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原文集-元-王礼前集卷五

前集卷五 第 1a 页
钦定四库全书
 麟原前集卷五      元 王礼 撰
  序
   送吴莘乐迁葬序
仆十年前举于乡永丰丞吴君校艺湖广还至九江闻
仆在选中而喜曰非倖致也仆由是感其相知其后有
四方之役不见者辄三四年而音闻则嗣丧乱平忽遇
于雩阳执手劳苦恍若梦寐连床夜话世态之难国步
前集卷五 第 1b 页
之感勤勤忠告汎及其私于是又感其相厚既留旬日
思抵永丰省其先府君墓谋归窆于义山之阳嗟乎㒒
于君有深省矣古语有之求忠臣于孝子之门盖言忠
孝非二致也乃今观之益信初君之仕永丰也体圣上
之仁子育黎庶抑暴起萎臣之忠也仕而迎养子道之
常回首故山白云伊迩乌知时殊里绝先人魂魄有不
得思沛哉迨君之离永丰也生民之祸日烈赀残舍燬
间以身免虽龙骧之茔马鬣之冢不以怨恶开则以金
前集卷五 第 2a 页
玉累异乡杯土抑且奈之何哉而父兄之诏其子弟者
则曰县丞汝父母也先冢在斯邑者春秋可忘祭扫之
义乎酋长之戒其部曲者亦曰县丞我父母也先冢在
斯邑者朝夕可忘省视之勤乎违之七年矣而松楸蔽
芾蔚如甘棠人心天理之不蚀岂偶然者哉夫纳忠于
君而获报于亲君子之孝也君今往省臷忻稚喜感旧
谈新饭洒酒浇翁仲犹昨死生契阔既慰且安发引江
行特易易耳世谓吴君起家为名进士从政为古循吏
前集卷五 第 2b 页
校艺为明有司或莫知其纯孝者故仆因其是行也著
所闻以自儆且以为当世士君子劝焉繂维渐开酌酒
举饯而侑之以歌歌曰若有人兮邑中黔堂有弦兮户
无兼金溟渤壒埃兮高岸以沉南山有丘兮其木孔阴
狐兔削迹兮鸾凤来吟种德必穫兮良哉此心歌罢抗
手别去
   魏松壑吟藁集序
诗大序曰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传曰志之所至诗亦至
前集卷五 第 3a 页
焉三代古诗何莫非其志之所之也五言起于苏李其
离别赠答中情缱绻蔼然词气之表下至晋隋陆机之
论诗则曰缘情而绮丽而文中子亦云诗者民之情性
也故诗无情性不得名诗其卓然可得于后世者皆其
善言情性者也奈何世道日降温柔敦厚之教无闻遂
启邵子删后无诗之叹盖不求其本而誇奇斗靡者病
之也古人托物比兴其鸟兽草木之名皆取人所同知
者庶几咏歌有足感发何尝采掇珍异如丹砂空青金
前集卷五 第 3b 页
膏水碧山海经所未载博物志所不录皆左抽右撷取
青媲白令人乍见如入武库骇神荡目不可名状徐而
味之求其缠绵要眇如山阳之笛依依不能去心何可
得也嗟乎安得起吾庐陵刘先生九京之下与论风雅
之妙哉古燕魏松壑翩翩佳公子也早有能诗声凡可
悲可愤可乐可感辄形讴吟末尝探赜摭怪而语必不
可俗余读之尽卷快意快意使其不以崎岖风尘汨其
中所诣殆不止此抑文章者士之末也余于松壑尚有
前集卷五 第 4a 页
所加敬焉夫名师胜友辅己之药石也尤宜亲近庶几
变化气质讲切问学其或嚣嚣耻于自下则贤者日远
矣松壑资禀如此而视斯文之友如骨肉人亦孰不倾
囷倒廪而竭情焉将见镞砺括羽之益以成其德奚独
驰骋乎翰墨之林而已哉余也归欤青原之下杜门读
书以娱其晚尚取四方名胜之作萃而刻之则松壑在
所不可少云
   雩阳孙母辉和尔氏贞节序
前集卷五 第 4b 页
易称有夫妇而后有父子有君臣谓人伦莫能或之先
也圣人删诗念夫妇以经斯父子君臣之伦无不得其
正揭柏舟冠变风其意顾不深远哉嗟夫予于雩都孙
母之贞节有不得不暴之天下矣孙母辉和尔氏而讳
则额森德济也父谔尔根为雩都县达噜噶齐贤邑士
孙庭兰以其子妻之归孙三年庭兰殁年甫二十有五
誓守遗腹靡他默祈熊祥庶庭兰死犹不死后果得丈
夫子荣宗是也鞠字恩勤日深岁积逮从学受室卓然
前集卷五 第 5a 页
能自树立则母年已五十馀矣于是里社长老聚而言
曰是贞节妇也不白于公旌异之其何以励俗遂上其
事于县县令受其词而察之得其实复上其事于府府
公受其词下而察之得其实又上其事于行省省臣闻
之于朝将表其门适以事变寝己亥春余自岭南还雩
见荣宗㷀㷀哀疚则其母亡矣一日泫然谓余曰本立
未生先父弃代赖母氏载育载训以有今日其贞白之
节行道之人犹知之旌淑有令遘乱而止本立德薄才
前集卷五 第 5b 页
浅无可自见于世以显扬其亲今母氏音容不复接矣
罔极莫报而语食自若于天地间尚得为人子乎思得
四方能言之士载诸咏歌庶有闻于后不孝之愿也先
生以为何如请述其槩余遂志之曰兵兴以来父子君
臣之间有愧于孙母者众矣尚德君子三复斯文知斯
人之特行嘉其子之孝思岂无慨然兴怀而咏叹之者
   送郑子高还徽州序
至正辛邜古歙郑君子高来省季父雩阳尹明年江淮
前集卷五 第 6a 页
绎骚跬步如在绝域遂侨寓雩邑荏苒十年今兹舟楫
始通子高率其族属之寓者东还故乡余闻为子高慨
然人生忧患惟涉世乱离而沦落异乡者可念有欲归
而力不能自归者多矣力能归而诿曰无父母兄弟或
白发倚门而不归者何限久饥之先冢尚有能动心乎
哉今子高在乡无定省撄其怀在外有家室慰其思亦
复何所不可而慊焉深恨终养之不待虽泉流世隔瞻
慕愈切子高乎其使余感也将见过家上冢断垣古木
前集卷五 第 6b 页
皆异时丱角嬉游处岂无徬徨而兴叹父母亲友斗酒
劳苦必有嘉子高不忘其先不弃其乡以戒子弟者嗟
乎鲁无君子斯焉取斯过紫阳夫子之祠可无愧矣然
一去一留交情之变苟非言志曷畅离怀举饯诸贤列
赋宠别属礼序其首简故著其概如此云
   送李师昌序
太史公传日者以为古之贤人不居朝廷必在卜医之
中而世之仕宦者相引以势相导以利枉主法猎农民
前集卷五 第 7a 页
以官为威以法为机求利逆暴辟无异于操白刃以劫
人者也视君子处卑隐以辟众而以义置数十百钱者
岂不深可愧哉予尝奇其言凡卜筮方药之士未尝敢
以易心视之惧隐君子或寄迹于斯也然亦罕见其人
焉今年秋辟地白沙吾党李师昌者集生授业馀力为
人推五行药众症无不奇中视他术相去远甚家贫亲
老复欲遨游公乡间以给甘旨若斯人者其太史之所
录也乎抑师昌以古木为标榜木而名古余惧其材大
前集卷五 第 7b 页
难为用矣虽然杞梓连抱而朽数尺良工不弃况木之
古者阅历风霜不知其几使出而遇司马其容久乎医
卜间耶师昌行矣与人臣言依于忠与人子言依于孝
见从政有如前所云者谕之以命而药其病可也
   陈子泰诗藁序
余闻辨于味而后可以言诗信也今夫适于口者若醯
非不酸也止于酸而已若醝非不咸也止于咸而已以
充饥者或辍焉知其咸酸之外醇美膏腴有所乏耳苟
前集卷五 第 8a 页
有物焉既充乎饥又适于口岂不餍饫爽快乎人哉江
西自德机范先生用太白风格一变旧习流动开閤舂
容条畅音向节奏咸赴以合类皆和平之音于是学者
翕然从之遂无复涛怒电蹴鳌掀鲸吼镵空擢壁峥冰
掷戟之态然求其一联一句之间涵滀□永有无穷之
思得至足之味使人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则眇见
焉泰和陈通子泰故家子弟之淳愿者也为诗业进士
遭乱感时伤事发于咏歌刘君子高又从而维之抑扬
前集卷五 第 8b 页
浏亮甚非琐琐者所能及也自是少加以思将见韵外
之致景外之趣超诣沉郁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
而不可致之目睫之前斯可名家矣若然醇美咸酸之
味有不备者欤子泰示余诗藁欲闻所益于余最厚故
乐题其简端云
   赠陈省掾序
盖余于省郎陈君之完城窃叹其有大过人者也士方
读书衡门于古今事未惬意者恒奋袂扼腕抵掌顿足
前集卷五 第 9a 页
恨不置身其间以少展尺寸及用于世或才不足以称
其位气不足以赴其志使人致疑于穷经幸而施为稍
异于流俗又以未达国体任重而踬异流俗矣达国体
矣卓卓然古人于今世足为邦国重万物吐气矣又或
偏于独见懈于末路嗟乎才难如此于今谁与共论当
世事哉君之在永新也或曰规画有方训练有法或曰
恩义感激得士卒心或曰雍容暇豫时以棋自娱茫乎
莫测其涯涘以是观之非其才足以称其气足以赴者
前集卷五 第 9b 页
欤非穷经果足致用欤非通达国体者欤非居今之世
复见古之人欤宜乎有如主敬虽崎岖兵乱间无一瓦
之覆以为家而惓惓执鞭事君者盖亦有见也士之颂
君者礼尝序之矣主敬又得若干为一卷君何以得此
于人人哉虽然士之属望于君不永新而止矧永新犹
有未奠枕者乎孙子谓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吴子
则以二重一信为胜之主民之斯命者尚其念之
   送汤辅德广州蒙古字学录序
前集卷五 第 10a 页
昔我世祖皇帝奄有区夏以辽金及遐方诸国各有字
书而本朝尚缺故特命国师创制蒙古字颁之四方期
以顺言达事而已于是内则翰林院以总其教外则蒙
古教授以董其学可谓备一代制度矣比者江西提举
官推广上意辟习于兹事者增置谕录以羽翼之由是
外弟汤辅德沿檄录广州蒙古字学将行别予宣溪之
上或谓辅德簪缨世家阶庭才子不明经举进士顾乃
业右学以徼进不几近耶予语之曰子亦知夫国字之
前集卷五 第 10b 页
功乎郑夹漈谓梵音行于中国而吾夫子之经不能过
跋提河一步者以字不以声也国书因声之自然而使
无字之声悉成有声之字推之于远岂小补哉辅德之
是役也迩之化民可使岭海以南诵其语者莫不鼓舞
于王言诞敷之下远之事君则经筵达帝聪发挥尊主
庇民之妙未有不由于此也尚何愧于科第乎矧馀力
学文固将并行而不倍也既以解或人复叙次是语以
为辅德赴广州蒙古字学录序
前集卷五 第 11a 页
   萧伯循诗序
始余有安远之役道双江谒府长伯循过余于旅邸因
见其诗后以王事鞅掌邈不相关五六年矣去岁还庐
陵遁迹曲溪之上伯循复以诗来访相对如梦寐词翰
之妙非复畴昔深使余喜也今年余寓东昌伯循之里
也又尽见其感时怀古咏物抒情登览酬赠饯别等作
徐而读之大篇舂容短章峭㓗流丽而无矜持疏放而
有兴趣凡意所欲言无不尽达于笔下如时花吐艳过
前集卷五 第 11b 页
者属目如春禽调吭闻者快耳此岂沾沾录录者所可
企及哉虽然刘梦得有云心之精微发而为文文之神
妙咏而为诗司空表圣亦曰文之难而诗尤难二贤深
于诗道者也味斯言也诗果可以易视耶伯循尝诵诗
三百矣试举一二得于余心者谈之常棣之于兄弟伐
木之于朋友蓼莪罔极之感东山体下之心伯兮之思
其君子旄丘之责其邻国小宛之相戒谷风之相怨燕
燕恩爱之情黄鸟哀痛之恨何其曲尽人情微婉恳至
前集卷五 第 12a 页
后千百载能言之士莫或及之何哉噫有三代人物而
后三代之词章可睹也人品不古若而欲词章轶乎秦
汉之表岂理也哉学者步趋乎圣贤涵养其气质则诗
之本立矣本立则其言蔼如得乎性情之正不期高远
而自高远矣伯循思其难务其本致其思而使之精养
其气而使之平充其学而使之洽异时视东昌谈诗之
日犹今日视双江始见之时则伯循殆将超等夷而名
家矣勉旃伯循朝满夕除潢潦也沿委而溯夫源其江
前集卷五 第 12b 页
汉之流乎
   胡涧翁乐府序
文语不可以入诗而词语又自与诗别曾苍山尝谓词
曲必词语婉娈曲折乃与名体称世欲畅意者气使豪
放语直俳伶辈饰妇衣作社舞耳其不苟句者刻镂缀
簇求字工殆宫妆木偶人形存而神不运余深以为知
言自花间集后雅而不俚丽而不浮閤中有开急处能
缓用事而不为事用叙实而不至塞滞惟清真为然少
前集卷五 第 13a 页
游少晏次之宋季诸贤至斯事所诣尤至姑即乡国论
吾家松竹居士暨胡古潭彭巽吾皆词林之雄也国初
太原元裕之以此擅名其后涿郡卢处道河南张仲美
韵度俱非寻常可及亲友胡善乐以其季父涧翁词稿
示余无前二者之失而得诸老之遗缠绵依约语意深
到令人不能释手既而谓余曰往者季父词稿司马昂
夫尝序之矣锓梓未完而兵变尽废捃拾记忆存十一
于千百俟力稍舒仍托工人寿之子为序所以顾惟浅
前集卷五 第 13b 页
陋奚足以窥曹刘之墙第念胡氏自宋以来诗书阀阅
雄长当时涧翁于古潭孙行克传弓冶不坠家声又能
傲睨凡流得其礼接甚登龙门尚有承平王孙故态今
观其美制可谓无愧古潭矣回视松竹清风绍其遗向
者其抑无愧于涧翁也乎因序其稿归之并以识余之
不武云耳
   送王录判补宪掾序
至正十五年正月江西河东道肃政廉访使司辟吉安
前集卷五 第 14a 页
路录判王君叔琰掌宪牍合城士民怛然失色留之不
可来谂于予曰兵火凋瘵之馀天以录判惠我遗黎公
而能慈而勇利必兴害必除革吏弊若鉴察而堤决也
恤民隐若寒煦而饥饫也总府知其才公委日至必求
其情断于理与工容悦者夐异政府数月善誉翕然今
为上位所夺去势不得留计将安出余解之曰王君居
是职则合郡蒙福而止赞治宪幕则吉安四州五邑与
列郡之民咸蒙其赐乌得以寡妨众哉然余因君之行
前集卷五 第 14b 页
而窃愿有言焉夫宪司朝廷之耳目而书吏又宪司之
耳目也当今时弊可动心骇目可扼腕抵掌何限起而
救之政在今日识时俊杰岂昧先务之当急乎风俗颓
败忽礼让而崇骄侈人纪人纲其谁与立一宜先各郡
有官君子之贤十不一二不次超迁犹惧弗劝二宜先
人民鲜少牛畜殆尽东作方兴田必荒莱百姓不给何
以裕国三宜先楮弊通行官民利赖窒而不流自上坏
之物价翔踊民不聊生四宜先忠义之士国尔忘家杀
前集卷五 第 15a 页
身不悔无贵贱无小大必有以旌异之则人心激五宜
先奸暴纵横弱肉强食上下党结政以贿成岑范久疏
无所忌惮六宜先惟侯世臣之裔与国同休戚虽位卑
政剧犹惓惓抚民如子矧今赞风纪之司立清要之地
有不举先务以新庶政者乎将见薅稂莠以扶嘉植涣
冰雪而回春阳则深山长谷之民必举手加额曰宪幕
有贤其将复睹唐虞之治于是来者慰悦请书其语为
君赠余虽未识君然得其为人矣故敢献刍荛之愚云
前集卷五 第 15b 页
   吴伯渊吟稿序
余儿时从师学诗辱教之曰吾之道本乎性情寓乎景
物其妙在于有所感发苟无得于斯不名为诗因举古
诗优游不迫意在言外者每夜讽咏数语久之真觉淘
去尘俗神思清远于是令录三百篇中可兴可怨者及
离骚而下苏李汉魏等作沉潜诵玩参以盛唐诸名家
而止常曰诗在山巅水涯人情物态故纸上踵袭非诗
暇日率子弟徜徉临眺仰掇俯拾无不可诵然后戒以
前集卷五 第 16a 页
语忌俗意忌陈调忌卑味忌短小者不可使多难者不
可使近得之悠然挹之渊然而诗在是矣其后年益上
思干禄以养亲竭力为举子业终岁不一吟者有年然
旧闻隐隐在耳梦寐犹未忘也近见一二学者喜铺张
而乏变化尚朴厚而无兴趣多或未精短或未畅安得
起是翁九京之下与共论哉临川吴君伯渊以其诗示
余有舂容而无急迫有蕴藉而无斲雕有情景而无典
故真可与言诗矣由是溯而求之而盛唐而骚选而三
前集卷五 第 16b 页
百优柔涵泳之久且将有得于诗教温然为成德奚啻
小技之精而已哉余之期君也远故以所得于师者竭
焉使三复斯言有助我之欢则非吴下阿蒙矣用序其
稿俟良会之再卜之
   送杨子牧九江谒吴廉使序
凡游都会之地者非有析圭儋爵之想则必贸迁废举
之徒否则挟其一技一能以自售舍是三者亦无因而
至矣今有漫游之士无三者之志而有思贤之心求俶
前集卷五 第 17a 页
傥瑰玮之君子一见以自励众人讶之余独奇焉非王
谢家子弟有此一往隽气哉前宪使吴公以雄辞直道
屹立乎邦土离析之际困踣不回万物吐气不负乎学
不愧其先礼也愿为执鞭久矣而衣食于奔走志弗之
遂蜀杨樵子牧故宋参知政事公栋之裔孙其尊父则
余氏出也别余将游九江问其志则曰曩侍亲尉崇仁
时尝一拜宪使公今二十馀年矣怀贤之切尝夜梦之
思少立下风获闻崇论宏议岂非平生快事哉余闻窃
前集卷五 第 17b 页
惊叹焉公一退士耳非有声利之及乎人而欣慕之者
惓惓弗置此岂偶然之故耶系人心者必有在矣而子
牧卓越之见殊于寻常余犹为簪缨世族之有贤子弟
喜也夫以余慕公之素而依违于日迈月征之馀不得
奋飞以奉教于左右今于杨之往也能不重竦望之情
哉虽然九江今都会之地也子之往也异乎三者之志
矣抑适沧海者人必示之以其珠入昆山者人必衒之
以其玉珠玉在侧得无歆动于中乎子牧作而曰樵归
前集卷五 第 18a 页
之日倘辱大人先生咳唾之珠玉志愿足矣他则非所
知也相视一笑而别
   录事司典史谢宏用美解序
典史司县幕佐也持案牍之权与官吏相可否其职任
之系不轻然率由吏老将至而始任焉故好兴事舞文
法乃其常敦笃浑涵之意什不一二也苟有之则人阴
受其赐者多矣岂必有建明施设而后为贤哉吾郡录
事典史司谢宏用之考满也城西诸君子谓礼曰谢君
前集卷五 第 18b 页
佐政三年矣醇谨而无锲薄也悃愊而无操切也奉法
遵职不察察以为明也同寅协恭不断断以为任也知
录事张公之贤而相之而民莫之知也吾子可无赠言
以寄吾党之情也乎礼复之曰吾得其人久矣彼有所
受之也内附初宏用之王大父昌元以故宋儒臣逮事
世祖皇帝念二帝三王之治莫备于书进而献之陈说
大义上嘉纳焉授吏部尚书于是朝廷议礼制度咸俾
与闻当时诸老乐谈其事谓隐然与箕子陈洪范者同
前集卷五 第 19a 页
科眉山杨衡州于吏部公有乡里亲戚之旧尝为余诵
之夫观人必本之父兄师友宏用敦笃浑涵度越时辈
庸非先世之儒术饰吏事耶使仕优益学发挥吏部公
所以事君者以临其民而世济其美岂不益有咏叹君
子忠厚之泽于方来哉
 
 
 
前集卷五 第 19b 页
 
 
 
 
 
 
 
 麟原前集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