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松江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七百四卷目录

 松江府部艺文二
  松江府壶漏记略      明李年
  治水疏略         夏原吉
  治水碑略          王鏊
  崧宅辩略          陆深
  慧日寺记         董其昌
 松江府部艺文三〈诗〉
  夜渡吴松江怀古     唐宋之问
  松江独宿         刘长卿
  泊松江渡          许浑
  松江怀古          前人
  晚泊松江驿         李郢
  迎潮送潮辞〈并序〉    陆龟蒙
  松江          宋司马光
  游簳山〈并序〉      元王逢
  三泖           杨维桢
  三月一日自松陵过华亭    倪瓒
  送友人之松江得曙字   明姚广孝
  柘林城赠尚侍御      周思兼
  怀风泾          金景西
  寓居璜溪          袁凯
  横溪            徐阶
  贞南初夏         邵亨贞
  富林春晓         陆润玉
  村庄雨霁          前人
  九峰环翠          前人
  八曲潮生          前人
  三泖回澜          前人
  绿沙农本          前人
  松林龙蜕          前人
  横浦归帆          前人
  客舟夜泊          前人
  溪桥晓市          前人
  赤壁行          曹时信
  小赤壁〈并序〉      许维新
  小赤壁〈并序〉      董其昌
  卢山畸墅          王衡
  泰山仙人洞歌       张世美
  沪城八景集唐       张吴曼
  踏车叹          夏原吉
  薛淀湖           徐阶
  茸城行          吴伟业

职方典第七百四卷

松江府部艺文二

《松江府壶漏记略》明·李年

郡有丽谯以司昼夜,设壶漏以验。时刻久矣,而昼夜百刻之图,今所传者。为唐司天少监吕才所著。其制以百刻分十二时,时有八刻二分,刻有六十秒。其二十四气,每一气差一分之半。冬至日极短,春分而日昼夜半平。冬至后行盈,夏至后行缩,阴阳升降,日晷短长之期,昭然明著。范金为壶注水,浮箭以区。区之人巧测茫茫之天道时。昏时旦吻合无爽,盖先民竭心思而有作理以事,寓器以治设,皆有切于官民之所需,而不可忽焉者也。松江府谯楼旧有铜壶滴漏,设官掌其事矣。久而废弛,因仍以焚香为验。而香有燥湿,风有疾徐,往往不能悉准,以便为安莫知,改作成化戊戌稷山。王侯以北台名,侍御来牧吾郡始至,兴利革弊修废举,坠以安神人。暮夜闻钟鼓,知漏过差曰:晞时以作事政之所系,不小铜壶可后复哉。乃选耆民之能者,授以成规。俾即古杭而治焉不越月,以是器献,凡为具夜,天池一日,天池一平壶水,壶各一铜人持尺者,一定南星影表一,水海一,添水桶一更,筹十二筹,架一既严敕所司。随时注视,复纵民就观三日,俾知古作之妙于是。缙绅、士子、老稚、黎庶缁黄、艺技、行旅商、贾踊跃扶携莫不交口叹所未睹夫。舆杜时成君子谓之知政。更漏分明识者,审其能官侯,能易简易知习,为经久之具,以利官民之兴,作非知政之大体,欤是为记。

《治水疏略》夏原吉

浙西诸郡,苏松最居下流。嘉湖常三郡土田下者少,高者多。环以太湖绵亘五百馀里。纳杭湖宣歙诸州。溪涧之水,散诸淀山等湖,以入三江。顷为浦港,湮塞汇流涨溢伤害苗稼。拯治之法,要在浚涤。吴淞诸浦港泄其壅,遏以入于海。按吴淞江旧袤二百五十馀,里广百五十馀丈,西接太湖,东通大海。前代屡疏导之,然当潮汐之冲沙泥淤积,屡浚屡塞,不能经久。自吴江长桥至下界浦,约百二十馀里,虽云疏通,多有浅窄之处。自下界浦抵上海县南跄浦口,可百三十馀里,潮沙壅障,茭芦丛生,已成平陆。欲即开,浚工费浩大,且滟沙淤泥浮泛动荡,难以施工。臣等相视,得嘉定之刘家港,即古娄江径通大海。常熟之白茅港径入大江,皆系大川水流。迅急宜浚。吴淞江南北两岸、安亭等港浦,以引太湖诸水入刘家、白茅二港,使直注江海。又松江大黄浦乃通吴淞要道,今下流壅塞,难即疏浚。旁有范家浜至南跄浦口,可径达海,宜浚。令深阔,上接大黄浦以达泖湖之水,此即禹贡三江入海之迹俟,既开通。相度地势各置石闸,以时启闭。每岁水涸之时,修筑圩岸以禦暴流。如此则事功有成于民为便。

《治水碑略》王鏊

今天下财赋多仰东南,东南财赋多出吴郡,而吴郡于东南地最下,最多水患。南方夏秋间最苦多雨,苏湖渺然辄成巨浸。故官多逋负,民多流殍。于是廷臣争言水利,而以吴淞白茅港为首。请设官专治,时巡抚应天,西蜀李公方著名绩诏。即委之进工部尚书得便宜从事,复以工部都水郎中林君文沛颜君如瑰佐之。公博访群策,相度源委谓:东南诸水咸汇太湖,由三江入海,而东江久失故道,不可复寻。独娄江尚在吴淞江,虽在而多咽。其别出一支,从常熟白茅港入海最大,且驶。而海沙淤塞,久成平陆,民且屋庐坟墓其。上自成化以来每议开之,辄畏难而止。夫太湖吞纳众流犹人之腹,白茅吴淞则尾闾也。阳城昆承华亭诸处犹脉络也,尾闾不泄腹且胀,为病四支,百脉悉病矣。公乃驻节湖上,度地赋功,量功赋役。仞浅深计远迩力赋诸近,财取诸远,庐舍有次,樵爨有所分,授以责成时犒以行赏。不数月功告成,初,白茅自北达于江河,形诘屈不可复通,乃改。就东南挑平陆直注诸海。自双庙至东仓通一万七千二百九十二丈,其深一丈五尺,阔三十三丈,白茅上流又开,尚河昆承阳城湖各隘为塘、为洪、为港、为泾、为溇者,凡十有九。吴淞江上流颇通利。自下界浦至旧江口不复容舟,因其旧形广之深之凡六千三百三十六丈。其深一丈二尺,阔十八丈。白茅港口海潮日至沙泥易淤则为石闸一阳城。潮水至,斜堰分流,七浦塘则可。少杀白茅之流,又为堰一淞江,势弱不能荡激,易淀且淤,又为石闸一。盖疏宜兴湖州诸淤水归太湖。无碍则常之宜兴武进湖之乌程,归安松之华亭可无水患。浚吴淞白茅之淤,太湖之水入江海无碍。则苏之长洲、常熟昆山可无水患。而吴淞白茅之役最大,功费尤多。始事于正德十六年十月,嘉靖元年四月讫工。凡为工四十一万二千五十三银为两,若干米为石,若干费亦大矣。保而勿坏,则在后之人焉。勿废疏瀹,勿惰启闭,勿纵豪强,勿规小利,所以保之也。

《崧宅辩略》陆深

松泽非崧宅也,予尝游焉。九峰联络其前,吴淞横亘其北,襟以横泖,带以大盈,地洼而土洳,实松江之下流盖,一泽也,有阜隆然。相传为晋袁崧宅,遂以名予。退而读晋史隆安四年崧以吴国内史来筑沪渎垒。明年孙恩陷沪渎,崧遇害。史不列之死事之传,盖讳之也。于袁瑰传中题曰:山松。且二其名以识史家之深意。不然,岂山松者又一人耶,或曰崧之后僦居于此。故名夫晋宋六代避讳,特甚焉。有子孙居其地而敢以祖父名之乎。是又非也,故凡言松者,若松子里之类。皆因于松以名,非附名于崧也。然则机云以名山者,亦尽非与曰。是殆其乡人之志,而非陆氏后人之所为也。夫机云之死,并非正命文章名世实维乡荣,况陆氏于吴,累世将相功德甚深。惜才怀惠之人,眷眷于山川。桑梓者,情也亦实也。若崧者,上岂得与诸陆伍下,岂得与二俊班耶。故曰:松泽非崧宅也,旧本名松泽耳。故今其地水屡为灾,周文襄公尝欲经理之予,盖闻诸故老云。

《慧日寺记》董其昌

青浦之西有佘山,山之东麓有沐堂。慧日禅寺刱自宋太平兴国三年治平二年赐额,住持僧法庆专领其事,元年兵燬。万历改元僧圆实,同郡人长宁令徐充步蓁莽间,得古井,即洗心泉。在焉,遂从林氏赎得其址,约十亩有奇。而少师徐文贞与宫保平泉陆公相与倡缘鼎,建并置田二十五亩以资香火。长史太冲袁公囧卿弘斋林公及余辈,渐次捐赀。至万历癸酉而大雄宝殿成。文贞公之从子中翰师庵兄弟,又撤屋材助之。而大观法界楼成,又明年钟楼成,又明年,护诸童子殿成。而此寺遂为九峰庄严名刹矣。予尝与陈仲醇袁微之岁游于此,每爱其寺径逶迤清阴苍翠,上不见日,而钟声殿角往往出修竹,白云之间,为流连不忍去。今复滚滚长安马头尘,视沐堂不在天际耶,殿北隅石壁数仞,藤萝覆之。陆宫保书云崖风壑四字,勒三石。又脱禅衲题小像一轴,手付寺僧,而文贞公则奉世庙钦赐,衮蟒留镇山门,两先生流风馀韵与老坡解带,故事若合一辙,抑又兹山泉石之光也。

松江府部艺文三〈诗〉

《夜渡吴松江怀古》宋之问
宿帆震泽口,晓渡松江濆。棹发鱼龙气,舟冲鸿雁群。寒潮顿觉满,暗浦稍将分。气出海生日,光清湖起云。水乡尽天卫,叹息为吴君。谋士伏剑死,至今悲所闻。

《松江独宿》刘长卿

洞庭初下叶,孤客不胜愁。明月天涯夜,青山江上秋。一官成白首,万里寄沧洲。久被浮名系,能无愧海鸥。

《泊松江渡》许浑

汉漠故宫地,月凉风露幽。鸡鸣荒戍晓,雁过古城秋。杨柳北归路,蒹葭南渡舟。去乡今已远,更上望京楼。

《松江怀古》前人

故国今何在,扁舟竟不归。云移山漠漠,江阔树依依。晚色千帆落,秋声一雁飞。此时兼送客,凭槛欲沾衣。

《晚泊松江驿》李郢

片帆孤客晚夷犹,红蓼花前水驿秋。岁月方惊离别尽,烟波仍驻古今愁。云阴故国山川暮,潮落空江网罟收。还有吴娃旧歌曲,棹声遥散采菱舟。
《迎潮送潮辞》〈并序〉陆龟蒙
余耕稼所在松江南旁田庐,门外有沟通浦溆。而朝夕之潮至焉。天弗雨则轧而留之,用以涤濯灌溉,及物之功甚钜。其羸壮迟速,系望晦盈虚也。用之则顺而进,舍之则默而退。有类乎君子之道。玩而感之,作迎潮送潮辞二首,聊寄声于骚人之末。
《迎潮》
江霜严兮枫叶丹,潮声高兮墟落寒。鸥巢卑兮渔箔短,远岸没兮光烂烂。潮之德兮无际,既充其大兮又充其细。密幽人兮款柴门,寂寞流连兮依稀旧痕。濡馀泽槁兮潮之恩,不尸其功兮归于混元。
《送潮》
潮西来兮又东下,日染中流兮红洒洒。汀葭苍兮水蓼,枯风骚牢兮愁烟。孤大几望兮微将晦,翳睨瀛溶兮敛然。而退爱长波兮数,数一幅巾兮无缨可濯。帆生尘兮棹有衣,怅潮之归兮吾犹未归。

《松江》宋·司马光

吴山黯黯江水清,欲雨未雨伤人情。扁舟荡漾泊何处,红蓼白蘋相映生。
《游簳山》〈并序〉元·王逢簳山距华亭三十六里,土宜美箭,故名。横泖襟带,流石参错。东向壁立一石,斩斩中断,俗传南有干山,此则干将试剑石。云:宋张头陀雨华洞,久塞玉窦,泉殊洌寒,可味逢交谢。逸人守真始获,尽观山之秀,蕴其不群不附,殆类古特立独行之士,卓卓物表者。逸人自九世祖二十进士至今,诗书仁义之泽未艾。又居民率多寿耇,讵非风气淳厚所致耶。逢既遗逸人,北丘耕隐,歌复表是山,书置山禅德成庵壁后,有青鸟者流过焉,庶逢之言有质也。时至正甲辰仲春望,同游咏者谢守真、陆絅、余寅、释德慧、郑里、谢椿。

地主多儒雅,居僧亦不群。泖横孤嶂立,野阔九山分。石裂苍龙气,泉渟玉窦云。燕巢犹旧月,马鬣几斜曛。童孺抠趋惯,朋侪倡咏勤。比邻行可接,芰制莫轻焚。

《三泖》杨维桢

天环泖东水如雪,十里竹西歌吹回。莲叶筒深香雾捲,桃花扇小彩云开。九朵芙蓉当面起,一双鸂𪆟近人来。老夫于此兴不浅,玉笛横吹鴳浪堆。

《三月一日自松陵过华亭》倪瓒

竹西莺语太丁宁,斜日山光澹翠屏。春与繁花俱欲谢,愁如中酒不能醒。鸥明野水孤帆影,鹘没长天远树青。舟楫何堪更留滞,更穷幽赏过华亭。

《送友人之松江得曙字》明·姚广孝

潮来沙碛平,月落海门曙。汀蒲转风叶,堤柳摇烟絮。江头春可怜,天涯人独去。有歌送君行,无酒留君住。雪浪没沙鸥,云帆出江树。回首读书堆,青山不知处。

《柘林城赠尚侍御》周思兼

扶桑新筑受降城,海上烽烟万里清。天作重关鱼钥静,戍临三岛雉楼明。旌旗晓映霜台月,鼓角宵传汉将营。闻道庙廊今有议,筹边还欲仗威名。

《怀风泾》金景西

白牛塘上酒旗中,南北长桥卧綵虹。烟寺晓钟蕉叶雨,水波楼槛落花风。衣冠文物声名蔼,舟楫鱼盐利泽通。东望云间酬二陆,举杯南向酹宣公。

《寓居璜溪》袁凯

高林深树气冥冥,野色波光更满汀。草阁雨晴鸣翡翠,花畦风暖入蜻蜓。书成已与山公绝,赋就惟教阿买听。犹未忘情是杯酒,尚烦邻里致盆瓶。

《横溪》徐阶

横溪东去水迢迢,虚阁重檐共寂寥。山外夕阳低度鸟,雨馀春渚暗通潮。寒空落叶书声静,秋浦孤帆客梦遥。欲徙西湖湖上石,为君乘月更吹箫。

《贞南初夏》邵亨贞

雨后林深竹笋肥,渡头风急柳花飞。柴门不掩缘阴静,人在閒窗试苧衣。

《富林春晓》陆润玉

旭日始启旦,鸟声出烟萝。草堂检春事,花落风檐多。

《村庄雨霁》前人

锦鸠鸣树头,一雨茆檐过。东菑晓扶犁,耕却沙烟破。

《九峰环翠》前人

层峰势萦纡,中有读书舍。芙蓉湿烟岚,帘栊翠光泻。

《八曲潮生》前人

风驱海门潮,晴添八湾涨。老渔棹歌回,篱根系吴榜。
《二泖回澜》前人
赴海既汤汤,回流复渺渺。雨晴风力微,文漪碧于草。

《绿沙农本》前人

厥土惟膏腴,树艺实藉此。用贻子与孙,黍稷恒茂止。

《松林龙蜕》前人

老松森成林,烟霏滃晴翠。根抱茯苓香,蜿蜒脱遗蜕。

《横浦归帆》前人

归舟溯黄浦,日落风更急。点点十幅蒲,半带荒烟湿。

《客舟夜泊》前人

巨舸衔帆樯,入港月已白。此夜泊谁家,村南隐君宅。

《溪桥晓市》前人

石梁双跨溪,虹影倒涵水。斜月未堕山,烟中市声起。

《赤壁行》曹时信

黄州赤壁天下奇,苏翁挟客清秋时。洞箫吹月泣蛟蜃,星躔乃在斗牛墟。五松却居斗之隅,峭石立水枯而癯。莓苔古秀棱角攲,耸削臃肿摩紫泥。盘盘飞鹘上无涯,青莎碧草深葳蕤。清风入松如龙嘘,簌簌楚楚恒吁嘻。暮春之月日日奇,兰桡顺流聊自嬉。寻胜陟幽僧愿随,挈壶持罍相差池。晚日东景红陆离,扁舟浩笑吾归矣,众宾聚首河之湄。送我携酒还进卮,吾量如筲君莫嗤。鹤亭鹤去馀荒基,东月照醉影离披。扶醉放船喧鼓鼙,中流独发不可支。浩笑决往吾归矣,黄州云间名两驰。苏翁往矣真我师,呜呼苏翁往矣真我师。
《小赤壁》〈并序〉许维新
吾观志称横云,其名未为不雅。山色本赤,易而从。赤壁甚无,谓同出开辟,各得姓名。舍此就彼,岂合应声乎。

吴楚黄矶大合兵,东风吹火戍烟平。青山染尽英雄血,不忍重题赤壁名。
《小赤壁》〈并序〉董其昌
吾郡九峰之间,有小赤壁。予顷过齐安至赤壁下,其高仅数仞,广容两亭耳。吾郡赤壁三四倍之,何以小为,因为解嘲。

吾松山有九,皆以海为沼。东海既已大,赤壁何得小。风穴秘精灵,云门削鬼巧。口鼻𩰚嶙峋,鳞角呈夭矫。虽无须弥宽,未可培塿眇。而我游齐安,何由凌缥缈。时平兵气消,霜落江声悄。回思平原鹤,谁是枋榆鸟。归语东阳生,扶筇事幽讨。石言曾莫逆,壁观习枯槁。田成球琳赋,屋用辛夷缭,太守握红云,冠帔山容好,嘉名公等锡,一壑从予保。手写大江辞,峨嵋翠可扫。敢应北山招,终事东坡老。

《卢山畸墅》王衡

轻舟晓出神仙趾,山下人家半流水。风光的的武陵源,到门依旧平原里。路转溪回有不同,秋叶髣髴当阶红。洞房窈窕路欲绝,飞梁忽跨高楼风。楼前参差戛寒竹,藤子垂垂挂樛木。人面斜阳映晚曛,乌背浓烟带微绿。堂前橙柚香轮囷,主人未敢言山贫。曲栏深闭五千卷,等閒肯示寻常人。山寺无钟送客别,与君坐到鸟声歇。相携忽过板桥东,一笑溪潭半弦月。

《泰山仙人洞歌》张世美

泰山有石洞,云是仙人居。外隘仅容入,中窥信有馀。洞庭联络潜自接,华阳窈窕深相纡。仙人一去秘灵迹,洞门嵯峨障巨石。或传居民昔避乱,移家正脱黄巢日。千年灵异岂终塞,发石开通果谁力。泰山山人有伟图,壮志肮脏雄万夫。献书北阙时不达,遁迹南崖兴日孤。长縆缚石时一呼,笑拍两手众来趋。雷轰电掣洞门辟,须臾自有神灵扶。吾观洞门奇自见,青霞紫气纷相绚。福地还将林屋窥,洞天岂必张公羡。棋枰酒榼日追逐,芒屩藜筇互游衍。溪回误认武陵源,舟来多溯桃花片。此洞标名本属仙,祖龙望海亦当年。查公丹井前峰近,松子遗踪后寺连。山人前身疑亦仙,千年复来异事传。呜呼,不有鬼斧五丁力,掘石排松岂偶然。
《沪城八景集唐》张吴曼《海天旭日》

碧落摇光霁后来〈杜牧〉,独寻春色上高台〈薛能〉。涛翻极浦烟霞外〈权德舆〉,日照澄江红雾开〈刘禹锡〉
《黄浦秋涛》

江色分明练绕台〈陆龟蒙〉,水天东望一徘徊〈罗隐〉。风翻白浪花千片〈白居易〉,涛似连山喷雪来〈温庭筠〉
《龙华晚钟》

此地曾经几劫灰〈柳贯〉,神鳌矻立戴崔巍〈丁鹤年〉。云移塔影横江口〈陈孚〉,船载钟声出浪堆〈僧昙噩〉
《吴松烟雨》

江雨霏霏江草齐〈韦庄〉,江蓠湿叶碧萋萋〈白居易〉。胜游恣意烟霞外〈萧祐〉,青霭横空望欲迷〈柴夔〉
《石梁夜月》

万里风烟接素秋〈杜甫〉,月华星彩坐来收〈杜荀鹤〉。水晶帘外金波下〈沈佺期〉,几度高吟寄水流〈谭用之〉
《野渡蒹葭》

乔木荒城古渡头〈皇甫冉〉,暮天初雁起沙洲〈杜荀鹤〉。野烟秋水荒茫远〈杨巨源〉,枫叶芦花共客舟〈许浑〉
《凤楼远眺》

月色江声共一楼〈雍陶〉,閒云潭影日悠悠〈王勃〉。雕栏玉砌应犹在〈李昱〉,凤去台空江自流〈李白〉
《江皋霁雪》

六龙寒急光徘徊〈杜甫〉,风捲沙汀玉作堆〈白居易〉。閒上高楼时一望〈刘沧〉,了然更觉画图开〈朱庆馀〉

《踏车叹》夏原吉

东吴之地真水乡,两岸涝涨非寻常。稻畴决裂走鱼鳖,居民没溺乘舟航。圣皇勤政重农事,玉札颁来须整治。河渠无柰久不修,水势纵横多阻滞。爰遵图志穷源流,经营相度严咨诹。太湖天设不可障,松江沙遏难为谋。上洋凿破范家浦,常熟挑开福山土。滔滔更有白茆河,浩渺委蛇势相伍。洪荒从此日颇销,只今田水仍齐腰。丁宁郡邑重规画,集车分布田周遭。车兮既集人兮少,点检农夫下乡保。妇男壮健记姓名,尽使踏车车宿潦。自朝至暮无停时,足行车转如星驰。粮头里长坐击鼓,相催相迫惟嫌迟。乘舟晓向车边看,忍视艰难民疾患。戴星戴月夜忘归,闷倚蓬窗发长叹。噫嘻我叹诚何如,为怜车水工程殊。趼生足底不暇息,尘垢满面无心除。内中疲癃多困极,肌腹枵枵体无力。纷纷望向膏粱家,忍视饥寒那暇恤。会当朝觐黄金宫,细将此意陈重瞳。愿令天下游食辈,扶犁南亩为耕农。

《薛淀湖》徐阶

梯云磴石兴逶迤,画舸平川昼漏迟。花底鸟过惊落瓣,柳边风弱细垂丝。隔江榜子鱼为饭,近水人家槿作篱。春赏此时浑不恶,独和松露写新诗。

《茸城行》吴伟业

朝出胥门塘,暮泊佘山麓。旁带三江襟,扈渎五茸城。是何王,筑泖塔,霜高稻叶黄。淀湖雨过莼丝绿,百年以来誇胜事。丹青图画高珠玉,学士挥毫清秘楼。徵君隐几逍遥谷,前辈风流书画传。后生贤达声华续,给士才名矫若龙。山公人地清如鹄,汗简消沉又几秋,沧江屡建高牙纛。不知何处一将军,到日雄豪炙手薰。羊侃后房歌按队,陈豨宾客剑成群。刻金为漏三更箭,错宝施床五色文。异物江淮尝月进,新声京雒自天闻。承恩累赐华林宴,归镇高谈横海勋。未见尺书收草泽,徒誇名字得风云。此地江湖绾锁钥,家擅陶朱户程卓。千箱布帛运轺车,百货鱼盐充邸阁。将军一一数高赀,下令搜牢遍墟落。非为仇家告并兼,即称盗贼通囊橐。望屋遥窥室内藏,算缗似责从前诺。敢信黔娄脱网罗,早看猗顿填沟壑。窟室飞觞传箭催,博场戏责横刀索。纵有名豪解折行,可堪小户胜狂药。将军沉湎不知止,箕踞当筵任颐指。拔剑公收伍伯妻,鸣𩩉射杀良家子。江表争猜张敬儿,军中思缚卢从史。枉破城南十万家,养士何无一人死。贪色好财英雄事,若辈屠沽安足齿。君不见,夫差猎骑何翩翩,五茸春草城南天。雉媒飞起发双矢,西施笑落珊瑚鞭。湖山足纪当时胜,歌舞犹为后代传。陆生文士能为将,勋名三世才难量。河桥虽败事无成,睥睨千秋肯谁让。代有文章占数公,烟霞好处偏神王。兵火烧残万卷空,大节英声未凋丧。一朝遽落老兵手,百里溪山复何有。已见衣冠拜健儿,苦无丘壑安穷叟。茸城杨柳郁婆娑,欲系扁舟柰晚何。盘龙浦上行人少,泪鹤滩头战舰多。我望严城听街鼓,鲈鱼沽酒扣舷歌。侧身回视忽长笑,此亦当今马伏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