桧亭集-元-丁复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WYG1208-0335a.png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五
 桧亭集        别集类四(元/)
  提要
    (臣/)等谨案桧亭集九卷元丁复撰复字仲容
    天台人延祐初被荐不就放情诗酒浪迹江
    淮间遂家金陵平生所作不下数千篇脱藁
    即弃去故散佚不少其婿饶介之及门人李
    谨之先后蒐辑介之所编称前集谨之所编
提要 第 1b 页 WYG1208-0335b.png
    称续集其合为九卷刋之集庆学宫者则至
    正十年南台监察御史张惟远也复诗不事
    雕琢自然超迈中山李桓称其诗初类太白
    后乃渐变将自为一家所论颇得其实特其
    才气喷薄挥洒辄数千百言在往隽语驿骆
    应接不暇而率易之病即在于斯读者但赏
    其俊逸焉可矣至偶桓乾坤清气集所录复
    诗甚多以此本相校并合惟五言长律中饯
提要 第 2a 页 WYG1208-0336a.png
    赵公子诗前纛仍踰陇句乾坤清气集陇作
    蜀又五言近体中送王伯庸诗县僻冷于官
    句乾坤清气集县作地高吟寄碧澜句乾坤
    清气集寄作倚郭生生子诗折简便堪呼句
    乾坤清气集堪作当俱不免小有出入疑所
    传之本或异以其无关大旨故各仍其旧录
    之焉乾隆四十六年五月恭校上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提要 第 2b 页 WYG1208-0336b.png
           总校官(臣/)陆 费 墀
提要 第 3a 页 WYG1208-0336c.png
桧亭集原序
天台丁君仲容之诗曰桧亭藁者因其所居而目之也
君三徙居寓于金陵之城北地既深僻有园亭之胜古
桧列植左右苍茂若云客至款坐亭上日翛然以为乐
饶氏介之方集君诗得若干首为一编故题其藁桧亭
云君博学才敏为诗精丽奇伟格超而趣远自近世以
集行及余所见四方之士及所闻以能诗自名者皆莫
与为比所造益高杰出于一时而视古人深入其阃奥
提要 第 3b 页 WYG1208-0336d.png
予尝评君有三异于他文未尝不善而独为诗诗未尝
刻意而语辄过人人未尝不服以为止而一不有所衒
平生倡和题咏与夫言志感兴而作无虑数千篇性坦
率不自贵重爱惜篇成辄弃藁不复留故虽传诵于人
而散逸弥甚介之始为之裒辑自四五七言古律绝句
诸体粗备汇分而胪列之随其所得而附之左方才十
之一二昔昌黎之文妙天下非李汉叙列之勤殆不能
无泯没使是诗也得传于后世介之之功岂下于李汉
提要 第 4a 页 WYG1208-0337a.png
哉余识君于二十年之前当是时君之诗酷类太白杂
而置之集中见者不复能辨今其体稍变将自为一家
惜乎介之不早登其门而尽录也至元五年岁次己卯
季冬廿有八日中山李桓书
论诗至于宋南几于无诗迨其末年士之避世居永嘉
临海二州乃始复为诗力追古人其闾里子弟狎熟长
老先生谣咏呻唫之遗习皆善属和国初以来临海为
诗数十家其什曰阆风樗园山南天逸素心圣泉其后
提要 第 4b 页 WYG1208-0337b.png
又有张子先陈刚中杨景羲皆自树一家足以名世阆
风诗最夥至满千什然皆以位卑莫传予顷家居有持
瀛海篇视我显畅明白反复读之令人欲飞余曰必临
海之产也果然后至建业见仲容仲容已五十馀观其
诗皆已绝去生狞操蹙精悍犹之宛马不踶不齧不覂
而日行千里众马虽十驾不能超也仲容拓落不耦莫
为知己独鸣之声诗以自陶写其菀结之气夷睨世之
学士后生蹴踏翰墨之场缩手袖间而去之时时危坐
提要 第 5a 页 WYG1208-0337c.png
而饮酒沃涑愁思吐咳新语数少出其奇不复修治一
读而弃地其子婿饶介颇为藏弆浸以成什他日请曰
乡闻长老先生用位卑诗弗传𢓺令世惋惜介且为刻
之愿一论次余行四方见诗人之耻为陈言而务力为
奇者有自好之意至临海闾里子弟造次出之曾不见
其困而吾仲容又其枭也齐部世刺绣恒女无不能狎
耳目哉仲容既老买宅建业之城北南户故有两桧树
醉倚树而咿唔因自名其什曰双桧亭诗云至元六年
提要 第 5b 页 WYG1208-0337d.png
岁在庚辰十月辛丑永嘉李孝光季和甫在建业城东
青溪观题
夫才足以适天下之用而或不遇于时时不能用则不
足以尽其才有志之士宁湮没草莱不见知于当世而
不悔也天台丁君仲容父少负逸才去游京师荐者以
君与杨仲弘范德机皆可为太史氏当此之时天下宁
谧休息兵革而仁宗方尊尚儒学化成风俗本朝极盛
之时然当国者思阴废楚产之士君察其机不俟报可
提要 第 6a 页 WYG1208-0338a.png
翩然去之乃绝黄河憩梁楚过云梦窥沅湘陟庐阜浮
大江而下遂家金陵于是三十年君之文雄而趣高可
以制作诰命宣天子仁惠元元之意于四方万里而乃
使淹回羁旅浮湛里巷骎骎乎老矣兹其可惜也夫君
安于所遇胸次夷旷逢山僧逸民得酒辄饮醉则作为
歌诗引笔即就高情藻思间见横发君既以此寓其所
乐久之散落无复收拾其婿饶君介之稡而成编以余
辱君为忘年之交俾序识之嗟乎此其才足以适天下
提要 第 6b 页 WYG1208-0338b.png
之用而不遇于时者君子有以悲其志矣至正四年四
月戊寅临川危素序于钱塘驿舍
桧亭先生丁君仲容父生平有隐君子之德而以诗著
名晚岁盘桓于冶城龙河之间灌园自乐四方之士日
载酒从之游而求其为诗故诗必因酒而作引觞挥毫
若不经意而语率高绝饮至半酣诗愈益奇一饮或诗
累数章诗成而先生亦颓然醉矣然往往即书卷上未
尝起草故诗虽至多而藁皆不存自其壮时亦已若此
提要 第 7a 页 WYG1208-0338c.png
其婿饶君介之稍稍为之访求得百馀篇而犹遗落太
甚从之游者李君谨之深以为惜益加蒐罗旁及隐远
久之凡得若干篇皆饶集之所未尝有者噫亦廑矣先
生之诗其仅完于此乎向非谨之好之笃而求之至安
能若是之仅完哉噫予向尝与先生论诗先生初不甚
自矜炫予顾心敬先生诗今见其完能不为之喜耶昔
王介甫在鄞得杜工部诗旧集所遗落者自洗兵马以
下二百馀篇为之序曰甫之诗其完见于今者自予得
提要 第 7b 页 WYG1208-0338d.png
之观其喜为何如然则余于谨之所集盖不能以不喜
也今先生之诗将刻而传之予谓谨之或为后编或附
饶集无不可者幸先生之诗完见于今足矣虽然谨之
之廑予则不可以不书使后之观桧亭集者庶以知谨
之之于是而能用其情也至正十年岁在庚寅秋八月
朔旦上元杨翮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