竹,各种不同,惟归顺州所产,方竹笋最佳,肉厚而味长。

泗城府古迹考

        《府志》本府
罗博关 在州境,明置巡检司于此。
丰乐桥 在州治南。
果化州古迹无考。
恩城州古迹无考。
田州
田州旧城 在州城东四十里,遗址尚存,宋陶弼宿田州诗:路下牂柯水,石间三分,才过二分山。年光欲尽,家犹远,岚气虽疏,鬓已斑,宾从笑谈讥独进,儿曹音信喜生,还南风一夜,吹乡梦数刻,飞过五岭关。
买马市 在州境,宋绍兴间,设横山。寨买马市于此。
嘉乐亭 在州城西二十里,明正统十三年,知府岑绍建为游观之所。
钟鼓楼 在州治西,建自明嘉靖初年,上有神钟一口,声闻数十里,因明末富州兵劫,钟鼓楼毁无存。
广济桥 在州城东一十里。
保合桥 在上林县治北。
观音寺 在州城东,明洪武中建。
报恩寺 在观音寺前,明正统间建。
元天观 有二,一在州城东,明洪武中建;一在上林县治东,元至正间建。
归顺州
苍崖仙迹 在州城东隅,田间一山,卓起如笋,高至不可仰视。相传古有仙游其上,足迹宛然,土人偶登其巅者云:见柑树结实,可食不可怀归。下有岩洞,岁春士女游乐其间,抛毬为戏。江眠狮子 在州南二里,一山横卧江心,形如狮子,二水分流,其傍为一州,锁水之胜。
伏石鸣牛 在州西十里,一石高数尺,中空一窍,行人以口吹之声,如牛鸣,响振山谷。
山集凤凰 在州城后,北隅一小山,竹木森茂,山顶有石峨如凤冠,故名。百鸟常宿丛林,惟鹰、鹞二种不来栖止。
天泉漱玉 在州南三十里,峭壁百馀丈,古刻天泉漱玉四字于其上,下有小泉流入莲塘。紫壁樵歌 在旧州城前二里,山势亘绵,秀色如紫,傍有石刻,联云:长笑一声,鱼龙惊破胆,目穷千里,神鬼尽消魂,不知何时何所人题也。虎寨腾烟 在州城西十里,突兀一山,峭壁环其三面,下有潴水,深数十丈,流分三派,各长一二里,中有鲤大至百觔者,相传下伏蛟龙,水发则流沙漂石淹没民舍田禾,必用铜钟铁屑以镇之。
龙潭垂荫 在州城北一里,水由山下石穴涌出,虽霪雨亢旸,水不甚涨,亦不骤涸,长流成川,绕城而南,多产鲤鱼,潭上茂林浓荫,可以垂钓,好事者每携琴樽游玩其间。
灵泉跃鲤 在州西十五里,昔有幼女田间拾一鹅卵归附家,鹅抱之得雏女,每出字之田沟,一日鹅长搅其沟为潭,深数十馀丈,阔数倍之,
鹅入水不出,水清如碧,溯流成川。上有小山,林木蓊蔚,尽有幽致,土人刻石鹅其上,以为祖泉。递年上巳之先一日,土官亲浴石鹅祀之,大集目民,临流歌饮,鼓吹大作,群鱼浮游水面凝听乐声,举网捕之一无所得,穷极心力,止得一二尾,土民分队斗争,有折伤不问之例。
星汉流珠 下路,傍悬崖,高百丈,山巅有水,循崖漰湃而下,远望似白练,天际下垂,即之水沫散,飞如雨,乃知其为瀑布也。行人至此,停观纳凉,徘徊难去。
向武州
向武州旧城 在州城西北五里,元筑后迁于岊捧村,故址尚存。
武林县 在州城东一十里,元建,明永乐初省入富劳县。富劳县 在州城北三十里,元置,明洪武间没于彝獠,三十五年,复置寻并入向武州。
废向武千户所 明洪武中置,正统中徙贵县。观音寺 在故富劳县北五里,明洪武二十八年建。
元天观 在武城山顶,明洪武中建。
都康州古迹无考。
龙州
龙州旧城 在州城东北一百里,元初筑,大德间迁于龙江,故址尚存。
仙岩夜月 在州东门外里许,田中有一石突屹而起,中开岩窟,清幽寂静,若遇明月临照,尤觉爽逸,故名。凡骚人、逸士,无不亲履焉。
紫霞洞 在州南三十里,邓桐村旁,石山之腰,有岩高二丈许,阔几二丈,岩内壁石,击之铿然,如钟磬声。举目一望,前山叠翠,波影涵光,大江之水环绕,从山下而过。
江州古迹无考

泗城府猺獞峒蛮考

太祖洪武元年,田州土官岑伯颜来降。
《明外史·土司传》:洪武元年五月,大兵下广西,右江田州府土官岑伯颜遣使赍印章诣平章杨璟降。
五年,泗城州土官岑善忠内附。
《明外史·土司传》:五年,征南副将军周德兴克泗城州,土官岑善忠归附,授世袭知州。
六年,岑伯颜讨田州蛮,平之。
《明外史·土司传》:六年八月,田州溪峒蛮贼窃发,伯颜讨平之。
十三年,泗城州岑振作乱,寇利州广西都司讨,平之。
《明外史·土司传》云云。
十七年,广西都指挥使耿良,请官泗城州岑振田州岑坚为千户,从之。
《明外史·土司传》:十七年十月,广西都指挥使耿良奏言:田州府知府岑坚、泗城州知州岑善忠率其土兵,讨捕猺寇,多树功绩。臣欲令其选取壮丁各五千人,立为二卫,以善忠之子振,坚之子永通为千户,统率其兵为之守禦,且耕且战,此古人以蛮攻蛮之术也。诏行其言。
二十一年,以都督杨文为征南将军,讨龙州蛮,赵宗寿宗寿寻入朝谢罪。
《明外史·土司传》:洪武二年七月,龙州赵帖坚遣使奉表,贡方物。诏以帖坚为龙州知州,许世袭。二十一年,帖坚病,以其从子宗寿代署州事。既而帖坚卒,无子,宗寿袭。知州而郑国公常茂者以罪谪居是州。帖坚妻黄氏有二女,一为太平州土官李圆泰妻,茂纳其一为妾。时宗寿虽袭职,帖坚妻犹持土官印,与圆泰、茂专擅州事,数陵逼宗寿。会茂以病卒,其阍者赵观海等亦肆侮宗寿。宗寿乃与其把事等以计取土官印,上奏,言茂已死,并械海观等至京。于是帖坚妻惧,使人告宗寿,与圆泰谋劫茂妾并其奴婢往太平州,及赵氏祖父官诰诸物,尽掠取之。又欲并取龙州之地。乃自至京,告宗寿实从子,不应袭,宗寿亦上章言状。帝乃诏宗寿勿问,下吏议帖坚妻与圆泰罪,既而以远蛮俱释之。至是,复有人告茂匿龙州未死,前宗寿所言皆妄。遂诏右军都督府榜谕宗寿及龙州官民,言:昔郑国公常茂有罪,上以开平王之功,不忍遽置于法,安置龙州。土官赵帖坚故,其妻与茂结为婚姻,诱合诸蛮,肆为不道。帖坚侄宗寿袭职,与黄氏
互相告讦,言茂已死。上以功臣子,犹加怜悯,释二人告讦罪。今有人言茂实不死,宗寿等知状。已遣散骑舍人谕宗寿捕茂,久不复命,其意莫测。特命榜谕尔等知之,如茂果存,则送至京师以赎罪,如果死,宗寿亦宜亲率大小头目至京,具陈其由。三月,广西布政司言宗寿屡诏赴京,拒命不出,又言南丹、奉议等蛮梗化。帝复命兵部尚书致仕唐铎往谕宗寿,迄不从命。诏发湖广、江西所属卫所马步官军六万馀,及诸卫官军各赍三月粮,期以秋初俱赴广西。从大军进征龙州奉议等处。八月,命都督杨文佩征南将军印,为总兵官,都指挥韩观为左将军,都督佥事宋晟为右将军,刘真为参将,率京卫马步军三万人至广西,会讨龙州及奉议、南丹、向武等州叛蛮。师行,帝撰文遣使祭岳镇海渎,诸神遣礼部尚书任亨泰、监察御史严震直使安南,谕以讨龙州赵宗寿之故,令陈日焜慎守边境,毋助逆,勿纳叛。遣人谕文调南宁卫兵千人,江阴侯吴高领之,柳州卫兵千人,安陆侯吴杰领之,皆令其建功自赎。又诏文等,如兵至龙州,宗寿亲来,具陈茂死之由,则宥其罪。若诈遣人来,则进兵讨之。既,铎还京,言宗寿伏罪来朝,乞罢兵勿征。诏文移兵奉议,仍命铎至军参军事。九月,宗寿偕耆民农里等六十九人来朝谢罪,贡方物。
二十二年,以向武州蛮叛,置向武州守禦千户所。
《明外史·土司传》:洪武二年,向武州土官黄世铁遣使贡马及方物。诏以世铁为向武州知州,许世袭。二十一年四月,广西布政司言向武州叛蛮梗化。时都督杨文佩征南将军印,讨龙州、奉议等处,复奉命移师向武。又调左副将军韩观分兵进讨都康、向武、富劳诸州县,斩世铁。以兵部尚书唐铎言,置向武州守禦千户所。英宗正统六年,改设利州治。
《明外史·土司传》:正统二年,泗城州土官岑豹攻叔利州知州,岑颜地方,掠其妻子财物。朝廷命官抚谕,而负固不服,增兵拒守。都督山云以闻,乞发兵剿之。帝敕云曰:蛮夷梗化,罪固难容,然兴师动众,事亦不易,其更遣人谕之。五年,颜奏豹侵占及掳掠罪。头目黄祖亦奏豹杀其弟,籍其家。故土官知州岑瑄女亦奏豹占夺田地人民,囚其母卢氏。帝复遣行人朱升、黄恕赍敕谕之,并敕广西、贵州总兵官亲诣其地,令速还所侵掠,如不服,相机擒捕。六年,总兵官柳溥奏:行人恕、升同广西三司委官谕豹退还原占利州地,豹时面从,及回,占如故。今颜欲以利州、利甲等庄易泗城、古那等甲,开设利州衙门,宜从其请,发附近官军遣颜赴彼抚治蛮民。倘豹仍拒逆,则率兵剿捕。从之。
英宗天顺四年,田州土目吕赵伏诛。
《明外史·土司传》:天顺元年,头目吕赵伪称敌国大将军,率众劫掠南丹州,又据向武州。武进伯朱瑛以闻,兵部请命瑛及土官岑瑛剿捕。二年,巡抚叶盛奏:田州府叛目吕赵势愈猖獗,杀知府岑鉴,占据地方,伪称太平王,图谋岑氏宗族,冒袭知府职事。帝命总兵速讨。以靖地方。四年,巡按御史吴祯:奉敕剿吕赵,选调官军土兵,攻破功饶、婪凤二关,直捣府城。吕赵携妻子,挟知州岑铎等遁。官军追至云南富州,夺回铎等。斩首四十九级,贼众悉降。赵以数骑走镇安府,追及之,斩赵及其四子,并从贼十八人,获其妻孥及伪太平王木印、无敌将军铜印,及凤旗盔甲等物。复委知府岑镛仍掌府事,抚安人民。田州平,帝遣使赍敕奖谕祯等,并敕镛谨守法度,保全宗族。
宪宗成化元年,泗城州知州岑豹杀上林长官司岑志威。
《明外史·土司传》:成化元年,岑豹聚众四万,攻劫上林长官司,杀土官岑志威,占据境土。巡抚奏闻兵部言:豹强犷如此,宜调兵擒捕,明正典刑。从之。
成化十六年,田州土目黄明伏诛。
《明外史·土司传》:十六年,田州府头目黄明聚众为乱,知府岑溥走避思恩。总督朱英调参将马义率军捕明,明败走,为恩城州知州岑钦所执,并族属悉诛之。
孝宗弘治九年,设归顺州,以峒主岑瑛知归顺州事,是年,仍以岑溥为田州知府。
《明外史·土司传》:归顺州,旧为峒,隶镇安府。永乐间,镇安知府岑志纲分其第二子岑永纲领
峒事,传子瑛,屡率兵报效。弘治九年,总督邓廷瓒言:镇安府之归顺峒,旧为州治,洪武初裁革。今峒主岑瑛每效劳于官,乞设州治,授以土官知州。凡出兵令备土兵五千,仍岁领土兵二千赴梧州听调。诏从之。先是岑溥与岑钦交恶。攻夺田州,逐溥,时泗城州岑应方恃兵强,复党钦,杀掠人民二万六千馀,与钦分割田州而据其地。弘治三年,总制遣官护溥子猇入田州,为钦所遏,居浔州。兵部檄按察司陶鲁率官军讨之次南宁,钦败走。应援之入城,陈兵以备。巡抚秦纮奏请合贵州、湖广及两广兵剿之,帝虑纮孤军深入,令守臣更集兵为援,钦势蹙,乞兵于应,遂匿应所,总镇官因檄应捕钦。钦从应饮,遂杀应父子于坐,收其兵以拒大军。已而应弟岑接佯以兵送钦至田州界,亦杀其父子以报。事闻,廷议仍命溥还田州。九年,总督邓廷瓒言溥前以罪革职,比随征有功,乞复其冠带,领土兵赴梧州听调,从之。
十二年,田州土目黄骥搆乱。
《明外史·土司传》:十二年,岑溥为子猇所杀,猇亦自杀。次子猛方四岁,溥母岑氏及头目黄骥护之,赴总镇官告袭。归至南宁,头目李蛮来迎。骥意蛮欲夺己权,怒杀其使。蛮率兵至旧田州,骥诬蛮将为变,乞以兵纳,乃调思恩府岑浚率兵卫猛。浚受骥赂,纳其女,挟猛,分其府武龙等六甲地。猛不得已从之。比至田州,蛮拒不纳,骥复以猛奔思恩,幽之。事觉,廷瓒檄副总兵欧磐等摄浚,久乃出猛,置于会城。而蛮屯兵自守以待猛。会得奏,命猛袭知府。浚怒其事不由己,要泗城州岑接、东兰州韦祖鋐各起兵攻蛮。接兵二万人先入田州,府杀掠男女八百馀人,溺水死者无算,括府库,放兵大掠,城郭为墟。浚兵二万人攻旧田州,遂据之,杀掠男女五千三百馀人,劫龙州印,纳故知府赵源妻岑氏蛮逃去。副总兵欧磐、参政武清等诣田州府勘治,遣兵送猛还府。骥惧罪,匿浚家,总镇及巡按等官请治罪。参政清持两端,初,蛮之迎猛入也,无他念,及猛在外,蛮守土以待其归。骥贪功首乱,浚、接、祖鋐党恶,致变。清受骥赂,故曲右之,且诬蛮占据府治,阻兵弄权,事竟不直。于是廷瓒言思恩岑浚罪恶,正在逐捕,田州岑猛亦宜乘此区画,降府为州,毋基异日尾大之患,从之。
十八年,降岑猛为福建平海卫千户,不果行。按《明外史·土司传》:十八年,廷议以思、田既平,宜设流官;岑猛世济凶恶,致陷府治,宜降猛千户,而遴选才望者假以方面职衔,守田州,仍赐敕以重其权。帝然之,于是以平乐知府谢湖为广西右参政,掌府事。时岑猛已降福建平海卫千户,迁延不行。及湖至,复陈兵自卫,令祖母岑氏奏乞猛于广西极边率部下立功,以便祭养,诏总镇官详议以闻。十一月,总督陈金奏:猛据旧巢,要求府佐,不赴平海卫。参政谢湖自受官后不即赴任,为猛所拒,纳馈遗而徇其要求,宜逮问。时猛遣人重赂刘瑾,得旨,留猛而褫湖职,并及前抚潘蕃、刘大夏,猛竟以同知摄府事。世宗嘉靖五年,命都御史姚镆提督军务征岑猛,归顺州,知州岑璋计斩之。
《明外史·土司传》:猛既得州,抚辑遗民,兵威复振,稍复侵旁郡自广。尝言督抚有调发,愿立功,冀复旧职。会江西盗起,都御史陈金檄猛从征,以平贼功,稍迁指挥同知。非猛初意,颇怨望。嘉靖二年,猛率兵攻泗城州,拔六寨,薄州城克之。岑接告急于军门,言猛无故兴兵攻寨。猛亦言接非岑氏后,据其祖业,欲得所侵地。总督张嵿以状闻。四年,提督盛应期、巡按谢汝仪遂议大征猛,条征调事宜,诏报可。而应期以他事去,诏以都御史姚镆代,命镆悬金购猛。镆知猛无反心,猛方奏辨,镆亦欲缓师。巡按谢汝仪与镆却,乃诬镆子涞纳猛金,党获贼,廉得涞书献之。镆惶恐,乃再疏请征。于是部趣镆刻期进,镆偕总兵官朱麟发兵八万,以都指挥沈希仪、张经等统之,分道并进。是年,归顺州知州岑璋斩岑猛首来献岑璋,猛妇翁也。镆虑璋党猛,召都指挥沈希仪谋。希仪雅知璋女失宠,恨猛,又知部下千户赵臣雅善璋。希仪因使赵臣语璋图猛,璋受命。时猛子邦彦守工尧隘,璋诈遣兵千人助邦彦,言:天兵至,以姻党故,且与尔同祸。今发精兵来,幸努力坚守。邦彦欣然纳之。璋遣人报希仪曰:谨以千人内应。时田州兵殊死拒战,诸将莫利当隘者,希仪独引兵当之。约战三合,归顺兵大呼曰:败矣。田州兵惊溃,希仪麾兵乘之,斩
首数千级,邦彦死焉。猛闻败,欲自经。而璋先已筑别馆,使人请猛。时猛仓皇不知所出,遂挈印从璋,使走归顺。璋诡为猛草奏,促猛出印实封之。璋既知猛印所在,乃鸩杀猛,斩其首,并府印函之,间道驰军门。为谗言所阻,竟不论功。嘉靖六年,贼党卢苏据田州以叛。
《明外史·土司传》:初,岑猛既诛都御史姚镆留参议汪必柬、佥事申惠、参将张经以兵万人镇其地,知府王熊兆署府事。会必柬、惠皆他驻,经、熊兆在府,防守渐懈。于是逆党卢苏、王受等乃为伪印,诳言猛在,且借交趾兵二十万,以图兴复。蛮民信之,聚众薄府城。经出击,兵少不敌,欲引还,而城中阴为内应,呼噪四出,官军腹背受攻,力战不支,因突围渡江走,贼逼其后,争舟溺死者甚众。贼沿江置阑索,伏药弩,夹岸并起。官军且战且行,扺向武,失士卒三四百人。贼遂入据府城,御史石金上其事,颇委罪前督抚盛应期生事召衅,给事中郑自璧因请仍檄湖广永顺、保靖兵并力剿贼。帝以兵方归休,岂可复调,其再计机宜以闻。时卢苏等虽据府叛,佯听抚,遣人迎署府事王熊兆。其党王受等乃纠众万馀,攻思恩府城,入据之。执知府吴期英、守备指挥门祖荫等。已而释期英等,亦投牒上官,愿听招安。都御史姚镆以兵未集,檄府受之以缓其谋。遣谍者责东兰、归顺、镇安、泗城、向武等土官,各勒兵自效,及督失事守巡参将等官立功自赎。复疏调湖广永、保土兵,江西汀、赣畬兵,俱会于南宁,并力进剿。帝以蛮乱日久,镇巡官受命大征,未及殄绝,辄奏捷散兵,使馀孽复滋,罪不容逭。姑赦前过,益图新功。其敕南赣都御史发畬兵五千,监以兵备官赴援,又调永保土兵三千益之。
嘉靖七年,以王守仁总督军务,讨卢苏王受。按《明外史·土司传》:六年五月,卢苏王受党愈炽,乃起原任兵部尚书新建伯王守仁兼左都御史广地方军务,及江西湖广地方军务。同巡抚姚镆讨之。时受入思恩,封府库,以贼兵守之,而自攻武缘。守巡官邹輗等方调兵议招抚思恩,千夫长韦贵、徐伍等遣壮士由间道入城为内应,夜引兵夺门,杀守者二十馀人,收府印及库物,护送期英于宾州,因招抚城中未下者。时受攻武缘甚急,参将张经坚壁拒守。镇守头目许用与战,斩其渠帅一人。贼见援兵大集,乃遁去。镆以闻。帝以田、恩贼锋虽挫,首恶未擒,仍令守仁会同守臣亟督兵剿抚。守仁威名素重,及督诸兵数万人至,诸蛮心慑。守仁至南宁,道中见受等势盛,度未可卒灭,上言兵事反覆极陈利害。兵部议以守仁所见非,的然处置之方,复陈五事,令守仁详计其宜,于是守仁又疏曰:臣奉命于去年十二月至广西平南县,与巡按御史石金及潘臬诸将领等会议。思、田祸结两省,已踰二年。今日必欲穷兵尽剿,则有十患。若罢兵行抚,则有十善。臣与诸臣,摅心极论,今日之局,抚之为是。臣抵南宁,遂下令尽撤调集防守之兵。数日内解归者数万,惟湖兵道远,不易即归,仍使分留南宁,解甲休养,待间而发。未几,卢苏、王受先遣其头目黄富等诉告,顾得归境投生,惟乞免死。臣等谕以朝廷威德,令赍飞牌,归巢省,谕苏、受等得牌,皆罗拜踊跃,欢声雷动。寻率众归南宁城下,分屯四营。苏、受等囚首自缚,与其头目数百人赴军门请命。臣等复谕之曰:朝廷既赦尔罪,尔等拥众负固,骚动一方。若不示罚,何以雪愤。于是下苏、受于军门,各杖一百,乃解其缚。又谕之曰:今日宥尔死者,朝廷好生之德;必杖尔者,人臣执法之义。众皆叩首悦服,愿杀贼立功赎罪。臣随至其营,抚定其众七万馀人,复委右布政林富等安插,悉令归业。是皆皇上至孝达顺之德,神武不杀之威,即古舞干之化,奚以加焉。疏闻,帝嘉之,遣行人赍敕奖赉。于是守仁复疏言:思、田搆祸,荼毒两省,已踰二年。兵力尽于哨守,民脂竭于转输,官吏疲于奔走。地方臲卼,不待智者而知之矣。必欲穷兵雪愤,以歼一隅,未论不克,纵使克之,患且不测。况田州外捍交趾,内屏各郡,深山绝谷,猺、獠盘踞。使尽诛其人,异日虽欲改土为流,谁为编户。非惟自撤其藩篱,而拓土开疆以资邻敌,非计之得也。今岑氏世效边功,猛独诖误触法,虽未伏诛,闻巳病死。臣谓治田州非岑氏不可,请降田州府为田州,而官其子,以存岑氏之后。查岑猛有子二人,长邦佐,自幼出继为武靖州知州。今请以猛幼子邦相授吏目,署州事,俟后递升为知州,
以承岑氏之祀。设土巡检诸司,即以卢苏、王受等九人为之,以杀其势。添设田宁府,统以流官知府,以总其权。从之。惟以守仁所奏岑猛子,与抚按所报异,令再覆。于是守仁言:臣初议立岑氏后,该府土目及耆老俱言岑猛本有四子:长邦佐,妻张氏出;次邦彦,妾林氏出;次邦辅,外婢所生;次邦相,妾韦氏出。猛嬖溺林氏而张失爱,故邦佐自幼出继武靖。邦佐既死,欲立邦辅,各土目谓邦辅外婢所生,名实不正。惟邦相系猛正派,质貌厚重,堪继岑氏。所以正名慎始,杜后日之分争也。疏工,如议行。
嘉靖 年,田州土巡检卢苏杀署州事岑邦相,以邦相兄子岑芝署田州事。
《明外史·土司传》:初,邦相故兄邦彦有子芝,依大母林氏、瓦氏居,官给养田。其后邦相恶苏专权行事,密与头目卢玉等谋诛苏及芝。苏知之,会邦相又侵削二氏原食庄田,二氏遂与苏合谋,以芝奔梧州,就军门告袭,又为芝疏请。寻令人刺邦相,邦相觉,杀行刺者。苏遂伏兵杀卢玉等,乘势围邦相宅,计诱邦相出而缚之。是夜,苏及瓦氏以弓弦勒邦相死,巡按曾守约以闻,帝命守仁议处。初苏氏之杀邦相也,纠归顺州,岑瓛攻毁镇安府,遇害者万馀人,于是镇安官舍岑真宝说武靖州岑邦佐入田州,因约泗城官舍岑施,共以兵纳,邦佐归顺,岑瓛苏婿也。与向武州黄仲金皆怨真宝,真宝既入田州,苏令瓛仲金合兵袭镇安,破之。真宝闻乱,走还。苏令目兵追围之,武陵寨瓛等遂发真宝父母墓,焚其骸,分兵占据诸洞寨。真宝诉之军门,宣谕不退,久之乃解,官军归真宝,诸目兵或告瓛,或告真宝及苏等,互相讦奏。于是军门以岑芝承袭未定,田州无主,致令邻封觊觎,当给劄付与,岑芝收领管事,苏又请早给岑芝冠带,以抚田州,而自愿裹粮,立功以赎前辜。及追补累年所逋粮赋,巡按诸演,以闻部议,以土蛮自相雠杀,当从末减,皆令策功立效,方准赎罪复官。馀如议行。嘉靖 年,赵楷乱龙州,杀知州事赵宝、副使翁万达获楷诛之。
《明外史·土司传》:龙州赵,源死无子。思恩土官岑浚率兵攻田州,诏下镇抚官剿贼,而议立为源后者。以源庶兄浦有二子,而相居长当立。相弟楷不能无望,则谋于岑氏,以仆韦队子璋诡云遗腹。岑氏恃兄子猛兵雄,遂奏言,璋实源子,当立,为相所篡。事下督府勘,未决。璋赂镇守太监傅伦舍人,诡称有诏,檄猛调二万兵,内璋入龙州。左江大震,相挈印奔况村。都御史杨旦讨璋,猛杀之,相乃归。相二子,长燧,次宝。相枝拇,宝亦枝拇,相绝爱之,曰:肖我当立。猛乃以宝去,髡为奴。嘉靖元年,相死,州人立燧。楷弑之,州人立其族弟煖。时王守仁提督两广,幕客岑伯高幸用事,楷赂伯高,言煖非赵氏裔,当立者楷也。遣上思州知州黄熊兆覈之。熊兆党伯高,言楷当立,以州印畀楷。楷遂杀煖,龙州大乱。州目黄安等潜往田州购宝。宝时为奴杨布家十三年矣,安等行百金购得之。言之督府,都御史林富谓楷势已张,毋持之急,乃令楷摄职,俟宝长让之。楷复,时时谋杀宝。富谕楷,令以印还宝,宝谢以五千金,益以腴田三十一村。楷计宝弱易制,不如邀厚利而徐图之,遂听命。楷复求韦璋之子应育之,令往来宝所。宝妻黄氏,思明府土官黄朝女也,贰于宝而与应通。应乃厚结州目,又数遣人与向武州缔好,乞兵为卫。宝日荒悍,刑狡男子王良为阍。楷知良恨宝,激使内应,良许之。楷以千人夜至宝寝门呼良,良开门纳楷兵,执宝寝所,斩之,以他盗闻。应以兵千人据州治,并结朝自援。都御史蔡经遣副使翁万达谋之。万达谓楷狙狡,未可速图。韦应巽懦寡虑,可旦夕擒,断其中坚,然后可次第获,督抚善之。万达行部至太平,使人以他事召朝,谕之计,论应当死,楷才勇,正须藉其为龙州当一面耳。时诸言楷事者,故不为理,州人大哗。万达愈厚楷,楷信之,遂统精卒千人诣万达言状,并以三十一村地献。万达召楷及州目邓瑀等入见,伏壮士劫之,曰:汝罪大,宜自为计。诚死,尚可为尔子留一官。楷自分无生理,乃手书谕其党曰:业已如此,乱无益也,可善辅我子以存赵。万达即杖楷,毙之,以楷书谕其州人。时楷子匡时,生四年矣,立之,一州悉定。乃以十三村还龙州,十八村隶崇善县,于是龙州赵氏仍得袭。
穆宗隆庆二年,泗城州㺜作乱。按《明外史·土司传》:隆庆二年,泗城州㺜黄豹、黄
豸等据贵州程番府、麻向、大华等司,时出卤掠,官军剿之,豹等遁去。
熹宗天启二年,诏赦田州土官岑懋仁罪,令率兵援剿。
《明外史·土司传》:泰昌元年,总督许弘纲奏:田州土官岑懋仁肆恶启衅,窥占上林土县,纳叛人黄德隆等,纠众破城,擅杀土官黄德勋,掳其妻女印信,乞正其罪。诏令岑懋仁速献印信,执送诸犯,听按臣分别正法,违则进剿。天启二年,巡抚何士晋疏请免懋仁逮问,各率土兵援剿,有功优叙,帝从之。

泗城府部艺文一

《泗城土府世系考》明·王守仁

宋皇祐间,侬智高寇扰粤西,杨畋等征讨,久无功。四年九月,上命枢密襄公狄青为荆湖宣抚使,督诸军讨智高,以麒麟武卫怀远,将军岑仲淑从,大破智高于邕州。智高窜奔广南,襄公还朝,仲淑善后。五年正月,仲淑平广南,智高复窜大理,遂死。函首至京师,仲淑驻镇邕州,建元帅府,都督桂林、象郡、三江诸州兵马,封粤国公。仲淑系出汉武,阴侯岑彭后裔,原籍浙江绍兴府之馀,姚县人,仲淑镇邕,威惠并行,开拓疆土,抚绥蛮夷,大得民心。仲淑故子自亭袭,时有流言欲以叛逆中伤,自亭遂请谢邕州还朝,将束装夷土拥众,遮留不放,事闻仍留镇抚后,累加金紫光禄。大夫沿边安抚,使来安路,都总管后遂迁入乔利,跨有牂牁,子孙世守边土。自亭生子二,长曰翱,次曰翔翱,袭故绝翔袭,翔生英,英生雄,雄生世,兴皆以原官袭。至元时,世兴以边功,加总兵万户,侯世兴生子五:长曰怒木罕,袭父职;次曰帖木儿,分封田州,是为田州始祖;三曰阿次兰,受封乔利,是为思恩土州始祖;四曰不花,也仙绝;五曰剌辛,受封东路,是为镇安始祖,怒木罕既袭父职,以侄伯颜入京,谗谤追夺,封爵改东路宣慰使,后复建功;封武德将军。怒木罕生福广,福广生善忠,皆袭宣慰使,至明洪武六年,改古墈峒为泗城,土州善忠改封土知州。

《重修田州府德政堂记》关誉

德政堂,田郡德政之堂,非善于职者不能建也。自我朝太祖高皇帝肇登宝位,时有论文武群臣施播田阳左右,岑黄乃五百年忠孝之家,恁礼部好生,看他既而命江夏侯周德兴征讨溪峒,时乃祖伯颜任田州知府,帅兵远迎,随征有功。遂命伯颜兼来安守禦事务,辛酉创建斯堂以听政焉。历六十馀,祀其曰绍公,承袭因见其堂,旧敝于正统辛酉,捐己资重修一新,至今二十馀,祀其嗣子镛绳,其祖武遹追来孝,又因旧制,作而新之,于是聚材鸠工,庶民子来修,其厅堂后各五间,经历司照磨所外,而仪门、鼓楼,与左右六房、露台、甬道,罔不新之,且其厅堂之美,楼阁之雄大,势严正廉,隅整饬栋宇峻起,檐阿华彩,甚可观也,然斯堂也。非徒耸人观瞻,耀人耳目而已。实宣上德在焉。达下情在焉。至于号令之所,施政治之所,出莫不在是也。吁父子一心,先后一道,视斯堂千载,犹一日,百代如一,朝光前耀后世,称善治设心,周密何其至哉。诗曰:似续妣祖筑室百堵,正此意也。虽然昔召伯,循行南国,舍于甘棠之下,以布文王之政,施德政于郭外也。今岑侯承其祖泽,坐于斯堂之上,以布朝廷之政,施德政于郭内也。出政之所,虽有内外不同,而其化民之道则一,非善于其职也。而能之欤为侯之子,若孙跻斯堂也,览斯文也,将有思焉。将有继焉。如此则斯堂非惟德,与国家匹休,而岑侯亦得以世保斯堂为出政之所,相继而为田之福星也。余也忘其固陋,既僭为之记。复铭之曰贤哉。乃祖刱建公堂,敷宣德政,仰帝廷光,历年朽敝,乃子承芳重修如旧。永誉益彰,贻及孙谋,翼子尤康凡有敧邪,靡不正匡,轮焉奂焉。画栋雕梁,令德亹亹,政声洋洋,铭兹元石永垂厥昌。

《议处思田事宜》林富

一曰添设流官,县治于思龙,臣勘得思龙等地方,系是南宁府宣化县,属乡。但相远隔,往回动经,旬日以故官府之政令不行,人户之粮差各负积年,奸蠹因得以夤缘,上下掊剋自肥,以致逃叛相寻,公私俱困。今若设立县治,选置长吏为之承流,宣化以和辑,人民变化风俗,联属向武诸州,招徕那茄、马拗诸寨,民情土俗最为相应。但该乡久属南宁,一旦割归田州,非但慕虚名而无实效,其实弃黔首以业左衽。况彝夏祥异,异势好恶,殊俗里甲异治,以中国之民,属之土官,衙门未免陵轹蹂躏。额外剥削生人之受害不足言,而地方之事,从此坏矣。故知府蒋山卿以为割肉补疮,盖察知人情故耳。臣备访之故老,参之僚属,佥谓:思龙须设县治,必于那久,但其中之谋,画不能尽善,是以各贼出没不常,横行无忌,缉事之。设本为访察贼情,一有军机,辄先走报,抚安之。设本为招抚猺獞,寇贼生发反为掩饰,是以有所倚赖,敢于弄兵,及其罪恶贯盈,剿伐必加掾房,军牢获其常例,往往露泄使先为备。狼兵进山受其私贿,往往卖路纵其逃匿,是以兵至则遁,兵退复乱,即今有事于地方,先期拘集缉事,抚安诸人,禁于一室,令其开报极恶。村分若干,每村贼犯若干,亡命奸徒若干,与夫地之险阻、阨塞,路之多少,远近或征或剿,就以此辈为之。向道有功之日,免其前罪有透泄者以军法处治其文移往来,尤贵密速,罔俾掾牢,得以先漏,调兵发兵亦然。勿令目兵得以卖,路则通彝之弊,庶几可革剿捕之,功计日可成。

泗城府部艺文二〈诗〉

《宿田》宋·陶弼
路下牂柯水,石间三分,才过二分山,年光欲尽,家犹远,岚气虽疏,鬓已斑,宾从笑谈讥,独进儿曹,音信喜生还,南风一夜吹乡梦,数刻飞过五岭关。

泗城府部纪事

《通志》:明弘治十三年,刘大夏以右都御史总督两广,携二僮仆行,先是大夏为广东右布政,曾奉总督檄招谕田州泗城,叛者咸即归附,老少犹传说之,及为督抚属岭海无事,大夏修政务在节,爱裁冗费,斥贪佞,更役法,取其尤不便者,革之。一时最称清静焉,大夏喜,与士大夫以礼相接。虽州县吏稍知自爱者时时下问州县,谓其知己亦争淬,厉用称礼,遇十五年以兵部尚书徵,大夏不阿刘瑾,瑾恨之深。大夏遂致政初泗城,州岑接谋袭爵,大夏不少徇田。州岑猛煽乱,有欲宽之者,大夏拟徙平海卫千户,猛赂参政谢湖迁延不之任。猛遂据府治督臣,以闻命逮湖,猛与湖复行赂刘瑾,遂讼冤以为激猛叛者。由镇守太监韦经巡抚都御史潘蕃,经受瑾旨,复讼冤以为猛之初叛,由大夏激之,于是经及蕃大夏俱遣官校捕送诏狱,遂拟大夏与蕃比,抚驭无方,致所部军人反叛之。律俱追夺诰,敕发边远充军,猛令以同知莅府事,湖仅降官。
田州土官岑镛曾请龚,遂作祠堂记,操笔立成,因其天性之孝,却其贽金镛大畏服。后致仕归道,由贼境携数十簏,以行贼追劫之,启钥皆书籍也。
思田土目卢苏王受煽乱起,王守仁于家节制两广诸军事,守仁督四省兵驻南宁,因创敷文书院,日聚幕僚诸生讲学,更不议兵事,三司官莫测其意,乘间进言,曰:招降诚善策,脱有不济,当云何公敛容。谢曰:岭徼苦兵久矣,吾实招之,非诱致也。一日讲良知万物一体,有问木石无知,其体安在。时湖广两宣慰侍列所部兵颇骄恣,公因答问者曰:譬如无故坏一木,碎一石,此心恻然,顾惜便见良知同体及乎。私欲锢蔽,虽拆人房舍,掘人冢墓,犹恬然不知痛痒,此是失其本心。两宣慰闻之耸然,守仁因宣上威德抚谕诸蛮悉降,分兵剿八寨,断藤峡斩获无算,条陈处置思田八寨五屯,事宜至今遵行,后以病归卒于滁。守仁病中语翁仁夫曰:田州之事,非我本心,人谁谅我,盖为辅臣而发,所著有阳明集三十卷。
王新建既降卢苏,议改田州为田宁府,设置流官,又荐林左辖,富可巡抚张都阃佑可、总兵林号省,吾论议一与王同,及王没林代提督,遂思反王,议以媚。时宰因言:田州不必改流,宜降州治,以岑邦相为判官,邦相者,卢苏所挟以反者也。于是卢苏益骄,竟杀邦相,迄陶潘蔡三提督不能诛,诸土官大愤,提督威令不行,自林始今,田州思王不杀降,尤德林有再造恩,建祠并祀,以林居左林,在镇黩货巨万,而张佑以副总兵镇,田州亦缘要。厚赀为邦相毒死,方王议招卢苏,时所爱信指挥王佐、门客岑邦高揣,知王无杀苏意,私索苏万金,苏由此恚恨,自沮王竟委曲就事,不无稍损威重。
《骆越漫笔》:新建伯王公,守仁平思田,时集两广、江西、湖广四省兵驻南宁,公已定议,招抚遣人说卢苏,王受投降,凡数四往谕,方听命复生,疑沮公许带甲来见,既薄城下,复要郡倅为质,且请军门牙卒,咸易田州人,公悉许之。酋遂拥众入甲马,几填市巷,酋更与其众约,即事不测,各放炮,反酋既入见公,命发门外杖之百,行杖者皆田人,示数而已。众闻杖酋,愕不省。何谓遽鼓噪放炮,炮三爇不发,声会闻酋杖亡恙,众遂定。方鼓噪时,公坐厅事,佯为不闻,惟命牙兵速毕杖,公之雅量,镇物盖如此。
《府志》:土官李琛女适归顺州,土官长子岑瑶瑶为其弟所杀,李氏年二十七,复归父母家,父母强之,再适不听。李氏婢四五十人,驭之甚严,昼夜常锁外户,不使与男仆相见。夜明灯坐中堂,群婢环之,纺织至鸡鸣,乃锁门而寝,晚年操守益严。

泗城府部杂录

《通志》:龙江二州,境近交趾,境上有一岭出香草,状类排草,而稍粗,左江人以之作安息香,亦杂于排草中货之。每十日以后,群取之,搜抉无遗,经春则复生,然惟一岭有之,踰岭则无。
泗城州出水银,取之之法,以人其用,人从外境市之,或逃走僮仆,或奸商缚雇役人往售至其家,初以酒饭饲之三日,即引至水银坑中,扼窟埋之,露其首三日,其人痒不可忍,号呼彻天,乃以锹铲去其首,仍埋之数日,取出则满腹肠胃,指甲骨髓中皆水银矣。安南近凭祥州,地亦有水银,坑取法同,每江西奸商雇人挑货至界上贸易,则私与相约,并雇工人卖之,价成无论数十人皆缚去。
泗城州出雄黄,近贵州安南界,土人携出卫市之,有市雄黄、屏风一护,衣十屏风,高尺五,阔二尺,护衣俱精致。土人云:其地有雄黄,床并桌面,坚者可为捣衣。今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