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斋遗稿-宋-吴潜卷三

卷三 第 1a 页 WYG1178-0418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履斋遗稿卷三
             宋 吴潜 撰
  序 志铭 赞 跋
   宣城总集序
问宣之山孰不知屹者为昭亭崒者为文脊崔巍者为
叠嶂问宣之水孰不知奫沦者为江浩溔者为湖演迤
者为双溪问宣之文章或知退之书与序而已或知圣
卷三 第 1b 页 WYG1178-0418b.png
俞少隐有集而已其它奥篇隐帙皆罔闻知宋宗正丞
李公兼吾先君子正肃公心交也世有令德居乡恂恂
博雅好修老不厌学自晋宋齐梁而后迄今皇朝渡江
之初上下一千年前后三百家居者仕者游者寄者苟
有片言只字及于吾宣往往渔猎而网罗之凡得诗千
馀首赋颂杂文二百篇分为二十有三门合为二十有
八卷名曰宣城总集而世变之盛衰人物之贤否风俗
之美恶山川园林亭堂楼阁之景花草果木鸟兽虫鱼
卷三 第 2a 页 WYG1178-0419a.png
之名莫不会萃于斯噫公之心亦勤矣力亦劳矣公之
子后轩居士蒙善继先志手自雠校愿锓梓以广其传
前守检详杨侯伯岩今守司业孙侯梦观嘉书之成悉
捐金以佐工费吾兄退翁临长本道亦助给马后轩乞
吾文以冠集首此吾宣盛典也吾又奚辞因为之说曰
使宣之山而产金玉宣之水而产珠玑聚于此必散于
彼山水之秀不产金玉珠玑而产文章也虽散于彼复
聚于此然则文章之贵于金玉珠玑万万不侔矣继今
卷三 第 2b 页 WYG1178-0419b.png
以往甲乙名集将不一书高于山深于水递递续笔抑
亦公家来昆云仍之望也后轩曰唯故序之览者其母
曰子宣人也知宣之诗文而已
   魏鹤山文集后序
端平二年冬潜以右文殿修撰知太平州时文靖魏公
繇枢筦督视江淮京湖军马其始辟幕府领袖之士每
极天下选然率以时好向背违不就潜于公非交游知
旧亦骤辱拔引为上客或谓潜曰盍审诸潜曰公善类
卷三 第 3a 页 WYG1178-0419c.png
之宗也可无从乎乃疋马追公于湓浦之上虽玉帐赞
筹专务戎事而暇日尊俎笑谈获见公高文大册及闻
公崇论宏议日充然有所得也尝曰学必本六经之谓
正学道必本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之谓正道彼邪
说诐行是乃荆榛辟而通之则理到文醇矣至于天文
地理礼乐律历官制兵法典章文物莫不极纚纚如辨
白黑而数一二潜益信公根柢学问枝叶文章落陈启
新翼华抵实天出神入不可羁控此岂偶然之故哉后
卷三 第 3b 页 WYG1178-0419d.png
二年公殁潜哭之流涕曰天丧斯文矣又十有五年公
之子近思克愚相与蒐遗冈轶有正集外集奏议一百
卷将锓梓行于世既属叔氏序其首又俾潜曰子为申
言之潜窃谓渡江以来文脉与国脉同其寿盖高宗于
司马文正公资治通鉴谓有益治道可为谏书自孝宗
为苏文忠公文集御制一赞谓忠言谠论不顾一身利
害洋洋圣谟风动四方于是人文大兴上足以接庆历
元祐之盛至乾淳间大儒辈出朱文公倡于建张宣公
卷三 第 4a 页 WYG1178-0420a.png
倡于潭吕成公倡于婺皆著书立言自为一家凡仁义
之要道德之奥性理之精微所以明天理而正人心立
人极而扶世教使天下晓然知人之所以异于禽兽吾
道之所以异于佛老圣经贤传之务息邪说有君臣有
父子而不蚀其纲常之正者功用弘矣永嘉诸老如陈
心齐叶水心之徒则又创为制度器数之学名曰实用
以博洽相夸虽未足以颉颃二三大儒然亦有足稽者
寥寥然四五十载我公嗣之识照古今而不自以为高
卷三 第 4b 页 WYG1178-0420b.png
忠贯日月而不自以为异德望在生民名望在四夷文
章之望在天下后世盖所谓兼精粗一本末集乾淳之
大成者也惜其位不称德命不待时不及相明天子以
兴礼乐致太平而斯文之泽所见仅止于此悲夫公讳
了翁字华父卬之鹤山人天下士师尊之曰鹤山先生

   忠节庙记
宝祐戊午九月敌大举入寇淮东围广陵蹂通泰躏仪
卷三 第 5a 页 WYG1178-0420c.png
真驱略人畜而北归淮西总管智原策其过淮必取五
湖渡请以舟师剿之既而敌知有备遂转由安丰智原
以节制司命提兵往援至则合诸将会议约䠞敌于城
下彼此缓急必速救应众曰诺遂引兵往西门严阵以
俟午后敌拥众至安丰南门智原激厉将士奋入敌阵
自未至酉战数十合手刃敌首数人横尸蔽野敌大惧
遂悉兵夹击我师智原奋呼复鏖杀数百适敌后军至
其势愈张智原战愈急会素与智原有隙者嫉其成功
卷三 第 5b 页 WYG1178-0420d.png
拥兵自卫坐视不救智原军力屈势穷犹勉励馀卒战
久之援绝而没事闻赠武翼大夫忠州刺史庙祀于安
丰赐额忠节以旌其功新庙落成且葬有日其兄智春
等以书来求文为记其兄弟昔予部曲也迹其事而有
感焉夫忠孝一本也君亲一道也家国一机也能孝于
亲必能忠于君能宜于家必能宜于国智原平日事亲
以孝闻庭闱之间怡声下气非学曾闵而有肃谨之风
吁天剔股虽未中理而情则真实别母临官尽忠自誓
卷三 第 6a 页 WYG1178-0421a.png
惧作亲羞且以未能官封大人无以答劬劳为辞恳恻
丁宁类非武夫之所能为者记曰战阵无勇非孝也莅
官不忠非孝也智原平日临阵必欲死于敌临官必欲
忠于君烈烈一命勇往直前宁杀其身不敢亏为臣之
道英风义槩严于秋霜使未死奸雄胆寒肝裂岂非推
事亲之孝而致之欤方智原与敌搏战之时甚于睢阳
之急也使同事者无贺兰拥兵不救之奸则敌必不能
专力以向智原乃怀私憾遂不复救呜呼私憾可释也
卷三 第 6b 页 WYG1178-0421b.png
国事不可不勉也彼非人子耶不信于友必不忠于君
不忠于君必不孝其亲忠孝本心既已俱亡其去禽兽
不远矣然而此时武夫悍卒嗜利无耻乃其素心尚未
足多咎世固有以礼法自将以忠孝自负平居暇日慷
慨议论无非捐躯徇国之言一旦临事小有龃龉则全
身远害往往嫁其祸于他人者其视不援智原者尤其
靡也故因智原之事而极言之以为来者之戒云
   二仙堂记
卷三 第 7a 页 WYG1178-0421c.png
宗正亚卿陈公作屏于宣居无何政平讼理乃以其暇
日凭高送目顾客而言曰宣为清爽之邦雄甲江左吾
东北而望清溪湾环波光滉瀁孤帆隐见白鸟出没若
有若无恍然画图岂非玄晖之诗澄江浮如练乎吾又
西北而望千林竞妍万山呈技中有一峰巍然独尊朝
暮晦暝变态难状岂非太白之诗相看两不厌惟有敬
亭山乎此二公者以神仙中人物为溪山主徽音逸韵
浸渍薰蒸草木泉石尚出光怪而况人耶故词华之士
卷三 第 7b 页 WYG1178-0421d.png
𣲖接踵见若唐之许棠张乔骆用锡我朝之高中舍梅
都官张曲肱周竹坡善五言者得玄晖之清丽善歌行
者太白之豪放风流骚雅至今不绝抽扃启钥繄谁之
功矧玄晖尝为郡守恳恳福民去不忍与吏民别至
今称谢宣城太白往来斗牛分遇胜境辄终年不移尤
爱宣遂终焉故题咏比他为多二公之灵爽恋恋如在
祠而祀之盖不特慰邦人士之思而已也今玄晖像虽
龛郡楼隘陋尘壒香火弗肃而太白祠留青山自分当
卷三 第 8a 页 WYG1178-0422a.png
涂为郡青山不隶宣二百年宣无他祠非缺欤昔白傅
守杭历五代至我宋和靖处士始以诗名西湖后之人
合而尸之二公独不可耶于是薙后圃筑新堂敞中侈
外绘事俨然所以振既往之流芳昌斯文于方来也太
白有云我家敬亭下辄继谢公作相去数百年风期宛
如昨异世同调宜其可以并祠亚卿公立朝作牧咸有
声游戏篇翰气劘谢李又宜其能作是祠也太白挥斥
八极因号谪仙若玄晖之风神襟度散悟空旷当其摆
卷三 第 8b 页 WYG1178-0422b.png
脱华辙傥徉高斋世我两忘飘飘丹霄其谓之仙亦宜
亚卿名卓字立道莆田人文懿公之嗣年月郡人吴潜

   养济院记
本朝圣圣相承深仁厚泽渗漉宇宙我主上嗣无疆大
历服仁培而愈积泽浚而愈流用能延洪有宋亿万年
之基虽遭世之难三边用兵久不解甲而本根不摇其
所扶持凭藉远矣某服劳中外岁垂三纪事主上最久
卷三 第 9a 页 WYG1178-0422c.png
熟知德意志虑无宵旰不在赤子故鞠躬受任历符节
者十二三惟以抚摩爱养为主既不敢鄙夷其齐民而
尤不敢鄙夷下民也且古言治莫盛于帝王其在尧舜
则曰不虚无告不废困穷在禹则曰予视天下愚夫愚
妇一能胜予在汤则曰子惠困穷在文王则曰怀保小
民惠鲜鳏寡在武王则曰无虚㷀独在成王则曰某丕
能諴于小民又曰以小民受天永命帝王为治之纲
领槩具于此而岂高明威福云乎哉四明为浙右大都
卷三 第 9b 页 WYG1178-0422d.png
会城邑井市人物阜繁则夫鳏寡孤独与瘖聋跛躄之
民宜不能免焉自强大之家豪奴黠𣜩极智术以牟利
而齐民之生理血脉日䠞以至于竭齐民困则穷民益
困于是鳏寡孤独瘖聋跛躄之民得其生者鲜矣自淳
祐初柄国者立为厉禁常平义廪之储有司不得擅发
凡穷民遇岁晏始一济所发者微而受济者狭于是鳏
寡孤独瘖聋跛躄之民得其养者又鲜矣此固长民之
官所当视犹饥渴者也属初莅郡核遍浮淫之蠹并省
卷三 第 10a 页 WYG1178-0423a.png
酒务得敝屋一区亟加缮葺且增创新楹合前后共一
百馀五间聚城内外鳏寡孤独瘖聋跛躄之将沟壑者
使居焉以三百人为额大口月给米六斗钱十千中口
四斗七千小口三斗所费皆不取于郡之经常庶几其
可以久也前辈有言士夫苟有意于及物由一命以上
皆可行志天下安有不可为之郡哉为之者疾用之者
舒正义明利禁民为非毋以宠赂相尚毋以膏辛自肥
而又能窒鏬漏而绝蔽欺则财常足矣以馀财而及民
卷三 第 10b 页 WYG1178-0423b.png
物讵非行志中之一乐哉或曰城邑井市之民固幸矣
如田里何乃复损羡钱一百四十七万三千八百五贯
文预为六县人户代输宝祐六年折帛以宽布缕之征
仿补助之义焉若本院田亩之数金谷之入规画之详
具刻左方后之君子其相与增益之以广德意于无穷

   陶隐君墓志铭
陶世雄字伯英曾祖安妣奚氏祖甄妣崔氏江氏吴氏
卷三 第 11a 页 WYG1178-0423c.png
吴即予之姑也父允升妣刘氏魏氏俱隐德弗仕世雄
五岁丧母未几又丧父继母毓之有恩刘死世雄执丧
有礼乡人两称之养孀姑惟谨雅重好书善治生早贫
晚岁优游治家教子俱有法度宝祐丁巳四月十有一
日以疾卒得年五十有一以九月壬申葬于昆山白杨
之原娶刘氏继以刘氏高氏子男三人九皋九云九功
女四人长适进士张俊民次适进士陈宏中馀尚幼陶
氏世居始熟先君子正肃公笃友于之爱俾迁于宣之
卷三 第 11b 页 WYG1178-0423d.png
慈溪以便岁时叙集予兄弟时相与周旋九皋父子兄
弟之间别几年而九皋以缞绖请予铭墓矣为之铭曰
宋正肃吴公甥孙陶世雄伯英之墓积施有食其在子
孙乎
   梅和甫税院墓志铭
梅为宣城著姓国史有传者给事中讳询席殊宠于咸
平都官员外郎尧臣扇盛名于嘉祐自时厥后遗响不
传予居是邦尝物色其裔胄至绍定癸巳护饷金陵一
卷三 第 12a 页 WYG1178-0424a.png
日吏白有里中子梅姓者入谒曰给事都官来昆行也
予油然喜跃迎则美须髯丰下魁梧谈天下事熟而有
大志沈毅而善谋遹怀前修尚幸有后桑梓敬心油油
然将明试事功则君以内艰去回首离逖垂十五年百
不一施属予铭墓矣呜呼君讳应奇字和甫弱冠通六
艺游乡校有隽声试太常辄不中有劝以勇弁媒科第
者遂调武进校尉再试江东转运司议事官以边赏转
承信郎已而叹曰吾本儒家子何以鹖冠为哉与其闻
卷三 第 12b 页 WYG1178-0424b.png
金鼓之声孰若课子孙以弦诵与其见干戈之扰孰若
娱宾客以豆觞浩然归欤使者不能夺其志于是渔于
石港有鱼有蟹田于车浦有稻有梁覃及乡邻冻者衣
馁者食贫者赒恤无一毫鄙吝意虽抱负蕴藉迄不获
伸而幅巾杖屦自适其适或忧时愤世无以寄兴则担
风而长啸握月而浩歌间亦假诗文以宣泄其不平尝
曰隐之有味哉淳祐丙午正月乙未以疾卒得年若干
岁曾祖考某妣某祖考某妣某考某妣某妻夏氏男某
卷三 第 13a 页 WYG1178-0424c.png
孙某将以明年己酉葬于县之章务理清远石涧之原
子某等拜予而泣曰孤不天愿丏铭志光贲幽壤予论
其世奇其才惜其不庸于时姑志其族望岁月之大槩
而系以铭曰 天降尔才亦孔之厚灌而养之益畅以
茂而厄于期害其不偶生不有以亢厥先死必有以鸿
厥后
   孙守叔墓志铭
嘉熙丁酉余以工部侍郎领吴牧适常平使者阙被旨
卷三 第 13b 页 WYG1178-0424d.png
摄事始与鄞人孙守叔为同僚即之久见其人温纯肃
洁心异之未几守叔果拾级而上青云矣其在朝廷则
靖共之度正直之节人尊而抑之其在郡国则廉平之
誉恺悌之风民歌而诵之然年未六十遽弃明时其命
也夫其可悲也夫君讳梦观守叔其字雪窗其号也曾
大父俊乂故豋仕郎泗州招信县主簿妣严氏继张氏
大父才冠故承信郎监临安府于潜县税妣刘氏考参
赠奉直大夫妣陆氏赠令人君豋丙戌进士第与兄渊
卷三 第 14a 页 WYG1178-0425a.png
俱占南宫龟列授迪功郎调桂阳军教授浙西提举司
干办公事差主管吏部架阁文字除武学谕添差通判
严州台州崇道观复除武学博士太常寺簿诸王宫大
小学教授宗正丞兼屯田郎官将作少监知嘉兴府仍
旧班兼右曹郎官将作监国子司业知泉州兼提举市
舶事改知宁国府除司农少卿兼资善堂赞读太府卿
充御试编排官宗正少卿兼给事中起居舍人起居郎
直龙图阁予祠慈溪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秘阁修撰
卷三 第 14b 页 WYG1178-0425b.png
江淮等路提点铸钱公事复除起居郎兼右侍郎给事
中兼赞读兼国子祭酒权吏部侍郎集英殿修撰知建
宁府积官至宣奉大夫君世居郡之慈溪奉直公质直
而好义以善人称于乡慈湖先生杨文元公尝志其墓
积厚报丰遂生君为闻人初与二兄因渊自为师友既
中第益留意古学为郡博士专以考亭之书淑诸生州
境有蛮寇帅廉君宜于士而习其俗越次命君摄事寇
即定浙右盐筴最浩繁为幕官者诸场岁时例有馈君
卷三 第 15a 页 WYG1178-0425c.png
皆郤绝户庭如永王侍郎遂以侍从典州以其学行才
美荐于朝甫登畿轮当面对首论人主听言不容有所
惮尤不容有所玩惮则有言而不能容玩则虽容其言
而不能用切中千古之病时乡衮执国柄咸谓美官可
劵取君力请员外治中以去旋引疾归踰季复召横经
皇弟太傅嗣王嘉其三益之助爱敬弥笃复当陛
对援周书抚后虐雠及文中子戎狄之德黎民怀之之
说恳恳为上陈之寻以戎监转对极言风宪之地未闻
卷三 第 15b 页 WYG1178-0425d.png
有十人疏攻一竦者封驳之司未闻有三舍人不肯草
制者且论道揆不明法守滋乱天下之权将有所寄而
倒持之患作当路者浸不悦出守泉州旋易宣蠲逋减
赋不计缗石凡有汎人尽籍于公蔬食布衣如苦行僧
衲时虽供亿甚繁而郡不告匮版曹专官督赋如星火
急阖郡皇骇莫知为计君曰吾宁委官以去毋宁病民
以留力丏祠且将以郡印牒专官专官闻之夜遁宣人
至今言之尚流涕也董丞相槐以枢蜜召还上问江东
卷三 第 16a 页 WYG1178-0426a.png
廉吏首以君对上悦除司农少卿适资善讲官缺员上
遴选端良之士亟命君兼赞读轮当陛对奏谓国家必
有所恃而后立今内外之臣恃陛下以各遂其私而陛
下独一无可恃可为寒心次论郡国当为斯民计朝廷
当为郡国计乞命大臣应自前主计之臣夺州县之利
而归版曹者复归所属庶几郡国蒙一分之宽则斯民
亦受一分之赐其言一一如蓍龟上首肯且奉玉音卿
在资善更烦尽心先是有以越职言事削秩者踰季黄
卷三 第 16b 页 WYG1178-0426b.png
犹在牍君曰此非法也即日涂归且乞叙用其人时有
为公论所指目者除职予郡君奏谓王安石欲去熙宁
之君子则名以流俗京下欲去元祐之君子则名为邪
党秦桧欲去绍兴之君子则名以异议李沐陈贾欲去
庆元之君子则名以伪学某人复倡为虚议论以尽去
更化以来所收召之君子非所以为世道计四月以资
善堂满岁迁制词有曰虽舍章从事有訚訚侃侃似不
能言之风及批敕涂黄乃謇謇谔谔有凛不可犯之色
卷三 第 17a 页 WYG1178-0426c.png
盖上意也当国者恶之是月免兼琐闼进右螭八上章
引退乙卯正月进左螭免牍三四上憸人吴燧挤而击
之除直龙图阁予祠十月升秘撰提泉诸道丙辰正月
甫抵司存复以旧班召公闻命凡泉司供帐悉付之护
印者归装萧然抵门奏事抗论益切大槩以宠赂彰仁
贤逝货财偏聚为言且谓未易相之前弊政固不少既
易相之后弊政亦自若在廷之士皆危之君曰吾以一
布衣蒙上恩至此虽捐躯无以报利钝非所计也未几
卷三 第 17b 页 WYG1178-0426d.png
进侍郎右选仍兼琐闼赞读如故皇子忠王闻君再为
讲官喜甚君每入讲必援先儒格言反覆开陈王亦多
所咨问七月进大司成旋真除二卿升翊善君亲被主
知屡膺天奖两地可以拾级而升然雅志恬淡入从仅
三月即三疏祈閒辞甚苦至上留之不可二月以殿撰
宅牧武夷夏五领事首以考亭先生絜矩之义谕郡人
蠲丝谷之积逋不趐以万计不遣一卒下属邑两造在
庭决以公是虽丽于罚者无怨言布衣蔬食之操视守
卷三 第 18a 页 WYG1178-0427a.png
宣有加焉建多君子其达官显人徐知院清叟蔡参政
抗皆相推以为有古循吏风君每谓诸邑月解自盐运
不续凿空取辨展转病民方欲为千里赤子祈哀于上
图所以变而通之者遽以微疢至大故未属纩前犹揽
衣危坐曰吾荷上奇遇忠言无不售虽屡为柄臣所排
独主上保全以至于此今病不可为论报已矣口授遗
表忱实恳恻不出于大学末章人才货财之二事草毕
凝然而逝七月十二日也享年五十有八讣闻上悼惜
卷三 第 18b 页 WYG1178-0427b.png
久之貤恩如律加赙赠三百疋两制词有曰贰铨省以
抡材其清如水登琐闼而批敕有力回天深悼遗忠再
加禭饰呜呼君之报主未终而上之眷君益厚君有遗
憾而上则无遗憾矣君未薨前三日郡人有梦从者甚
都迎祠山神自郡治出视之则公也俄而君不吊阖郡
士民相与惊异多至泣下君娶叶氏平庵项公宣抚之
亲甥躬务勤俭克相其夫先君十八年卒赠令人子男
六人五人皆幼亡从孙将以公致仕泽补承务郎女二
卷三 第 19a 页 WYG1178-0427c.png
人在室从孙九月辛酉葬君于邑之郎官坪之原并徙
叶氏令人合隧潜尝谓孔子才难之叹以为唐虞之际
于斯为盛际者接也言自唐虞下至于周而人才之盛
方见于斯意者自皋陶九德之目至周之九人而始备
乎故曰才难不其然乎后世之才固未易与盛周时比
然如君者亦几于宽栗柔立愿恭乱敬扰毅直温简廉
刚塞彊义之大致矣其为人退然若不胜衣然义所当
为奋往直前虽贲育之勇不能过故其立朝之节光明
卷三 第 19b 页 WYG1178-0427d.png
俊伟与严霜烈日争光至其治郡则纯以宽大奉行诏
令在宣时教条简便刑罚寝息日未晡吏散庭宣帘阒
然人不知其为太守治所也古所谓循吏非耶乃若居
家孝友居乡退逊处赵魏之乡争以陶朱猗顿相雄长
而泊然自好视货财如粪土入都法从出领藩符不过
败屋数间人不堪其忧而君处之裕如也可谓清风高
节远追董孝而逼慈湖矣曕众鸟之翔飞怅祥凤之孤
逝得不重为世道惜耶潜与君交虽澹而意甚真其死
卷三 第 20a 页 WYG1178-0428a.png
也不克临其棺其藏也不克临其穴从孙以来请志
其墓不忍辞而为之铭曰有德之人默默循循内不足
者骄誇矜盈彼美雪窗抱德怀节退然无能厥闻四达
越三十载中外荐更不急不徐维义之行淳祐中年风
宪消弭乱匪自它权贵所使谁能抗疏排云敷陈君于
是时王吉贾生宝祐之初朋引憸慝邪燄欲炽正理几
蚀谁遏其萌罔俾复然君于是时富弼李藩方在邸僚
里人当路步要津掉头引去强禦横行谁敢侮予直
卷三 第 20b 页 WYG1178-0428b.png
唾怒虎折箠奋呼身在南邦心在王室方徯东归妖梦
随入名山大川舒敛英灵明则为人幽复为神不以存
存不以亡坏亦理之常无足怪者千载而下川陵变迁
视诸斯文敬心油然
   孙守叔像赞
神气完固胸次洒落云鹤游空冰檗在壑以敬义为执
持以经史为该博引君当道也则天开日明为国除㬥
也若风驱电却可托孤而寄命诚先忧而后乐惜乎年
卷三 第 21a 页 WYG1178-0428c.png
甫六十而令终失此北门之锁钥也噫
   吾吴氏宗谱跋
维吴氏系昉于周泰伯故潜之祖府君佐为姑苏人汉
番君吴文王芮之裔胄也当后唐之中世睹国政不纲
念苏为湖海之冲且多盗乃徙其族自苏之宣卜筑于
郡东南距城六十里许母夫人皇甫氏墓所之白马山
人号其乡曰来苏言自苏而来也于时有曰少微者徙
歙之新安曰毗陵者徙庐江镇之姥山佐之后又有曰
卷三 第 21b 页 WYG1178-0428d.png
好问者徙洪之瑞阳姑苏之族始散蔓于天下矣但世
系辽远难以诠次传曰岂无他人不如我同姓况同所
自出乎敬跋之而归诸谱
   平桥水则记
四明郡阻山控海水自高而卑尽衲于海则田无所灌
注于是限以碶闸水溢则启涸则闭其启闭之则曰平
水尺往往以入水三尺为平夫地形在水之下者不能
皆平水面在地之上者未尝不平执三尺以平水水无
卷三 第 22a 页 WYG1178-0429a.png
不平矣余三年积劳于诸碶至洪水湾一役大略尽矣
己未劭农翠山自林村由西门汎舟以归暇日又自月
湖沿竹洲舣城南遍度水势其平于田塍下者刻篙志
之归而验诸平桥下伐石为准榜曰水则而大书平字
于上方暴雨涨水没平字戒吏卒请于郡亟启钥若四
泽适均水沾平字钥如故平桥距郡治巷语可达也都
鄙旱涝之宜求其平于此而已矣后之来者勿替于兹
哉宝祐年丞相吴潜记
卷三 第 22b 页 WYG1178-0429b.png
   重建逸老堂记
逸老堂者绍兴十四年郡守莫侯将所创并为文以记
之者也其义盖摘李太白所云四明逸老贺知章之语
按贺公字季真唐开元十三年为礼部侍郎集贤院学
士肃宗正储副授秘书监太子宾客天宝初移疾请为
道士还乡里诏赐剡川居焉剡隶越鄞故越封部公亦
自号四明狂客故侯缔堂妥灵于是邦之月湖且合太
白而祀之然太白初见明皇倨傲鲜腆待高力士辈若
卷三 第 23a 页 WYG1178-0429c.png
奴仆其气真可以挥斥八极驱役群动而其末也乃陷
于永王璘之党季真遭时遇主弹指可都显位忽飘然
引去盖肃宗之人品已瞭于季真胸中矣使相与终始
则灵武之事犯父子之大伦季真亦将不能逃万世之
责易曰知几其神季真有焉又岂止于蠛蠓富贵涕唾
卿相而已哉是堂之建殆今一百十五年矣屋老圮坏
几无存者予领郡之三年始克鼎新之规模宏敞视昔
稍异乃求季真之像于越绘而龛之且诔以词述以赞
卷三 第 23b 页 WYG1178-0429d.png
用诏永久俾邦之人士景清风而企芳躅或少禆于风
教云开庆元年观文殿大学士判庆元军府事吴潜记
 
 
 
 
 
 履斋遗稿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