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斋集-明-刘璟卷下

卷下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易斋集卷下       明 刘璟 撰
  序
   紫芝山房诗序(诗附/)
可以仕可以隐圣人之事君子之当务也君子之心岂
不欲扬于王庭使仁义孚乎上膏泽被于下哉隐者盖
不得已也或其时之未至则韬光育德以俟善价所以
从容仁义必有其道似不汲汲以求售也今工部尚书
卷下 第 1b 页
郑公未遇之时居闽之建宁筑室于芝山之下因名曰
紫芝山房若终身焉他日以选举繇泮庠登进士第授
监察御史以清慎见称出佐藩阃剧务理而民赖以安
繇是知其蕴积之厚见于行事不露声色而各得其要
也曩者见公于馆嘱余为诗尝为之而不工未敢以献
也后数见公于京而匆匆不及言余将以为任大责重
萦挂思虑有不屑于此也近公以事来中都予以卧疾
弗克迎谒僚佐卢廷纲来道公意仍以索诗为言又知
卷下 第 2a 页
公之未尝一日忘其所谓紫芝山房者岂非以其旧日
道义之积源委于是见于今者乃其用也芝太平之祥
也王者德及昆虫草木则芝草生故四皓茹芝于商山
今圣天子在上公之遭遇岂四皓可与同日语哉既序
其略复系之以诗曰
闽中盛阳和隆冬若初春所以紫芝山秀气常氤氲祯
祥有馀滋生贤如甫申筑室山之中芝生郁轮囷读书
慕古道入仕非为身要将圣贤意淑此当世人一麾守
卷下 第 2b 页
雄藩已见康斯民于今赞帝工任重事愈殷况当旰食
秋忠心益劳勤艺事陈远猷黼黻昭三辰济济进殳斨
弼哉善人邻于焉归旧居猿鹤迎镳轮洋洋紫芝歌永
久镌苍珉
   送卢奉祠还天台省母序
诗不云乎有冯有翼有孝有德盖王者择臣必求孝而
有德之人置诸左右养其仁厚之心消其邪僻之志于
以感格神祗临长众庶承天休而仪表于四方也府属
卷下 第 3a 页
卢公廷纲天台人初以茂材达于天官授府奉祠莅官
供职澹于势利乐诗书而好文学顷刻不自暇故词翰
尤精粹有母居故乡年且迈欲与致就养其伯氏以道
远弗忍舍故不克遂其志每念之未尝不呜咽流涕心
神飞驰也久之王知其为人乃试以事观其设施每出
人意表内外皆贤之旦夕侍讲帏幄出入惟谨暇日与
余语恐其亲一旦有不可讳则抱终身之戚虽欲竭力
所事其如方寸乱何或不幸而涉于此虽人不我弃我
卷下 第 3b 页
则弃于人矣其若之何乃以情告于王王怜而许之使
归省其亲而复来戒车马有日矣僚友荣而祖之为歌
诗请余为序余惟人之患在于无德无德莫大于不孝
孝德备而才器称之君子哉然后达于王庭取其有
诸已者施于事则义礼具而时务谐矣夫人之于孝犹
水木之本源也丰其本则枝荣渊其源则流滋人笃于
孝则立身修交友信居家理为邦治上而君王下而百
执事暨于民庶舍是则无以为人故圣明之主虽内行
卷下 第 4a 页
无歉乃不自满假必求孝德之人以为辅翼交修不怠
治于已者愈严则化于人者愈广孝道孚而天下平矣
若廷纲之才美笃志孝慈于此行见之今以荣归故乡
登堂拜母亲友毕集锦衣昼里为人子若此又何拘拘
膝下而为孝耶廷纲勉之事亲如曾子作人如周公古
人以为可耳不其难乎愿无足其所已能致力于内而
不务于外犹长日加益而人不觉其所以然者异日冯
翼之功著于邦家孝德之歌被于弦诵则吾不觖所望
卷下 第 4b 页
而为知言矣
   送郑子英知龙泉县考满复任序
汉民之歌曰载其清静民以宁一予尝欲于时辈中求
识此议者与讲明之未得其人也吾栝有属邑曰龙泉
世传以为欧冶铸剑之所因以得名其山川秀丽人多
智能治得其道则易不得其道则难虽然岂其一邑独
然哉为其邑以最全者虽不乏人以殿黜者亦夥常询
其故而方之犹登太行驶巫峡车坚马强舟楫完固者
卷下 第 5a 页
则若履康庄泛安流也利剑之遇盘错人才之理难事
亦繇是也曩余因告归展省其邑人有过我者曰吾邑
之尹曰郑子英甫河南鄢陵人也莅政已二载许常以
廉静奉身以简当驭事期会集而公务理吏不能有所
扰他无所作为而民得息肩讼庭省哗聒如牛马走辈
皆沛然遂其乐生之心其圣天子之德与抑亦尹之能
与应之曰天子之德实然尹盖深知圣意能奉宣而得
其道之要者也客去吾固愿见尹而不可得今至京师
卷下 第 5b 页
尹上计考于天官称职复任谒告归故里省二亲与会
于叶廷镇之寓轩观其仪止敦厚因问之曰尹以何事
治民而得誉若是乃逊词无所答固问之对曰民本无
事仆安得有事焉余益有感于衷乃作而言曰善夫无
事之能安民也是知理者必以无事为主则欲不见而
心不妄动简以驭繁诚以服人斯其物也使有民社者
皆如是民其有不安者乎汉民之歌信不诬矣夫兴礼
乐致雍熙亦必自清静无事始惜乎汉之不能弘阐之
卷下 第 6a 页
于前也尹尚加懋之哉使一邑为众邑式以副圣天子
视民如伤之盛心愿莫大焉坐皆称善廷镇暨某等遂
请次其言以为尹赠且为他日考绩崇秩之张本也
   送罗公任归省序
丈夫处世不仕无义仕而岂能人人遭际奇遇如虞卿
范雎之于秦赵公孙弘朱买臣马周辈之于汉唐者哉
故必积功累年勤劳久远以渐而升者乃常事也或时
之未至则屈于抱关委吏者往往有之然有志之士恒
卷下 第 6b 页
修其在我不以崇卑贫富易吾操也罗公任氏世为江
西南昌人力家事馀暇读圣贤书事父母尽爱敬因其
家有园池之乐凡故人亲友必极力招致以娱悦之使
父母不觉其劳如古人所云者与其兄居友于尤笃家
道睦于内诚信著于外其州里朋友者无异辞繇生员
赴京师以其聪明见知天官留试簿书于是修已愈益
慎奉公愈益勤历三年无滞事考功以最称视其才固
绰然有馀也行将超擢矣乃葸然念其亲之在故乡定
卷下 第 7a 页
省疏旷泣而请于所司意以为奉亲之日有限报国之
心无穷也得告以归戒舟楫有期矣僚友诸彦咸惜其
别为咏歌篇章道情思进箴益以壮其行余同邑叶廷
镇氏以相从之久为礼义交尤稔来请余序其端余惟
仕则慕君既仕矣而能慕父母者古人所难况当进超
名利之际乎惟其中有所守故不以造次变迁必尽夫
天理人情之至者而不苟焉耳公任年方将学日广意
其他日所成就不止于此盖求忠臣于孝子之门者古
卷下 第 7b 页
今之通谊也尚其勖哉
   竹隐集序
隐以竹名取其节也虚中修干柔枝翠叶历霜雪而不
悴竟岁寒而晚凋与松柏同其操非有节能如是乎炎
蒸郁隆温风如烘入竹而清且凉如善之化不善忘其
初之谓狂节之时用大矣哉士有饥不得而食寒不得
而衣蒲轮束帛舆马隘闾巷节使趋门庭衒之以千金
之赐怀之以通侯之印宁死而不为屈壮哉节乎隐者
卷下 第 8a 页
慕之推而达之见用于朝廷安人济众托孤寄远临危
制变惟义所通而不可夺出处虽殊其为节一也士君
子立身行道不见知于人而不求人之知閒居独善乃
取则于物之无情可以寓吾理者而不于人乎取之抑
为轻世欤非欤抑有得于心之适欤抑可比德而尚友
之欤徐生仲成结屋于鹤山之巅树竹环四围诵诗读
书于其中以淑其身而不求人之知盖尚友于节也又
以平日所得于心之适者形诸咏歌名曰竹隐集故为
卷下 第 8b 页
之序以勖其志生其勉之
   延庆堂后序
君子之长国家者必周于天人之理积善垂训致其福
于后昆也人之智愚不同而欲其子孙福胙祭祀不辍
则同也君子知其然故立身也正事君也忠养民也惠
使民也义不为衒耀表暴致饰于外必恭谨省察积集
于内不独善其身必著其嘉言善行以为后进法善裕
而福延于子孙则谓之馀庆庆者贺也故君子积善而
卷下 第 9a 页
受福人心悦之而以为贺知人心之同于善也君子必
因心之善以合乎天之理故天锡之福而人悦之所谓
同于天人者也君子长国家者务此道也小人反是故
君子积善垂训可继者巳也后人能嗣守不辍者天也
君子之子孙象贤而受福者庆也人之心以为善也喜
其善之及人可以为贺也小人或得福幸也幸难继也
人之心不以为善也莫可为法以及人奚可贺也君子
必积善而受之以正合乎天理人心之所同是以泽流
卷下 第 9b 页
子孙可以为法可继而久也岂不可贺也耶予读前春
坊汪先生延庆堂记及其命名之意知积善馀庆之验
也徽之绩溪汪氏自唐越国公讳华者始盛至宋讳某
者仕为御史大夫累代文物相承积善力行本支甚繁
衍也今几世孙彦忠又孜孜于善求言讲学慎择之不
怠富而好德居乡里处宗族以善自安必将永于后也
春坊之名其堂也实称其文意敦雅惓惓于善而归于
诚服其言盖所以延庆之物也辽府殿下赐诗以美之
卷下 第 10a 页
趣尚深远期以永久未易以片言幅纸颂而尽也若夫
汪氏自越国而下为世凡几十为年凡几百累世为善
出处之迹必有版载惜乎余不得而详睹也纪善程某
过余求言以广其意让不克乃为序于后而系之以诗

积善成名其庆绳绳君子之孙厥德有馨富而能谦惟
善是承古训是称格言是徵允矣春坊博哉其言事物
之理孰为善先洵美仁王乐善推善与人为善己实有
卷下 第 10b 页
焉汪氏之孙越国之裔学问进修用永厥世择善思诚
春坊之训受而实之天人斯顺仁王之诗诗礼昭昭拜
嘉服膺延庆遥遥奕奕龙山迢迢黟溪君子之孙忠孝
是跻仁以为家义以为蹊积止不息仰止以齐肃肃君
子邦家之干秩秩大猷斯屏斯翰勖是后昆善以为冠
善以为庆于赫有灿
  传
   狂夫传
卷下 第 11a 页
狂夫者不知何许人也性不羁好读书放浪山水与好
事者纵饮忘形大言造玄奥虽有识之士亦不能窥其
浅深常时与人交则谆谆见诚实言行相顾能阴阳地
理之术其取用与时辈不同验于休咎昭昭在人耳目
间岂所谓狂者与他日从予游有执易以问者曰先生
善易者也因发卷得艮卦曰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
不见其人先生以为何如乃率为之言皆不蹈常袭故
而洞契不言之妙或以为神授先生遂直以此自任人
卷下 第 11b 页
皆谓之狂夫乃怡然受之曰此固善名我者也乃益肆
其狂常坦腹跳叫曰古之狂也直吾岂愧于古人耶兑
合不以谈希言顺鸿濛耳目口三宝固塞勿发通是岂
知道者哉吾固发之夫天地鬼神之秘不可得而言亦
不可不言也使皆不言则小子何述焉人有就之者辄
避去不交语或不意扣之则又极言无隐虽皆知其为
有道之士然卒莫能得其要领因以狂夫著其名或言
狂夫天台人姓王氏浪迹瓯栝间狂夫不为人言竟不
卷下 第 12a 页
知其果然否也
赞曰楚接舆之流尚矣如狂夫者其遗世绝俗而为之
者与
   乐缓斋记
世之缓者非一途人皆目之以迂众人非之而不易其
所操者其自得者与其见利不惑者与客有好古博雅
褒衣峨冠趋中律吕言法典谟非乐不作非礼不居射
利后时屡空晏如人皆以为不足而巳独谓之有馀常
卷下 第 12b 页
据缓而自乐揭斋颜而特书诚不能疾行而争先甘后
尘以徐徐以安处而忘势以缓步而当车他日豢龙先
生连轩结驷驺从繁夥过其门而式焉客方昼寝闻先
生至起而求衣乃袜乃屦乃绅乃冠舒舒出而见焉豢
龙氏之从者愠而言曰夫子游海内历国都上者君王
次卿大夫未尝不折节拥书执羁先驱诚尊夫子之德
义甘至道之隽腴今彼何人独处穷庐谋不足以经国
智不足以耀躯而夫子乃徘徊按节若有求于彼者何
卷下 第 13a 页
欤蒙窃惑焉豢龙先生拂袖而笑曰若所谓宝珠玉之
润泽而不知菽粟之可以充饥而引龄也若徒见吾之
荣荣晔晔岂能絜其百得而不足以偿一失哉若客之
道所谓日月计之不足岁月延之有馀岂若之所及也
耶客姓钱氏字尹仁以乐缓名者其斋居也为之记者
谷府长史刘仲璟也
   蒙泉生记
山下出泉静而清人性之理其犹是乎钱生贵善自名
卷下 第 13b 页
曰蒙泉生予讯之曰蒙以养正圣功也今子名是其亦
有志于圣学乎生曰走也有志先生悉之乎否也予曰
子既名其名而不悉其义徒为园之檀乎其将以观美
而炫外乎生曰走侍公非一日非信宿矣窃慕高谊故
惓惓以请益也走蒙也蒙蔽昧不通之象也夫易之蒙
山下出泉泉为山所蒙而不能自达犹人为欲所蔽而
不能自克圣人导之以道用刑人脱桎梏而底诸道焉
功用大矣哉予闻生之言知其有所发也危坐不应生
卷下 第 14a 页
亦颖悟遂拱手再拜徐趋而出过石头城下登江东之
桥纵目极览观波涛浩瀚之势恍然而返曰泉之所出
岂山能蒙之哉仆受教多矣予嘉其志遂为书之
   玩雪轩记
人以血气食色之躯不能无情繇是而玩好嗜欲不能
绝亦其宜也昧者纵欲贪饫侈靡放逸惟情之殉而不
知止乃有以其所欲丧其所以欲者不思甚也惟君子
为能约之故取寄于清淡无情之物以为玩好久则情
卷下 第 14b 页
与习一私欲消而天理纯矣孔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
水后之君子有以爱莲爱菊爱梅或取夫山川草木日
月风云之所感遇得其萧散高致忘宠辱去系吝者于
以寓言玩好亦将冀其与居之久而吾之情与彼同也
夫会稽张生康名其居之轩曰玩雪求予记之余闻物
之清爽洁白者莫如雪温气迫于寒而不能散为寒所
凝而为雪故雪之时初温而后极寒人之玩之未尝不
毛发森竦肃然无亵狎意其似乎君子之廉介俨恪可
卷下 第 15a 页
交而不渎者与宜生之深玩而得其意也或曰雪之物
严冱栗烈当隆冬之时隘川塞途使人不得和颜色而
居处昔人冰山之谕以为知言岂君子之类也夫予应
之曰天地顺运四时行焉寒暑节至故和气应而品物
成寒雪之不可无于冬犹暑雨之不可无于夏也且赋
诗断章采葑菲者不遗下体吾取其清洁肃爽而己又
尝观夫至日闭关商旅不行朔风起寒彤云蔽空于是
乎霰雪交零不终朝而宇宙一色光耀莹洁王公大人
卷下 第 15b 页
与士君子之处温室广厦者重裘毳幕爇椒炽兽荐肥
酌美烹茶赋诗岂不丽且清哉其亦有念于蓬庐鹑褐
之士与征戍转输之人乎张氏父子皆乐善博爱吾恐
其于玩雪之际此念一惊于心耳得不挠其兴耶姑又
附于孟氏雪宫之末论云张氏以忠贞文学为越世家
先辈及今名达士谱载甚详悉兹不述特记玩雪之一
事耳生善画梅华深得饭牛翁家法梅之花与雪同一
时其取类皆清洁者也
卷下 第 16a 页
   愿学斋记
传曰不学将落言人学当及时不可游衍同其迟暮而
落也愿学乃公西赤对夫子之语盖谦退不敢遽为己
任者夫子之诲人曰敏而好学学所以求仁也又曰当
仁不让于师尝以冉求退又励之曰今汝画皆尽言学
之不可后于人也若是本府纪善会稽张宜中名其从
孙鍊读书之斋曰愿学或曰将勉之为学乃先为谦退
以抑其心无乃怠乎宜中喟然叹曰行或同辙而异途
卷下 第 16b 页
言或同文而异义吾岂不见夫所谓学士大夫之徒者
与大言广论则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高尚其志固将
驱驾前哲而凌躐当时者矣然考其践履真实成就果
何如哉吾姑逊其志使就于学非使固执谦退以怠也
语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使夫志愿于是岂不可哉余
善其言益嘉其能训子弟之得其宜也尝读周书至于
世禄之家鲜克由礼以荡凌德实悖天道盖抚卷而三
叹伤教道不幸也世禄王者眷念前人忠勋恤其后嗣
卷下 第 17a 页
资之以稽古崇德而象贤者也至于愚騃不肖之续将
以丹书铁劵阀阅门第如天置地设之不可移者幼则
骄惰长则放肆伤败礼法以至悖于天道而不可救岂
其生之不幸欤其法家拂士父兄之非其人欤抑其居
之使然狃于富贵骄淫之习而教不能入欤三者一居
于此则沦胥亡矣是以乔木少而故家者难得也今观
张氏以守臣死事之家世禄前代居于越者仅八百年
本支繁衍文行名达之士不乏于时吾今所与游者宜
卷下 第 17b 页
中与其二子及从孙为世者三辈皆儒雅周慎迹其往
之膴仕可推而知后之来者固可踵而继也其故何哉
良由长者能教幼者服膺以听相延为习者也嗟夫世
道靡弊子弟之不听于父兄也久矣若宜中之能以逊
让之训挫夫少年英锐躐进之气为子弟若鍊者拳拳
于长者之教必克繇礼而不至于荡也所愿学者莫切
于是诗曰此令兄弟绰绰有裕家道之绵长也宜哉又
将可为后进法
卷下 第 18a 页
   颐斋记
颐之象曰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知天地生
物必有所养也而天地为大圣人之理万民亦必有所
养也而养贤为大养之得贤则心腹耳目股肱皆良于
以建皇极立纲常明礼教仁义行而恩泽洽使民得其
养而安且久也大哉养乎天地之设施圣贤之教育民
物之丰植无非雨露之所滋益而庶汇赖以成者也然
则圣贤之所自养以其大者亦必以其道乎曰诚其心
卷下 第 18b 页
一其志寝兴无怠食息必谨敬义立而神明存焉善恶
辨而职事理焉孟子曰养其大者为大人传曰能者养
之以福此之谓也王均辅氏筑室鹤溪之北环以群山
带以流水缭以周墙荫以松竹读书乐道于其中夫所
谓与物无恙与人无争而卒以全身远害者必养之得
其正守之得其道行之得其宜也均辅之伯父名谦字
益友从永嘉郑如心先生学轩岐书得承制配合之术
尤精彻或群其药物或集其温良以平时气以扶天和
卷下 第 19a 页
为人愈疾患与平居所以致无疾者节宣适中疾徐合
宜虽以数月获安为功亦不踰时濡滞以混厥标本也
与人交游无少长贵贱皆接之以诚实临利害处危难
未尝便已以陷人人以是益亲之享年九十有一常康
健若少壮者比终惺惺然不改常度交游邻里之人皆
若丧其亲爱又以知其平日养己养人各得其道也均
辅能世其业尤为乡里所推择与其子侄若孙同居以
手指计者凡二百许雍穆如一日里之居百馀家父子
卷下 第 19b 页
相继自本朝以来四十馀年未尝有间言其所与游者
又皆以礼义相敬爱不以炎凉气燄为疏数也先君诚
意伯常善益友先生之医而嘉其有守有礼貌焉尝谓
之曰处心平善以居乡里宜其康宁而寿也先兄参政
府君暨余与均辅交游甚善尝过其居览山水之秀笑
谈徜徉于其间察其人敦厚周慎安于义命又深得夫
养生之道与所以推巳及人者因名之曰颐斋石楼黄
先生已为之记矣今予以疾蒙恩归于故园均辅复请
卷下 第 20a 页
余志之因述其详且欲请其养之之道以起予之沉疴

   双溪渔者记
客有居于栝之云阳东阜以双溪渔者自名暇日则持
竿揭丝钓于涧阿歌曰溪之水兮悠悠鼋鼍不惊兮蛟
龙不游逝者如斯夫孰为汝留聊舒情兮优游芳饵兮
垂钩鱼不食兮非吾求与其负重任而颠沛兮宁踽踽
凉凉而无忧或问之曰子居非双溪而以其名得非慕
卷下 第 20b 页
沈仆射为人乎客曰吾不忘吾宗耳又曰子非以渔为
利者而以渔名得非时之不足子所乎客遂掩耳而走
他日有以其事语余者余甚异之访而得其人焉沈其
姓㻑其名廷蕴其字也善一行禅师琴堂星命之术为
人䆒灾福所以趋吉避凶者言率多验其迹虽脱略而
行止尤谨厚其所蕴藉固未止于此因记所闻见如是
者并志岁月云
   全生堂记
卷下 第 21a 页
今年秋余卧疾中都医士郭原奉王命来视服其药旬
日而愈医能顺时气为理亦善矣暇日以其家乘及行
状示余盖上世仕宋居官莅政皆有功于时挂簪组者
凡三人始居天台后迁于杭原居杭又五世以仕门子
孙业医名其堂曰全生赵公仲穆为之书扁其名通于
士大夫间德可知矣医以全人之生为心其仁者之徒
与或曰有生必有死医焉能全之其诳也耶应之曰生
之尽其寿而死是谓天理之常虽天莫能全之况于人
卷下 第 21b 页
乎其札瘥暴横药之则生不药则死以其药之而生名
曰全生亦不谬也风寒暑湿之中于人或客忤昏眩颠
仆暴绝应与剂而起者有矣尸厥亡阳施砭熨而复者
有矣出入起居时气克害羸形伐性虚损劳弊药石可
以理之妇人血气孩婴疳疹或失其经或疮或积药石
可以痊之凡病之危笃而天期未尽者皆可以药石延
之使逮当尽之期是全之以致于此时也夫自其期之
尽者观之以为不全虽天地非全物也自其未尽之中
卷下 第 22a 页
或能引而延其岁月姑谓之全亦可也功业成器者莫
不如是非知道者孰能识之原之为人安详淑愿今以
医道参侍王门众称勤谨暇日发其所学以全人之生
而札瘥暴横赖不僵殒者亦多矣会稽张宜中氏复以
籀古全仁二字贻之与人为善之心也吾闻仁者好生
而原能全之固有先得其心与同然者也吾王甚好仁
又喜原之得所依归将见其所全之生日广而仁不可
胜用也其名声又昭著于永久也是为记
卷下 第 22b 页
   榕湖轩记
榕树生闽广间叶阴浓而来高风南方之宜木也其近
水者尤茂张彦通氏名其读书之室曰榕湖轩求记于
余按湖在闽之三山郡侯官县三沙乡西南连大江通
潮汐泛舟江之浒则有白沙驿玉溪亭在焉鸡舆五峙
双桂三峰峙其东北居是轩者揽山水之佳致蒐经籍
之刍豢存心养性将以探造化之秘赜蹑圣贤之高踪
又岂直轻富贵忘利达而已哉彦通之言曰吾之居是
卷下 第 23a 页
轩也安吾身俨如也存吾心一如也读吾书以求纲常
之实行不务誇靡以矫揉也游目于山川平旦之气得
其助者为多而榕之荫吾轩冬无严风夏无歊郁湖之
波光荡漾涵映日月有自然之趣难以名状因名曰榕
湖轩予谢之曰子之言善矣无以加矣抑颂子而勉焉
可乎人之为轩馆者以玩赏而读书者以文词子之轩
乃知安心而存心读书而务实览山川之秀而挹其平
旦之清所以拔于流俗者亦多矣然而诗曰靡不有初
卷下 第 23b 页
鲜克有终尚期终之无怠敬之无失使榕湖之佳致与
吾心同为融化不其美乎因不辞而书之
   恒睦堂记
栝有世家曰项氏居龙泉县之安仁乡自唐以来奕世
相继若千年矣至讳(阙/)字子永号恕翁者又以读书德
行为族白眉常名其堂曰恒睦所以崇友于厚骨肉示
悠久而不废者也因广其义以伏腊之馀贮谷若干石
以周邻里之急岁敛其出之数而不取其息负不偿者
卷下 第 24a 页
因以俾之来岁不复贷如此者数十年里人皆便之恕
翁之孙佐介余同邑叶廷镇来求记其事予时适读窦
禹钧传乃慨然叹曰姬周以降民失井田能自振无缺
者几何况能推其羡以恤人之不足者乎其轻财任侠
为豪举者又非君子之道也若项氏以儒起家而跻膴
仕或以儒而医能存心于爱物观其宗族谱系可见及
其名堂之意将俾子孙肃雍永睦悠久不怠可谓有物
有则者矣佐字祐民为人警敏而能让又能阐承祖志
卷下 第 24b 页
知必能大其后也诗曰子子孙孙勿替引之其必繇礼
义之途而加懋也
   恬澹轩记
距栝城东南十五里所倚好溪之南有胜地曰少微真
境有宫殿楼阁以祠礼元始祖气昊天上帝神仙百神
有轩馆室庐以居黄冠之士颜曰紫虚观因山水秀洁
饰以金碧形势壮丽光耀交辉造其境者莫不翩然有
凭虚御风之想也前人盖多记之昔章思廉徐泰定为
卷下 第 25a 页
道士时能致钟吕与之同游竟以仙去其地之灵胜而
人得以为助者从可知焉予少侍先君子游其所交当时
羽士之众殆百许人少长秩秩皆潇洒绝尘理初陈君
年二十馀善小楷书习道业甚勤不接世俗事尤为先
君所称赏曰此子世味淡薄其从吾与赤松子游者也
遂与俱入山徜徉林壑者久之理初为人和易庄重渊
嘿平居淡然践履真实而不泥于物即其所居在金阙
寥阳宝殿之东南隅名曰恬淡轩盖深得老氏冲漠恬
卷下 第 25b 页
淡之旨故行之专而守之一也火候之暇则鼓琴浩歌
太虚旷朗之中观造化之运与日月之行若野马经目
况于高轩广厦珍羞美服与夫世人之所趋慕而以为
得志者之为哉昔人所谓以道事天地天地犹一物也
他可乐见非道在我者安能得其审耶余闻河上公善
老氏学其徒盖公以清净之道淑诸萧曹汉文帝恬淡
寡欲几致刑措民受其赐凡数百年犹水火饥渴之得
饮食而济之以温凉不其大哉商周以后治道之所推
卷下 第 26a 页
让者也他日以语理初曰子今逍遥物外真忘世者或
可以其恬淡之要指归当路使为斯民息肩何长往而
不顾也耶理初乃拂桐整丝鼓梅花之操而继之以离
骚适微风度于竹之虚隐隐然若有和之遂相视忘言
而出余后驰驱沙漠今以疾告归理初乃泛槎携琴以
过余之易斋其神彩清伟踰于少壮而旷世之度若鸿
轩凤翥于烟霞之表嗟夫俯仰畴昔三十馀年人事变
迁不可胜叹而有道之士乃若是神仙果可学耶吾将
卷下 第 26b 页
从理初与太初而为邻乎
  书
   拟代苏子卿答李少卿书
少卿足下无恙幸甚相去万里远寄音声辞旨缱绻意
气哀切何者所出同而所处异也辱书以远托异国悲
心无聊夫风沙朔漠之场秋草蚤衰寒冰惨烈居人犹
或厌苦况以国士慷慨羁客遐方屈身穹庐杂处异类
又安得不戚戚伤心也哉武初见执时分以肉喂虎狼
卷下 第 27a 页
膏染草野以报汉恩盖夷齐抱义豫让报仇苟尽我心
岂图后录不意单于怀汉威灵卒得脱艰难复故国独
拜茂陵于武初计诚已万幸谁复望爵赏哉少卿提雄
师震威武以寡击众摧挫强虏其欲报恩于汉心岂殊
途然而功烈奋扬武诚不足希其万一何乃临变差跌
卒实吏议上累老母下及妻子使明主为少卿含愤交
游为少卿失足武诚悬悬觖望也武闻事君如天恩不
敢忘怨不敢报故崇伯被殛神禹嗣兴冀芮受诛成子
卷下 第 27b 页
安晋圣人不以为非春秋著之通义所以伍胥未免君
子之讥而斗辛显赏于楚也先将军事先帝意少卿承
恩陛对时讵尝念此今日曾可追怨耶萧樊周魏邂逅
一时万世之后是非自定耳昔荆卿沉七族以谢燕丹
之义要离焚妻子而复吴王之仇是以义昭于国士而
名著于竹帛人谁不死死且不朽少卿初心有意曹沬
之事矣岂不殉要离之义哉夫以少卿才武慷慨当今
之时翻然改图则古人复见于斯先将军坟墓光辉增
卷下 第 28a 页
耀老母被戮之日犹生之年妻子之耻雪交游之言信
汉朝之君臣顾反躬自惭少卿之义伸矣万世以下无
复遗论况一时刀笔吏哉若长往不返鬼于异域使先
人坟墓为叛逆之土陇西桑梓为降人之里汉方有辞
少卿永愧矣惓惓远怀不惮往复惟少卿念之大将军
诸故人意与此同永诀未期伫伺高谊
   示侄仕祈书
汝今学道此心甚良然以未得要领先除好高好胜心
卷下 第 28b 页
次屏息诸缘母泛谭强辨请略陈愚陋以为何如大概
善不繇外来穷理尽性与释老家言心言性皆繇人性
本源虚灵清净故皆可学而至所谓求则得之舍则失
之若使本无从何求之释老空无之旨谓无形迹言外
之意不言之妙非实洞彻安可妄施初入门也须见如
何为空如何为无执之泥之都不是有情下种因地果
生岂无来历大忌念头错则殊途殊归自生支节融会
不过误甚矣怕落空怕著相识者详之若儒者之学则
卷下 第 29a 页
自人伦日用中踏实地行将去须先明诸心知所往虚
灵不昧能格物致知物理既明故好恶是非虚实诚伪
莫逃其前能尽三纲五常之道子思称知仁勇知则能
辩是非识事理格致之谓也仁则推已及物无所偏倚
诚正修必仁能守之推而齐治平不外乎此必勇足以
行则知不徒知仁不徒守至诚无息止于至善妙用之
至于无声无臭不能赞一词矣至易而行难无难在果
确勇之谓也古人谓三教将无同名言也以吾观之子
卷下 第 29b 页
思称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老子言清静虚六祖言菩
提自性本自清静又安可谓不同也若于作用施为处
混而观之只头面巳不同了何况人伦日用之迹也耶
盖三教并立者繇其知性之本源皆导人为善若诸子
百家多有不识性者故难与议道参也竟以鲁得之在
汝而巳吾故悬悬且中之境界极难识光风霁月尚犹
髣髴故知不在言不知复何言哉到此处所谓本清净
者果何物耶此行俱安好适春光浩荡风日清丽足使
卷下 第 30a 页
尘虑释然但一游一咏皆皇上仁育之至恩也日月如
驰报效无绩又增惭愧耳汝等在乡里自宜谨慎避凶
趋吉之道固宜尽心也屈子言无滑而魂兮彼将自然
一气孔神兮于中夜存晦翁乃谓虽广成长生要诀不
能外是盖与夜气之意合伊川又言常惺惺释氏言定
慧又言不被十二时使却使得十二时动如何是使得
十二时请问善知识三月廿七日书
   又示仕祈侄
卷下 第 30b 页
人来得书知汝作画且通禅甚慰远望禅者蝉也如虫
脱污浊之中自致于千章之未呼吸风露世人迹其高
远可望而不可及也若乃厌清淡而不居则将贻笑于
蝼蚁矣吾亦观自古得道之士于君臣父子大伦大节
未尝有欠其明心见性定觉工夫皆是打透死关亦非
徒嘐嘐然曰古人而行不掩焉者大抵三教虽不同儒
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释曰戒定慧道曰清净皆是著
实工夫方可深造岂泛泛习于陈言乃曰我能此我已
卷下 第 31a 页
觉悟此到临些子利害便至母取箕帚即生谇语何况
生死岸头灼然劄定眼光无迷无悟使六情不作哉若
欲攻儒先尽人事便可达天理达天理则性命道德吾
分内也若欲攻释先去贪嗔则入地光明自然路头不
错若欲攻道则去执著声色有无不能沉迷渐入真道
若以人生于天地间有三纲五常自然之道莫切近于
儒辞章不与焉释老之道泛然高远疏于人事所谓宋
徵于人薛徵于鬼是也若明识之士必能洞然要之三
卷下 第 31b 页
教非卓然不屈于物欲难以语道相去远故叨怛葛藤
必为具眼者所嗤笑若见均彰叶先生尝论之必能发
我不及便风更伺报不赘
  铭箴
   直内斋铭(为卢奉祠作/)
内以直外以方齐肃端庄夙夜乎周防敬胜日昌如时
雨之霶玉佩琼琚明德孔光君子作箴用昭弗忘
   集义堂铭(有记/)
卷下 第 32a 页
 此铭二十年前所作因为记以表之昔蘧伯玉行年
 六十而六十化吾比于昔仅多文辞耳勉至于化将
 何时乎姑识岁月云时建文庚辰孟秋之十日书于
 吴江舟中
义欲集集则气充而神明存焉不欲袭袭则馁而昏矣
君子主善以为学而弗怠也善积于躬而弗离也勿以
私欲间也礼以节之乐以和之诗书以广之君子之谓
义也无往而弗集也饥食渴饮适吾养也夏葛冬裘顺
卷下 第 32b 页
时气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法天
常也万事万变非义弗为也非义弗繇也非义弗安也
万钟千驷不骄也箪瓢陋巷不忧也白刃不挠也死生
不乱也湛然而中也应于物而用也皆义也道心明而
天理全必集之正而存之一也吾以铭吾堂所以励吾
行期无忝于先人也在后之人温恭朝夕维善之积式
昭古昔以引以绎以无馁夫义以裕斯道于无极也耶
尚慰吾先人也耶因旧铭而记之铭曰
卷下 第 33a 页
有其名而无其实惟予之恤知言养气义以为质集义
伊何笃恭孝弟克勤弗堕圣贤是至戒之慎之以永无

   敬斋箴(为李至刚赋/)
庄其容一其心俨乎其有临勿显之钦而昧以淫维予
之箴勉焉无息确乎物之莫侵祈祈愔愔如玉如金肃
恭神人式昭德音允矣君子福禄攸任
  颂赞
卷下 第 33b 页
   智者寺白描罗汉颂
释典大阿罗汉十六尊者受记佛祖以了末世众生之
所未了故常住不坏其示现神通乃惊俗馀事未可深
议也因为颂云大教从来不具文刹那万劫等浮尘灵
光一点无瑕滓静寂神通总是真
   徐伯祥像赞
体之充气之雄确乎其有容将以公为遇于时也则未
尝挂簪组乘高驾驷以展其才器以为不遇也则放浪
卷下 第 34a 页
山水徜徉诗酒不苟售以希合有高士之风岂非不谐
于人而谐于天者耶
   王伯永先生像赞(伯永号懒云/)
不营时俗之利故名之曰懒有潇洒绝尘之趋故名之
曰云绍见山之易学实洞贯乎天人载瞻遗像山岳嶙
峋仁者之徒肃诸缙绅
   敬赞先考诚意伯像
虬髯电目探天根兮斡地轴扶龙兴云四方已肃以生
卷下 第 34b 页
民休戚为忧喜以天地晦明为荣辱武功既成而文治
未尽其用者盖天也耶抑人也耶
  续搜杂著
   跋富氏族谱
余尝读宋元老大人事迹见苏文忠公所制韩国富公
碑铭乃古所谓以道事君者欤韩公之言行勋业昭昭
然显于朝廷著于敌国当时蒙其泽矣其嗣续得不昌
盛耶南田富氏皆韩分自出谱系至今为昭灼其先有
卷下 第 35a 页
为工部郎中某州刺史讳韬者唐季隐居南田卒葬南
华山今无为观之东峙因名其山曰刺史山此韩公之
高大父也其子讳处谦为内黄令后赠太师封邓国公
居河南遂为河南人逮韩公之孙承务郎佥枢密院事
讳直亮宣德郎直清者爱南田山水之佳复归泉谷其
子姓蕃衍因遍择幽胜之地为别墅今居泉谷语溪之
胄皆是也人见其敦尚儒雅守法度有礼让之士知其
必韩之后也有讳㶌字澄川者尤斤斤质厚才德兼称
卷下 第 35b 页
为乡邑所推而仲璟富氏之甥也阅富氏之谱谍观富
氏之子孙益知韩公之泽之深且远也遂书以识其始
末云
   题赵南隐卷
鍊师赵南隐氏养真于混元峰下客有好事者为混元
真境图以贻之求予志其实按师青田人世为仕族好
清虚藐富贵学驭风雷役鬼神之术又善卜算往往有
验犹不以为自足复从事卦气炉鼎鼎奥观其志直欲
卷下 第 36a 页
洞视万古与太初为邻也少尝游四方历览名胜无能
惬其意者惟乐斯地之高爽又得清溪主者王松涧氏
为之依归使无身外虑得以岁月澄其心神全夫元始
正和虚白朗耀者他日道成白日高举虽其功行道缘
之至抑亦山川清淑之助与松涧成就之力者欤吾尝
读屈原离骚其远游高举骖鸾翳凤逍遥八表下视四
极崇高富贵皆不足以萦其心独过故乡必屯车齐驷
徘徊兴感或至垂涕忍而不能舍也今师远慕老庄近
卷下 第 36b 页
式钟吕室庐宇宙轮辕阴阳无官守言责之事与屈子
不同何独惓惓于故乡之山水耶师好读书垂老不释
卷其心必有所得难以语俗子者姑书于卷暇日以参
同讯之
   赠塑工
夫大慈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像教故末法也世人不见
不信不形不识舍像何徵焉不为法人无以明證不为
像人无以仰瞻法焉像焉两全无碍以致诸法并行悉
卷下 第 37a 页
无挂碍可也固知如来能离人我众生寿者一切相也
今妙严禅寺因兵燹以来芜废非一有沙门某者捐舍
应身馀资鼎新创造三门大殿及诸廊房既成已后其
中空空然无足以耸动人之耳目者乃命善塑者某饰
如来佛诸天像莫不俨然如真佛见性钟鼓梵潮香花
幡盖庄严威仪莫不备具令人履其地如遇弥陀佛会
游极乐国此像之不可废者也传曰叶公好龙真龙游
庭岂非因形感气得其应之速耶今浮屠氏以像感灵
卷下 第 37b 页
使人皈仰生敬信心是亦教门之一助也若夫由相以
知真因真而离相又非常言常辞所能毕也某今行告
归寺僧咸请余序以送之因书其所繇云
   书圆觉经后
省庵卢居士为道人谢慧定写圆觉经及其子珏书足
成上下卷皆笔法秀洁可爱后跋语云愿教法流通尤
见深信吾闻卢氏谱出范阳应六祖之族其佛眷属者
耶不然何其儒与释之道贯也珍重珍重日慧定以经
卷下 第 38a 页
来求语心甚诚切余喜其求未尝希福德为实有相亦
不与时故老辈搏量佛法若慧定者慕达官长者之名
而求乎因其专致遂勘慧定本将门子以绝欲不娶励
心精进期證圆觉止所谓广额屠儿放下屠刀立地成
佛不待言语悟也姑示数句倘遇具眼将抚掌大笑曰
露出尾巴子也偈曰
清净圆明正修正觉诸多菩萨如来一佛随方解缚冰
化水清本来昭灼复转一偈曰
卷下 第 38b 页
铁牛度窗棂头尾一齐过浪荡大虚空免著拖犁摆
   观音赞
纯一无伪千变万化提篮贩鱼不𬋩唾骂挜卖不要如
何待价老婆心切有甚閒话无人售头空来空罢
   慈航本无航
慈航本无航法眼度众生云何度众生援彼离欲海云
何为得度能离如是海云何名为欲愚痴及贪爱云何
名为海譬喻深如是迷人陷溺之沉滞不能起佛以慈
卷下 第 39a 页
悯故说此无生法断除诸迷障令彼悉超豁除迷见真
性如航度波浪虽不施喣妪大慈莫过是是名为慈航
莫作舟楫想
   又诗二首
迷时只欲寻师度悟了原来自放船十里芰荷风景好
一天星月水光鲜乘流摇曳无拘碍顺势开帆绝妄牵
大众此时齐到岸侬家把舵莫迁延
底事推牛集万人慈航一叶可通津秋空月皎江声寂
卷下 第 39b 页
春雨潮平水色新作浪蛟龙休恋怪忘机鸥鸟自相亲
此心浩荡无羁绊不记芦花浅水滨
   狂夫解嘲
狂夫学草圣奈尔心不定定不定圆中正咦看他凳脚
入泥毕竟如此毕竟
   狂夫杂兴
平生适兴多閒话付与时人作浪猜一酌曹溪知水味
白云无意若为来
卷下 第 40a 页
梅雨翛翛润气蒸满山新绿白云凝小窗对客看书罢
意外榴花照眼明
   示李得阳
赠汝并州百鍊刀一刀削净杂劳嘈内心无喘诸缘息
赢得清閒趣最高
   示王居士
凡修行人先要空诸业识业识既空即是菩提如何是
菩提咄一刀两段
卷下 第 40b 页
   答沈原昭先生
伻来重承厚意祗感之甚日前侍诲获聆惟念阿弥陀
佛求净土之语卑末甚喜老翁晚年知归结也但愿旧
日享富贵今日爱清淡与平生慈爱眷恋诸缘正念杂
念一齐勘破不问九十年前九十年后并诸过去现在
未来乾乾净净一个沈原昭不费阿弥陀佛半点气力
岂不快哉如以为未然更请于大慧书问内一钻必得
㘞地一声此老昭然不昧又强如龟灵验也又知阿弥
卷下 第 41a 页
陀佛同来一家者也岂特阿弥陀佛而已一切皆然卑
未恃爱饶舌乞亮真情为幸
   书刘明善卷
如是修学之人空诸业识内外如一邪正俱泯践履境
界得无上菩提实无所得如是如是文华藻思美则美
矣谓之入佛阶梯非吾所闻明善恳求直措如语之曰
空诸业识来向上一步则在汝边也
   赠惟修无作
卷下 第 41b 页
惟进修莫做作妙用工夫无络索泥牛入水身不湿铁
蛇过海却褪壳生龟脱筒刹那间屠儿放刀成正觉好
将无作本来心真实著脚无推托莫把上乘让别人莫
道鲁钝不肯学后辈状元前辈称向无捞摸处捞摸一
拳打透水牛皮好个龙兴修无作
   赞仁静堂像
洒落情怀吟风咏月闹中得静有何兜搭握手溪桥孰
云遽别载瞻遗像惘然长忆静堂安在空空寂寂
卷下 第 42a 页
   赞复可宗长老
可宗问我求法语石崇问丐子籴米吴侬结舌有何言
昨朝新雨连天洗
   赠訇维那
西霞寺维那已訇号震霆二十岁能默诵法华经一部
于今四年矣众皆异之以为宿缘所致我闻大雄世尊
在灵山会上演说妙法当时大众闻其一句一义信心
解悟者悉證无上菩提况能备记一大会中真诠密义
卷下 第 42b 页
洞了洞彻者耶訇师便当于此法华经中念念相续如
川流海注如日运月行不退不转不迁不变戒定慧三
法门一齐精进则衣带宝珠不待求而自得普门妙观
无假借而大明故足甘露味者必无饥渴悟法雷音者
何有惊疑略说如是尚勉进修偈曰
铁墙无缝须钻透推到灵山不见踪门外石人齐唱喏
人间蓦地出真龙
   金字金刚经卷后
卷下 第 43a 页
大雄世尊说三乘法开度群迷一大藏教百千万言敷
演妙义接引诸根可谓至矣独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接引上乘其故何也夫上乘之人自见自性无悟无迷
又何待言语接之哉尝闻莲出污泥故无俟于雨露而
后清洁雨露之润实有滋于莲之光华乌号之弓能彻
札矣必排击以端之棠溪之金无矿滓矣必冶鍊以坚
之故上乘之初拭也必假明师印正钝根之渐熟也亦
可说法以度生譬犹良骥之善走也欲适秦必西辕黄
卷下 第 43b 页
龙之善泛也欲度辽必东指繇是知世尊大慈必以金
刚般若波罗蜜经接引上乘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
三菩提真实妙义以续慧命开导末世众生源源不绝
济拔迷涂故以能为人演说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则福
德胜于㠯如须弥山七宝布施其故何也夫宝者不过
庄严色相之具耳一旦四大幻空则其所宝尽入他人
之室其又何所宝也其实不如能于四句偈中净信悟
明得吾本来面目去来无碍得大自在所谓如须弥山
卷下 第 44a 页
七宝于我何加焉信知如来不妄语也后人设金写经
者盖以明经为重金为轻也如来又以法尚应舍何况
非法又知身尚应舍何况于金如是经者说万法空如
是舍者證万法空如空如舍即我性空性无相故性性
不空故知金字经者庄严相也一念生净信者实相无
相也因庄严相生净信心證明实相是故闻经悟道亦
多人矣则经义广博福德弘阐无量无边非妄谈也钱
孔昭以金字般若波罗蜜经求予转语示此略议孔昭
卷下 第 44b 页
孔昭既能舍财续经必能一念㠯生净信能求庄严以
證实相又知聪明伶俐汉能以智慧彗净扫脚根跳过
金刚圈直造波若岸非虚语也尚勉之哉
 
 
 
 
 易斋集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