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墁集-宋-张舜民卷六

卷六 第 1a 页 WYG1117-0033c.png
钦定四库全书
 画墁集卷六     宋 张舜民 撰
  记 表 劄子 墓志
   静胜斋记
天下之事非一不静则不能胜也故为斋居于堂之东
隅南背通道北临永巷有车马之往来市井之交易晨
蹄夜响怒歌笑言相继而作于外而闻于其中如是苟
不以静胜之则不能处也非惟所处之为然也职亦有
卷六 第 1b 页 WYG1117-0033d.png
之夫法令繁多民犯者众浅深重轻之际有所未明差
若毫釐则陷平民于有罪生死见之于目惨怛形之于
心俯而深思苟不以静处则不能也非惟所职之为然
也忧亦有之吾君吾相游岩廊之下庙堂之上揽天下
之万务纷然有不胜理者则礼乐刑政安危治乱系之
于身将帅之士总师旅之众奉征伐之事壁垒疆场两
军相持必有谲诈之谋间谍之士以往来疑恐于其间
则千万人之性命寓之于一人居斯二者之际苟不能
卷六 第 2a 页 WYG1117-0034a.png
静胜之则不能全也故因其所居及其所职因其所职
及其所忧自一室而及天下故曰天下之事非一不静
则不能胜也斋有乔林脩竹冬荣夏实溯洄涟漪禽鱼
萍梗之戏可以悦目经史山积图画左右弹琴咏歌逍
遥永日可以乐心居虽不宽裕如也然所谓静者其在
于地乎在于人乎在于端居默坐终日无事而已乎由
是言之不在乎地而在乎人不在乎人而在乎平心也
   豳州亭口马氏复田业记
卷六 第 2b 页 WYG1117-0034b.png
豳城之西一舍之地泾源之会同关陇之趾踵有墟曰
亭口即古所谓豳亭者也有马氏者实长其聚落然其
产不及中人而常于士之有文行者屈致以礼使其子弟
事而学焉当是时马氏甚得誉于乡人其学者有曰锡
者曰房者于予之齿比肩也一日邑令语予曰宜禄之
民无良生齿之籍二万有畸兄弟同居者止马氏一家
君子由是知马氏不独谓之好事而友悌之行有过人
者于所居之东有梁山之胜凿山引水莳稻粳开池沼
卷六 第 3a 页 WYG1117-0034c.png
菰蒲芰荷桥彴亭馆鸥鹭之飞翔龟鱼之潜跃春华秋
实茂林修竹回环于数里之间行者止而不去居者乐
而忘归亦莫知其为江湖之大鄠杜之曲其后予游宦
三十四年以事之泾源再过某处漠然无所睹惟荒草
野田而已询之居人则曰劵数易矣业屡改矣罢于力役
弊于凶年当时青衿子佩之徒或为兵而徙边或为农
而易县独生锡者出枯槁憔悴殆不可识相与把袂叹
息而已岁在戊子子再过其处流者潏然滀者渊然为
卷六 第 3b 页 WYG1117-0034d.png
苗者茁然为植者蓊然耕者歌渔者咏柴荆之往来鸡
犬之相闻前所谓飞翔潜跃之徒复集于其处恍然无
异于平昔又激水为磨以纾乡人之劳伐木为桥以利
往来之涉生复见予曰锡幸而未死尽力而得之岂期
垂老之年复睹先人之业予曰此亦人生之难也传曰
农服先畴之圳亩为国者以复古为大为子者以克家
为难亡而复得坠而复兴求之古人亦鲜有矣予复语
生曰颇记与子挟书策走博簺解而泅挃喉而歌与樵
卷六 第 4a 页 WYG1117-0035a.png
夫牧子接膝而醉争席而寝予之心力貌颜方之当日
何如生曰弗如也予曰子之业固已复矣予之心力貌
颜讵可复得耶言之悲夫屡叹而为之记
   房州修城碑阴记
蜀人大抵善词笔而少吏能眉山任师中尝与予言吾
蜀前辈有吏能者惟何圣从陈公弼二人而已小子不
才敢出其后然师中之言亦自负尔何公予不及识治
平末年予为岐府掾是时陈公去岐未久窃尝访其行
卷六 第 4b 页 WYG1117-0035b.png
事大略驭吏严察人不敢欺奸吏不敢欺则良民自安
堵矣小大之牍罔不经目小则幕府大则自操笔为之
常属纸数幅使两人持其端提笔历历书之理法皆备
出人意表官吏以此服之是时苏子瞻登制举签判府
事实佐公其后子瞻亦自负吏事人或诘之乃曰吾得
之陈公也崇宁癸未岁予以罪责居房陵州隘陋无游
适之地或乘兴登城以纵目独怪是城矗矗言言而门
观隍堑一如边垒皆有法度因念房居深山中土疏匠
卷六 第 5a 页 WYG1117-0035c.png
苦又安得至此哉久之至南门得石表曰修城记乃是
皇祐中草窃王论者啸聚均房间朝廷自谪籍起陈公
守房陵所为者迨今六七十年矣且诸边城始非不工
至六七十年有不圮者乎而兹城独能如此夫城犹法
也法者政事之所守人亡而守不废者鲜矣故曰作事
可法皆谓去久之言也子瞻在岐与陈公不相叶至境
上闻其来陈公以乡里长老自处子瞻少年气刚不少
下子瞻后悔此事不喜人问之于是作陈公弼传是亦
卷六 第 5b 页 WYG1117-0035d.png
补过之言云
   四贤堂碑阴记
关梁莅事之三日例见吾孔子于学中既拜堂下又引
而之东西序有偏坐者四焉其礼如见孔子舜民阴怪
而问之典谒者曰此所谓四贤堂也敢问贤者为谁曰
司马迁王通韩愈柳宗元也前守兹土者既新吾学又
取蒲人之有闻于后世者设堂侑之意使天下知蒲州人
物之盛且以勉学者予叹曰河东人物自古冠天下莫
卷六 第 6a 页 WYG1117-0036a.png
尊于舜莫高于伯夷叔齐介之推莫智于百里奚莫辩
于司马迁莫贤于王通莫富于猗顿莫盛于唐莫衰于
今日至于二裴之功业三薛之学行张说之通才张巡
吕子臧张介然之死莭阳城之敢谏王维司空图之高
雅柳宗元韩愈之文章至于宗楚客裴延龄之险诐扬
国忠妃子之宠遇门阀之家富贵之胄以至于一介一
莭之士立身于当时名闻于后世者不可胜数夫何其
盛哉观其条华之所镇临河洛之所经会宜有灵气孕
卷六 第 6b 页 WYG1117-0036b.png
奇育粹之不竭如东海之渊泰山之丽其所以为珠玑
金贝楩楠豫章之货者于兹出焉又何独至于今日空
虚索寞寂无人哉且学校之设所以教也教之大伦忠
孝是也当孔子不得中道而与之虽㓗已之童子有常
之人狂狷之士亦所不弃者欲以教也冉求一赋粟将
鸣鼓而攻之欲以为教也教者取其材而为教者必责其
成材则是四贤者皆成材也苟取其文章而略其德业
则奈何其为教哉吾欲进裴度张巡阳城而退子厚以
卷六 第 7a 页 WYG1117-0036c.png
为六数合于圣人鸣鼓之义而患不能故书其碑之阴
以告在学之徒若后之守土者
   代谢衣袄表
冰沙更戍深轸于睿慈袍带沦恩普延于列校趋承增
激拜服知荣中谢恭惟皇帝陛下衣被群生覆露四海视
天下以犹已念一夫之予辜坐均安燠之仁遐及疆埸
之旅禦寒风之惨劲岂曰无衣泳圣泽之汪洋皆如挟
纩能使枕戈之士永肩卫社之心
卷六 第 7b 页 WYG1117-0036d.png
   贺受玉玺表
太平无象神器有归照耀大庭镇安万国中贺窃以圣
人之大宝曰位王者之受命于天何物传流致之悠久
若荆山之璞史籀之文螭纽焜煌龙章飞动以世有污
隆之数故物存显晦之时在昔江左之求今出咸阳之
市惟圣人之在御无羽翼而致前井底土中常有神光
之照夜金绳玉检行刋旧典以升中此乃伏遇皇帝陛
下德及渊泉化孚比屋修明五事式叙九围岂期怀糈
卷六 第 8a 页 WYG1117-0037a.png
之馀亲见受釐之盛望蓬莱之仗邈在于云中求封禅
之书必居于身后
   投进使辽录长城赋劄子
臣近伏蒙圣慈差奉使大辽寻具辞免不获俞允勘会
昨于元祐九年差充回谢大辽吊祭宣仁圣烈皇后礼
信使出疆往来经涉彼土尝取其耳目所得排日纪录
因著为甲戍使辽录其始以备私居宾友燕言之助今
偶尘圣选辞不免行因检括旧牍此书尚在其间所载
卷六 第 8b 页 WYG1117-0037b.png
山川井邑道路风俗至于主客之语言龙庭之礼数亦
可以备清閒之览观并长城赋一篇涉猎古今兼之风
戒谨缮写成册副以缣幞随状进呈虽尘渎睿明雅无
诵训之学仅得乘轺之略亦所以见臣子区区原隰王
事靡盬不遑启处之意
   太尉张公守约墓铭
公为泾州守泾民有亲在而析居者公未至即毁劵合
居曰无使张阁使来知有此也后有耋而跂者拜于庭
卷六 第 9a 页 WYG1117-0037c.png
问之曰孤贫无赖有弟赀富未尝通假贷今遽见收养
甚温由公之政故来谢遂呼其弟诘之则曰见人言张
阁使独恶不孝不弟者故尔公曰待我去后复弃兄乎
曰至死不相离也因厚劳遣之