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左史集-宋-刘安节卷二

卷二 第 1a 页 WYG1124-0070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刘左史集卷二
            宋 刘安节 撰
 墓志
  宋国宝墓志铭
永嘉宋君国宝既殁之明年卜以九月甲申葬于郡西
宝塘原前期弟某状君行以书抵辟雍录张辉子充曰
某不悌不能恭厥兄天降之罚以不畀于我家今葬有
卷二 第 1b 页 WYG1124-0070b.png
日傥不得贤者铭以图不朽是重某不悌之罪也况兄
于今监察御史刘君厚而执事刘所敬也若因执事以
请必得铭一日子充诣余致其言且曰若国宝铭无愧
矣余既知君又重违子充之请遂序而铭之君讳之珍
国宝其字也先生九岁丧其父家贫能自谋学不为异
业夺比长益砥砺为节行非其义不以一毫挫于人谨
身约用以取给有馀辄颁其兄弟之贫者平居不妄言
笑不以色假人人若不可得而亲至所与交必倾倒为
卷二 第 2a 页 WYG1124-0070c.png
之尽情骨清气肃望之可知其人也年三十六始以进
士选为台州司理参军有告坑户疑其匿官白金者不
寔法应杖吏受赇欲寘之流君曰在法告不称疑虽不
治可也而反坐之耶固争之压之势竟不为变狱无小
必躬阅不专诿胥吏所平反者甚众岁馀丁母忧徒跣
扶柩旋葬某乡备极哀瘁庐于墓者三年服除调应天
府谷孰县尉所部民兵获强盗或请以躬捕为名可增
秩君曰以欺冒赏不忍为也弗听初君尝上书言事坐
卷二 第 2b 页 WYG1124-0070d.png
是龃龉不进故再尉会稽越俗率以春月竞渡其费用
一切皆官为取之民岁病其扰而在位者苟觊娱嬉方
务极奢侈府丞意喻诸邑邑例以尉皆办至君独诣府
条其不可者三一府閧然皆为君难之君不顾其事讫
不行大观三年诏削党籍君曰吾罪涤矣庶几伸其志
者明年夏至京师以五月丙辰卒于逆旅享年五十二
君性劲持义不苟所当为必挺然以身先至于不可介
如也不以贵贱贫富大小众寡二其操其居家也动以
卷二 第 3a 页 WYG1124-0071a.png
法自律如在官府其在官府也事无细不察如居家焉
虽勤瘁不以为病未尝求知于人人亦鲜能知君者卒
无愧恨意曰义如是如是足矣又何求自初任至殁几
至二十年而官止于此故其事业不甚著见于世识者
哀之曾祖讳(某/)祖讳(某/)父讳(某/)君娶陈氏生男四人曰
敦仁敦义敦礼敦信皆修进士业女三人皆嫁士人季
未行其葬也实从母夫人兆其年改元政和铭曰
介而通察而恕俭而能施勤而不怨在位常患不得若
卷二 第 3b 页 WYG1124-0071b.png
人而用之而若人者又卒不偶以死其命也耶
 祭文
  祭婿立之
呜呼余与汝家世为婚姻故复以女托汝终身如何五
年有子二人一初学语一方在衽汝遂往矣彼将谁亲
呜呼哀哉予复何言沥酒告诚涕泪潺湲
  代薛承奉祭立之
女子之生于人是倚嫁也倚夫夫没倚子嗟尔母兮初
卷二 第 4a 页 WYG1124-0071c.png
丧尔父家事多难将子是付子复往矣母将畴依二弟
尚幼呜呼母悲嗟我曩时婚嫁初毕谓已无累笑傲终
日如何至今百累犹存皤然之翁而哭诸孙呜呼老矣
为累滋多未化之身为之奈何
  代贯道祭侄立之
天祸我家降生百殃岁在癸酉我兄蚤亡期月之间再
罹父丧今汝又往使我重伤忆昨与汝侍翁之侧诲言
从容汝有倦色翁曰往哉汝其归息年未及壮已入老
卷二 第 4b 页 WYG1124-0071d.png
境且能久乎有嗣为幸时余与汝虽闻此言亲亲之心
亦冀不然孰谓今日天不汝假追念畴昔我泪如泻呜
呼哀哉人孰不死汝为不遐人亦有天汝为可嗟汝母
斑白汝儿咿哇汝弟汝妹曰未室家逝去之夕对我欲
语气出如线几不能吐余曰吁哉其属我亲予岂敢忘
犹有鬼神颔以应我去无及矣骨肉在旁环其泣矣呜
呼哀哉汝其无可奈何兮予亦无奈汝何兮
  立之移丧路祭
卷二 第 5a 页 WYG1124-0072a.png
闻诸古人丧先远日岂便于生惟死是恤子之云亡日
近三七肉未及寒舆置他室抑又闻之子之于亲惟命
是行岂其死也而异于生吾亲为宁亦子之情往以安
之勿怖勿惊
  祭丁逢辰
嗟我逢辰名家以儒不诡方士不师浮屠独抱六经以
恢圣谟曰异此者则非我徒翕然高门不戒而孚子如
其父妻如其夫言不苟发行不苟趋咸谓长者信哉匪
卷二 第 5b 页 WYG1124-0072b.png
诬越岁戊辰辟多士涂群举经行以公应书事乃中沮
贤网之疏临川太息失吞舟鱼公曰命也归与归与笑
指东郊先子旧庐诗书可乐琴瑟可娱盍往葺焉予将
隐居命二三子无弃是图以讲以问则余与俱季也早
达调官海隅綵服从侍式欢有馀天不相人冢子云殂
慈怀孔伤积忧成瘉竟以不救吁亡矣夫呜呼哀哉日
逝月徂窀穸告期永隔幽墟曾是婚姻君之葭莩今此
长往心焉何如侑祭以文君其知乎
卷二 第 6a 页 WYG1124-0072c.png
  祭吴助教
天之降才非徒生之人之负材终有一施昔者范蠡霸
王之师进饶于功退饶于赀惟公之初家事未治日与
其季出谋所为不有倦者孰营余私汝盍往学余为汝
资舟车所通水泛陆驰阅岁几何各获其期季以学显
公以干推俱爵于朝同功异宜亦既知足幡然改思卜
居东嘉养气自怡刚直有礼信而不疑岁推其馀以畀
宗支乡党族属服其义慈咸谓五福有全不亏嗟公平
卷二 第 6b 页 WYG1124-0072d.png
生未尝丐医一旦遘疾乃久弗支逝去之辰神魂欲离
犹能晏然与诸孤辞呜呼寿矣夫复何悲惟是邻里游
从有时载燕载笑既相谐熙愿托婚姻以永不衰通好
未几公疾已危遽云逝矣迅弗可追再拜柩前奠此一
卮想公精神死犹有知
  祭王正翁
嗟嗟正翁而遽然耶其一去而终不复返也耶昔公之
赴官临川也予往江心孤屿饯之曰公仕矣且去乡里
卷二 第 7a 页 WYG1124-0073a.png
其亦有私事未集者乎予不敏愿寘力焉公曰吾仕矣
又何求然吾他日归顾未有庐可居者公爱我盍为我
营之予曰唯唯公既就道余惟命匠治宫室室且
成公亦代有日予固蚤夜望公之归以宁其居也而乃
殁于中道也耶其托我以居居成而不得寝处之也呜
呼哀哉是月也公之子将以公之柩葬于西岑之原故
悼公之不复见也敬侍母亲往以薄奠祭公于新居之
正寝惟公有知其听斯文以审我哀
卷二 第 7b 页 WYG1124-0073b.png
  祭方积中
昔公妙龄秉笔学文朝谓白屋暮而青云如何十年挟
册求仕抱璞以泣蔑然知巳我初见公谓才可求公亦
自信学以日修迨其不遇谓命之使公亦自疑学其已
矣吁嗟人生各有所营退必获利进必获名公之营身
岂云不力云胡二者而亡一得我意天理否久则通曷
有如公竟坐此穷天不可知才不可恃公之长才命止
斯尔日没复出公归不还登公之堂莫承公颜我酒既
卷二 第 8a 页 WYG1124-0073c.png
清我肴既洁哀以送之终天之诀
  为林思廉祭林介夫
大道之行维国求贤往往其君拥彗以先后世多私维
贤求国俛首有司以幸一得伟哉先生则异于是曰予
之学初不为利胡为去亲千里决科丐禄升斗其获几
何出耕东皋入奉北堂夫岂无他而行一乡孟子居齐
国人矜式王通河汾讼者自息施于有政是亦正人奚
其有为先辱其身维此麟经将圣之志诸儒盾矛莫䆒
卷二 第 8b 页 WYG1124-0073d.png
厥义微发大旨析其异同一时诸公舍已请从嗟余晚
学寔愚不肖曾谓先生肯赐之教诲我谕我谓我宗盟
勉我以学忘其不能维是顽庸莫堪鞭策先生之教夫
敢不力尚期终身佩服不遗如何中年天夺之师呜呼
哀哉自今以往凡我小子孰劝孰奖考日惟良葬车东
驰诀祭一觞谁知我悲
  祭陈八夫人
昔我伯姊首归诸陈不竟其寿卒从夫人夫人之初适
卷二 第 9a 页 WYG1124-0074a.png
于夏氏有子而妻寔我兄子陈为吾姊夏为吾姻眷好
之再敦夫人亲呜呼哀哉昔我佳节拜夫人寿今也则
亡来哭其柩我酒既酌我殽既陈聊以祭之呜呼夫人
  又
呜呼夫人而命然乎前年之春寔丧厥夫灵柩在堂未
先大葬如何夫人亦继而丧呜呼哀哉室家堂堂惟君
子经之营之寔夫人尔承之呜呼今其往矣将谁使承
之惟夫人有知其福尔子孙以慰我亲姻之思
卷二 第 9b 页 WYG1124-0074b.png
 青词
  为子孙保安设醮
天听虽高不疾而远日监在下有感必通顷缘贱息之
负痾尝沥丹诚而叙恳赖神之赐厥疾有瘳是涓嘉辰
共陈法会玉虚金阙仰投蕞尔之诚风马云车想见翻
然而下有酒维旨有椒维馨虽笾豆甚微物无以称者
然精诚所至神其吐之乎
 经义
卷二 第 10a 页 WYG1124-0074c.png
  达瑞节同度量成牢礼同数器修法则
立法而授之侯者王也奉法而施之民者侯也先王之
于诸侯列之爵分之土岂私厚之哉代王行法于是乎
在然而人之情也远则昜恣法之行也久则或弊以昜
恣之人奉或弊之法苟不有人以稽正之则礼法乱于
僭拟法度坏于因循异政殊俗莫之统一而先王所恃
以维持天下者将不几于废弛乎是故周官之制每于
十一岁之久必使行人之官以巡天下之邦国达瑞节
卷二 第 10b 页 WYG1124-0074d.png
同度量成牢礼同数器修法则者凡以考正诸侯之治
故也盖瑞以合验节以示信而用之交四邻者也度以
度长短量以量多寡而用之以平百物者也牢礼者若
行人礼九牢之类用之以礼宾者也数器者若典命各
㫝其命之数用之以为仪者也法则凡制而用之者也
则则凡揆而制之者也夫邦国之地封疆百里比之王
畿虽曰壤地褊小然所以交四邻平百物外之礼宾内
之饬已与夫制而用之揆而制之一皆有赖于数者之
卷二 第 11a 页 WYG1124-0075a.png
法一法不举弊之源也则欲抚于邦国者可不考而正
之哉何则瑞节所以为交也瑞非其瑞则朝会有辞节
非其节则门关有禁而邦交有不达之国矣今也六瑞
之用辨其圭璧六节之物异其金竹所以达之也度量
以为平也布帛长短同而度不相若五谷多寡同而量
不相若则童子有适市之欺矣今也五度之则正其分
寸五量之容辨其龠合所以同之也牢礼之具所以礼
宾也诸侯九牢则疑于公而不成其为侯矣子男七牢
卷二 第 11b 页 WYG1124-0075b.png
则疑于伯而不成其为子男矣今也牢以命而为之礼
使之无亏焉所以成之也数器之节所以辨等也侯伯
以七为节而僣于九则异于侯伯之礼矣子男以五为
节而僣于七则异于子男之礼矣今也器以命而为之
数使之无异焉所以同之也道与时变法随俗昜昔之
所成今见其亏昔之所得今见其失亏者补之失者救
之此法则之损益有不可已者所以修之也瑞节也度
量也牢礼也数器也此法之大常所不可得而变昜也
卷二 第 12a 页 WYG1124-0075c.png
故达之成之同之法则也此法之小变所可得而损益
也故修之大常者使之同而不可踰所以存法之善小
变者与之修而无弊所以救法之失一常一变而邦国
之法尽在是矣孔子曰谨权量审法度四方之政行焉
此之谓也虽然先王之抚邦国岂一日之积哉存省及
于五岁则察而治之者既至于三矣书命及于九岁则
谕而恊之者又至再矣犹以为未也于是有十一岁之
考考之悉矣于是十二岁之巡守察之不若谕之为益
卷二 第 12b 页 WYG1124-0075d.png
谕之不若考之为详考之不若巡守之为大故自修法
则而上行人之事也至于巡守则王往治焉此先后详
略之序也然王之巡守非可遽治也是必行人考之于
先然后王乃巡之于后考之于先不为慢令巡之于后
不为罔人是故变礼乐而不从者可得而流之也革制
度而为叛者可得而讨之也讨流之罪重矣而先王行
之不惮者亦有行人蚤正其事而已矣是以王者之治
至简而详至约而博有功诸侯莫不各谨尔度以承天
卷二 第 13a 页 WYG1124-0076a.png
休无或乱常以干先王之诛书曰惟周王抚万邦巡侯
甸四征不庭绥厥兆民此其致治之效也虽然同律度
量衡修五礼五玉此舜巡狩之日也而周官之制乃使
行人考于前期之一岁何哉盖帝者之政富于德仪物
少而用度省则巡之五岁为已数矣王者之政富于
业仪物多而用度费则巡之十二为已疏矣数者昜治
疏者难察则行人蚤正其事以为之先尤周政之不可
忽也至于来岁则王又考之矣书曰考制度于四岳此
卷二 第 13b 页 WYG1124-0076b.png
之谓也方是时也巡守至于十二岁之久而未闻以疏
为患者盖达法则同数器一度量谕礼禁而行人合方
氏掌交之官岁时往来既谕之矣至十一岁则行人又
考之及将巡狩则职方氏又戒之以其法备其官众故
也逮夫法坏于后世而行人之属亦废而不修于是诸
侯之政乱矣卫请繁缨数器乱矣两国为之交质何有
于瑞节诸侯皆去其籍何有于法则是数法者皆先王
所以维持天下之具而乃废弛如此宜乎悯乱于后世
卷二 第 14a 页 WYG1124-0076c.png
而欲行政于四方者犹以权量法度为心焉呜呼使之
得行其道则仲尼之烈是亦周公而已岂不惜哉
  以周知天下之故
以天下望一人则受责为甚重以一人临天下则用力
为甚微夫以甚微之力而任至重之天下如必身亲而
后为之则列土至广列侯至众吾之足力有不给矣万
民利害庶政得失吾之目力有不周矣足不给目不周
莫为之恤耶则得此而遗彼举一而废二为人上者几
卷二 第 14b 页 WYG1124-0076d.png
何不负天下之望哉是故周之盛时设为小行人之职
以巡邦国之诸侯治其事故而因以察邦国之政民之
利害事之得失天时之变人治之常一皆载之书以告
于王焉是以执要之君子不必足迹接乎诸侯之境者
以有此官为之巡行故也不必目力察乎千里之外者
以有此书为之稽考故也得其人以载其书则天下之
事有不足知者矣故其职曰以周知天下之故夫故者
有所因而使然者也天下之理物无常是亦无常非是
卷二 第 15a 页 WYG1124-0077a.png
非代更与时无止先王之治岂以有涯之力而穷无止
之时万民之事利而无害诸侯之政得而无失四时之
行顺而无忤而皆出于常然者先王于此亦无所用知
矣王颁常法以授之诸侯侯奉常法以施之民可也奈
何民无常利政无常得时无常顺而乖戾之变有出于
所遭之故者不有以知之则天下之不治有不基于此
乎是以先王之于邦国也必因行人使于四方以致其
察焉吊丧恤贫补灾赞善行人之为使也万民利害庶
卷二 第 15b 页 WYG1124-0077b.png
治逆顺凶荒悖乱康乐和亲行人之为书也奉使者行
人之职而书其政治者特因之而已故先之五物皆曰
令者所以遣其出也后之五物皆曰反命于王者所以
纪其归也其出也于以同休戚王之仁也其归也于此
察政治王之智也行人一出而王之仁智两得焉岂不
曰法之善哉虽然行人所书特天下之故而已周知其
利害者职方氏之书也周知其治者司会之书也职方
者九州之图一定之常典而已司会者四国之治三年
卷二 第 16a 页 WYG1124-0077c.png
之成功而已天下之事固有昔是今非而不出于一定
日改月化而不待于三年者行人之书安可略耶噫先
王既以其身当天下之任矣天下之利害吾身之休戚
也有人于此疾疢之不知视听之不闻而人以四体为
不仁矣况以天下之利害而为人上者曾不闻知而加
恤焉其得谓之仁乎孔子曰致五至行三无四方有败
必先知之此言其道也小行人曰凡此五物者每国辨
异之以周知天下之故此言其法也道者先王所以治
卷二 第 16b 页 WYG1124-0077d.png
心法者有司所以纪事先王之时所以能使天下为一
家中国为一人者岂特其道足以自致哉行人之书抑
有助焉后世堂上之治远于百里堂下之治远于千里
彼其一堂之间且不及知况欲知天下乎
  师氏以美诏王
任已者不足资人者有馀好大者不足积微者有馀天
下之理也君子于此有贵于学者岂以人固有馀于已
微固有馀于大哉已者人之类也资诸人斯足以成已
卷二 第 17a 页 WYG1124-0078a.png
矣大者微之积也积于微斯足以成大矣故虽以王者
之尊道隆德备而必资于师氏之官以美诏之者岂不
以资人而积微者有在是乎美者充实之谓也充实而
未至于光辉之大则虽美也犹谓之微而已盖善之初
生其端甚微若火之始燃一扑之可灭也若泉之始达
一障之可塞也有能充之则燎原之烈成渊之量自此
以成人之为善何以异此自充实之美进而至于光辉
之大则吾王为大矣自光辉之大进而至于化则吾王
卷二 第 17b 页 WYG1124-0078b.png
为圣矣自化之之圣进而至于不可知之神则吾王为
神矣夫进王于神道虽非师氏之所能而诏王以美为
之开端者实师氏之功也孟子曰左右前后皆薛居州
也王谁与为不善苟非其人则谗謟日进忠信日退一
日暴之十日寒之有不保其萌者矣一齐人傅诸众楚
人咻之有不能正其言者矣尚何足以成盛德者乎是
故先王之时既择师氏之官以诏王矣又使之王举则
从者为是故也虽然师一也有曰太师者三公之职也
卷二 第 18a 页 WYG1124-0078c.png
有曰师氏者中大夫之职也而郑氏乃以师氏即王之
三公失之矣先王设官以道之至者为公德之中者为
大夫公与王所论者道大夫所诏者美其职之小大固
不同矣故称公以师则曰太称大夫以师则曰氏者义
可见也然而师氏卑矣不嫌于称师者盖善之所在无
贵贱吾知师其道而已庸讵知其人之为贵贱耶观先
王名官之意而尊德重善有若此者则其诏王以美盖
无有一言之不听者矣为师氏者而有隐衷焉其先王
卷二 第 18b 页 WYG1124-0078d.png
之罪人乎
  时见曰会
先王之正名宾礼岂苟然哉因时以制礼因礼以定名
如斯而已矣盖礼有出于四时之常者朝觐宗遇是也
礼有出于一时之故者时见之礼是也礼之常者在天
有时在国有经不待镇圭之命而四方诸侯各以时至
故名斯礼者亦各因其时义以道其勤而已至于无常
之礼特出于一时之故而非素期焉者也当是时也非
卷二 第 19a 页 WYG1124-0079a.png
天子有以命之则诸侯莫知所赴然则名是礼者如之
何亦曰惟我所以集而合之者以命焉可也大宗伯曰
时见曰会其意如此何则朝觐宗遇四时之常礼也春
者一岁之始犹日之有朝焉夏者万物相见犹人之有
宗焉以春为朝则秋为夕而暮气衰矣于此而见可谓
勤矣故秋为觐以夏为相见则冬为相辨而各归根矣
于此而见是邂逅也故冬曰遇此四礼者皆有常期则
正名其礼岂他求哉因时而已若夫王国有可议之政
卷二 第 19b 页 WYG1124-0079b.png
侯方有不宁之变于是将合诸侯而命事焉苟俟四时
之朝而后图之则失事之几矣于是为坛于国门之外
而集四方之诸侯以施政教以行禁令以命征伐以修
诅盟是皆出于一时之事而非诸侯之常礼者也会非
常礼唯上之命然后集而为一则命名之义不可以他
求也其唯会之云乎书曰会其有极传曰会之有尤会
之为义言会诸侯而归于一也此必有以会之然后彼
来会焉亦犹岁计之会凡以会众要而为之总而已矣
卷二 第 20a 页 WYG1124-0079c.png
昔者孔子作春秋也内为志则曰及外为志则曰会时
见者虽诸侯之礼寔天子之志焉书会之义其亦本诸
此乎虽然会者君之礼也一人之事也故岁计之会惟
王省之时见之会惟王用之考之于经盖未有诸侯而
言会者而春秋之时称会者一何多耶故圣人列之于
经不没其实以著其罪观晋侯召天王于河阳则圣人
之讥深矣昔者惟王有会今则诸侯而会矣昔也惟王
召臣今则以臣召君矣故欲观周之盛衰非他求也于
卷二 第 20b 页 WYG1124-0079d.png
会见之矣方其中兴也宣王会诸侯于东都及其寖衰
也会不行于天子而行于诸侯又其极也会不行于诸
侯而行于夷狄呜呼周至于此不复振矣此圣人所以
伤之也后之记礼者狃于所闻方且以诸侯相见于郊
地亦谓之会是乌知先王之礼耶
  王大旅上帝何以谓之旅
先王之制祭祀夫岂一端而已哉无事而祭者礼之常
者也有故而祭者礼之变者也礼之常者五帝固有方
卷二 第 21a 页 WYG1124-0080a.png
矣百神固有职矣欲以祭之则即其常位可也若夫礼
之变者特出于一时之故而非若无事之时为裕也举
尊而不及卑举大而不及小则非所以祈福于百神于
是即上帝之位而会百神以祭之夫会而祭之则众矣
此其祭所以谓之旅也盖旅之为义犹卒旅之为旅也
昔者先王寄军师之法于乡遂之中五家为比则合五
人为之伍焉五比为闾则合五伍为之两焉四闾为族
则合四两为之卒焉五族为党则合五卒为之旅焉自
卷二 第 21b 页 WYG1124-0080b.png
卒而下其人寡矣自旅而上其人众矣则旅也者可名
为众也自其无事而言之则五旅之人散而为民有至
于一人之寡自其有事而言之而五卒之人聚而为旅
有至于五百人之众矣夫先王之制祭祀固有异用而
同义者矣今夫一岁之常祀无事而祭者也祭青帝于
东郊祭赤帝于南郊祭白帝于西郊祭黑帝于北郊祭
日于东祭月于西以至星辰风雨之神各于其位而祭
之亦何异于五族之民无事则散而为一人之寡耶及
卷二 第 22a 页 WYG1124-0080c.png
其有故而旅于上帝也则神不可遍祭力不可遍及于
是五精之帝日星之神风雨之师凡属乎天者举会于
上帝而祭之亦何异于五卒之人有事则聚而为五百
人之众耶惟其百神之旅于上帝非其常位也则又与
夫旅之为逆旅者合矣阵而成列也则又与夫旅之为
陈旅者合矣然则先王之正名祀礼夫岂苟然而已哉
且以下士之旅言之六官之长有至于三十有二人而
谓之旅者以其众也六官之属虽至于十有六人不谓
卷二 第 22b 页 WYG1124-0080d.png
之旅者以其寡也幽而天神明而下士而取名于军旅
之意一皆以众为义焉则夫旅之为众抑又可考矣虽
然天神之祭固多端矣致道以祭谓之祀祀昊天上帝
是也备物以祭谓之祭燔柴于泰坛祭天是也尽情以
祭谓之享惟圣人为能享帝是也类其礼谓之类类于
上帝是也造其所谓之造类造上帝是也营卫其神而
祭谓之禜日月星辰之神霜雪风雨之不时于是禜之
是也祀祭享无事而祭也三祭而异义类造禜有事而
卷二 第 23a 页 WYG1124-0081a.png
祭也三祭而异名禜之祭止于日月星辰而已类造之
祭止于五帝而已惟类于上帝然后百神皆在焉谓之
大旅者以其大于类造之祭故也记曰大飨之礼不足
以大旅大旅具矣不足以享帝则有故而旅又未若专
志以享于上帝之为大也呜呼先王父事天神其道尽
矣无事而享所以报也有故而祭所以祈也报之所以
为仁祈之所以为义祈而旅焉则帝将百神而为之助
又所以为智也举祀典而三善从之则先王之祀上帝
卷二 第 23b 页 WYG1124-0081b.png
其义深矣则夫宗伯之典其礼典瑞之掌其器掌次之
设其邸职金之供其版焉得不各致其职以为之辅耶
  善沟者水漱之
顺则通逆则塞物之常性也乃若水之为性其势则趋
于下而已矣顺其下而导之则通而不穷逆其下而壅
之则塞而不达是以善治水者必先度地之势而后致
人之力以顺导之故其势若建瓴为沛然莫禦虽有阻
遏之者亦将荡然与之俱逝矣曾何壅塞之患耶匠人
卷二 第 24a 页 WYG1124-0081c.png
之职曰善沟者水漱之此之谓也盖水之流行于天地
之间犹人之有血气也运而不积生以之遂节而不宣
疾以之作故善卫生者必先运之使疾不生于身则夫
善经野者其可不通之使害不生于地乎是故高下者
水之势也我则因地之势而导之使下广深者人之功
也我则致人之力而浚之使深遂地高矣则因其下地
而为沟焉沟地高矣则因其下地而为洫焉洫地高矣
则因其下地而为浍焉自浍至川则为尤下矣此之谓
卷二 第 24b 页 WYG1124-0081d.png
因水之势遂为浅矣沟则广深以四尺焉沟四尺为浅
矣洫则广深以八尺焉洫八尺为浅矣浍则广深以二
寻二仞焉自浍至川则尤为深矣此之谓致人之功水
之势致其下矣人之功致其深矣则水之自遂而之沟
自沟而之洫自洫而之浍自浍而之川是皆决高以趋
下去浅而就深者也故其流行之势荡然无滞虽有浮
土不可壅也虽有腐薪不可遏也历岁已久而沟之为
利犹日通而不穷孰谓不善沟者能之乎尝观禹之治
卷二 第 25a 页 WYG1124-0082a.png
水也始于冀中于雍卒于兖率皆因水势而导之下故
书曰九川涤源言其通而不壅也江河淮汉水之大者
也治九川如此则浚畎浍距川亦若是而已矣是以商
周承于其后虽其授田之法出于一时而沟洫之法一
本于禹诗曰信彼南山维禹甸之此之谓也若夫稻人
之为沟也特施于下地者尔然其职亦曰以沟荡水荡
之为义漱而去之之谓也大之为江汉小之为下地为
沟之法出乎一理则虽神如禹圣如周公旦不能逆水
卷二 第 25b 页 WYG1124-0082b.png
之性而治之况于后世者乎
  以任地事而令贡赋凡税敛之事
先王之政施报而已不施于先则野人莫治不报于后
则君子莫养经田野施职事君子所以治野人也勤四
体输百物野人所以养君子也夫物之生于土地之间
未有不资君子之法以尽野人之力以成者夫既相资
而为用矣则吾颁地事以施于先而责其供地贡以报
于后不亦可乎以任地事而令贡赋凡税敛之事且有
卷二 第 26a 页 WYG1124-0082c.png
地斯有事有事斯有贡事者地之治也故治法不立不
可以任土贡者事之功也故地事不举不可以令贡昔
者明王之疆理天下也知夫仁政之本必始于地法之
立是故经土地辨井牧画为井邑丘甸县都之制则民
有分土可致其力矣故继之以任地事者所以为治野
人之道也任农以耕任圃以植任牧以育任虞以山任
衡以泽分为土牧园圃山泽之职则民有馀财于是乎
可责以贡矣故又继之以令贡赋所以为养君子之道
卷二 第 26b 页 WYG1124-0082d.png
也地事者下之职故任之贡赋者上之政故令之夫使
民任其事而上令其贡然能使乐从而不厌者是岂出
于胁迫哉制之盖有道矣土宜之法教之使知土均之
法均之使平任土之法制之使称地利之肥瘠人力之
多寡适当其平则地事之任不患乎民之不胜矣大司
徒制其征均人土均责其贡或裁地里以适于均或当
邦赋以从其便则贡赋之令不患乎民之不从矣任之
以事而胜此民财所以裕也令之以贡而从此国用所
卷二 第 27a 页 WYG1124-0083a.png
以充也裕民充国非仁政何以哉虽然既谓之贡赋又
曰凡税敛之事何也盖上以政取谓之赋敛财贿是也
下以职供谓之贡若任农以耕事贡九榖是也税其物
谓之税若槩而不税是也掠取其物谓之敛若春敛皮
冬敛革是也析而言之其义固异合而言之其用则同
以闾师考之农贡九谷圃贡草木皆谓之贡矣而其先
曰以时征其赋则知贡与赋之用同也以司书考之掌
邦之九赋九政九事此贡赋之谓也而其终曰凡税敛
卷二 第 27b 页 WYG1124-0083b.png
者受法焉则知贡赋与税敛之用同也大抵理财之义
不一而足有曰贡曰赋者所以辨所取所供之义曰税
曰敛者所以辨所税所取之义也贡赋之征大故司徒
司书皆以贡赋为之主税敛之物微故司徒司书以贡
赋有所未尽者特言凡税敛以该之而已周官之时贡
赋税敛虽有异名而所取曾不过乎什一者要其实而
言之故也逮其后世诸侯侵叛莫之知止以区区之鲁
而税亩丘甲田赋之法相继而起其慢经界于斯甚矣
卷二 第 28a 页 WYG1124-0083c.png
故圣人勤勤笔之于经者其亦欲以正名而救当时之
失云耳
 
 
 
 
 
 
卷二 第 28b 页 WYG1124-0083d.png
 
 
 
 
 
 
 
 刘左史集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