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季冬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季冬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九十一卷目录

 季冬部汇考
  易经〈地泽临卦〉
  诗经〈豳风七月章〉
  礼记〈月令〉
  周礼〈天官 地官 秋官〉
  尔雅〈月阳〉
  易通卦验〈苍阳云 黑阳云〉
  素问〈诊要经终论篇〉
  汲冢周书〈周月解 时训解〉
  管子〈首宪篇〉
  尚书大传〈殷正〉
  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
  史记〈律书〉
  汉书〈律历志〉
  淮南子〈天文训 时则训 六合〉
  大戴礼记〈夏小正〉
  后汉书〈礼仪志〉
  说文〈丑月〉
  晋书〈乐志〉
  梁元帝纂要〈季冬〉
  齐民要术〈季冬事宜〉
  隋书〈礼仪志〉
  唐书〈礼乐志〉
  农政全书〈季冬事宜 农事占候〉
  遵生八笺〈臞仙月占 十二月事宜 十二月事忌 十二月修养法〉
  赏心乐事〈十二月〉
  本草纲目〈小寒大寒井水〉
  酌中志略〈宫中十二月〉
  直隶志书〈香河县 昌平州 房山县 永平府 新安县 吴桥县 枣强县 饶阳县 曲周县〉
  山东志书〈淄川县 阳信县 沾化县 寿光县 登州府〉
  山西志书〈临晋县 解州 垣曲县 泽州 马邑县〉
  陕西志书〈平凉府〉
  江南志书〈常熟县 嘉定县 崇明县 松江府 无锡县 宜兴县 高邮州 怀宁县 潜山县 黟县 太平府〉
  浙江志书〈杭州府 海宁县 诸暨县 永康县 乐清县 龙泉县〉
  江西志书〈新建县 靖安县 铅山县 新城县 新昌县 上高县 会昌县〉
  湖广志书〈崇阳县 大冶县 钟祥县 攸县 祁阳县 新田县〉
  福建志书〈尤溪县 莆田县〉
  四川志书〈夹江县〉
  广东志书〈南雄府 长乐县〉
  广西志书〈隆安县〉
  云南志书〈建水州〉

岁功典第九十一卷

季冬部汇考

《易经》地泽临卦

☷☱
〈本义〉临,进而凌逼于物也。二阳浸长以逼于阴,故为临,十二月之卦也。

《诗经》豳风七月章

二之日,栗烈。
〈朱注〉二之日,谓斗建丑,二阳之月,栗烈气寒也。〈大全〉临川王氏曰:风而寒,尚非其至也。无风而寒,于是为至。

《礼记》月令

季冬之月,日在婺女,昏娄中,旦氐中。其日壬癸,其帝颛顼,其神元冥,其虫介,其音羽,律中大吕,其数六,其味咸,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肾。
〈陈注〉女在子,元枵之次,大吕丑。律长八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百四。

雁北乡,鹊始巢,雉雊鸡乳。
〈陈注〉此记丑月之候。

天子居元堂右个,乘元路,驾铁骊,载元旂,衣黑衣,服元玉,食黍与彘,其器闳以奄。
〈陈注〉元堂右个,北堂东偏。

命有司大难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气。
〈陈注〉季春,惟国家之难。仲秋,惟天子之难。此则下及庶人,又以阴气极盛。故云大难也。旁磔,谓四方之门皆披磔其牲,以禳除阴气。不但如季春之九门磔攘而已。出犹作也。月建丑,丑为牛。土能制水,故特作土牛,以毕送寒气也。

征鸟厉疾,乃毕山川之祀。及帝之大臣,天之神祗。
〈陈注〉征鸟鹰隼之属,以其善击。故曰征。厉疾,猛厉而迅疾也。帝之大臣,谓五帝之佐,句芒祝融之属也。孟冬,言祈天宗,此或司中,司命,风师,雨师之属。

是月也,命渔师始渔,天子亲往,乃尝鱼,先荐寝庙。
〈陈注〉亲往为荐先。

冰方盛,水泽腹坚,命取冰,冰以入。
〈陈注〉藏冰正在此时,故命取冰,冰入,则阴事之终也。

令告民出五种,命农计耦耕事,修耒耜具田器。
〈陈注〉冰入之后,大寒将退,令典农之官告民,出其五谷之种,计度耦耕之事。此皆豫备东作之事,阳事之始也。

命乐师大合吹而罢。
〈陈注〉郑氏曰:岁将终,与族人大饮作乐于太寝,以缀恩也。疏曰:后年季冬,乃复如此作乐,以一年顿停,故曰罢。

乃命四监,收秩薪柴,以共郊庙,及百祀之薪燎。
〈陈注〉炊爨及夜燎之用也。

是月也,日穷于次,月穷于纪,星回于天,数将几终,岁且更始。
〈陈注〉去年季冬,次元枵,至此穷尽,还次元枵纪会也。去年季冬,月与日会于元枵,至此还复会于元枵也。

专而农民,毋有所使,天子乃与公卿、大夫共饬国典,论时令,以待来岁之宜。
〈陈注〉岁既更始,故事亦有异宜。

乃命太史,次诸侯之列,赋之牺牲,以共皇天上帝社稷之飨。乃命同姓之邦,共寝庙之刍豢。命宰历卿大夫至于庶民土田之数,而赋牺牲以共山林,名川之祀。凡在天下九州之民者,无不咸献其力,以共皇天上帝社稷寝庙山林名川之祀。
〈陈注〉礼有五经,莫重于祭故也。

季冬行秋令,则白露蚤降,介虫为妖,四鄙入保;行春令,则胎夭多伤,国多固疾,命之曰逆;行夏令,则水潦败国,时雪不降,冰冻消释。

《周礼》天官

大宰之职,岁终则令百官府,各正其治,受其会,听其致事而诏王废置。
〈订义〉王昭禹曰:受其一岁功事、财用之计,听其所致,以告于上之事。于是诏王废置。然此非特为废置也。岁终平在朔易之时,亦欲以知所当调制,以待正月之吉,布施之也。

地官

小司徒之职,岁终则考其属官之治成而诛赏,令群吏正要会而致事。
〈订义〉郑康成曰:治成,治事之计。 贾氏曰:要会谓月计、岁计、总为簿书、而致其事之功状,以待考也。

秋官

小司寇,岁终则令群士计狱、弊、讼登中于天府。
〈订义〉贾氏曰:群士谓乡士遂士以下。 王昭禹曰:计狱者,计其多寡之数。弊讼者,察其情而断之为有疑也。计非不弊,弊非不计,各有攸当而已。 王氏曰:中,狱讼之中,言事实之书。 郑锷曰:天府之职掌受中也。登于天府则宝之至。又以见允合乎天心之义。

《尔雅》月阳

十二月为涂。

《易通卦验》苍阳云

小寒合冻,苍阳云出氐。

黑阳云

大寒降雪,黑阳云出心。

《素问》诊要经终论篇

十一月、十二月,冰复,地气合,人气在肾。
〈注〉冰复者,一阳初复也,地气合者,地出之阳复归于地,而与阴合也。肾主冬藏之气,故人气在肾。

《汲冢周书》周月解

其在商汤,用师于夏,除民之灾,顺天革命。改正朔,变服殊号,一文一质,示不相从,以建丑之月为正。

时训解

小寒之日,雁北向;又五日,鹊始巢;又五日,雉始雊。雁不北向,民不怀主;鹊不始巢,国不宁;雉不始雊,国大水。大寒之日,鸡始乳;又五日,鸷鸟厉疾;又五日,水泽腹坚。鸡不始乳,淫女乱男;鸷鸟不厉,国不除兵;水泽不腹坚,言乃不从。

《管子》首宪篇

季冬之夕,君自听朝论。罚罪刑杀,亦终五日。

《尚书大传》殷正

殷以季冬为正,色尚白,以鸡鸣为朔。

《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

大吕之月,数将几终,岁且更起,而农民无有所使。
〈注〉大吕十二月,几近终尽也,使役也。

《史记》律书

东至牵牛,牵牛者,言阳气牵引万物出之也。牛者,冒也。言地虽冻,能冒而生也。牛者,耕植种万物也。东至于建星。建星者,建诸生也。十二月,律中大吕。大吕者,其于十二子为丑。丑者,纽也。言阳气在上未降,万物厄纽未敢出。

《汉书》律历志

大吕。吕,旅也,言阴大旅,助黄钟宣气而牙物也。位于丑,在十二月。

《淮南子》天文训

冬至,加十五日,斗指癸,则小寒,音比应钟;加十五日,斗指丑,则大寒,音比无射。
大吕之数,七十六,主十二月,下生夷则。
太阴在卯,岁名曰:单阏。岁星舍须女虚危,以十二月与之晨出东方,柳七星张为对。

时则训

季冬之月,招摇指丑,昏娄中,旦氐中,其位北方,其日壬癸,其虫介,其音羽,律中大吕。其数六,其味咸,其臭腐,其祀井,祭先肾。雁北乡,鹊加巢,雉雊鸡呼卵。天子衣黑衣,乘铁骊,服元玉,建元旗,食麦与彘,服八风水,爨松燧火。北宫御女黑色,衣黑釆,击石磬。其兵铩,其畜彘。朝于元堂右个。命有司,大傩旁磔,出土牛。命渔师始渔,天子亲往射鱼,先荐寝庙。令民出五种,令农计耦耕事,修耒耜具田器。命乐师,大合吹而罢。乃命四监,收秩薪,以供寝庙及百祀之薪燎。是月也,日穷于次,月穷于纪,星周于天,岁将更始。令静农民,无有所使。天子乃与公卿、大夫、饰国典,论时令,以待嗣岁之宜。乃命太史,次诸侯之列,赋之牺牲,以供皇天上帝社稷之刍享。乃命同姓之国,供寝庙之刍豢。卿士大夫至于庶民,供山林名川之祀。季冬行秋令,则白露早降,介虫为祅,四鄙失保;行春令,则胎夭伤,国多痼疾,命之曰逆;行夏令,则水潦败国,时雪不降,冰冻消释。十二月,官狱其树栎。

六合

季夏与季冬为合,季夏德毕,季冬刑毕。故十二月失政,六月五谷疾狂。

《大戴礼记》夏小正

十有二月,鸣弋弋也者,禽也。先言鸣而后言弋者,何也。鸣而后知其弋也。元驹贲。元驹也者,蚁也。贲者何也,走于地中也。纳卵䔉。卵䔉也者,本如卵者也。纳者何也,纳之君也。虞人入梁。虞人,官也。梁者,主设罔罟者也。陨麋角,盖阳气旦曙也,故记之也。

《后汉书》礼仪志

季冬之月,星回岁终,阴阳以交,劳农大享腊。
〈注〉高堂隆曰:帝王各以其行之盛而祖,以其终而腊。火生于寅,盛于午,终于戌。故火家以午祖,以戌腊。秦静曰:古礼,出行有祖祭,岁终有蜡腊,无正月必祖之祀。汉氏以午祖,以戌腊。午南方,故以祖,冬者岁之终,物毕成,故以戌腊,而小数之。学者因为之说非典文也。

先腊一日,大傩,谓之逐疫。其仪,选中黄门子弟,年十岁以上,十二以下,百二十人为侲子,皆赤帻皂制执大鼗方相氏,黄金四目,蒙熊皮元,衣朱裳,执戈扬盾。十二兽,有衣毛角,中黄门行之穴从,仆射将之以逐恶鬼于禁中。夜漏上水,朝臣会侍中、尚书、御史谒者。虎贲羽林郎将执事,皆赤帻陛卫,乘舆御前殿,黄门令奏曰:侲子备请逐疫。于是中黄门倡,侲子和曰:甲作食,𣧑胇胃食,虎雄伯食,魅腾简食,不祥揽诸食,咎伯奇食,梦强梁祖明共食,磔死寄生委随食,观错断食,巨穷奇腾根共食蛊。凡使十二神,追恶凶,赫女躯,拉女干,节解女肉,抽女肺肠。女不急去,后者为粮,因作方,相与十二兽舞嚾呼。周遍前后省三过,持炬火,送疫出端门。门外驺骑,传炬出宫,司马阙门,门外五营骑士传火弃雒水中,百官,官府各以木面兽,能为傩人师。讫,设桃梗郁儡苇茭毕,执事陛者,罢苇戟桃杖,以赐公卿将军,特侯诸侯云。
〈注〉《汉旧仪》曰:颛顼氏,有三子,生而亡去,为疫鬼。一居江水,是为虎;一居若水,是为罔两蜮鬼;一居人宫室区隅沤庾,善惊人小儿。《月令章句》曰:日行北方之宿。北方太阴,恐为所抑。故命有司大傩所以扶阳抑阴也。《卢植·礼记注》曰:所以逐衰而迎新,方相帅百隶及童女,以桃弧棘矢土鼓,鼓且射之。以赤丸五谷播洒之。《谯周·论语注》曰:以苇矢射之。
薛综曰:侲之言善,善童幼子也。 《东京赋》曰:捐魑魅,斮獝狂,斩委蛇,脑方良。囚耕父于清泠,溺女魃于神潢。残夔魖与罔象,殪壄仲而歼游光。注曰:魑魅,山泽之神;獝狂,恶鬼;委蛇,大如车毂;方良,草泽神;耕父,女魃,皆旱鬼恶水。故囚溺于水中,使不能为害。夔魖罔象,木石之怪;壄仲,游光,兄弟八人,恒在人间作怪害也。孔子曰:木石之怪夔罔,两水之怪龙罔。象臣昭曰:木石,山怪也。夔,一足,越人谓之山㺐。罔两,山精,好学人声,而迷惑人,龙神物也。非所常见。故曰:怪罔象食人,一名沐。埤苍曰:獝狂,无头鬼。 《东京赋》曰:煌火驰而星流,逐赤疫于四裔。注曰:煌火光逐,惊走煌然,火光如星驰。赤疫,疫鬼恶者也。侲子合三行,从东序上,西序下。 《东京赋注》曰:卫士千人,在端门外,五营千骑在卫士外,为三部,更送至雒水,凡三辈逐鬼,投雒水中,仍上天池,绝其桥梁,使不得度还。 《山海经》曰:东海中有度朔,山上有大桃树,蟠屈三千里。其卑枝门,曰东北鬼门,万鬼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儡。主阅领众鬼之恶害人者,执以苇索,而用食虎。于是黄帝法而象之,驱除毕,因立桃梗于门户,上画郁儡,持苇索以御凶鬼。画虎于门,当食鬼也。《史记》曰:东至于蟠木。《风俗通》曰:黄帝上古之时,有神荼与郁儡兄弟二人,性能执鬼桃梗。梗者,更也,岁终更始,受介祉也。 《汉官名秩》曰:大将军、三公,腊赐钱各三十万,牛肉二百斤,粳米二百斛;特侯十五万;卿十万;校尉五万;尚书丞郎各万五;千石、六百石,各七千;侍御史、谒者、议郎、尚书令各五千;郎官、兰台令史二千;中黄门、羽林虎贲士二人共三千。以为当祠门户直,各随多少受也。

是月也,立土牛六头于国都郡县城外丑地,以送大寒。
〈注〉《月令章句》曰:是月之昏,建丑,丑为牛,寒将极。是故出其物类形象,以示送迎之,且以升阳也。

《说文》丑月

丑,纽也。十二月,万物动,用事象手之形时,加丑,亦举手时也。

《晋书》乐志

十二月之辰,谓为丑。丑者,纽也。言终始之际,以纽结为名也。
十二月之管,名为大吕。吕者,助也。谓阳气方之,阴气助也。

《梁元帝纂要》季冬

十二月曰季冬,暮冬,暮岁。又曰杪冬。涂月暮节,穷稔穷纪。

《齐民要术》季冬事宜

十二月,请召宗族婚姻宾旅,讲好和礼,以笃恩纪。休农息役,惠必下浃,遂合耦田器,养耕牛,选任田者以俟农事之起,去猪盍车骨。

《隋书》礼仪志

后齐,河清中定,令每岁十二月半后讲武,至晦遂除。二军兵马,右入千秋门,左入万岁门,并至永巷南下,至昭阳殿北。二军交,一军从西上閤,一军从东上閤,并从端门南出,阊阖门前桥南戏射。并讫,送至城南郭外,罢。
隋因周制,季冬藏冰,用黑牡秬黍于冰室,祭司寒神。

《唐书》礼乐志

季冬之月正齿位,则县令为主人,乡之老人年六十以上,有德望者一人为宾,次一人为介,又其次为三宾,又其次为众宾。年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及主人皆六豆。宾主燕饮,则司正北面请宾坐,宾主各就席,立,司正适篚,跪取觯,兴实之进,立于楹间,北面乃扬觯而戒之以忠孝之本,宾主以下,皆再拜。司正跪奠觯,再拜,跪取觯,饮,卒,觯兴,宾主以下皆坐。司正适篚,跪奠觯,兴,降复位,乃行。无算爵,其大抵,皆如乡饮酒礼。

《农政全书》季冬事宜

栽种、 橘、 松、 花树、 麦〈宜腊日〉、桑、 苘麻、收藏、 腊米、 腊水、 腊酒、 腊肉、 腊葱、 风鱼、
脯腊、 腊糟、 猪脂、

杂事、 造农具、 舂米、 舂粉、 浸米〈可止泻痢〉、墩牡丹、
土、 剥桑、 压果木、 添桑泥、 浸灯心、 合腊、药、 扫、 伐竹木、 以猪脂啖马、 腊水作面糊、褾背不蛀

农事占候

十二月,立春在残年,主冬暖。谚云:两春夹一冬,无被暖烘烘。 至后第三戌为腊,腊前三两番雪,谓之腊前三白,大宜菜麦。谚云:若要麦,见三白。又云:腊雪是被,春雪是鬼。又主来年丰稔。谚云:一月见三白,田翁笑嚇嚇。又主杀蝗子。 占风谚云:今夜东北,明年大熟。 月内有雾,主来年有水。风雨,主来年六月、七月内横水。 十二月里雾,无水做酒醋。雾主半月旱,准十月内五日雾。 冰结后水落,主来年旱。冰结后水涨,名上水冰,主水。若紧厚,来年大水。 十二月,谓之大禁月。忽有一日稍暖,即是大寒之候。谚云:一日赤膊,三日龌龊。 谚云:大寒须守火,无事不出门。 又云:大寒无过丑寅,大热无过未申。

《遵生八笺》臞仙月占

十二月朔日,忌西风,主六畜疫。忌行春令,主多痼疾。

十二月事宜

《孝经纬》曰:冬至后十五日,斗指癸,为小寒。阳极阴生,乃为寒。今月初寒尚少也。后十五日,斗指丑,为大寒。至此栗烈极矣。律大吕,吕者,拒也。言阳气欲出,阴拒之也。
《月纂》曰:天道西行,作事出行,俱宜。向西不宜,用丑日犯月建,作事不吉。
《黑子秘录》曰:是月癸丑日,造门,盗贼不能进。
《琐碎录》曰:腊月子日,晒荐席,能去蚤虱。
又曰:是月,取猪脂四两,悬于厕中。入夏,一家无蝇。又曰:腊月晨起,以蒸饼捲猪脂,食之,终岁不生疮疥。久服,肌体光泽。
二十四日,床底点灯,谓之照虚耗也。
二十四日,取鼠一头,烧在于子地上,埋之,永无鼠耗。《本草图经》云:取活鼠,用油煎为膏,敷汤火疮,灭瘢疵,极良。
《七签》曰:初一、初二、初八、十三日、十五、二十日,沐浴,去灾悔吉。
《法天生意》云:川乌炒黄,绢袋盛装,酒浸,服少许,可疗头风。
又云:初七、初十、十八、二十日,拔白发。
《便民要纂》曰:大寒早出,含酥油于口中,则耐寒。《食物本草》云:雪水甘,寒收藏,能解天行时疫,一切热毒。
是月,收雄狐胆,若有人暴亡,未移时者,急以温水研灌,些少入喉中,即活。移时,无及矣,当预备之。
是月,取青鱼胆,阴乾,如患喉闭及骨鲠者,以此胆少入口,中咽津即解。
《家塾事亲》曰:是月,取猪板油脂,背阴挂,能治诸般疮疥。敷汤火良。又法:取猪脂一斤,入瓷瓮中,加鸡子白十枚,水银二钱,封瓮,埋亥地上。一百日,取治痈疽,极良。
又曰:是月,取皂角烧为末,留起。遇时疫,早起,以井花水调一钱,服之,效。
《岁时杂记》曰:腊月,宜合茵陈丸,料时疫瘟癀,山峦瘴气等,證岭表行客可常随带其方,茵陈四两,大黄五两,豉心五,合炒,令香。恒山三两,桃核仁三两,炒芒硝三两,杏仁三两,去皮,尖鳖甲二两,酒醋涂炙。巴豆一两,去皮膜,去油,炒。另研,共为末,蜜丸桐子大。初得时,三日内,旦服五丸。或利、或吐、汗若否,再加一丸,久不觉,即以热汤饮,促之。老小以意酌服。黄病痰癖时,气伤寒、痎疟发痫,服之,无不瘥者,瘴气如神。赤白痢亦效,春初一服,一年不病,收瓶,以蜡封,口置燥处,忌食苋菜、芦笋。
《田家五行》云:十二月二十五日,夜煮赤豆粥,合家食之,出外者,留与。名曰:口数粥。能祛瘟鬼。
《负暄杂录》:是月,二十四日,取井花水,平旦,初汲者,浸乳香数块,至元旦五鼓煖,令温。从小饮乳香一豆,大咽水三口,则一年不染时疫。
《多能鄙事》曰:是月,取乌鸦一二只,入瓶泥封,固烧为末,治一切劳瘦、骨蒸、咳嗽,米饮调下二钱,良。
《内景经》曰:二十八日,修迎新斋。是月初六日,天仓开,宜入山修道。
《本草》云:惟十二月,可食芋头,他月食之,发病。

十二月事忌

《千金方》:是月,勿食猪脾,旺在四季故耳。
是月,勿歌舞,犯者凶。勿食生韭,勿食霜烂果菜,勿食蚌、蟹、鳖、虾、鳞虫之物,勿食獐肉,勿食牛、猪、豚肉,勿食生椒,勿食葵菜。大抵与十一月忌同。勿犯大雪,勿伤筋骨,勿妄针刺。
《月忌》:二十一日,不可问疾。初七日,不宜水陆远行,凶。初九日、二十五日,忌裁衣、交易。

十二月修养法

季冬之月,天地闭塞,阳潜阴施,万物伏藏,去冻就温。勿泄皮肤大汗,以助胃气。勿甚温煖,勿犯大雪,宜小宣,勿大全补,众阳俱息。勿犯风邪,勿伤筋骨,卦临,临者,大也。以刚居中,为大亨,而利于贞也,生气在亥,坐卧宜向西北。
《孙真人》曰:是月,土旺,水气不行,宜减甘增苦,补心助肺,调理肾藏。勿冒霜雪,勿泄津液及汗。初三日,宜斋戒静居,焚香养道,吉。

《赏心乐事》十二月

绮互亭檀香蜡梅、 天街阁市、 南湖赏雪、 安閒堂试灯、 湖山探梅、 花院兰花、 瀛峦胜处观雪、
二十四夜饧果食、 玉照堂看早梅、 除夜守岁

《本草纲目》小寒大寒井水

小寒大寒日,取井水,宜浸造,滋补五脏,及痰火积聚,虫毒诸丹丸,并煮酿药酒与雪水,同功。

《酌中志略》宫中十二月

十二月初一日,钦赏腊八果粥米。厂中旧有香匠,造香饼兽炭,又塑造将军,或福判仙童,钟馗各成对。高三尺许,用金彩装画,如门神,黑面黑手,以存炭制。名曰:彩装。于二十四日,奏安,于宫殿各门两傍,此亦岁暮植将军炭于门旁之遗意。至次年二月,仍抬归本厂,修补装新。临年节,再安。逆贤擅改,则各增而大之。所费百倍于前。傀儡体做法,高八九尺,丈馀不等。穿以真正绫绢,纻绸,佩以真正弓矢、兵器,须眉直竖,猛恶如生。又恐无知之人戏弄,损坏。凡该看,近侍必明灯看守,虽冰雪寒夜,不敢远离。必交接明白,人人敢怒而不敢言也。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香河县
十二月二十四日,夜设酒、果、糖、馔祭灶。谓之饯灶。

昌平州

十二月二十四日,扫舍宇、新墙垣、备薪米、多嫁娶。

房山县

十二月二十四日,是夜,具果糖陈于棹上,草料陈于棹下,以祀灶神。

永平府

季冬月朔日,忌大寒,有虎灾。喜小寒,为瑞。是日,以井水洗蚕子,曰:饮蚕。通称是月为腊月。腊前雨雪,宜菜麦。且卜来岁稔。下旬四日,名交年,或曰小年。扫室宇,暮设饼、糖、果、菜祀灶。俗以糖丸粘灶门。云,毋得言家长短,以祈福庇。乡人秉高炬照田间,修整门户,更造服饰,整办酒肴,备具符帖,僧道作疏,送檀越,医士作辟瘟丹,屠苏袋,送往来者。

新安县

十二月,有司颁门神桃符。按《白虎通》云:黄帝立桃符于门前,以禦凶鬼。今之桃符,亦其遗意。

吴桥县

二十三日,扫舍宇,祀灶。用糖瓜黏糕,主祭不用妇人。

枣强县

十二月二十四日,备糖饼果实,祭灶,报一岁火食生养之恩。

饶阳县

小寒东风,主大雪。南风,主天下太平。西风,主来年旱。北风,主人有灾。大寒东风,主冬有雪。南风,主人民安。西风,主春旱。北风,主日月明。

曲周县

十二月二十四日夜,妇以草豆少许,及糖食果饼,祀灶。扫室割牲,制寒具,为过岁计。买草花饰女作爆竹惊岁。

《山东志书》淄川县

十二月二十三日,祀灶。亦有用次日者。《礼》曰:灶者,老妇之祭也。盛于盆,尊于瓶。自汉武亲祀灶,而神益尊矣。故士大夫家亦躬亲之。

阳信县

大寒十二月中,新衣服,积米薪,百工辍役。

沾化县

十二月二十五日,亲友互为岁馈,盘榼相望,聘女家加币,或鲜衣荐菜花数十枝,曰送花。

寿光县

腊月二十三日,祠灶。盖沿汉阴子方祠灶之讹,子方以腊日祠灶。灶神见,遂致巨富。而祠辞同音,因于是夕具莝豆为灶神,秣马以饯神。朝上帝而又必用饴糖,云以胶神唇口,使见上帝,不言人家是非,虽士大夫家,皆然。

登州府

十二月二十四日,扫屋尘,谓之除残。是日,复多嫁娶。月终,谓之乱丝日。

《山西志书》临晋县

自腊月二十四日至除日,民间纷纷嫁娶,云诸神朝天,百无禁忌。

解州

腊月五日,食五色煮亘曰豆者,毒也。食之,已五毒。或云禳小儿痘疹。

垣曲县

十二月二十四日,扫涤舍宇。俗传是夕,诸神上阊阖谒帝,各家夜设面饼、饴糖及画舆、马仪,从于楮上,焚而送之,谓之送神。

泽州

十二月初五日,稻、黍、果、豆、和煮为粥,曰五豆粥。

马邑县

二十四日,为交年节。《梦华录》:交年节,以酒杯供灶门。谓之醉司命。今俗,以二十三日夜,初涤釜濯罍。设香楮饧糖。又以黑豆寸草为秣马具,祭告灶前。曰送灶君上天。

《陕西志书》平凉府

十二月望后,各以鹿、豕、羊、鸡、鹅、鸭、雉、兔、酒、果诸物相贺,大储薪炭、油蜡、伏鸡土穴。二十四日,祭灶。名曰送神归天。腌羊、豕、鹿、兔肉。

《江南志书》常熟县

十二月初一日,乞人始偶,男女傅粉墨妆为钟馗。灶王持竿剑,望门歌舞以乞,亦傩之遗意云。二十四日扫屋尘,曰除残。至夕,田间燃长炬,名照田蚕。各家祀灶,以灯篝为灶神之座。积薪焚之,火光如昼。二十五日,家户多持清斋,云为玉皇下降日。门外燃火炉,焰高者喜。古谓之籸盆。

嘉定县

十二月,农事告成,民间多有刲羊豕以祭五通之神。谓烧利市。其报岁事者,在郭曰:烧年常。在野曰:谢场。祭毕,速亲友馂之。谓之年常酒。二十四日,丐者涂抹变形,装成男女鬼判,噭跳驱傩。索乞钱财。俗呼跳灶王。又有敲金瓶之祝,皆以逐疫鬼。是夕,早寝,以为行瘟。故安静以避之。二十五日,夙兴,持斋诵经,烧烛拈香。俗传天帝降世,察人善恶。故以此迎之。谓之接玉皇。

崇明县

十二月二十四日,扦杨,永不蛀。

松江府

十二月朔日,傩于街市,饰为鬼神,揭竹枝,鸣锣,跃舞。至二十四日止。丐者为之。二十五日举家食赤豆粥。云辟瘟。出外者亦留以与之,名口数粥。兼饷亲里之持丧者。

无锡县

腊月二十四日,作玛瑙团以祀灶。二十五,作红饭以祀床。然苍朮以辟疫。俗本工为门神,至是尽易新者。

宜兴县

十二月,进清醇以告蜡竭,恭敬于神明。二十四日作傩,俗名逐疫。或师巫,或丐者为之。

高邮州

腊月中旬,人家以礼物相馈,送者几半月。谓之送年节礼。

怀宁县

十月二十四日,俗谓小年。及暮,洒扫堂室,陈馔具香烛,接祖先。以次献酒馔。主妇点茶侑食。子姓咸执事同頫拜。如闻忾息觌音容,祗肃俨悫,犹祖祢之聚一堂也。

潜山县

十二月二十四日,为小年。设席焚香,迓祖先,祀灶神。分食家众,谓之完年。晦日,夜宴,家众烧灯达旦,视明没占次年休咎。

黟县

十二月,游旅谋归,修缮居室,斥土掩骼。是月也,收芜菁,择五种,齐秫稻,谨盖藏收竹箭。

太平府

十二月为嘉平月,即腊也。熟酒浆、杵米精粲,为诸牲鱼腊。农人自酺,劳其妇子。

《浙江志书》杭州府

腊月二十四日,祀灶,并祀土地,亦岁终报赛之意。数日前,丐者貌灶君、灶母,装钟馗,仗剑作擒鬼状。鸣锣跳跃,求乞财物,盖亦古逐疫之意。

海宁县

腊月十二日,养蚕之家,各以盐卤茄灰薰揉蚕子,藏之谷壳中,至二十四日,则出之,浴于川,以待春至。

诸暨县

腊月,以豕为牲,召巫祀之。曰作年福。以果物佐牲醴相遗馈。岁终,拂屋上尘,修垣宇,备酒果为新年燕客。

永康县

十二月二十五日,谓之年头禁。是日,不出财,以赤豆和米煮粥,曰蚕花粥。云食之利养蚕。自此,连日为酒食相邀饮,曰分岁。洒扫沐浴,用祓不祥。选日具牲,命僧道,或师巫祀神于中堂,曰送年。

乐清县

十二月,民不知腊。常以二十四日,扫尘净宇,其夕,祀灶送神,至正月初五日,乃迎之。

龙泉县

十二月初一日,有风雨,春旱米平。风从西来,半日不止,六畜大疫。其日大寒,有白兔见,月内蝗见,黍贵。一云八月谷贵。

《江西志书》新建县

腊月二十四日,家家食欢喜团枣子糖,取欢喜庆团圞,早子祝螽斯也。

靖安县

十二月,不问月之大小,皆以二十四日,为小年。若大年,论月大小。月小以二十八日,月大则以二十九日。

铅山县

十二月,大小寒,多风雪,损畜。

新城县

十二月,小寒晴,则来年早禾熟。大寒晴,则来年晚禾熟。上中旬晴,则岁时必雨。二十四日,新嫁女家,加茶果烛炭之类,名馈岁。

新昌县

十二月前后,各涓吉,召巫师装花牌、鸣鼓喧角、俚歌魔舞,祀五通神。以极乐为得福。曰:猖祭。又曰:赛乐。

上高县

腊月二十四日,俗呼为小年。亦有二十三日者,亲友互相馈遗,曰送年。母家以果饼之类遗女家,谓之逻年。

会昌县

三冬,积阴雪霰,间作盎盂,池沼凝冰如纸,见日即融。禦寒之具,祗需袷服装绵毡裘,人亦罕御,但梅未雪而先开,桃隔春而即放,炎荒天气,不同如此。

《湖广志书》崇阳县

十二月二十四日,送灶神。《考礼器》云:灶神。老妇之祭,尊以瓶,盛以盆。又许慎云:神,即祝融也。姓苏,名吉利。汉阴子方见灶神,祀以黄犬,谓之黄羊,阴氏世获福。俗盖本于此云。

大冶县

十二月二十四日,为小除夕。祀灶用巫。自此至除夕。家集少长欢饮,谓之团年。放炮击鼓,谓之闹年鼓。

钟祥县

十二月二十三日夜,供茶果、糖饼、草豆以祀灶。祭毕,焚之,谓灶神。翌日五鼓,朝天奏一年善恶,故燃灶灯三夜,前期祷送之。俗曰:焚。馀糖饼与襁褓小儿食之压惊。又于二十四日,扫堂尘。是夜,迎祖先回家。日祭饮食于除夕夜,如中元,祭送之,兹日为始。

攸县

十二月,无贵贱,率请巫师朱衣象笏,音乐大作。诵经杀猪,报岁功也。

祁阳县

十二月二十五日,人家门首然薪满盆。谓之相煖热。村落则以秃帚,若麻䕸竹枝然火炬。缚长竿之杪以照田。烂然遍野,以祈丝谷。谓之照田蚕。与烧火盆同于爆竹之夕。

新田县

十二月,忌南风。古云,九里南风伏里旱,大寒小寒有雨雪。次年小暑,大暑不乾。

《福建志书》尤溪县

腊月大寒节后,邑人争向龙山取土增灶,为一年利市兆。

莆田县

腊月二十四日,祀灶。按《杂五行书》云:灶神,名禅,字子郭。衣黄衣,夜披发从灶出,知其名,呼之,可除凶恶。

《四川志书》夹江县

腊月,民延巫觋庆坛神。虽近古大傩之礼,然歌舞鄙俗可笑,必终夜乃止。士大夫家,间亦有之为其神专司六畜,故相沿莫禁也。然亦有验,是以不废。

《广东志书》南雄府

腊月二十四日,名为小年。凡初适嫁者,舅家盛备斋筵,油糍馈送婿宅。虽贫俭者亦不能缺,谓之谢灶饭。

长乐县

季冬之月,东京花开,梅花盛发,菠菱萝卜俱可食。间或薄冻,下雪,青阳渐畅。

《广西志书》

隆安县

十二月,桃梅花俱吐棉子,结峻。风寒雪不冻,鹊始巢。收薯芋,勤民,犯雪,犁坊巷诸儿童敛败叶,供老叟,拥火度寒朝。

《云南志书》建水州

十二月下旬,经管义仓,绅士请于府州遍查通郡鳏寡贫民赴仓,散给米并盐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季冬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