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除夕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九十五卷目录

 除夕部汇考
  风俗通义〈桃人〉
  隋书〈礼仪志〉
  续博物志〈荼垒〉
  辽史〈礼志〉
  遵生八笺〈除日事宜 除日事忌 冬时幽赏〉
  本草纲目〈除夕〉
  事物原始〈除日驱傩 烧松盆〉
  酌中志略〈宫中除夕〉
  直隶志书〈宛平县 良乡县 房山县 永平府 雄县 深泽县 交河县 吴桥县 庆云县 冀州〉
  山东志书〈海丰县 宁阳县 曹县 博兴县〉
  山西志书〈临晋县 隰州 平遥县 永宁州 广灵县〉
  河南志书〈光州〉
  陕西志书〈岐山县〉
  江南志书〈嘉定县 松江府 武进县 高邮州 萧县 灊山县 太湖县〉
  浙江志书〈海宁县 桐乡县 诸暨县 永康县 温州府〉
  江西志书〈新建县〉
  湖广志书〈崇阳县 黄州府 酃县 常德府〉
  福建志书〈福州府 松溪县 寿宁县 永定县 建宁县 福宁州〉
  四川志书〈涪州〉
  广东志书〈潮州府 普宁县 肇庆府 石城县 乐会县〉
  云南志书〈南安州 大姚县〉
 除夕部艺文一
  守岁序          唐王勃
  与毛维瞻         宋苏轼
 除夕部艺文二〈诗词〉
  岁尽应令        梁庾肩吾
  共内人夜坐守岁      徐君茜
  守岁           唐太宗
  除夜            同前
  于太原召侍臣守岁      同前
  守岁            高宗
  奉和守岁应制       许敬宗
  守岁侍宴应制       杜审言
  除夜有怀          前人
  钦州守岁          张说
  岳州守岁〈二首〉      前人
  守岁应制         沈佺期
  岁夜安乐公主满月侍宴    前人
  除夜乐城逢孟浩然     张子容
  除日            前人
  应诏赋得除夜        王諲
  岁除夜会乐城张少府宅   孟浩然
  除夜有怀          前人
  除夜作           高适
  杜位宅守岁         杜甫
  除夜宿石头驿       戴叔伦
  除夜长安客舍       欧阳詹
  除夜〈二首〉        卢仝
  除夜            元稹
  除夜酬乐天         前人
  小岁日对酒吟钱湖州所寄诗 白居易
  客中守岁          前人
  除夜            前人
  除日答梦得同发楚州     前人
  除夜言怀兼赠张常侍     前人
  除夜书情         周弘亮
  故乡除夜          前人
  岭外守岁         李德裕
  隋宫守岁         李商隐
  岁尽           司空图
  除夜            方干
  途中除夜          高蟾
  岁除           唐彦谦
  除夜有感          崔涂
  岁除对王秀才作       韦庄
  除夜            曹松
  除夜野宿常州城外     宋苏轼
  岁晚相与馈问为馈岁酒食相邀呼为别岁至除夜达旦不眠谓之守岁蜀之风俗如是余官于岐下岁暮思归而不可得故为此三诗以寄子由            前人
  除夜对酒赠少章      陈师道
  除夜书怀         范成大
  分岁词           前人
  卖痴呆词          前人
  打灰堆词          前人
  除日          金赵秉文
  除夜            郦权
  岁除夕次东坡守岁韵    刘从益
  次韵别岁          前人
  除夕用少陵韵        前人
  除夜            王宾
  除夜           元好问
  汴梁除夜          前人
  癸巳除夜          前人
  除夕           元何中
  除夜自封溪归高渊      前人
  除夕            刘诜
  除夜客中          戴良
  辛亥除夕          前人
  除夕            郭钰
  丙午除夕        明周孟简
  吴门同沈启南方质父守岁  程庆琉
  除夕和边太常庭实      顾璘
  除夕示儿元炳兼忆元煇诸儿  谢榛
  除夕忆社宰        汪道贯
  除夕短歌〈以上诗〉    程可中
  浪淘沙〈除夜〉     宋周紫芝
  感皇恩〈除夜〉       前人
  鹧鸪天〈丁巳除夕〉    赵师侠
  双雁儿〈除夕〉      杨无咎
  瑞鹧鸪〈逆旅除夜大雨〉   卢炳
  祝英台近〈除夜立春〉   吴文英
  喜迁莺〈福山萧寺岁除〉   前人
  喜春来〈除夜玉山舟中〉  元张雨
  东风齐著力〈除夕以上词〉明张大烈
 除夕部纪事
 除夕部杂录
 除夕部外编

岁功典第九十五卷

除夕部汇考

《风俗通义》桃人

谨按《黄帝书》:上古之时,有荼与、郁垒昆弟二人,性能执鬼,度朔山上,章桃树下,简阅百鬼。无道理妄为人祸害,荼与郁垒缚以苇索,执以食虎。于是县官常以腊除夕饰桃人,垂苇茭,画虎于门。皆追效于前事,冀以卫凶也。桃梗梗者,更也。岁终,更始,受介祉也。

《隋书》礼仪志

齐制,季冬晦,选乐人子弟十岁以上、十二以下为侲子,合二百四十人,一百二十人赤帻皂褠衣,执鼗;一百二十人赤布裤褶,执鞞。角方相氏黄金四目,熊皮蒙首,元衣朱裳,执戈扬楯。又作穷奇祖明之类,凡十二兽,皆有毛角。鼓吹令率之,中黄门行之,冗从仆射,将之以逐恶鬼。于禁中,其日,戊夜三唱,开诸里门,傩者,各集被服器仗,以待事。戊夜四唱,开诸城门,二卫皆严。上水一刻,皇帝常服,即御座,王公执事官第一品已下,从六品已上,陪列预观。傩者鼓噪,入殿西门,遍于禁内,分出二,上閤作方相,与十二兽舞戏喧呼,周遍前后鼓噪,出殿南门,分为六道,出于郭外。

《续博物志》荼垒

海中有度,朔山上有桃木,蟠屈三千里。枝东北鬼门,万鬼所出入也。荼与郁垒居其门,执苇索以食鬼。故十有二月,岁竟腊之夜,遂以荼垒,并挂苇索于门。

《辽史》礼志

岁除仪初夕,敕使及夷离毕,率执事郎君至殿前,以盐及羊膏,置炉中燎之,巫及大巫,以次赞祝火神。讫,閤门使赞,皇帝面火再拜。初,皇帝皆亲拜,至道宗,始命夷离毕拜之。

《遵生八笺》除日事宜

《元枢》曰:除日,以合家头发烧灰,同脚底泥包,投井中。咒曰:敕令我家眷属,竟年不害伤寒,辟却五瘟疫鬼。《七签》曰:除夜,枸杞汤洗浴,令人不病。
除日,掘宅四角,各埋一大石为镇宅,主灾异不起。是日,取圆石一块,杂以桃核七枚,埋宅隅,绝疫鬼。除夜,取椒二十一粒,勿与人言,投于井中,以绝瘟疫。其夜,家奉神佛前,并主人卧室,然灯达旦,主家宅光明。攒火围炉,合家共坐,以助阳气。
除夜,宜烧辟瘟丹,并家中所馀杂药焚之,可辟瘟疫,可焚苍朮。《法天生意》云:除夜,有行瘟使者,降于人间,以黄纸朱书天行已过四字贴于门额,吉。
《屠苏方》:大黄十六铢,白朮十五铢,桔梗十五铢,蜀椒十五铢,去日桂心十八铢,去皮乌头六铢,去皮脐茇葜十二铢,右七味㕮咀,红绢囊盛之。除日,沉井中至泥底。正月朔旦,取药囊置酒中,煎数沸,取起,东向饮之,从小至大,一家无疫。以药渣投井中,每岁饮之,可长年无病。

除日事忌

《琐碎录》曰:除夜勿嗔骂奴仆并碎器皿,仍不可大醉。
冬时幽赏除夕登吴山看松盆

除夕,惟杭城居民家户架柴燔燎,火光烛天,挝鼓鸣金,放炮起火,谓之松盆。无论他处无敌,即杭之乡村亦无。此胜斯时,抱幽趣者,登吴山高旷,就南北望之,红光万道,炎焰火云。街巷分岐,光为界隔,聒耳声喧,震腾远近,触目星丸,错落上下。此景是大奇观,幽立高空,俯眺嚣杂,觉我身在上界。

《本草纲目》除夕

除夕以小豆、川椒各十七粒,投井中勿令人知,能却瘟疫。又以麻子、仁赤、小豆二七枚著井中,饮水能辟瘟疫。

《事物原始》除日驱傩

《月令》云:是月也,日穷于次,月穷于纪,星回于天,数将几终,岁且更始。《吕氏春秋》云:岁前一日,击鼓驱疫疠之鬼。亦曰:驱傩。《李绰·秦中岁时记》云:除日,而傩皆作鬼神状,二老人为傩公傩婆,以逐疫。《南部新书》云:除日,太常卿领官属千人,至晚入内,至夜于寝殿前,傩然蜡炬燎沈檀,荧煌如昼。上与亲王妃以下观之,其夕赏赐甚多。今人,除夜满室点灯,是其故事也。《梦华录》云:除日,禁中呈大驱傩仪,并用皇城新事,诸班装假面,绣衣装,将军、门神、判官、钟馗、小妹、土地、灶神之类,共千馀人。自禁中驱祟,出南薰门外而罢。是夜禁中爆竹山呼,士庶之家,围炉团坐,达旦不寝,谓之守岁。按:守岁之事,三代前后,典籍无文。至唐杜甫守岁于杜位家诗云:守岁阿戎家,椒盘已颂花。疑自唐始。驱傩一事,其来尚矣。按《礼纬》曰:高阳氏有三子,生而亡,去为疾鬼。二居江水之中为疟,一居人宫室区隅之中,善惊小儿。于是十二月,命祀官行驱傩事,而逐疫鬼。《周礼》有大傩,岁终命方相氏率百隶索室驱疫,以逐之,其事始于周也。

烧松盆

吴俗,除夕,各家烧松盆。取家计松泛之义范,至能烧松盆行云。春前五日初更,后排门然火,如晴昼当时亦有不用。除夜者,或曰:若正月六日立春,即春前五日矣。

《酌中志略》宫中除夕

岁暮,守岁。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宛平县
十二月三十日,悬先亡像,染五色苇,架麻花馓枝,编竹罩,诸果以祀。长幼毕拜,诣诸尊长家拜之,曰:辞岁。立桃符,贴春联门神,挂钱插芝麻,秸然松枝于庭,薰苍朮于室。撤祀先之馀,阖家饮食之,曰:守岁。爆竹声达旦。

良乡县

十二月除夕,农家以高长草把点照庭,火占岁熟,预绑千金木,以备次早掷祝。

房山县

除日,以祭品陈设天地祖宗前,以大木块烧之。名曰:焚祟。一鼓后,大门前焚纸放爆,以扫除瘟疫。

永平府

十二月除日,官家易门神桃符,下家亦易联帖,悬麻线,匙著葫芦新帚于户,插芝麻秸于壁。夕辞岁,陈仪,祀真宰及土神祖祢,设庭燎照星斗,放爆竹驱鬼。焚苍朮辟疫,或树将军炭,或击千金木,取百谷种量较,钧一置之地面,取秸茎一析之纳豆,十二闰,加一束,置之水中,乃称寿。家宴,少长咸集。儿女终夜博戏,谓之守岁。官家用鼓吹,及民间爆喧,聒耳达旦。亦有夜深祷灶,请方抱镜出门,潜听市人偶然言语以卜新岁休咎,云卜灶。自祀灶后,男女婚嫁不择日,至除夕止,谓之乱娶成亲,无忌矣。

雄县

十二月三十日,以面为灯十二,准明年月数,釜蒸之,以验水旱。其月旱,则其灯乾;其月雨,则其灯满。

深泽县

除夕日,置谷秸一束,然之,谓之照真。又曰:燎星。

交河县

除夕日,小儿戴鬼脸相戏,以象傩。

吴桥县

除夕,读书百工技艺咸温习本业。

庆云县

十二月除夕,设天地百神坛,修除先祠,设祭器。较常丰盛,爆竹驱疫,门前燎火花,爆呼噪群,曰:大户无忧,小户无忧,清平世界,黎民无愁。

冀州

除夕,焚辟瘟丹,烧木炭于庭中,曰:烘岁。

《山东志书》海丰县

除夕,门前燎火,爆竹呼噪,俗曰:叫明。以芝麻干置床榻及地,俗曰:躧岁。小儿按岁系钱芝麻壳于衣带,曰:带岁。

宁阳县

除夕,撒芝麻秸,名曰:踏岁。

曹县

除夕,易门符,陈祀仪,饮辞岁酒。凡寓器物悉取回。谓守岁云,而嫁娶之失时者,辄于是夕行之故,每换桃符贴门联之际,箫鼓屯拥铜吹噪天。俗语诸神不在,为偷娶云。

博兴县

除夕,各家用秆草为束,设于大门外。灿火照耀,俗曰:照厅。

《山西志书》临晋县

除日,纷纷嫁娶,云诸神朝天,百无禁忌,谓之乱宿日。

隰州

除夕,门上贴招财纸,以朱抹马形。曰:财神所乘也。

平遥县

除日,早食糕,晚留饭,至元日食,名曰隔年饭。夜哭于门外,凡哭者,皆系妇人。名曰:鬼节。谓是日,亡人来,故哭耳。至期,满城皆然,村落亦尔。崆峒诗曰:底是邻悲并巷哭,云中明日是新年。正谓此也。

永宁州

岁将除馈岁,名曰岁仪。至除日,祀先饮守岁酒,夕则放花爆、焚香烛迎神。俗传忌用一切生物。盖避生之一字也。

广灵县

除夕,选木声洪者,于次早震响,以惊厉鬼。

《河南志书》光州

除夕,祀神祀先,名辞岁。百物更新。
《陜西志书》岐山县
除日,写春帖并硙俱封,爆竹烧药,以辟鬼疫。具酒肴,围炉聚饮深夜,谓之守岁。

《江南志书》嘉定县

除夜,祭祖及门井之神。是夕,设馔于灶,先爇火炉于门,迎神而祭之,名曰:接灶。复爆竹,焚苍朮及辟瘟丹。家庭举宴,长幼咸集,祝颂而散,谓之分岁。酒饧曰:胶牙饧,分岁罢,小儿绕街呼叫,云卖汝痴,卖汝呆。世传吴人多呆,故儿辈戏欲卖之,更深人静,画灰于道,象弓矢戈戟之状,于以射祟,以布囊或竹篮盛石灰,印地上,谓之白米囤。儿女终夜不就寝,名曰守岁,谓可延年。鸡鸣,持杖击灰积致词,以献利市,谓之打灰堆。是日,官府封印不复判署,至新正三日始开,而诸行亦皆罢市,男女服饰,焕然一新。

松江府

除日,檐间遍插柏叶冬青,先期取松柴,斲方晒乾,至是,叠架于庭,以麻秸豆萁实而燎之,击锣鼓,烧籸盆爆竹,邻互擎炒豆,相逆佥搦而交纳之,且餐且祈曰:凑投凑投。〈去声〉炳烛爚芗闭门,则举爆竹三声。明旦开门,亦如之。

武进县

武俗,季冬二十四日,送灶神,除夕,迎灶神。送迎皆用酒果糗糍。惟迎则益以金银大镪,亦粉米为之。 封井:除日,预洁罂盎贮水,井覆竹木器物,戒勿启。至春正始开。祀用酒果,越三日乃撤。 关门爆仗,爆仗声至深宵始绝,往往有达旦者。闭门时,持发三响,比户同声若连珠。自此,迄王正三日,启阖皆然。 画弓箭:白石灰画弓矢门户前,势若没羽,间绘金钱鹤鹿米囷之属,又画八宝于街衢,作城垣状。 著燄:炉架松木于大门之外,四隅而中空之,六六为数。实豆萁松柏枝以相威,杂放爆仗银花,用张其势。一时红光上蔽星斗。 做羹饭祀先也,祭祠堂毕,复陈先像于堂而祭之。高曾祖考分献酒食,或像有失传,则缺而统祭于祠。 人口团,计家人长幼人数,各为一团,取团圞之意。大者如钵,小如盂。又或如桃如铃。用彩粉作花胜于其上,至元宵始分而啖之。 糕糯粉和糖揉之,细腻如脂,制无定形。凡祀神祀先,皆须此。谓之节糕。盖曰节节高也。 烧路头:祀五路神,即古祭行遗意。设位大门之左,而逼于地,故席地祀之酒,三献牲属,凡五焚楮,无祝祠烧俗呼也。 饮守岁酒,吃年夜饭。饮守岁酒毕,必饭。武俗,早暮皆啜粥,糜午则饭。自岁除,迄元宵,则日三饭。除夕,预炊米藏之,备半月糗粮,不更作新饭。 洗年残:长幼以次沐浴,谓洗年残,取除旧生新之义。 押岁钱:押同压,恐岁之遽除也。富家翁置金银于床笫,儿童则系綵囊贮钱为乐。又或觅古钱如太平等号者,以取吉祥。 撑门炭:閤户时,择炭之坚而锐者,三挺红丝缭绕之,厕之门角。又以葱数本同结束,或云于炭,取刚于葱,取蓊郁也。挂盘香:捣香泥约如箸,大盘旋之,纬以色丝,层累以起形如塔,而上下俱锐,悬神佛前焚之,芳气缠绵不散。可匝昼夜三旬。 种火:除夕,藏宿火炉中,达旦燄燄不息。岁朝,弗得乞火。盖云水火不求人也。 喂鼠饭,饭一盂。益以鱼肉置之奥窔处,而祝之曰鼠食,此毋耗吾家。

高邮州

十二月,除夜,卜碗内,谷种一粒,占来岁所宜,以为神赐。又家设火具于门首,曰:生盆。

萧县

除日,汲水足三日之用,以新年不敢犯井禁也。

灊山县

夜宴,家众烧灯达旦,视明没,占次年休咎。

太湖县

除夕,观有星,卜来岁多绵。无犬吠声,卜来岁吉祥。

《浙江志书》海宁县

除夕,以酒果祀床神,祈儿女安寝。

桐乡县

除夕,门首置炉然薪,名送年火。

诸暨县

除夕,围炉守岁,夜半始就寝。仍以是夕梦寐,卜一岁休咎。忌讳者,至彻夜不睡。

永康县

除夕,凿五彩纸为钱,曳长之挂于中堂之两楹,其中设香案,列灯烛茶果,曰:下供。越岁三日,取其钱焚之,曰:烧年纸。

温州府

除夕,炊半熟米,淅之供节假内饭。夜放爆竹然烛遍室,谓之照岁。

《江西志书》新建县

除夕,守岁放爆竹,击鼓鸣锣,以待鸡鸣。曰:迎岁。

《湖广志书》崇阳县

除日,挑沙于门,采柏叶蜡梅花,遍插糊纸钱于户。妇女办果肴之类,以待元旦饮,谓之头脑酒。

黄州府

除夕,村落间,涤釜乞灵于灶,卜来岁丰歉。五鼓视之,稻菽之属丰者,忽有数粒于釜中,不知其何自来也。

酃县

除夕,鼓乐,爆竹家人饮酒守岁。凡一年一切称贷俱于此日索偿。谓之铁门限。

常德府

岁将尽数日前,乡村多用巫师,朱裳鬼面,锣鼓喧舞,竟夜不止,名曰还傩。

《福建志书》福州府

岁除,乡人傩古有之,今州人以为打夜狐。曾师建云:南史载曹景宗为人好乐,在扬州,日至腊月,则使人邪呼,逐除,遍往人家乞酒食以为戏。迄今闽俗乃曰:打夜狐。盖唐敬宗夜捕狐狸为乐,谓之打夜狐。闽俗岂以作邪呼。逐除之戏,与夜捕狐之戏同,故云。抑亦作邪呼之语,讹而为打夜狐欤。

松溪县

岁除夕,以竹爇火爆于庭,谓之驱傩。又鸣火爆于将明,谓之开正。家具肴馔以迎新年,相聚欢醵留宿炊,谓之隔年饭。

寿宁县

除夕人家,遍屋张灯,谓之照年。

永定县

除夕,房厨灯烛,彻夜不断,谓之上灯。

建宁县

除夕下午,送烛至先人墓,所云照岁。

福宁州

除夜,祀先,沿街各烧柴竹之属,名曰烧角富。

《四川志书》涪州

除夕,治椒酒贮瓶中,挂于井内。俟元旦拜年毕,即出。往井内提回家中,从卑幼先饮起,以至尊长,取不空回源源之意。

《广东志书》潮州府

除夕,设火井于厅,相围以食,谓之围炉。爆竹鸣金吹螺,谓之辟邪禦盗。

普宁县

十二月二十九或三十,各家盛举辞年,奉祀祖先,吃毛芋头。谓之剥鬼皮。

肇庆府

除夕,以语言美恶,卜周岁吉凶,谓之听谶。

石城县

除夕,各家扫净舍宇,送帚于荒郊。曰:送穷。尊长分钱于幼少,以岁为差,曰:守岁。

乐会县

除夕,以竿挂纸钱,以破筐帚旧灯盏其中,远抛门外数百步。曰送残。阖家通宵不寐,曰:迎春。

《云南志书》南安州

除夕,烧兜罗香以辟邪。

大姚县

除夕,彝人宰牲祀祖,以松叶铺地,蓬头跣足。不序长幼,席地坐,泡坛酒,插藤筒,吸饮。著綵衣,吹芦笙,男女携手舞蹈,和歌团绕。
除夕部艺文一守岁序          唐王勃

岁月易尽,光阴难驻。春秋冬夏,错四序之凉炎。甲乙丙丁,纪三朝之历数。十二月之阴气,玉律穷年;一万岁之休祯,金觞献寿。贲鼓雷动,烟火星流。侲子黄童,统钩陈而驱赤疫。诸王等集,陈玉帛而谒诸侯。京兆天中,竦楼台而彻汉;长安路上,乱车马而飞尘。王丞相之登临,行将在目;戴侍中之重席,忽尔明朝。槐火灭而寒气消,芦灰用而春风起。鱼鳞布叶,烂五色而翻光;凤脑吐花,灿百枝而引照。悲夫年须将晚,志事寥落。公孙弘之甲第,天子未知。王仲宣之文章,公卿不识。对他乡之风景,忆故里之琴歌。柏叶为铭,影泛新年之酒;椒花入颂,先开献岁之词。作者七人,同为六韵。

与毛维瞻         宋苏轼

岁行尽矣,风雨凄然,纸窗竹屋,灯火青荧。时于此间,得少佳趣,无由持献,独享为愧,想当一笑也。
除夕部艺文二〈诗词〉岁尽应令        梁庾肩吾

岁序已云殚,春心不自安。聊开柏叶酒,试奠五辛盘。金薄图神燕,朱泥却鬼丸,梅花应可折,倩为雪中看。

共内人夜坐守岁      徐君茜

欢多情未极,赏至莫停杯。酒中喜桃子,粽里觅杨梅。帘开风入帐,烛尽炭成灰。勿疑鬓钗重,为待晓光催。

守岁           唐太宗

暮景斜芳殿,年华丽绮宫。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阶馥舒梅素,盘花卷烛红。共欢新故岁,迎送一宵中。

除夜            同前

岁阴穷暮纪,献节启新芳。冬尽今宵促,年开明日长。冰销出镜水,梅散入风香。对此欢终宴,倾壶待曙光。

于太原召侍臣守岁      同前

四时运灰琯,一夕变冬春。送寒馀雪尽,迎岁早梅新。

守岁            高宗

今宵冬律尽,来朝丽景新。花馀凝地雪,条含暖吹分。绶吐芽犹嫩,冰〈阙〉已镂津。薄红梅色冷,浅绿柳轻春。送迎交两节,暄寒变一辰。

奉和守岁应制       许敬宗

玉琯移元序,金奏赏彤闱。祥鸾歌里转,春燕舞前归。寿爵传三礼,灯枝丽九微。运广薰风积,恩深湛露晞。送寒终此夜,延宴待晨晖。

守岁侍宴应制       杜审言

季冬除夜接新年,帝子王孙捧御筵。宫阙星河低拂树,殿庭灯烛上薰天。弹弦奏节梅风入,对局探钩柏酒传。欲向正元歌万寿,暂留欢赏寄春前。

除夜有怀          前人

故节当歌守,新年把烛迎。冬氛恋虬箭,春色候鸡鸣。兴尽闻壶覆,宵阑见斗横。还将万亿寿,更谒九重城。

钦州守岁          张说

故岁今宵尽,新年明旦来。愁心随斗柄,东北望春回。

岳州守岁二首        前人

夜风吹醉舞,庭户对酣歌。愁逐前年少,欢迎今岁多。桃枝堪避恶,爆竹好惊眠。歌舞留今夕,犹言惜旧年。

守岁应制         沈佺期

南渡轻冰解渭桥,东方树色起招摇。天子迎春取今夜,王公献寿用明朝。殿上灯人争烈火,宫中侲子乱驱妖。宜将岁酒调神药,圣祚千春万国朝。

岁夜安乐公主满月侍宴    前人

除夜子星回,天孙满月杯。咏歌麟趾合,箫管凤雏来。岁炬常然桂,春盘预折梅。圣皇千万寿,垂晓御楼开。

除夜乐城逢孟浩然     张子容

远客襄阳郡,来过海畔家。樽开柏叶酒,灯发九枝花。妙曲逢卢女,高才得孟嘉。东山行乐意,非是竞繁华。

除日            前人

腊月今知晦,流年此夕除。拾樵供岁火,帖牖作春书。柳觉东风至,花疑小雪馀。忽逢双鲤赠,言是上冰鱼。

应诏赋得除夜        王諲〈一作史青〉

今岁今宵尽,明年明日催。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气色空中改,容颜暗里回。风光人不觉,已著后园梅。

岁除夜会乐城张少府宅   孟浩然

畴昔通家好,相知无间然。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客行随处乐,不见度年年。

除夜有怀          前人

五更钟漏欲相催,四气推迁往复回。帐里残灯才去焰,炉中香气尽成灰。渐看春逼芙蓉枕,顿觉寒销竹叶杯。守岁家家应未卧,相思那得梦魂来。

除夜作           高适

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杜位宅守岁         杜甫

守岁阿戎家,椒盘巳颂花。盍簪喧枥马,列炬散林鸦。四十明朝过,飞腾暮景斜。谁能更拘束,烂醉是生涯。

除夜宿石头驿       戴叔伦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

除夜长安客舍       欧阳詹

十上书仍寝,如流岁又迁。望家思献寿,算甲恨长年。虚牖传寒柝,孤灯照绝编。谁应问穷辙,泣尽更潸然。

除夜二首          卢仝

衰残归未遂,寂寞此宵情。旧国馀千里,新年隔数更。寒犹近北峭,风渐向东生。惟见长安陌,晨钟度火城。殷勤惜此夜,此夜在逡巡。烛尽年还别,鸡鸣老更新。傩声方去疫,酒色已迎春。明日持杯处,谁为最后人。

除夜            元稹

忆昔岁除夜,见君花烛前。今宵祝文上,重叠叙新年。閒处低声哭,空堂背月眠。伤心小儿女,撩乱火堆边。

除夜酬乐天         前人

引傩绥旆乱毵毵,戏罢人归思不堪。虚涨火尘龟浦北,无由珂伞凤城南。休官期限元同约,除夜情怀老共谙。莫道明朝始添岁,今年春在岁前三。

小岁日对酒吟钱湖州所寄诗 白居易

独酌无多兴,閒吟有所思。一杯新岁酒,两句故人诗。杨柳初黄日,髭须半白时。蹉跎春气味,彼此老心知。

客中守岁          前人

守岁尊无酒,思乡泪满巾。始知为客苦,不及在家贫。畏老偏惊节,防愁预恶春。故园今夜里,应念未归人。

除夜            前人

薄晚支颐坐,中宵枕臂眠。一从身去国,再见日周天。老度江南岁,春抛渭北田。浔阳来早晚,明日是三年。

除日答梦得同发楚州     前人

共作千里伴,俱为一郡回。岁阴中路尽,乡思先春来。山雪晚犹在,淮冰晴欲开。归欤吟可作,休恋主人杯。

除夜言怀兼赠张常侍     前人

三百六旬今夜尽,六十四年明日催。不用叹身随日老,亦须知寿逐年来。加添雪兴凭毡帐,消杀春愁付酒杯。惟恨诗成君去后,红笺纸卷为谁开。

除夜书情         周弘亮

何处风尘岁,云阳古驿前。三冬不再稔,晓日又明年。春入江南柳,寒归塞北天。还伤知候客,花景对韦编。

故乡除夜          前人

江亭閒望处,远近见秦源。古寺迟春景,新花发杏园。萼中轻蕊密,枝上素姿繁。拂面云初起,含风雪欲翻。容辉明十地,香气遍千门。愿莫随桃李,芳菲不为言。

岭外守岁         李德裕

冬逐更筹尽,春随斗柄回。寒暄一夜隔,容鬓两年催。

隋宫守岁         李商隐

消息东郊木帝回,宫中行乐有新梅。沈香甲煎为庭燎,玉液琼苏作寿杯。遥望露盘疑是月,远闻鼍鼓欲惊雷。昭阳第一倾城客,不踏金莲不肯来。

岁尽           司空图

莫话伤心事,投春满鬓霜。殷勤共尊酒,今岁只残阳。

除夜            方干

玉漏斯须即达晨,四时吹转任风轮。寒灯短烬方烧腊,画角残声已报春。明日便为经岁客,昨朝犹是少年人。新正定数随年减,浮世惟应百遍新。

途中除夜          高蟾

南北浮萍迹,年华又暗催。残灯和腊尽,晓角带春来。鬓欲渐侵雪,心仍未肯灰。金门旧知己,谁为脱尘埃。

岁除           唐彦谦

索索风搜客,沈沈雨洗年。残林生猎迹,归鸟避窑烟。节物杯浆外,溪山鬓影前。行藏都未定,笔砚或能捐。

除夜有感          崔涂

迢递三巴路,羁危万里身。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渐与骨肉远,转于奴仆亲。那堪正飘泊,明日岁华新。

岁除对王秀才作       韦庄

我惜今宵促,君愁玉漏频。岂知新岁酒,犹作异乡身。雪向寅前冻,花从子后春。到明追此会,俱是隔年人。

除夜            曹松

残腊即又尽,东风应渐闻。一宵犹几许,两岁欲平分。燎暗倾时斗,春通绽处芬。明朝遥捧酒,先合祝尧君。

除夜野宿常州城外     宋苏轼

南来三见岁云徂,直恐终身走道涂。老去怕看新历日,退归拟学旧桃符。烟花已作青春意,霜雪偏寻病客须。但把穷愁博长健,不辞最后饮屠苏。
岁晚,相与馈问,为馈岁。酒食相邀,呼为别岁。至除夜,达旦不眠,谓之守岁。蜀之风俗如是。余官于岐下,岁暮思归而不可得,故为此三诗以寄子由。            前人馈岁

农功各已收,岁事得相佐。为欢恐无及,假物不论货。山川随出产,贫富称小大。寘盘巨鲤横,发笼双兔卧。富人事华靡,綵绣光翻座。贫者愧不能,微挚出舂磨。官居故人少,里巷佳节过。亦欲举乡风,独唱无人和。
别岁

故人适千里,临别尚迟迟。人行犹可复,岁行那可追。问岁安所之,远在天一涯。已逐东流水,赴海归无时。东邻酒初熟,西舍彘亦肥。且为一日欢,慰此穷年悲。勿嗟旧岁别,行与新岁辞。去去勿回顾,还君老与衰。

守岁


欲知垂尽岁,有似赴壑蛇。脩鳞半已没,去意谁能遮。况欲系其尾,虽勤知奈何。儿童彊不睡,相守夜諠哗。晨鸡且勿唱,更鼓畏添挝。坐久灯烬落,起看北斗斜。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誇。

除夜对酒赠少章      陈师道

岁晚身何托,灯前客未空。半生忧患里,一梦有无中。发短愁催白,颜衰酒借红。我歌君起舞,潦倒略相同。

除夜书怀         范成大

运斗寅杓转,周天日御回。夜从冬后短,春逐雨中来。鬓绿看看雪,心丹念念灰。有怀怜断雁,无思惜疏梅。絮厚眼生缬,蔬寒肠转雷。烛花红琐碎,香雾碧徘徊。昨梦书三箧,平生酒一杯。床头新历日,衣上旧尘埃。摇落何堪柳,纷纭各梦槐。隙光能几许,世事剧悠哉。岐路东西变,羲娥日夜催。头颅元自觉,怀抱故应开。踊跃金何意,青黄木自灾。身谋同斥鴳,政尔愿蒿莱。

分岁词           前人

质明分祠今古同,吴侬用昏盖土风。礼成废彻夜未艾,饮福之馀即分岁。地炉火煖苍朮香,饤盘果饵如蜂房。就中脆饧专节物,四座齿颊锵冰霜。小儿但喜新年至,头角长成添意气。老翁把杯心茫然,增年翻是减吾年。荆钗劝酒仍祝愿,但愿樽前且强健。君看今岁旧交亲,大有人无此杯分。老翁饮罢笑撚须,明朝重来醉屠苏。

卖痴呆词          前人

除夕更阑人不睡,厌禳钝滞迎新岁。小儿呼叫走长街,云有痴呆召人卖。二物于人谁独无,就中吴侬仍有馀。巷南巷北卖不得,相逢大笑相揶揄。栎翁块坐重帘下,独要买添令问价。儿云翁买不须钱,奉赊痴呆千百年。

打灰堆词          前人

除夜将阑晓星烂,粪埽堆头打如愿。杖敲灰起飞扑篱,不嫌灰涴新节衣。老媪当前再三祝,只要我家长富足。轻舟作商重船归,大牸引犊鸡哺儿。野茧可缫麦两岐,短衲换著长衫衣。当年婢子挽不住,有耳犹能闻我语。但如吾愿不汝呼,一任汝归彭蠡湖。

除日          金赵秉文

梅花无信报平安,又听谯门画角残。荒郡人烟穷腊外,上方楼阁晚云端。沈沈鸟没天无尽,漠漠烟昏山更寒。日暮数峰犹带雪,城头霁色入阑干。

除夜            郦权

殊方节物老堪惊,病怯诸邻爆竹声。梨栗异时乡国梦,琴书此夕故人情。眼看历日悲存没,泪溅屠苏忆弟兄。白发明朝四十七,又随春草一番生。

岁除夕次东坡守岁韵    刘从益

人生都百年,谁问𩰚龟蛇。容颜镜中换,老丑不可遮。殷勤守此岁,来岁复何如。南邻祭灶喧,北里驱傩哗。须臾罢无为,但听楼鼓挝。明朝四十过,暮景真易斜。初心自慷慨,白首还蹉跎。寄语少年子,虽健不足誇。

次韵别岁          前人

一日复一日,其来不肯迟。一冬复一春,既去谁能追。问岁果安往,懵不知津涯。常于岁除夕,知是相别时。邻翁惯礼饯,买酒烹鲜肥。百挽不得留,一别那须悲。年年例如此,华发吾何辞。惟有学道心,自觉老不衰。

除夕用少陵韵        前人

窗送迢迢漏,灯开艳艳花。正愁闻过雁,久客羡栖鸦。放眼春犹好,惊心日又斜。一蓑江上雨,归思浩无涯。

除夜            王宾

落托功名挽不前,围炉兀坐夜萧然。腊残画角东风里,春到梅花小雪边。守得岁来慵览镜,送将穷去自装船。平明点检人间事,只有诗魔似去年。

除夜           元好问

一灯明暗夜如何,梦寐衡门在涧阿。物外烟霞玉华远,花时车马洛阳多。折腰真有陶潜兴,扣角空传宁戚歌。三十七年今日过,可怜出处两蹉跎。

汴梁除夜          前人

六街歌鼓待晨钟,四壁寒斋只病翁。鬓雪得年应更白,灯花何喜也能红。养生有论人空老,祖道无诗鬼亦穷。数日西园看车马,一番桃李又春风。

癸巳除夜          前人

山阴有归客,雪夜泛扁舟。一笑遽云别,知君静者流。看山对明镜,濯足起飞鸥。还载一壶酒,相寻贺监游。

除夕           元何中

我有百除夕,蘧庐是处安。翻因归路近,始觉到家难。浦隔雁声落,篷孤灯影寒。家人应共说,宾阁尚盘桓。

除夜自封溪归高渊      前人

鸳鸯翻雨戏回溪,溪路迢遥湿翠围。隔竹杏花红万点,何因知我此时归。

除夕            刘诜

疏雨孤灯夜,相看又岁除。江山犹寓客,亲友绝来书。新酒初堪酌,长愁未暂疏。艰难吾敢恨,百岁定何如。

除夜客中          戴良

岁月遽如许,蹉跎老却人。一年惟此夜,明日又逢春。湖海未归客,风尘多病身。感时浑不寐,灯火独相亲。

辛亥除夕          前人

移居湖水上,已是一年期。客路频辞岁,家山忘别时。庭寒无鹊噪,春近有梅知。此夜伤情极,椒觞懒独持。

除夕            郭钰

短日如年度,宁知岁又残。乡关一水隔,风雪五更寒。寄食囊垂罄,更衣带尽宽。主人供帐好,独作太平看。

丙午除夕        明周孟简

为客逢今夕,宁亲忆去年。一尊终不醉,孤馆自无眠。家在云山外,身依日月边。何堪双鬓改,又值岁华迁。

吴门同沈启南方质父守岁  程庆琉

今夕知何夕,朋簪慰独居。博谁呼得雉,食不叹无鱼。春逐酒杯转,年同烛跋除。乾坤俱是客,岂必限吾庐。

除夕和边太常庭实      顾璘

守岁椒盘宴,欢然傍老亲。诵诗从稚子,分肉遍邻人。菽水惭三釜,柴荆寄一身。青灯能送喜,金蕊夜开频。

除夕示儿元炳兼忆元煇诸儿  谢榛

对汝还成叹,寒更坐转深。异乡垂老计,春草隔年新。蜡炬明残夜,天风破积阴。遥怜几稚子,酒罢一长吟。

除夕忆社宰        汪道贯

中宵寒漏转春声,此夕怜君尚远征。何处官梅供客酒,尊前归梦隔王程。白榆历落星初动,绿鬓栖迟岁几更。新柳依依青眼在,即看匹马到江城。

除夕短歌         程可中

蜡月全晦岁华暮,原烧偷青春微露。突冷连朝待束薪,床空半夜抖残絮。年年逼除贫泥人,今岁颇得贫中趣。小庬狺狺吠欲喑,操券都来徵逋负。闭门龟缩坚不出,诳言白石庵中去。东邻贳酒喜盈罂,西家乞米刚半釜。地炉柮四壁红,绝胜龙涎照银炬。纨裤膏粱生无分,执鞭未可吾奚慕。蹇我亦非智术疏,自是君家合豪富。且呼焚鱼煖浊酒,一劝一杯自宽谕。妻妾牛衣坐两头,两儿膝畔差韶悟。得岁有庆失岁罚,椒花欲颂粗能句。踰艾明朝老秃翁,视此足验平生遇。玉梅寒香扑鼻来,大杯停手已无数。

浪淘沙〈除夜〉     宋周紫芝

江上送年归,还似年时。屠苏休恨到君迟,觉得醉乡无事处,莫放愁知。 红灺一灯垂,应笑人衰。鹤长凫短怨他谁,明日江楼春到也,且醉南枝。

感皇恩〈除夜〉       前人

玉树点椒花,年华又杪,绛蜡烧残暗催晓,小窗醒处,梦断月斜江悄,故山春欲动,归程杳。 容易肯教,人生常少,富贵应须致身早,此宵长愿,赢取一尊娱老,假饶真百岁,能多少。

鹧鸪天〈丁巳除夕〉    赵师侠

爆竹声中岁又除,顿回和气满寰区。春风解绿江南树,不与人间染白须。 残蜡烛,旧桃符,宁辞末后饮屠苏。归与幸有园林胜,次第花开可自娱。

双雁儿〈除夕〉      杨无咎

劝君今夕不须眠,且满满泛觥船。大家沈醉对芳筵,愿新年胜旧年。

瑞鹧鸪〈逆旅除夜大雨〉   卢炳

客里惊嗟又岁除,萧萧寒雨滴茆庐。山深溪转泉声碎,夜永风摇烛影孤。 冷甚只多烧木叶,诗成无处写桃符。强酬节物聊清酌,今岁屠苏自取疏。

祝英台近〈除夜立春〉   吴文英

剪红情,裁绿意,花信上钗股。残日东风,不放岁华去。有人添烛西窗,不眠侵晓,笑声转,新年莺语。 旧尊俎,玉纤曾擘黄柑,柔香系幽素。归梦湖边,还迷镜中路。可怜千点吴霜,寒销不尽,又相对,落梅如雨。

喜迁莺〈福山萧寺岁除〉   前人

江亭年暮,趁飞雁,又听数声柔橹。婪尾杯单,胶牙饧淡,重省旧时羁旅。雪舞野梅篱落,寒拥渔家门户。晚风峭,做初番花信,春还知否。 何处,围艳冶,红烛画堂,博簺良宵午。谁念行人,愁先芳草,轻送年华如羽,自剔短檠不睡,空索綵桃新句。便归好,料鹅黄,已染西池千缕。

喜春来〈除夜玉山舟中〉  元张雨

江梅的的依茅舍,石濑溅溅漱玉沙。瓦瓯篷底送年华,问暮鸦,何处阿戎家。
东风齐著力〈除夕〉   明张大烈
爆竹惊寒,疏梅送腊。岁转韶华,振天箫鼓喧闹。在邻家,处处桃符贴换,簪方胜秀隐,娇娃迎春早,宝钗端正,玉鬓排斜。 心事暗中誇,惟愿取箕畴,敛福频加,金尊满祝,初添海屋霞。且饮今宵岁酒,胆瓶开,明日鲜花全收来,隔帘春色,澹柳抽芽。

除夕部纪事

《物原》:巫咸始制除夕节。
《晋书·曹摅传》:摅补临淄令,狱有死囚,岁夕,摅行狱,悯之曰:卿等不幸致此,非所如何。新岁,人情所重,岂不欲暂见家邪。众囚皆涕泣曰:若得暂归,死无恨也。摅悉开狱出之,剋日令还。掾吏固争,咸谓:不可。摅曰:此虽小人,义不见负。自为诸君任之。其日相率而还,并无违者。一县叹服。
《辟寒》:王武子好马,冬至则嘶风镫。除日则药玉鞍。每节日,则饲马以明沙豆、蔷薇草。
《华阳国志》:王长文试守江原,令县收得盗贼,长文引见,诱慰。时适腊晦,皆遣归家,狱先系囚亦遣之,谓曰:教化不厚,使汝等如此,长吏之过也。蜡节庆赏,宜就汝归,上善相欢乐。过节来还,当为思他理。群吏惶遽,争请不许。寻有赦令,无不感恩。所宥人辍不为恶,曰:不敢负王君。
《南史·谢方明传》:方明加晋陵太守,复为骠骑长史。南郡相尝,年终,江陵县狱囚,事无轻重,悉放归家,使过正三日还到。罪重者二十馀人,纲纪以下,莫不疑惧。时晋陵郡送故主簿弘季咸徐寿之,并随在西,固谏,方明不纳。一时,遣之囚及父兄并惊喜涕泣,以为就死无恨。至期,有重罪一人醉不能归,乡村责让率领将送,竟无逃者,远近叹服焉。
《魏书·礼志》:高宗和平三年十二月,因岁除大傩之礼,遂耀兵示武,更为制。令步兵陈于南,骑士陈于北,各击钟鼓以为节度。其步兵所衣青赤黄黑,别为部队。楯槊矛戟相次,周回转易以相赴,就有飞龙腾蛇之变,为函箱。鱼鳞四门之陈,凡十馀法,跪起前却莫不应节。陈毕,南北二军皆鸣鼓角,众尽大噪,各令骑将六人去来挑战。步兵更进退以相拒,击南败北,捷以为盛观,自后踵以为常。
《荆楚岁时记》:岁暮,家家具肴蔌,诣当宿岁之位,以迎新年。相聚酣饮留宿岁饭。至新年十二日,则弃之街衢,以为去故纳新也。
《辟寒》:唐贞观初,天下久安。时属除夜,太宗盛饰宫掖,明设灯烛,盛奏乐歌,乃延萧后观之。后曰:隋主淫侈,每除夜,殿前诸院设火山数十,尽沈香木根,每一山皆焚沈香数车。火光暗则以甲煎沃之,焰起数丈,香闻数十里,一夜之间用沈香二百馀乘,甲煎过二百石。太宗口刺其奢,心服其盛。
《唐书·窦怀贞传》:神龙中,进左御史大夫。会岁除,中宗夜宴近臣,谓曰:闻卿丧妻,今欲继室,可乎。怀贞唯唯。俄而禁中宝扇障卫,有衣翟衣出者,已乃韦后乳媪,王所谓莒国夫人者,故蛮婢也。怀贞纳之不辞,世谓媪婿为阿㸙。怀贞每谒见奏请,辄自署皇后,阿㸙而人,或谓为国㸙。《琅嬛记》:除夕,梅妃与宫人戏,镕黄金,散泻入水中,视巧拙以卜来年否泰。梅妃一泻,得金凤一只,首尾足翅,无不悉备。
《云仙杂记》:裴度,除夜叹老,迨晓不寐,炉中商陆火,凡数添也。
贾岛常以岁除取一年所得诗,祭以酒脯。曰:劳吾精神,以是补之。
洛阳人家除夜,铜刀刻门埋小儿砚,点水盆灯。都下寺院,每岁除,用碫磨。是日,作碫磨斋。
《辇下岁时记》:都人至年夜,请僧道看经,备酒果,送神帖。灶马于灶上,以酒糟抹于灶门之上,谓之醉司。命夜于灶里点灯,谓之照虚耗。《秦中岁时记》:岁除日,进傩,皆作鬼神状,内二老儿,傩公傩母。
《九国志》:吴越钱镠,尝岁除夜宴,命诸子及诸孙,鼓胡琴,一再行,遽止之曰:人将以我为长夜之饮也。《茅亭客话》:蜀主,每岁除日,诸宫门各给桃符一对,俾题元亨利贞四字。
《北户录》:南方逐除夜,及将发船,皆杀鸡择骨为卜,传古法也。
《该闻录》:李岐邻叟家,为山魈所祟。岐令除夕聚竹数十根,于庭焚之,使爆裂有声,至晓乃寂然。
《东京梦华录》:至除日,禁中皇大傩仪,并用皇城亲事官诸班直戴假面绣,画色衣,执金枪龙旗。教坊使孟初身品魁伟贯,全副金鍜铜甲,装将军用,镇殿将军二人,亦介胄装门神。教坊南河炭丑恶魁肥装判官,又装钟馗小妹土地灶神之类,共千馀人,自禁中驱祟,出南薰门外,转龙湾,谓之埋祟而罢。是夜,禁中爆竹山呼,声闻于外。士庶之家围炉团坐,达旦不寐。谓之守岁。
《墨庄漫录》:东坡在黄州,而王文甫家东湖。公每乘兴,必访之。一日,逼岁除至,其家见方治桃符。公戏书一联于其上,云:门大要容千骑入,堂深不觉百男欢。《三山志》:州人除夕,以竹著火烧爆于庭中,儿童当街烧爆相望,戏呼达旦,谓之烧火爆。张丞相浚为帅,日除夕,莆人郑樵客郡中,与观火爆。丞相命赋诗给竿字为韵,樵口占云:驹隙光阴岁已残,千门竹爆竞团圞。烧成焰焰丹砂块,碎尽琅琅碧玉竿。唤转韶光新景燠,辟除恶魅旧时寒。主人从此占佳瑞,再入为霖洒旱乾。
《范成大·村田乐府序》:除夜,祭其先竣事,长幼聚饮,祝颂而散,谓之分岁。小儿绕街呼叫,云卖汝痴,卖汝呆。世传吴人多呆,故儿辈讳之,欲贾其馀。
《乾淳岁时记》:禁中以腊月二十四为小节,夜三十日为大节。夜呈女童驱傩,装六丁六甲六神之类,大率如梦华所载。后苑修内司,各进消夜果儿,以大合簇饤凡百馀种,如蜜煎、珍果。下至花饧、箕豆,以至玉杯、宝器、珠翠、花朵、犀象博戏之具,销金斗叶,诸色戏弄之物,无不备具,皆极小巧。又于其上作玉辂,高至三四尺,悉以金玉等为饰。护以贴金龙,凤罗罩,以奇侈求胜。一合之费,不啻中人十家之产,止以资天颜一笑耳。后妃诸閤,又各进岁轴儿,及珠翠百事吉利市袋儿,小样金银器皿,并随年金钱一百二十文。旋亦分赐。亲王贵邸,宰臣巨珰。至于爆仗,有为果子人物等类不一,而殿司所进屏风,外画钟馗捕鬼之类,而内藏药线,一爇连百馀不绝。箫鼓迎春,鸡人警唱而玉漏渐移,金门已启矣。
都下除夕,比屋以五色钱纸、酒果以迎送六神于门。至夜蕡烛籸盆,红映霄汉,爆竹鼓吹之声,喧闹彻夜,谓之聒厅。小儿女终夜博戏不寐,谓之守岁。又明灯床下,谓之照虚耗。及贴天行帖儿财神于楣,祀先之礼,则或昏或晓,各有不同。如饮屠苏,百事吉胶。牙饧烧木、卖懵等事,多率东都之遗风焉。守岁之词虽多,极难其选,独杨守斋一枝春最为近世所称。并书于此:竹爆惊春竞喧阗,夜起千门箫鼓。流苏帐,暖翠鼎,缓腾香雾。停杯未举,奈刚要送年。新句应自赏,歌字清圆。未誇上林莺语,从他岁穷,日暮纵閒愁,怎减刘郎风度,屠苏办了迤逦柳,欣梅妒。宫壶未晓,早骄马绣车盈路。还又把,月夕花朝,自今细数。
《鸡肋编》:广南里俗,岁除爆竹,军民环聚,大呼万岁。《琅嬛记》:互人国白玉城,自女墙至城下俱以白玉为之,鬼不敢入。盖鬼阴物,喜黑而畏白。至今,除夕,人家用白垩绕门,画城池,列干戈之类,亦遗意也。
《熙朝乐事》:除夕,人家祀先及百神,架松柴齐屋,举火焚之,谓之籸盆。烟焰烛天,烂如霞布,爆竹鼓吹之声,远近聒耳。家庭举燕,则长幼咸集。儿女终夜博戏藏钩,谓之守岁。燃灯床下,谓之照虚耗。以赤豆作粥,虽猫犬亦食之。更深人静,或有祷灶请方,抱镜出门,窥听市人无意之言,以卜来岁休咎。是日,官府封印不复签押,至新正三日始开,而诸行亦皆罢市,往来邀饮。盖杭人奢靡,不论贫富,俱竞市什物,以庆嘉节。而光饰门户,涂泽妇女衣服钗环之属,更造一新。皆故都之遗俗也。
《帝京景物略》:十二月三十日,插芝麻秸于门檐窗台,曰:藏鬼秸中,不令出也。门窗贴红纸葫芦,曰:收瘟鬼。夜以松柏枝,杂柴燎院中。曰:烧松盆,熰岁也。悬先亡影像,祀以狮仙斗糖麻花馓枝,染五色苇架竹罩陈之家,长幼毕拜已,各自拜,曰:辞岁。已,丛食坐饮,曰:守岁。
《北京岁华记》:先除夕一日,曰:小除。人家置酒宴,往来交谒,曰:别岁。焚香于户外,曰:天香。凡三日止。帖宜春字,小儿女写好字。

除夕部杂录

《陶朱公书》:除夜烧盆爆竹与照田蚕,看火色同,是夜取安静为吉。
《桯史》:国学,以古者五祀之义,凡列斋扁榜,至除夕,必相率祭之。遂以为炉亭守岁之酌。祝词惟祈速化而已。群儒执事者,帽而不带,以绦代之,谓之叨帽。爵中皆有数鸭脚,每献,则以酒沃之,谓之侥倖。
《癸辛杂识》:太学,除夜,各斋祀神。用枣子、荔枝、蓼花三果。盖取早离了之谶。遇出湖,则多不至三贤堂。盖以乐天东坡和靖为落酥林,故也可发一笑。
《清波杂志》:郑顾道侍郎居上饶,享高寿,煇不及识也。尝见其除夕小诗亲笔,可是今年老也,无儿孙次第饮屠苏,一门骨肉知多少,日出高时到老夫。〈注〉《胡德辉·苍梧志》云:或问屠苏事于鲍钦山,鲍曰:平屋谓之屠苏。若今幕次之类,往往取其少,长均平之义。《通考》:常以岁除夜五更,视北斗,占五谷善恶。其星所主明则成熟,暗则有损。贪狼主荞麦,巨门主粟,绿存主黍,文昌主芝麻,廉贞主麦,武曲主粳糯,破军主赤豆,辅星主大豆。
《纪历撮要》:除夜,东北风,主禾大熟。
《梦馀录》:古人爆竹,必于元旦鸡鸣之时。今人易以除夜,似失古意。
唐人,以冬至前一日,亦谓之除夜。予谓除字止可施于岁前一日。若又有冬除之说,则夏至前又可谓之夏除乎,殆非通论也。

除夕部外编

《金刚经》:鸠异何轸,鬻贩为业。妻刘氏,少断酒肉,常持《金刚经》,先焚香像前愿。年止四十五,临终,心不乱,先知死日至。太和四年冬四十五,矣悉舍资装供僧欲入岁,假遍别亲故。何轸以为病而不信。至岁除日,请僧受入关沐浴,易衣,独处一室,趺坐,高声念经,及辨色悄然。儿女排室入看之,已卒,顶热灼手。轸以僧礼葬,塔在荆州北郭。
《异闻总录》:京师风俗,每除夜,必明灯于厨厕等处。谓之照虚耗。有赵再者,令二小鬟主之。一鬟利麻油泽发,遂易厕灯以桐膏。夜分,他婢如厕,见妇人长三尺许,被发绛裙自厕出。携小箱盛杂色新衣摺于壁角。婢惊呼而返,告其同类,皆往观,至则无所见。独易油之人,大叫仆地,众扶归,救以汤剂,移时方苏,言先不合辄以桐膏易灯,才至此为鬼所击。云:我为人登溷不作声,致我生疡痛甚。正藉今夕油以涂之,尔乃敢窃换,方殴击间,家人辈来者多,乃舍之。
《致虚阁杂俎》:司书鬼,曰:长恩。除夕呼其名而祭之,鼠不敢齧,蠹鱼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