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雨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

 第八十卷目录

 雨部汇考
  书经〈周书洪范〉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小雅信南山 渐渐之石〉
  礼记〈月令〉
  尔雅〈释天〉
  左传〈隐公九年〉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
  汉书〈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训〉
  大戴礼〈曾子天圆〉
  易飞候〈占雨〉
  星经〈太一 天鱼 云雨〉
  释名〈释天〉
  崔实农家谚〈晴雨占〉
  晋书〈天文志〉
  风土记〈濯枝雨〉
  师旷占〈占雨〉
  梁元帝纂要〈雨异名〉
  荆楚岁时记〈雨名〉
  相雨书〈候雨法〉
  吴下田家志〈三旬〉
  本草纲目〈雨水释名 气味 立春雨水主治 发明 梅雨水主治 发明 液雨水主治 发明 潦水释名 气味 主治 发明〉
  管窥辑要〈二十八宿占风雨阴晴诀 春季 夏季 秋季 冬季 雨晴占备〉
  田家五行〈杂占论日 论月 论星 论风 论雨 论云 论霞 论虹 论雷〉
  论电 论气候 论朔日 论旬中剋应 论甲子 论壬子 论甲申 论甲戌庚必变}}
  论鹤神 论山 论地 论水 论草 论飞禽 论走兽 论龙}}
  天步真原〈论天气日月五星之能 论天气开门之理 日月食 占日 春秋分至论天气 杂会论天气〉
 雨部总论
  西京杂记〈董仲舒雨雹对〉
  张子正蒙〈参雨篇〉
  朱子语类〈雨〉
  性理会通〈理气〉

乾象典第八十卷

雨部汇考

《书经》《周书·洪范》

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则有冬有夏,月之从星,则以风雨。
〈传〉箕星好风,毕星好雨。月经于箕,则多风。离于毕,
则多雨。〈疏〉《诗》云:月离于毕,俾滂沱矣。郑以为毕星好雨者,毕西方金宿,雨东方木气。金克木为妻,从妻所好,故好雨也。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灵雨既零。
〈朱注〉灵,善。零,落也。言方春时,雨既降而农桑之务作。

《小雅·信南山》

上天同云,雨雪雰雰。益之以霢霂。既优既渥,既沾既足,生我百谷。
〈朱注〉霢霂,小雨貌。优、渥、沾、足,皆饶洽之意也。〈大全〉陆氏
曰:雨欲微而润,故言霢霂。

《渐渐之石》

月离于毕,俾滂沱矣。
〈朱注〉月离毕,将雨之验也。〈大全〉朱子曰:毕是漉鱼底叉
网。漉鱼则其汁水淋漓而下,若雨然。毕星名义盖取此。今毕星上有一柄,下开两叉,形亦类毕。故月宿之则雨。 新安胡氏曰:毕星好雨,月水之精离毕而雨,星象相感如此。

《礼记》《月令》

仲春之月,始雨水。
〈大全〉严陵方氏曰:自上而下者皆曰雨。然北风冻之
则凝而为雪,东风解之乃散而为水。孟春东风既解冻矣,于是始雨水。

季春之月,命司空曰:时雨将降,下水上腾,循行国邑,周视原野。修利堤防,道达沟渎,开通道路,毋有障塞。〈大全〉严陵方氏曰:时雨,应时之雨也。方春,物生需雨
泽之时,故其雨谓之时雨。时雨然或过淫,则趋下之水反上腾而为灾,故命以豫备之术也。

季夏之月,土润溽暑,大雨时行。
〈疏〉正义曰:六月建未,未值井,井主水。大雨时行,土
既润溽,又大雨应时行也。不云降,降止是下耳。欲言其流义,故云行,行犹通彼也。

《尔雅》《释天》

甘雨时降,万物以嘉,谓之醴泉。
〈疏〉甘雨即时雨也。不为万物所苦,故曰甘。若月令
苦雨数来,则非甘也。

暴雨谓之涷。
〈注〉今江东呼夏月暴雨为涷雨。《离骚》云:令飘风兮
先驱,使冻雨兮漉尘。是也。

小雨谓之霢霂,〈注〉《诗》曰:益之以霢霂。久雨谓之淫,淫谓之霖。
〈注〉《左传》曰:天作淫雨,雨自三日以上为霖。〈疏〉淫,过
也。久雨过多,害于五稼,故谓之淫。

济谓之霁。
〈注〉今南阳人呼雨止为霁。

《左传》《隐公九年》

凡雨,自三日以往为霖。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

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
〈注〉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虽在下,而地气上升为云。天虽在上,而天气下降为雨。夫由云而后有雨,是雨虽天降,而实本地气所升之云。故雨出地气。由雨之降而后,有云之升,是云虽地升,而实本天气所降之雨。故云出天气。此阴阳交互之道也。

《汉书》《天文志》

月失节度而妄行,出阳道则旱。风出阴道,则阴雨。西方为雨,雨少阴之位也。月失中道,移而西入毕,则多雨。故《诗》云:月离于毕,俾滂沱矣。言多雨也。
一曰:月为风雨,日为寒温。
月出房北为雨。

《淮南子》《天文训》

地之含气和者为雨。
阳气胜,则散而为雨露。

《大戴礼》《曾子天圆》

阴阳之气,各静其所则静矣。偏则风,俱则雷,交则电,乱则雾,和则雨。
《易飞候》《雨占》
凡候雨以晦朔弦望。云汉四塞者,皆当雨。如斗牛彘,当雨暴。有异云如水牛,不三日大雨。黑云如群羊、奔如飞鸟,五日必雨。云如浮船,皆雨。北斗独有云,不五日大雨。四望皆见青白云,名曰天寒之云,雨徵。苍黑云细如杼轴,蔽日月,五日必雨。云如两人提鼓持桴,皆为暴雨。

《星经》《太一》

太一星在天一南半度。天帝神主十六神。知风雨水旱、兵马饥馑、疾病灾害所在之国也。

《天鱼》

天鱼一星在尾河中,主云雨。

《云雨》

云雨四星,在雷雨东。主雨泽万物成之。

《释名》《释天》

雨,羽也。如鸟羽动则散也。
霢霂,小雨也。言裁霢历,沾渍如人沐头,惟及其上枝,而根不濡也。

《崔实农家谚》《晴雨占》

日没胭脂红,无雨也有风。
乾星照湿土,明日依旧雨。
云行东,车马通。云行西,马溅泥。云行南,水涨潭。云行北,好晒麦。
未雨先雷,船去步归。
鸦浴风,鹊浴雨。
春甲子雨,乘船入市。夏甲子雨,赤地千里。秋甲子雨,禾头生耳。冬甲子雨,雪飞千里。
上火不落,下火滴沰。
黄梅寒,井底乾。
稻秀雨浇,麦秀风摇。
雨打梅头,无水饮牛。
黄梅雨未过,冬青花未破。冬青花已开,黄梅雨不来。舶䑲风云起,旱魃深欢喜。

《晋书》《天文志》

王良五星,在奎北,居河中。主禦风雨水道。
轩辕十七星,在七星北。主雷雨之神。
毕八星,月行入毕,多雨。
柳八星,主雷雨。鱼一星,在尾后河中。主阴事,知云雨之期也。
凡游气蔽天,日月失色,皆是风雨之候。
云甚润而厚大,雨必暴雨。四始之日,有黑云如阵,厚大重者,多雨。

《风土记》《濯枝雨》

六月有大雨,名濯枝雨。

《师旷占》《占雨》

候月知雨多少。入月一日、二日、三日。月色赤黄者,其月少雨。月色青者,其月多雨。常以五卯日,候西北有云如群羊者,即有雨至矣。
常以戊己日,日入时出时欲雨。日上有冠云,大者即雨,小者少雨。

《梁元帝纂要》《雨异名》

疾雨曰骤雨,徐雨曰零雨,久雨曰苦雨,亦曰愁霖。雨晴曰霁,雨而昼晴曰启。雨水曰潦,梅熟而雨曰梅雨,时雨曰澍。

《荆楚岁时记》《雨名》

春曰榆荚雨,夏至前曰梅雨,七月六日有雨谓之洒泪雨,七日雨则云洗车雨。八月曰豆花雨,十月内雨,谓之液雨。百虫饮此而藏蛰,俗呼为药水。月额雨,旦日雨也。

《相雨书》《候雨法》

常以戊申日,候日欲入时。上有冠云,不问大小,视四方黑者大雨,青者小雨。
候日始出,日正中有云,覆日而四方,有云黑者大雨,青者小雨。
四方有云如羊猪,雨立至。
四方北斗中有云,后五日大雨。
四方斗中无云,唯河中有云三枚相连,状如浴猪,三日大雨。
以丙丁辰之日,四方无云,唯汉中有者,六十日风雨如常。
以六甲之日,平旦清明东向望,日始出时,如日上上有云,大小贯日中,青者以甲乙日雨,赤者以丙丁日雨,白者以庚辛日雨,黑者以壬癸日雨,黄者以戊己日雨。
六甲日,四方云皆合者即雨。
以天方雨时,视云有五色。黑赤并见者,即雹。黄白杂者,风多雨少。青黑杂者,雨随之必滂沛流潦。
四方有濯鱼云游疾者,即日雨。游迟者,雨少难至。

《吴下田家志》《三旬》

上旬交月雨,谓朔日之雨也。主月内多雨。
月交,二十五日也。有雨,则主久雨。
二十五、二十六无雨,初三初四莫行船。
春雨甲子,乘船入市。夏雨甲子,赤地千里。秋雨甲子,禾头生耳。冬雨甲子,雪飞千里。又云:戊午元同甲子期,始终七日最稀奇。七月多晴两月燥,七日多雨两月泥。
方言甲子日雨,乙酉晴。乙日雨,直到庚申雨乙换。又云:甲子旬中无燥土,久雨久晴且看换甲。

《本草纲目》《雨水释名》

李时珍曰:地气升为云,天气降为雨。故人之汗以天地之雨名之。

《气味》

咸平,无毒。

立春雨水主治

陈藏器曰:夫妻各饮一杯还房,当时有子,神效。李时珍曰:宜煎发散及补中益气药。

《发明》

李时珍曰:《医学正传》云:立春节雨水,其性始是春升生发之气,故可以煮中气不足,清气不升之药。古方:妇人无子,是日夫妇各饮一杯,还房有孕。亦取其资始发育万物之义也。

梅雨水主治

陈藏器曰:洗疮疥,灭瘢痕。入酱易熟。

《发明》

陈藏器曰:江淮以南,地气卑湿,五月上旬连下旬尤甚。月令土润溽暑,是五月中气。过此节以后,皆须曝书画。梅雨沾衣便腐黑,浣垢如灰汁,有异他水。但以梅叶汤洗之乃脱,馀并不脱。
李时珍曰:梅雨或作黴雨,言其沾衣及物皆生黑黴也。芒种后,逢壬为入梅。小暑后,逢壬为出梅。又以三月为迎梅雨,五月为送梅雨,此皆湿热之气,郁遏薰蒸,酿为霏雨。人受其气,则生病。物受其气,则生黴。故此水不可造酒醋。其土润溽暑,乃六月中气。陈氏之说误矣。

液雨水主治

李时珍曰:杀百虫。宜煎杀虫消积之药。

发明

李时珍曰:立冬后十日为入液,至小雪为出液。得雨谓之液雨,亦曰药雨。百虫饮此皆伏蛰,至来春雷鸣起蛰,乃出也。

《潦水释名》

李时珍曰:降注雨水谓之潦,又淫雨为潦。韩退之诗云:潢潦无根源,朝灌夕已除。是矣。

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煎调脾胃、去湿热之药。

发明

成无己曰:仲景治伤寒瘀热,在里身发黄麻、黄连、赤、小豆汤煎。用潦水者,取其味薄而不助湿气利热也。

《管窥辑要》《二十八宿占风雨阴晴诀》

日逢井鬼多风雨,若遇奎星天色晴。娄危阴雨天色泠,昴毕有风天色晴。觜参雨过大风起,壁室多风天色晴。星张翼轸有大雨,角亢夜雨日还晴。若遇柳星云雾起,氐房心尾向前行。

《春季》

虚危室壁多风雨,若遇奎星天色晴。娄胃乌风天冷冻,昴毕温和天又明。觜参井鬼天见日,柳星张翼阴还晴。轸角二星天少雨,或起风云傍岭行。亢宿大风起沙石,氐房心尾雨风声。箕斗濛濛天少雨,牛女微微作雨声。

《夏季》

虚危壁室天半阴,娄奎胃宿雨冥冥。昴毕二宿天有雨,觜参二星天又阴。井鬼柳星晴或雨,张星翼轸又晴明。角亢二星太阳见,氐房二宿大雨风。心尾依然宿作雨,箕斗牛女遇天晴。

《秋季》

虚危壁室震雷惊,奎娄胃昴雨淋庭。星觜参井晴又雨,鬼柳云开客便行。斗箕牛女必有雨,氐房心尾雨濛濛。张星翼轸天无雨,亢角二星风雨声。

《冬季》

虚危壁室多风雨,若遇奎星天色晴。娄胃雨声天冷冻,昴毕之期天又晴。觜参二星坐时晴,井鬼二星天色黄。莫道柳星云雾起,天寒风雨有严霜。张翼风雨又见日,轸角夜雨日还晴。亢宿大风起沙石,氐房心尾雨风声。箕斗二星天有雨,牛女阴凝雨又晴。若然风雨天寒冻,三宵五阴不曾停。占卜晴阴真妙诀,仙贤秘密不虚名。掌上轮星大上应,若然垢秽损双晴。

《雨晴占备》

《乾坤秘录》曰:子日东风卯日雨,丑日东风辰日雨,寅日东风巳日雨,卯日东风午日雨,辰日东风未日雨,巳日东风卯日雨,未日东风申日雨,申日东风子日雨,酉日东风丑日雨,戌日东风寅日雨,亥日东风辰日雨。
又曰:甲子日雨丙寅止,乙丑日雨丁卯止,丙寅日雨丁卯止,丁卯日雨夕止,戊辰日雨夜牛止,己巳日雨立止,庚午日雨辛未止,辛未日雨戊寅止,壬申日雨即止,癸酉日雨甲戌止,甲戌日雨即止,乙亥日雨即日止,丙子日雨即止,丁丑日雨夕止,戊寅日雨即止,己卯日雨立止,庚辰日雨即止,辛未日雨癸未止,壬午日雨即止,癸未日雨甲申止,甲申日雨即止,乙酉日雨丙戌日止,丙戌日雨夕止,丁亥日雨即止,戊子日雨庚寅止,己丑日雨壬辰止,庚寅日雨即止,辛卯日雨癸巳止,壬辰日雨辛丑止,癸巳日雨夕止,甲午日雨即止,乙未日雨丁酉止,丙申日雨夕止,丁酉日雨己亥止,戊戌日雨辛丑止,己亥日雨即止,庚子日雨甲辰止,辛丑日雨壬寅止,壬寅日雨即止,癸卯日雨即止,甲辰日雨即止,乙巳日雨丙午止,丙午日雨即止,丁未日雨即止,戊申日雨庚戌止,己酉日雨辛亥止,庚戌日雨即止,辛亥日雨癸丑止,壬子日雨癸丑止,癸丑日雨即止,甲寅日雨即止,乙卯日雨丙辰止,丙辰日雨丁巳止,丁巳日雨即止,戊午日雨即止,己未日雨即止,庚申日雨甲子止,辛酉日雨即止,壬戌日雨即止,癸亥日雨即止。
又曰:子日雨立止,不止寅日止。丑日雨寅日止,不止卯日止。寅日雨立止,不止卯日止。卯日雨立止,不止巳日止。辰日雨立止,不止戌日止。巳日雨未日止,不止申日止。子日雨立止,不止至十日阴。未日雨申日止,不止戌日止。申日雨夕止,不止见日久阴。酉日雨立止,不止久阴。戌日雨立止,不止久阴。亥日雨立止,不止久阴。凡先雷后雨,其雨必小。先雨后雷者,雨必大也。凡候雨以朔晦弦望。云气四塞皆雨,东风则当雨。黑云气如牛彘者,有暴雨。
黑云气如浮船者,雨。
苍黑云细如棉,蔽日月,有暴雨。
黑气如群羊奔走,五日内雨。
四望见苍白云,名曰天塞之云,雨徵也。
五岳之云,触石而出,皆不崇朝而雨。
京房曰:六甲日有云,四合皆当日雨。多云多雨,少云少雨。万无一失。无云,一旬少雨。
月离毕之阴则雨,离毕之阳无雨。
日旁有赤云如冠珥,不有大风,必有大雨。
蚁封穴,大雨将至。
鹳鹊飞鸣上腾,雨将至。
凡占雨之法。每日平旦,看候东方。青云,甲乙日雨。赤云,丙丁日雨。黄云,戊己日雨。白云,庚辛日雨。黑云,壬癸日雨。
占雨之法。又以甲申日,观其诸方。若东方有云,甲乙日雨。南方有云,丙丁日雨。中方有云,戊己日雨。西方有云,庚辛日雨。北方有云,壬癸日雨。
凡风起,多有雨应之。如子日东风卯日雨等是也。常以平旦,候风从东方来。正而不转移,一日或半日至其冲日,皆有雨。若风多疾者,雨多。风微迟者,雨少从。平旦至鸡鸣为一日,其暴雨不在,东风之应。

《田家五行》《杂占论日》

日晕则雨。谚云:月晕主风,日晕主雨。
日脚占晴雨谚云:朝有天,暮有地,主晴。反此则雨。日生耳,主晴雨。谚云:南耳晴,北耳雨。日生双耳,断风截雨。若是长而下垂通地,则又名白日幢,主久雨。日出早,主雨。日出晏,主晴。老农云:此言久阴之馀,夜雨连旦,正当天明之际,云忽一扫而捲。即日光出,所以言早,少刻必雨立验。言晏者,日出之后,云晏开也必晴,亦甚准。盖日之出入,自有定刻,实无早晏也。愚谓但当云晴得早主雨,晏开主晴。不当言日出早晏也。占者悟此理。
日没返照主晴,俗名为日返坞。一云日没胭脂红,无雨也有风。或问二候相似,而所主不同,何也。老农云:返照在日没之前,胭脂红在日没之后,不可不知也。谚云:乌云接日,明朝不如今日。又云:日落云没,不雨定寒。又云:日落云里走,雨在半夜后。已上皆主雨,此言一朵乌云渐起,而日正落其中者。

《论月》

新月卜雨谚云:月如挂弓,少雨多风。月如偃瓦,不求自下。又云:月偃偃,水漾漾。月子侧,水无滴。

《论星》

谚云:明星照烂地,来朝依旧雨。言久雨正当黄昏,卒然雨住云开,便见满天星斗。则岂但明日有雨,当夜亦未必晴。

《论风》

谚云:风急雨落,人急客作。又云:东风急,备蓑笠。风急云起,愈急必雨。
谚云:东北风,雨太公。言艮方风,雨卒,难得晴。俗名曰牛筋风雨。指丑位故也。
谚云:行得春风有夏雨。言有夏雨应时,可种田。非谓水必大也,经验。
春南夏北,有风必雨

《论雨》

谚云:雨打五更,日晒水坑。言五更忽有雨,日中必晴。验甚。
晏雨不晴。
雨著水面上有浮泡,主卒未晴。谚云:一点雨似一个钉,落到明朝也不晴。一点雨似一个泡,落到明朝未得了。
谚云:天下太平,夜雨日晴。言不妨农也。
谚云:病人怕肚胀,雨落怕天亮。亦言久雨正当昏黑,忽自明亮,则是雨候也。
雨夹雪,难得晴。谚云:夹雨夹雪,无休无歇。
谚云:快雨快晴。《道德经》云: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凡雨喜少恶多。谚云:千日晴不厌,一日雨落便厌。

《论云》

云行占晴雨谚云:云行东,雨无踪,车马通。云行四,马溅泥,水没犁。云行南,雨潺潺,水涨潭。云行北,雨便足,好晒谷。
上风虽开,下风不散,主雨。谚云:上风皇,下风隘。无蓑衣,莫出外。
谚云:西南阵,单过了落三寸。言云阵起自西南来者,雨必多。寻常阴天,西南阵上亦雨。
凡雨阵自西北起者,必云黑如泼墨。又必起作眉梁阵,主先大风,而后雨,终易晴。
天河中有黑云生,谓之河作堰,又谓之黑猪渡河。黑云对起,一路相接亘天,谓之女作桥雨。下阔则又谓之合罗阵,皆主大雨立至。少顷必作满天阵,名通界雨,言广阔普遍也。
凡雨阵,云疾如飞,或暴雨乍倾乍止,其中必有神龙隐见。《易》曰:云从龙。是也。
阴天卜晴谚云:朝要顶穿,暮要四脚悬。又云:朝看东南,暮看西北。
谚云:鱼鳞天,不雨也风颠。此言细细如鱼鳞斑者。一云:老鲤斑云障,晒杀老和尚。此言满天云大片如鳞,故云老鲤。往往试验,各有准。
秋天云阴,若无风,则无雨。

《论霞》

谚云:朝霞不出市,暮霞走千里。此皆言雨后乍晴之霞。暮霞若有火焰形而乾红者,非但主晴,必主久旱之兆。朝霞雨后乍有,定雨无疑。或是晴天,隔夜虽无,今朝忽有,则要看颜色断之。乾红主晴,间有褐色,主雨。满天谓之霞得过,主晴。霞不过,主雨。若西方有浮云稍厚,雨当立至。

《论虹》

俗呼曰鲎。谚云:东鲎晴,西鲎雨。又云:对日鲎,不到昼。主雨,言西鲎也。若鲎下便雨还主晴。

《论雷》

谚云:当头雷无雨,卯前雷有雨。凡雷声向烈者,雨阵虽大而易过。雷声殷殷然向者,卒不晴。
雪中有雷,主阴雨。百日方晴。
东州人云:一夜起雷三日雨。言雷自夜起,必阴。

《论电》

夏秋之间夜晴,而见远电,俗谓之热闪。在南主久晴,在北主便雨。谚云:南闪千年,北闪眼前。
北闪俗谓之北辰闪,主雨立至。谚云:北辰三夜,无雨大怪。言必有大风雨也。

《论气候》

凡春宜和而反寒,必多雨。谚云:春寒多雨水。
二月八日张大帝生日前后,必有风雨,极准。俗号为请客风,送客雨。正日谓之洗街雨,初十谓之洗厨雨,二月二上工。故谚云:河东西好使犁。此时之雨,正是一犁春雨。
立春后五戊为社,其日虽晴,亦多有微雨数点。谓社公不吃乾粮。果验。
芒种后雨为黄梅雨,夏至后为时雨,此时天公阴晴易变。谚云:黄梅天,日多几番颠。谚云:黄梅天气,𨂝向老婆头边,也要担了蓑衣箬帽去。
九月初有雨,多谓之秋水。
中气前后起西北风,谓之霜降信,有雨,谓之湿信。未风先雨,谓之料信雨。

《论朔日》

雨谓之交月雨,主久阴雨。若此先连绵有雨,反轻。

《论旬中剋应》

新月下有黑云横截,主来日雨。谚云:初三月下有横云,初四日里雨倾盆。
月尽无雨,则来月初必有风雨。谚云:廿五廿六若无雨,初三初四莫行船。
廿五日谓之月交日,有雨,主久阴。

《论甲子》

谚云:春雨甲子,乘船入市。夏雨甲子,赤地千里。秋雨甲子,禾头生耳。冬雨甲子,飞雪千里。
一说:甲子春雨,主夏旱六十日。夏雨,主秋旱四十日。此说盖取其久阴之后,必有久晴。谚云:半年雨落半年晴。甲子遇双日,是雌甲子。虽雨不妨。

《论壬子》

春雨人无食,夏雨牛无食,秋雨鱼无食,冬雨鸟无食。又云:春雨壬子,秧烂蚕死。又云:雨打六壬头,低田便罢休。一云:更须看甲寅,日若晴,拗得过。不妨。谚云:壬子是哥哥,争奈甲寅何。若得连晴为上,不然二日内亦当以壬子日为主。
一说壬子雨,丁丑晴,则阴晴相半。二日俱晴,六十日内少雨。二日俱雨,主六十日内雨多。近闻此说,累试有验。

《论甲申》

谚云:甲申犹自可,乙酉怕杀我。言申日雨尚庶几,酉上雨,主久雨。一云:春甲申日,则主米暴贵。又云:闽中见四时,甲申日雨,则富家闭籴。价必踊贵也。吴地窊最畏此二日雨,故特以怕杀二字,表其可畏之甚也。每试极准。
《论甲戌庚必变》
谚云:久雨久晴,多看换甲。
又云:甲午旬中无燥土。
又云:甲雨乙拗。
又云:甲日雨,乙日晴,乙日雨,直到庚。
又云:久晴逢戌雨,久雨望庚晴。
又云:逢庚须变,逢戌须晴。又云:久雨不晴,且看丙丁。
又云:上火不落,下火滴沰。言丙丁日也。

《论鹤神》

己酉日下地,东北方。乙卯转正东,庚申转东南,丙寅转正南,辛未转西南,丁丑转正西,壬午转西北,戊子转正北,癸巳上天。在天上之北。戊戌日转天上之南,甲辰转天上之东,己酉复下周而复始。括云:才逢癸巳上天堂,己酉还居东北方。上天下地之日晴,主久晴。雨,主久雨。转方稍轻,若大旱年虽转方,天并不作变。谚云:荒年无六亲,旱年无鹤神。
己亥、庚子、己巳、庚午,谓之水主土,多是值雨。
庚申日晴,甲子必晴。
丁未日雨,杀百虫。

《论山》

远山之色,清朗明爽,主晴;岚气昏暗,主作雨。
起云主雨,收云主晴,寻常不曾出云,小山忽然云起,主大雨。

《论地》

地面湿润甚者,水珠出如流汗,主暴雨。若得西北风解散,无雨。石磉水流亦然,四野郁蒸亦然。

《论水》

水际生青靛,主有风雨。谚云:水面生青靛,天公又作变。

《论草》

草屋久雨,菌生其上。朝出晴,暮出雨。谚云:朝出晒杀,暮出濯杀。

《论飞禽》

谚云:鸦浴风,鹊浴雨,八八儿洗浴断风雨。
鸣鸠有还声者,谓之呼妇,主晴。无还声者,谓之逐妇,主雨。
海燕忽成群而来,主风雨。谚云:乌肚雨,白肚风。赤老鸦含水叫雨则未晴,晴亦主雨。老鸦作此声者亦然。
鸦叫早,主雨多。
夜间听九逍遥鸟叫,卜风雨。谚云:一声风,二声雨,三声四声断风雨。
鹳鸟仰鸣,则晴。俯鸣,则雨。
冬寒天雀群飞,翅声重,必有雨雪。
鬼车鸟即是九头虫,夜听其声出入以卜晴雨。自北而南谓之出窠,主雨。自南而北谓之归窠,主晴。𪃮叫。谚云:朝𪃮晴,暮𪃮雨。夏秋间雨阵将至,忽有白鹭飞过,雨竟不至。名曰截雨。
家鸡上宿迟,主阴雨。
母鸡背负鸡雏,谓之鸡跎儿,主雨。

《论走兽》

狗爬地,主阴雨。每眠灰堆高处,亦主雨。
铁鼠其臭可恶,白日衔尾成行而出,主雨。
猫儿吃青草,主雨。
《论龙》
龙下便雨主晴。凡见黑龙下,主无雨,纵有亦不多。白龙下,雨必到。水乡谚云:黑龙护世界,白龙坏世界。龙阵雨始自何一路,只多行此路,无处绝无。谚云:龙行熟路。

《天步真原》《论天气日月五星之能》

土星木星相会及冲方,秋分。如土星在上,天气风雨。土星火星相会及冲方,前后数日大雨雹,春分大雨电。
土星太阳会冲方,为大门开,大雨。春分泠雨。
土星金星会冲方,湿宫雨水。春秋分泠雨,夏至倏忽雨。
土星火星水星会冲方,春分。风雨。夏至同。
土星太阴会冲方,湿宫。泠云小雨,月满天蝎、人马。如泠月空乾黑云,小雨。
木星火星会冲方,湿宫。大雨雷电。
木星太阳会冲方,小风细雨。
木星金星会冲方,湿宫。雨。
火星金星会冲方,为大门开。夏至雨。
太阴火星会冲方,湿宫。有雨。
太阳金星会,湿气有雨,四季有雨。
太阳水星会湿宫,湿气有雨。
太阳太阴会冲方,湿宫。雨。
金星太阴会冲方。小雨。

《论天气开门之理》

开门之理,如太阳舍在巨蟹。土星舍在磨羯。不论何时,但太阳与土星相会冲方,即为开门。门开即有入门者,其冷热晴雨皆倏忽有变。土星太阳是开水门,湿宫冷宫定大雪大雨,夏至冷雨。

日月食

太阳太阴失光,其害所主,当论五星此时看与太阳太阴相会相冲方,火星主雷电雨,金星主雨。

占日

朔望有金星,在四角。内其日,有雨。
朔望主星到湿宫之时,有雨。

春秋分至论天气

春分时四正宫内,五星在日光下,必云多有雨。秋分冷雨。
五星迟行者,最高冲者在日光内,皆有雨。惟火星在日光内,雨少。
二至、二分,水星金星同月在湿宫,大雨。
冬夏两至,金星离月六十度、九十度、一百二十、一百六十,金星在湿宫,雨甚多。
冬夏至,水星在天蝎,离金星六十、九十、一百二十、一百八十,大雨。
日在白羊或金牛,其时金星退行。其年春分,三月雨多。
春分前朔望,月离土星六十、九十、一百二十、一百八十,土星日皆在湿宫,黑云常有小雨。或水星金星离木星六十、九十、一百二十、一百八十,雨大又久。金星退行,又在东。日在磨羯、宝瓶、双鱼,春分雨少,夏至雨多。
金星冬至顺行在东,冬至雨少。冬至将尽,雨大。

杂会论天气

月与金水相合,有雨。二星皆相会,必雨。
火星在天蝎,月与金星对,日在宝瓶或双鱼,雨。月与火星会湿宫内,其时金星、水星离火星六十、九十、一百二十、一百八十,大雷电冰雹,亦能有雨。若火星离日与土星、木星六十、九十、一百二十、一百八十,即日雨。
月入宝瓶、双鱼,天多变。离水星六十、九十、一百二十、一百八十,雨。
金星离火星六十、九十、一百二十、一百八十、在天蝎,雨。
日、月、金、水相合,必雨。
月离日一百八十、九十、月在宝瓶,雨。
月离日或金星一百八十度,在白羊、天秤、天蝎、双鱼内,有雷电雨。
月在阴宫,离退行星六十、一百二十、九十、一百八十,必雨。

雨部总论

《西京杂记》

《董仲舒雨雹对》

二气之初,蒸也。若有若无,若实若虚,若方若圆。攒聚相合,其体稍重,故雨乘虚而坠。风多则合速,故雨大而疏。风少则合迟,故雨细而密。其寒月,则雨凝于上。体尚轻微,而因风相袭,故成雪焉。寒有高下,上暖下寒,则上合为大雨,下凝为冰、霰、雪是也。
太平之世,雨不破块,润叶津茎而已。
鲍敞曰:冬雨必暖,夏雨必凉,何也。曰:冬气多寒,阳气自上跻,故人得其暖,而下蒸成雪。夏气多暖,阴气自下升,故人得其凉,而上蒸成雨矣。敞曰:雨既阴阳柏蒸,四月纯阳,十月纯阴,斯则无二气相薄,则不雨乎。曰:然。纯阳纯阴,虽在四月十月,但月中之一日耳。敞曰:月中何日。曰:纯阳用事未夏至一日,纯阴用事未冬至一日。朔、旦、夏至、冬至,其正气也。敞曰:然则未至一日,其不雨乎。曰:然。颇有之则,妖也。和气之中,自生灾沴。能使阴阳改节,暖凉失度。敞曰:灾沴之气,其常存耶。曰:无也,时生耳。犹乎人四支五脏中也。有时及其病也,四支五脏皆病也。
《张子正蒙》《参两篇》
阴气凝聚,阳气发散。阴聚之,阳必散之。其势均散。阳为阴累,则相持为雨而降。阴为阳得,则飘扬为云而升。故云物班布太虚者,阴为风驱,敛聚而未散者也。凡阴气凝聚,阳在内者不得出,则奋击而为雷霆。阳在外者不得入,则周旋不舍而为风。其聚有远近虚实,故雷风有小大暴缓。和而散则为霜雪雨露,不和而散则为戾气曀霾。阴常散缓,受交于阳,则风雨调,寒暑正。

《朱子语类》《雨》

问龙行雨之说。曰:龙,水物也。其出而与阳气交蒸,故能成雨。但寻常雨自是阴阳气蒸郁而成,非必龙之为也。密云不雨,尚往也。盖止是下气上升,所以未能雨。必是上气蔽盖无发泄处,方能有雨。横渠正蒙论风雷云雨之说最分晓。
雨与露不同。雨气昏,露气清。气蒸而为雨,如饭甑盖之,其气蒸郁,而汗下淋漓。气蒸而为雾,如饭甑不盖,其气散而不收。
《横渠》云:阳为阴累,则相持为雨而降。阳气正升,忽遇阴气,则相持而下为雨。盖阳气轻,阴气重,故阳气为阴气压坠而下也。

《性理会通》《理气》

程子曰:长安西风而雨,终未晓此理。须是自东自北而风则雨,自南自西则不雨。何者。自东自北,皆属阳,阳唱而阴和,故雨。自西自南,阴也,阴唱则阳不和。螮蝀之诗曰:朝隮于西,崇朝其雨。是阳来唱也,故雨易。言密云不雨,自我西郊,言自西则自阴先唱也,故云虽密而不雨,今西风而雨,恐是山势使然。
勉斋:黄氏曰:阴阳和,则雨泽作。诗不云乎:习习谷风,以阴以雨。亦以阴阳和而雨。春之所以雨多者,以当春之时,地气上腾,天气下降。故蒸滃而成雨。秋亦然。夏则亢阳,冬则过阴,是以多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乾象典.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