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渠遗书-明-魏校卷五

卷五 第 1a 页 WYG1267-079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庄渠遗书卷五      明 魏校 撰
  说
   体仁说
天地太和元气氤氤氲氲盈满宇内四时流行春意融
融蔼蔼尤易体验盎然吾人仁底气象也人能体此意
思则胸中和气骎骎发生天地万物血脉相贯充郁之
久及其应物浑乎一团和气发见所谓丽日祥云也
卷五 第 1b 页 WYG1267-0792b.png
冬气闭藏极于严密故春生温厚之气充郁薰蒸阴崖
寒谷亦透学而弗主静何以养吾仁
涵养可以熟仁若天资和顺不足于刚毅可更于义上
用功否曰阳之收敛处便是阴仁之断制处便是义静
中一念萌动才涉自私自利便觉戾气发生自与和气
相反不能遏之于微戾气一盛和气便都消铄尽了须
重接续起来但觉才是物欲便与截断斩其根芽此便
是精义工夫也
卷五 第 2a 页 WYG1267-0793a.png
天之主宰曰帝人之王宰曰心敬只是吾心自做主宰
处今之持敬者不免添一个心来治此心却是别寻主
宰春气融融万物发生急迫何缘生物把捉太𦂳血气
亦自不得舒畅天理其能流行乎
整齐严肃莫是先制于外否曰此正是由中而出吾心
才欲检束四体便自竦然矣外既不敢妄动内亦不敢
妄思交养之道也
木必有根然后千枝万叶可从而立水必有源然后千
卷五 第 2b 页 WYG1267-0793b.png
流万派其出无穷人须存得此心有个主宰则万事可
以次第而治
古人蕴蓄深厚故发越盛大今人容易漏泄于外何由
厚积而远施学者当深玩默成气象
浑厚则开文明浇薄则开巧慧学须涵养本原
穷理所以开天聪明支离以求之是自凿破混沌也
天地浑浑一大气万物分形其间实无二体譬若百果
累累总是大树生气贯彻又如鱼在水中内外皆水也
卷五 第 3a 页 WYG1267-0793c.png
人乃自以私意间隔岂复能与天地万物合一乎
持敬易间断常如有上帝临之可乎曰上帝何时而不
鉴临奚待想像也日月照临如目斯睹风霆流行如息
相呴今吾一呼一吸未尝不与大化通也是故一念善
上帝必知之一念不善上帝必知之天命有善无恶故
善则顺天恶则逆天畏天之至者尝防未萌之恶小人
无忌惮是弗以上帝为有灵也
天地气化初极浑厚开盛则文明久之渐以浇薄盛极
卷五 第 3b 页 WYG1267-0793d.png
则有衰也圣人生衰世常欲返朴还淳以回造化故大
林放问礼之本质是从里面渐发出来文是外面发得
极盛圣人欲人常存得这些好意思在里面令深厚恳
恻有馀若只务外面好看却是作伪也
道体浩浩无穷人被气质限住罕能睹其纯全若只据
己见持养将去终是狭隘孤单难得展拓须大著心胸
广求义理尽合天下聪明为我聪明庶几规模阔大气
质不得而限量之
卷五 第 4a 页 WYG1267-0794a.png
理者气之主宰理非别有一物在气为主只就气上该
得如此处便是理之发用其所以该得如此则理之本
体然也通宇宙全体浑是一理充塞流行随气发用在
这里便该得如此在那里又该得如彼千变万化不同
人见用有许多遂疑体亦有许多不知只是一理所为
随在而异名耳本体更无馀二也
纯粹至善者理也气有弗善理亦末如之何斯乃气强
而理弱乎曰否理该得如此而不能自如此其能如此
卷五 第 4b 页 WYG1267-0794b.png
皆气为之也气能如此而不能尽如此滞于有迹运复
不齐故也
夫理冲漠无朕无者不可分裂所以一也浑沦惟一一
者不可二杂所以纯也气有形故可分愈分则愈杂美
恶分若有万不齐矣
理气合则一违则二春气氤氲盎乎其和此天地之仁
也秋气晶明肃乎其清此天地之义也何处分别是理
是气春宜温厚而弗温厚秋宜严凝而弗严凝此非理
卷五 第 5a 页 WYG1267-0794c.png
该如此乃是气过不及弗能如此孟子曰配义与道此
是理该如此而气能如此所谓合则一也孔子曰回也
其心三月不违仁心而违仁判为两物弗复合一所谓
违则二也
或问孝之根源莫是一体而分该得孝否曰此只是当
然不容已处曰岂天命自然乎曰怎得便会自然如此
天地生生只是一团好气聚处便生人具此生理各有
一团好意思在心父母吾身所由以生也故恻怛慈爱
卷五 第 5b 页 WYG1267-0794d.png
于此发得尤恳切其本在是也
万物出于五行五行一气所分也万物出于五常理一
而已何以亦分为五邪或曰理不可分木之气合此理
而为仁金之气合此理而为义因气而分也曰五常者
非他五行之理也杂气而言之无乃混而无别乎或曰
木得此理为仁金得此理为义曰然则理空虚无一物
因气旋生此五者出来或曰木之理曰仁金之理曰义
曰然则一理包此五者五行各得理之一偏请问如之
卷五 第 6a 页 WYG1267-0795a.png
何曰只是一理在木为仁在金为义或曰一理之发在
子为孝在臣为忠其分殊也五常乃未发之理其本亦
殊邪曰五行之静气亦各异故尝为之说曰理具于气
未发则五行通体而总为五常已发则五行异用而散
为万行孝出于仁忠出于义脉络固相贯也
用志不分以其全力而向于道志不恳笃工夫散漫无

礼主于敬让其心耸然如有畏退然如弗胜然后仪文
卷五 第 6b 页 WYG1267-0795b.png
斯称今之矜严好礼者但知自尊自重直行已意而已
此乃客气所使非复礼之本然矣
思虑万起万灭如之何曰此是本体不纯故发用多杂
功夫只在主一但觉思虑不齐便截之使齐立得个主
宰却于杂思虑中先除邪思虑以次除閒思虑推勘到
底直与斩绝不得放过久之本体纯然是善便自一念
不生生处皆善念矣
天地定位各止其所气交而和万物乃生男女者阴阳
卷五 第 7a 页 WYG1267-0795c.png
之大义也和气滥则为淫气徇欲忘返何以异于禽兽
之雌雄牝牡相逐哉呜呼世俗以男女之交本起于欲
其别乃圣人立此以防故闺门之隐床笫之安天命至
此每易缺陷诗首关睢其劝深矣
圣贤冲然无欲学者当自不见可欲始一念动以人欲
根勘何从而来照见众欲性中元无俱从躯壳上起秽
我灵台众欲不行天理自见
德性之知意味与闻见之知迥别识得此理涵泳默体
卷五 第 7b 页 WYG1267-0795d.png
诸已然后意味深长
抗志高明超然如鸾凤翔于天表一为富贵所缚栖栖
笼中之鸟俛首受制于人矣
朴素恬淡其近道矣乎世味渐浓人伪薰灼尽铄其天
真矣
天命有元亨利贞故人性有仁义礼智人性有仁义礼
智故人情有恻隐羞恶辞让是非纯粹至善本来如是
其有不善又从何来曰此只是出于气质性本善然不
卷五 第 8a 页 WYG1267-0796a.png
能自善其发为善皆气质之良知良能也气质能为善
而不能尽善性即太极气质是阴阳五行所为气运纯
驳不齐故气禀合下便有清浊厚薄浊则遮蔽不通薄
则承载不起便生出不善来性惟本善故除却气质不
善便纯是善性惟不能自善故变化气质以归于善然
后能充其良知良能也
人性元善当其恶时善在何处曰善自常在不灭只因
气质反了这善便生出恶善之本体不得自如若能翻
卷五 第 8b 页 WYG1267-0796b.png
转那恶依旧是善
吾性元是圣人只被气质自害学而弗至于圣却是随
气质所使志反听命于气也
或曰人生而静气未用事其性浑然至善感于物而动
气得用事故其情有善有不善曰如是则体用二原矣
性善情亦善静时性被气禀夹杂先藏了不善之根故
动时情被物欲污染不善之萌芽才发存养于静默消
其不善之根省察于动才觉不善之萌芽便与锄治积
卷五 第 9a 页 WYG1267-0796c.png
习久之本体浑然是善发用处亦粹然无恶矣
一理散为万事常存此心则全体浑然在此而又随事
精察力行之则其用灿然各有著落
虚灵主宰是之谓心其理气之妙合与气形而下莫能
自主宰理自然无为岂有灵也气之查滓滞而为形其
精英为神虚通灵爽能妙是理为主气得其统摄理亦
因是光明不蔽变化无方矣
或穷孝之节目曰俱从根源处来只如昏定晨省人子
卷五 第 9b 页 WYG1267-0796d.png
昼常侍亲而夜各就寝父母弗安置岂能自安既寝而
兴便思问候父母安否皆出于吾心至爱自不容己曰
如是只须就根本上用功曰这却是分本末作两段事
天理合如此而吾不能如此正为私意蔽隔当培根原
又就节目上穷究到根原处去其不如此者而求其当
如此者则私意不得蔽隔天理常流通矣
人各私其私天地间结成一大块私意人君完养厥德
盎然天地生物之心又求天下恺悌相与举先王仁政
卷五 第 10a 页 WYG1267-0797a.png
行之悉破群私合为天下大公
天子当常以上帝之心为心兴一善念上帝用休而庆
祥集焉兴一恶念上帝震怒而灾沴生焉感应昭昭也
昔人谓人君至尊故称天以畏之却似举一大者来嚇
人君盖未迪知帝命也
人君尊师重傅而其大臣推贤让能上下习而成风穆
乎唐虞气象
治天下须得见大规模又识其先后次第乃可以言治
卷五 第 10b 页 WYG1267-0797b.png
人君当明乾坤易简之理天下之贤才岂能人人而知
之邪君惟论一相相简大寮俾各自置其属人得举其
所知而效之于上则无遗贤所谓乾以易知也天下之
政岂能事事而亲之邪君恭己于上委任于相相分任
于百司而责其成功上好要而百事详所谓坤以简能

治天下者当以公天下为心然后能尽用天下之善人
君谦虚听纳于上博谋诸群臣以及庶民延见天下民
卷五 第 11a 页 WYG1267-0797c.png
牧命内外之官各不惮屈己以务咨访转闻于上求天
下之贤者集于朝俾之朝夕讲求天下之事灿然毕陈
然后兼总条贯画为科品次第施行
眇哉人形固与万物蠢蠢者同生也而巍乎与天地并
立良由禽兽厥心蠢塞人心虚灵能全得这道理若虚
灵者暗塞背却道理营营躯壳之私天君之尊逐物奔
放清明之都邪秽污浊填满则是天地间生出能思量
能说话能作奸伪一个巧于为恶之灵虫反不若禽兽
卷五 第 11b 页 WYG1267-0797d.png
之蠢虫矣
鸟兮弗可为凤兽兮弗可为麟异类也人与圣人同类
其形同也则其心同其心同也则其性人与圣人同也
然而有弗同者圣人无欲人有欲矣谓圣人不可学自
贼贼人者也然则马胡以弗能使为骥乎曰马之蠢其
气弗能自变也人为制其踶啮而已至灵之谓人乃亦
弗能自变化其气质邪
学以希圣为志则日用所讲明践履皆当求作圣之功
卷五 第 12a 页 WYG1267-0798a.png
常以此勘验决不至陷于训诂词章矣
   祠堂图说
祠堂之制前为同堂而分其后以为四室祭位则同享
于堂自曾祖而下皆统于尊而暂屈以顺祖考之心祠
位则各奠于室由祢而上皆得南向而有常尊以申子
孙之敬室之中其东为昭第一室又东为昭第二室其
西为穆第一室又西为穆第二室室各有小门昭穆既
定昭常为昭穆常为穆子孙亦以为序易世昭主升祔
卷五 第 12b 页 WYG1267-0798b.png
则昭迁而穆不动穆主升祔则穆迁而昭不动如高祖
而昭则居东第一室曾祖居西第一室祖居东第二室
祢居西第二室高祖而穆则居西第一室曾祖居东第
一室祖居西第二室祢居东第二室春则特祀于室夏
秋冬三时则合而享之于堂其位则统于高祖之尊正
其南向曾祖而昭则西向而居左之第一位祖居右之
第一位祢居左之第二位而西之第二位空焉曾祖而
穆则东向而居右之第一位祖居左之第二位祢居右
卷五 第 13a 页 WYG1267-0798c.png
之第二位而东之第一位空焉祠位异室故昭穆但分
左右而无所嫌祭位同堂故左右当分尊卑而有所避
祠以奉神于平日则所申之日常多祭以礼神于一时
则所屈之时常少庶几尊尊亲亲之义咸尽矣谨列数
图而各系其义于后
卷五 第 14a 页 WYG1267-0799a.png

卷五 第 15a 页 WYG1267-0799c.png
按古之庙制以中为尊故太庙居中左昭右穆以次而
列今四代之位自西而东则非以中为尊矣宗庙之制
辨其昭穆为先今既以西为上则昭穆之法皆不可行
恐于世代难辨故郑子上问以西为上之制朱子曰此
也不是古礼又曰今公私之庙皆为同堂异室以西为
上之制而无左昭右穆之分一有递迁则群室皆动而
新死者当入于其祢之故室矣此乃礼之大节与古不
同而为礼者犹执祔于祖父之文似无意义然欲遂变
卷五 第 15b 页 WYG1267-0799d.png
而祔于祢庙则又非爱礼存羊之意与其依违牵制而
均不免为失礼曷若献议于朝尽复公私之庙皆为
左昭右穆之制而一洗其谬之为快乎今谨述朱子之
意拟为二图
卷五 第 16a 页 WYG1267-0800a.png

卷五 第 17a 页 WYG1267-0800c.png
或曰祠堂既序昭穆则当以左右为分今并南向何也
曰此缘子孙之心以尊祖考也天子诸侯得祭其始祖
故以太庙居中群庙从左右之列士庶人惟祭四代而
不及始祖乃虚其中而以祖考分列左右则皆不得申
其尊矣如以高祖居中曾祖而下从左右之列则于高
祖尊矣而曾祖祢终亦未得申其尊也况高祖亲尽则
亦当迁而乃居始祖百世不祧之位其心恐亦未安则
所以尊高祖者亦未为至也又况尊尊亲亲须当两尽
卷五 第 17b 页 WYG1267-0800d.png
自谊而言之有高祖而后有曾祖有曾祖而后有祖有
祢其分固有尊卑也自恩而言之由祢以及其祖由祖
以及曾祖高祖其情不无隆杀也若惟高祖正位祖考
昭穆相向则人子终身不得以南面奉其亲矣岂能安
于心乎故因古礼而变之四代皆为南向以申子孙之
敬祖考各居室中而不相见又得以各全其尊非惟子
孙之心安而祖考之心亦安矣
卷五 第 18a 页 WYG1267-0801a.png
 
 
 
 
 
 
 
 
卷五 第 18b 页 WYG1267-0801b.png
按古者袷祭于室始祖既正东向之位则群昭皆列于
北牖下群穆皆列于南牖下虽父子相对而不以为嫌
以有始祖之尊统之也今既莫统于尊而犹四代并列
则父子祖孙相并窃惟祖考之心必大有所不安矣子
孙而以非礼礼其祖考于心岂能自安邪今放古义拟
为二图于后
卷五 第 19a 页 WYG1267-0801c.png

卷五 第 20a 页 WYG1267-0802a.png
或问四代并祭必统于高祖之尊何也曰此缘祖考之
心而义起之也自子孙观之则四代皆吾之祖考自祖
考观之则其分固有尊卑不敢僣踰其尊也故必统之
于高祖曾祖而下皆从昭穆之列然后祖考之心始安
耳然则曾祖昭则空西之第二位曾祖穆则空东之第
一位亦有所徵乎曰徵之朱子而已矣今列其图说于

卷五 第 21a 页 WYG1267-0802c.png
中庸或问四时之祫不陈毁庙之主则高祖有时而在
穆其礼未有考焉意或如此则高之上无昭而特设位
于祖之西祢之下无穆而特设位于曾之东也
   地理说
盖校葬先君子始读地理书惛惛莫知其为何说俗师
皆能眩余然因是而天下大势颇知之矣则举似堪舆
家亦莫知余为何说也而见谓诞谩易曰天与水违行
天文起于东南角宿而西北阊阖为天门昆崙发源西
卷五 第 21b 页 WYG1267-0802d.png
北乾维而东南薄大海盖相首尾矣此天地相逆以成
造化也天文亦自为逆日月五星逆天右行而成岁地
理逆则气固大逆则气大聚小逆则气小聚近取诸身
一呼一吸与天地通呼出顺也吸入逆也心之神光顺
则发见逆则收藏而其机在目矣吁玄矣哉大地之脉
咸祖昆崙而南北二络最大大河出昆崙东北墟屈而
东南至积石始入中国此天下大界水也北络发于昆
崙之阴折而东南行其背为碛北其面为中国而其馀
卷五 第 22a 页 WYG1267-0803a.png
气钟于辽碛北广漠万里龙气粗顽其性杀伐阴山横
亘千馀里固天所以限中外也控御北陲要害在此东
南气散而弱知慕礼义世为不侵不叛之臣正面向中
国者其中结为冀都其左结为燕京冀都则恒山发祖
龙脉若从天降下为平阳而大河三面环绕以绝龙气
天文北极不动而众星拱焉冀都正北南面以临天下
上应微垣此第一都会也尧舜禹由是兴焉而后世德
薄弗能都矣其地表里山河而旁多阻朝贡转输弗便
卷五 第 22b 页 WYG1267-0803b.png
也后世人主垂拱无为能如古之人乎吾恐其不能矣
俭啬无欲能如古之人乎吾恐其不能矣夏后氏以后
废而莫都冀北边狄尧舜盛德远覆北陲皆为要荒后
世讵能及也北络极于幽燕而大河至此入海与鸭绿
江会东夷为其下沙此山水一大交会也其北崇冈千
叠而其前平夷千有馀里泰山耸于南诚国家万年
之基也但河徙而南气不交固今其势且北而以害于
漕河则障之使南且国家北都燕而远漕江南粟民
卷五 第 23a 页 WYG1267-0803c.png
力易罢地则有遗利矣以漕河故多逆水性大河淮济
皆拂经是于天时地利人事无乃有未尽乎桑田之变
碣石久沦海中中国水口不固世道升降天人固相符
也南络发于昆崙之东委蛇南行其背为西戎其面为
中国而其馀气为南蛮葱岭自起为祖南起雪山其东
为江源地脉因界为二江以南仍为南络其北别为中
络与大河分为两界中络岷山为祖自蜀入陇结于初
龙则为长安四塞以为固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结于
卷五 第 23b 页 WYG1267-0803d.png
中龙则为洛阳风雨之所会阴阳之所和天地之中也
南络傅大江放于海北络傅大河放于海惟中络止于
嵩高其前平夷凡几千里而泰山特起东方张左右翼
为障以天下大势言之长安龙首穴也洛阳龙心穴也
兹其大龙之腹乎古之圣神多起于东土宋都大梁亦
在龙腹而国势弱者汴坦无备其势必宿重兵民力坐
而困矣故曰古今异宜长安洛阳大发于周而其机起
自神禹北络中络枝脚连辏壅遏大河秦川乃一水壑
卷五 第 24a 页 WYG1267-0804a.png
也鲧与水斗智则多为堤而功数败神禹凿龙门疏砥
柱河乃安流是故龙门凿而泾沣漆沮会于渭汭入河
长安始可都矣伊阙凿而伊与涧瀍会于洛汭入河洛
阳始可都矣余尝至洛阳相其形势熊耳祖龙发自终
南远则太行为后托近则嵩高为左障然终南自为长
安前朝太行亦为平阳左障嵩高虽回障洛阳而
大情自欲东出与万里平原作祖然后默识天道之公
大地相为勾连其融结非一处王气发久而歇又转之
卷五 第 24b 页 WYG1267-0804b.png
他帝王有德也而兴无德也而亡是不一姓宇宙所以
无穷也诗云天难忱斯不易维王南络大峨山为祖折
而南行东出为五岭乃折而北大尽于建康而长江至
此入海自昔以为帝王都矣虽然建国者非控天下之
上游则莫若宅中图大譬诸人身上游其首乎宅中其
腹心矣乎尾闾则不能运矣西南夷限山隔海莫能相
长雄惟宜填以恩信葱岭以东西域诸国处于大龙掖
下以恩信怀之可以断匈奴之右臂也天竺地脉发自
卷五 第 25a 页 WYG1267-0804c.png
昆崙之阳其左弱水界之不与中国同脉其人多慧而
佛生焉佛教流入中国遍于四夷凡夫尊之甚于孔子
要之不可为常经终系天地偏气自缘明王不作故其
幻说得以眩人耳余所可及知者仅此几于大言无当
矣乃若辨五星九曜以踏龙脉审官鬼曜乐以證穴情
则其术别有精微而非余所能及知也
   观海说
余与客观海问同游者所得夫何如曰胸次荡然阔矣
卷五 第 25b 页 WYG1267-0804d.png
子盍言尔所得曰余慕夫江汉以濯之欲洗心而未能
也又何得焉虽然请广子之意君子观于江河而知百
流之小也入海而得大观焉睨而望江河萦若带矣其
远难极孰穷其外其深难测孰窥其下吾将以为有涯
则不见其涯然则无涯邪心之大也无中无边混天地
以为体囿于耳目则藐乎其小不自知其大矣今吾立
于海滨望洋则茫若势若与天俱浮一色苍苍上下无
方又曷有极邪登彼岸而望之亦且若是自古足迹所
卷五 第 26a 页 WYG1267-0805a.png
不能及则信目以为固然又安知夫处下而观上不犹
是邪达人之观以神会也而遗其形彼耳目又安能拘
之邪海于天地之间其为物大矣然诚自夫天地之全
体观之则废然而忘其大也物之隐现于海巨细万类
人以其形与海絜小大乃曾不能比其巨类之一而又
何以哆然为哉言山之高者自地而观之耳天之高高
山颓然其下矣虽累万山吾犹见其卑也今夫心其大
不踰径寸而周天之体六合之内外卷之不盈分焉人
卷五 第 26b 页 WYG1267-0805b.png
缘躯壳以自私七尺之形至与蠢蠢万物者齐又安能
参诸天地邪斯可大哀也已
   参字应明说
参侄学于余余问先兄命名之意曰西方有参宿取义
于兹按天文志参明则臣忠子孝遂字之曰应明且告
之曰父子君臣人道之大者也是乃天之所命而吾所
得以为性者也为子不孝为臣不忠则为逆天之命而
自灭其性矣人失其所以为人而违禽兽不远矣是故
卷五 第 27a 页 WYG1267-0805c.png
学莫大于忠与孝大者既立而后百行从之参其勖哉
   赠宽字德裕说
某邑某名其子曰宽请于邑茂才某乞余命之字余告
之曰惟大然后能宽大则包物小则为物所包矣人知
天之宽也万物覆焉而不知天之所以宽者大故耳乾
一而大包乎地之外凡物无不囿其中人心之神其大
如天故能包万物之理也某曰大哉言乎某未之前闻
也敢问其次曰惟虚然后能宽虚则容物实则为物所
卷五 第 27b 页 WYG1267-0805d.png
容矣人知地之大也万物载焉而不知地之所以宽者
虚故耳坤二而虚容乎天之气凡物无不蓄其中人心
之体其虚如地故能容万物之理也某曰至哉言乎某
今而后闻之敢问其次曰公则大私则小宽也能无私
其身以公其心则所谓大者可渐学而能矣有主则虚
无主则实宽也能无诱于外而中有主焉则所谓虚者
可渐学而能矣盍字之以德裕乎裕者宽而有久义荀
子真积力久乃入裕之谓也某曰善哉言也蔑以加矣
卷五 第 28a 页 WYG1267-0806a.png
虽有他说弗敢复请矣遂书以赠宽
   顾婿芸字说
顾某季子芸颇自谨饬吾兄以其子妻之宾尝命其字
曰立之表叔李某来以告余曰善哉芸去苗间草也刘
章之歌曰深耕溉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锄而去之余
尝以况克己之学且告之芸矣厥后芸补弟子员进而
游太学表叔与芸偕来请卒受教余告之曰人非下愚
孰不欲为善而去恶也哉善根之弗能植锐焉惟剪恶
卷五 第 28b 页 WYG1267-0806b.png
是务灭而复生其端无穷去之弗可胜去也无亦惟是
栽吾善根培而壅之有恶则刈勿以害吾善嗟乎善恶
之不两立也久矣匪善胜恶恶即胜善人惟善根之弗
立也而恶得以固其根骄骄桀桀惟日张皇善不复茂
矣乃哓哓訾嗷人曰彼胡得为恶噫天下之能立苗者
寡矣视已之田芜秽不治乃舍而芸人之田虽曰不爱
莠而自害其苗吾弗信也表叔曰吾老于农知则莫我
若虽然吾艺吾苗于田曷尝艺莠而莠常乱吾苗吾不
卷五 第 29a 页 WYG1267-0806c.png
知彼胡然而生也曰信乎苗生有种嘉树之熟也农善
其种而藏之及春而播厥种其择之也惟精苗未薿薿
而莠茁然而长矣彼得水土之气则生岂待种乎农惰
弗力去遗种在田既其来岁且盈亩矣谓芸曰善有种
汝知之乎对曰未也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斯降
自上帝者也恶本无种汝知之乎对曰未也是生于物
欲吾性无之恶生而弗去伏藏于心遂留厥种他日遇
物则发延蔓无穷矣请问如之何曰恒存汝心善根自
卷五 第 29b 页 WYG1267-0806d.png
固恶根自消随事省察而克治焉善之萌芽畅使条达
恶之萌芽剪灭俾无馀焉毋俾之盛盛难图也表叔曰
吾不学闻子之言吾心有戚戚焉曰政惟人性皆善耳
然则人何以为恶斯易为善斯难曰人自莫肯用力耳
吾苟欲为善何善不可为苟不欲为恶何恶不可去哉
闻之天下有不可长之苗与曰无之孰谓天下有终不
可去之莠邪芸谨对曰命之矣今而后其曷敢不自力
   郑婿若曾字说
卷五 第 30a 页 WYG1267-0807a.png
郑婿若曾厥字伯鲁孔子道之宗也其徒三千传道者
颜曾氏而止耳颜也如愚曾也以鲁而聪明材艺者弗
与焉岂非用心于内邪天地气化浑厚则开文明浇薄
则开巧伪君子之学涵养本原凝定深厚然后能开天
聪明支离以求之弊弊焉役聪明以徇外是自凿破混
沌也余尝观物而有感矣方草木之勾萌郁然有塞意
久则华盛而实繁漏泄太早未有不先萎者也喟然叹
曰人之学何以异于是哉笃实者光辉浮躁者浅露若
卷五 第 30b 页 WYG1267-0807b.png
曾其默识之弃尔小慧毋分尔志勿内不足而急人知
悉断外诱葆尔真纯则曾之鲁乃可几也
   从子希明字说
从子希明加布于首请字于宾命之曰诚甫季父顾余
曰尔盍勖诸对曰唯乃告之曰而学以变气质也愚也
希至于明维天之命于穆不已诚也自诚明者圣希天
也自明诚者贤希圣也由愚而明士所以希贤也而幼
也蒙今长神识日以发矣志向于善则开圣贤知见而
卷五 第 31a 页 WYG1267-0807c.png
日进于明志弗向于善则开愚不肖知见而日沦于闇
尔尚敬之哉请益曰辨惑则明孰辨曰嗜欲之迷人也
惟食与色惑则败德丧身而能辨之勿近可欲弗以乱
尔心庶几明也已矣庶几诚也已矣
   定余氏三子字说
炰字德弘起于乃父存日虽于炰义未切而甚切于炰
之身程伯子云西铭言弘之道于乎民吾同胞也矧于
亲同胞乎诗云此令兄弟绰绰有裕不令兄弟交相为
卷五 第 31b 页 WYG1267-0807d.png
瘉传曰仁人之于弟也不藏怒焉不宿怨焉亲爱之而
已矣炰也思父母之大德忘兄弟之小怨其仁己乎炰
乎炰乎吾久不见汝而惓惓汝思汝能信受吾言否乎
焕字德中乃父己弗知之矣外舅实命之焕义未切吾
更字之曰德潜盍归请于外舅而易之焕乎焕乎岂有
不笃实于内而外辉光者乎汝当沉潜用功昔者学问
之日浅若真所谓卤莽而耕之者矣曰然若真所谓灭
裂而耘之者矣曰然汝今改是立身扬名以显父母炵
卷五 第 32a 页 WYG1267-0808a.png
七岁而孤今亦既受室矣而字未加炵本俗书于义无
所取已孤不当更名吾以义起之造化消息盈虚其道
密微吾举物理况汝火旺于夏其燄也不扬火囚于冬
其燄也反烈物禁太甚故造化乘除其间火老阳也亢
则为虐过刚也夫故曰少火生气壮火食气又曰火生
于木祸发必克炵乎炵乎字汝以德收吾愿汝之退藏
也而弗愿汝之露扬也以吾与汝通家之故汝虽未得
见吾固当知有吾其敬听长者之言毋忽
卷五 第 32b 页 WYG1267-0808b.png
   赠唐一麟
一麟既冠来谒告之曰愿尔笃志贤何人也圣何人也
希之则是又告曰愿汝强力开汝天牖塞汝人窦正道
是迪申告之曰愿汝纯德照彻暗塞尘垢荡涤深造圣

 
 
 庄渠遗书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