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峰集-宋-史尧弼卷四

卷四 第 1a 页 WYG1165-0694c.png
钦定四库全书
 莲峰集卷四      宋 史尧弼 撰
  策问
   均税策
课治于王者之盛时则守株之诮不免于啬夫之口课
治于霸者之末世则改弦之喻不夺于君子之志非王
者之不足尚而霸者之有可称时适其变而法便于民
故也请借齐秦以为喻齐之小白相管仲而从其言秦
卷四 第 1b 页 WYG1165-0694d.png
之孝公用商鞅而听其说是齐秦之便利苟简虽为好
高慕古之士所黜其量时度宜反为通达国体之人所
取是其不贻于守株之诮而有得于改弦之喻也何则
五家为轨五里为连此轨里之法起于管仲也非管仲
有拂于先王齐小白富强之急不得不然尔千而为阡
百而为陌此阡陌之法起于商鞅也非商鞅有拂于先
王秦孝公兵食之急不得不然尔若使不然追踪王者
之迹图为治国之术岂不亦疏且远哉大抵一时之治
卷四 第 2a 页 WYG1165-0695a.png
必循一时之法必循一时之便不循其法不足以为治
不循其便不足以为法藉是以观历古赋税之得失盖
可见矣自神禹治水分别九州底乃财赋时则有五十
之贡成汤嗣兴受小共大共为下国骏庞时则有七十
之助成王定周设为九赋以敛财贿时则有百亩之彻
三代便民之法岂可企而及之哉春秋之世鲁宣公之
初税亩则税赋为不足定公之作丘甲则税赋为不足
哀公之用田赋则税赋为不足便时之法果将若何为
卷四 第 2b 页 WYG1165-0695b.png
足观也汉高祖式遏乱虐除秦之暴天下平定区别疆
界时则十五而税一迨及文帝治风灿然四海富庶时
则三十而税一当此之时税赋为有馀循时之便何足
忧哉有若武帝专意征伐用度始不足加口钱𣙜盐铁
铸白金造皮币纷纷然也无益于事是虽仲舒献名田
之策是虽师丹献限田之策皆欲均其赋税也惜乎策
之不用而止唐太宗济民水火除隋之暴身及太平法
古遗意时则有租庸之制施及代宗前法稍玩有所更
卷四 第 3a 页 WYG1165-0695c.png
革时则有以亩定税之制当此之时赋税为有馀循时
之便又何足忧哉有若德宗藩镇强盛用度始不足议
盐铁兴钱币行括苗置和籴纷纷然也无益于事是虽
陆贽进六币之策是虽齐抗进六奸之策皆欲均其税
赋也惜乎策之不用而止历观古者一得一失大率如
此厥今赋税何如哉不均之弊有二有兼并之弊有流
徙之弊何谓兼并之弊富者地日以益而赋不加多贫
者地日以削而赋不加少奸民欲计免于赋役者割数
卷四 第 3b 页 WYG1165-0695d.png
亩之地加之数倍之赋而收其少半之直于是其富者
地连阡陌膏腴沃壤奄而有之其贫者曾无尺地以置
锥托足方且困于重役迫于追呼此所谓兼并之弊也
何谓流徙之弊吴蜀有可耕之人而无可耕之地荆襄
有可耕之地而无可耕之人又其凶年饥岁转相散徙
于丰足之邦于是所会之处如凫居雁集乌合蚁聚所
居之里鸡犬不相闻马牛不相及又且伐户破灶析骸
毁骨此所谓流徙之弊也为方今之计必欲去此二弊
卷四 第 4a 页 WYG1165-0696a.png
莫若行土断之法何则籍其地之广狭计其人之众寡
限之以户数而授之以土地使有力者势不至于陵僣
使不足者身不至于流荡是法既行户有定籍田有定
分无有兼并无有流徙然后从之为什一之税则不均
之弊又何患哉所以晋哀帝始行之安帝终复之亦能
济其艰危免其匮乏而天下有息肩之所岂不嘉哉幸
今主上屡降德音以此为念庶几礼乐兴狱讼息明执
事上体天子之意以此下询愚虽不敏愿以土断为献
卷四 第 4b 页 WYG1165-0696b.png
不识与其进否
   冗官策
求天下之害而与民除之者君之职也陈天下之害而
与君共除者臣之职也呜呼天下有未除之害而为人
臣者有能深言而力行之为人君者又从而深信以委
任之以扫清积世之弊故害可除而利从而兴焉嗟乎
衰世之不由此也为其君者不知天下之利害闻其臣
之言则掩耳而不听为其臣者虽能言之于上见其君
卷四 第 5a 页 WYG1165-0696c.png
不听则遂从而巳害既不去利何从而兴乎冗官之弊
天下之大害也苟君臣欲有为于天下者不可不除也
其事似小为害甚大其为害有四何则唐虞所以庶绩
咸熙者庶官无旷也今也无其事而虚设其官无其功
而空食其禄则是天下皆旷职也问之曰何职也曰备
员而已小无益于民大无益于国此则旷职业为害一
也国家所责有限天地所产有穷今也冗官布于州县
坐无事之人而食有限之禄纵无穷之欲而尽有穷之
卷四 第 5b 页 WYG1165-0696d.png
财海内所以虚耗国用所以罄空此则耗财用为害二
也官吏无数而职业有限故有运货赂于权门辇金帛
于戟里望尘拥拜摇尾乞怜冀欲超迁高资擢除美职
者矣此则长奔竞为害三也奔竞之徒固非夷惠之清
而实饕餮之子也故其得职也曰前日所献若干所费
若干则今日槌民肤剥民髓以偿前日之费而后已此
则虐万民为害四也四害不去天下所以乱亡相寻也
然在治平之世则尚可而于有事之时则不可苟于是
卷四 第 6a 页 WYG1165-0697a.png
时君不听其臣之言臣不尽其所欲言为其君者昧于
安危之机不见天下之利害为其臣者除害之心不力
君之不听遂委之而已故冗官不去而日以滋蔓考之
于唐中宗不报卢怀慎德宗不省杜佑是矣至于明君
良相则不然臣深言而力行之君又从而深信委任之
为其臣者见事之智甚明除害之心甚决慷慨激昂条
陈利便为其君者熟知其害遂披襟以纳之决意以行
之故去冗官如反掌尔考之于唐宪宗任李吉甫武宗
卷四 第 6b 页 WYG1165-0697b.png
相李德裕是矣是四君者皆常有事也有事之时是人
主中兴之秋也今欲中兴则当先除天下之弊而为新
天下耳目之事舍省官何以哉何者四害之积天下莫
不厌吾今于此一扫而清之非徒足以兴四利亦可以
慰天下之心矣四君当有事之时而抚中兴之运是时
冗官不可不省奈何中宗德宗失之于前幸而宪宗武
宗得之于后中宗之时袭武后戕杀之后当韦氏浊乱
之际天下不可谓无事方是时也侧门用事墨敕授官
卷四 第 7a 页 WYG1165-0697c.png
凡数千员时号三无坐处其官何其冗也为中宗计者
有事之时冗官所当省也奈何卢怀慎上疏以为诸司
官数十倍于古诸牧宰不任职者一废省之是言也可
听而不听而中宗不知报何不明之甚也虽中宗之过
也亦卢怀慎之罪也夫吾欲除天下之害则青蒲再伏
可也皂囊屡上可也何一言不听遂从而已乎故治终
不成也德宗之时三叛分王于幽蓟华盖蒙尘于奉天
天下不可谓无事方是时也官员益滥铨选益谬入仕
卷四 第 7b 页 WYG1165-0697d.png
之门太多世冑之家太优其官何其冗也为德宗计者
有事之时冗官所当省奈何杜佑上议谓救弊莫若省
用省用莫若省官是言也可用而不用而德宗不之省
何其不明之甚也虽德宗之过也亦杜佑之罪也夫吾
欲省天下之官力行之可也再言之可也何一议不听
遂从而休乎宜其功之不成也故曰中德不听其臣之
言其臣不尽其所欲言故冗官以滋蔓宪宗之初两河
未挈地悍将未悔过天下可谓有事矣而李吉甫秉政
卷四 第 8a 页 WYG1165-0698a.png
疾吏员太广其意谓今天下有事必先省官以新天下
之心故其早夜孜孜以辅治者无非此也乃奏曰今存
无事之官食至重之税遂省官八百员省吏千四百员
故能成元和之治虽然吉甫之功也亦宪宗之功也何
则非吉甫不能省冗官非宪宗不能用吉甫君臣相得
此元和之政所以成也武宗之初刘稹未就诛藩镇未
尽服京师未甚安天下可谓有事矣而德裕为相愤官
吏太滥其意谓今天下有事当先省冗官以新天下之
卷四 第 8b 页 WYG1165-0698b.png
心故其深思远虑以为治者无非此也乃言曰省事不
如省官省官不如省吏请罢郡县吏凡二千馀员故能
成会昌之治虽然德裕之功也亦武宗之功也何则方
德裕建言武宗遂披襟而纳之决意以行之噫非德裕
不能去冗吏非武宗不能用德裕君臣相与会昌之治
所以成也故曰宪武之臣深言而力行之其君又从而
深信委任之故去冗官如反掌呜呼天下有未除之患
不可专罪君亦不可专罪臣天下有已成之功不可专
卷四 第 9a 页 WYG1165-0698c.png
归功于君亦不可专归功于臣君明臣良治之基也君
暗臣庸乱之府也中宗德宗于卢杜莫之报省而卒至
于乱宪宗武宗能行二子之言故治称中兴则知省官
去官吏之冗实救弊之先务恭惟国家炎精厄箓强寇
干纪天下可谓有事正主上中兴之秋也而天下有大
兵甲十年于兹矣财利之臣鞭算心计亦至矣𣙜酒酤
筦盐铁关市舟车有征山林陵麓有禁然国用告乏军
储告匮者何也此皆冗官未省取得其道而与非其宜
卷四 第 9b 页 WYG1165-0698d.png
故也窃愿清入仕之门以绝滥进罢不急之职以去旷
官斥无用之吏以省浮费则冗官可省而旷职业者无
有也耗财用者无有也长奔竞者无有也虐万民者无
有也四害去而利兴矣而主上又能以宪武为法而以
中德为戒大臣又能以二李为心而以卢杜为耻则今
日中兴之功岂特元和会昌之治耶
  私试策问
   楚屈原述离骚为九歌九章赴河而死其徒宋
卷四 第 10a 页 WYG1165-0699a.png
   玉和之又为九辨自是文人才士依仿焉又如
   枚乘作七发傅毅作七激张衡作七辨崔骃作
   七依曹植作七启张华作七命唐兴作者尤多
   或者以此曹区区之文冀其有致身之阶果其
   然耶请折衷为之说
夫待人以必能者不能则丧气倚事之必集者不集则
挫心士之怀奇抱策出而佐时必期得君以展尽其底
蕴而上赴功名之会矣岂意中遭挠败而功名不克就
卷四 第 10b 页 WYG1165-0699b.png
此固丧气挫心而忧愤怨刺之言所以发舒于外而不
顾死亡之祸也昔楚屈原为三闾大夫因罹谗毁流放
江湖乃述离骚为九歌九章援天引圣而卒不见省遂
赴河而死其亦蹈此者欤若屈原者可谓浅中浮外而
不知大体者也盖为臣之道莫善于全节而次之以全
身苟道不足以正君智不足以弭乱谏不行言不听则
继之以死故甘斧锧安鼎镬而不悔者冀以区区之身
一悟主上而纳之于善如龙逄以之死夏比干以之死
卷四 第 11a 页 WYG1165-0699c.png
商也脱或不幸忠谋而君不从正諌而主不信以独见
之明而知祸乱之不救杀身之无益则超然远去虽高
爵重禄亦不足以系其心而介其意姑全其身以没于
世如微子以之去商百里奚以之去虞也若屈原者其
亦知此乎奈何不知出此而乃蔽于待人以必能倚事
之必集而卒于不遇遂丧气挫心以发其怨愤之言而
为离骚之文以葬于江鱼之腹呜呼使屈原而稍知全
其身以没于世则必不忍为此及夫其身既没其后宋
卷四 第 11b 页 WYG1165-0699d.png
玉从而和之又作九辩自是文人才士依仿为文如枚
乘作七发张衡作七辩崔骃作七依曹植作七启张华
作七命以至唐兴作者尤多皆愿附于离骚之间遂谓
之楚辞是皆不能自用其才而乃甘为忧愤怨刺之言
以讥讽于时不然贾谊何以少年属文于郡中自负为
王者之佐而亦不能自用其才一以不遇过湘为赋以
吊屈原其后卒以自伤哭泣至于夭绝其亦屈原之徒
有以激之欤吁后之为国家者其于忠义之士名节之
卷四 第 12a 页 WYG1165-0700a.png
流当在屈已礼遇虚心优容使引鉴皆明目临池无洗
耳若然则变故之世颠沛之时尚冀其有回天之力复
国之勋况兴平之际治安之朝何其不能成功乎
   课吏四善二十七最九等赏功十二转三阵三
   资法
西汉享国二百年传十二帝不世之主抑何多也英武
如高帝宽厚如文帝才略如武帝愚皆不取之独以宣
帝为难能谓宣帝有英武耶断断之技恐高祖之不肯
卷四 第 12b 页 WYG1165-0700b.png
为也谓宣帝为有宽厚耶察察之政恐文帝不忍为也
谓宣帝为有才略耶拓地开疆则武之所优为宣帝不
可企而及由是观之宣帝难能之事果何著见而高帝
文帝武帝焉得而不取之耶甚矣人之智愚贤不肖未
可以一律而论不有以区分而旌别之愚恐奋迅卓越
之才不自表见怠惰阻郁而不兴奸贪放纵之士不自
警戒侵渔掊尅而益甚也天下乌乎而免乱哉故宜统
天下者有以处之耳此所以考课之法不得不行于吏
卷四 第 13a 页 WYG1165-0700c.png
职赏勋之法不得不行于将帅者也推是说以槩之于
宣帝难能之事兹可见矣何则汉自高帝平定之后一
切草创倥偬不暇此马上之治莫逃后世之清议是虽
英武为莫可及而英武特用之以取天下传及文帝时
方宴安仁政之施固不可缓此以德化民实为后世之
美谈是虽宽厚为莫可及而宽厚特用之以结人心至
于武帝则不然嫚书之辱白登之围忍之久矣及当此
时马足已践于河上不示之以威愚恐匈奴之变将可
卷四 第 13b 页 WYG1165-0700d.png
忧也武帝由是起而征之雪汉之耻倡汉之威是武帝
之才略亦虽莫可得而及于征伐则有补于考课赏勋
则无补也夫无补于考课赏勋何以责治道而维持天
下哉愚想宣帝之前吏职之不称将帅之不举虽有考
课之法而实不考课虽有赏勋之法而实不赏勋可谓
极矣宣帝之兴孰不咨嗟而愤悼之于此二者信有意
也是故综核名实则考课之法行于吏职信赏必罚则
赏勋之法行于将帅矣考课既行于吏职则吏职乌得
卷四 第 14a 页 WYG1165-0701a.png
而不自勉吏职自勉也用能政事文学法理之士咸精
其能者焉赏勋既行于将帅将帅焉得而不自勉将帅
自勉也用能单于慕义稽首称藩者焉呜呼高帝之英
武文帝之宽厚武帝之才略虽莫及矣殊不知宣帝积
弊之后使考课赏勋之法行则难能之事亦安可得而
及之哉读史至此乃知考课赏勋之法诚国家之急务
也兹承明策以唐四善二十四最九等考课之法而以
升降其才能十二转三阵三资赏勋之法而上下其功
卷四 第 14b 页 WYG1165-0701b.png
劳下询诸生此愚之所以喜闻而乐道之也试效一班
之见且四善以明其人在已之所长二十七最以明其
人在官之所能在巳未必皆所长则或最为可取在官
未必皆所能则或善为可取最善兼得则在九等为上
上善最不闻则在九等为中下或有一最而三善或有
一最而二善以至爱憎任情处断乖理背公向私职务
废阙居官谄诈贪浊有状莫不皆以九等而次第之故
四善自德义有闻积而至于恪勤匪懈二十七最自近
卷四 第 15a 页 WYG1165-0701c.png
侍积而至于镇防大率以此不复槩陈其详夫考课而
升降其才能有如此者则当时吏职之循良盖可见也
是以就其尤者而论之敢婴逆鳞不畏鼎镬以諌诤为
事则有如魏郑公详明治道深切时政以敷奏为事则
有如陆宣公排众人之说陈伐蔡之计则裴度擅其能
应一时之变成天下之务则姚崇处其任以至徐有功
之决狱高季辅之考校班班然见于当时以此而观他
可类推而例见也岂不由考课之法升降其才能而至
卷四 第 15b 页 WYG1165-0701d.png
此乎且十二转以示其器秩之厚薄三阵区别其立功
之难则谓之上阵则品秩之必厚其立功之易则谓之
下阵则品秩之必薄其中阵亦例而推其三资亦例而
见故见任前资常选曰上资文武散官卫官勋官五品
以上曰中资五品以上子孙上柱国国子勋官六品以
下曰下资计战功之多而取乎三阵则还以十二等者
为之资议酬功之等而取乎三资则还以十二转而为
之品莫不皆然不复槩陈其详夫赏勋而上下其功劳
卷四 第 16a 页 WYG1165-0702a.png
有如此者则当时将帅之奋发盖可见也是以就其尤
者而论之阖门称疾畏远权逼功大而主不疑则有如
李药师朝闻命夕引道无纤介自嫌则有如郭子仪长
于策敌之功精于制胜之术则光弼为之最陈范阳之
谋致两京之复则李泌为之先以至张巡之婴孤城李
晟之抗群贼班班然见于当时以此而观他可类推而
例见也岂不由赏勋之法上下其功劳而至此乎恭惟
国家考功之法虽行矣而吏职不至于澄清此所以不
卷四 第 16b 页 WYG1165-0702b.png
免功过善恶资叙庞杂焉司勋之法虽行矣而将帅不
至于铨次此所以不免勋劳剧易品级差叙焉吏职之未
澄清将帅之未铨次盖恐有害于治道是宜朝廷之注
意也必欲吏职之澄清莫若法唐四善二十七最九等
之遗意可乎必欲将帅之铨次莫若法唐十二转三阵
三资之遗意可乎夫唐法之善盖有得于成周之遗何
则成周之制爵禄以贤以庸而分之驭之以八柄辨之
以八职若夫考课之六计乃唐之四善二十七最九等
卷四 第 17a 页 WYG1165-0702c.png
之法也赏勋之六功乃唐之十二转三阵三资之法也唐
之于周辽远二千馀年法其遗意而成其治道也如此
况国家去唐之世不甚绵邈法其遗意孰不可哉苟其
若然非惟吏职之循良将帅之奋发与唐无异抑将远
追成王之逸驾享其既醉凫鹥之太平矣汉宣帝中兴
之功何以过耶孤陋浅见执事以为然否
   王导谢安兼统内外
古之兴王其所以委寄责成而任天下之托者一人而
卷四 第 17b 页 WYG1165-0702d.png
已故举天下之重任而付之方其用之也聪明之鉴已
洞然照其肝膈之间早知其文足以化成天下武足以
威震八荒由是任之而不疑信之而不惑以为内外不
专统则不可以责其大功故专之以内外之寄以谓军
国不参总则不可以制服天下故专之以军国之权而
责之以措置天下之务故有假黄钺而督内外诸军者
矣有任宰相而为天下元帅者矣而当时之英才有受
其责者必曰吾君付我以重任待我以赤心必当取天
卷四 第 18a 页 WYG1165-0703a.png
下以付之于吾君然后可以偿其责于是内则淬砺有
官抚摩人民修整法度以兴衰拨乱外则鹰扬虎视运
筹决策练兵蒐乘以混一区宇凶顽肆蛇豕之虐吾则
提横行之卒以征之盗贼逞蝮蝎之毒吾则兴问罪之
师以讨之及内外已治矣凶顽盗贼已平矣四方亦晏
然无事矣然后人主享天下之富而已有取天下之功
顾不伟哉向非人君付大臣以重任而人臣有取天下
之英才畴若是耶呜呼唐虞三代以来圣贤相遇未有
卷四 第 18b 页 WYG1165-0703b.png
不由此也降及后世鬼蜮青蝇之人进而天下无重任
矣三光五岳之气散而天下无英才矣文武𣲖为二道
而宰相元帅之职异矣是故天下或有英才而无重任
或有重任而无英才此大功所以不立而大治所以不
成也何则方时多故天下板荡荜门圭窦之中筑岩钓
渭之叟抱经世之策韬康国之略思欲整顿乾坤与华
夏鼎新革故者人主举而用之然而国家之重权不在
于已也阃闑之内外不任于已也中外不得兼统军国
卷四 第 19a 页 WYG1165-0703c.png
不得参预谗人鼓交乱之喙则异其任又明日而罢其
权矣欲望恢复岂可得哉此则有英才而无重任方时
未宁人主于此捐千里之地举百万之师高爵厚禄鱼
符金印猎天下之英才伟望拔一人而用之然而边庭
有鼠窃之寇河洛有饮马之盗而四方入于颓败委靡
而不可救者何也所用无经国之才乏济时之略徒务
谨守封疆不能混一区宇望其一统实未可也此则有
重任而无英才是二者其体虽殊言其致败则一耳且
卷四 第 19b 页 WYG1165-0703d.png
唐自明皇以来藩镇跋扈悍将横行流血染潼关腥膻
污伊洛当是时忠义贯日月声名惮戎敌者郭令公一
人焉苟付之以重任则天下之难不难平矣奈何肃宗
听鱼朝恩之谗间不过任子仪为朔方节度副元帅而
已矣奸臣掣肘卒无显功遂使怀恩骚动于两河三叛
分王于幽冀可不惜哉降及宪宗削平淮右孽芽未除
祸根已结克融庭凑崛起匹夫倡戈魏博三晋瓦解方
此时勋誉德业为朝廷重轻者裴晋公一人焉付以重
卷四 第 20a 页 WYG1165-0704a.png
任则河朔之盗不足平矣奈何穆宗惑小人之妒忌不
过擢为东都留守而已矣逢吉沮挠卒以无成遂使强
藩有问鼎之心唐祚有缀旒之势可胜惜哉是二人皆
英才而无重任焉若夫典午渡江一马化龙元帝任王
导简文信谢安而江淮巩固然以君子公恕之心待之
则当时如二人者罕焉以春秋责备之法论之则王谢
二子终不踰淮而北殆有重任而无英才与夫子仪中
立异矣幸承师问请毕其说且晋鼎中倾金华韬德国
卷四 第 20b 页 WYG1165-0704b.png
政迭移于乱人禁兵外散于四方方岳无钧石之镇关
门无结草之禦李展石冰乱荆扬元海王弥溃青冀扰
天下如驱群羊举二郡如拾遗芥驯至于宫阙榛荒元
帝匹马渡江下迨简文天下未定而王谢为之佐焉夫
正统未一实在士大夫为之匡救以混齐区宇苟任重
而无重功者何赖焉此王谢所以不逃后世之议也且
元帝过淮尝思兴复一心任导初加以都督中外又封
以始兴之地参总内外其任可谓重矣导于此时常怀
卷四 第 21a 页 WYG1165-0704c.png
匪石之心必剪吞沙之寇设学校于鼎沸之中立章程
于栉风之际忠诚贯日壮志凌云以君子忠恕之心待
之则导有取焉然而当元帝时越石挫鲸鲵之锐士稚
复九州之半太真宣王室之力士行拥三州之众蛮奴
之兵屡战屡北中原之乱几于冰泮石勒屯江西之卒
粮匮兵亡刘总以王弥之疑猜生间起方是时也挂旆
天山封泥函谷北卷三晋西吞秦雍易若折枝导不知
出此终其身而大功无成以春秋之法责之则导有重
卷四 第 21b 页 WYG1165-0704d.png
任而无英才焉下及简文方丁艰难委心安石既任以
六州之事又加以征讨都督参总内外其任亦重矣安
于此时起为苍生不从九锡衄苻坚百万之众折温氏
九五之心以君子忠恕之心待之则安有取焉然而当
简文时元冲之夙夜王家谢元之善断军事而淝水兵
败之从慕容垂挫于中山拓跋圭沮于定襄姚苌鼠畏
于长安吕光鱼骇于姑臧方是时东取青齐南定梁汉
迁宝鼎于郏鄏返紫宸于瀍涧不啻反掌安不知出此
卷四 第 22a 页 WYG1165-0705a.png
终不能过江而北定中夏以春秋之法责之则安有重
任而无英才焉吁取天下者必有英才然后可以兼内
外之任而剪四方之乱苟反是则乌能成功耶王谢二
子未能洗刷中原者岂二君不能委任耶岂重任不在
于已耶岂寇敌不可平耶岂事势有不可为耶非也无
英才之过也二子者使当治平时端坐庙堂雍容议论
则可矣丁时纷乱岂胜重任乎其为政事可知矣若较
优劣则王优于谢何则王敦内侮凭天邑而狼顾苏峻
卷四 第 22b 页 WYG1165-0705b.png
连兵指宸居而隼击内难外患张如猬毛是不可为之
时也而导以草昩之馀制礼乐正法度而晋以安而安
石时内无奸人强氐自泯于时西踰剑岫而跨灵山北
振长河而临青洛荆吴战旅啸叱成云而六师屡捷是
可混一之时也安反乃豪饮淫宴荡志悦目故胜敌而
兵愈弱得地而民益贫夫晋所以任安者亦重晋不负
安而安负晋多矣则导优于安亦明矣且春秋责备贤
者于齐小白召陵之盟书曰师于晋重耳城濮之战遽
卷四 第 23a 页 WYG1165-0705c.png
书爵其进之亦至然文与之实不与者为其不以征伐
会盟之功归之天子王谢终不兴复殆类是焉其才虽
有优劣以春秋之法断之其罪一也恭惟国家寇敌干
纪华盖南巡驻跸吴会馀氛未扫播越海滨固不异晋
东迁之乱上天悔祸殄灭之秋而圣天子委任大臣设
为都督兼统中外文武之职不分为二将帅之任合而
为一委以天下之大则其任可谓重矣圣天子既专其
重任而将帅大臣又皆天下之英才所为之政所行之
卷四 第 23b 页 WYG1165-0705d.png
事浸泽区宇震惊中外天下复平之诗将再歌于今日
矣下视东晋王谢如登太山而望丘垤也
   三国六朝都建康攻守人物谋议如何
知天下之必可取为天下于必可取而后天下可得而
定是故古之神武之君于天下未一之时而能使天下
之势已在吾掌握之中而吾之所以措置经略之术固
足以运天下于未平之际故能以孑然之身当多难之
冲而其措置绰然而有馀虽犯天下之至难以图天下
卷四 第 24a 页 WYG1165-0706a.png
之至远而天下之势必折而入于我者其故何也盖其
所为者甚大故足以兼并天下而有馀然其所为之大
者不待行之已平之后而已常行于未平之前惟其行
之于未平之前故其远大之效必著见于已平之后如
炊无不熟爨无不成此无他为吾之敌者其施设甚小
而吾之规模甚大是故小者不得不折而入于大而天
下可得而定矣方秦之亡群盗之所为甚小而高祖之
规模甚大是以其势必折而入于汉方莽之乱群盗之
卷四 第 24b 页 WYG1165-0706b.png
所为甚小而光武之规模甚大是以其乱卒平于光武
方隋之亡群盗之所为甚小而太宗之规模甚大是以
其势必折而入于唐尝因此以观江右六朝龙蟠虎视
于建康之地夫建康者吴楚之襟喉也面倚蒋陵背负
洪流左京口而跨松江右采石而倚南州扼胸襟于石
头抗形势于江上方其时也限三分于魏主当精兵于
后周而又加之以兵强国富然六朝终不能因此以取
天下者其规模之不甚大而取天下之术甚疏非地不
卷四 第 25a 页 WYG1165-0706c.png
便而势不利也窃尝览其已行之迹矣有可为愤懑者
二可为长太息者五可为痛惜者二真取天下者之深
戒也齐氏失其淮浦而其势弱是以自保之不暇此可
为愤懑者一陈氏北丧淮淝而其地蹙是以受并于隋
此可为愤懑者二孙权狃于赤壁之胜是以有合肥之奔
此可为长太息者一文帝狃于伐魏之胜是以有河南
之败此可为长太息者二庾亮乘石勒之死而有复中
原之志奈何终有邾城之败此可为长太息者三殷浩
卷四 第 25b 页 WYG1165-0706d.png
乘季龙之卒而以中原自任奈何乃有姚襄之败此可
为长太息者四梁武虽有复淮之胜而终失河南之地
此可为长太息者五而其所尤可痛惜者东晋之末天
下之大机凡再至而皆失之孝武之时一至而谢元失
之义熙十二年再至而刘寄奴失之是以天下终不可
得而一且晋自永嘉而来大河以东浊河以北毡裘横
边马逸绛头炽赤面张寖有年矣及苻坚之败也慕容
盗陜东苻冲乱关右坚冲相持其势俱惫此正卞庄子
卷四 第 26a 页 WYG1165-0707a.png
刺虎之时也向使晋人能投天下之隙乘淮淝之锐练
兵蒐乘直捣长驱一军北收燕代以摇赵魏一军西卷
咸镐而定关河则天下可图也奈何反啖敌以粮养虎
遗患而前日之功今已扫地矣此可为痛惜者一宋武
之初定长安也秦民大悦相与泣涕而留之举山陵宫
室以动其心此正汉高祖入关之时也向使因悦附之
民起并吞之志南济江淮西通巴蜀举青豫之师以卷
幽燕发秦中之甲以荡陇右则天下可图也奈何反留
卷四 第 26b 页 WYG1165-0707b.png
孺子以捍强敌而前日之入关适所以辟赫连战场此
可为痛惜者二是数者足以见六朝之规模甚小非地
不便而势不利也职此之由尔故六代之居江左虽与
今日同而六代之不能复中原所以与今日异如前六
朝之失因足以为今日戒然六朝之人物谋议亦有可
道者何则请并刘备西兼巴蜀周瑜之策可取合吴蜀
之长为唇齿之势以进兼天下邓芝之策可取也摧锋
冀朔延誉江南温刘之志可尚也乘秦之乱求自北征
卷四 第 27a 页 WYG1165-0707c.png
谢安之策可取也先荡临淄扫清河洛谢晦之诗可咏也
养锐息肩观兵洛汭则刘裕之谋可用文轨大同然后
迁都则王懿之谋可行是皆其臣之谋有可取者然未
足以比今日规模之大幸承明问又以事之难易敌之
坚脆攻守机要下询试妄陈之汉光武起南阳一邑不
六七年间而取天下南阳者今之邓州也其地不得南
方百分之一而能大创中兴者盖当未平而所欲为固
足以运天下也洪惟主上运逢多难正中兴之秋也为
卷四 第 27b 页 WYG1165-0707d.png
今天下之大计必将连吴并蜀安民息力以为固守之
规耶然振国家之威以混天下者必勇于进而后可议
荀攸策刘表之无志王导斥周顗之郁郁念艺祖提精
兵二十万拓封疆之万里不为不难复其故地主上所
急务也固守之策不足行也必将运江淮汉沔之资率
荆州西土之兵以进耶然进取之术贵于分道并进使
敌枝梧不暇是以晋攻关中则六道并进唐平淮西则
九节度并进今欲如檀道济自淮向洛如沈林子自汴
卷四 第 28a 页 WYG1165-0708a.png
入河岂不可乎进攻之策未尽善也必将观天下之势
有可乘之便耶然使百年而便不至吾将端坐而待之
乎衅隙虽出于敌而作之者在我六国以纵散而亡作
之者秦也项羽以势孤而亡作之者汉也今欲取天下
非作敌之隙不可也乘便之策不足取也是三者皆不
可用必有取天下之术焉夫事无难亦无易在我而已
敌无坚亦无脆亦在我而已吾果能于多难之时宏谋
巨术足以运天下则事虽难变为易敌虽坚变为脆所
卷四 第 28b 页 WYG1165-0708b.png
以致此者其攻守之道乎此非孙吴李靖所论者也此
乃天下之大攻守而今日之急也必欲守乎荆州居上
流江州居中流扬州居下流是三流者吴会襟喉建康
藩翰者也必也据其冲使蕞尔敌国与夫叛臣吾得以
坐制其命故应敌之暇得以自治而有馀故取天下亦
有馀吾则淬砺吾百官抚养吾人民练兵择将修吾道
以深结天下之心治楼橹于濡坞习步骑于长乐礼贤
于延宾亭储食于德充宫守已得策然后大举以问背
卷四 第 29a 页 WYG1165-0708c.png
叛之罪自南郑定三秦高祖之遗迹可访也出石门自
河入汴沈林子之故事可访也自彭城定青徐至幽冀
谢幼度之故道可访也彼胁从之民讴吟我二百年之
厚德必有喜见官军者守之道得于东南攻之功收于
西北故天下可以必取也以主上之聪明神武必得其
妙用以兴天下以建康而创王业彼六朝之君将负荆
尔草茅妄论惟执事恕而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