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堂诗话-宋-张戒卷上

卷上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岁寒堂诗话卷上
            宋 张 戒 撰
建安陶阮以前诗专以言志潘陆以后诗专以咏物兼
而有之者李杜也言志乃诗人之本意咏物特诗人之
馀事古诗苏李曹刘陶阮本不期于咏物而咏物之工
卓然天成不可复及其情真其味长其气胜视三百篇
几于无愧凡以得诗人之本意也潘陆以后专意咏物
卷上 第 1b 页
雕镌刻镂之工日以增而诗人之本旨扫地尽矣谢康
乐池塘生春草颜延之明月照积雪(案明月照积雪乃/谢灵运诗此误)
谢玄晖澄江静如练江文通日暮碧云合王籍鸟鸣山
更幽谢贞风定花犹落柳恽亭皋朩叶下何逊夜雨滴
空阶就其一篇之中稍免雕镌粗足意味便称佳句然
比之陶阮以前苏李古诗曹刘之作九牛一毛也大抵
句中若无意味譬之山无烟云春无草树岂复可观阮
嗣宗诗专以意胜陶渊明诗专以味胜曹子建诗专以
卷上 第 2a 页
韵胜杜子美诗专以气胜然意可学也味亦可学也若
夫韵有高下气有强弱则不可强矣此韩退之之文曹
子建杜子美之诗后世所以莫能及也世徒见子美诗
多粗俗不知粗俗语在诗句中最难非粗俗乃高古之
极也自曹刘死至今一千年惟子美一人能之中间鲍
照虽有此作然仅称俊快未至高古元白张籍王建乐
府专以道得人心中事为工然其词浅近其气卑弱至
于卢仝遂有不唧溜钝汉七碗吃不得之句乃信口乱
卷上 第 2b 页
道不足言诗也近世苏黄亦喜用俗语然时用之亦颇
安排勉强不能如子美胸襟流出也子美之诗颜鲁公
之书雄姿杰出千古独步可仰而不可及耳
国朝诸人诗为一等唐人诗为一等六朝诗为一等陶
阮建安七子两汉为一等风骚为一等学者须以次参
究盈科而后进可也黄鲁直自言学杜子美子瞻自言
学陶渊明二人好恶已自不同鲁直学子美但得其格
律耳子瞻则又专称渊明且曰曹刘鲍谢李杜诸子皆
卷上 第 3a 页
不及也夫鲍谢不及则有之若子建李杜之诗亦何愧
于渊明即渊明之诗妙在有味耳而子建诗微婉之情
洒落之韵抑扬顿挫之气固不可以优劣论也古今诗
人推陈王及古诗第一此乃不易之论至于李杜尤不
可轻议欧阳公喜太白诗乃称其清风明月不用一钱
买玉山自倒非人推之句(案李白诗刋本/明月或作朗月)此等句虽奇
逸然在太白诗中特其浅浅者鲁直云太白诗与汉魏
乐府争衡此语乃真知太白者王介甫云白诗多说妇
卷上 第 3b 页
人识见污下介甫之论过矣孔子删诗三百五篇说妇
人者过半岂可亦谓之识见污下耶元微之尝谓自诗
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而复以太白为不及故退之云
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退之于李杜但极口推尊而
未尝优劣此乃公论也子美诗奄有古今学者能识国
风骚人之旨然后知子美用意处识汉魏诗然后知子
美遣词处至于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在子美
不足道耳欧阳公诗学退之又学李太白王介甫诗山
卷上 第 4a 页
谷以为学三谢苏子瞻学刘梦得学白乐天太白晚而
学渊明鲁直自言学子美人才高下固有分限然亦在
所习不可不谨其始也学之其终也岂能过之屋下架
屋愈见其小后有作者出必欲与李杜争衡当复从汉
魏诗中出尔
诗以用事为博始于颜光禄而极于杜子美以押韵为
工始于韩退之而极于苏黄然诗者志之所之也情动
于中而形于言岂专意于咏物哉子建明月照高楼流
卷上 第 4b 页
光正徘徊本以言妇人清夜独居愁思之切非以咏月
也而后人咏月之句虽极其工巧终莫能及渊明狗吠
深巷中鸡鸣桑树巅本以言郊居閒适之趣非以咏田
园而后人咏田园之句虽极其工巧终莫能及故曰言
之不足故长言之长言之不足故咏叹之咏叹之不足
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后人所谓含不尽之意者
此也用事押韵何足道哉苏黄用事押韵之工至矣尽
矣然究其实乃诗人中一害使后生只知用事押韵之
卷上 第 5a 页
为诗而不知咏物之为工言志之为本也风雅自此扫
地矣
韵有不可及者曹子建是也味有不可及者渊明是也
才力有不可及者李太白韩退之是也意气有不可及
者杜子美是也文章古今迥然不同钟嵘诗品以古诗
第一子建次之此论诚然观子建明月照高楼高台多
悲风南国有佳人惊风飘白日谒帝承明庐等篇铿锵
音节抑扬态度温润清和金声而玉振之辞不迫切而
卷上 第 5b 页
意已独至与三百五篇异世同律此所谓韵不可及也
渊明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
山此景物虽在目前而非至閒至静之中则不能到此
味不可及也杜子美李太白韩退之三人才力俱不可
及而就其中退之喜崛奇之态太白多天仙之词退之
犹可学太白不可及也至于杜子美则又不然气吞曹
刘固无与为敌如放归鄜州而曰维时遭艰虞朝野少
暇日顾惭恩私被诏许归蓬荜新婚戍边而云勿为新
卷上 第 6a 页
婚念努力事戎行罗襦不复施对君洗红妆壮游云两
宫各警跸万里遥相望洗兵马云鹤驾通宵凤辇备鸡
鸣问寝龙楼晓凡此皆微而婉正而有礼孔子所谓可
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者如
刺规多諌诤端拱自光辉俭约前王体风流后代希公
若登台辅临危莫爱身乃圣贤法言非特诗人而已
萧萧马鸣悠悠旆旌以萧萧悠悠字而出师整暇之情
状宛在目前此语非惟创始之为难乃中的之为工也
卷上 第 6b 页
荆轲云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自常人
观之语既不多又无新巧然而此二语遂能写出天地
愁惨之状极壮士赴死如归之情此亦所谓中的也古
诗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萧萧两字处处可用然惟
坟墓之间白杨悲风尤为至切所以为奇乐天云说喜
不得言喜说怨不得言怨乐天特得其粗尔此句用悲
愁字乃愈见其亲切处何可少耶诗人之工特在一时
情味固不可预设法式也
卷上 第 7a 页
国风云爱而不见搔首踟蹰瞻望弗及伫立以泣其词
婉其意微不迫不露此其所以可贵也古诗云馨香盈
怀袖路远莫致之李太白云皓齿终不发芳心空自持
皆无愧于国风矣杜牧之云多情却是总无情惟觉尊
前笑不成意非不佳然而词意浅露略无馀蕴元白张
籍其病正在此只知道得人心中事而不知道尽则又
浅露也后来诗人能道得人心中事者少尔尚何无馀
蕴之责哉
卷上 第 7b 页
陶渊明云世间有乔松于今定何闻此则初出于无意
曹子建云虚无求列仙松子久吾欺此语虽甚工而意
乃怨怒古诗云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可谓词不迫
切而意已独至也
东坡评文勋篆云世人篆字隶体不除如浙人语终老
带吴音安国用笔意在隶前汲冢鲁壁周鼓泰山东坡
此语不特篆字法亦古诗法也世人作篆字不除隶体
作古诗不免律句要须意在律前乃可名古诗耳
卷上 第 8a 页
人才各有分限尺寸不可强同一物也而咏物之工有
远近皆此意也而用意之工有浅深章八元题雁塔云
十层突兀在虚空四十门开面面风却讶鸟飞平地上
忽惊人语半天中回梯倒踏如穿洞绝顶初攀似出笼
(案此诗刋本忽惊作/自惊倒踏作暗踏)此乞儿口中语也梅圣俞云复想
下时险喘汗头目旋不如且安坐休用窥云烟何其语
之凡也东坡真兴寺阁云山林与城郭漠漠同一形市
人与鸦鹊浩浩同一声侧身送落日引手攀飞星登者
卷上 第 8b 页
尚呀咻作者何以胜(案此诗刋本山林作/山川呀咻作呀喘)登灵隐寺塔
云相劝小举足前路高且长渐闻钟磬音飞鸟皆下翔
入门亦何有云海浩茫茫(案此诗刋本亦/何有作空有无)意虽有佳处
而语不甚工盖失之易也刘长卿登西灵寺塔云化塔
凌虚空雄规压川泽亭亭楚云外千里看不隔盘梯接
元气半壁栖夜魄王介甫登景德寺塔云放身千仞高
北望太行山邑屋如蚁冢蔽亏尘雾间此二诗语虽稍
工而不为难到杜子美则不然登慈恩寺塔首云高标
卷上 第 9a 页
跨苍天烈风无时休自非旷士怀登兹翻百忧(案此诗/刋本苍)
(天或作苍穹旷/士或作壮士)不待云千里千仞小举足头目旋而穷
高极远之状可喜可愕之趣超轶绝尘而不可及也七
星在北户河汉声西流羲和鞭白日少昊行清秋视东
坡侧身引手之句陋矣秦山忽破碎泾渭不可求俯视
但一气焉能辨皇州岂特邑屋如蚁冢蔽亏尘雾间山
林城郭漠漠一形市人鸦鹊浩浩一声而已哉人才有
分限不可强乃如此
卷上 第 9b 页
国风离骚固不论自汉魏以来诗妙于子建成于李杜
而坏于苏黄余之此论固未易为俗人言也子瞻以议
论作诗鲁直又专以补缀奇字学者未得其所长而先
得其所短诗人之意扫地矣段师教康昆崙琵琶且遣
不近乐器十馀年忘其故态学诗亦然苏黄习气净尽
始可以论唐人诗唐人声律习气净尽始可以论六朝
诗镌刻之习气净尽始可以论曹刘李杜诗诗序云情
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子建李杜皆情
卷上 第 10a 页
意有馀汹涌而后发者也刘协云因情造文不为文造
情若他人之诗皆为文造情耳沈约云相如工为形似
之言二班长于情理之说刘协云情在词外曰隐状溢
目前曰秀梅圣俞云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状难写之
景如在目前三人之论其实一也
杜子美云续儿诵文选又云熟精文选理然则子美教
子以文选欤近时士大夫以苏子瞻讥文选去取之谬
遂不复留意殊不知文选虽昭明所集非昭明所作秦
卷上 第 10b 页
汉魏晋奇丽之文尽在所失虽多所得不少作诗赋四
六此其大法安可以昭明去取一失而忽之子瞻文章
从战国策陆宣公奏议中来长于议论而欠宏丽故虽
扬雄亦薄之云好为艰深之词以文浅易之说雄之说
浅易则有矣其文词安可以为艰深而非之也韩退之
文章岂减子瞻而独推扬雄云雄死后作者不复生雄
文章岂可非哉文选中求议论则无求奇丽之文则多
矣子美不独教子其作诗乃自文选中来大抵宏丽语
卷上 第 11a 页

杜子美登慈恩寺塔云回首叫虞舜苍梧云正愁惜哉
瑶池饮日宴昆崙丘此但言其穷高极远之趣尔南及
苍梧西及昆崙然而叫虞舜惜瑶池不为无意也白帝
城最高楼云扶桑西枝对断石弱水东影随长流(案此/诗刋)
(本对断石或/作封断石)使后来作者如何措手东坡登常山绝顶
广丽亭云西望穆陵关东望琅邪台南望九仙山北望
空飞埃相将叫虞舜遂欲归蓬莱袭子美已陈之迹而
卷上 第 11b 页
不逮远甚山谷登快阁诗云落朩千山天远大澄江一
道月分明此但以远大分明之语为新奇而究其实乃
小儿语也山谷晚作大雅堂记谓子美死四百年后来
名世之士不无其人然而未有能升子美之堂者此论
不为过
杨太真事唐人吟咏至多然类皆无礼太真配至尊岂
可以儿女语黩之耶惟杜子美则不然哀江头云昭阳
殿里第一人同辇随君侍君侧不待云娇侍夜醉和春
卷上 第 12a 页
而太真之专宠可知不待云玉容梨花而太真之绝色
可想也至于言一时行乐事不斥言太真而但言辇前
才人此意尤不可及如云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笑正坠
双飞翼(案此诗刋本向天或作/向空一笑或作一箭)不待云缓歌慢舞凝丝
竹尽日君王看不足而一时行乐可喜事笔端画出宛
在目前江水江花岂终极(案此诗刋本江/水或作江草)不待云比翼
鸟连理枝此恨绵绵无尽期而无穷之恨黍离麦秀之
悲寄于言外题云哀江头乃子美在贼中时潜行曲江
卷上 第 12b 页
睹江水江花哀思而作其词婉而雅其意微而有礼真
可谓得诗人之旨者长恨歌在乐天诗中为最下连昌
宫词在元微之诗中乃最得意者二诗工拙虽殊皆不
若子美诗微而婉也元白数十百言竭力摹写不若子
美一句人才高下乃如此
梅圣俞云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元微之云道得人心
中事此固白乐天长处然情意失于太详景物失于太
露遂成浅近略无馀蕴此其所短处如长恨歌虽播于
卷上 第 13a 页
乐府人人称诵然其实乃乐天少作虽欲悔而不可追
者也其叙杨妃进见专宠行乐事皆秽亵之语首云汉
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后云渔阳鼙鼓动地
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又云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
相和流(案白居易诗刋本/回看或作回首)此固无礼之甚侍儿扶起娇
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此下云云殆可掩耳也遂令天
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此等语乃乐天自以为得
意处然而亦浅陋甚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
卷上 第 13b 页
眠此尤可笑南内虽凄凉何至挑孤灯耶惟叙上皇还
京云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马嵬坡下泥
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
马归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叙太真见方
士云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泪
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一篇之中惟此数语稍佳尔长
恨歌元和元年尉盩厔时作是时年三十五谪江州十
一年作琵琶行二诗工拙远不侔矣如琵琶行虽未免
卷上 第 14a 页
于烦悉然其语意甚当后来作者未易超越也
韩退之诗爱憎相半爱者以为虽杜子美亦不及不爱
者以为退之于诗本无所得自陈无已辈皆有此论然
二家之论俱过矣以为子美亦不及者固非以为退之
于诗本无所得者谈何容易耶退之诗大抵才气有馀
故能擒能纵颠倒崛奇无施不可放之则如长江大河
澜翻汹涌滚滚不穷收之则藏形匿影乍出乍没姿态
横生变怪百出可喜可愕可畏可服也苏黄门子由有
卷上 第 14b 页
云唐人诗当推韩杜韩诗豪杜诗雄然杜之雄犹可以
兼韩之豪也此论得之诗文字画大抵从胸臆中出子
美笃于忠义深于经术故其诗雄而正李太白喜任侠
喜神仙故其诗豪而逸退之文章侍从故其诗文有廊
庙气退之诗正可与太白为敌然二豪不并立当屈退
之第三
柳柳州诗字字如珠玉精则精矣然不若退之之变态
百出也使退之收敛而为子厚则易使子厚开拓而为
卷上 第 15a 页
退之则难意味可学而才气则不可强也
韦苏州诗韵高而气清王右丞诗格老而味长虽皆五
言之宗匠然互有得失不无优劣以标韵观之右丞远
不逮苏州至于词不迫切而味甚长虽苏州亦所不及

世言白少傅诗格卑虽诚有之然亦不可不察也元白
张籍诗皆自陶阮中出专以道得人心中事为工本不
应格卑但其词伤于太烦其意伤于太尽遂成冗长卑
卷上 第 15b 页
陋尔比之吴融韩偓俳优之词号为格卑则有间矣若
收敛其词而少加含蓄其意味岂复可及也苏端明子
瞻喜之良有由然皮日休曰天下皆汲汲乐天独恬然
天下皆闷闷乐天独舍旃仕若不得志可为龟鉴焉此
语得之
退之于籍湜辈皆儿子畜之独于东野极口推重虽退
之谦抑亦不徒然世以配贾岛而鄙其寒苦盖未之察
也郊之诗寒苦则信矣然其格致高古词意精确其才
卷上 第 16a 页
亦岂可易得
论诗文当以文体为先警策为后若但取其警策而已
则枫落吴江冷岂足以定优劣孟浩然微云淡河汉疏
雨滴梧桐之句东野集中未必有也然使浩然当退之
大敌如城南联句亦必困矣子瞻云浩然诗如内库法
酒却是上尊之规模但欠酒才尔此论尽之
韦苏州律诗似古刘随州古诗似律大抵下李杜韩退
之一等便不能兼随州诗韵度不能如韦苏州之高简
卷上 第 16b 页
意味不能如王摩诘孟浩然之胜绝然其笔力豪赡气
格老成则皆过之与杜子美并时其得意处子美之匹
亚也长城之目盖不徒然
世以王摩诘律诗配子美古诗配太白盖摩诘古诗能
道人心中事而不露筋骨律诗至佳丽而老成如陇西
行息夫人西施篇羽林闺人别弟妹等篇信不减太白
如兴阑啼鸟换坐久落花多(案王维诗刋本啼/鸟换或作啼鸟缓)草枯鹰
眼疾雪尽马蹄轻等句信不减子美虽才气不若李杜
卷上 第 17a 页
之雄杰而意味工夫是其匹亚也摩诘性淡泊本学佛
而善画出则陪岐薛诸王及贵主游归则餍饫辋川山
水故其诗于富贵山林两得其趣如兴阑啼鸟换坐久
落花多之句虽不誇服食器用而真是富贵人口中语
非仅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之比也
张司业诗与元白一律专以道得人心中事为工但白
才多而意切张思深而语精元体轻而词躁尔籍律诗
虽有味而少文远不逮李义山刘梦得杜牧之然籍之
卷上 第 17b 页
乐府诸人未必能也
李义山刘梦得杜牧之三人笔力不能相上下大抵工
律诗而不工古诗七言尤工五言微弱虽有佳句然不
能如韦柳王孟之高致也义山多奇趣梦得有高韵牧
之专事华藻此其优劣耳
地险悠悠天险长金陵王气应瑶光休誇此地分天下
只得徐妃半面妆李义山此诗非誇徐妃乃讥湘中也
义山诗佳处大抵类此咏物似琐屑用事似僻而意则
卷上 第 18a 页
甚远世但见其诗喜说妇人而不知为世鉴戒玉桃偷
得怜方朔金屋妆成贮阿娇谁料苏卿老归国茂陵松
柏雨萧萧(案李商隐诗刋本/妆成或作修成)此诗非誇王母玉桃阿娇
金屋乃讥汉武也景阳宫井剩堪悲不尽龙鸾誓死期
肠断吴王宫外水浊泥犹得葬西施此诗非痛恨张丽
华乃讥陈后主也其为世鉴戒岂不至深至切内殿张
弦管中原绝鼓鼙舞成青海马斗杀汝南鸡不睹华胥
梦空闻下蔡迷宸襟他日泪薄暮望贤西夫鸡至于斗
卷上 第 18b 页
杀马至于舞成其穷欢极乐不待言而可知也不睹华
胥梦空闻下蔡迷志欲神仙而反为所惑乱也其言近
而旨远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杜牧之华清宫三十
韵铿锵飞动极叙事之工然意则不及此也卜肆至今
多寂寞酒垆从古擅风流浣花笺纸桃花色好好题诗
咏玉钩此诗送入蜀人虽似誇文君酒垆而其意乃是
讥蜀人多粗鄙少贤才尔义山诗句其精妙处大抵类

卷上 第 19a 页
往年过华清宫见杜牧之温庭筠二诗俱刻石于浴殿
之侧必欲较其优劣而不能近偶读庭筠诗乃知牧之
之工庭筠小子无礼甚矣刘梦得扶风歌白乐天长恨
歌及庭筠此诗皆无礼于其君者庭筠语皆新巧初似
可喜而其意无礼其格至卑其筋骨浅露与牧之诗不
可同年而语也其首叙开元胜游固已无稽其末乃云
艳笑双飞断香魂一哭休此语岂可以渎至尊耶人才
气格自有高下虽欲强学不能如庭筠岂识风雅之旨
卷上 第 19b 页
也牧之才豪华此诗初叙事甚可喜而其中乃云泉煖
涵窗镜云娇惹粉囊嫩岚滋翠葆清渭照红妆是亦庭
筠语耳
王介甫云远引江山来控带平看鹰隼去飞翔疑非介
甫语又云留欢薄日晚起视飞鸟背又云洒笔飞鸟上
为王赋雌雄语虽稍工而不为难到东坡云飞鸟皆下
翔失之易也李太白登西灵寺塔云鸟拂琼檐度霞连
练栱张亦疑非太白语庐山谣云翠景红霞映朝日鸟
卷上 第 20a 页
飞不到吴天长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此
乃真太白诗矣如介甫东坡皆一代宗匠然其词气视
太白一何远也陶渊明云迢迢百尺楼分明望四荒暮
则归云宅朝为飞鸟堂此语初若小儿戏弄不经意者
然殊有意味可爱
杜牧之序李贺诗云骚人之苗裔又云少加以理奴仆
命骚可也牧之论太过贺诗乃李白乐府中出瑰奇谲
怪则似之秀逸天拔则不及也贺有太白之语而无太
卷上 第 20b 页
白之韵元白张籍以意为主而失于少文贺以词为主
而失于少理各得其一偏故曰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元微之戏赠韩舍人云玉磬声声彻金铃个个圆高疏
明月下细腻早春前此律诗法也五言律诗若无甚难
者然国朝以来惟东坡最工山谷晚年乃工山谷尝云
要须唐律中作活计乃可言诗虽山谷集中亦不过白
云亭宴集十韵耳
韩退之之文得欧公而后发明陆宣公之议论陶渊明
卷上 第 21a 页
柳子厚之诗得东坡而后发明子美之诗得山谷而后
发明后世复有扬子云必爱之矣诚然诚然往在桐庐
见吕舍人居仁余问鲁直得子美之髓乎居仁曰然其
佳处焉在居仁曰禅家所谓死蛇弄得活余曰活则活
矣如子美不见旻公三十年封书寄与泪潺湲旧来好
事今能否老去新诗谁与传此等句鲁直少日能之方
丈涉海费时节玄圃寻河知有无桃源人家易制度橘
州田土仍膏腴此等句鲁直晚年能之至于子美客从
卷上 第 21b 页
南溟来朝行青泥上壮游北征鲁直能之乎如莫自使
眼枯收汝泪纵横眼枯却见骨天地终无情此等句鲁
直能到乎居仁沉吟久之曰子美诗有可学者有不可
学者余曰然则未可谓之得髓矣
往在柏台郑亨仲方公美诵张文潜中兴碑诗戒曰此
弄影戏语耳二公骇笑问其故戒曰郭公凛凛英雄才
金戈铁马从西来举旗为风偃为雨洒扫九庙无尘埃
岂非弄影戏乎水部胸中星斗文太师笔下蛟龙字亦
卷上 第 22a 页
小儿语耳如鲁直诗始可言诗也二公以为然
作粗俗语仿杜子美作破律句仿黄鲁直皆初机尔必
欲入室升堂非得其意则不可张文潜与鲁直同作中
与碑诗然其工拙不可同年而语鲁直自以为入子美
之室若中兴碑诗则真可谓入子美之室矣首云春风
吹船著浯溪末云涷雨为洗前朝悲铺叙云云人能道
之不足为奇
乙卯冬陈去非初见余诗曰奇语甚多只欠建安六朝
卷上 第 22b 页
诗耳余以为然及后见去非诗全集求似六朝者尚不
可得况建安乎词不逮意后世所患邹员外德久尝与
余阅石刻余问唐人书虽极工终不及六朝之韵何也
德久曰一代不如一代天地风气生物只如此耳言亦
有理
独坐烧香静室中雨声初罢鸟声空瓦沟柏子时时落
知有寒天朩杪风此绝句非余得意者而陈去非独称
诵不已张巨山出去非诗卷戒独爱其征牟书事一首
卷上 第 23a 页
云神仙非异人由来本英雄苍山雨中高绿草溪上丰
者而去非亦不自以为奇也王雱云作文字易识文字
难删诗定书须仲尼乃可萧统文选之有不当又何怪

王介甫只知巧语之为诗而不知拙语亦诗也山谷只
知奇语之为诗而不知常语亦诗也欧阳公诗专以快
意为主苏端明诗专以刻意为工李义山诗只知有金
玉龙凤杜牧之诗只知有绮罗脂粉李长吉诗只知有
卷上 第 23b 页
花草蜂蝶而不知世间一切皆诗也惟杜子美则不然
在山林则山林在廊庙则廊庙遇巧则巧遇拙则拙遇
奇则奇遇俗则俗或放或收或新或旧(案说郛刋本/作或刻或奋)
切物一切事一切意无非诗者故曰吟多意有馀又曰
诗尽人间兴诚哉是言(案此条及下条原本未/载今据学海类编增入)
孔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世儒解释终不
了余尝观古今诗人然后知斯言良有以也诗序有云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
卷上 第 24a 页
于言其正少其邪多孔子删诗取其思无邪者而已自
建安七子六朝有唐及近世诸人思无邪者惟陶渊明
杜子美耳馀皆不免落邪思也六朝颜鲍徐庾唐李义
山国朝黄鲁直乃邪思之尤者鲁直虽不多说妇人然
其韵度矜持冶容太甚读之足以荡人心魄此正所谓
邪思也鲁直专学子美然子美诗读之使人凛然兴起
肃然生敬诗序所谓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
风俗者也岂可与鲁直诗同年而语耶
卷上 第 24b 页
 
 
 
 
 
 
 
 岁寒堂诗话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