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渠遗书-明-魏校卷八

卷八 第 1a 页 WYG1267-0827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庄渠遗书卷八      明 魏校 撰
  谱牒
   庄渠李氏族属谱序
孝弟也者本其所以生也尔身从何生也曰吾父母遗
体也父安从生曰吾祖宗传体也而忘之则其心死诸
昆弟伯叔父何亲也曰同胞也而忘之则其手足不仁
然则子孙非曰吾有之也吾祖考散而成体也是故昆
卷八 第 1b 页 WYG1267-0827b.png
弟之子犹子也一视同仁也先王教民仁其九族立爱
自亲上本高祖下逮于元孙而旁及诸父昆弟丧则五
服以相戚也祭则纪之以小宗五世亲尽而服穷矣而
宗易矣而情何尽矣由亲同姓以往惧其渐以疏远也
则大合族而统之以大宗故亲者弥相亲也而疏者虽
百世犹相继毋散校之立统宗谱以合大宗也则始祖
以为主代上下相承无间也其道曰尊尊详适而略庶
则又立族属谱以厚吾小宗也而高祖为之主矣前后
卷八 第 2a 页 WYG1267-0828a.png
相附以互见也其道曰亲亲详近而略远与统宗谱相
错前表庄渠始迁祖世系录其自适而分著我自出也
乃起自我高祖彦行府君而尽于吾之族昆弟图成而
五服之属四世之宗咸萃焉油然生其孝爱之心吾与
族昆弟之子若孙生则附生则附亲属虽始竭而犹未
忍相弃也子孙续为谱则迁祖考亲尽者奠诸前复自
其高祖始而改纪其亲属尊尊亲亲无穷也修谱必也
告于大宗以统宗谱相质校复采耳目所睹闻谈祖宗
卷八 第 2b 页 WYG1267-0828b.png
时故事命曰世说子孙而闻之庶其音容若接矣乎呜
呼天地之大德曰生人也而弗念厥祖弗哀其父母劬
劳自戕贼其心也昆弟而路人自痿痹其手足也是岂
人之性也哉其无乃俗流失与物欲迷与亦教之孝弟
而已矣凡我族人其毋忘本哉
  五服图说
   上杀
父斩衰三年
卷八 第 3a 页 WYG1267-0828c.png
母齐衰三年
祖父母齐衰期
曾祖父母齐衰三月
高祖父母齐衰三月
   下杀
父为长子斩衰三年
庶子齐衰期
孙大功九月
卷八 第 3b 页 WYG1267-0828d.png
曾孙缌麻三月
元孙缌麻三月
   旁杀
昆弟齐衰期
从父昆弟大功九月
从祖昆弟小功五月
族昆弟缌麻三月
世叔父母齐衰期
卷八 第 4a 页 WYG1267-0829a.png
从祖父母小功五月
族祖父母缌麻三月
从祖祖父母小功五月
族祖祖父母缌麻三月
族曾祖父母缌麻三月
昆弟之子齐衰期
从父昆弟之子小功五月
从祖昆弟之子缌麻三月
卷八 第 4b 页 WYG1267-0829b.png
昆弟之孙小功五月
从父昆弟之孙缌麻三月
昆弟之曾孙缌麻三月
五世袒免为亲同姓
六世而亲属始竭
父母至亲也故丧三年至痛极也此丧礼之大纲五服
因是以生矣父母之于子其痛同而庶子以尊加之故
降而期则以降为正服而长子三年为加隆焉耳以传
卷八 第 5a 页 WYG1267-0829c.png
重也祖尊矣故自三年而期而孙以尊加之则为大功
适子死则适孙为祖承重三年故于适孙加隆为期也
曾高祖尊同而恩杀矣故不敢以大功小功服之而为
之齐衰则杀其数为三月也曾元孙缌同不可加其月
数也此皆正统之亲也昆弟一体也自吾父而推故期
从父昆弟自吾祖而推故大功从祖昆弟自吾曾祖而
推故小功族昆弟自吾高祖而推故缌也世叔父自吾
祖而推当大功矣以吾父一体则加隆而为期其报服
卷八 第 5b 页 WYG1267-0829d.png
与庶子同昆弟之子犹子也从祖父从祖祖父自吾曾
祖而推也故小功族祖父族祖祖父族曾祖父皆自吾
高祖而推也故缌而报服同以旁尊不可加之也此皆
旁亲也尊卑之体适庶之分亲疏远近之等恩义曲尽

   祖系
一世祖讳茂实字实之二世祖谭吉甫生一子孟庄其
一支为吾高祖恕世次为穆
卷八 第 6a 页 WYG1267-0830a.png
我李宋南渡故家也建炎之初高宗弃汴来迁于杭时
则有编修府君者从而南寓吴葑门为始迁祖其子官
至金紫光禄大夫于古为始兴而世系不书者无徵也
故今定庄渠始迁祖为一世是为实之府君生元之初
宋灭而华夏稍变更矣其子吉甫府君生元盛时元徵
之不起后老矣及见元之亡而遇我太祖之兴再立人
极宋遗民之孙复见声明文物之盛矣
   族属图
卷八 第 6b 页 WYG1267-0830b.png
高祖  曾祖  祖  祢  昆弟
   附图
子  孙
    已上见家乘
   世说
我太祖遣大将军徐达北定中原以次削平四海定有
天下之号曰大明建元洪武越明年而吾高祖生自此
天下太平矣享年八十有一卒正统十四年三月七日
卷八 第 7a 页 WYG1267-0830c.png
是岁也先入寇土木之变英宗蒙尘高祖母金氏卒
景泰三年三月十日时景皇帝中兴故君虽蒙尘而天
下不倾也
高祖彦行府君有驯行闇若与古符其孝友因心而发
生母袁病笃迫默祷于天祈以身代弗得遂刲股救母
弟信亦刲厥肱孝诚相通不谋自同乃煮糜粥食母母
病遂瘳兄弟创亦遄愈孝诚动天人罔间言乡人至于
今犹然称之曰二孝子也
卷八 第 7b 页 WYG1267-0830d.png
高祖有子四人而吾曾祖行三出后昆山魏士珣族曾
祖奕宗大生洪武三十二年时建文君在位传至棠为
继高祖之宗与弟松今居郡城敏宗学赘荻溪王氏子
孙今居荻溪生洪武三十五年是岁也而太宗靖内难
聪宗文生永乐八年传至权为继曾祖之宗权父瓛能
道祖宗时故事高祖之后惟此一支居于庄渠
高祖与魏士珣同娶于金而士珣无子则育吾曾祖以
诚府君为子魏故农家世积善得曾祖而家道日隆遂
卷八 第 8a 页 WYG1267-0831a.png
为巨族士珣夫妇甚赖之后庶出有子而曾祖亦不复
归宗
曾祖宽厚有德言貌温温闻人之过口终不忍言惟闻
人善则喜谈之不置终身未尝詈人虽甚触忤之终不
恚怒但徐呼小郎则人皆不安曰尔奈何犯长者
吾苏蕞尔地不能方二百里而财赋当天下少半郡城
繁华四方商旅辐辏过者啧啧羡富饶岂知乡氓彫敝
其力穑者终岁勤动仅能还官乐岁尚咨寒饥遇凶岁
卷八 第 8b 页 WYG1267-0831b.png
则饿莩满野尸填于川钱粮自此亏额矣有司鞭挞血
肉淋漓吾曾祖尝举为粮长积三十馀年专以诚长者
处区民不忍一施鞭扑区民化其德终不忍逋负之至
今称为佛子家吾父亦尝为粮长有祖风然区民渐贫
不能无逋负者又三十年而民力惫甚岁率拖欠以为
常有司督责粮长赔纳多破家亡身矣呜呼天子仁圣
非大蠲赋无由活此一方民也
有恶少尝不快于曾祖三放火来熸屋庐辄心怖而止
卷八 第 9a 页 WYG1267-0831c.png
一日自首伏曾祖以酒肉劳之曰侬可罢休兹讵好事
其人感泣遂为善人
曾祖始居信义旧宅在真义浦东庄渠之族中衰而信
义兴矣吾祖别治宅于浦之西信义之族亦惟我一支
为盛噫起家艰辛子孙讵能尽知邪曾祖生永乐七年
卒成化十一年十一月八日曾祖母顾氏生同年以成
化六年十月二十一日先卒是时国家全盛极矣然自
太宗迁都于燕控制形势天下始奠安而吾东南困于
卷八 第 9b 页 WYG1267-0831d.png
转漕民力亦竭矣
曾祖族葬砖场字圩与新宅邻曾祖殁后人梦其骑从
甚都呼曰上帝以我公直今为神矣
吾祖新婚适有讼事里媪呫嗫私语曰新妇不祥曾祖
母怒曰官事年注月定偶值婚期奈何作此离间语其
贤明皆此类也
伯祖闻远号一默有大志魁杰人也其所交多一时豪
杰有司强补邑弟子员治书经数举进士不第以岁贡
卷八 第 10a 页 WYG1267-0832a.png
授玉山训导后世以尚书相传遂为仕族生宣德四年
是时宣宗不亲政而能属任元老称太平天子卒成化
二十三年八月十五日伯祖疾革则语家人曰速治我
后事吾且从上宾天是岁宪宗登遐
伯祖母沈氏好洁其所居室常自洒扫无纤尘
伯祖三子从伯父泾清伯号菊泉继祖之宗貌清癯读
书以诗鸣为乡人师有祖孙三世受业者继娶不慈一
哥庭椿游荡死其子炤继高祖之宗
卷八 第 10b 页 WYG1267-0832b.png
淮清叔赘洪墟钟氏幼有奇质父友见而异之曰是儿
清彻一似雪晴新月遥映梅花长乃嗜酒御童仆少恩
一夕大醉溺水从者援之迟遂咯黑血死时从伯母年
二十八矣钟故富家父母既殁伯祖宦远方寻卒于官
从伯母㷀㷀无倚族人利从伯母之改嫁也则稍蚕食
其产且尽从伯母让之弗与争昼夜纺绩自给养其二
孤庭楠庭朴勤苦万端屹弗改节弘治十四年卒享年
五十有一矣乡人高其贞洁相率状其行于有司奏请
卷八 第 11a 页 WYG1267-0832c.png
旌表门闾以既殁而寝校自幼则见吾从伯母面常有
忧容目汪汪如泪流也慎默寡言与人言煦煦如恐伤
之至其节操毅然人亦莫能夺也
庭朴五哥尝学医有老医语之曰汝用心过不通也学
医先守常法正治不愈乃可从治汝今好奇不肯就病
治病辄求隔二隔三治之此未学行先学走也
湘清夫赘吴泾胡氏子庭樗今居吴泾庭樟徙阳城村
四面皆湖也伯祖之后多读书能文而贫不振庭樟六
卷八 第 11b 页 WYG1267-0832d.png
哥目不知书而敦笃异常家亦温饱乡人倪姓者以军
籍诬我伯祖往见清军御史不屈则以大义质之其人
震怒伯祖膝行而前曰昔者勾补军伍惟恐平民不为
军今清理军伍正恐平民为军其人为之霁威伯祖复
抗章奏于朝事竟得白子孙赖之
大父元律府君朴茂而长身言必谨悫作事必周详喜
怒不轻见于色子孙有过弗忍笞也召而敦戒谕之使
愧而改下至臧获亦不忍轻挞一人性勤俭昧爽先家
卷八 第 12a 页 WYG1267-0833a.png
众兴综画诸务夜则候人定遍视门户扃钥乃就寝暇
靡他玩惟好观书有得或忘寝食忙后常默坐移时休
养精神迪知衣食之艰难恳恳语子孙以耕织劳苦疏
衣粝食与众同之少见纷华意辄不悦厌世俗之侈靡
也则有志淳古之风故自号朴隐也
吴固泽国也禹贡扬州厥土涂泥厥田下下国朝而田
赋登上上亦既竭泽而渔之矣而水利久废莫之兴也
吴人以水田为命岁数被灾大父意惨然不乐也乃讲
卷八 第 12b 页 WYG1267-0833b.png
求水利之学曰吴地边高中下昔人象为盘盂不大决
其下流注之海则胡以止湖翻矣禹贡所谓三江既入
震泽厎定者也今淞江全受震泽诸水实惟经流而中
多阻如肠胃病噎然西迤北地形愈卑则汇为阳城昆
承诸湖故有白茅塘受之以泻于江而今塞矣此吾苏
第一患也大父木讷不善文则数使人言于达官冀有
闻于上者弘治八年东南数大水孝宗命侍郎徐贯治
水于吴一时工程惟开白茅重大而有司者多文具劳
卷八 第 13a 页 WYG1267-0833c.png
而无功大姓复有私萑苇之利阴持之者大父憾之终
身正德十六年武宗命抚臣尚书李光嗣复治之白茅
遂通其他水利亦未能尽兴也
大父尝叹圩田洼下恃岸为防岸崩则禾荡然灭矣必
也大圩分小圩牢筑岸脚使耐风浪
大父尝叹海口潮汐涨落易淤泥沙五代钱氏有土时
设卒撩浅其法可迄今守也而废也久矣
大父尝叹世衰则刑繁今新例充军者日报也而曾不
卷八 第 13b 页 WYG1267-0833d.png
足以禁顽而徒为贪酷吏舞文作威福也每诵张释之
之言曰法者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是更重之是法不信
于民也又诵戴胄之言曰敕者出于一时之喜怒法者
国家所以布大信于天下也则又叹曰谁与以此言闻
于上者弘治十一年孝宗厌新例之冗琐也则命群臣
廷议举要而删其繁定为问刑条例大父犹恨一时大
臣不能将顺上美惟守大明律以一民也
大父尝谓县丞簿最为亲民矣而禄薄少自慎重宜增
卷八 第 14a 页 WYG1267-0834a.png
俸以养其廉庶可为民造福也
大父尝爱伊川格言自检束则日就规矩注其下曰诚
上达君子才放肆则日就旷荡注其下曰真下流小人
命校书置屋壁以自儆
大母王氏外大父张仲侃魁杰士也独奇爱大母曰此
女吾自主之一日见大父抚其首而异焉遂以归于我
大母体貌丰硕凝重有威寡言笑每乘舟未尝左右顾
岸鼻颡一黑子宛如元珠被服惟布素虽敝尚整洁若
卷八 第 14b 页 WYG1267-0834b.png
出于新壮岁即却环珥粉黛弗御大母性孝一夕天寒
使婢以衣覆女孙则叹曰人言母忆儿儿不忆母吾母
在家而寒也谁以衣覆之哉
曾大母性严诸妇少有当其意者惟大母善事之能得
其欢心
季父幼多病大母怜爱之异甚夜卧置之腹遗矢亦不

大父偶失爱于伯祖大母闻之则治具延兄公呼二儿
卷八 第 15a 页 WYG1267-0834c.png
使侍食焉伯祖感叹曰吾闻兄弟之好以妇人败未闻
以妇人全也吾弟妇其贤矣哉
大父一日嗛内侄之子有所恨过之曰卑幼也而数犯
我大母曰汝母族惟一息耳奈何不能宽容大父矍然
称善
大母尝语吾子孙曰庄渠之族尔家本根也其勿忘
大母尝戒子孙乡邻与若平等勿以我富而骄勿以彼
贫而憎
卷八 第 15b 页 WYG1267-0834d.png
苏氓困于重赋势且不能聊生宣德初元有诏蠲重额
十之三而户部格弗下苏守况钟则抗章以死争得蠲
数十万石大父尝叹曰微公吾民不活矣近岁诏有司
立庙以祀夏忠靖公原吉周文襄公忱大父叹曰二公
庙食于吾土固当虽然必以况侯配校官刑曹每讯重
囚则大父辄见梦告戒之精爽若生
大母晚岁中风语多不慧而形益肥善饭以无齿不能
食也吾母则跪而哺之踰年遗矢则亲抱持每自浣涤
卷八 第 16a 页 WYG1267-0835a.png
大母且殁叹曰吾溷汝多矣愿汝子孙咸孝顺汝君子
以比崔山南
大母以正德二年十月十五日卒越明年四月十三日
而大父卒时校在官畏法网不敢请告回也呜呼痛哉
是时武宗不事事宦官刘瑾擅权毒痡四海又二年始
伏诛而法网解矣然群小用事不衰也大父生宣德十
年享年七十有四临终曰吾今获考无所恨惟孙校在
官弗获一见吾欲成为清白吏其以田三百亩廪之以
卷八 第 16b 页 WYG1267-0835b.png
养廉
先君讳奎字孟文而人称为竹泉翁短而丰下色温体
舒性仁厚虽妇人孺子皆知其坦然无欲害人之心也
以校贵策封南京刑部主事而吾母张氏封安人先君
生天顺六年二月三日而大父梦文昌之星降精于家
是时英宗复辟闻处士吴与弼贤遣使往聘之至则以
为左谕德不拜复遣使送还与弼厉志圣贤为我朝学
者倡噫自有科举而士弥贱若与弼可谓高鸿在寥廓
卷八 第 17a 页 WYG1267-0835c.png

先君未弱冠闻大父之在官而雨沾服体尽湿也亟往
代之而为塘长而为粮长大父得以佚老终身水利佥
事伍姓者贪酷吏也而勤政然不辨淑慝每行县则塘
长骈首受杖有死者惟陆祥以重贿免而先君死而复
苏他日又行县大母哭语人曰长男昔代爷死里得活
今该少男代之虽然吾终不忍也先君闻而慰大母曰
儿自往耳弟弱讵能受大杖邪是时几再丧生校儿时
卷八 第 17b 页 WYG1267-0835d.png
尚忆大父母欲观杖疮先君终不肯而私与四叔祖观
之则相持泣也臀若虎餂盖将护三月才愈伍动大众
开京口河先君与其役大父在家病危殆先君心忽悸
动夜寐不安而家人至则绐曰老官有病今瘳矣先君
哭曰是欲款我勿回耳冒禁而逃昼伏夜行闻林木有
声则惊以为虎也蒲伏不敢动良久乃行还家而大父
适以是日愈复往终役故敕词褒先君云孝感有徵义
声无忝盖指兹事也
卷八 第 18a 页 WYG1267-0836a.png
大父仁慈虽甚爱先君而先君孝谨奉之若严朝廷尝
一夕大醉扶归从者曰及门矣则蹶然醒见大父言动
无少差退入室则惛醉如初也
先君未营居室先立祠堂其制前为同堂而分其后以
为四室祠位各奠于室由祢而上皆得南向而有常尊
祭位同享于堂自曾祖而下各统于尊而暂屈岁时奉
祀惟谨祝文则用御制教民者世俗童仆从其主姓先
君各因其本姓以为称曰吾今不夺人姓他日亦免混
卷八 第 18b 页 WYG1267-0836b.png
乱吾姓也
正德九年校之召为职方郎中也则语先君曰今边帅
握重兵随上居大内而藩王有反谋儿义不可出也先
君曰汝内自断勿谋诸人亲戚闻而交劝我多事矣自
是移疾不出者八年中间尝有召命时宰议处校于铨
曹先君意不能无动一日闻上私出游幸则大骇为之
隐忧语校曰古今讵有是事汝当藏修遂初志耳校官
南曹颇名执法人有谋干先君以挠之者至则闻其名
卷八 第 19a 页 WYG1267-0836c.png
卒不敢呜呼校之出处辞受实先君有以全之也
吾家由先世以来未尝有亭沼也而校之移疾而归先
君特筑精舍前为小亭临池曰汝可濯缨于斯矣其后
土屋数椽因其旧亦莳以花木使成阴曰汝可游焉息
焉于斯矣则又语校曰家务勿以经心也吾自主之吾
欲汝惟志其远者大者焉耳乡人二三子来学则馆榖
之四方朋友有至者则叹曰吾以为书院也而田舍也
何以叹盖叹其村朴有古风也而校则语之曰此侈于
卷八 第 19b 页 WYG1267-0836d.png
陋巷矣亦尝出户观野乎天文四垂为宇六合一家观
生意于苑囿台池间也则已蹙矣乃相与叹先君之俭
德曰远矣哉
先君好宾客人见其时而丰也而莫知其恒于俭也自
奉澹薄如大父时人或弗之见矣而先君则叹曰昔者
吾也逮事父母得一甘脆未尝以爽吾口则持而进之
二亲今而子孙以奉我噫吾何忍尝则庋以待宾客
先君治家亦既勤只而人未尝见其劳也盖事有渐次
卷八 第 20a 页 WYG1267-0837a.png
使人各程其能武宗崩年而校为典学使者将行先君
与吾母戒曰嗟吾儿嗟吾儿汝毋以已长格人毋以求
备取士教则莫如宽矣他日闻校罢斥学官之不职者
则寓书曰儿亦知夫师儒之清贫乎而弗恤之而徒责
之使砥行也人得无弗堪乎
先君乡饮一尝为宾退而泣也先君之泣盖伤大父昔
者乡饮旅于众宾而今顾居上也
嘉靖元年以上母后徽号恩而先君与吾母赐四品服
卷八 第 20b 页 WYG1267-0837b.png
越明年五月十日先君卒于家不肖校督学岭南弗获
永诀终天之痛尚忍言哉葬长洲阳山之中麓卒之明
年而大礼之议起徽号三易乃定
岭南陈激衷有道之士也一见先君叹曰吾阅士多矣
若太公厚德君子哉先君既终校门下二三子各为叙
述其言不同而称厚德则同
先兄子贤面常带笑容天性乐易平生无怨恶于一人
胃气积伤于酒煎熬真阴多饮而少食竟以噎亡
卷八 第 21a 页 WYG1267-0837c.png
先兄不事事而竭力为乡人捍灾岁大雨且伤稼则先
驰会乡父老与谋曰事急矣尅水必以土某泾口可坝
为堰以遏水冲某圩岸善溃则为之增高倍薄某处可
立大朋车戽水某家速办船载乾土用也量地远近及
田之多寡以起役夫曰先从吾家始则为立期会定赏
罚奔走督责不惮涂泥人有持酒劝之者则却而弗受
曰吾今何忍沾唇事成复酣饮口不言劳一日闻校与
客讲学则语校曰吾为汝一言而终收其放心而已矣
卷八 第 21b 页 WYG1267-0837d.png
我乃放而不知求闻论孙吴兵法曰是谓多诈胜少诈

先兄一日以事过里人其人出不逊语甚倨也先兄默
念此改常矣则以善言慰之是夕其人暴死使当时小
有忿言则难至若掇矣先兄娶顾氏以产厄死时正德
十有三年越明年宁王反罪人得而武宗南征天下汹
汹叉二年武宗病弥留而今上入嗣大统社稷几危而
安天也
卷八 第 22a 页 WYG1267-0838a.png
季父橘泉翁字仲文长身而目微露幼多病不慧长而
精悍严明尝学医善切脉理前知人死生已而弃去则
专治生埒于封君后乃为府医学正科待缺未上也生
天顺八年是岁英宗崩而宪宗嗣位我朝宦官之祸始
于太宗而成于英宗晚年益明习天下事内侍不能大
欺也君臣不相亲自宪宗始然能久任大臣天下以宁
国初重荐举天顺而后始以资格拘矣校尝叹后世科
举也取士资格也用人而文法也制吏治四海所由困
卷八 第 22b 页 WYG1267-0838b.png
穷也以吾季父之材能有如举为农师宽假约束使尽
地利于北方则其利民岂浅鲜哉校尝语季父曰我国
家北都燕而远漕江南粟非计也则莫若修举虞集遗
策矣曰集之策何如曰京师濒海萑苇之场也集请如
浙东捍潮法化卤地为桑田募富民使辟土能以千夫
耕者授以千户以万夫耕者授以万户功成则世袭以
官季父笑曰我多多益办耳季父娶赵氏宋宗室之后

卷八 第 23a 页 WYG1267-0838c.png
嘉靖九年校致政以九月朏还家而季父以八月十九
日前卒后十一月二十三日而兄卒呜呼痛哉是岁也
而上更定大祀礼后出北郊亲蚕罢孔子王爵
四叔祖行节魁首巨腹形短而肥少时尝一赌赙曾大
父召而戒之则叹曰人非草木过不能改是我非夫遂
终身绝赌性宽厚家人侈衣食旁窃利孔弗诃也坐是
先富而后贫则郁郁不得志而病风痹言笑常如哭声
卒弘治十五年时孝宗清明有志图治而天夺之速噫
卷八 第 23b 页 WYG1267-0838d.png
此我朝治忽大机也
外王父张叟讳泽世农家而外王母曰季姥外王父生
而朴愚自少出赘季之族人以其无闻知也百方侮之
以为笑乐有劳役则曰汝往尸之仡仡终日未尝惮烦
官府有所诛求则曰汝往应命至则受夏楚而归未尝
疾怨外王父惟一拙诚自居而季之族人久自惭负不
复施其巧知君子曰张叟年既耋耄而德如婴儿庶几
哉无怀氏之民与人人如叟刑可措也外王母贞顺慈
卷八 第 24a 页 WYG1267-0839a.png
良孝敬勤俭外婉而中慧通诗书谨礼度内外宗戚咸
尊事之下至婢妾亦乐其德来则相率欢迎去则恋恋
不忍相舍也吾母能言矣闻人谈外王父短长退而以
告外王母惊曰儿莫如是此之谓学舌故吾母于终身
于人是非耳虽得闻口不复道也吾母能食矣外王母
之王母与他儿食而不以及吾母退而以告外王母惊
曰儿莫如是此之谓争食故吾母终身甘澹薄于饮食
未尝有所拣择也嗟乎以外王父之悫与外王母之贤
卷八 第 24b 页 WYG1267-0839b.png
而善教也而所生子多不类天其萃美于吾母乎而吾
母之生也外王母之王父惊喜告人曰儿女子大有福

   诗
鼻祖道上世之事也吾家聚族庄渠尊实之为始迁祖
矣乃始祖则力田质朴有古风顾氏妣以贞德开厥先
二世祖吉甫惇行孝弟迪子孙读古人书彬彬为文献
家矣
卷八 第 25a 页 WYG1267-0839c.png
古我鼻祖始基庄渠于璞未凿于醇未漓浑浑一脉匪
且今且
繄先妣顾壮岁而嫠妪育二雏遐日奋飞向如何其逢
天百罹其究如之何百福是釐
徵君吉甫玉尔温如恋恋母慈兄弟于于和气盈门厥
庆乃馀
    鼻祖三章二章章六句一章章八句
呼天孝子情迫也高祖笃孝母病祈以身代弗得遂刲
卷八 第 25b 页 WYG1267-0839d.png
股救母弟信亦刲厥肱母食之遄愈孝诚动天也
儿呼天兮天高弗闻母氏诚死我何用生
儿呼父兮父不我应母生获延遑恤我命
    呼天二章章四句
万石长者恤民也吾苏赋于民重矣罢不能偿有司诛
求急曾祖长区赋三十馀年宁自受责不忍鞭挞一人
人亦不忍逋负之既殁如失慈母
县官召翁汝督万石汝办弗前死不偿责
卷八 第 26a 页 WYG1267-0840a.png
翁退慰民汝勤罔佚乐输奉公世忠于国
翁颦以泣汝劳实多输租已毕室中呜呜
民各前喏侬忍累翁我俭我勤我聊自充
    万石四章章四句
乌妇孝事姑也大母病风痹善饭不能自食吾母蒲伏
哺之大母益充肥吾母抱扶不胜其重遗矢则亲涤除
劳甚弗敢自爱也大母语不慧然德吾母不忘每叹曰
吾命恃汝愿天好还子孙多多孝汝
卷八 第 26b 页 WYG1267-0840b.png
老我齿齳兮我腹长鸣伛汝哺我兮死我复生
老我齿齳兮我胃长虚伛汝哺我兮我瘠而肥
人咥笑吾老儿呱呱我谓冢妇人中之乌
汝孝天知天胡然报之予叫天以祈曰有子如乌曰有
孙如乌曰孝且多
    乌四章三章章四句一章章六句
  王氏钱氏二谱附
   高墟王氏族谱序
卷八 第 27a 页 WYG1267-0840c.png
校大母王淑人出自高墟以贤德来兴吾家自信义至
于高墟数里而近逮今岁时往来犹之东西邻也高墟
之氓力耕而好酒其始户口阜殷今耗焉散矣校童子
时识其处宦游而归问其室庐皆已易主惟王氏故居
独存然多以酒病暴死校乃拊心叹曰吾苏固弹丸地
也而财赋上供居天下少半民竭力且不支矧重之以
酒祸邪其母诿曰大政使然矣大母有侄春每过余辄
醉醉则大呼曰若可为我谱以毋忘吾姑校惟王氏得
卷八 第 27b 页 WYG1267-0840d.png
姓远矣则未知姬姓之王与妫姓之王与其居于吴则
未知晋东渡者与宋南渡者与文献一无可徵所可知
者我太祖再造华夏乃洪武三年智凯占籍为民越明
年户部家给一帖纸敝尚存后之人其有兴乎文献之
可徵莫大于是矣古者治道各从其柢是故大司徒掌
人民之版土地之图我太祖令民版籍为定其政默与
古合大司徒夫家之法实寓教养其中智凯编户时少
未有室其父福三无恙年犹未艾也有司者舍父而以
卷八 第 28a 页 WYG1267-0841a.png
其子毋乃以教化为迂邪校今考论世次定以福三为
王氏始祖且劝之以孝弟力田毋荒于酒申之以孝弟
之义曰哀哀父母至尊至亲祖宗何人吾父所自生昆
弟何人吾父之所生族昆弟何人吾祖之所生吾弗敬
所尊自绝吾本根吾弗爱所亲骨肉涂之人一树千百
枝叶叶落归根
一世  二世  三世  四世  五世
六世  七世  八世  九世
卷八 第 28b 页 WYG1267-0841b.png
按帖智凯父福三母阎逮事大母徐四口之家田不能
十亩井地之法行福三当始受田至曾孙圭为馀夫生
子乃别受田圭字廷佩校儿时及见王太公长而髯伟
如也取墙里张生一子四女长女为吾大母外王父张
仲侃魁杰人也奇爱吾大母曰此女吾自主之一见吾
大父谓有福德故以归于我大母已嫁而孝不衰于父
母故施及其子孙春尝暴富有司攀为粮长几破其家
礼不下庶人小宗之法固通于民间也春为继祖之宗
卷八 第 29a 页 WYG1267-0841c.png
而其宗之者鲜昶继高祖之宗也而宗之者亦鲜古人
有言曰余寡兄弟而不忍也骨肉有几其交相爱哉
   题吴越钱氏世谱
会稽钱某氏吴越武肃王二十一世孙也视余以文僖
公所修大宗谱因流光谱而增述之者也文僖而后则
其子孙所续书然亦久废莫之修矣武肃暴贵传国且
百年唐衰而建邦宋兴而纳土大有功德于生民异于
夥涉之为王沉沉者非神明之胄讵克尔邪流光谱撰
卷八 第 29b 页 WYG1267-0841d.png
次世本起于帝轩辕氏代相承也其道千古若今日事
乃无复阙有间者棐余所能知矣而某真为武肃苗裔
于越人户知之我太祖尝锡其家以银图书曰忠孝子
孙今某宝藏惟谨天语褒嘉为龙为光逾于上世所受
玉册矣(一作何啻/九鼎大吕)某之父晖举弘治已未进士以文行
知名恒缄一箧固甚病革属其妻曰吾子克肖乃授之
勿轻也其后某长矣请于母欲观之其母贤母也曰而
谓箧中有物乎而父好施而不轻取瓶常无粟籯讵有
卷八 第 30a 页 WYG1267-0842a.png
金此必上世典籍也某固请之发箧乃流光大宗二谱
也今两浙之钱咸祖武肃相与通族然莫能通谱者多
矣某问余谱法余嘉其孝行乃告以大义人本乎祖其
初一身也分而千百其身骨肉同也古之人尊祖故敬
宗敬宗故收族联其骨肉使毋散也夫谱何为也哉所
以尊祖敬宗而大合族油然生其孝友之心也非以夸
美于人也非吾祖宗也谓吾所自出也微而冒他人之
显者是弃吾祖宗也其不孝上通于天矣非吾祖宗之
卷八 第 30b 页 WYG1267-0842b.png
子孙也谓他人显而强攀附他人亦谓吾显推而附吾
是诬吾祖宗也其不孝亦上通于天矣谱法无他信以
传信著以传著而疑以阙疑其赝者乎有削而无笔
   钱氏受姓考
钱氏受姓谓本诸彭祖帝轩辕之苗裔曰陆终世为火
正有子六人后皆为显诸侯彭祖其三也此钱氏所从
出之祖也彭祖之苗裔曰孚仕周为泉府因官为氏此
钱氏所从受姓之祖也然莫知其为彭祖何别相传在
卷八 第 31a 页 WYG1267-0842c.png
周之时而莫知在何王之世矣谱称孚亲彭祖之二十
八子盖彭祖生陶唐以前而孚生于周旷千有馀岁而
父子相继乎斯已疏矣古者官有世功则有官族泉府
士也于法不得赐氏岂自庶府登于大寮与或曰私氏
也史不云乎居官者长子孙因以为氏今库氏仓氏古
仓库吏之后也泉讹而为钱亦莫知何时钱读若剪田
器也诗云庤乃钱镈国语周景王铸大钱则其讹也久
矣后世以钱代泉而全琮之后因居南阳白水乃更其
卷八 第 31b 页 WYG1267-0842d.png
姓为泉其贸乱有如此者谓白水为泉此自汉以后语
耳古未有之也或曰篯彭祖姓也其名铿或曰篯其名
也后之人乃去竹而为钱夫篯俗书也古未之有也而
古之人乃以为姓若名乎其下俚有如此者战国有处
士丹秦有御史大夫产此钱氏之始著见于史者也产
子孙居下邳汉有广陵守让避王莽乱徙居乌程此钱
氏始迁江东之祖也其在六朝晋有青州刺史端宋有
太史令乐之然钱自得姓以来亦越至于武肃始大著
卷八 第 32a 页 WYG1267-0843a.png
所谓龙虎变化不测魁杰人者非邪
   世系
古武肃王化家为国暨于忠懿王让国以为家余谓某
不宜混之于大宗谱某曰公有命我敢不从虽然未知
此若言何谓也曰君臣礼异然则若之何曰周礼有之
当奠其世系余读太史公世表其犹有三代谱历之遗
法乎师其意可也余遂言曰大宗小宗者卿大夫之礼
也援以断国论则是未知大人世及以为礼也正统旁
卷八 第 32b 页 WYG1267-0843b.png
支者天子诸侯之礼也比而同之于有家则是使族人
得以戚戚君也虽然则又有难者某曰此若言又何谓
也曰适庶有定分吴越有国与五季相始终立子以贤
不以长其举常在于支得毋紊正统乎若为别之请问
曰贵命世治则定于立适世乱则择而举贤权以达经
者也变而不失其正国是以昌礼封君不臣诸父昆弟
封君之子不臣诸父其昆弟则臣之矣虽适长也不得
嗣为君则固臣于今君矣其视支庶均之为别子也宜
卷八 第 33a 页 WYG1267-0843c.png
各为图附丽于后俾无干国统
   大宗谱
封建灭井地裂细人无世业以活其大人乎无世禄以
养而宗嗣乃辍是故国无世臣家无礼俗王泽易竭宋
天子褒大忠懿王之烈与国同休世世官其子孙勿绝
噫斯其世禄之遗意乎余语某繇忠懿王而下世系不
可复列当为大宗谱以合族之人如领斯裳挈其法取
诸苏氏而世自为处也父子也别以著代也兄弟也合
卷八 第 33b 页 WYG1267-0843d.png
以连蒂也其曰适子某庶子某者于礼未尽惬今更之曰
继子某庶子某别子为祖大宗以继别小宗以继支孽语
在宗法中在古鲁有展氏亦越有柳下氏晋有荀氏亦越
有知氏有辅氏皆支庶兴为大夫于别之中又自为别者
也忠懿之季惟演以文章为翰林学士官至使相是为文
僖公仁宗降帝子嫔于文僖之孙景臻拜驸马都尉生也
封公死也封王于是大长公主老矣从高宗南渡赐第天
台诸若此者在礼皆当尊而为别或曰贵莫崇于王公胡
卷八 第 34a 页 WYG1267-0844a.png
以弗比古诸侯表其世系而乃下与卿大夫絜曰古今礼不
相袭宋因唐制封建祇寄空名焉耳爵则有列土田实未有
彻周礼内诸侯禄也外诸侯嗣也匪直邦君族人其将为之
服斩乎无亦主于齐衰三月是故事贵正名名必与实协
  宗法
   大宗小宗图
大宗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百世不迁
宗子统族人主始祖庙祭族人服之齐衰三月
卷八 第 34b 页 WYG1267-0844b.png
小宗祖迁于上宗易于下五世亲尽则迁
继祢之小宗统其昆弟其相为服齐衰期年
继祖之小宗统其从父昆弟其相为服大功九月
继曾祖之小宗统其从祖昆弟其相为服小功五月
继高祖之小宗统其族昆弟其相为服缌麻三月至玄
孙之子亲尽则迁
愚按古者国于天地有与立焉是故并建亲贤爰有世
臣旧族礼家所称别子者公子不敢上祢先君自我作
卷八 第 35a 页 WYG1267-0844c.png
祖别于尊也始兴者亦称别子自今起家别于旧也别
子立庙百世不迁谓之太祖其继别子者世为大宗统
治族人有君道焉为之服齐衰三月尊之如君也封建
废天下无世家矣而宗法亦因以亡合族群居势当有
所统壹古犹今也礼可义起谓宜推本始祖一人世存
墓祭放古之别子其世适放古继别之宗族人虽不敢
为服固当以所事大宗者事之乃若今制有爵延及后
嗣者自当复古大宗之法
卷八 第 35b 页 WYG1267-0844d.png
   宗谱
呜呼宋社之屋也已久矣我太祖肇立人极遗民之子
始即于奠安余谓某宋既陨姓钱亦踣氏尔后不可为
大宗谱矣然则若何曰为宗谱可也而其法则取于欧
阳氏繇高祖逮于元孙每五世则一更端也乃元孙复
为高祖以各缀其所生而禅于无穷期父子相仍兄弟
联次族之亲疏咸在也而无失其伦亲属有服者各相
迩也大宗小宗隐隐其中形分而气连末异而本同余
卷八 第 36a 页 WYG1267-0845a.png
语某闻汝之先自台而迁其处者实惟大宗君道存焉
上世铁劵犹在也我太祖大封功臣尝取以为式某今
虽不敢以庶民为君之服服之乃其祇事之礼古今一
也宜亟通谱岁恒往来若也生不相闻死不相吊恝如
行路之人矣所贵乎故家者谓其能惇孝弟也不邪谓
其能崇礼让也不邪然而弗大合族则是弗敬宗也弗
能敬宗则是弗尊祖也无祖则是无天也水倍原而流
竭木附干而扶疏尚其念哉
卷八 第 36b 页 WYG1267-0845b.png
  五服图
   上杀
父斩衰三年
母齐衰三年
祖父母齐衰期
曾祖父母齐衰三月
高祖父母齐衰三月
   下杀
卷八 第 37a 页 WYG1267-0845c.png
父为长子斩衰三年
庶子齐衰期
孙大功九月
曾孙缌麻三月
元孙缌麻三月
   旁杀
昆弟齐衰期
从父昆弟大功九月
卷八 第 37b 页 WYG1267-0845d.png
从祖昆弟小功五月
族昆弟缌麻三月
世叔父母齐衰期
从祖父母小功五月
族祖父母缌麻三月
从祖祖父母小功五月
族祖祖父母缌麻三月
族曾祖父母缌麻三月
卷八 第 38a 页 WYG1267-0846a.png
昆弟之子齐衰期
从父昆弟之子小功五月
从祖昆弟之子缌麻三月
从弟之孙小功五月
从父昆弟之孙缌麻三月
昆弟之曾孙缌麻三月
五世袒免为亲同姓
六世而亲族始竭
卷八 第 38b 页 WYG1267-0846b.png
父母至亲也故丧三年至痛极也此丧礼之大纲五服
因是以生矣父母之于子其痛同而庶子以尊加之故
降而期则以降为正服而长子三年为加隆焉耳以传
重也祖尊矣故自三年而期而孙以尊加之则为大功
适子死则适孙为祖承重三年故于适孙加隆为期也
曾高祖尊同而恩杀矣故不以大功小功服之而为之
齐衰则杀其数为三月也曾元孙缌同不可加其月数
也此皆正统之亲也昆弟一体也自吾父而推故期从
卷八 第 39a 页 WYG1267-0846c.png
父昆弟自吾祖而推故大功从祖昆弟自吾曾祖而推
故小功族昆弟自吾高祖而推故缌也世叔父自吾祖
而推当大功矣以吾父一体则加隆而为期其报服与
庶子同昆弟之子犹子也从祖父从祖祖父自吾曾祖
而推也故小功族祖父族祖祖父族曾祖父皆自吾高
祖而推也故缌而报服同以旁尊不可加之也此皆旁
亲也尊卑之体适庶之分亲疏远近之等恩义曲尽矣
   第宅志
卷八 第 39b 页 WYG1267-0846d.png
作室以传子孙古人所谓歌于斯哭于斯聚国族于斯
非邪然其兴也废也大命在天小命在人其永命存乎
积德矣志第宅以毋忘祖宗之旧陈思王角吟云起家
难难难难保家难难难难可以一咏三嘅其徙而之他
者亦附见焉虽别散分离庶几哉犹可复聚也
   丘墓志
古者成民之事陵为之终志丘墓以系孝子慈孙之思
嗟乎尔身何出祖考遗脉体魄攸藏其曷忍忘
卷八 第 40a 页 WYG1267-0847a.png
   科第表
古者乡举里选尚矣自有科举也士始轻虽则云然士
匪此则无以入仕显亲报君树功扬名胥此涂出作科
第表噫凤凰翔于千仞兮览德辉而后下自应不在此
   恩泽表
宋以忠厚礼其大夫士大夫士亦忠厚以成风钱氏与
宋一代相为始终其受天宠至渥也当时见谓忠孝子
孙作恩泽表以为世劝其受恩于异代者悉书天宠一
卷八 第 40b 页 WYG1267-0847b.png

 
 
 
 
 
 
 庄渠遗书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