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虹霓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七十三卷目录

 虹霓异部汇考一
  易纬〈通卦验〉
  春秋纬〈潜潭巴〉
  汲冢周书〈时训解〉
  汉书〈五行志〉
  隋书〈天文志 五行志〉
  性理会通〈朱子〉
  观象玩占〈虹霓总叙 杂占〉
  管窥集要〈虹霓占〉
  田家五行〈论虹〉
 虹霓异部汇考二
  周〈敬王一则〉
  后汉〈灵帝光和一则 献帝初平一则〉
  吴〈大帝赤乌一则〉
  晋〈武帝泰始一则 怀帝永嘉一则 悯帝建兴一则 明帝太宁一则 成帝咸和一则 咸康二则 海西公太和三则 安帝元兴一则 义熙三则〉
  宋〈文帝元嘉二则 后废帝元徽二则 顺帝升明一则〉
  南齐〈高帝建元一则 永明五则〉
  梁〈武帝大清二则〉
  陈〈宣帝太建一则〉
  北魏〈高祖延兴一则 太和一则 世宗正始二则 永明一则 肃宗神龟一则 正光一则 孝昌一则 庄帝永安一则 孝静帝元象二则〉
  北周〈武帝保定一则 天和二则 建德二则〉
  隋〈文帝开皇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睿宗景云一则 延和一则 肃宗至德一则 宪宗元和一则 武宗会昌一则 懿宗咸通二则 僖宗中和一则 光启一则 昭宗天复一则〉
  后晋〈高祖天福一则 出帝开运一则〉
  辽〈圣宗统和一则〉
  宋〈仁宗庆历一则 皇祐一则 嘉祐四则 英宗治平二则 神宗熙宁二则 元丰四则 哲宗元祐四则 绍圣二则 元符一则 徽宗崇宁一则 政和一则 高宗建炎二则 绍兴三则 孝宗乾道一则 淳熙三则 宁宗庆元一则 嘉泰二则 嘉定一则 理宗嘉熙二则 淳祐一则 宝祐一则〉
  金〈海陵天德二则 世宗大定一则 宣宗兴定一则 哀宗正大一则〉
  元〈世祖至元一则 武宗至大一则 泰定帝泰定一则 文宗至顺三则 顺帝至元三则 至正五则〉
  明〈太祖洪武五则 英宗正统一则 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四则 神宗万历一则 熹宗天启一则〉
 虹霓异部艺文
  条奏便宜七事疏     后汉郎顗
  又对            前人
  虹堕温德殿对        蔡邕
 虹霓异部纪事
 虹霓异部杂录

庶徵典第七十三卷

虹霓异部汇考一

《易纬》《通卦验》

虹不时见,女谒乱公。虹者,阴阳交接之气,阳唱阴和之象。今应节不见,似君心在房内,不修外事,废礼失义,夫人淫恣而不敢制。故曰女谒乱公。

《春秋纬》《潜潭巴》

虹五色迭至,照于宫殿。有兵革之事。

《汲冢周书》《时训解》

清明后十日,虹始见。虹不见,妇人苞乱。
小雪之日,虹藏不见。虹不藏,妇不专一。

《汉书》《五行志》

京房《易传》曰:有霓、蒙、雾。雾,上下合也。蒙如尘云。霓,日旁气也。其占曰:后妃有专,霓再重,赤而专,至冲旱。妻不壹顺,黑霓四背,又白虹双出日中。妻以贵高夫,兹谓擅阳,霓四方,日光不阳,解而温。内取兹谓禽,霓如禽,在日旁。以尊降妃,兹谓薄嗣,霓直而塞,六辰乃除,夜星见而赤。女不变始,兹谓乘夫,霓白在日侧,黑霓果之。气正直。妻不顺正,兹谓擅阳,霓中窥贯而外专。夫妻不严兹谓媟,霓与日会。妇人擅国兹谓顷,霓白贯日中,亦霓四背。适不答兹谓不次,霓直在左,霓交在右。取于不专,兹谓危嗣,霓抱日两未及。君淫外兹谓亡,霓气左日交于外。取不达兹谓不知,霓白夺明而大温,温而雨。尊卑不别兹谓媟,霓三出三已,三辰除,除则日出且雨。

《隋书》《天文志》

一曰虹霓,日旁气也。斗之乱精,主惑心,主内淫,主臣谋君,天子讪后妃,颛妻不一。

《五行志》

凡白虹者,百殃之本,众乱所基。

《性理会通》《朱子》

虹能吸水,吸酒。人家有此,或为妖,或为祥。

《观象玩占》《虹霓总叙》

虹霓者,阴阳交气。气和,则为雨露;怒,则为雷霆;淫,则为虹霓。虹者,攻也。阳攻,阴也;霓者,齧也。灾气伤害于物,如有所齧也。一曰镇精,散为虹霓。又曰虹霓者,斗之乱,精斗失其度,则生之雄,曰虹,雌曰霓。多在日月之冲双出,色鲜明者,为虹;暗者,为霓。蔡邕曰:见于日冲,曲而青红者,为虹。见于日旁,白而直,为霓。虹、霓,主内淫,主惑心。

《杂占》

虹以立春四十六日,内有出正东,贯震中,春多雨,夏多火灾,秋多水灾,民流亡,冬多海贼。
春分四十六日,内出东南,贯巽中。春大旱灾起。立夏四十六日,内出正南,贯离中,大旱灾,麻不收。夏至四十六日,内出西南,贯坤中,有小水蝗虫为害,鱼不孳。
立秋四十六日,内出正西,贯兑中,秋有水,有旱。秋分四十六日,内出西北,贯乾中,秋多水,虎食人。立冬四十六日,内出正北,贯坎中,冬少雪,春水灾。冬至四十六日,内出东北,贯艮中,春多旱,夏火灾,粟贵。
京房曰:虹春三月,出西方有青云覆之,其夏多寒,人病疟若瘟;赤云覆之,夏旱;黄云覆之,夏小旱,五谷半收;白云覆之,夏多大风,人疫;黑云覆之,秋多大风,一曰多雨。
秋三月,虹出西方,青云覆之,冬多寒,人病疟若瘟;赤云覆之,冬多风;黑云覆之,冬多雨。
冬三月,虹出西方,有青云覆之,来年,春多寒,人病疟若瘟;赤云覆之,春旱;黄云覆之,春雨调和;白云覆之,春多狂风;黑气覆之,春多水,淫雨。
虹出南方无云。春、夏、秋所见之处,风雨不时,不出三年,大饥,百姓流亡。
虹出北方无云,春、夏、秋、冬所见之处,阴阳不和,风雨不时,冬温夏寒,小民怨咨,五谷不成,其地大饥、大旱。三年,哭泣相随,一曰大旱二百八十日,民大疾疫。京房易飞候曰:凡虹相有五苍无胡者,虹也。赤无胡者,蚩尤旗也。白无霓者,胡霓也。冲不屈者,天杵。直下不屈者,天棓也。此五虹以甲乙日见东方,人饥;丙丁日出南方,大旱。庚辛,日出西方,其邑多空户,五岁大死人。壬癸,日出北方,人相食。
虹以四五六月出西方,麦贵。七八月出西方,粟贵。九月出西方,大小豆贵。十月出西方,谷贵,一出再倍,三出三倍,五出五倍,民流千里。
虹立秋日后见西方,万物皆贵。
虹秋、冬出西方,色多白,天下小口伤。
虹以十月出东北方,若东方其邑亡。
虹以戊己日出中央,若西方、南方,人君凶。
二虹并见兵起,期二年,三年,五虹并见,天下大乱,兵起,天子斥。期三年,九虹俱见,五色纵横,九女并讹妃。后相争,女谒乱行,人主失威,天下交兵。
虹霓数见,后妃党盛。
方虹见,有暴兵起。
虹、霓亘天,后妃阴盛胁天子。
日旁有屈虹,下有大战流血。
屈虹东出,其下有破军杀将。
虹横屈至上,反入直而不屈,不出九十日,民多病疫。不出三年,大旱民流。
虹出直上所出之地,大旱,民多妖言死病。
青虹东西极天兵起,三日不散,不出一年,大兵起。赤虹从天直下,国乱无主。
赤虹如杵,将军、士卒死亡,血流成川。
赤虹东出其野,有战,米大贵。
赤虹与日俱出其野,有急所临之国,有忧不可举事用兵。
白虹见诸侯,起兵国有女乱。《天文志》曰:白虹者,殃之本,众乱之所基。白虹出其年,有兵,又曰白虹所出,其下流血当其城,城必空。
白虹如杵,万人死,其下贯日,诸侯有反者。不,则近臣为乱。
白虹首尾至地者,有流血。
白虹暮出,国易政。
白虹夜出,其年大兵起。
白虹从地中出所临之地,有大兵起流血。
白虹分裂为四、五、六段,大战流血。
日旁有三、四、五、六,白虹交贯所临之地,流血两军相当,从下击上大胜。
白虹长十馀丈,大如杵,上下锐,或直或曲,皆为大战,从所指击之胜。秋二月白虹出西方,两军相当,急陈兵以待之,若有赤气冲之,有获城。
白虹屈曲见城上,有大战流血。
白虹绕城不匝,谨守其缺可救。
白虹出军,上军中有乱。
虹霓状如日月晕,必有破军,先起者胜。
虹霓五色重叠,光色照地,所出之地兵起。
霓承日如抱弓,妇在君侧为妒,欲专政也。
霓围日而表黄内青者,妇夺君也。
霓直日者,妇外来,从候君欢娱之也。
霓有形而颓黑渐微者,妇怨望也。
霓围日复回下贯者,后妃不正,天示且亡之象也。霓有回口覆下贯者,君喜其后妃,而后妃乱政,以亡其国也。
霓在日旁中天而直者,君有外事通于臣也。
霓有四珥白气贯者,后妃有谋也。
霓围日者,君失德也。凡霓见皆阴挠阳,后妃无德而以色亲君,阳道有失所致也。
凡虹霓连蜷近日或贯日,皆为后妃专政,人主有忧。虹在日上,近臣为乱。
日色赤黑,有虹贯之,君被臣弑。
虹出牵牛度中,后族强专政,一曰有坏城。
白虹围轸,有亡国。
虹出须女度中,后族强夺政。
天无云,有赤虹贯绕昴、毕,臣主相伐。
虹贯太微,后族专政。
虹出地中,臣子为逆。
虹出宫殿园池或井中,君不入。其年,君亡政,国乱。虹出入人家屋中,妖妇死破败。
虹出入人家井中,其家有兵伤,一曰当出贵子而后,家受其殃。
虹自井中出或自外入饮井中水,其邑有兵,不,则有盗贼相杀之事。一曰虹出池中。在国,国空;在家,家亡。凡攻城有虹从外城入饮城中水者,城破。从外顺攻之,胜,有虹入城,城可屠。
城中有黄虹贯之,主喜、贵;青、黑,凶。赤、白,大战城陷,虹垂头于军门,有流血。
虹霓直指,顺其所指击之胜。
绛气冬见国,有大丧,有雨则解。
绛气小,长如反弓,有亡国。
绛气直大三日,不出三年,天下大兵,青、黑者,为大丧。绛气五色或赤白,逢丑未或东西极天者,皆为兵、丧。赤虹再重,为旱应冲。
黑霓四背白霓双出日中,妇刺其夫。
霓状如禽,在日旁,内宠夺后,天子绝嗣。霓夺日光,尊卑不别。
白虹在日侧,黑裹之后,妃不出,在日直而交左右,人主无嗣。
霓出半日没,没而日出且白,臣私禄于亲。
凡攻城相敌而有虹见,其占在军。无军在外,则其占在君,臣后当之。
石氏曰:虹头在江河溪涧之内,轩辕之变也。见四维即为阴,而见西方即为旱。不占同事。灾咎苍白多,则水;赤多,则旱。

《管窥集要》《虹霓占》

后妃有专,则霓。再重,而圆。
妻不一顺,黑霓四背。又曰:霓双出日中。
妻以贵高夫,则霓四方。日光不扬,解而温。
君内淫,则霓如禽,在日旁。
以尊降妃,则霓直而塞六辰,乃除夜星见而赤。女不变始。兹谓乘夫,则霓白,在日侧,黑霓裹之气,正直。
妻不顺正,则霓中窥,贯而外专。
夫妻不庄,则霓与日会。
妇人擅国,则霓白,贯日中;赤霓,四背。
嫡不见答,霓直,在左交,在右。
君外淫,则霓气左白,交于外。
娶不达,则霓夺日明,而大温。温即雨。
娶不专,则霓抱日。雨未及。
尊卑不别,则霓三出三已,三辰除。
春东方青虹者,青龙之象,不可攻。青、赤,者为王,不可攻。白、黑者,击之胜。
夏南方有赤虹者,朱雀之象,不可攻。黄、赤者,王也,不可攻。白、黑,击胜。
秋西方白虹者,白虎之象,不可攻。赤、黄者,不可攻。青、黑者,可击之。
冬北方黑虹者,元武之象,不可攻。赤,亦不可攻。黄、青、白者,可击之。
虹与日俱东方所见,分野凶。
虹见续而复断,皆有争战、流血之忧。虹尾东西,不过三朔,有大赦。

《田家五行》《论虹》

俗呼曰:鲎谚曰:东鲎晴,西鲎雨。谚云:对日鲎,不到昼,主雨,言西鲎也。若鲎下,便雨,还主晴。

虹霓异部汇考二

敬王二十六年,晋青虹见。
《竹书纪年》云云。

后汉

灵帝光和元年六月丁丑,有黑气堕温德殿中。七月壬子,青虹见御座,玉堂后殿庭中。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按《杨震传》:震中子秉,秉子赐。光和元年,有虹霓昼降于嘉德殿前,帝恶之,引赐及议郎蔡邕等入金商门崇德署,使中常侍曹节、王甫问以祥异祸福所在。赐仰天而叹,谓节等曰:吾每读张禹传,未尝不愤恚叹息,不能竭忠尽情,极言其要,而反留意少子,乞还女婿。朱游欲得尚方斩马剑以理之,固其宜也。吾以微薄之学,充先师之末,累世见宠,无以报国。猥当大问,死而后已。乃书对曰:臣闻之经传,或得神以昌,或得神以亡。国家休明,则鉴其德;邪辟昏乱,则视其祸。今殿前之气,应为虹霓,皆妖邪所生,不正之象,诗人所为螮蝀者也。于中孚经曰:霓之比,无德以色亲。方今内多嬖倖,外任小臣,上下并怨,諠哗盈路,是以灾异屡见,前后丁宁。今复投霓,可谓孰矣。按春秋谶曰:天投霓,天下怨,海内乱。加四百之期,亦复垂及。昔虹贯牛山,管仲谏桓公无近妃宫。易曰:天垂象,见吉凶,圣人则之。今妾媵嬖人阉尹之徒,共专国朝,欺罔日月。又鸿都门下,招会群小,造作赋说,以虫篆小技见宠于时,如驩兜、共工更相荐说,旬月之间,并各拔擢,乐松处常伯,任芝居纳言。郤俭、梁鹄俱以便辟之性,佞辩之心,各受丰爵不次之宠,而令缙绅之徒委伏畎亩,口诵尧舜之言,身蹈绝俗之行,弃捐沟壑,不见逮及。冠履倒易,陵谷代处,从小人之邪意,顺无知之私欲,不念板、荡之作,虺蜴之诫。殆哉之危,莫过于今。幸赖皇天垂象谴告。周书曰:天子见怪则修德,诸侯见怪则修政,卿大夫见怪则修职,士庶人见怪则修身。唯陛下慎经典之诫,图变复之道,斥远佞巧之臣,速徵鹤鸣之士,内亲张仲,外任山甫,断绝尺一,抑止盘游,留思庶政,无敢怠遑。冀上天还威,众变可弭。老臣过受师傅之任,数蒙宠异之恩,岂敢爱惜垂没之年,而不尽其慺慺之心哉。书奏,甚忤曹节等。
献帝初平元年二月壬辰,白虹贯日。
《后汉书·献帝本纪》云云。

大帝赤乌十一年,白虹贯日。
《宋书·五行志》:吴孙权赤乌十一年二月,白虹贯日。权发诏,深戒惧。

武帝泰始五年七月甲寅,白虹贯日。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宋书·五行志》云云。
怀帝永嘉二年,白虹贯日。
《晋书·怀帝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二年正月戊申,白虹贯日。二月癸卯,白虹贯日。占曰:白虹贯日,近臣为乱,不则诸侯有反者。
悯帝建兴五年正月庚子,虹霓弥天。
《晋书·悯帝本纪》云云。 按《天文志》:占曰:白虹,兵气也。
明帝太宁元年,白虹贯日。
《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太宁元年十一月景子,白虹贯日。史官不见,桂阳太守华包以闻。
成帝咸和九年七月,白虹贯日。咸康元年七月,白虹贯日。
咸康二年七月,白虹贯日。
《晋书·成帝本纪》皆不载。 按《天文志》:咸和九年、咸康元年、二年七月,白虹贯日。自后庾氏专政,由后族而贵,盖亦妇人擅国之义,故频年白虹贯日。
海西公太和三年九月戊辰夜,二虹见东方。
《晋书·海西公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云云。
太和四年四月戊辰,白虹贯日。
《晋书·海西公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云云。
太和六年三月辛未,白虹贯日。
《晋书·海西公本纪》不载。 按《宋书·五行志》云云。
安帝元兴元年,白虹贯日。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元兴元年二月甲子,白虹贯日中。三月庚子,白虹贯日。未几,桓元剋京都,王师败绩。明年,元篡位。
义熙二年,彩虹蔽月。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王绍之晋安纪》:义熙二年七月夜,彩虹出西方,蔽月。
义熙七年,五虹见东方。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七年七月,五虹见东方。占曰:天子黜。其后刘裕代晋。
义熙十年,白虹干日。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十年,日在东井,有白虹十馀丈在南干日。灾在秦分,秦亡之象。〈按《宋志》
十一年。
〉宋文帝元嘉 年,有两白虹见宣阳门外。
元嘉八年七月壬戌夜,白虹见东方。
《宋书·文帝本纪》俱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后废帝元徽二年八月壬子夜,白虹见。
元徽四年正月己酉,白虹贯日。
《宋书·后废帝本纪》俱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顺帝升明元年九月乙未夜,白虹见东方。
《宋书·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南齐

高帝建元四年二月辛卯,白虹贯日。
《南齐书·高帝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云云。
武帝永明四年五月丙午,白虹贯日。
永明六年三月甲申,虹贯日中。
永明九年正月甲午,白虹贯日,久久消散。
永明十年七月癸酉,西方有白虹,须臾灭。
永明十一年九月甲午,西方有白虹,南头指申,北头指戌上,久久消灭。
按以上《南齐书·武帝本纪》俱不载。 按《天文志》云云。

武帝太清元年,白虹贯日。
《南史·梁武帝本纪》:太清元年二月己卯,白虹贯日。太清三年,白虹贯日。
《南史·梁武帝本纪》:太清三年春正月庚申,白虹贯日,三重。

宣帝太建十二年,白虹见。
《陈书·宣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天文志》:太建十二年二月壬寅,白虹见西方。占曰:有丧。其后十三年,帝崩。

北魏

高祖延兴五年正月丁酉,白虹贯日。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云云。
太和十二年三月戊戌,白虹贯日。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云云。
世宗正始二年,月晕,有珥,白虹贯之。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正始二年十一月丙子,月晕;珥;东有白虹,长二丈许;西有白虹,长一匹;北有虹,长一丈馀,外赤内青黄。
正始三年十二月乙卯,白虹贯日。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云云。
永平元年三月己酉,白虹贯日。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云云。
肃宗神龟元年,白虹贯日。
《魏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神龟元年三月丁丑,白虹贯日。占曰天下有来臣之象,不三年。十一月乙酉,蠕蠕莫缘、梁贺侯豆,率男女七百口来降。
正光三年正月甲寅,日交晕,有白虹贯晕。
《魏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云云。
孝昌元年,白虹刺日。
《魏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孝昌元年十二月丙戌,白虹刺日不过,虹中有一背。占曰:有臣背其主,一曰有反城。二年九月己卯,东豫州刺史元庆和据城南叛。
庄帝永安三年五月戊戌,白虹贯日。六月辛丑,白虹贯日。
《魏书·庄帝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云云。
孝静帝元象元年十一月己巳,日晕,珥、背;有白虹,至珥不彻。
《魏书·孝静帝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云云。
元象二年二月己丑巳时,日晕匝,白虹贯日不彻。按《魏书·孝静帝本纪》不载。 按《天象志》云云。

北周

武帝保定五年春正月辛卯,白虹贯日。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隋书·五行志》:占曰:为兵丧。
天和元年夏四月甲子,日有交晕,白虹贯之。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天和五年,月晕,白虹贯之。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五年正月乙巳,月在氐,晕,有白虹长丈所贯之,而有彗相连接。占曰:兵大起,大战,将军死于野。时北齐将斛律明月寇边,于汾北筑城,自华谷至于龙门。其明年,诏齐公宪率师禦之。三月己酉,宪自龙门度汾水,拔其新筑五城,兵起大战之应也。
建德二年二月辛亥,白虹贯日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隋书·五行志》:占曰:臣谋君,不出三年。又曰:近臣为乱。后年七月,卫王直在京师举兵反。
建德五年冬十月,虹见晋州城上。
《周书·武帝本纪》:建德五年十月癸亥,六军攻晋州城。帝屯于汾曲。齐王宪攻洪洞、永安二城,并拔之。是夜,虹见于晋州城上,首向南,尾入紫微宫,长十馀丈。
《隋书·五行志》:五年十月癸亥,帝率众攻晋州。是

日虹见晋州城上,首向南,尾入紫宫,长十馀丈。庚午,克之。丁卯夜,白虹见,长十馀丈,头在南,尾入紫宫中。占曰:其下兵战流血。又曰:若无兵,必有大丧。至六年正月,平齐,与齐军大战。十一月稽胡反,齐王讨平之。

文帝开皇九年春正月己巳,白虹夹日。
《隋书·文帝本纪》云云。 按《天文志》:占曰:白虹衔日,臣有背主。又曰:人主无德者亡。是月,灭陈。

高祖武德 年,白虹下蒲州城。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武德初,隋将尧君素守蒲州,有白虹下城中。
睿宗景云元年,〈即唐隆元年〉虹霓亘天。
《唐书·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唐隆元年六月戊子,虹霓亘天。霓者,斗之精。占曰:后妃阴胁王者。又曰:五色迭至,照于宫殿,有兵。
延和元年,白虹垂头于军门。
《唐书·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延和元年六月,幽州都督孙佺帅兵袭奚,将入贼境,有白虹垂头于军门。占曰:其下流血。
肃宗至德二载,白虹亘天。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德二载正月丙子,南阳夜有白虹四,上亘百馀丈。
宪宗元和十三年,白虹亘天。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和十三年十二月丙辰,有白虹阔五尺,东西亘天。
武宗会昌四年,白虹见。
《唐书·武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会昌四年正月己酉,西方有白虹。
懿宗咸通元年,白虹见。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通元年七月己酉朔,白虹横亘西方。
咸通九年,白虹见。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本纪》:九年七月戊戌,白虹横亘西方。
僖宗中和二年,绛虹竟天。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本纪》:二年七月辛丑朔,丙午夜,西北方赤气,如绛虹竟天。
光启二年,白虹见。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光启二年九月,白虹见西方。十月壬辰夜,又如之。
昭宗天复三年,曲虹见。
《唐书·昭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天复三年三月朔,日有曲虹在日东北。

后晋

高祖天福三年,虹见闽王昶宫中。
《五代史·晋高祖本纪》不载。 按《闽世家》:王鏻长子继鹏,更名昶。昶亦好巫,拜道士谭紫霄为正一先生,又拜陈守元为天师,而妖人林兴以巫见幸,事无大小,兴辄以宝皇语命之而后行。守元教昶起三清台三层,以黄金数千觔铸宝皇及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像,日焚龙脑、薰陆诸香数觔,作乐于台下,昼夜声不辍,云如此可求大还丹。三年夏,虹见其宫中,林兴传神言:此宗室将为乱之兆也。乃命兴率壮士杀审知子延武、延望及其子五人。后兴事败,亦被杀。而昶愈惑乱,立父婢春燕为淑妃,后立以为皇后。又遣医人陈究以空名堂牒卖官。昶弟继严判六军诸卫事,昶疑而罢之,代以季弟继镛,而募勇士为宸卫都以自卫,其赐予给赏,独厚于他军。控鹤都将连重遇、拱宸都将朱文进,皆以此怒激其军。是岁夏,术者言昶宫中当有灾,昶徙南宫避灾,而宫中火,昶疑重遇军士纵火。内学士陈郯素以便佞为昶所亲信,昶以火事语之,郯反以告重遇。重遇惧,夜率卫士纵火焚南宫,昶挟爱姬、子弟、黄门卫士斩关而出,宿于野次。重遇迎延羲立之。延羲令其子继业率兵袭昶,及之;射杀数人,昶知不免,掷弓于地,继业执而杀之,及其妻、子皆死无遗类。
出帝开运元年二月辛亥,日有白虹二。
《五代史·晋出帝本纪》不载。 按《司天考》云云。

圣宗统和二十年正月癸丑,东方五色虹见。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仁宗庆历四年二月己酉,白虹贯日。皇祐五年春正月庚戌,白虹贯日。嘉祐元年十二月甲子,白虹贯日。
嘉祐四年二月戊子,白虹贯日。十二月丁丑,白虹贯日。
嘉祐五年春正月辛卯朔,白虹贯日。
嘉祐七年冬十月丙戌,白虹贯日。
按以上《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英宗治平三年二月乙酉朔,白虹贯日。
《宋史·英宗本纪》云云。
治平四年正月,神宗即位。二月辛卯,白虹贯日。按《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神宗熙宁七年三月乙巳,白虹贯日。
熙宁十年春正月己巳,白虹贯日。
元丰三年春正月己丑,白虹贯日。癸巳,白虹贯日。
元丰五年春正月己亥,白虹贯日。
元丰六年春正月甲申,白虹贯日。
元丰七年三月癸亥,白虹贯日。五月辛酉,白虹贯日。按以上《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哲宗元祐元年二月壬辰,白虹贯日。
元祐二年正月辛巳,白虹贯日。十二月乙未,白虹贯日。
元祐三年二月乙未,白虹贯日。十二月壬寅,白虹贯日。
元祐四年二月庚戌,白虹贯日。
绍圣元年四月癸丑,白虹贯日。
绍圣二年十二月壬申,白虹贯月。
元符元年二月丙戌,白虹贯日。
按以上《宋史·哲宗本纪》云云。
徽宗崇宁二年秋七月壬午,白虹贯日。甲申,降德音于熙河兰会路:减囚罪一等,流以下释之。政和二年六月乙卯,白虹贯日。
按以上《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高宗建炎三年二月辛丑,白虹贯日。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建炎四年三月辛卯,白虹贯日。
绍兴八年三月辛巳,白虹亘天。
绍兴二十七年二月壬寅,白虹贯日。
绍兴三十年十二月辛酉,曲虹见日之西。
按以上《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孝宗乾道三年十月丙申,虹见。淳熙元年十月戊寅,白虹见日东。
淳熙二年十月庚辰,虹见。
淳熙五年十月丁巳,曲虹见日东。
按以上《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宁宗庆元元年正月丙辰,白虹贯日。嘉泰三年七月壬午,白虹贯日。
按以上《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嘉泰四年十一月,虹见。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嘉定十一年二月丙辰,白虹贯日。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理宗嘉熙三年十月乙丑,虹见。
嘉熙四年二月辛丑,白虹贯日。
淳祐十年十二月丁巳,虹见。宝祐五年十月甲午,虹见。
按以上《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海陵天德二年,白虹贯日。
《金史·海陵本纪》:二年十一月丙戌,白虹贯日。 按《天文志》:二年正月,白虹贯日。
天德三年正月丁酉,白虹贯日。
《金史·海陵本纪》云云。
世宗大定二十九年正月乙卯,白虹贯日。二月乙丑,白虹亘天。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宣宗兴定三年十一月癸丑,白虹二,夹月,寻复贯之。按《金史·宣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云云。哀宗正大四年,日上有虹。
《金史·哀宗本纪》:四年十一月乙未未时,日上有二白虹贯之。 按《天文志》:四年十一月乙未,日上有虹,背而向外者二,约长丈馀,两旁俱有白虹贯之。

世祖至元二十四年七月癸丑,日晕连环,白虹贯之。按《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武宗至大三年正月丁亥,白虹贯日。八月甲寅,白虹贯日。
《元史·武宗本纪》云云。
泰定帝泰定四年二月辛卯,白虹贯日。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文宗至顺元年九月癸巳,白虹贯日。
至顺二年正月己酉,白虹贯日。
至顺三年五月丁酉,白虹并日出,长竟天。
按以上《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顺帝至元三年正月丁巳,日交晕,白虹贯之。八月癸未,日晕,白虹贯之。
至元四年八月丁丑,白虹贯日。
按以上《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至元五年正月丙寅,日交晕,白虹贯之。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云云。
至正十九年九月丙午夜,白虹贯天。
至正二十三年六月丁巳,绛州有白虹二道,冲斗牛间。
按以上《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至正二十五年三月壬戌,日晕,白虹如连环贯之。按《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云云。
至正二十六年,白虹贯天。
《元史·顺帝本纪》:二十六年三月丁亥,白虹五道亘天,其第三道贯日。又气横贯东南,良久乃灭。
至正二十八年闰七月壬戌,白虹贯日。乙丑,白虹贯日。
《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二十八年闰七月乙丑,冀宁文水县有白虹贯日,自东北直绕西南,云影中似日非日,如镜者三,色青白,踰时方没。

太祖洪武元年闰七月壬戌,白虹贯日。乙丑,白虹复贯日。
《明昭代典则》云云。
洪武十年二月,白虹贯日。
《大政纪》云云。
洪武十六年春正月戊申,白虹贯日。
《续文献通考》云云。
洪武十九年三月辛未,白虹贯日。
《大政纪》云云。
洪武三十年二月,白虹亘天。
《大政纪》云云。
英宗正统元年秋九月,白虹贯日。
《续文献通考》云云。
武宗正德四年七月八日,重庆、永川白虹亘天。
《四川通志》云云。
世宗嘉靖元年,双虹见万载县学宫。
《江西通志》:嘉靖元年夏四月,万载学宫双虹见,自南竟北五日,次年又见。
嘉靖七年,太原白虹经天。
《山西通志》:嘉靖七年十二月夜,太原白虹经天,东指天河之中,西抵天际,通宵不灭九十馀日。
嘉靖二十一年,有断虹饮海。
《福建通志》:嘉靖二十一年五月,有断虹饮海而起日下,赤云夹拥南飞。
嘉靖四十年,赤虹亘天。
《广东通志》:嘉靖四十年夏五月晦日,赤虹亘天,赤虹二道自西北直贯东南。
神宗万历三十一年夏六月,赤虹垂于贵阳董氏。
《贵州通志》云云。
熹宗天启元年秋八月,白虹见长竟天。
《云南通志》云云。

虹霓异部艺文

《条奏便宜七事》〈节〉   后汉郎顗
臣窃见今月十四日乙卯巳时,白虹贯日。凡日旁气色白而纯者名曰虹。贯日中者,侵太阳也;见于春者,政变常也。方今中官外司,各各考事,其所考者,或非急务。又恭陵火灾,主名未立,多所收捕,备经考毒。寻火为天戒,以悟人君,可顺而不可违,可敬而不可慢。陛下宜恭己内省,以备后灾。凡诸考案,并须立秋。又《易传》曰:公能其事,序贤进士,后必为喜。反之,则白虹贯日。以甲乙见者,则谴在中台。自司徒居位,阴阳多谬,久无虚己进贤之策,天下兴议,异人同咨。且立春以来,金气再见,金能胜木,必有兵气,宜黜司徒以应天意。陛下不早禳之,将负臣言,遗患百姓。

又对            前人

方春东作,布德之元,阳气开发,养导万物。王者因天视听,奉顺时气,宜务崇温柔,遵其行令。而今立春之后,考事不息,秋冬之政,行乎春夏,故白虹春见,掩蔽日曜。凡邪气乘阳,则虹霓在日,斯皆臣下执事刻急所致,殆非朝廷优宽之本。此其变常之咎也。

《虹堕温德殿对》蔡邕

虹著于天而降施于庭,以臣所闻,则所谓天投虹者也。不见尾足者,不得称龙。《易》曰:霓之比,无德以色亲也。《潜潭巴》曰:虹出后妃,阴胁主,又曰五色霓。迭至照于宫殿,有兵革之事。《演孔图》曰:霓者,斗之精气也。失度投霓见态,主惑于毁誉。《合诚图》曰:天子外苦兵威,内奋臣无忠政。变不虚生,占不虚言。意者,陛下关机之内,衽席之上,独有以色见进,陵尊踰制,以招变象。若群臣有所毁誉,圣意低回,未知谁是。兵戎不息,威权浸移,忠言不闻,则虹霓所生也。抑内宠,任忠贤,决毁誉,分直邪,各得其所。严守卫,整武备,威权之机,不以假人,则其所救也。《易传》曰:阳感天,不旋日。《书》曰:惟辟作威,惟辟作福。臣或为之,谓之凶害。是以明主尤务焉。

虹霓异部纪事

《春秋·文曜钩》:白虹贯牛山。管仲谏曰:无近妃宫,君恐失权,齐侯大惧,退去色党,更立贤辅,使后出望上牛山,四面听之以厌神。宋均注曰:山,君位也,虹霓阴气也,阴气贯之,君惑于妻党之象也。望谓祭以谢过也。战国策唐睢谓秦王曰:聂政刺韩傀,白虹贯日。《烈士传》:荆轲发后,太子见虹贯日不彻,曰:吾事不成矣。后闻轲死,事不立,曰:吾知之矣。
《后汉书·苏竟传》:竟在南阳与刘龚书曰:乃者,五月甲申,天有白虹,自子加午,广可十丈,长可万丈,正临倚弥。倚弥即黎丘,秦丰之都也。
《吴志·诸葛恪传》:恪自新城出住东兴,有白虹见其船;还拜蒋陵,白虹复绕其车。及驻车宫门,孙峻伏兵帷中,恪剑履上殿,谢亮,还坐。设酒。酒数行,亮还内。峻起如厕,解长衣,著短服,出曰:有诏收恪。恪惊起,拔剑未得,而峻刀交下。武卫之士皆趋上殿,峻曰:所取者恪也,今已死。悉令复刃。
《晋书·石季龙载记》:时白虹出自太社,经凤阳门,东南连天,十馀刻乃灭。季龙下书曰:盖古明王之理天下也,政以均平为首,化以仁惠为本,故能允协人和,缉熙神物。朕以眇薄,君临万邦,夕惕乾乾,思遵古烈,是以每下书蠲除徭赋,休息黎元,庶俯怀百姓,仰禀三光。而中年以来变眚弥显,天文错乱,时气不应,斯由人怨于下,谴感皇天。虽朕之不明,亦群后不能翼奖之所致也。昔楚相修政,洪灾旋弭;郑卿厉道,氛祲自消,皆股肱之良,用康群变。而群公卿士各怀道迷邦,拱默成败,岂所望于台辅百司哉。其各上封事,极言无隐。于是闭凤阳门,唯元日乃开。立二畤于灵昌津,祠天及五郊。
《述异记》:张骏薨,子重华嗣立。石虎遣将军王擢攻广武,重华遣宋辑率众拒之,济河次于金城将决大战,乃有黑虹下于营中。
《宋书·临川烈武王道规传》:道规以义庆为嗣义庆在广陵,有疾,而白虹贯城,野麇入府,心甚恶之,固陈求还。太祖许解州,以本号还朝。
《唐书·宋务光传》:神龙元年,务光上书曰:顷虹霓纷错,暑雨滞霪,阴胜之沴也。后庭近习或有离中馈之职以干外政,愿深思天变,杜绝其萌。
《稽神录》:戊子,岁润州有气如虹,五彩夺目,有首如驴,长数十丈,环厅事而立行三周而灭。占者曰:厅中将有哭声,然非州府之咎也。顷之,其国太后殂,发丧于此堂。
《唐书·沙陀传》:李克用率兵趋平阳,攻吉上堡,破汴军于晋州。李嗣昭、周德威下慈、隰,进屯河中。汴将朱友宁以兵十万壁其南,全忠自屯晋州。晋人闻全忠至,皆失色。时有虹贯德威营,氏叔琮薄垒疾𩰚,晋兵大败,杖械辎储皆尽。
《十国春秋·南汉烈祖世家》:乾亨九年十二月,有白虹化为白龙见于南宫三清殿,帝改乾亨,九年,为白龙元年。
《唐烈祖本纪》:升元元年十二月己卯朔,有白虹。升元二年三月壬子,日有白虹二。
《闽康宗本纪》:通文四年三月,有虹见于宫中。
《唐元宗本纪》:保大二年二月辛卯,日有白虹。
《吴越忠懿王世家》:显德二年秋七月庚午,有虹入天长楼,王避寝于思政堂。
《五国故事》:伪汉先主,名严,后名龑。〈龑之字曰严,本无此龑字,欲自大,乃以龙天合成其字,殊不典也〉九年八月,白虹入,其伪三清殿中颇忧畏。会有词臣王宏,欲说严,乃以白虹为白龙见,上赋以贺之。严大悦,乃改元白龙,更名龚,又改为龑。王延钧即位,改名鏻。鏻将死,有赤虹入其室,饮以金盆水,吸之,俄尽。又芝生殿门,俄而遇弑。
《十国春秋·蜀后主本纪》:乾德元年夏六月,双虹入福感寺后堂光彻廊宇,良久而没。
《陆游·南唐书》:乙亥岁冬十一月,白虹贯日,昼晦。《退朝录》:予家有范鲁公杂录记世宗亲征忠正驻跸城下尝中,夜有白虹,自淝水起亘数丈下,贯城中数刻方没,自是吴人闭壁,踰年,殍殕者甚众,及刘仁赡以城归迁州于下,蔡其城遂芜废又曰:江南李璟发兵攻建州,王延政,有白虹贯城。未几,城陷,舍宇焚爇殆尽。
《渑水燕谈录》:皇祐二年,陈琪知邕州。冬至日,珙旦坐厅事,僚吏方集,有白虹贯庭,自天属地。明年五月,龙𩰚于城南江中,驰逐往来。久之,水瀑涨。未几,侬智高陷二广。前此,陶弼以诗贻杨畋,请为备,云:虹头穿府署,龙角陷城门。
《金史·郑王永蹈传》:郭谏与永蹈家奴毕庆寿,私说谶记灾祥,毕庆寿以告永蹈,永蹈乃召郭谏。郭谏曰:昨见赤气犯紫微,白虹贯月,皆注丑后寅前兵戈僭乱事。永蹈深信其说。
《癸辛杂识》:丁未,岁先君为柯倅厅后屏星堂前有井,夏月雨后虹见于井中,五色俱备,如一匹綵,轻明绚烂,经一时乃消,后亦无他。

虹霓异部杂录

《黄帝占》:军决攻城,有虹从外南方入饮城中者,从虹攻之,胜。白虹绕城不匝,从虹所在,乃击之。
《太元经》:紫霓围日,其疾不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